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至於詭門的這位環兒姑娘,她絕對是一匹黑馬,黑到什麼程度呢?可以這樣說,一開始幾乎沒有人知道她是誰,也沒有人聽過她的名號。但是她登場之後,卻接連擊敗強敵,而且都是以壓倒性的優勢晉級,實力之強,幾乎成爲了奪魁的最熱門人選。

再剩下的四個人,雖然也是赫赫有名的江湖人物,但張小寶卻沒有心情理會,因爲只要不是撞見環兒,無論對手是誰,他都要戰勝。

張小寶盤膝坐在牀上,他決定用比試前的三個小時再鞏固一下修爲。因爲三個小時後,等待他的很可能將是一場惡戰。

但有些無奈的是,他這邊剛剛閉目修煉了一會兒功夫,門外竟然響起了敲門聲。

被敲門聲所驚擾,張小寶的心情怎麼能好。不過他還是起身走到了門前,並將房門打開。擡眼一看,他真的有些鬱悶了。這個找上門來的不是旁人,竟然正是那位劉師兄。

劉師兄今天的臉色有些蒼白,嘴脣竟還稍稍有些發紫。他一見張小寶將門打開,立刻努力的擠出笑容道:“張師弟,沒……沒打擾你吧?”

張小寶聽此,微微皺了皺眉頭,然後不解的問道:“劉師兄,比試將近,不知你這個時候找我,可有什麼緊要的事情嗎?”

劉師兄聞此,呵呵笑道:“其實吧,其實也不是什麼太緊要的事兒。那個……那個還是讓我進去說吧。成嗎?”

這劉師兄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傻子都能猜出他是有事相求。

張小寶笑着點了點頭,隨即側過身去,讓他進入屋中。

劉師兄進來之後,左右看了看,然後在椅子上直接坐了下來,剛要開口,沒想到竟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張小寶將將房門帶上,立刻開口問道:“劉師兄,你受傷了?嚴重嗎?”

劉師兄咳嗽了一會兒,這才勉強的忍住道:“是啊,昨天的比試我跟那青城派的傢伙大戰了上百回合。雖然我最後取勝,可也受了不輕的傷。我今天之所以來此,其實……其實有一事相求。還望張師弟你能成全爲兄!咳咳……咳咳……”說到這裏,他又一次的劇烈咳嗽了起來。

張小寶見此,微微一笑道:“劉師兄,八強戰馬上就要開始了,你這個時候找我,該不會是想讓我棄權吧,送你進入四強吧?”

劉師兄聞此,趕忙拍了拍胸脯道:“張師弟,你的確懂我。我確實是這個意思,當然了,我們也不見得就能抽到一起。我的意思是,如果……如果我們真的撞見了,爲兄希望你能棄權,如此一來,我也就可以專心致志的應付明天的比試了。”

一切果然不出張小寶所料,他笑着看了看劉師兄,然後反問道:“劉師兄,你想晉級四強,我又何嘗不想呢?你受了這麼重的傷,何不成全我呢?”

劉師兄見張小寶一口拒絕,蒼白的臉上隨即露出了一絲冷笑,接着狠狠地道:“張師弟,我勸你最好還是答應的好。我知道一件事,此事我想你一定很感興趣。你不是真正的張小寶,我說得對嗎?”

張小寶一聽此言,眼中立刻泛起殺機。這劉師兄到底知道些什麼呢? “劉師兄,你在胡說些什麼,我怎麼會不是我自己呢?你可真逗!”

劉師兄聽此,冷笑一聲道:“朋友,你我都是聰明人,你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張小寶,你我心知肚明。張小寶從小就在茅山,我跟他也算是發小了。從我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覺得你不像他。別以爲你僞裝成他的面容,我就會信你。我記得張小寶的背上有一顆黑痣,你敢給我看嗎?”

張小寶微微笑道:“可以啊,你想看,那我就給你看。”說到這裏,他直接將自己的上衣褪去,露出背部給劉師兄看。

劉師兄盯着他的背看了看,臉上立刻露出了驚訝之色。“怎麼會這樣?你的背上竟然有痣,你真的是張小寶?”

