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洛辰看著這些長老們紛紛漏出讚揚的表情,就知道到自己這一步走的很對,道:「這次在外歷練的時候,碰到高階修士奪舍,幸好蕭楠當時在旁邊幫忙,總算是平安撐下去了,這才能進步這麼快。」再次回想起當初情景的時候,葉洛辰不由得有些后怕,不過很快又恢復了過來。

又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自己整理出來的幾枚刻錄著功法的玉簡,遞給祖父道:「這是和蕭楠一起得來的,全都是地級和天級功法,可以放在寶璣閣里。」再一次拋出來個炸彈,看著祖父等人接過玉簡,一個個露出吃驚的眼神的時候,勾了勾嘴角,很好,又一次不動聲色的替蕭楠刷了刷好感度,接下來又講了許多蕭楠的事情,關於她和雲尚陽、南宮鳳華和御劍宗南風瑾等等所有身後有勢力的人,總結下來就是一句話:蕭楠很好,她身後的勢力也很大。

陸家的情況現在已經可以預料,在這次大戰之後,失去了葯宗的信任,短時間內必走下坡路,至於能不能挽回這種狀態,還需要看看以後弟子的資質,而蘇家不可否認,現在雖不如陸家,但是他們這一代都是聰明人,尤其是這一次盧陸兩家的戰鬥,別人不清楚,但作為《藥典》的擁有者之一,他非常清楚,這次的事情和蘇家脫不了關係,甚至是在蘇家見到的南宮家的人也有可能插上了一腳,不管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成功了,從頭到尾還把自己摘得一乾二淨,光是這種手段,就不能讓人家小覷,這件事情雖不能張揚出來,卻不妨礙讓葉洛辰對蘇清明這個岳父越加敬佩。

凡是世家弟子聯姻,看重的不是利益就是人脈,要麼就是潛質,這三點蕭楠都符合,當然最重要的是,這個很符合的女子是他自己也看重的,蕭楠自身也不弱於人,經過葉洛辰的一番說講,看著他們已經有了心動的意向,最後總結了一句:陸家失去了葯宗這個最大靠山的信任,說不定以後還要面臨其他家族的打壓,與其以後麻煩不斷的面臨各種爛攤子,還不如找個清凈一點的家族。

印泗尊者和印珍尊者是堂兄弟,兩人修為相同,關係也非常親近,但是卻沒有印珍尊者的好運氣,一點血脈都沒有留下,因此對這個堂兄看中的孫子也特別疼惜,看著葉洛辰一副自信的樣子,忍不住開口語湼道:「有了喜歡的女子果然是不一樣了,現在都學會主動爭取了,以前可沒看到阿辰這麼能說啊!」說完自己先大笑了起來。

其餘眾人都是葉洛辰的長輩,也是一路看著葉洛辰長大,就算是平日里利益不同,卻不妨礙他們也有顆看熱鬧的心,尤其是這個對他人一直都很冷淡的晚輩,對比印泗尊者所言,眾人都露出了一副瞭然的樣子,讓葉洛辰準備了一肚子的話都快說不出來了。

葉洛辰的適應能力還是不錯的,只一會的時間,就自動蒙蔽了他們戲謔的眼神,強裝淡定的接著道:「現在我已經元嬰中期了,自從融合了奪舍那人的靈魂以後,有了更多的領悟,不出幾年時間,必能再次突破,到時候也沒有時間在打理葉家事物了,所以趁著這個機會,不妨再選出一個接班人。」

一般家族裡的修士,修為到了元嬰期以後,就會成為家族裡的後備力量,除了一家之主需要坐鎮家族以外,這些元嬰真君都是常年處於閉關狀態,不到家族的危急時刻,輕易是不露面的,葉洛辰現在的修為已經直追葉舯這個家主了,等輪到葉舯到達化神期修為,卸下葉家重擔的時候,葉洛辰說不定就可以準備飛升了,因此不管聯姻的事情怎麼解決,葉家下一代的掌權人是該在選一位了。

一個家族的未來家主夫人代表著這一個家族得臉面,必須要經過眾位長老們有一大半的人同意才行,可是一個家族的長老的道侶卻不需要那麼麻煩,如果先前他們已經有些意動的話,經過葉洛辰這麼一說,大部分人完全就沒有意見了,當然還有一小部分的長老漏出不贊同的神情,其中就包含了葉舯在內。

這件事情是葉舯做主同意的,兩家還沒有宣布多長時間,如果葉家現在悔婚的話,可以想象得到,到時候的傳言有多難聽,印珍尊者不想為了一個女人,讓他的兒子和孫子的名譽掃地,想了想道:「既然你現在想退下來,甚至是想解除聯姻,我們都沒有意見。」看著兒子想開口阻止,抬起手臂阻止他開口,又道:「可這件事情關乎著葉家的顏面,也不能說解除就解除的,再過不久就是天涯英雄榜的舉辦時間了,到時候如果蕭楠能在比散的時候贏過陸詩雨的話,葉家就有借口宣布解除聯姻了,如果不能的話,那就維持原樣吧。」總不能為了一個女人,讓葉家家主顏面掃地。

