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小蛇王周川身體非常的靈活,而且他的身體很滑,但是我正好施展的是鷹爪。

深呼吸一口氣,氣沉丹田,身子猛地一步上前,右手成爪猛地探出。

雄鷹探爪!

就在我扣住周川的脖子的時候,他的身體瞬間猛地一顫,化作了一條巨大的蛇身,然後瘋狂地朝着我鏟來。

噗!

速度太快了,我被這一尾瞬間剷出三米遠,我看着眼前已經完全化作了一條巨大蛇身的周川,我一把將長槍拿出,鏈接在一起,右手緊握長槍。

“有點意思!”

我冷哼一聲,經過之前的交手我心中已經有了信心能夠將這條大蛇打趴在地上。

我猛的一轉長槍,這一刻我又一次感覺到了那一股凌厲的殺氣,這是一股來自那種真正戰場纔有的恐怖的殺氣,足以震懾人的心神。

“不過,你惹到了我,今日你必死!”周川那龐大的身陡然站起起來,朝着我張開了血盆大口,四周的人都是紛紛的躲開了。

“是嗎?”

我冷哼一聲,身子一閃,唰的一聲,長槍猛地對着周川的頭顱刺去。

這一槍簡單直白,從小我便知道化繁爲簡,最簡單也是最直接的刺殺方式。但是就在我出槍的瞬間,我突然感知到了自己手上的長槍不受自己的控制了,那原本只感覺蘊含着一股凌厲殺氣的長槍此刻瞬間直接朝着小蛇王周川的頭顱射去。

嗤嘭!

一槍,沒有任何的花俏!

但就是這一槍,卻是將之前那不可一世,咄咄逼人的周川的頭顱瞬間洞穿。

蛇血飛濺而出,染紅了地面。

(本章完) 站在那裏,瞬間周圍的人都是驚呼起來。

雖然這樣的事情在鬼市並不算什麼稀奇,但是我也意識到了這個小蛇王在這個商場似乎有些勢力,當即我便看到了不遠處氣勢洶洶的走來了幾人。我一收長槍,便朝着小蝶和兒子走去,這會兒朵朵也是從那幾條死蛇之中飛了出來。

“小蝶,我們趕快走吧!”

小蝶微微笑了一聲道:“相公,這會兒恐怕我們走不了了!”

我心中微微一沉,就在我轉身的時候,身後已經出現了三個人,其中一個人將那已經被我一槍爆頭的大蛇抱在懷裏,我一眼便看到了他一張嘴頓時吐出了一條恐怖的蛇信,而且不但如此,就在他吐出蛇信的瞬間,他的雙目陡然之間變得赤紅起來。

他的身子突然化作了一條大蛇,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身子一閃化作了一個渾身青衣的男子。

“就是你,斬殺了小蛇王周川?”

這個男子的聲音陰冷至極,似乎只要我說是他便要馬上出手一般。

“哈哈哈,剛纔你沒有看到嗎,這個小蚯蚓就是被我粑粑一槍爆頭的,怎麼你不服氣呀,不服氣就和粑粑一戰,我讓粑粑將你也爆頭了,小蚯蚓而已,還嘰嘰喳喳的!”

兒子的話一出,我便知道在也沒有任何翻轉的餘地了,身子微微後退一步,這會兒我已經準備好了大戰的準備。

“一個還在吃奶的小娃娃竟然口出狂言,找死!”

那個青衣男子冷哼一聲,一伸手便化作了一條巨大的蛇頭朝着兒子撕咬而去。

“滾開!”

我一步踏出,手上的長槍猛地斬下,將那伸出的頭顱直接劈落在了地上。

那青衣男子頓時退後一步,看着我雙眼之中露出猙獰的殺氣。

而此刻,我站在小蝶和兒子的深身前,長槍在手,長槍之中那一股恐怖的殺氣越發的通過長槍進入了我的身體之中,我感覺自己整個人一時之間陷入了一片殘酷的生死戰場之中,而我就是一個披肩持銳的將軍,在我的腳下一片破碎的屍骨。

一將功成萬骨枯,我幾乎能夠看到我手上的長槍還在滴血。

“相公!”

我豁然驚醒,身子微微一顫,之前我竟然瞬間陷入了手上這柄長槍之中的殺氣之中,差點着了道。

當即我咬破中指,念動咒語,隨後吐出了一個“封!”字,瞬間手上那杆長槍恢復了之前的平靜。

殺氣內斂,鋒芒藏胸。

“你竟然敢殺我族人,傷我身軀,人類的修道者你休想走出鬼市!”

