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莫名的恐懼壓迫我的神經,我全身軟弱無力的靠着牆面,直覺危險和恐懼逼近。我想逃卻使不出力。

我慢慢的朝砸碎的玻璃處挪去,被他殺死我一定死的很慘,會死無全屍,我跳下去或許還能留個全屍。

他的聲音冷幽幽的傳來,就如死神召喚:“你逃不掉的龍小幽,他一定會殺了你。我不會吃了你的心,換做別的鬼一定會吃了你的心。還不如我殺了你,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一絲的痛苦。”

聽到他的話,和陳曉美說的一樣,目的只有一個,殺了我,就是吃了我的心。 我驚恐的睜大眼睛看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漆黑的監控室內,我看不見他在那裏,未知名的恐懼壓迫我的神經,我很害怕,身子在顫抖,極力想讓自己平靜下來,卻又做不到。

我想逃離這裏,卻又不敢動。怕他發起瘋了把我殺了。

我只能背靠着牆,等待流失的體力漸漸回來。至於李盛煊,剛纔還能聽見他痛苦的哀嚎聲,現在聽不到半點響動。

我想,他怕是已經死了。想到這裏我更加害怕。

我在心裏無聲的吶喊。君無邪,你在那裏,我就要死了,求求你快來救我。

淚,冰冷的淚珠從臉頰滑落滴到地上。

濃郁血腥味離我越來越近。我感到蝕骨的冷意襲來,面對死亡的恐懼,我開口哀求他:“我還不想死,求你不要殺我好不好?”

他陰冷的聲音傳來:“龍小幽,其實我並不想殺你,有人想要你的命,那人太強大,你逃不掉的,與其死在別人的手裏,我會讓你死的沒有一點痛苦。不要逃避,你逃不掉了。”

聽到他宣判我的死亡,我哭了,哭的聲音很大,生氣發瘋的衝他說道:“你就不能告訴我那個人是誰嗎?我招誰惹誰了。死到臨頭還不讓我知道真像。”

我衝惡鬼發火,一定是瘋了。鬼之所以是鬼,因爲他沒有人的理智和靈性。

果然,他朝我冷瘋狂的怒吼:“閉嘴,你死了我不會吞噬你,對你已經是仁至義盡。快拿命來把。”

我感覺血腥陰寒將至,寒徹冰骨的手,上面粘乎乎的朝我脖子處掐來,死亡的逼近,我慌亂的尖叫,他剛剛觸碰到我,還沒來得及掐住我的脖子。

突然,巨大黑影從玻璃缺口飛瀟而來。

那速度太快,我看不清是誰,只間一團黑影迅速串到我面前,呼一下。 索愛無度:女人乖乖讓我寵 監控室內所有燈光打開,我看見君無邪凝寒蒼白的臉站在我面前,一瞬間我鬆懈一口氣,淚,毫無預兆的流下來。

我終於熬到他回來了,我得救了。

他看了我一眼,深邃幽寒的眼眸裏全是擔心,一把抓住小諾,手心冒着團團黑氣。

小諾在他手上淒厲哀嚎,那聲音很恐怖,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叫聲,像深夜曠野中,野獸哀嚎嘶鳴,悽悽瀝瀝滲入人的心靈深處,讓人毛骨聳然。

我迅速將耳朵捂上,看見小諾在君無邪的手上慢慢的變的透明,甚至身體有一部分變成黑氣,那團黑氣逐漸被君無邪吸收。

小諾瘋狂的叫嚷,他求我,求我跟君無邪求情,讓君無邪放了他。

我不敢向君無邪求情,他的樣子很驚悚,跟我平常所見不一樣。蒼白的臉表現瀰漫着黑氣,像是來自修羅地獄惡魔,手指甲變長,呈黑色利爪狀,眼睛深邃,瀰漫着死亡氣息。

他的樣子讓我很害怕,很恐怖。

我朝他擔憂的喊道:“君無邪。”

他沒有理會我,甚至沒有看我一眼。

我心裏慌慌的,衝他大叫道:“君無邪……”

“小幽,龍小幽,我錯了,求你讓他放我,我知道我活不成了,只求你給我一晚上的時間,給我看看我的弟弟妹妹,他們還小,才**歲,爲了我能上大學,我弟弟妹妹每天都去礦洞幫人搬煤球。夏天被蚊蟲叮咬,冬天生凍瘡,是我對不起他們,求你了。”