葉洛辰想了想就同意了,蕭楠的戰鬥力很高,全力出手的情況下,就是他都沒有把握取勝,而陸詩雨的修為不比蕭楠的高,雖說是這樣才同意,但是無異於已經同意了,現在只需要一個借口而已。

眾位長老難得聚在一起,索性把事情一次性解決完,葉洛辰這次奉獻了這麽些玉簡,在加上他的潛力,眾人一致認定,補償他為葉家的第九位太上長老,至於手邊他們商量的少主人選,葉洛辰則表示,誰愛做誰做,他就不參與了,事情解決以後,索性拿了玉牌之後就自行先回去了。 ?第二百四十七章:

葉洛辰卸掉了少主的身份,頓感一身輕鬆,迫不及待的就把這個好消息傳訊給了蕭楠,並且邀請她來葉家做客,不管葉家眾人的態度如何,印珍尊者都是庇護著葉洛辰在最無助的時候,幫襯著他在葉家站穩腳跟的長輩兼親人,不管他的父親母親如何,這個長輩是一定需要拜見的,恰好這次的比賽離葉家也近,正好趁此機會見個面。

剛把傳訊符發出去,轉彎就看見兩個走來,葉洛辰不由的皺起了眉頭,腳步只是頓了一下,就迎了上去。

「你們怎麼在這?」說著狐疑的看了一下陸詩雨身旁的藍靈玉,這兩個人什麼時候湊到一起去的?關鍵是依著藍靈玉霸道的佔有慾,就算是知道陸詩雨只是佔了一個名頭,她也不可能給她好臉色看,可是現在兩人卻走在一起。

藍靈玉滿臉苦澀的看著眼前的男子,努力裝作不在意的開口嘲諷道:「原來是表哥回來了,怎麼?我們來葉家做客,表哥不歡迎嗎?」

葉洛辰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就把目光再次放在陸詩雨身上,比起這個不靠譜的表妹,陸詩雨這個一同歷練過的修士比她值得關注,當初兩家決定聯姻的時候,陸詩雨還沒有出關,可見她當初是不知情的,葉洛辰難得交個朋友,心中也不想因為這個事情影響到兩人之間的友誼,兩人雖接觸不多,但也可以看得出來雙方的品行,陸詩雨絕對不是安於依附於男子的女修,絕對不甘心自己的婚姻被當成交換利益的籌碼,更何況他自以為陸詩雨也只是把他當成朋友而已,本來還有些尷尬的,但是想到以後能和蕭楠在一起,這點尷尬也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陸詩雨看著藍靈玉將要噴火的表情,又看了看葉洛辰冷淡的面容,心裡不由得越發苦澀,仍裝作往日相處時的情景,道:「我們都是來打榜的,不過時間充裕,就順便來葉家拜訪。」說到最後到底是意難平,不自覺的有些尖銳。

不管怎麼說,在修真界的修士們眼裡,陸詩雨都是葉家承認的少主夫人,總不能過門而不入吧!更何況現在的陸家失去了葯宗的信任,再也不能冒險得罪葉家了,儘管這件事情是葉家做的不厚道,陸家也只能充耳不聞,裝作不知道,這讓一直都很驕傲的陸詩雨,非常難以接受現在尷尬的境遇。

如果說先前陸詩雨對葉洛辰只是因為夢境太過美好而心動,現在看到他背棄了自己,而且還是以這種打臉的方式,讓自己成為了修真界的笑話,那些心動就成了痛恨,可是當再次見到本人時,就只剩下心痛了。

陸詩雨這一次早早的就拒絕了愛慕自己的師兄,只為了能配得上這修真界的第一天才而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希望能和他並肩一起走的更遠,更是製造機會處處迎合,問什麼結果卻與夢境里的情景相差甚遠,陸詩雨很想大聲地質問對方:為什麼你選擇的不是我?可是顧及到陸家現在的處境,連這都成了奢望,就算心中再不甘心,也只能低下眼瞼,把所有的情緒深深的埋在心中。

葉洛辰心中詫異陸詩雨眼中的那一抹傷痛,儘管陸詩雨隱藏的很快,還是被葉洛辰看在眼中,開口道:「兩家的聯姻會被取消,作為補償,你可以向我提一個要求,不管什麼事情都可以,不過前提是在我能力範圍之內。」如果一個要求換取陸詩雨心甘情願的解除聯姻,還是很值當的,並不是對蕭楠沒有贏得信心,而是不想讓她在遭受流言之苦,至於許諾的要求,葉洛辰並沒有把話說死,到時候視情況而定。

