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路上我實在忍不住了,問道:“那黑金席位到底有什麼祕密?爲什麼會說我們坐不起。”注: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УаП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陳文笑了笑:“我還以爲你能掩蓋你的好奇心呢。”而後將大宗交易中心的祕密告訴給了我。

大宗交易中心是蘭陵蕭家出資建立,孔氏家族、琳琅王家、謝氏家族都有入股。是我國現在最大的奇幻之物的交易中心。

大宗交易中心迎來過無數大家族的家主,也應該過無數道門的領袖,他們都沒有選擇坐那黑金席位。

黑金席位又名百夫長黑金位,是身份、財富、尊貴的象徵,一旦坐上那個位置。就證明對拍賣的寶物志在必得,不管別人出價多高,都要用高出對方一倍的價格來拍下寶物。

“要是沒那麼多錢買呢?”我問。

陳文說:“那麼,你就要幫別人負擔三分之一的價格。”

“就是白白幫別人付三分之一?這黑金位也不見得有多好。”我說。

陳文卻搖搖頭:“有好處,這是你一舉成名的機會。”

陳文之後不再多說,我對他最後一句話細細品味了一下,也回屋歇息了。

這一日。龍鱗出世的消息在銀龍古鎮不不脛而走,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傳說中可以讓人長生的龍鱗出世了,有人心生歹意,但是當知道龍鱗現在在大宗交易中心後。馬上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爲那個地方,不是他們可以沾染的。

龍鱗將要拍賣的消息,也開始流傳開來,大宗交易中心也放出了消息。

接下來僅僅兩天的時間,銀龍古鎮突然熱鬧起來了,絕大部分是衝着龍鱗而來的。

到了第三天,大宗交易中心開始發放邀請卡,或者別人可以申請邀請卡,只在短短半天時間,就已經完成。

第三天晚上十一點多鐘,大宗交易中心打開,我和陳文進入其中,蕭宏已經在等待我們了,見了我們後說道:“這次你們有競爭對手了,還有人也拿到了我們的黑金席位。”

陳文笑了笑,沒有多過問,蕭宏隨後讓人將我們帶到了黑金席位。

這是是**於一般席位的小房間,大小不過二十幾平米,但是進入其中,真如進入了上古祭祀殿堂,即便是茶杯,也都蘊含古樸氣息,桌椅散發自然清香。

從這裏,可以俯視觀看到整個拍賣場的情況,對面也是黑金席位,可以搖搖相望。

我和陳文在這裏坐下,旁邊身着青花瓷旗袍的美貌女子上前輕聲細語問道:“兩位先生需要將光幕打開嗎?”

“一會兒。”陳文說。

光幕就如同單向玻璃,我們可以看見外面,外面卻看不見我們。

這女子退了回去,站在我們身後,唯唯諾諾,看起來頗爲緊張,給我們倒茶的時候身體也在微微顫抖。

陳文看了她一眼。

她馬上恐慌無比說:“對不起,對不起,我是剛來服侍黑金席位這邊的客人的。”

陳文笑了笑:“無妨。”

既然這個位置尊貴無比,如果遇到脾氣不好的,想玩兒死她很簡單,危險和機遇同樣存在,她以前應該訓練過很久時間了,但是真正來了,見到真人了,卻緊張無比。

這時候蕭宏走了進來,對我們說道:“還有十分鐘就要開始了,你們兩位的號碼牌……你們號碼牌呢?”

蕭宏眉頭緊鎖,剛纔給我們倒茶的那女子嚇得噗通就跪在了蕭宏面前:“會長,我……我忘記了,沒拿過來。”

蕭宏呵呵笑了起來,彎腰將這女子給扶了起來。

看她不過剛好二十歲,能混到這個地步,說明有本事,但是畢竟涉世未深,第一次就出了這麼大岔子,還被蕭宏給抓住了,怕是扣工資免不了了。

這樣也好,讓她長長記性。

不過蕭宏卻突然將她提起來,丟得撞到了屋子的牆壁,這女子鼻子中馬上流出了鮮血,疼得流出了眼淚,嘴裏卻還是一句:“對不起。”

蕭宏正要過去扇她,我說:“有必要嗎?牌子忘記了我們自己去拿就是,好歹是你員工,這樣真的合適?”

