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青魚學院的這些學生們已經很是滿足了,她們這一行不僅得到了靈石,提高了自身的實力,還有機會不用再墊底了,簡直是皆大歡喜!

「那麼哥哥,還有堂哥,我要去救那個小丫頭,你們現在是什麼打算?」夜冰依又望向帝凌影和上官雲燁。

「比賽反正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們又不認識路,我還是跟你一道去吧。」上官雲燁道。

小丫鬟們還剛才沒注意到上官雲燁,現在聽到他說話,立即驚訝道:「原來是你呀。」

上官雲燁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我離開學院這麼久,是時候該回去先看看院長他們了,你們先走一步,我後面過去跟你們會合。」帝凌影道。

「好的,凌影哥哥,到時候我們去龍王學院再會合。」帝玄胤對他點頭。

「嗯,到時候我再看看小御。」帝凌影對帝玄胤溫柔一笑。

幾人商量過後,便立即動身,前往龍王學院的去龍王學院,回去的回去,各自分道揚鑣。

而虛幻老人爺孫五個繼續要跟在夜冰依的身後,至於原因,只有夜冰依一個人知道。

白澤就好像一個附屬品似的,牢牢的跟小鳳凰黏在一起,任憑小鳳凰怎麼趕都趕不走,本來就喜歡乾淨有潔癖的小鳳凰,每每都想要一把掐死它了事!

夜冰依幾人剛下山,便遇到了一件欣喜的事情。

她們遇到了龍漓玥,還有風凌,九辰他們幾人。

自從上次假扮夜家護衛,需要三個人,龍漓玥便自動退出,回去找了風凌他們,和他們會合。

然後便一直待在一塊。

最後一直和帝玄胤等人保持聯繫,如今知道帝玄胤前來到這裡找神獸,他們也趕了過來。想要幫幫他們的忙。

風凌是後面到的,手中拿著他們家小少主交給他的寶貴書信。

夜冰依打開信,看到兒子寫的可愛的字體,不停的念叨他的妹妹,她能想象到他是用一副老氣秋橫的口氣,不要好笑,好想快點見到他。

帝玄胤低眉望著她,看著她眉眼間的溫柔之意,輕輕地將她攬在懷中。

看向風凌道,「你們小少主現在在什麼地方?」

「回帝尊大人,小少主現在跟著夢機大人一起去了龍王學院。

不過夢機大人他特別囑咐了,他並不是讓小少主去參加什麼學院的,而是帶小少主去長長見識什麼的,讓他覺得好玩。

至於其他的事情,他不會幹涉,一切等帝尊大人和夫人回來在做決定。」

「小澈兒們也去了龍王學院?」 炮灰女修仙記 夜冰依聞言,微微驚訝。

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你不用擔心,有夢機大人在,小澈兒他不會有事的,我們現在趕緊去和他們會合便是。」帝玄胤揉了揉她的腦袋,安慰道。 但是夜冰依卻依舊不能安心。

「可畢竟龍華學院的高手眾多,什麼樣的人皆有不少,我們的兒子,他又愛耍一些小聰明,一個不小心便和人家幹了起來,真是怕他吃什麼苦頭。」

小澈兒聰明誰聰明,但男孩子該有的頑皮,一點都沒少,甚至比別的孩子都要皮!

「你如此不安心,那我們不如直接乘坐的龍趕快飛過去得了,如此,想必不出兩天我們便能到達龍王學院。」帝玄胤體貼的說道。

「這樣想必龍王學院的人也知道我們高調的來了。」

夜冰依眼睛一亮:「這倒是個好辦法,我們便乘著龍,拉風的去!先不說比賽怎麼樣,氣場總算夠了哈哈。」

「哈哈哈,妹妹,你們不說我都要忘了,其實每一年的比賽出,我們幾每個學院都會有自己的出場方式,為此來給自己加油打氣,實則在底下暗自較量,顯得自己的氣勢。」上官雲燁一笑道。