寬廣的衣袖下,陸詩雨的雙拳緊緊的攥在一起,才能壓制住像葉洛辰出手的衝動,曾幾何時,她陸詩雨受到過這種待遇?被人棄之如敝履,可是現在是在葉家,不能出手,絕對不能出手,在心裡默念幾遍清心咒,低著頭道:「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不過回去后,我會向老祖傳達你得意思的,告辭了。」再待下去,陸詩雨真的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向陸詩雨說明了自己的意思,倒時候如果是陸家先提出退婚的話,再加上自己先前放出去關於和蕭楠訂婚的消息,外界勢必把所有的事情都算到自己頭上,兩個姑娘的名聲不至於太糟,如果等到比賽完了,再把這件事情說出來的話,倒像是兩女爭一男的戲碼了,看著陸詩雨略顯急促單薄的背影,心底湧上一股內疚,不過一想到蕭楠很快就要來了,那股內疚就被拋在腦後了。

藍靈玉免費看了場好戲,在戲散陸詩雨離開以後,比起留在這裡受葉落塵身邊的涼氣洗禮,她果斷的選擇追隨陸詩雨的腳步離去。

陸詩雨走的很急促,不過還是被藍靈玉追趕了上來,看著一躍而起,停留在前面攔路的藍靈玉,陸詩雨整理了下情緒,恢復到了先前的波瀾不驚。語氣平淡的道:「有事嗎?」

「果然好手段,先前倒是小瞧你了,明知道這個聯姻沒辦法挽回,就在表哥面前示弱,讓他內疚的許下一個承諾,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我能說當初小瞧你了嘛。」藍靈玉嗤笑一聲,說出來的話語不容置疑的堅定。

陸詩雨輕挑一下眉,一點也沒有被揭穿目的后的惱怒,反而玩味的看向「正義凜然」的藍靈玉,嗤笑一笑道:「我們算是五十步笑百步嗎?」

藍靈玉臉上的表情一僵,很快就恢復了過來,要是不注意的話,根本就意識不到那一瞬間的心虛,惱怒的質問道:「真是死性不改,到現在還想著狡辯嗎?你以為你是誰?……」接下來的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陸詩雨出口打斷了。

「鳳柳依,我沒有告訴過你嗎?當初讓你做事的時候,為了以防萬一,就在你身上下了追蹤的印跡,你以為你現在換了一張臉,就能夠瞞得住我嗎?嗯……」

藍靈玉聞言,緊張地四處張望了一下,確定四周沒有其他人存在以後,這才稍微鬆了口氣,目光陰狠的看向陸詩雨,她這次冒的風險可不是一般的大,如果身份被揭穿的話,恐怕日後就真得永無寧日了,卻見她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不由得氣憤的道:「陸詩雨你個卑鄙小人,竟然敢用話炸我。」說話的同時,不忘在周身布置一層禁制。

「誰讓你自己蠢呢,我也就是那麼一說,誰想到你就自己漏了馬腳呢。」看著鳳柳依頂著藍靈玉的臉皮氣急敗環的樣子,先前被葉洛辰拒絕後的羞惱淡了幾分,有句話說的好,看到別人比自己還過得還慘,瞬間就能治癒了。比起自己到最後還撈了個承諾,眼前這個女子就慘得多了,不但以前痴情被人家嫌棄不說,現在搞得連身份都被人家給頂替了。

世家大族的嫡系一脈身份貴重,從開始修鍊以後,家族就會為他們點上魂燈,一旦出現意外,家族中的長者就能知曉,鳳柳依現在光明正大的出現在葉家,藍靈玉的魂燈定還燃燒著,真正的藍靈玉多半被他囚禁在他處了,以她這次裝扮的人家勢力來看,就是現在在還活著,也翻不起什麼浪花了,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弄成了如今這個樣子,還真是可憐可悲又可嘆啊!

「怎麼?冒險換了這張皮,就是為了他么?」陸詩雨可沒有忘記,在夢境里的那個鳳柳依,也是非常喜歡葉洛辰這個男人的,就是這一世和夢境裡面的事情大不相同,也只是那麽幾個人改變了原先的軌跡,這裡面卻不包括鳳柳依。

本來以為鳳柳依不會再重蹈夢經歷的挫折,再次喜歡上這一世里幾乎沒有交集的葉洛辰了,誰知道上次鳳柳依裝扮成蕭楠的時候,只是一個照面,就把自己給搭了進去,那眼中若有似無的情誼,怎不能瞞得過一直注意著他們兩人的自己,看現在這個樣子,恐怕是情根深種了吧!