張小寶將衣服穿好,點頭笑道:“劉師兄,我當然是張小寶。如假包換!不過你放心,你不就是想得到龍虎派的那件法器嗎?我若是奪得頭魁,一定將它送給你。”

劉師兄聽此一愣,然後不解的道:“你若奪魁就將法器送給我?那你比試爲了什麼?”

張小寶呵呵笑道:“當然是爲了龍虎派的功法啦,雖然龍虎山跟我茅山同是符籙三宗之一,但所修煉的功法卻是不同。我跟你不一樣,我是個俗家弟子,我可以修習各宗派的功法,這樣一來,我的修爲才能最大的提升。我爲長生,你爲法器,我當然肯將它送給你。不過嘛,前提是我真的能夠奪魁。”

劉師兄聞此,哈哈一笑道:“奪魁?不得不說你很幸運,你能晉級到八強之列,已經很出乎了我們的預料。不過想要奪魁,僅憑運氣,恐怕不行吧。不過不管怎樣,你我畢竟師出同門,我還是希望你能奪得最後的魁首。好了,你繼續修煉吧,我就不打擾了。待會兒見!”

說到這裏,他站起身來,然後擡腿直接推門而出。

望着劉師兄離開,張小寶的臉上立刻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

“算你還有點兒腦子,否則的話,下一秒,你已經死了。哼……”

這位張小寶當然不是真的,而他的背上之所以會有黑痣,其實也是提前就已經準備好的。不僅這背上的黑痣,就連身上的傷疤也做的與真正的張小寶一模一樣。

至於他答應將獲勝的法器贈給劉師兄,主要是希望他不要出去亂說話,以免自己的身份暴露。反正他此行前來的目的也不是爲了法器,做個順水人情,也沒什麼不好。

張小寶沒再說什麼,直接返回牀上,重新開始了修煉。

轉眼間,兩個小時過去,提前備好的鬧鐘響起,他這才停了下來,然後抖擻精神走了出去。

八強戰熱鬧非凡,所有敗北的和看戲的人都繼續滯留在天門山上。爲的就是看到最後的獲勝者是誰,同時也得以見識見識最精彩最難得一見的比試。

此刻八強之人已經全部站在了大殿前,一衆看客都十分識相的向後退了幾步,如此一來,方可凸顯出這八強的高大形象。

龍虎派掌門真人的目光從張小寶等八人的臉上掃過,接着微微一笑道:“汝等乃此次我龍虎派大典之比的八強勝者,接下來的比試將分外艱辛。無論你們之中誰能最後奪魁,你們八個人的名字都會響徹整個江湖。話不多說,老夫現在就來抽籤,抽中者請從一號擂臺依次入位。就位之後,比試即刻開始!來人啊,上籤筒!”

他這邊話聲剛落,一側的小弟子立刻雙手捧着一個大竹筒走上前來。

龍虎派掌門真人將裏面的竹籤打亂,隨即在萬衆矚目之下,抽出了第一簽。他低頭看了看,然後呵呵笑道:“老夫的手氣不錯,這第一簽沒想到就抽到了我本門的弟子。諸位請看,龍虎派付超!付超徒兒,請出列吧!”

他此言一出,站在最右邊的一個年輕人,立刻擡腿上前。

此人身着灰色道袍,腰間繫着一條玉腰帶,一頭不短的黑色頭髮垂到眉下,一雙大眼漆黑有神。有些出人意料的是,他並沒有用劍,雙手空空,想必是用道符爲武器。

他上前之後,先是向掌門真人和他身後坐着的龍虎五仙之一恭敬的行了一禮,這才轉身看向衆人道:“在下龍虎派付超,道號純陽,還請諸位賜教!”

龍虎派掌門真人滿意的笑了笑,隨手抽出了第二個竹籤。他盯着竹籤看了看,不由得哭笑起來。“唉……我自認我的手氣不錯,沒想到這第二籤竟然抽到了茅山派的劉建華。茅山閣皁山與我龍虎山合稱符籙三宗,我們三派算是自家人。建華師侄,你與我這徒兒付超一戰,可要手下留情啊,千萬不要傷了我們兩派的和氣纔好啊!”