「居然還有這種事情?」夜冰依揚了揚眉,「那我們這次騎著龍,拉風的出場,一定可以亮瞎他們的眼睛。」

「不過……對了,哥哥往年你們出場都是怎麼安排的?」夜冰依好奇的問。

「去年我因為修鍊來晚了,所以並沒有跟學院一道而來,聽說是夜幽雨一手操辦的,據說反響還挺不錯的。」上官雲燁道。

「夜幽雨?又是這個女人。」夜冰依眼中閃過一抹厲色,夜幽雨這個女人居然把她們彩翼學院的消息出賣給蛟龍學院,並且還是她的仇人。

她當初帶著怨毒怨恨而走,若把夜幽雨給留著,始終都是一個禍害,她要找個辦法早點解決她才是。

「好了,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儘快出發吧。」帝玄胤說著,大手一揚,無數頭龍飛越而起。

驚得上官雲燁目瞪口呆,隨後苦笑一聲。他們一家果然都是變態,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一鳴驚人。

夜冰依把自己的大黑龍給釋放了出來。

風凌等人也各自放出自己的契約龍,然後爬到龍背上,一行人準備拉風的離去。

看著就連他們身邊的護衛們都各有一條龍,上官雲燁除了苦笑就是搖頭,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反正他知道,他以後震驚的地方還多的去了呢,他拭目以待。

坐在龍的背上,夜冰依和上官雲燁閑聊,「其實依照哥哥你和邪寒大哥還有龍大哥你們的實力,其他普通的獸根本配不上你們。

也只有這些神獸白澤和小鳳凰才能配得上你們,可是它們兩個簡直是太難應付了,否則我肯定把它們送給你。」

聽到夜冰依說要將它送給別人,小鳳凰抬頭幽怨的瞪了她一眼,隨後一顆小腦袋瓜又很快的無精打採的聳拉下去。

心中氣的要死,氣得它都快沒命了,也沒心情跟夜冰依鬥嘴。

看到小鳳凰這個樣子,夜冰依也不再逗它了。

「還有你這個小丫頭,你不是要去救你家小姐嗎?還不趕緊跟上來?」

夜冰依朝著下面伸出了手,低頭望著還站在原地發獃的小丫頭。 悠悠山風吹過的山谷口草地邊緣,一架機翼破碎、斜躺在一片灌木叢裏的直升機分外顯眼。

忽然,就聽“啪”的一聲悶響,直升機駕駛室的前窗玻璃瞬間變得四分五裂,然後從中鑽出了一道高大的人影。

很快,高大的人影在鑽出直升機後,又俯身彎下了腰。沒一會兒,昏迷的直升機駕駛員就被他給一把拉了出來。

將只是一個普通人的直升機駕駛員放在了一旁的平地上,那個高大的人影就身形一轉,加入到了同伴的行列。

“他們這是在搞什麼鬼?”

看着十個體型高大、身上散發出一絲絲陰冷氣息的黑衣大漢站成整齊的兩排一動不動,三長老雪白長眉抖了一抖,疑聲輕語了一句。

“有什麼鬼抓過來問一問不就知道了。”四長老接口應了一聲後,瘦削的身形隨意一晃,就蹬蹬蹬閃過十幾米的距離,對着其中一人揮出了自己的右手。

電光火石間,他揮手抓過去的黑衣大漢眼裏立時充滿了森冷漆黑光芒,然後面無表情的右肩一動,砸出了自己的拳頭。

哼,反應倒是不慢。

心裏一聲輕哼的四長老,一臉冷然之餘,揮出的右手手掌瞬間就縈繞了一團森寒青色氣霧。

下一瞬間,就聽“啪”的一聲輕響,他那散發出極致低溫的手掌,就同一只表面縈繞着淡淡灰色輕煙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

手掌同拳頭相撞的那一剎那間,四長老眼神一閃,然後掌間筋絡猛地一挑,就待化掌成爪扣住拳頭,趁着拳頭的主人被自己寒陰掌力凍住的空當,將其一把抓過來好好問詢一番。

哪知在那一剎那過後,他兩眼瞳孔猛地就是一縮,卻是感覺自己的精純掌力在進入拳頭之後,竟好似一碗水倒進了裝滿水的水池裏般,除了泛起道道漣漪外,其他的動靜就一點都沒有了。