既然已經被拆穿了。鳳柳依索性乾脆地承認了,她不是沒想過陸詩雨會拆穿自己,不管身上有沒有她種下的印跡,被她識破了偽裝是事實,可是轉念一想,藍靈玉的性格張揚霸道,當初兩人一見面的時候,就是自己百般挑刺,到最後還是陸詩雨自己湊上來的,想必從那時候開始,她就開始懷疑了吧!只不過當初被她識破過一次,面對她的時候心存忌憚,兩人之間的相處平和許多,想必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已經心存懷疑了吧,也是,藍靈玉的地位比陸詩雨還高,再加上對葉洛辰痴迷太深,哪裡能和這個明面上的「表嫂」和平相處,哪怕這個表嫂只是空佔了一個名頭也不行,如今之所以說破,還是自己看了她的笑話,讓她想在自己身上扳回一城,這樣一想,心裡平靜了不少。

藍靈玉拋出誘餌說道:「咱們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說說你的目的是什麼?說不定我們還能在合作一把呢?」越是聰穎的女子,心裡的傲氣就越重,陸詩雨不可否認是個非常聰明的女人,這次再蕭楠那裡吃了這麼個虧,要是不做點什麼,那次奇怪呢。

「就這樣把自己喜歡的男子拱手讓人,想必你也不甘心吧!」

「那又怎麼樣?連你都搞不定的男人,姐姐我雖年長你幾歲,可是在這一方面比起你來就差多了,」不查不知道,私底下愛慕於她的男修可有不少呢,尤其是那個大師兄,先前被拒絕後,到現在還痴情的等待著她回心轉意呢。

「你……」陸詩雨看著她滿不在乎的樣子,即將出口的反駁之語就停了下來,調整好心情道:「先不說這件事情一開始說的時候,我先前並不看好,訂婚的時候也不知道,可是既然已經訂婚了,那麽就是在不甘心,我也會遵從家族的安排,可是她蕭楠不過是個二流世家外室生的庶女,哪裡能比得上我半分,傳出去他私自訂婚已經很難看了,稍後傳出被退婚的消息以後,不單是我的名聲受損,就是陸家也會聲譽掃地,如果讓他們就這樣成了,我哪裡甘心啊!」

陸詩雨看著鳳柳依詫異的樣子,怕她害怕葉家的勢力,不想參與其中,接著又道:「當初你們所在的地方,百鍊仙子的老巢就是被蕭楠的師父玉衡真君擊破的,如果只是一個人的話,你是無法替你師父報仇的,可如果你同意合作的話,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陸詩雨想得很簡單,鳳柳依非常厭惡現在的生活,自從爆出百鍊仙子是修行的花有娘留下來的傳承以後,就沒有過過一天的安生日子,連用自己的本來面目生存都成了奢望,如今有個機會動動嘴皮子就能報仇,說不定還能靠著身後的勢力近水樓台,和葉洛辰順便培養感情,她就不相信鳳柳依不心動。

鳳柳依確實非常不滿意現在東躲西藏的日子,可是卻對對付玉衡真君的心思不大,更何況沒有人比她更清楚,與其說怨恨玉衡真君毀了她息身的地方,不如說是她自己先引狼入室,這才有了後邊的一系列事情,這也是當初知道陸詩雨對付的是蕭楠,才答應和陸詩雨合作的原因。

在水藍幽海的那一次短暫交鋒,讓鳳柳依對蕭楠的實力有了重新的評估,既然不是自己能對付的了得,也就識時務的不再提起,現在連自己的把柄都落在這個女人手裡,說是詢問意見,其實哪裡容得下自己出口拒絕,道:「這次的事情我可以答應你,不過這是最後一次合作了,以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鳳柳依不否認自己對葉洛辰動了心思,可是也同樣知道了蕭楠是好惹的,這次會扮成藍靈玉,完全只是巧合而已,誰讓藍家的天才地寶很多呢,藍靈玉又是那麼個鬼不纏的樣子,只要留在藍家不被發現,資源享用不盡,還不用東躲西藏,這樣的好事情傻子才會錯過,如果她答應的話,就是再出手一次也不是不行。

「那我們合作做愉快!」

第二百四十七章:

葉洛辰卸掉了少主的身份,頓感一身輕鬆,迫不及待的就把這個好消息傳訊給了蕭楠,並且邀請她來葉家做客,不管葉家眾人的態度如何,印珍尊者都是庇護著葉洛辰在最無助的時候,幫襯著他在葉家站穩腳跟的長輩兼親人,不管他的父親母親如何,這個長輩是一定需要拜見的,恰好這次的比賽離葉家也近,正好趁此機會見個面。

剛把傳訊符發出去,轉彎就看見兩個走來,葉洛辰不由的皺起了眉頭,腳步只是頓了一下,就迎了上去。

「你們怎麼在這?」說著狐疑的看了一下陸詩雨身旁的藍靈玉,這兩個人什麼時候湊到一起去的?關鍵是依著藍靈玉霸道的佔有慾,就算是知道陸詩雨只是佔了一個名頭,她也不可能給她好臉色看,可是現在兩人卻走在一起。