劉建華是誰呢?他其實就是張小寶的那位劉師兄。他一聽到自己和龍虎派的付超對戰,臉上立刻露出了苦笑。他最希望碰到的人是張小寶,因爲在他看來,張小寶的實力最弱。誰跟他比試,晉級四強的可能性都是最大的。而這付超還有詭門的環兒則是視爲此次比試的種子選手,他們實力最強,誰碰到,誰倒黴。可這倒黴的事兒,還是落在了他的頭上,躲都躲不掉。

劉建華上前向衆人打了一聲招呼,接着就有些落寞的呆站起來。

接下來的兩籤則是抽到了太清宮以及閣皁山的門人,這兩人實力應該相近,兩人的臉上都掛着自信的笑容,等下勢必將是一場勢均力敵的對決。

龍虎派掌門真人又晃了晃剩下的竹籤,然後從裏面拿出了一簽,他看了一眼,然後呵呵笑道:“接下來的這位可是我們此次大典之比最幸運的人,他僅僅戰了一場,接着就連遇棄權和輪空,一路晉級到了八強。他是誰呢?我想不用我說,你們就已經知曉。來吧,茅山張小寶請出列!”

張小寶一聽到自己的名字,趕忙向前大跨了一步,可能是這一步跨的有點兒大,他的褲子竟“次啦”一聲開了襠。

他這褲子一開襠,圍觀的衆人立刻笑作一團。

張小寶有些尷尬的用雙手捂住了襠部,然後向衆人鞠躬行禮。

龍虎派的掌門真人也是憋不住笑,當即呵呵笑道:“小寶師侄,等下比試之前,我允許你回去換條褲子,不然的話,這麼多的女性觀衆可是沒法替你加油嘍!”

張小寶聽此,羞愧的低下了頭。可他的心裏卻是喜滋滋的,因爲環兒終於看了自己一眼。只爲這一眼,他竟不惜在衆人面前出醜,這份良苦用心,又有誰能明白呢?

抽籤繼續,這一次他遇上的對手的確不簡單。此人竟然是天山劍門之人,而且此人的真正身份,完全的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好戲終於上演了! “天山劍門,李興龍!請出列吧!”

龍虎派掌門人話聲剛落,位於剩下的三人之中立刻走出了一人。 此人是八強之中年紀最大的,同時也是唯一一個使劍的人。劍門自然用劍,不然怎麼能凸顯他們的“賤”呢?

張小寶盯着此人看了看,心中不自覺的冷笑起來。在昨天,張小寶就已經聽陳瞎子說出了此人的真正身份。他不是旁人,正是那用了易容之術,混入此地的戢無天!

堂堂的天山劍門掌門,竟然會混到這裏,跟一衆小輩比試。他的臉,估計比長城的城牆還要厚。

然而他不知道是,這戢無天也是無可奈何。他找過好幾個名醫爲自己祛毒,然而無一人能夠辦到。如此一來,他便只能替詭門的柏勇老賊賣命。爲了替環兒掃除障礙,他這才用易容之術混入這裏進行比試。

不過可惜的是,他自認爲天衣無縫,終究還是百密一疏。張小寶已然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等下登臺比試,註定好戲不斷。

戢無天化作的李興龍向衆人打了聲招呼,隨即便走到了張小寶的身邊站定。

剩下的二人已經無需抽籤,自然的分成了一組。八強戰,也在此刻終於拉開了帷幕。

在比試之前,張小寶先行一個人返回了房間,換上了一條褲子後,他深呼了一口氣,這才推門而出,直接向着自己的擂臺走去。

此刻的李興龍已經垂首在擂臺上等候了,圍觀的衆人一看張小寶前來,紛紛替他讓路,更有人開口大喊道:“寶寶加油,褲子壞了就換一條,只要不掉鏈子比什麼都強!”

“小寶,我看好你哦!這麼多人比試,我就喜歡看你的。你可一定要贏啊!”

……

本來張小寶已經習慣了被黑,沒想到竟因爲自己的連續出醜反而獲得了極高的人氣。如果說付超和環兒是此次最被看好的兩人,那他就是這一次的大典之比人氣最高的那個。

張小寶向他們笑着點了點頭,然後頭一次瀟灑的飛身跳到了擂臺上。

今天這一戰,他知道有多艱難,所以容不得他有點兒半點懈怠。

兩人全部就位之後,負責評判的老道士立刻開口道:“人員已經就位,比試正式開始!記得,點到爲止,決不可傷人性命!明白嗎?”