青衣男子渾身一顫,當即化作了比之前還要巨大的一條大青蛇,他對着我大嘴一張頓時吐出了一震肆意的颶風,這些颶風完全就是一道道的利芒。

“周彥,得饒人處且饒人,住手吧!”

突然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那朝着我瘋狂涌來的道道風之力刃緩緩的消失了,取而代之在我的身前緩緩的站着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真是佛蛇。

“佛蛇?”

那青色的大蛇瞬間渾身一顫,原本那恐怖的凶煞之氣,竟然在一時之間煙消雲散。

在我的身後佛蛇一步步走出,他的步伐極爲的詭異,完全都是由周身那些小蛇在推動着他的身軀移動。

眼前這個之前揚言要滅殺我的蛇妖周彥緩緩的收斂了真身化作了一個青衣男子。

“給我個面子,而且這是在鬼市,雖然這樣的事鬼域的人不會隨便插手,但是如果要追究的話,恐怕你們雙方都比較麻煩。我看不如私了算了!”

私了?

我的心中不免有些鬱悶,這件事情原本就是之前那個叫做周川的蛇妖挑釁,而且我也不是有心要殺他的,只是我手上這把長槍,似乎有些古怪。

不過此刻我沒有時間去計較這些,因爲佛蛇的到來,暫時這件事就僵持了下來。

周彥冷哼一聲道:“私了?很好呀,等三日之後出了這鬼市,我大雁山周蛇一族自會來會會你,不要因爲你帶着人皮面具我就不能看穿你的真面目,長生事務所陳八兩的徒弟,楊森,最近被炒得很火的鬼脈的繼承人!”

聽到周彥的話,我臉色驟然大變,當即一把撕開了人皮面具,露出了原本的面目。

“哈哈,周彥,我勸你還是算了,這次楊公子有我們支持,你覺得他還不能獲得地葬之棺,而且只要獲得了地葬之棺,你覺得你還會是他的對手,大雁山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池塘罷了,也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在這裏,恐怕根本就沒有你們說話的份兒!”上官曦兒一步步從不遠處走來,一身古裝半塊面具讓周圍的人妖魔鬼都是紛紛的退開。

不等那幾個蛇妖說話,上官曦兒有一次開口道:“而且這件事你要私了,很好,我們已經將之前那小蛇王周川是如何挑釁楊公子記錄得很清楚,就算你不私了,鬧到了鬼域執法那裏去,恐怕你也撈不到什麼好處吧!”

周彥一雙蛇目緋紅,此刻她身後的一個女子冷哼一聲,身子瞬間化作了一條巨大的紅色巨蛇朝着我的瘋狂的撕咬而來。

“放肆!”上官曦兒大吼一聲。

唰!

就在我要出槍的瞬間,不遠處飛來了一柄長劍,瞬間洞穿了那紅色長蛇的身軀,接着一個渾身白衣的劍客站在了我的身前,正是古月。

“小妹!”

周彥臉色大變,突然大吼一聲,瞬間四周的空間都開始瘋狂的顫抖起來,周圍圍觀的人都是紛紛的退後數米。

“周彥,你真的要和我們動手?”

佛蛇的聲音陰冷至極,這一刻的周彥突然大吼一聲道:“欺人太甚,就算你們是前輩,今日我周彥也要鬥上一鬥!”

頃刻之間,我眼前的空間瞬間變得格外的昏暗,四周都是不斷旋轉的暗黑世界,一時之間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我甚至不能感覺到小蝶他們,整個空間之中只剩下我一人。

好強大的意識磁場。

通過閱讀八兩叔的筆記,我已經知道了這個世界上存在妖魔鬼怪,而且這些妖魔鬼怪都有這等同於陰陽術的手段,而此刻的周彥

施展的便是妖法。

“氣匯三清,幻自滅之!”

突然之間我聽到了小蝶的聲音。

“破!”

佛蛇此刻依然站在我的身前,他一伸手頓時那個手臂陡然之間飛出了無數的蛇影,這些蛇影瘋狂的嘶吼着,在咬到周彥的時候完全的實體化了。

周彥慘叫一聲,瞬間飛快的後退。

“佛蛇,可否給老夫一個面子,饒過小兒!”

就在佛蛇還要上前一步直接滅殺那周彥的時候,突然之間憑空出現了一隻黑色的大手,接着一個蒼老的聲音悠悠傳出。

我心中微微一沉,因爲眼前的出現的這個黑衣老者,一雙蛇目一直盯着我看,似乎想要一眼便看透我身上的祕密一般。

“原來是周衍,今天給你一個面子也不是不可以,但那之前被楊公子一槍擊殺的小蛇王周川,還有之前被古月一劍滅了的紅蛇的事兒你準備怎麼處理呢?”

