白蓉則是愈發風韻、婀娜了。

左邊尊位坐的是溫絕、塗重,右邊則是白家派來的二少爺白飛!

“溫爵爺,你這招似乎不太好使,姓秦的不買賬啊。”

白蓉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夫人,會不會是秦侯根本不敢跟查理打,所以畏縮不出?”

陸聞對秦羿並不瞭解,以常識推斷道。

“陸莊主,你太小看秦侯了,他一定會來的!”

“這人狡詐至極,做事向來不擇手段,我怕的他會抄咱們的底,別忘了,上一次在武家莊,他就這麼幹的。”

溫絕撫摸着臉上的刀疤,恨然道。

上次在薛家莊,溫絕趁亂逃走,跑去了米國,搬回查理這尊殺神。

正是爲了報一箭之仇,所以這次,他絕不允許有一丁點的失誤。 “我已經交代下去了,秦侯若要參戰,賠率爲1.01比1,而且最多投10個億,他就是贏了,也只能掙點小錢。”

白蓉笑道。

“小飛,你有什麼意見?”

白蓉問旁邊的白飛。

白飛這時候正在走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秦羿是不可戰勝的。

“姑媽,溫爵爺你們看着安排就好,我沒任何意見。”

白飛回過神來,淡然笑道。

“爵爺,查理先生可有把握戰勝秦侯?”

白蓉問道。

“放心,秦侯向來狂妄自大,而查理最擅長的就是突襲、秒殺!他要敢大意,我有絕對的信心,查理在十拳之內秒殺他。”

溫絕傲然笑道。

沒有人知道查理的極限在哪!

這個人即修煉了華夏古武內力,又精通超能力,更可怕的是他接受過米國軍方最先進的醫學提煉,全身上下無處不是人體的極限,簡直就是天生的殺人機器。

自出道以來,查理在米國、西歐多次大展神威,他曾徒手撕碎了一個三翼使徒,名震西方!

在洪幫內部,除了洪幫幫主、少主能壓他一頭,便是長老也不敢挑釁這位殺人之王。

溫絕在北州的失敗,讓洪幫意識到,不除掉秦羿,想打開江東的大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纔派來了幫內第一高手!

“太好了,若能斬殺秦侯,江東天下必定爲咱兩家所有!”

白蓉大喜道。

“好,從現在起,咱們最要緊的就是盯住了大門,一定要盯死姓秦的。”

陸聞大喜道。

……

這已經不是一場簡單的武鬥,而是涉及到生死存亡的鬥智鬥力。

天黑時分,武家莊內張燈結綵!

明日便是,查理挑釁華夏羣雄的最後一日!

無數中外遊客、媒體,紛紛聚集到了武家莊,門口豪車如雨,長長紅地毯的上,排滿了等候入莊。

陸聞、白蓉夫婦親自把守着大門口,仔細的盯着每一位進入者。

晚上十點許!

莊外依然人頭攢攢,一青衫少年出現在莊口。

秦羿並沒有急着進去,負手四顧,舊地重遊,昔日的天下第一莊大匾早已不在,武家莊又擴建了,更爲氣派輝煌。

更重要的是,故人依然還在。

白蓉把關,秦羿想進去,只怕是有些難了。

正琢磨着,身後傳來一聲嬌喝:“秦羿?”

秦羿回頭一看,幾個少男少女正站在他的身後。

“師父,是我,是我啊!”

另一個黝黑、乾瘦的男生衝秦羿衝了過來,就是一個熊抱。

“我是高力啊!就是那個周小龍的徒弟,耍大刀的那位!”

那男生自我介紹道。

“嗯!”

秦羿點了點頭,想起來了。

如果沒記錯,他讓高力在學校保護溫雪妍,但由於很久沒去東大了,他並不知道高力早已輟學了。

秦羿看他一身武師打扮,身邊放着三四個大皮箱,就知道高力多半是給人當了苦力下人。

“高力,幹嘛呢?誰允許你跟這個土包子稱兄道弟的?”