看見如此苦苦哀求,我心裏也不好受,我家裏以前也不太好,媽媽爲了微薄收入,每天在醫院裏值夜班,三線城市的小醫院,收入並不高,爸爸每天起早貪黑的接送領導,沒有多餘的閒錢,家裏日子過的緊巴巴的。

小時候,我夏天時還見過礦泉水瓶子攢起來,拿去賣。他說的我心裏都明白,他其實還有良知的,畢竟沒有把我殘忍的殺了。

我開口對君無邪道:“君無邪,要不放了他把,就一晚上。”

小諾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他整個身體呈透明狀態,慢慢在消逝,我知道他就要煙消雲散了。

他可是個可憐人,雖然很可恨,可畢竟他們曾經這麼慘無人道的殺了他。

如果我是他,被如此殘忍殺害,我也會化成厲鬼找他們尋仇。

君無邪停下。認真的看了我一眼,沉下眸子:“小幽,你確定要放他?”

他的樣子就要即將消失,我不忍心,衝君無邪回答,“嗯,一晚上而已,讓他完成最後的心願把。他的身體已經沒有任何力氣,恐怕也做不出什麼事來。”

君無邪看了眼小諾,隨即把他丟在地上,小諾身形散幻,四分五裂的迸發散開,而後慢慢合攏,合攏的很慢,他耗費了極大鬼力才合攏到完整的身體。

他跪在君無邪的面前,臉色蒼白,眼神渙散,脣色乾裂,看着就像得了絕症病入膏肓的人。

“跪謝鬼王不殺之恩。”

君無邪冷冽的看他一眼,問道:“是誰指使你的?”

我家夫人太能逃 小諾聽見後,身子微微顫抖,剛剛聚集好的身體變成黑霧,差點又渙降散,他頭低向地面,拼命的磕頭。聲音顫抖道:“沒……沒有人。”

“將背後的人說出來,本尊饒你灰飛魄散。”

小諾擡起頭驚恐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裏分明是懼怕,似有比君無邪還要恐怖的東西在控制他。他只能向我求救。

其實他剛纔已經間接的告訴我,有人要殺我,要吃了我的心,陳曉美也說了同樣的話,這背後的人我不知道,君無邪也想查清楚,我想起那天君無邪背後的血跡,許是他爲了查出這件事纔會受傷。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能讓一個鬼王受傷,可想而知,背後的人是多麼強大。

就在我們沉浸之時,突然黑漆漆的窗外,悠揚哀怨的笛聲響起,地上的小諾本是身形渙散,遊離在魂飛魄散的邊緣,聽到這笛聲就像打了雞血一樣,迅速從地上躍起來,化爲一縷黑霧,從玻璃門出飛瀟而去。

速度實在太快,讓人始料不及。

君無邪迅速望笛聲方向追去,追到一半又折了回來,站在我前道:“不能在中調虎離山計了。”

說完,拉着我的手,撫摸我的頭髮,迷離的雙眼深情看着我:“對不起,小幽讓你受驚了,以後爲夫在也不會把你落下。”

聽到他的話,我哽咽含淚,點點頭:“沒關係,我不怪你。以後你答應我在也不能把我放着不管,我好怕啊。”

他伸手抹了我臉上的淚:“爲夫在也不會了。對不起。”

我伸出手,白皙的背把淚水擦乾淨。對他說道:“李盛煊還有救嗎?你救救他可以嗎?”

聽到我說出李盛煊的名字,君無邪眉頭輕蹙,嫌棄的看了眼倒在地上的李盛煊,說道:“他昏過去了,沒有什麼大礙沒。” 看地上一片狼藉,他手袖一揮,監控室恢復到原樣。毀壞貽盡的機器好了,玻璃碎渣恢復原樣,監控臺上屏幕繼續滾動。上面樓道里一切看的一清二楚。

而李盛煊幽幽轉醒,口裏喊着疼,兩個保安也醒過來,其中有個大罵:“他嗎的,誰搞的惡作劇,把老子丟到這裏面來。”

外面一陣嘈雜聲,貴婦人尖銳的高跟鞋聲音從外面地板傳來,她看到躺在地上的李盛煊,朝走廊那頭尖叫道:“老李,找到了。兒子找到了,快過來,兒子別怕。媽媽這就叫醫生過來。”

