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終於要和張晏武面對面交戰了,也不知道此行到底是兇是吉。

八萬兵力逼近酆都城,酆都城早就知道,調兵遣將,陰司兵力足足聚集了四十萬在酆都城,憑藉我們八萬人,想要啃動四萬人,難上加難。

不過,當我們駐守在酆都城外時,又有四萬陰魂加入了我們。

正是當初我給陳文的那四萬陳家軍。

隨着這四萬人一起來的,還有陳文。

在他來的瞬間,原本的種種不安,頓時靜下了心,十二萬人對四十萬人,雖然還是懸殊,但是有陳文在,從來沒讓我吃過虧。

只是,當看見陳文那一刻,心中頓時如刀絞般。

他跟屍王一樣,都是用**狀態前來的,前段時間,頭上只有些許白髮,如今,滿頭華髮,韶華白首,真只是轉瞬一剎。

或許是身體出了問題,他的頭髮生長很快,披散着長髮,頗爲滄桑。

陳文邁步過來,見我盯着他,他笑了笑:“怎麼?這樣不帥?”

我道:“挺帥的。”

陳文恩了聲,道:“陰司兵力重重守着,張晏武在等着我出現,如了他的願,我來了,這一次,可以和他正面交鋒了。”

“我去陽間,把我軀體取給你。”我說。

陳文皺了皺眉道:“如果你覺得你不需要軀體了,我可以幫你燒掉,我不會要你的東西的。”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趣讀屋 cpa300_4;

果然如屍王說的一樣,在我沒有死之前,陳文是不會要我的身軀的,只是我還有諸多的心願沒有完成,現在就這樣死了的話。絕對不會甘心。

王琳琳和趙小鈺都還在張晏武手中,另外,即便真的要死了,也要最後再看一眼張嫣,畢竟那是我最愛的人。

我和陳文站在高處,極目看向遠處的酆都城。陳文說道:“沒有人能在四十萬陰兵的重重圍困之下闖進酆都殿,現在,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等待張晏武出

“或者,還有另外一個辦法。我帶着這十二萬人衝進去,打開一條路,你進去殺掉張晏武。”

“沒那麼容易。如果是在以前,我殺他並不是很難,但是現在身體出了一些異變。再不能像以前那樣了。”陳文淡淡說道。

我皺着眉頭看向陳文,在之前。他從沒有這麼不自信過,即便在最危難的時刻,他也泰然自若,第一次從他身上感受到了蒼老的氣息。

“那要怎麼辦?”我將心中各種想法暫時擱置了下來,問起了眼前的事情。

陳文說道:“等,等張晏武出

我無話可說了。

在這酆都城之外等待的時候,我想起了陰陽互補之說,跟陳文提起了這件事情,說道:“當初有一位道長跟我說過,你跟我是此消彼長的關係,我如果強大了,你就會漸漸變弱,在我出生的時候,也有一個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說了這件事情,他還將他的命魂以及附着在命魂之上的七魄全都給了我,你知道這件事情嗎?”好看的小說就在

陳文哼哼笑了笑,側身看着我,好一陣後才說道:“沒有這樣的事情,命永遠是掌控在自己的手中的,只要足夠強大了,這種此消彼長的格局,怎麼會奈何得了我?你只管變得更加強大就是,就算我毫無修爲,我也是那個陳文。”

以前很相信他,但是現在這些話,我卻有些不敢相信,想是他爲了安慰我才這麼說的。

在這裏只等待了短短一天時間,果然,酆都殿派遣大軍前來迎擊我們了。

DARK時空 這次來的,直接是陰帥級別的,騎着白虎,威風凜凜,到了陣前,直接喊道:“陳浩,出來應戰!”

來人是夜遊神和牛頭二人,兩人都是陰帥級別的人物,在陰司權利極大。

現在一次性來兩個,也可以看出張晏武對我已經足夠重視了。

我正要上前,陳文攔住了我,取出了我身上的古劍,說道:“我去。”

說完走了出去。

當夜遊神和牛頭二人見到前來迎戰的是滿頭白髮的陳文時候,頓時大驚,心中膽怯影響到了他們胯下的老虎,連連後退,並道:“鬼……鬼帝!”

陳文淡然問道:“你們叫我什麼?”