戰鬥經驗極其豐富的四長老,在察覺到情況不對後,彈指一揮間就收回了自己的手爪,然後絲毫不戀戰的抽身遠遠退出了好幾米遠。

對於他來說,在面對不明情況的時候,保全自身安危纔是最緊要的。

而正是靠着這一點,自身戰力並不是很強的四長老,才能在幾十年的漫長歲月裏生生熬死那些比他實力要強得多的同伴,最終成爲甲賀派威隆赫赫的四大掌刀宿老之一。

一旁,看到四長老一擊無功就收手倒退的三長老,雪白長眉一抖凝聲說道:“老三,你剛纔還說我手下留情,我看你纔是真的手下留情了吧。”

四長老扭頭看了他一眼:“三長老,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手下留情了?這些人不是古怪,而是非常的古怪!”

“行了,你是什麼樣的人,我又不是不知道。”三長老語帶幾分不屑的搖了搖頭,“依你一貫的本性,能用十分的勁,你偏偏要留三分。”

“哼,不信就算了。”面上流露出幾許不滿的四長老,把頭轉向了一旁。

少頃,他又一臉謹慎的看着剛纔同自己交手的黑衣大漢揚聲問道:“你們是什麼人?莫非不知道這裏乃是甲賀派的私人駐地?”

一聽到“甲賀派的私人駐地”這幾個字,十頭黑眼殭屍身上氣息驀地就是一動。

隨後,在三長老和四長老的瞪眼注視之下,其中一頭黑眼殭屍掏出手機當着兩人的面居然發起了訊息來。

看着那個黑衣大漢發訊息的動作,三長老和四長老相互交換了一個眼色:這些人看樣子是來者不善啊!

彼此互換了眼色後,兩人臉上均浮現出幾許獰然來。他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竟然敢跑到這裏來找他們的麻煩!

忽然,三長老驀地神情一變,卻是想到如果這些人是特地來針對自己這邊的話,那麼小稚小丫頭的情況就變得有點危險了。

同樣想到了這一點的四長老,眼神一轉間,衝他眉頭一掀無聲問詢道:要不要通知大長老他們?

三長老沉吟了片刻後,微微擺了一下頭將聲音凝成一條線說道:“暫時不用,小稚不見了的事情,並不一定跟這些人有關。”

雪白長眉一抖,他繼續說道:“如果跟他們有關的話,小稚現在應該就在他們的手上,就算老大知道了,也於事無補。而如果小稚失蹤的事情跟他們無關的話,老大正在閉關,完全沒有必要打攪他。所以······”

三長老語帶幾分傲然的挺直了腰樑:“不管小稚在不在這些人的手上,憑我們兩個老傢伙,應該可以解決的。”

“但願吧。”眯眼逐一掃了幾米遠外的那十個一動不動、身上氣息森冷的黑衣大漢一圈,四長老臉色沉凝的輕聲低嘆了一句。

而正當他輕吸一口短氣,準備再問些什麼的時候,驀地感覺到陣陣輕微的嗡嗡聲,從幾公里遠外的青山背後傳遞了過來。

同樣聽到了那陣陣嗡嗡聲的三長老,兩眼瞳孔猛地就是一縮。因爲他聽出來了,正有至少十架的直升機靠近了過來。

與此同時,在青山背後不遠的半空,機艙裏的大鄉武夫嘴角掛着幾許欣然的打起了電話。

很快,在直線距離一百多公里外的一片森森密林裏,陳志凡一直握在手裏的手機,忽然發出了一陣清脆的手機鈴音。

知道方圓幾百米範圍內都沒有人的他,低頭看到來電顯示的是大鄉武夫的名字後,輕挑了一下眉頭的同時,迅速按下了通話鍵。

一把手機拿到耳邊,陳志凡就開口直接問道:“喂,什麼事情?”

機艙裏,一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熟悉問話聲,大鄉武夫就挺直了腰恭聲回道:“主人,甲賀駐地屬下已經找到了。”

“找到了?”