蕭宏對我笑了笑:“正是因爲你們身份尊貴,所以才必須萬事小心,一丁點誤差都不能出……”

蕭宏的笑容嚇得這女子臉色鐵青,我看了看陳文。

陳文點頭恩了聲。

我這才站起身扒開了蕭宏,說:“牌子在哪兒? 開局成為諸葛大力同桌 我陪你一起去。”

這女子卻不敢,蕭宏說:“去呀,難道我帶你去?”

她這才一瘸一拐帶着我離開了這屋子,出去後,到了這裏的後臺,見一古樸的盒子,盒子爲沉香木做的,珍貴無比。

她要去取盒子,我見旁邊有一盒紙巾,抽了些紙給她:“擦擦。”

“謝謝。”她低聲說,語氣誠摯無比。

等擦完鼻血後,她再說:“對不起,我沒做好。”

“人就是人,沒什麼尊貴不尊貴的,自信的人最尊貴。”我套用陳文前些天那句話,“別把自己放在太卑微的位置上。”

她有些呆滯,看了我幾眼:“恩,以前服侍過黑金席位客人的姐姐們告訴我,說黑金席位的客人很難纏的。”

“能坐上黑金席位的人,至少也是家主級別的,沒那麼不講道理吧。”

我說完後,她搖了搖頭:“我有一個好朋友,就是被黑金席位的客人打成殘疾的。”

我聽後吸了口涼氣,這也太殘忍了。

我看了看她一瘸一拐的腿,剛纔腳踝位置撞在了牆上,受了些輕傷,我彎下腰握住她腳踝,她卻突然抽了回去。

“別動。”我說。

然後念起了咒,這咒是我第一次對外人念。

唸完後說:“走吧。”

她驚奇看了看自己腳踝:“不痛了誒。”

我恩了聲,她這才抱着盒子跟我一同離開,多半是感動的,路上一直忍着沒讓眼淚掉下來,畢竟別人從沒把她當人看帶過。

不過她卻不敢哭出來,因爲蕭宏還在裏面。

等我們進去時,蕭宏剛好從裏面出來,見我後笑了笑:“陳家主,要不然我給你們換一個服務生?”

陵王 “不用了,這個挺好。”我說。

蕭宏恩了聲:“預祝兩位拍到心儀的寶貝。”

進入後,她將盒子裏面的號碼牌取了出來,這牌子竟然是玉石打造的,精美無比,上雕刻一個‘肆’字。

蕭宏沒多久時間,就到了拍賣臺上。

很多人認識蕭宏,當蕭宏出現,下面震驚了,沒想到他會親自來主持。

這下滿坐了上千號人,皆發出唏噓聲音。

蕭宏笑了笑:“拍賣開始之前,介紹兩位特別的客人。”

“陳家家主陳浩。”他看向我們這邊。

沒有介紹陳文,因爲他不知道陳文的身份。

當這閣樓的光幕打開,下面人驚呆了。

“我的天,多少年沒人坐那個位置了。”

“另外一位……張家家主。”

張家家主的名字怕是隻有陳文知道。

當我們對面的閣樓的光幕打開時,衆人再一次驚呆了。 ???這席位的全名叫做百夫長黑金席位,既然是百夫長,就證明它很稀少,但是現在竟然開啓了兩間,共四個黑金席位。怎麼能不吃驚。

“江南的陳家和張家?”

隨後他們自己在討論之中得到了答案,確定就是我們。

而我和陳文卻將目光放在了對面的樓之中,裏面坐着的正是張家家主和王琳琳。

不過王琳琳現在已經被趕屍術控制了,無法動彈。

當衆人的目光還鎖定跟在我們身上的時候,蕭宏已經開始介紹起了這次拍賣會的重點。

“各位來這裏的目的都是爲了龍鱗,這次也不拍賣其他的東西。”蕭宏說完走到旁邊,將龍鱗上的紅布掀開,“就是這塊玉石,是我親自從鎖龍井之下的建文帝玉棺中取上來的,不會有假。當然,這也要感謝陳浩家主,他們在這其中出了不少力。”

我呵呵笑了:“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那塊龍鱗分明是搶過去的,如果不是我們的話。他能從建文帝身上拿到龍鱗?