剛剛喊他的那個女人,抱着胸口,傲嬌喝到。

秦羿眯着眼一看,這個長相嫵媚,極其傲嬌的女人,正是許久不見的韓美麗。

當初韓美麗因爲隆胸、又在太子娛樂會所極不講情義,被東大闊少劉陽給甩了。

此後,韓美麗在東大再也混不開,離校沒了消息,沒想到竟然會出現在這。

再看她身邊傍的男生,高大英俊,頗有氣質,也該來頭不小。

“秦羿,你還記得我嗎?”

韓美麗挺着鼓鼓的酥胸,嘚瑟問道。

“嗯!”

秦羿微微一笑。

“美麗,這位是誰?”

旁邊的男生問道。

“輝哥,我給你介紹下,這位是我的同學秦羿,酒吧算命的,有三兩下莊稼把式。”

“我說你不在酒吧算命蒙人,跑到這來幹嘛?”

韓美麗繞着秦羿轉了一圈,見他還是一身長衫,不禁心生嘲笑之意。

她離開東大的時候,秦羿還沒成爲東州之主,是以,她並不知道秦羿現在的身份。

“你不是說我會幾下莊稼把式嗎?到這來當然是打擂臺!”

秦羿揚眉笑道。

“就憑你也敢打擂臺?”

“小子,據我所知,要打擂臺,至少是世家、大派,有名有號的弟子才行。”

“你以爲你是我們柳少嗎?”

叫輝哥的男生,衝身後一個穿着唐裝,手中拿着摺扇,腰懸玉佩的俊秀男生豎起大拇指比劃道。

“蘇曉輝,你啥意思,拿柳少跟一個酒吧算命的土包子比,你他媽老子進水了吧。”

另一個青年走了過來,冷喝道。

韓美麗趕緊與男友蘇耀轉過身,向身後那唐裝青年點頭哈腰笑道:“柳少,是我嘴臭、嘴臭,你是天上的神龍,怎是這小子能比的,失誤失誤!”

“哦,聽起來派頭不小,說來聽聽,我怎麼就不能比了?”

秦羿漫不經心的說道。

他只粗略的掃了一眼,這個姓柳的確實修爲不錯,年紀在二十歲之間,修爲竟然達到了巔峯,隱約摸到了罡煉宗師門檻。

而且他的一身身上的氣場極其純正,竟然不次於白少陽。

這說明他修煉的是正統大宗純正大法!

更讓秦羿好奇的是,他腰間懸掛的玉佩,竟然是塊一品靈器。

承平伯夫人的客廳 在俗世來說,也算是不錯的防禦法器了,絕對是出自高人之手,在年輕一輩中絕對算得上一號人物。

“呵呵,你給我豎起耳朵聽好了。”

“柳仲,粵東省南廣市第一武道世界柳家大公子,師從南海普陀寺神僧華光大師,修煉無上佛功,華夏十少,我們柳少排行第九……”

蘇曉輝仰着鼻孔,如數家珍的得意道來。

話音未落,柳仲劍眉一緊,乾咳了兩聲。

他最不爽的就是有人提這個排行榜了,華夏十少,是武道界十位絕世青年高手排名。

但他排第九,近乎墊底,一提起來,自是心中不滿。

“哼!”

秦羿抱着胳膊,搖頭哧鼻冷笑了一聲。

整個華夏,就沒有真正的高手了嗎?一個剛摸到宗師門檻的,都可以排第九!

想想都覺的荒誕可笑。

“小子,你冷笑是何意?”

“難道瞧不起,我們柳少嗎?”

幾個跟隨柳仲同來的青年,不滿的大叫了起來。

“你要是來打擂臺,我勸你們還是趁早回去!這裏不是你能玩的!”

