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看向鐵衣與李振,用眼神詢問我的驚訝意思,想從他們口中得知其中緣由。

這兩個傢伙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表示也看見了。而只有那個叫六子的那個小道士,傻傻的說,你們在看什麼?貌似完全看不到的樣子。

估摸着房間裏只有我與李振、鐵衣看見了那一團東西。

隨着我們漸漸向着那女孩兒靠近,我終於透過那一團灰濛濛的東西,距離拉近之後,便看的更清楚了一些。

這玩意有一個碩大的頭,至少佔據了身體的三分之二的樣子,若是光看頭的話,很呆萌的感覺,一張碩大的嘴,像是直接在臉上豁開了一道大口子一樣,裏面是密密麻麻的牙齒,而脖子非常細,不是仔細的看甚至發現不了這東西還有脖子,身體大概有個三歲頑童一般,身子上一片片的像是鱗片一樣的東西,四肢非常纖細,因爲這東西的身體有很大一部分已經探入到小女孩體內,所以也看不清手腳的模樣。

這個時候,我總感覺一張大口呲牙欲裂的衝着我們死死盯着看,像是在責怪我們打擾了它的晚餐,而看起來隨時有撲向我們的可能,我冷不禁的打了一個寒顫,看這架勢,顯然不是尋常的陰魂那麼簡單。

心裏暗忖,這36猛鬼果然不同凡響。

我悄聲問道,“這東西究竟是從哪裏來的,這麼一幅尊容,跟我在地府看見的那些鬼民竟然有如此差別,是不是很難對付。”

鐵衣目不轉睛的看着正俯身小女孩身上的那東西。

“這鬼好像人但卻不是人的感覺?”我看看那東西,再看看鐵衣問道。

胖子說道:“這東西本就不是人所化,雖然叫做針咽餓鬼,其實質確是鬼獸!”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鬼獸的名字,十分不解的問道:“鬼獸是什麼玩意兒?”

誰知,六子竟然插嘴道,“這個都不知道啊!我還以爲你是高手,原來也是菜鳥,演技不錯啊,這鬼獸就是經歷過死亡的各種生物禽獸,通過某些行爲和特定的條件,擁有自己的空間和特殊能力成爲的一種鬼物,被稱爲鬼獸!”

“這東西可比那尋常鬼民,怨鬼要狠多了,沒想到會讓我們遇上。”胖子來了這麼一句。

爲了更加看清楚一些,我擺出了鬥雞眼的讀魂術招式,心想說不定能派上用場,誰知道鐵衣一看見我的造型,立馬對我說不要。

我剎那間以爲這鐵疙瘩是感覺我的鬥雞眼讀魂術造型丟人,讓我十分尷尬,心想這傢伙真是不猥瑣我不罷休。

“這東西不是尋常陰物,已然有了實體的階段,你貿然使用讀魂術,縱然有血河丹丸在也抵擋不住,縱然不會被反噬,也會導致神志受損,成了植物人或者癡呆。”

一聽鐵衣的話,頓時嚇我一跳,趕緊收住,同時向後退卻一步。

李振則開口說道:“先不要輕舉妄動,現在這個叫英子的小姑娘還被這東西控制着,若是貿然出手,這孩子就危險了。”

這胖子說話完全不講究,當着孩子的父母說出這般話,嚇的英子的父母頓時再次跪下,不住的磕着頭,我看着都疼,頓時感覺當父母的其實都很偉大,爲了孩子什麼事情都能付出,包括尊嚴,甚至生命。

我由衷的俯下身子,將兩人扶起,“放心吧,不管任何代價我們都會努力保護好孩子。”

這李振一看這情形,頓時表情直接換臉,“沒有關係,不用緊張,我說的是一般狀態,但今天卻不一般,沒關係。”

英子的母親滿臉掛淚的看着李振說道:“大師父,今天有啥不一般啊?我姑娘不會有啥事情吧!”