“鬼帝。”夜遊神和牛頭二人迴應。

身後的陰兵雖然是沒有感情的,但是也知道陳文是何等身份,但是陳文現在不能掌控他們,他們除了害怕,也沒有做其他的表示。

夜遊神和牛頭二人回話之後,陳文冷聲道:“那還不滾。”

淡淡一句話,驚喝住了千軍萬馬,陰兵直接退後了數十步,夜遊神和牛頭根本不敢上前,不斷往後撤去。

現在的陳文,在他們眼中如吞噬萬物的黑洞,稍微靠近一些,性命就要葬送在陳文手中。

等他們退回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後,兩個陰帥才道:“是。”

說完,馬上調轉頭往酆都城返回,並大喊:“速速撤退,速速撤退,馬上稟告酆都大帝,前來迎戰的是楚江鬼帝,請酆都大帝親自出馬。”

他們撤退之後,陳文將古劍還給了我,並說道:“張晏武肯定會有所行動的,馬上準備。”

我點頭,吩咐下去,這十二萬人,隨時準備戰鬥。

全都進入戰備狀態,一時間,即便還沒有真正開始廝殺,這現場也滿是殺氣,讓人心中膽寒。

陳家軍原本的八萬人,現在還剩下七萬人,陳家軍相對來說還是損失的最少的,也是我們這裏戰鬥力最強的一支軍隊。

陳文要暫時做休養,我們沒有打擾他,我直接到了陳家軍陣營之中,我到了後,陳家軍的將帥全都上前。

他們每個人都很激動,因爲他們存在的理由,就是打到酆都殿來,現在終於到了酆都城之外,距離酆都殿,只隔着一座城池的距離了。

“陳將軍,我們的願望終於要達成了。”

我雖然不忍心潑他們冷水,但是還是不得不讓他們清醒一下,說道:“先別高興得太早,對方有四十萬陰兵,而且,還會調動更多的陰兵前來,我們這些人,想要打進去,很難。”

他們卻笑了笑,說道:“不礙事,我們只要將陳將軍您的送到酆都殿就可以了,陳將軍身上承載着我們八萬人的希望,一定能成功的。”

“希望吧。”我說道。

張晏武果真在不久之後就知道了陳文已經到了這裏,開始調兵遣將,但是知道的結果,卻讓我們心寒了。

酆都城原本四十萬軍隊,根本是假的,真正的說兩,大概在六十萬左右。

六十萬的陰兵全都對準了我們,我們原本的氣勢,在瞬間就被蓋過去了。

而在這時,張晏武的聲音卻自酆都殿傳了過來,喊道:“陳文,我一直留着陳浩這條命,就是等你來,看見沒,這六十萬陰兵,可以在瞬間將你們撲滅,如果不想落得個全軍覆沒的下場,那麼,就一個人來酆都殿見我。”

劍道乾坤 陳文站起身來,漠然看着高高在上的酆都殿,迴應道:“你怎麼確定我會來?”

張晏武回答說道:“我已經開始提煉王琳琳和趙小鈺的魂魄了,到時候張嫣不再是你們以前認識的那個張嫣,而是我張晏武的妹妹,我給你一個機會,見這三個女人最後一面,如果你不來,那我就開始了。”

我大驚,陳文卻低沉笑了起來,這種笑聲,在我們聽來寒冷刺骨,好一陣後才道:“好,我去見你。”

我忙道:“不行。”

要是進入,就等於是入了狼窩,怕是有去無回。

陳文回頭看了我一眼,說道:“你相信我嗎?”

我猶豫了好久才說道:“相信。”

“那就等着,我會把他們帶出來的。”陳文說完,道袍加身,孤身一人往酆都殿的方向走去。

六十萬陰兵齊齊給陳文讓開了道路。

陳文身影漸行漸遠,最終消失在了遠處,進入了酆都殿。

陳文進去後,張晏武再次發出了聲音,喊道:“封鎖進入酆都城所有通道,膽敢靠近,全部誅滅。”

“是!”六十萬陰兵的聲音,讓整個酆都城都震動了。

我咬咬牙,喊道:“陳家軍,準備進攻。”

但凡裏面有半點不對勁,我們即便拼死,也要進去將他救出來,因爲世上再無第二個陳文了。

陳文進去好久都沒有聲音,我們在外面焦急等着,裏面的任何情況,我們都不知道。

足足三個時辰,酆都殿突然傳來了轟鳴之聲,陳文的道袍出現在了酆都殿的高樓之上,緩緩落了下來。

我眼睛一瞪,舉起劍,喊道:“殺進去。”

“殺!”