某青年第一反應,就是大鄉武夫他們也找到了這裏。可是在祭出靈念,搜索了方圓三十公里都沒有“看”到他們的身影后,他微皺了一下眉頭。

“你先等一等。”對着電話裏交代了一聲後,陳志凡放下手機一個旋身站到了小蘿莉的面前。

“你擋我路了。”小姑娘皺眉偏頭橫了他一眼。

晃了晃自己手上的手機,某青年臉上掛着一絲淺笑的輕聲說道:“剛纔我的手下打電話過來,說他們也找到了甲賀忍者的駐地,但是我找了一圈,根本就沒有發現他們的身影。”

眼裏一抹疑色一閃即逝的小蘿莉,癟了癟嘴:“你的意思是我騙你嘍?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這裏就是甲賀派的千年傳承之地。” 小丫頭跟嚇傻了似的,其實她就是被夜冰依她們給嚇傻了。

居然有這麼多的龍!

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龍,她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見小丫鬟愣在那裡,夜冰依乾脆直接伸出手,一把把她給拽了上來。

龍王學院的這一邊,夜雲澈和夢機大人師徒兩人待在煉造房中已經幾天的時間,驚奇的是,這還是夜雲澈主動要求學習的,並且除了吃飯和正常休息以外,一點空隙都不留。

看到小少年這麼乖巧,主動的要自己教他東西,夢機大人自然很高興,不會拒絕。

同時也很欣慰,看來多帶他出來走走,也是一件好事。

同時夢機大人也看到了希望,他收到這麼一個又乖巧又聰明的徒弟,來繼承自己的衣缽,發揚他的光大,他如何能不高興?

然而,夢機大人並不知道,其實夜雲澈刻苦修鍊的真正原因,只不過是他想要那一塊白玉。

如果夢機大人要是知道少年是因為一塊白玉才會如此刻苦的修鍊,他一定會直接被氣到吐血。

這時,小少年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一臉期盼的問,「師父,你覺得我現在有沒有通過入門考核呢?」

少年的一雙眼睛閃爍著晶亮的光芒,顯得很有信心。

頓了頓,其實夢機大人很想告訴他,以他現在水平,早就超過了二級都綽綽有餘,可是,他卻不想讓少年驕傲,便說道,「嗯,快了,還差一點火候,你要繼續努力才是。」

話落,夜雲澈頓時有些且喪,看來他要更加努力了,他一定不能輸。

他的那塊白玉還在等著他呢!

他絕對不能輸!

他似乎眼睛看到了那塊白玉裝進了他的口袋,眼睛瞬間亮了起來,越發有精神了。

「還差一點,那我就一定要好好的努力,我一定要通過,一定不會給師父丟臉的!」夜雲澈還不算傻,很要面子的其說他是為了師父才如此努力的。

心中卻是悄悄的道,白玉白玉,捨我其誰,你註定是我的。

聽到少年如此說,夢機大人不由為自己欺騙他而感到心虛,愧疚的道,「不行,要勞逸結合,你不要太過急躁,先歇歇吧。」

「不要,我要更加努力,時間已經不多了,師父,你就趕緊再繼續指點我,你看看我一點都不累,我還有勁呢!」少年眼神堅定的說道。

夢機大人見此,便不再多說了,眼中滿滿是感動,更加專心的用心教的小少年。

彼時,藍天雲,帝靈兒,帝玄御,皓月,千歌,魅月,姬流晨一行人這些天都待在城裡,每天吃喝玩樂,日子過的瀟洒,卻也無聊。

今天他們得知十大學院的高手們都要前來,於是他們便早早在酒樓里找到了一個靠窗口的位置,等著觀看。

幾人都是好熱鬧之人,這等大事,他們怎麼可能錯過呢?