秦羿法眼一觀,柳仲身上沒有一丁點血腥之氣,又是一朵溫室的花朵,哪怕修爲再高,也絕非殺人利器查理的對手。 “呵呵,秦羿,你別自己沒本事,就眼紅柳少。”

“這可是柳少,華光大師,華夏絕頂大宗師的關門弟子啊!”

“不行,我受不了了,不扁他,今兒這口氣順不了。”

韓美麗的男女蘇曉輝就是跟柳少混的,見老大哥被人藐視,這些傢伙頓時擼起袖子不幹了。

“各位看在我的面子上,別跟我師父計較。”

高力一看情況不對啊,趕緊搶過來說好話。

“你一個拎包的傢伙,有個鳥毛的面子!”

“要不是美麗給你口飯吃,老子早就讓你打包滾蛋了。”

蘇曉明剛要發飆。

“夠了,這位秦兄弟,既然你是吃陰陽飯的,我就給你個機會。”

“讓你看看,我是怎麼砸你飯碗的。”

柳仲壓住內心的火氣,走到秦羿跟前,冷森笑道。

“如果我言中了呢?”

秦羿依然淡笑如常,絲毫不爲柳仲氣勢所動。

“你言中了,以後你來南方,我柳仲十里相迎,尊你爲兄!”

柳仲雖然年輕氣盛,但卻是剛正之輩,當即放出豪言。

“好!”

秦羿微微一笑。

說話間,柳仲徑直往武家莊走去。

到了莊口,蘇曉明走到前去報了號。

但聽到家丁朗聲長喝:“華夏十少,粵東柳家普陀弟子柳仲到!”

這話就像是一聲,炸雷在武家莊,引起了躁動。

但凡武道界之人,沒有人不知道柳仲的。

柳家在南方珠江流域,稱霸一絕,號稱南方第一大家族,柳仲又是神僧高徒,名頭絕不在白少陽之下。

而且,這次擂臺賽,柳仲乃是最熱門的人選之一。

衆人爭相圍過來,見柳仲俊朗如神,中正之氣,澎湃無比,更是暗自欽佩。

“不愧是華光大師的弟子,柳家少爺怕是已入罡煉了!”

“是啊,普陀寺神功一絕,柳少我看有戲!”

人羣中,各派高手紛紛讚歎。

武家莊安排的翻譯,向國外那些好奇的媒體、遊客解釋柳仲的來頭。

柳仲抱拳,向人羣傲然示禮儀,就連他自己也沒想到,在江東武道界會如此受歡迎。

“老陸,你去接待柳公子,讓溫絕調控盤口,我看姓柳的不簡單,我在這繼續盯着秦侯。”

柳仲一來,人人爭相一睹尊容,人羣擁擠的厲害,白蓉分身不暇,趕緊道。

這一分,就壞了,柳仲一行人由陸聞接待。

陸聞本來就只見過秦羿的照片,大晚上的燈籠光線又暗,又人多眼雜,秦羿與柳仲一同進入,竟是沒能認出來。

陸聞親自把柳仲接到了大廳,好茶奉上。

衆人分席而坐。

寒暄了幾句後,陸聞親自安排了客房。

柳仲自然是住天字號客房。

有意思的是,他住的就是上次雷剛住的那間。

而秦羿,被陸聞當成了隨同的下人,與高力住在了人字號房間!

“高力,你怎麼去了南方?”

秦羿笑問道。

“師父,你也知道俺家太窮,上不起大學,以前覺的跟着周小龍有出息,以後能混口飯吃。後來嘛,發現他是個大騙子,我在東大呆的也沒意思了,就去了南廣市打工。”

“碰巧遇到了美麗,他傍上了蘇少,便把我推薦給柳少當差了。”

“師父,其實柳仲這人挺好的,他不但給了我飯吃,還教我普陀寺的功夫!”

“哎,希望他千萬別出事,我聽說那個查理,出拳就要殺人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