藍靈玉滿臉苦澀的看著眼前的男子,努力裝作不在意的開口嘲諷道:「原來是表哥回來了,怎麼?我們來葉家做客,表哥不歡迎嗎?」

葉洛辰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就把目光再次放在陸詩雨身上,比起這個不靠譜的表妹,陸詩雨這個一同歷練過的修士比她值得關注,當初兩家決定聯姻的時候,陸詩雨還沒有出關,可見她當初是不知情的,葉洛辰難得交個朋友,心中也不想因為這個事情影響到兩人之間的友誼,兩人雖接觸不多,但也可以看得出來雙方的品行,陸詩雨絕對不是安於依附於男子的女修,絕對不甘心自己的婚姻被當成交換利益的籌碼,更何況他自以為陸詩雨也只是把他當成朋友而已,本來還有些尷尬的,但是想到以後能和蕭楠在一起,這點尷尬也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陸詩雨看著藍靈玉將要噴火的表情,又看了看葉洛辰冷淡的面容,心裡不由得越發苦澀,仍裝作往日相處時的情景,道:「我們都是來打榜的,不過時間充裕,就順便來葉家拜訪。」說到最後到底是意難平,不自覺的有些尖銳。

不管怎麼說,在修真界的修士們眼裡,陸詩雨都是葉家承認的少主夫人,總不能過門而不入吧!更何況現在的陸家失去了葯宗的信任,再也不能冒險得罪葉家了,儘管這件事情是葉家做的不厚道,陸家也只能充耳不聞,裝作不知道,這讓一直都很驕傲的陸詩雨,非常難以接受現在尷尬的境遇。

如果說先前陸詩雨對葉洛辰只是因為夢境太過美好而心動,現在看到他背棄了自己,而且還是以這種打臉的方式,讓自己成為了修真界的笑話,那些心動就成了痛恨,可是當再次見到本人時,就只剩下心痛了。

陸詩雨這一次早早的就拒絕了愛慕自己的師兄,只為了能配得上這修真界的第一天才而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希望能和他並肩一起走的更遠,更是製造機會處處迎合,問什麼結果卻與夢境里的情景相差甚遠,陸詩雨很想大聲地質問對方:為什麼你選擇的不是我?可是顧及到陸家現在的處境,連這都成了奢望,就算心中再不甘心,也只能低下眼瞼,把所有的情緒深深的埋在心中。

葉洛辰心中詫異陸詩雨眼中的那一抹傷痛,儘管陸詩雨隱藏的很快,還是被葉洛辰看在眼中,開口道:「兩家的聯姻會被取消,作為補償,你可以向我提一個要求,不管什麼事情都可以,不過前提是在我能力範圍之內。」如果一個要求換取陸詩雨心甘情願的解除聯姻,還是很值當的,並不是對蕭楠沒有贏得信心,而是不想讓她在遭受流言之苦,至於許諾的要求,葉洛辰並沒有把話說死,到時候視情況而定。

寬廣的衣袖下,陸詩雨的雙拳緊緊的攥在一起,才能壓制住像葉洛辰出手的衝動,曾幾何時,她陸詩雨受到過這種待遇?被人棄之如敝履,可是現在是在葉家,不能出手,絕對不能出手,在心裡默念幾遍清心咒,低著頭道:「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不過回去后,我會向老祖傳達你得意思的,告辭了。」再待下去,陸詩雨真的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向陸詩雨說明了自己的意思,倒時候如果是陸家先提出退婚的話,再加上自己先前放出去關於和蕭楠訂婚的消息,外界勢必把所有的事情都算到自己頭上,兩個姑娘的名聲不至於太糟,如果等到比賽完了,再把這件事情說出來的話,倒像是兩女爭一男的戲碼了,看著陸詩雨略顯急促單薄的背影,心底湧上一股內疚,不過一想到蕭楠很快就要來了,那股內疚就被拋在腦後了。

藍靈玉免費看了場好戲,在戲散陸詩雨離開以後,比起留在這裡受葉落塵身邊的涼氣洗禮,她果斷的選擇追隨陸詩雨的腳步離去。

陸詩雨走的很急促,不過還是被藍靈玉追趕了上來,看著一躍而起,停留在前面攔路的藍靈玉,陸詩雨整理了下情緒,恢復到了先前的波瀾不驚。語氣平淡的道:「有事嗎?」

「果然好手段,先前倒是小瞧你了,明知道這個聯姻沒辦法挽回,就在表哥面前示弱,讓他內疚的許下一個承諾,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我能說當初小瞧你了嘛。」藍靈玉嗤笑一聲,說出來的話語不容置疑的堅定。

陸詩雨輕挑一下眉,一點也沒有被揭穿目的后的惱怒,反而玩味的看向「正義凜然」的藍靈玉,嗤笑一笑道:「我們算是五十步笑百步嗎?」

藍靈玉臉上的表情一僵,很快就恢復了過來,要是不注意的話,根本就意識不到那一瞬間的心虛,惱怒的質問道:「真是死性不改,到現在還想著狡辯嗎?你以為你是誰?……」接下來的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陸詩雨出口打斷了。

「鳳柳依,我沒有告訴過你嗎?當初讓你做事的時候,為了以防萬一,就在你身上下了追蹤的印跡,你以為你現在換了一張臉,就能夠瞞得住我嗎?嗯……」

藍靈玉聞言,緊張地四處張望了一下,確定四周沒有其他人存在以後,這才稍微鬆了口氣,目光陰狠的看向陸詩雨,她這次冒的風險可不是一般的大,如果身份被揭穿的話,恐怕日後就真得永無寧日了,卻見她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不由得氣憤的道:「陸詩雨你個卑鄙小人,竟然敢用話炸我。」說話的同時,不忘在周身布置一層禁制。

