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明浩堅定地說道。

「哦!那估計是不可能了!」

秦穆然慫了慫肩膀,一臉玩味地看著他們說道。

「你什麼意思!」

許天明看到秦穆然這樣也感覺到有些不好,忌憚地問道。

「許子顏已經是我的小弟了,恐怕就算是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

秦穆然憋著笑說道。

「什麼?!」

秦穆然這話說完,如同一記重鎚重重地砸在了許天明和許明浩的心中。

一錘掀起千層浪!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開不開心?你們的想法都是好的,可是現實都是殘酷的!」

秦穆然笑了笑,看著許明浩和許天明那個都能夠將人吞下去的大眼睛,有些嘚瑟地說道。

「你…….你胡說!」

許天明原本是想爆粗口說秦穆然放屁的,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說這些有些不合適,當即怒道。

「我胡說?要不哪天你問問許子顏啊?」

秦穆然笑了笑,瞥了眼兩人說道。

「許子顏怎麼可能答應你!」

許明浩那是一百個不願意相信,許子顏跟他可是水火不相容的,怎麼可能現在成為秦穆然的小弟。

這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許明浩搖著頭,不相信!

「呵呵,我都說了,我的人格魅力大啊!」

秦穆然故意搔首弄姿了一波,撩了撩額前的劉海,嘚瑟地說道。

「秦穆然,請你立刻離開我許家!」

許明浩壓制著體內的怒氣,說道。

「走就走唄,這麼大的火氣幹什麼!我說你也一把年紀了,這麼大的火氣對你的身體不好!容易中風!」

秦穆然笑著說完一句后,便是轉身踏步走出了許家的大堂,仰天一聲長嘯,瀟洒踏步而去。

許明浩看著秦穆然離開的背影,目光之中充滿著怒氣。

拳頭緊緊地握在一起,手指甲都嵌入肉中都沒有什麼感覺。

許天明站在一旁看著許明浩這個樣子,也只能夠安慰他。

出於身份,他對於秦穆然現在也是知道了一些,尤其是秦穆然的背後不僅僅有軍方,更是有朝廷里的府主。

能夠被府主青睞的有幾個人啊?秦穆然就是其中一個!

更何況,他還是京城秦家的大少爺,那可是整個夏國的豪門,沒有誰能夠比得上的家族!

許家在別人看來是不錯,但是在京城秦家的眼中,那就差的實在是太多了。

根本就不夠看的!

與秦穆然斗,不亞於以卵擊石!

他們現在只能夠忍氣吞聲。 秦穆然離開了許家,看著手中沉甸甸的文件袋,無奈一聲苦笑。

開著車,向著龍鱗總部駕駛了過去。

莫輕舞的病情,秦穆然打算聯繫下姜泰,畢竟他作為葯老得意的弟子,醫術本身是高超的,而關於白血病這些特效藥,姜超也能夠找到。

將莫輕舞安排進入姜泰管理的醫院,這樣子,她的病情秦穆然還能夠放心很多。

與姜泰聯繫了一會兒,這件事算是敲定了。

尤其是姜泰知道患者是秦穆然的妹妹以後,那更是保證會用全醫院最好的醫療待遇來醫治莫輕舞。

轉眼間,秦穆然來到了龍鱗總部,蘇青竹今天也在。

在知道秦穆然將打理四大家族權益的事情交給自己以後,蘇青竹也有些意外。

畢竟雖然她跟秦穆然發生了些關係,但是不代表秦穆然已經完全地相信了他。

四大家族的權益,這得是多麼大的一塊蛋糕的,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會心動的。

秦穆然此時卻是將秦家得到的利益劃分給了蘇青竹,等於蘇青竹間接性地掌控了這樣一個大蛋糕。

無論誰,在面對這樣的利益都會心動的。

不是完全放心的人,是絕對不會將這個交給對方的。

一時間,蘇青竹覺得,自己總算通過自己的努力讓秦穆然相信她了!