李盛煊皺着眉頭,從地上幽幽站起來,剛站穩又癱下去了。衣服全是血,臉上也破了。全身都是傷,咬着脣又想站起來。

兩個保安出來,看見李盛煊全是血,有個人認出他。趕緊把他扶起來,說道:“煊少,您怎麼會在監控室。”

李盛煊的母親在外面喊:“兒子,忍忍,你爸就喊醫生過來了,堅持一下。”

李盛煊一瘸一拐的走到玻璃門前,衝他媽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媽,我餓,昨天我是不是一天沒吃東西。”

聽見他的話,我噗哧一下笑出聲了。李盛煊皺眉往我方向一看,似乎沒有看見我和君無邪。

趁機,我細緻打量他,說實話的,他確實長的真的很帥。

頭髮向上高聳着,他一身的狼狽,唯獨頭髮卻很有精神的立着。露出飽滿光潔的額頭。英挺的鼻子,白皙的皮膚,臉上有擦傷的痕跡,還滲着血,眼睛不似剛纔毫無焦距,現在很有神采。像星辰一樣閃爍光珏,斜長的嘴脣有些蒼白。 豪門甜寵:周少的試用期女友 右耳上鑲了顆紅鑽石耳釘,燈光下閃閃發亮。

身形頃長,卻不瘦,第一印象就是那帶着壞壞味道的美少年。

他沒看見什麼,皺了皺眉頭。

他媽媽說道:“你昨天打了一天的吊瓶,當然餓了,媽媽幫你把飯熱熱,就能吃了。”

走廊上,穿警服的高大男人走來,身後來跟來兩個穿警服的同志,高大男人見他一身狼狽,語氣威嚴罵道:“受了傷,不好好在牀上休息,跑到監控室做什麼?”

李盛煊剛想回答,話出嘴卻什麼都沒說,朝他爸問:“爸,你有沒有看見女孩子。頭髮長長,眼睛很大,穿着白襯衣,長的挺漂亮的。”

他爸狠狠的給他一下子,罵道:“凌晨快六點了,你小子居然跑到監控室找小女孩,我老李家那裏怎麼會出你這樣一個敗家子。”

李盛煊被他爸打了一下狠的,哎喲一聲,立馬快癱下去,還好兩個保安把他扶住。

李盛煊媽罵他爸:“孩子都這樣了,你還嚇重手,要是萬一他又個三長兩短,姓李的,我不跟你過了我,回孃家去。兒子別怕,你爸要敢打你,叫你姥爺來接咋們。”

君無邪見我一直盯着走廊外李盛煊一家人看,目光還放在李盛煊身上,咬牙惱怒的道:“這個李盛煊,早知本尊不救他了。失了三魂的天魂,本尊讓他繼續傻着好了。”

三魂是指天魂、地魂、人魂。

天魂主宰人的意識,要是丟失,會變得癡呆,兩眼無神,目光空洞。

昨夜,我看他第一眼就是目光空洞,無端的懼怕。

我見君無邪這麼一說,其實心裏暖暖的,沒想到高高在上的鬼王,會做事如此細心,我衝他開口笑道:“謝謝你,君無邪。”

“本尊救他不過是順便,你從他清醒開始,眼睛就沒離開過他,他長的有本尊俊美?”

我趕緊否認掉,唯恐君無邪生氣,他生起氣來,什麼事都做的出。我正兒八經道:“沒有。”

他兇巴巴道:“他有本尊強大?”

他就一個惡鬼,怎麼能跟您堂堂的鬼王大人相比。

其實我是想這麼說,聽見君無邪的語氣,我把話埋在肚子裏。斬釘截鐵道:“沒有。”

誰知,他冷哼一聲,低沉聲音帶着怒氣:“不過是個站起來沒有侏儒鬼高的矮子,那裏值得你看這麼久?”

我……

我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李盛煊矮嗎?矮嗎?矮嗎?

我在君無邪的懷裏,不敢偷偷的瞄走廊外李盛煊的身高,李盛煊的身高就算沒有一米八,也有一米七八。

那裏矮了?