「誰讓你自己蠢呢,我也就是那麼一說,誰想到你就自己漏了馬腳呢。」看著鳳柳依頂著藍靈玉的臉皮氣急敗環的樣子,先前被葉洛辰拒絕後的羞惱淡了幾分,有句話說的好,看到別人比自己還過得還慘,瞬間就能治癒了。比起自己到最後還撈了個承諾,眼前這個女子就慘得多了,不但以前痴情被人家嫌棄不說,現在搞得連身份都被人家給頂替了。

世家大族的嫡系一脈身份貴重,從開始修鍊以後,家族就會為他們點上魂燈,一旦出現意外,家族中的長者就能知曉,鳳柳依現在光明正大的出現在葉家,藍靈玉的魂燈定還燃燒著,真正的藍靈玉多半被他囚禁在他處了,以她這次裝扮的人家勢力來看,就是現在在還活著,也翻不起什麼浪花了,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弄成了如今這個樣子,還真是可憐可悲又可嘆啊!

「怎麼?冒險換了這張皮,就是為了他么?」陸詩雨可沒有忘記,在夢境里的那個鳳柳依,也是非常喜歡葉洛辰這個男人的,就是這一世和夢境裡面的事情大不相同,也只是那麽幾個人改變了原先的軌跡,這裡面卻不包括鳳柳依。

本來以為鳳柳依不會再重蹈夢經歷的挫折,再次喜歡上這一世里幾乎沒有交集的葉洛辰了,誰知道上次鳳柳依裝扮成蕭楠的時候,只是一個照面,就把自己給搭了進去,那眼中若有似無的情誼,怎不能瞞得過一直注意著他們兩人的自己,看現在這個樣子,恐怕是情根深種了吧!

既然已經被拆穿了。鳳柳依索性乾脆地承認了,她不是沒想過陸詩雨會拆穿自己,不管身上有沒有她種下的印跡,被她識破了偽裝是事實,可是轉念一想,藍靈玉的性格張揚霸道,當初兩人一見面的時候,就是自己百般挑刺,到最後還是陸詩雨自己湊上來的,想必從那時候開始,她就開始懷疑了吧!只不過當初被她識破過一次,面對她的時候心存忌憚,兩人之間的相處平和許多,想必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已經心存懷疑了吧,也是,藍靈玉的地位比陸詩雨還高,再加上對葉洛辰痴迷太深,哪裡能和這個明面上的「表嫂」和平相處,哪怕這個表嫂只是空佔了一個名頭也不行,如今之所以說破,還是自己看了她的笑話,讓她想在自己身上扳回一城,這樣一想,心裡平靜了不少。

藍靈玉拋出誘餌說道:「咱們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說說你的目的是什麼?說不定我們還能在合作一把呢?」越是聰穎的女子,心裡的傲氣就越重,陸詩雨不可否認是個非常聰明的女人,這次再蕭楠那裡吃了這麼個虧,要是不做點什麼,那次奇怪呢。

「就這樣把自己喜歡的男子拱手讓人,想必你也不甘心吧!」

「那又怎麼樣?連你都搞不定的男人,姐姐我雖年長你幾歲,可是在這一方面比起你來就差多了,」不查不知道,私底下愛慕於她的男修可有不少呢,尤其是那個大師兄,先前被拒絕後,到現在還痴情的等待著她回心轉意呢。

「你……」陸詩雨看著她滿不在乎的樣子,即將出口的反駁之語就停了下來,調整好心情道:「先不說這件事情一開始說的時候,我先前並不看好,訂婚的時候也不知道,可是既然已經訂婚了,那麽就是在不甘心,我也會遵從家族的安排,可是她蕭楠不過是個二流世家外室生的庶女,哪裡能比得上我半分,傳出去他私自訂婚已經很難看了,稍後傳出被退婚的消息以後,不單是我的名聲受損,就是陸家也會聲譽掃地,如果讓他們就這樣成了,我哪裡甘心啊!」

陸詩雨看著鳳柳依詫異的樣子,怕她害怕葉家的勢力,不想參與其中,接著又道:「當初你們所在的地方,百鍊仙子的老巢就是被蕭楠的師父玉衡真君擊破的,如果只是一個人的話,你是無法替你師父報仇的,可如果你同意合作的話,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陸詩雨想得很簡單,鳳柳依非常厭惡現在的生活,自從爆出百鍊仙子是修行的花有娘留下來的傳承以後,就沒有過過一天的安生日子,連用自己的本來面目生存都成了奢望,如今有個機會動動嘴皮子就能報仇,說不定還能靠著身後的勢力近水樓台,和葉洛辰順便培養感情,她就不相信鳳柳依不心動。