十二萬陰魂,在瞬間往酆都城攻了進去。

剎那間,愁雲慘淡,彷彿上古神魔戰場重現了,刀劍碰撞的聲音如雨點般落下。

我帶着這十二萬人往裏面衝了進去。

我們這些人,都是帶着必死的信念衝進去的,即便對方有六十萬人,我們竟然也能慢速往裏面移動。

“爲陳將軍打開一條通道。”陳家軍將領突然喊道。

所有人開始攻擊同一個地方,迅速打開一道缺口,將我往裏面送進去。

身後陳家軍在迅速消失,雖然神勇,但是付出的代價卻是永遠消失。

我們的人在迅速消失,但是我們也漸漸靠近了酆都殿。

僅僅不到半天的時間,我終於站在了酆都殿的門口,擡頭看去,張晏武正在上面往下看着我,對着我微微一笑。

我回頭看去,我的十二萬人,現在只剩下了幾千人,且被陰司的人重重圍着。

陰司本就是陰冷的,但是這麼多的散魂飄蕩在這上空,陰司也變質了,整個陰司範圍,全都蒙上了冰霜。

“陳將軍,我們送您進去。”陳家軍僅剩下的這幾千人喊道。

我回身看着他們,噗通一聲跪了下來,道:“是我陳浩對不起你們,如果有來生,我願化作陳家軍的戰馬,再帶你們衝鋒陷陣。”

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加入我的那些陰兵,已經死亡殆盡了,現在剩下的,大多都是陳家軍的成員。

以十二萬的兵力應對四十萬的陰兵,還能闖到這裏來。對我們來說,已經是個奇蹟了,當我說完這段煽情的話之後,僅剩下的這五千陳家軍說道:“陳將軍,儘管大膽進去,我們幫你擋住這些陰兵。至少在我們最後一個人倒下之前,絕對不會放任何陰兵進去。”

我點點頭,看着這高聳上天的酆都殿,恩了聲說道:“多謝。”

“陳家軍,組防禦陣勢。守住酆都殿入口。”陳家軍的將領喊道。

這一次,我進去之後再出來,怕是再也見不到陳家軍的半個成員了。他們的夙願就是攻克酆都殿,現在,需要我幫他們完成夙願。

邁步進入酆都殿。從第一層上去,卻遇見一攔路之人。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上次跟我爭轉輪王的那鬼魂,見我後陰冷笑了兩聲,說道:“你兄長已經被殺了,就算你現在去了也無濟於事。”

“所以,你要攔我的路嗎”我問道。

轉輪王點點頭,說道:“是的,你只是一個陽間混跡市井的小廝,如果不是我們陰司第一次給了你一個陽間巡邏人的職位,恐怕你現在早就已經死了,沒想到你非但不感謝我們,反而在陰司搞出這麼多的事情來,真是該死。”

轉輪王說完,手中兀地出現一輪轉盤,盤上刻着的是六道名字。

轉輪王掌控天下輪迴之事,手中輪盤轉動,就算是大羅神仙,也得乖乖輪迴轉世,羅盤取出,目光鎖定了我,道:“今,吾以轉輪王之名,借陰司大帝之力,欲開啓轉輪盤,北嶽大帝助我,投逆賊陳浩於畜生道,活爲圈中莽彘,死爲俎上魚肉,永不超生。”

轟隆隆。

他手上轉輪盤突然啓動,股股強悍之力瀰漫出來,這第層閻羅殿,瞬間被無數霞光瀰漫,不可直視,神聖無比。

東嶽大帝是陰司最爲崇高的一個大帝,也是陰司第一個大帝,現在並不存在了,早已經是至高神般的人物,借用的是他的力量,更是恐怖異常。

轟。

又是一聲巨響,這轉輪王殿之中,竟出現一黑色的巨洞,洞中霞光閃爍,好似能吞噬萬物。

“陳浩,還不投胎,更待何時”轉輪王大喊一聲。

我立馬明白,這個能吞噬萬物的黑洞,竟然就是六道輪迴之門的畜生道輪迴門,竟然被轉輪王活生生搬到了這裏。

一股強大的吸力自洞中傳出,我身體已經不受自己控制,不斷往前移去。

咣噹。

我取出古劍,猛然刺入了地下,用來平衡自己身體,轉輪王見後卻大笑了起來,道:“陳浩,你太天真,我已向神靈稟報,你也已經上了畜生道的名冊,豈能由你,給我進去吧。”