張小寶和李興龍紛紛點頭應是,隨即二人都將法器亮了出來。

李興龍擔心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所以只是用了一柄十分尋常的法劍。不過即使如此,以他麒麟榜十大高手的名頭,仍舊不是尋常人所能匹敵的。

李興龍看了看張小寶,然後微微一笑道:“小寶兄弟,請賜教!”

張小寶聞此,點頭笑道:“好,那我就全力施爲了!請小心!”話聲剛落,他一改之前比試的頹廢,而是腳下一點,抽出腰間金色匕首率先急衝而去。

下方的觀衆一看,立刻拍手叫好。

李興龍見張小寶衝來,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隨即抽出法劍橫斬而去。

張小寶並未躲閃,而是以匕首迎上法劍,兩者剛剛相遇,立刻響起“當”的一聲金屬撞擊聲。

李興龍這一劍力道着實不俗,不過張小寶也並非尋常之輩。一劍對過,兩人皆是各自後退了三步。

說實話,李興龍畢竟是堂堂的天山劍門掌門。他的一劍又豈是尋常小輩就能擋下的?可偏偏就被張小寶給擋下了,而且將他也震退了三步。

這一回合兩人算是拼了個不相上下,而李興龍的眼中卻隨之露出了怒火。

“小寶兄弟看來並沒有傳聞中那麼弱嗎?看來你之前是留了一手啊!”

張小寶聽此,微微一笑道:“閣下還不是一樣嗎?以你的修爲,恐怕不僅僅只是天山劍門一個普通弟子那麼簡單吧?”

李興龍一聽此言,冷笑一聲道:“看樣子我的確小瞧了你,那就讓我看看你這茅山弟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吧!”說到這裏,他將手中法劍向上一拋,手中劍指一點,那法劍立刻懸在半空中,並閃爍起淡淡的金光來。

下方的衆人一看,皆是驚訝不已。“這竟然是御劍術,天山劍門果然名不虛傳啊!”

“是啊,這一手御劍的本領,好像比那全真派的王雷霆還要厲害。寶寶,你可要加油啊!要知道,我們大家可都是支持你的!”

張小寶無心理會臺下的衆人,而是面露鄭重之色,然後一揮手也將自己手中的匕首扔向了空中。

看着他的金色匕首同樣的漂浮在半空中,臺下立刻炸開了鍋。

“御劍……御劍術?我的天吶,小寶,你竟然還會這一手啊。牛掰!”

“小寶,把他幹翻,我看你有機會奪魁哦。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而事實上,張小寶所用的哪裏是什麼御劍術。這金色匕首不是別的,正是黑蛟龍所化。能夠駕馭黑蛟龍,他的真正身份已經不用多說。

他之所以將黑蛟匕首拋入空中,不爲別的,就是爲了給對面的李興龍施加壓力。這老傢伙的壓力越大,也就越容易露出馬腳,到時候,一切也就可以完全按照他的計劃進行了。

果不其然,他將手中的黑蛟匕首拋在空中,對面的李興龍立刻眉頭緊皺起來。

他看了一眼張小寶,隨即冷冷的道:“連御劍術都會,看來茅山掌門是把什麼都傳授給你了。不過就算是這樣,今天你也必敗無疑!看劍!”話聲剛落,他劍指一點,立刻向張小寶當頭刺來。

張小寶冷笑一聲,同樣手捏劍指,只看到金色匕首上金光一閃,猛地劈向了李興龍的法劍。只聽到“當”的一聲響,金色匕首直接將面前的法劍斬落。

李興龍見此,劍指向後一拉,落地的法劍立刻再次祭起,連續出劍猛刺張小寶。

黑蛟匕首護主心切,哪裏會給他可乘之機,“叮叮噹噹”之聲,立刻不絕於耳起來。

一時間,刀光劍影,激烈非凡。

如此這般,一直持續了十多分鐘的樣子。黑蛟匕首是靈器,完全不需要主人太多真氣的支持,就可以自動出擊。

可李興龍所用的只是一柄普通的法劍,如此猛烈的攻擊,對他體內真氣的消耗着實不小。

他自認爲前輩高人,這番猛攻竟然還拿不下張小寶,他不免有些氣急敗壞起來。

可人只要完全的被怒火操縱,自然會幹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他一手操縱法劍,另一隻手,竟悄悄的結出了一個法印,然後猛地一指彈向張小寶。

張小寶凝神一瞧,臉上立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因爲他知道,這一戰他贏定了!