鳳柳依確實非常不滿意現在東躲西藏的日子,可是卻對對付玉衡真君的心思不大,更何況沒有人比她更清楚,與其說怨恨玉衡真君毀了她息身的地方,不如說是她自己先引狼入室,這才有了後邊的一系列事情,這也是當初知道陸詩雨對付的是蕭楠,才答應和陸詩雨合作的原因。

在水藍幽海的那一次短暫交鋒,讓鳳柳依對蕭楠的實力有了重新的評估,既然不是自己能對付的了得,也就識時務的不再提起,現在連自己的把柄都落在這個女人手裡,說是詢問意見,其實哪裡容得下自己出口拒絕,道:「這次的事情我可以答應你,不過這是最後一次合作了,以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鳳柳依不否認自己對葉洛辰動了心思,可是也同樣知道了蕭楠是好惹的,這次會扮成藍靈玉,完全只是巧合而已,誰讓藍家的天才地寶很多呢,藍靈玉又是那麼個鬼不纏的樣子,只要留在藍家不被發現,資源享用不盡,還不用東躲西藏,這樣的好事情傻子才會錯過,如果她答應的話,就是再出手一次也不是不行。

「那我們合作做愉快!」 張小凡被屍體噁心到了,也跑出教室,來到角落的一個垃圾桶吐了起來。

隨即抹了抹嘴角,一屁股坐在地上,此時的他有些彷徨,王虎帶來的和尚果然沒什麼用,接下來應該怎麼辦?難道一直繼續玩下去麼?

甩甩頭,正欲離開,這時候,發現陳靜鬼鬼祟祟的往前走着。

陳靜走的方向是教育樓樓梯,今天因爲放假,那棟樓沒人。

“這妞剛剛在教室的時候就一直玩手機,好像和誰聊天,現在往那裏走,她去幹嗎?”張小凡嘀咕一聲,看着陳靜的大屁股,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這陳靜天天打扮的非常性感,今兒又穿着小短裙,低胸t恤,踩着高跟鞋一扭一扭,別提多性感。

張小凡正直對那事很嚮往的年齡,哪怕陳靜數次羞辱他,罵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但還是忍不住盯着她,這也沒辦法。

想到這裏,張小凡決定跟過去看看,這陳靜鬼鬼祟祟的,一定沒好事。

陳靜直接來到二樓處,向後掃了一眼,便進入老師的辦公室。

“奇怪,今天沒老師來啊。”張小凡躲在樓道里心中狐疑,正欲過去瞧個究竟,突然一道調戲的聲音傳來。

“小娘皮,讓你沒穿***你真的沒穿啊,來,我摸摸看……”

我勒個去!

張小凡震驚不已,這陳靜過來是來會男人的?

我擦,這要是被宋風知道他戴着一個大綠帽,不知道他什麼想法?

這種好戲可不是經常能見到的,張小凡心中好奇之下,趕緊湊過去看。

“哎呦,你說的讓人家沒穿,人家就沒穿嘛,哎呦,你技術真好,好壞哦,搞得人家好難受~~”

“嘿嘿,和宋風比誰厲害。”

“當然你啦……”

張小凡暗罵一聲sao貨,心中卻是狐疑,這男的是誰?聽聲音,不是自己班級的。

緊接着裏面傳來悉悉索索的脫衣服聲音,男的笑着說:“我就喜歡來辦公室做,刺激,舒服。”

“嗯嗯,你好厲害。”陳靜低聲下氣的喘着粗氣。

我曹,這技術真的有這麼好麼。

張小凡湊過門縫去看,一個男子背對着門口,所以並不能看到他的樣貌,而且他也脫着衣服,並不能看到他的臉。

“記住,以後你要隨叫隨到,明白嗎?我讓你不穿,你就不許穿。”男子冷冷說。

“嗯嗯,不過我萬一被鬼殺死,你要救我……”陳靜求饒說。

男子冷笑說:“放心,我叔叔可是四級道士,那天他殺鬼你也看到了,厲害吧?”

陳靜點頭說:“厲害,真的好厲害,不過我班級裏的鬼也很厲害,剛剛王虎帶來的那個和尚都被殺死了呢。”

“切,王虎那沙比也不知道哪裏找來一個江湖騙子,騙他錢而已,我叔叔可是貨真價實的四級道士,不管是鬼還是殭屍妖怪,碰到他都得死。”

“真厲害,那可說定了,到時候我遇到危險,我就給你打電話,對了,那次你叔叔用的那個紙好厲害啊。”陳靜嬌嗔說。

男子傲然說:“那當然,那叫符紙,價格可不便宜,我叔叔用符紙不知收拾了多少妖怪,你看,我也有。”

說着拿出兩張符紙,往陳靜胸口一塞,“你今天表現好,就送你了。”