侏儒鬼,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鬼,也沒見過,字面上我的能聽明白,大概是陰間最矮小的鬼。

這隻傲嬌的鬼王不禁自戀,還很自大。一張毒嘴能把人貶低的一文不值。我還不能唱反調得罪他。

他這番充滿妒忌酸溜溜的話,和高大威猛的鬼王形象嚴重不符,可我不能提出異議。

我見風使舵的本事很快,嘴巴甜甜的,笑嘻嘻的衝他道:“鬼王大人最帥了。簡直帥呆了,酷斃了。”都摔溝裏去了,最後一句我沒膽子說出來。怕他立馬跟我翻臉。

君無邪聽見我的回答,彷彿很受用。

我眼角朝他瞄了瞄,看見他嘴角微微勾起,角度不是很明顯,卻被我看了個真切。

哼,真是個傲嬌自戀的男人。

“龍小幽,以後看別的男人超過三秒,你就等着本尊的責罰把。修羅殿十八層地獄,驚險刺激,定讓你終生難忘,本王在陰間等着你。”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我後怕的嚥了咽口水,立馬在他懷裏站定,斬釘截鐵的向他保證:“我以後絕對不超過三秒,真的。”

“你還想看別的男人?嗯?”

他低沉的尾音拉的很長,話裏有威脅的味道,冷冷的,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我連忙保證:“以後在也不看了,除了鬼王大人您。”

他展開笑顏,笑的很美,血色朱脣像地獄的蔓珠華沙,妖冶璀璨,如血如荼。

我一下子看呆了。

……

“小幽,快起牀,你怎麼還睡覺啊,鳳子煜在下面等你好久了。”

迷迷糊糊的,我還沒睡夠。

一大早,青蘭大嗓門就把我叫起來,今天的星期六,住的近的同學大多都會回家。我們家搬到市裏面了,坐公交車大致要半個小時,其實不算太遠。

青蘭見我眯着眼睛愣住,不由得嗓門放大:“你還在發呆,鳳子煜等你半個小時了。你說好今天陪我去第一人民醫院看李盛煊的,你可不能有了鳳子煜就見色望義。”

這話說的,我翻了個白眼,我龍小幽是這種人嗎?

就衝着上次走下教學樓上,被幾個女的往我頭上丟紙包,青蘭二話不說上去要和別人幹架,我拉了半天才拉住的。

青蘭站在樓下,插着腰大罵樓上半個小時。這樣的好友,我上那找去。

所以,我今天上午就不回家了,先跟她一起去醫院探望李盛煊,下午在回家。

話說,李盛煊出生不俗,門檻還挺高的。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我們去醫院能上看他嗎? 我快速的梳洗打扮好,在青蘭的強烈要求下,畫了個淡妝,穿着一條我最貴的連衣裙,下了樓。

李清玲回家了,宿舍裏只剩下文莉,雯雯不放心,說她在宿舍陪文莉,我和青蘭去醫院看李盛煊。

樓下,鳳子煜坐在藍色蘭博基尼內,看見我出現,立馬站起來,純淨的眼睛一亮,他朝我笑道:“小幽,你下來了。”

我還沒說話,身後青蘭搶先一步說道:“鳳子煜,小幽今天上午要和我去看李盛煊,可不能跟你出去了。”

我朝他笑了笑,點頭。本因爲他會說自己回家,豈料他將後座的花籃放到副駕駛位是上。把門打開說道:“正好,我也要去看他,一起順路把。”

我自從第一次做了鳳子煜的車,後面幾個星期每次回家,我都是偷偷摸摸的去做公交車回家,在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和他有什麼來往。我把他的愛慕者們把我生吞活剝了。

青蘭不知道什麼叫矜持,見到鳳子煜打開車門,居然跑在我前面,直接上車,大咧咧的說道:“那就謝謝你了。”

鳳子煜朝我笑了笑,說:“不客氣。”

到了醫院門口,青蘭準備了很精美禮品,用盒子包裝好,外面還束了朵很漂亮的花。鳳子煜着拿着很大個花籃。鮮花開的很好。

而我,提着一個塑料袋,裏面裝了幾個蘋果。

你是我的滿世歡喜 站在他們身後,覺得我特別寒磣。

鳳子煜走在前面,走廊上每個角落都是穿制服的警員,注視走廊裏的一切,聽說李盛煊的父親是廳長,大概我能猜到是省公安廳長。

大致是有人認識鳳子煜,有他帶頭,我們很快就到李盛煊病房外。

鳳子煜敲門,開門的是李盛煊的媽媽。她一打開門看見鳳子煜,熱情的笑道:“小煜來了啊,快進來。”

鳳子煜把我和青蘭拉到前面,對李阿姨說到:“阿姨,這是小幽,這位是青蘭。我們是同學,一切來看望李盛煊的。”