爲了證明這龍鱗的真假,蕭宏在它旁邊念起了法咒,不多久時間,一股股碧綠色的氣體從裏面蔓延了出來,整個拍賣中心都冷了不少。heiyaп下一章節已更新

蕭宏收回了法咒,說:“我拿到它時間也不久,更多的能力我也無從知曉,你們各位可以自己拿回去好好研究,下面開始拍賣,起價一千萬,每次舉牌最少五百萬。”

“我們怎麼辦?”

陳文說:“你還有多少錢?”

我去查了一下,王家給我的這張卡里面還剩下三百多萬。加上我在巴蜀陳家,奉川趙家的,一共應該還有好幾千萬可以用。

論如何讓大喵乖乖睡覺[穿越] “那你可以舉牌,不過現在舉牌沒用,他們又會叫上去。可以等一會兒。”陳文說。

我恩了聲。

旁邊服侍的這女子給我倒上了茶水,我靜靜看着下方。

很快,這龍鱗從一千萬愣是被叫到了五千萬,我嚇住了,倒茶的這女子也嚇到了。

“我的錢不夠了。”我說。

陳文說:“陳家好歹也是世家,幾個億還是有的。”

對面張家家主一直巍然不動,如果我們不拍到這龍鱗。到時候被別人拍去了,我們每個人都要幫忙付三分之一的錢,也就是說,他自己只需要付三分之一。

當價格交道七千萬時。張家家主站起了身,舉起他手裏的牌子:“零。”

我看了看他手上牌子,並不是零。

“他說的這個零是什麼意思?”

陳文說:“零元。”

我徹底愣住了,他這是要以零元的價格拍下來?

蕭宏眉頭一皺,擡頭看着張家家主的所在的房間。

張家家主掃視了下面一圈:“誰敢加價?”

霎時靜若寒蟬,整個現場的一呼一吸都能清晰聽聞到。

他們大多聽聞過張家家主的本事,誰敢跟他反着來?

蕭宏說:“張家主,我們不是說好了的嗎?價高者得。”

張家家主說:“因爲他們來了,我所以我改變了注意。”

張家家主看向我們。

目光中陣陣恐怖絕倫的力量浮現,陳文忽然站起身來,將那服侍我們的女子迅速推開,袖子一揮,噗地一聲,一團氣體在他面前散開了。

那女子驚魂未定,眨眨眼:“謝謝。”

陳文走上前來,掂量掂量了手裏的杯子,忽然就砸了過去。

轟嚓一聲,張家家主所在的房間,竟然因爲這杯子被砸得粉碎,他也從樓上落了下去,不過他卻穩穩接住了王琳琳。

陳文說:“等我一下。”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說完從樓上跳了下去,跟張家家主一起站在了拍賣的臺上。

蕭宏十分尷尬,下面的人十分恐懼。

“這個人是誰?怎麼敢得罪張家家主?”

“應該就是陳浩了。”因爲蕭宏之前沒有說我們之中誰是陳家家主,在他們眼裏,陳文自然是更像一些。

陳文和張家家主對面而立,無人動,但是這氛圍卻壓得人喘不過起來。

兩人身上的氣勢讓讓我們身上汗水涔涔落下,旁邊這女子比我更爲嚴重,身體微微顫抖,如果不是依靠着牆,早就倒了下去。

而在場其他人也差不多,在這兩股氣勢之中不能自已。

蕭宏這時開口說:“兩位。”

張家家主轉頭沉聲道:“滾。”

蕭宏被嚇住了,好似瞬間被抽光了神魂一樣,連連後退。

這是氣勢的比拼,兩人現在勢均力敵。

陳文開口了:“我不想跟你打,龍鱗歸你,王琳琳還給我。”

張家家主卻呵呵笑了:“你分明知道我帶走她的原因,我的目的和你是一樣的,你去做這件事情跟我去做這件事情,不一樣嗎?爲什麼非要你親力親爲?”