不止他們,幾乎全城的人都等著看這一幕,家家戶戶都跑到大街上看。

他們聽說今日虎嘯學院和黑馬學院會一起到達龍王城。 帝玄御等人沒有跟眾人一樣跑到大街上,而是找了個靠窗口的位置觀看,那是因為他們想安安靜靜好好的看看。

再加上他們這些人中還有女子,不想發生什麼意外。

而清樂大師這些上了年紀的人,則是不喜歡熱鬧,他這幾天一直在煉製丹藥,不知不覺竟然吸引了龍王學院的一些同為煉製丹藥的愛好者,兩人互相成為朋友,在一起切磋,不亦樂乎。

「這個窗口怎麼這麼小!灰還這麼多,臟死了,姐姐,我們走吧,再找一個,不要在這裡了。」

這個不知好歹還以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大少爺的姬流晨又開始鬧幺蛾子,嫌棄東嫌棄西。

聽得一桌子人都默默的皺起眉頭來。

「少啰嗦了,如果你在吵吵鬧鬧,信不信我把你從窗口直接丟下去!」帝靈兒比了比手中這劍,朝著姬流晨丟來了一個威脅的眼神。

「靈兒來消消火,消消火,跟他一個小屁孩計較什麼,彆氣壞了身子。」藍天雲在一旁為帝靈兒倒上一杯清茶,獻殷勤的說道。

於是一桌的人瞬間齊刷刷的朝著帝靈兒和藍天雲兩個人看過來。

帝靈兒的臉色一紅,悄悄地在藍天雲的腰間掐了一把。

藍天雲的臉一僵,險些沒叫出來。咬牙暗道,爺在外面不搭理你,回家收拾好你!

「晨晨,你不要再鬧了,大家不都能看到么?又沒有擋住你的視線。」魅月不滿的望著少年。

她會對少年這麼好,那是因為姬家主在世的時候,對她頗有照顧。

然而真正的原因是她從很早就知道,自己其實是姬家主的私生女,所以,姬流晨也算她名義上的弟弟。

穿越艾澤拉斯的道士 她從小委曲求全,從小缺愛,所以很珍惜這份血緣關係,即便姬流晨並不知道這件事情,但他也仍然天天叫她姐姐,她便很是滿足,所以,即便姬流晨再一無是處,她也仍然不嫌棄他。

可是,因為她的弟弟讓大家弄得都不高興,她也很不想如此,臉色不由羞得通紅。

帝玄御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頭,沖她安慰一笑,魅月的心中立即便鬆了口氣,也沖他甜甜一笑。

「你們看,那些人是什麼學院的,他們好像來了。」皓月伸手指著外面喊道。

只見外面有一頭大白虎,白虎上坐著一位白衣女子,那女子一頭髮絲垂落在地,身上灑滿了花瓣,伴隨著她的路過,宛若九天之上而落的仙女一般。

她的皮膚完美到沒有一絲瑕疵,胸前的傲人高高昂起,仰頭挺胸,更是擁有了幾分自信。

走過路過的人皆是被她迷得七葷八素,「這是水家的人!她叫水碧碧,可是虎嘯學院公認的大美女啊,果然名不虛傳,好美呀!光是看著都讓我心裡很難耐呀。」路人兩眼放光道。

「但是你可別忘記了,美人可都是有毒的東西,水碧碧就是一個例子!可是虎嘯學院有名的高手,上一次比賽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敗在她的身下,呸!是腳下!」 濃密的樹蔭下,陳志凡靈念感知到三百米之外有人經過,於是對耳邊的手機簡單交代了兩聲,掛斷電話,帶着小蘿莉又往樹林深處走了進去。

看着周圍光線暗淡一片,腳下的地面上鋪滿了散發出淡淡腐臭氣息的味道,小姑娘皺了皺挺翹的小瓊鼻翹嘴不滿的叫道:“你到底想幹什麼啦!”

“噓,小聲點。”他擡起胳膊在自己嘴脣上豎起了一根手指,“現在這裏是什麼情況我還沒有完全搞清楚,千萬不要打草驚蛇,讓這裏的人有了防備。”

雖然甲賀的這些忍者就算是有了防備,陳志凡也認爲對自己此行的結果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但是考慮到晴子是想準備當這些忍者的老大,他覺得如果自己要是直接打上門來把這些人都幹趴下的話,會不會對她的行動產生一些不好的影響。

不管怎麼說,也得在見到了晴子之後,看她是什麼想法纔好決定對這幫忍者是打,還是殺。

不過在來這裏半路上的時候,某青年就已經暗暗下了決定,爲了幫助晴子成爲甲賀忍者的大首領,那些凡是反對她的,必須統統消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