「謝謝!」

蘇青竹接過秦穆然遞給他的文件袋,感謝地說道。

「謝我幹什麼?」

秦穆然一愣,有些不明白好端端的蘇青竹為什麼要感謝他。

「謝謝你承認我了。」

蘇青竹說的很隱晦,但是雙方卻是明白彼此話語之中的意思。

畢竟之前蘇青竹是龍鱗的對手,是因為秦穆然才將蘇青竹招攬過來的,而且原本的青竹幫也是許家的勢力。

現在她卻是接手了許家的利益,這件事,無形之中是不是有些滑稽呢。

「呵呵,不是我承認了你,而是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而且我們兩個之間的關係……」

秦穆然說到這裡,便是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他們兩個人都懂得,畢竟發生了負零度的親密接觸,這種關係已經更上一層樓了。

「僅僅是因為這個嗎?」

蘇青竹看著秦穆然問了一句。

「也不全是吧!」

秦穆然搖了搖頭。

「我看人比較准,你的眼睛告訴我,你不會背叛我,而且,對於背叛我的人,即便你是我的女人,我也同樣不會手軟!」

秦穆然說的很實際,同時也帶著一絲的警告。

蘇青竹當初能夠成為叱吒中海地下世界的毒蠍美人,那也不是浪得虛名的。

她的手段,就算是當初秦穆然也是有些頭疼的。

現在,讓他再擁有了這樣的勢力,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再背著自己偷偷耍什麼小動作。

「我知道,放心吧!我不會做什麼的,我將自己的第一次都交給你了,就全心全意會對你好!」

蘇青竹看著秦穆然,一臉認真地說道。

「嗯!」

秦穆然點點頭。

「接下來,還有一個人會來跟你一起掌管這個權益,她算是這方面的專家吧!」

秦穆然想了想,覺得還是有必要跟蘇青竹提前打好招呼。

「女的?」

蘇青竹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嘴角微微上揚,忍不住有些吃醋地問道。

「昂…..」

秦穆然點點頭。

什麼時候女人都這麼敏感的嗎?

自己都還沒有說呢,就僅僅是說了個朋友,他們就覺得是個女的?自己的臉上顯示的這麼明顯嗎?

「呵呵,看來你又不老實了啊…..」

蘇青竹意有所指地看著秦穆然說到。

「什麼啊!腦子裡在想什麼呢!」

秦穆然瞪了眼蘇青竹!

這在說正事呢,怎麼看她那樣子是那麼的不正經呢。

「我想的,你心裡很清楚不是嗎?看來又是你的什麼紅顏知己啊!」

蘇青竹有些吃味地說道。

「我就說嗎,你怎麼捨得這麼放心我呢?何著是找了一個更加信得過的來監督我呢!」

蘇青竹臉上露出一絲的苦笑看著秦穆然說道。

「哪有,我是那樣的人嗎?」

秦穆然尷尬一笑,道。

其實一開始,他的心裡還就是這樣的想法。

相比於蘇青竹,秦穆然的心裡更加相信的是薛如夢。

有薛如夢在,就算是蘇青竹有什麼想法,也會被迅速地扼殺在搖籃之中。

「你不用解釋,我都懂!」

蘇青竹看著秦穆然這樣子,莞爾一笑:「不過,你就不怕我和她兩個人成為好朋友然後一起對付你?」

「額…….對付我幹嘛?」

秦穆然一愣,有些意外地問道。

「當然是兩個沒有辦法成為正宮娘娘的女人,只能夠作為某人地下的情人咯。」

蘇青竹看了眼秦穆然,嘲諷地說道。

「呸!這話說的,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什麼正宮娘娘的,大家都一樣,都一樣!咳咳咳……」

秦穆然說到這裡,自己的臉都有些紅了。

老道士說他命犯桃花,主星桃花旺,一開始還不相信,畢竟當時在國外的時候,咱們的秦小受同學只用錢去嫖,其他的哪裡會考慮良家啊!

那根本就不再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良家哪裡會有外面的好玩啊!