這胖子恬不知恥的說,“因爲你們今天遇到我了,所以自然不一般,有我在,放心好了。”這傢伙還真是裝逼不怕閃了舌頭,好像消滅這一隻針咽惡鬼像是踩死一隻螞蟻一般容易。

不過,這地方實在太小了,一會我發揮起來怕傷害到你們,你們還是先去外面等吧,完事了我叫你們。

這英子的母親看着父親,孩子的父親說道:“大師傅,能不能讓我們也在這裏陪着孩子啊,我怕孩子害怕,有啥使喚的我們都可以幹,保障不影響你發揮!”

胖子則大大咧咧的說,“放心吧,孩子現在不光是身體被這東西控制了,就連心智也被控制了,你們在不在這裏對孩子來說都沒有區別,況且了,你們還不相信我?你去茅山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李振?”

就在李振裝逼凹造型的時候,這孩子父母一聽孩子身心都被這東西控制了,頓時激動起來,這母親一馬當先的率先暈了過去。

這下好了,李振假裝生氣的說,“把孩子母親擡出去,要是真影響我發揮的話,孩子有事情我可不負責啊!”

估計孩子的父親是真怕了,直接背起孩子母親,一邊看着孩子,眼睛掛着淚水,六子陪着慢慢退出了房間。

頓時我就感覺這房間之內空曠了許多。

我看着這胖子李振剛剛說的那麼輕而易舉,剛剛懸着的心也便沒有那麼緊張了,看着李振說道,“李道長,你以前對付過這種東西嗎?”

這胖子搖了搖頭說,“當然沒有,這東西一輩子能遇見一次也算是點背到極致了!要說這東西,我還沒想好怎麼對付!”

我一聽這話,也着急了。

看着李振問道:“意思是說,你也完全沒有經驗。不過看你剛剛跟英子父母說話的樣子,應該不是很難,沒有什麼危險是吧!”

雖然我很想聽到這傢伙說出點什麼豪氣干雲的話,可這廝竟然背對着我搖了搖頭,“今天能活着走出這房間就不容易了,我剛剛是裝逼的,順便安慰下孩子父母,當父母的不容易。”

我一聽這傢伙完全沒有把握的樣子,差點直接開門就跑,可是看了看鐵衣的樣子,便打消了率先逃跑的念頭,但身體卻一直向後退步,慢慢靠近門口的位置,等着一會若是有個什麼風吹草動的一定率先逃跑。

見義勇爲自然重要,可要先保障自己活着才行,我自己勸說自己的懦弱,頓時感覺良心上沒那麼譴責了。

這個時候,一直在盯着英子看的鐵衣扭過頭來,對着李振說,“李道長,要說這捕鬼的事情,我倒是可以協助,可這如何將這針咽惡鬼從孩子身上處理下來,我真是一點頭緒都沒有,就看道長你的了,需要我做什麼儘管開口就好,千萬莫要耽誤了救下孩子。”

李振點了點頭,然後從胸前摸索起來,看這架勢應該是要掏出什麼法寶之類的東西了,我稍微向前走了一步,想一看究竟。

這傢伙整的跟抓蝨子一般,終於從衣服裏掏出一個小布袋,我想着估摸着應該是什麼符咒啊之類的降鬼利器,誰知道,這傢伙竟然從布袋裏掏出一本皺巴巴的書。書名我倒是沒看清楚,這傢伙當着我們的面,在手指上吐了點塗抹翻看起來。

這胖子怪異的舉動,引起了我們的好奇,我下意識的問道:“李道長你這是在幹什麼啊?難道這書會發出什麼暗器之類的東西?

李振搖了搖頭,應了我一句,“想什麼哪,我混跡江湖這麼多年,沒聽說過這書本里還有暗器的!“

鐵衣接着我的話問道,“那李道長這是在幹嘛?”