佛蛇收回手,然後微微的握了握,渾身都是五彩的小蛇在吐信子。

“呵呵,他們二人自然是自己不長眼,怪不得旁人,這件事我們大雁山周蛇一族絕不追究!”

我心中雖然不知道這個大雁山周蛇一族,但是我看着周彥那雙殺氣騰騰的蛇目,我就知道此事絕對結下了樑子,恐怕這個解圍的周衍恐怕也是一直隱藏在暗處,如果佛蛇不出手的話,恐怕他根本就不會出手,一想到這裏,我的心中滿是不安。

和妖族的妖打交道,第一次沒想到就結下了這樣的樑子。

“不錯,大雁山就數你周衍會辦事,那這件事就了了,你們走吧!”

那周衍躬身行禮,然後便帶着幾個小輩還有地上兩妖的屍體離開了這裏,等到這幾人走遠了,那佛蛇才轉過身來看着我道:“這次的事兒不好辦,這大雁山的蛇王名叫周天齊,乃是一個修煉了足足千年的蛇妖,大雁山便是他的根據地,而且你之前殺死的可是他的小兒子,雖然周天齊的兒子很多,但是在鬼市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殺了他的兒子,這事兒絕對不會這麼簡單就算了,雖然暫時這三天沒事,但是一出鬼市恐怕必定會遭到報復,你自己多加小心點!”

“走吧,別耽擱人家一家人逛鬼市了!”

上官曦兒走到小蝶的面前微微的行禮,小蝶微微點頭,然後幾人便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這個時候我才鬆了一口氣,將手上的長槍猛地一揮,頓時一股磅礴的殺氣涌入了我的心頭。

我越發靜心的去感受那恐怖的殺氣,我便越能感受到一股磅礴的戰意。

“小蝶,難道這是……戰魂!”

小蝶伸出手一把抓住我緊握的長槍之上,微微一閉眼,當即臉色微微一變道:“相公這是你哪兒得到的,這長槍之中竟然有着無數的戰魂,雖然散亂但是個個都是驚天地泣鬼神,絕對是不可多得的戰之意念!”

我當即一手緊握着長槍,隨後又是一指點在了我之前封印殺氣的中心,瞬間整個長槍的殺氣釋放,一股股磅礴的意念陡然竄入了我的腦海之中……

(本章完) 戰魂。

一種類似於鬼魂一般的存在,但又是與鬼魂有着極大的區別。鬼魂能夠在一個特定的時間內隨意的遊走,雖然受到一些框架的約束但是也能有自由,但是戰魂更多的是附庸在兵器之中,如果沒有特殊的牽引之法,戰魂便會永遠的附庸在這件兵器之上,戰魂更多的是類似一種意志般的存在,能夠真真切切的感知到的極少。

而此刻我手上的這杆長槍之內,則是有着不止一條戰魂。

我之前在那古線裝書上看到過類似的介紹,就算是最普通的兵器一旦其中蘊含了戰魂的話,那麼這件兵器就有蛻變成寶器的可能,而這兵器本身注入了戰魂就已經成爲了法器。在那古線裝書上還依次有所介紹,一般的法寶都稱之爲法器,而在法器之中的精英便稱之爲寶器,寶器之上還有神祕的道器。但是對於這種神祕的道器卻是並沒有多做介紹。

我站在那裏,那洶涌磅礴的殺念涌入我識海的一瞬間,我便感覺到自己突然之間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這個世界是一個古戰場。

看裝束我一眼便看出來了竟然是遼宋交戰。

眼前的一幕,血肉橫飛,陣陣箭雨,無數的宋朝士兵被利箭穿心。

嫡女狂妃:王爺輕點寵 站在山頭我突然感覺手上一空,那杆長槍戾氣鋒芒,瞬間暴喝一聲,一槍爆出,直接沖天而起,直接洞穿了那埋藏在山谷之間的遼兵。

這些遼兵完全是訓練有素,見狀爲首的將領一揮手上的遼刀,剎那之間只有百來人的偷襲小隊瞬間結成了一個攻防大陣。

唰!

那杆長槍瞬間洞穿了爲首的那個將領的頭顱,這會兒我看到了一個影子,他高大魁梧,一臉的兇殺之氣,只見他雙手猛地一抖那鋒芒長槍,剎那之間那個將領的頭顱便直接的炸開,那周圍的遼兵瞬間大亂。

唰唰唰!

那道影子瘋狂的刺殺,每一槍都是最簡單的挑刺,槍挑一條線,這個時候一杆長槍在這一羣之中變得是無人可擋,殺氣滔天。

隱約之中我還能聽到這個高大魁梧的男子的嘶吼之聲。

他究竟是誰?