更爲猛烈的吸力如潮用來,古劍開始漸漸彎曲,最後咣噹一聲,斷掉了,我也已經到了那黑洞之口。

忙撐開了手,抓住了黑洞兩邊,原來這黑洞是有實體的,兩邊材質特殊,能抓住。

“既然必須要去,那麼,就由你去吧。”我大喊了聲,鬆開了一隻手,將斷掉的古劍,順着頭頂直接插了進去。

頓時,噬心之痛傳出,這古劍上的怨氣,直接開始腐蝕我的靈魂。

但是,我卻得以安定了下來,猛地一躍,跳出了這畜生道的大門,再迅速過去奪過了轉輪王手中的轉輪盤,扭轉了一個方向,喊道:“今吾以道門真人之名,欲借三清祖師之力,爲我開啓六道輪迴之門,以斬妖除魔,匡扶正道,弟子陳浩拜上。”

我有時候都在懷疑,高居九重天之上的那些神靈,是不是真的在看着我們,當我們需要他們幫助的時候,他們就會解囊相助。

不然,道門諸多借助神靈之力的法術,爲什麼每次都奏效

當我祈禱完畢,轉輪盤原本消失的霞光,再次出現了,畜生道的大門,直接出現在了轉輪王面前。

轉輪王大驚,喊道:“我是轉輪王,我也是神靈,你們不能這樣對我。”

只是,話音纔剛落,就已經沒入畜生道的大門之中。

我迅速將插入頭頂的斷劍取了出來,再將斷掉的那一截,也收了起來。

酆都殿外戰鬥聲音還在繼續,我每往前一步,踏着的都是我身後那些人的生魂,多少人因爲而死,我將來就要遭受多少報應,只是現在,怕是這報應將是無窮無盡了。

今後事先不論,眼前事情最爲重要。

將轉輪盤收了起來,再往上走去。

果然,跟我猜的一模一樣,在這第二層擋住我的,是陰司十殿閻羅之中的第九殿,平等王。

平等王見了我,嘆了口氣說道:“看來,轉輪王已經被你害了。”

“不是被我害了,是我送他去投胎去了。”我反駁了他一句話。

平等王道:“都已經不重要了,楚江鬼帝原是陰司最強者,一時半會兒酆都大帝也奈何不得他,原本兩個鬼帝的命令,我們都得遵從,只是楚江鬼帝並非陰司正式鬼帝,我們也無可奈何。”

我道:“放我過去吧,我不想打了。”

打殺的結果無非是兩個,一個是他死,一個是我死。爲了一個簡單的命令,就付出這樣的代價,我認爲太不值得了。

平等王搖搖頭道:“如果放你過去,此後酆都大帝定會殺了我,現在我如果擋住你了,還有活命的機會。”

平等王說完,身上深紅色的天罡戰氣便暴露了出來。

十殿閻羅並不是以武力爲尊的,他們最爲恐怖的就是各自的特質。

我也釋放出了天罡戰氣,將戰鬥力調到了最佳的狀態,專心應對。

平等王長袖一揮,這地方響起了隆隆之音,不多久,在他身後大殿的座椅前邊,竟然開出了一條大口子,裏面漆黑一片,好似無底之洞。

平等王道:“這是我轄下的阿鼻大地獄,下轄十六小地獄,想要過我這關,先從我這地獄之中出來再說。”

說完長袖再一揮,那口子將我和他全都吞噬了進去。

進去再看,與外面所見根本不一樣。

“這裏是大海之底,西南沃石之下,此大地獄中設有十六小地獄,是爲處罰歷來犯有大錯的陰魂所準備的,小心了。”

平等王話音落地,雙手掐印喊道:“敲骨灼身小地獄。”

瞬間,又是一道小口子出現,將我們二人吞噬進去。

進入這其中,聽見的全是聲嘶力竭的吼叫聲音,無數陰魂正在這裏受刑。

平等王道:“刑鬼何在,拿下此人,敲骨灼身至魂飛魄散。”

剎那間,數十高約三四米的人形生物出現,手持大鐵錘往我走了過來,我大驚,跳過旁邊溝壑,到了另外一邊。

轟隆隆。

剛到這裏,我腳下泥土突然下沉了下去,只在這裏留下了毫無規則排列的石柱,稍微踩偏移半步,就會地阿羅下萬丈深淵,從而粉身碎骨。

那些刑鬼已經到了,砰地一聲,揮動鐵錘向我砸了過來。

我拿手中斷劍格擋,決不能站在這裏,跳回原處,雙手一併,念道:“滅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