李阿姨往我和青蘭上下打量,我感覺到她的目光,往我多了幾眼。笑着朝我們說道:“喲,同學來了。快快請進。這幾天啊,沒有一個同學來看望盛煊,他爸說他在學校做人不成功,連住院都沒人看望。盡丟他的臉。”

鳳子煜微笑道:“阿姨,這不怪他。”

先婚後愛,狼性總裁花樣寵! 青蘭替李盛煊開脫:“對對,這不能怪他,學校學習任務重,今天才星期六上午,中午和下午肯定來人多,病房裏會裝不下了。”

李盛煊的爸爸不在病房內,只有李阿姨和一個看護在陪他。

我沒說話,默默的把鳳子煜手裏的花籃接過,和蘋果往李盛煊桌上一放,剛剛放下就聽到李盛煊欣喜的聲音喊道:“龍小幽,你沒事把。”

我正好擡起頭,正對上他的目光,低下頭去,朝他靦腆一笑:“沒事,你身體怎麼樣了。對了,我給你買了蘋果,鳳子煜給你送了花籃。”

“謝謝,你知道嗎,昨天晚上幸虧你救我,不然我就……”說道這裏,他在也沒有說下去。房間裏還有不少人,這個話題不太適宜。

青蘭聽到李盛煊的話,莫名其妙的問他:“小幽昨天晚上一直都在宿舍啊,睡的死死的,今天早上我怎麼叫都叫不醒。怎麼可能救你。”

鳳子煜看我的眼神不對勁,我發現他眼睛裏有一絲紅光,一閃即逝。大概是我的錯覺,快的我捕捉不到。

我感覺把青蘭的話打斷:“沒什麼,大概是李盛煊認錯人了。”

李盛煊像是知道我的爲難,立馬反映過來,朝他們笑了笑,說道:“是,是。大概我病糊塗了。昨天大半夜還吵着我媽給我弄吃的。”

李阿姨看了吊瓶裏的鹽水,把他手臂重重的拍了一下,嗔道:“昨天大半夜的還去監控室,找什麼漂亮女孩,都病成這樣了,一點都不讓我省心。”

李盛煊疼的他呲牙咧嘴的,叫李阿姨回家給他做飯,才上午10點,其實不太急,李盛煊想盡快把母親支走。

李阿姨走後,鳳子煜找了個椅子坐在李盛煊前面,認真的和他說道:“唐旭一個宿舍的,六個人全死了。死相恐怖,跟孫傾的手法差不多。”

李盛煊從我買的一袋蘋果裏拿出一個,聽見鳳子煜的話,蘋果立馬掉在地上,滾了幾個圈。他張大嘴巴想說什麼,卻沒說出來,相比昨天晚上把驚恐害怕的慫樣,今天卻淡定了不少。眼裏依舊掩飾不住的恐懼和驚悚。

我把地上的蘋果撿起來,拿到水龍頭下洗乾淨,在旁邊給他削。靜靜的聽着對他們的對話。

鳳子煜很認真的看着李盛煊,說道:“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已經死了九個人了,今天上午,不少異靈社的學生,全部休假回家,或者直接休學,你不是異靈社的,但是你和他們走的近,告訴我,具體發生了什麼?”

鳳子煜一席話問懵了李盛煊,李盛煊臉上還貼着創口貼,眼睛呆呆的看着鳳子煜幾秒後,他聲音有些顫抖,問道:“唐旭一個宿舍的全死了?都死了?他不會放過我的,我在他手下逃過了兩次,沒有第三次,今天晚上他一定不會放過我的。”

鳳子煜聲音蕭寒問他:“你說的他是誰?”

李盛煊有些激動了,他一口會回絕鳳子煜,拼命搖頭:“不,這件事太駭人聽聞了。我不能說。死也不能說,你們別問了,我不想把你們牽扯進來,你們也不要查了。知道越少越好。我已經看開了,能吃上一頓是一頓。不想擔心受怕的活在恐懼中。你們不知道我這兩天怎麼過來的,太難受了,我不想下半輩子都活是這樣的恐懼裏。”

鳳子煜見他的態度訣別,很是惱怒,站起來衝他說道:“你知道嗎?孫傾直播通靈的時候,有多少人看嗎。四百多,你想這四百多人都沒了?異靈社一共五十幾個人,你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招到他的毒手?你怎麼想的我不管,你必須告訴我實情,否者我會做出什麼事,你是知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