他爲何會如此自信呢?他的心裏又到底打着什麼算盤呢?下章爲你揭曉! 李興龍手指一彈,一道氣劍立刻從法印之中射出,“嗖”的一聲便直奔張小寶的胸口射來。

張小寶凝神見此,也不躲閃,反而單手從口袋裏取出一張道符夾於身前,口中快速念道:“天地玄宗,萬氣本根,廣修浩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惟帝獨尊,體有金光,大映吾身,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包羅天地,護我精神。急急如律令!”口訣念罷,他手中的道符立刻化爲金光,猶如一面盾牌般擋在了身前。

與此同時,氣劍正好射來,“砰”的一聲便射穿了“盾牌”,並從張小寶的肩頭擦過。

區區氣劍竟能穿透赫赫有名的金光護體符,在場圍觀的衆人一下子都驚的目瞪口呆起來。

張小寶佯裝重傷,立刻單膝跪地大喊道:“好強的劍氣,你到底是什麼人?難不成是那麒麟榜上的戢無天?”

他的聲音格外的大,在場的人一聽此言,立刻七嘴八舌的吵了起來。

“什麼?天山劍門掌門戢無天?他可是麒麟榜上十大高手之一,他來參加比試,別人還比什麼啊?”

“就是啊!堂堂的一派掌門,竟然混入這裏。還有沒有公道了?”

“評判長老,你們還等什麼?快點兒拆穿他!”

李興龍一聽此言,頓時臉色大變,他剛要開口解釋。一直觀戰的兩位評判老道,已經飛身來到了他的面前。

“這位道友,你能使出如此厲害的劍氣,定然不是尋常之輩。可否讓我們見見你的真面目?”

李興龍的確疏忽了,剛纔爲了取勝,他竟然忘記掩飾自己的真正修爲。沒想到劍氣一出,立刻被對面的張小寶抓了個正着。

此刻在衆目睽睽之下,他就算想要狡辯什麼,恐怕也沒有這個可能了。

“李道友,還是不肯露出你的真面目嗎?既然如此,那我等只能親自爲你揭開了。”說到這裏,兩個老道士擡腿向前逼近。

李興龍當然不能讓他們知道自己的真面目,如果戢無天的身份被別人知道了,日後他也就沒辦法再在江湖上立足了。跟小輩同臺競技,爲了爭得魁首,得到龍虎派的功法和法器,全天下的人都會瞧不起他。

眼見龍虎派的兩個老道士步步逼近,他終於不敢繼續滯留於此。只看他猛地一掌拍出,強力的勁風直接將兩個老道士擊退。未等衆人反應過來,他已經飛身而起,幾個跳躍,便逃出了道觀。

兩個老道士見此,其中一人立刻急匆匆的向龍虎派掌門真人稟報。剩下的一個老道士扭頭看了一眼單膝跪地的張小寶,然後開口問道:“小寶師侄,你還好嗎?”

張小寶深呼了一口氣,隨即努力的站起身來。“師伯,我……我還好!”

老道士看了看他,輕嘆一聲道:“也真是難爲你了,跟這樣厲害的人物對擂,能打到這種程度,你已經證明了自己。既然那惡賊已經逃離,此場比試的勝者,就是你了!恭喜你,早些回去療傷吧。明日的四強戰,將會更加激烈。努力吧!”

張小寶聽此,立刻深深的鞠了一躬,這才轉身向臺下的一衆觀客露出了勝利的喜悅之色。

衆人見此,當即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這一次,衆人不再是嘲笑和輕視,更多的則是鼓勵和祝福!