我的心中不免泛起了一陣疑惑,這個時候我已經可以確定自己無意之中淘來的這杆長槍絕對是古代某一個大將的兵器,也難怪在這杆兵器之中有着這麼多的戰魂,看樣子是眼前的這個大將將身邊已死的將軍的魂魄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飛快的回憶着腦子之中的地理知識,這裏這個位置並不難判斷,我很快便判斷出了這是古中原之地,而且這個地方有幾座十分典型的山脈,我彷彿在高中旅遊地理之中見到過這個地方的地貌,雖然現在這個地貌和我看到的有了很多的改變,但是這幾座山脈的大致樣子我卻是還能記得清清楚楚。

金沙灘,山西朔州!

這個地方,遼宋交戰,我的腦子裏瞬間出現了三個字,楊家將!

而這個時候那杆長槍又一次飛到了我的手上,長槍一動,竟然帶着我直奔後方。

一路上我看到了太多的屍體,太多的廝殺,在古代基本還是主要靠冷兵器交戰,廝殺自然特別的慘烈。

我看到了那宋遼兩軍的將士互相砍斷了對方的腦袋,不由得

心中一顫。

啊!

突然我聽到了一聲大吼之聲,吼聲震天,帶着滿腔的怨恨。

手上的長槍唰的一下飛出了我的手掌,我趕緊跟了過去,頓時便看到了一個渾身是血的將軍懷抱長槍攔在路口,他的身後滿是血肉模糊的屍體,但此刻在他的面前卻是又一波瘋狂的涌來了無數騎着高頭大馬的遼軍!

“殺!”

突然一聲嘶吼,讓我渾身一顫,這一刻我感覺到自己渾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了。

英雄之死,當馬革裹屍!

我手中那杆長槍矗立在那早已被無數的人馬踐踏成肉泥的將軍面前,突然瘋狂的顫抖起來。

我身子一閃,一把將長槍抓住。

我看到了那被踩在地上的旗幟,果然是楊家軍,而眼前的這個將軍,滿臉是血,但是一眼便能看出他的年齡不過三十多歲。

突然之間我想起了史書之中記載的那句話。

楊業當年出征的時候曾有得道之人給出了他們預言。

“七子去六子回(六子這裏指的是六郎)!”

這就是所謂的天命,手中的長槍似乎也是感知到了我心中的苦澀糾結,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自己姓楊的緣故,小時候我便已經將這些關於楊氏家譜上的人物故事牢記在心中。

血戰金沙灘!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到了我手上的長槍猛地一顫,一個虛影瞬間從這古樸的長槍之中飛出。

他站在我的面前,渾身是血,胸口帶着一面別緻的紅絲巾,那紅絲巾鮮紅至極,早已浸染了太多的鮮血。

這一刻我突然意識到了我淘到的這把長槍主人的身份。

他一把接過長槍身子瞬間化作了一道長虹直接衝入了那世事紛紛的戰場,大殺四方,站在那裏我看到了一個個楊家好男兒的慘死,雖然我之前就已經知道他們都是如何戰死,雖然我看到的一切與我閱讀的史料有所出入,但是那又如何呢。

這種滔天的戰意,早已激起了我體內的熱血,我身子一身,猛地奪過一匹飛奔的戰馬,一把抓住長槍,這個時候那個不屈的戰魂瞬間涌入了我的身體之中,這一刻我在馬背上健步如飛,直接衝入了那混戰之中。

噗!

從馬背上躍起的我一槍便洞穿了一個對面一個遼兵將領的頭顱。

殺!

面對那瘋狂朝着我衝來的遼兵,我揮舞着長槍瘋狂迎上。

足足一個小時之後,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刺破了多少人的頭顱,我更不知道我的身上已經中了多少刀,總之這一刻我站在一大堆的屍體之上,我渾身已經早已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那抓住長槍的手也是因爲過於用力變得骨肉分離。

就在這時,從四面八方又一次迎上來了一波遼兵。

而我的身邊只剩下屍骨,早已不剩一兵一卒!

殺!

面對那瘋狂朝着我衝來的遼兵,我瘋狂的嘶吼一聲。

下一刻我便看到了無數的弓弩朝着我射來……

啊!

我豁然驚醒,這個時候小蝶站在我的身邊,遞給了我一張白色的娟帕。

我接過來擦擦汗水,

這才用力的握住手上的長槍。

“七郎,我不會讓你蒙塵的,我楊森就此精血立誓,在我的手上,一定會讓你大放光芒的,斬邪除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