李振一邊翻着書,一邊迴應,“這東西實在是不常見,所以當年跟師傅學的時候,這一段我也就沒在意,這事情出的太突然,我沒有準備,我這不趕緊看看當年我師傅的筆記裏有什麼治理這東西的法子沒有,別吵吵,先容我研究研究。

聽聞這胖子的話,頓時驚的我半死不活,趕緊向後退去,一隻手在背後默默的扶着門把手,感慨這這胖子實在是太坑爹了,這臨陣磨槍的事情簡直太無恥了,這都上考場髮捲子了才翻看筆記,照這樣下去,怎麼可能有勝算。

我在心裏默默的將這胖子以及所有親戚問候了一便。這胖子頓時連着打了三個噴嚏,自言自語的說,“誰在想我?”我心裏噓了一聲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鐵衣對付這東西完全沒有經驗,李振還在捧着他師傅的筆記本翻看尋找對策,而剛剛陪着孩子父親將孩子母親送出門外的六子剛剛進門,戳在哪裏完全一副眼不見心不煩看不見不害怕的節奏。

我頓時心裏感慨不已,就這陣容還要單挑36猛鬼之一的針咽惡鬼,別說單挑,就算是羣毆都一點勝算都沒有,我看着鐵衣嚴肅的表情,心裏暗罵,都是這鐵疙瘩把我拽進來,好好的參觀鬼,要不然此刻我正跟對面包間裏的幾個小道士吃烤雞。

這烤雞沒吃成,反而有可能被當作烤雞吃了,這逆轉的劇情,我該跟誰抱怨啊!

以目前的形勢來看,具有救人的能力只可能是鐵衣或者李振,看鐵衣的樣子還在觀察這李振,所以,房間裏所有人的目光便彙集在了李振的身上,看看這傢伙到底是不是個傳說中的高手,還是個廚子罷了。

我看着聚精會神看筆記的胖子希望他迴光返照創造奇蹟!

看見這一幕,銀髮蒼老的父親,滿臉淚水的母親,我便知道,這個忙便是忙也的幫,不幫也的幫了。

面對無助的孩子,傷心的父母,縱然再鐵石心腸的人也會軟成一灘,何況我本就是個多愁善感,正義感爆棚的人。

這個時候,我們看向了蜷縮在牆角的那個叫英子的姑娘全身顫抖,很痛苦的一次次將手中大塊的肌肉生生的塞進嘴巴里,一邊吃一邊吐,地上一堆肉屑肉塊,碎骨頭之類的東西。嘴角的口涎伴着嘴角的血水滴落在地上。

因爲這孩子吃的生猛,連骨頭和肉一起咬,嘴巴被骨頭劃的傷痕累累,嘴角都能夠看到許多觸目驚心的傷口,可這孩子依舊不管不顧的吃着,還是不停止的向着嘴裏猛塞,這畫面讓我十分震撼,很想上前幫忙喝止,卻不知道該如何下手,畫面十分詭異。

隨着眼睛漸漸適應了房間裏的光線,我猛然看起來,果然在他身後趴着一個灰濛濛的東西,我不知道其他幾個人看見了沒有,我指着那團東西,吱吱呀呀的說不出話來。

我看向鐵衣與李振,用眼神詢問我的驚訝意思,想從他們口中得知其中緣由。

這兩個傢伙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表示也看見了。而只有那個叫六子的那個小道士,傻傻的說,你們在看什麼?貌似完全看不到的樣子。

估摸着房間裏只有我與李振、鐵衣看見了那一團東西。

隨着我們漸漸向着那女孩兒靠近,我終於透過那一團灰濛濛的東西,距離拉近之後,便看的更清楚了一些。

這玩意有一個碩大的頭,至少佔據了身體的三分之二的樣子,若是光看頭的話,很呆萌的感覺,一張碩大的嘴,像是直接在臉上豁開了一道大口子一樣,裏面是密密麻麻的牙齒,而脖子非常細,不是仔細的看甚至發現不了這東西還有脖子,身體大概有個三歲頑童一般,身子上一片片的像是鱗片一樣的東西,四肢非常纖細,因爲這東西的身體有很大一部分已經探入到小女孩體內,所以也看不清手腳的模樣。