“謝謝,你真好。”陳靜開心的跳起來。

偏不嫁冷情總裁 “放心,只要你以後伺候好我,嘿嘿,我給你吃修煉用的丹藥,到時候,讓你也變成修煉的人,這樣以後不怕鬼啦。”男子說。

“嗯,以後我就是你的,你讓我怎麼樣,我就怎麼樣。”陳靜說着,蹲在男子下面,上下起伏。

“嗯,外面光線怎麼暗了,好像有人?”男子突然說。

“什麼?誰?”陳靜突然朝門口看來。

張小凡心中一抽,扭頭便跑,足足跑到宿舍門口,發現沒人跟來,心中才鬆了一口氣。

這男的到底是誰?竟然有個四級道士叔叔。

他可是聽那個小鬼說過,四級道士也是很厲害的存在了。

“怪不得陳靜會屈服在他的手下,原來是爲了得到她庇護,哼,婊/砸就是婊/砸,萬人騎。”張小凡罵罵咧咧回到宿舍,發現宿友們都出去了。

這也難怪,如今在恐怖紅包的威脅之下,到了放假的時間,自然是想出去放鬆一下。

張小凡嘆了一口氣,他這個時候其實是想給蘇倩倩發信息約她出來的,可是又不好意思開口,拿出手機胡亂翻着朋友圈,突然林柔竟然發來信息。

班級的同學們之間雖然互相之間都有微信,但是彼此不熟的,都不太聯繫,而這林柔,在張小凡印象中,就從來沒有聯繫過。

貌似昨晚在黃凱健手上救她那一次,是聊得最多了。

美女找自己,張小凡當然要看看她發的什麼信息,這一看,他頓時憤怒了。

林柔:小凡,剛剛我學校出來,黃凱健帶着人跟蹤我,我現在在學校十字路口的咖啡店裏面,他們在找我,怎麼辦啊?

緝兇進行時 張小凡馬上輸入:我馬上來。

出來後,張小凡本來想給蔣介偉等宿友們打個電話的,但是考慮到凡事要他們幫忙,太麻煩他們了,就沒打,反正自己練習了周建的硬氣功,自己現在實力很強,他有這個自信。

十字路口的咖啡店並不遠,趕到那裏之後,發現門口並沒有黃凱健等人,張小凡很着急,直接進入咖啡店問服務員:“有沒有看到一個長得很可愛的,有小虎牙的女孩進來,她躲在你們這裏。”

服務員沒好氣的看了張小凡一眼,說:“你說什麼啊,沒事躲這裏幹嘛?真是,別擋路。”

暗罵這服務員態度差的同時,張小凡連忙輸入:林柔,你在哪裏?

林柔:就在101包廂。

張小凡大喜過望,看了她沒事啊。

隨即連忙趕過去,101包廂還是很好認的,衝進去之後,發現林柔好好的坐在座位上,隨即,幾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砰砰。” 絕世醫妃:王爺別太壞 兩個彩花射在張小凡身上,胡小天欣喜說:“絲p軟絲(英語超級驚喜),害不害怕。”

三個宿友也都在,蔣介偉笑着說:“小凡,看不出啊,你還英雄救美。”

張小凡一臉懵逼,搞半天,這些人玩自己呢,林柔根本沒事。

林柔歉意說:“不好意思,是孫麗麗要我發的,我就想反正我生日,也約你過來了,剛剛的是一個玩笑。”

她說話的時候,臉色甜甜的,張小凡心中一蕩,這小模樣真好看,哪怕被小小開了一些玩笑,那也值。 ?第二百四十八章:

葉洛辰覺得這一次真是回來的太是時候了,不但把葉家少主這個包袱推掉,還成為了地位比少主更高的太上長老,先前還碰到了陸詩雨,對兩人的婚約達成了共識,儘管覺得此時對她有些不公平,還是沒能影響他此刻的好心情,這一刻特別想把這個好消息與蕭楠分享,就連腳步都比平時輕快了幾分。

正在葉洛辰想著要不要親自去接一下蕭楠的時候,抬頭看到前方自己的院子外邊站著的不該出現的人以後,這種輕快的心情立刻就消散的一點都不剩了,不過這還是她第一次不是臉帶怒氣的主動前來這裡,想到這裡,心裡不由的帶著些希翼,語氣卻努力趨於平淡的道:「夫人怎麼來這兒了,有事嗎?」

藍星月皺了下眉頭,察覺到其他族人隱晦打量的目光,不由得一陣氣悶。生出一種轉身逃走的衝動,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大兒子,就壓下這種心煩意亂,語氣淡然的道:「進去再說吧,我可不想留在這裡被人圍觀。」

兩人進入院子,連房門都沒有進入,就聽見藍星月不耐煩的問道:「聽說你主動辭去少主之位了?是不是真的確有此事。」

葉洛辰聞言,有種果然如此的奇妙感覺,儘管已經對她不抱什麼希望了,還是忍不住心生怨憤,同樣都是她的親生孩子,為什麼態度卻有天壤之別,一個掏心掏肺的處處謀划,而另一個則是恨不得從來就沒有出生過,就是以前有了誤會,現在真相大白以後,為什麼連一點慈愛的目光也不願在他身上停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