但是自從回到中海以後,秦穆然會發現,自己總是鬼使神差地跟良家在一起了。

一個薛如夢,一個蘇青竹,都是第一次交給自己的,這算作怎麼回事?

偏偏他們從外表上看都是身經百戰的,結果臨陣的時候,就紛紛暴露了。

秦穆然一下子都承擔了這麼多,他也很是頭大。

過年期間,眾女都來,已經嚇得他都快要全身出汗了,若是有一天,這些人都出現在陸傾城的面前,這可怎麼辦啊?

光是想想,秦穆然的頭就不由自主地疼了起來。

「哈哈,弟弟,你就不要怕了,姐姐什麼位置,我還是很清楚的,放心吧,你的正宮娘娘是不會知道的!」

蘇青竹看到秦穆然這為難的樣子,彷彿計謀得逞,大笑一聲道。

「我…….」

秦穆然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了,尤其是見到蘇青竹雲淡風輕的樣子,他咋感覺是自己吃虧了呢?

不行,不能夠在說下去了,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對手,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想到這裡,秦穆然隨便找了個借口,便是落荒而逃!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道幽光,冷冷地望着李正義,心中升起一絲怒氣。

隨着他越來越生氣,他眼中的綠光越來越濃重,而他身上的氣息也逐漸散發出一股邪惡的力量。

一旁的沈菲兒看到趙小川的神情變化,心中升起一絲不安,同時覺得李正義有些太強勢了。

正當她打算勸解李正義時,忽然一陣冷笑聲從他的腳下傳來,

“殺了我?哼!真是好大的口氣!”

原本受傷的軒轅鐵緩緩地從地上站了起來,惡狠狠地說道,而他身上的血跡竟然漸漸融入他的身體中消失不見。

“受到了那麼強大的攻擊竟然還可以站起來?”沈菲兒驚訝的叫道。

趙小川臉上閃過一絲喜色,同時眼中的綠光和身上詭異的氣息也消失不見。

“不愧是軒轅家的人,果然沒有那麼容易制服!”

李正義看到軒轅鐵站起來,似乎並沒有什麼驚訝,微笑的說道。

軒轅鐵冷哼一聲,擋在趙小川身前,說道:“不管你是什麼人?我軒轅鐵曾經發過誓要保護大人,所以你如果想要傷害大人,那就先從我的身體上跨過去吧!”

軒轅鐵的聲音向着四周擴散而去,周圍的御鬼士們終於注意到了這裏的一切,紛紛向着這邊趕來。

“臥槽,居然有人敢傷害軒轅鐵和大人,不想活了麼?”

“在我們眼皮子地下就接近了大人,這是把我們當做空氣啊!”

“肯定是蘭天那幫人,除了他們有那麼強大的修爲可以無聲無息的接近大人,不可能有別人了!”

“可是他們之前不是說要商量麼?”

“笨,他們肯定是在逗我們玩呢!”

隨着一陣嘈雜的聲音響起,一大幫御鬼士們衝了上來,將李正義和沈菲兒團團圍住,然後虎視眈眈的看着他們。

局勢一下子逆轉過來!

李正義打量着周圍一圈後,將視線停在了軒轅鐵和趙小川的身上,嘆息道:“可惜了!我本來是打算無聲無息帶走你們的,看樣子現在恐怕要費些功夫了!”

軒轅鐵沒有回話,而是立刻雙手一揮,周圍的御鬼士們像是洪水一般向着李正義漫去。

“殺,殺死這個敢對大人不敬的傢伙,讓他知道我們的厲害!”

“敢於同大人做對的都是我們的敵人,我們要殺死他,捍衛大人的威嚴!”

周圍的御鬼士們像是一羣亡命之徒,悍不畏死的向着李正義衝去。

李正義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身上紅光一閃,一層血霧在他的身上構成一件血色長袍。

一名御鬼士剛衝到他的面前,李正義伸手猛然抓住那人的頭顱,隨即狠狠地一捏!

那人慘叫一聲,腦袋像是被打爛的西瓜,腦漿混着鮮血向着四周飛濺,然後搖搖晃晃的倒在了地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