收回自己的黑蛟匕首,張小寶擡腿便走下擂臺,此刻的他心情大好。戢無天這老賊雖然本領高超,但是比聰明才智,就算是十個他也不見得是對手。

從登上擂臺那一刻,張小寶就已經謀劃了這一切。他就是要逼這老賊發怒,進而露出馬腳。到時候,他直接點出戢無天的名字,這傢伙肯定心神大亂。如此一來,本來可以解釋的東西,也沒辦法解釋了。

一切都是這麼的自然,一切都是這麼的輕鬆。至於他肩部的傷也僅僅只是皮外傷罷了,讓自己留點兒血,受點兒傷,這些觀衆又豈能不同情他?博得大家的同情,自然就會有人抱不平,這纔是他此次輕鬆獲勝的關鍵所在。

他的這場比試,是八強戰之中最早結束的。他也是第一個晉級四強的人,肩部雖然血跡斑斑,但他卻沒有第一時間返回房間醫治。他需要去觀察一下其他三個擂臺的比試,進而最大限度的去了解一番接下來要面對的對手。

他這邊剛剛走到第一個擂臺前,臺上的戰局正好結束了。劉師兄果然還是落敗了,而且是敗的一塌糊塗。但是他卻堅持到了最後,直到自己再也站不起來了,評判的道士才宣佈了結果。

說實話,他本來對這劉師兄真的很沒有好感,不過現在來看,這傢伙絕對稱得上一條好漢。在自己身體重傷的情況下,還能無畏的與對手血戰,單就這血性一點,就值得別人的尊重了。

茅山派同行來的兩位師長還有韋欣欣都在這裏觀戰,一見劉師兄倒地不起,三人都快步迎了上去。

張小寶稍稍猶豫了一下,隨即也擡腿走上前去,畢竟不管怎麼說,在外人看來,他也是茅山派的一份子。本門的師兄重傷,他又豈能置若罔聞呢?

三人已經將劉師兄架了起來,張小寶這才走到跟前兒。

兩位茅山派的師長看了看他,其中一人立刻問道:“小寶,我們一直在這裏看你劉師兄的比試,沒想到他還是敗了。你呢?是不是也敗了啊?沒關係,敗就敗了,能晉級八強,已經給我們茅山派漲臉了。雖然你的運氣好,但畢竟名聲已經傳出去了。不要氣餒,繼續努力修行吧!來,搭把手,把他送回房間吧。”

張小寶聽此,輕哦了一聲,可是猶豫了一會兒後,他還是開口說出了實情。

“兩位師伯,我……我其實贏了!”

此言一出,就連虛弱無力的劉師兄都不敢相信的瞪大了雙眼。

“小寶,你說什麼?我剛纔沒聽清,你再給師伯說一遍!你怎麼了?”

張小寶點了點頭,然後故作不好意思的道:“我想說的是,我……我贏了,已經晉級四強了!” 張小寶再次重複了一遍,衆人這才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緊接着,全部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小寶,幹得漂亮!不愧是我茅山派的高徒,掌門真人這次選中你,真是獨具慧眼啊!不錯,不錯。哈哈……”

“是啊!小寶,你快點兒跟我們說說,你是怎麼晉級四強的?跟你對戰的那個傢伙可不是尋常的貨色啊。”

張小寶聽此,有些尷尬的道:“其實……其實是我運氣好罷了。那傢伙跟我打了沒多久,就自己露出了馬腳。負責評判的兩位長老見此,就要檢查一下他是不是哪位高人易容混進來的。可沒想到的是,還沒等兩位長老檢驗,他竟然直接嚇跑了。對手沒了,我就十分幸運的獲勝了!”

此言一出,兩位大道士不由得露出了苦笑。他們對張小寶這運氣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然而他們卻忽略了一件事,運氣有時候也是實力的表現。如果小瞧了別人的運氣,日後肯定會後悔莫及。

“沒關係,不管你是怎麼晉級四強的,你都給我們茅山派爭得了榮光。小寶,我看你肩頭也有傷,就讓你師姐給擦擦藥吧!欣欣,你張師弟就交給你了。我們先帶你劉師兄回去!”

劉師兄一看,就要說點兒什麼。可是話到嘴邊,還是被他嚥了回去。他已經敗了,而張小寶晉級了。敗者又有何臉面跟一個勝者去爭奪心儀的女孩呢?

劉師兄有些不甘心的被茅山派的兩位大道士攙走,韋欣欣立刻上前一步拉住了張小寶的手。

“張師弟,我沒有去給你加油,你不會怪我吧?是我老爸不讓我去,偏讓我給劉師兄加油。唉……早知道,我就應該去給你加油的。”

剛纔那兩位大道士之中,就有一人是韋欣欣的父親。張小寶可以想象的出,在韋欣欣的心裏,他應該更想給自己鼓勁兒。不過也沒關係,有沒有人加油和吶喊,他都要奪得魁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