陳文回頭看了我一眼,見我在聽,不過卻沒說什麼。

“在百年之前我就改變主意了。”陳文說,“她們只是她們自己,沒必要爲別人活着。”

張家家主突然大怒:“那麼你當初爲什麼要做出那樣的事情?爲了你的一己私慾,你讓多麼美好的九個人變成了你的工具?你讓多少人因爲你的私慾成爲了亡魂?現在你一句改變主意了就可以了?我告訴你,不可能。”

陳文面色有些不太對勁,牙關緊咬:“我沒後悔過當初做的決定,不過是不像那樣下去而已。”

張家家主突然看向了我:“陳浩,你可知道你一直信賴的哥哥,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嗎?”

陳文微微閉上了眸子,他似乎不願意看見我現在的表情。

張家家主冷聲一笑:“他當初心儀一個皇家女子,將人帶出皇宮,卻反而因此害死那女子,他爲了能復活那女子,學了道術,將我國的道法研究了個通透,尋找各種長生復活之術,佈下大陣,要復活那個女子。”

我笑了笑:“這也沒什麼。”

“有一種叫做九轉還魂術的法術,要將那女子的地魂、命魂、天衝,靈慧,氣,力,中樞,精,英這兩魂七魄投入陰司至少轉世一次,然後再將轉世之人的魂魄凝練,將那女子轉世的兩魂七魄凝練出來,重新匯入他所心儀的那女子身上,與天魂融合,那女子才能復生。”

陳文依舊閉着眸子不語。

我也驚呆了,猶如晴天霹靂,落在了我的身上。

“當他知道張嫣是命魂轉世後,他就假意收張嫣爲徒,爲收取張嫣魂魄做準備;王琳琳,王琳琳是地魂轉世,她已經轉世兩回了,第一回在一百年前,叫張思瑩;你身邊的趙小鈺,他是天衝魄轉世……你對於他來說,只是一個凝聚轉世散落在各處的兩魂七魄的工具而已,等到兩魂七魄全都出現了,你就沒有半點利用價值了,他會提取掉這九個女人的魂魄,去桑植縣。對了忘記告訴你了,桑植縣那具女屍就是他當初佈下法陣養起來的屍體,那女子的天魂還在屍體裏面,你這個護你到了極點的哥哥,只是爲了讓你完成凝聚散落的些人的目的而已。”

“是真的嗎?”

陳文回身過來看着我,好一陣後點點頭:“一半真一半假,我沒曾利用過你,也是真心收張嫣爲徒的。”

“對了,因爲這兩魂七魄是他強行加進去的,你身邊的這些人,都活不過二十七歲,她們也只是養魂的藥?而已。”張家家主說。

我看向陳文,心裏百味俱現:“這是不是真的?轉輪王說,你當初在奈何橋等了九個人,是不是就是你要培養的兩魂七魄?”

魂魄投入輪迴井,只有當身上業障全都消除,才能轉世。

重生貴女毒妻 也就是說,即便是千年前投入輪迴井的,也有可能會在最近纔出生,但是也有可能當時就出生了。

他等待千年的原因,原來只是爲了等這先後降生的九個人。

“真的。”陳文點頭,不過他隨後說,“我在努力改變這一點,儘量不讓她們死去。”

突然覺得很揪心,不過卻問道:“你又是誰?”

“張嫣是我親妹妹。”張家家主說,“若不是看在她的份上,你早就死了一百次了。”

陳文神色很難看,而張家家主手裏刀突然閃過,直接刺入了陳文心臟,一直很少流血的陳文,這次流血了,流了很多很多。

陳文此時擡掌,轟然一掌拍在了張家家主身上,將他拍得倒飛出去,他沒繼續戰鬥了,而是捂着胸口,轉身出了這拍賣現場。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 ???伴隨着陳文的離開,這裏那兩股攝人的氣勢也消沉了下去,張家家主伸手拿上了放在臺上的龍鱗,而後轉身走了。

這根本不是他的執念,而是他的本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