這個時候,我總感覺一張大口呲牙欲裂的衝着我們死死盯着看,像是在責怪我們打擾了它的晚餐,而看起來隨時有撲向我們的可能,我冷不禁的打了一個寒顫,看這架勢,顯然不是尋常的陰魂那麼簡單。

心裏暗忖,這36猛鬼果然不同凡響。

我悄聲問道,“這東西究竟是從哪裏來的,這麼一幅尊容,跟我在地府看見的那些鬼民竟然有如此差別,是不是很難對付。”

鐵衣目不轉睛的看着正俯身小女孩身上的那東西。

“這鬼好像人但卻不是人的感覺?”我看看那東西,再看看鐵衣問道。

胖子說道:“這東西本就不是人所化,雖然叫做針咽餓鬼,其實質確是鬼獸!”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鬼獸的名字,十分不解的問道:“鬼獸是什麼玩意兒?”

誰知,六子竟然插嘴道,“這個都不知道啊!我還以爲你是高手,原來也是菜鳥,演技不錯啊,這鬼獸就是經歷過死亡的各種生物禽獸,通過某些行爲和特定的條件,擁有自己的空間和特殊能力成爲的一種鬼物,被稱爲鬼獸!”

“這東西可比那尋常鬼民,怨鬼要狠多了,沒想到會讓我們遇上。”胖子來了這麼一句。

爲了更加看清楚一些,我擺出了鬥雞眼的讀魂術招式,心想說不定能派上用場,誰知道鐵衣一看見我的造型,立馬對我說不要。

我剎那間以爲這鐵疙瘩是感覺我的鬥雞眼讀魂術造型丟人,讓我十分尷尬,心想這傢伙真是不猥瑣我不罷休。

“這東西不是尋常陰物,已然有了實體的階段,你貿然使用讀魂術,縱然有血河丹丸在也抵擋不住,縱然不會被反噬,也會導致神志受損,成了植物人或者癡呆。”

一聽鐵衣的話,頓時嚇我一跳,趕緊收住,同時向後退卻一步。

李振則開口說道:“先不要輕舉妄動,現在這個叫英子的小姑娘還被這東西控制着,若是貿然出手,這孩子就危險了。”

這胖子說話完全不講究,當着孩子的父母說出這般話,嚇的英子的父母頓時再次跪下,不住的磕着頭,我看着都疼,頓時感覺當父母的其實都很偉大,爲了孩子什麼事情都能付出,包括尊嚴,甚至生命。

我由衷的俯下身子,將兩人扶起,“放心吧,不管任何代價我們都會努力保護好孩子。”

這李振一看這情形,頓時表情直接換臉,“沒有關係,不用緊張,我說的是一般狀態,但今天卻不一般,沒關係。”

英子的母親滿臉掛淚的看着李振說道:“大師父,今天有啥不一般啊?我姑娘不會有啥事情吧!”

這胖子恬不知恥的說,“因爲你們今天遇到我了,所以自然不一般,有我在,放心好了。”這傢伙還真是裝逼不怕閃了舌頭,好像消滅這一隻針咽惡鬼像是踩死一隻螞蟻一般容易。

不過,這地方實在太小了,一會我發揮起來怕傷害到你們,你們還是先去外面等吧,完事了我叫你們。

這英子的母親看着父親,孩子的父親說道:“大師傅,能不能讓我們也在這裏陪着孩子啊,我怕孩子害怕,有啥使喚的我們都可以幹,保障不影響你發揮!”

胖子則大大咧咧的說,“放心吧,孩子現在不光是身體被這東西控制了,就連心智也被控制了,你們在不在這裏對孩子來說都沒有區別,況且了,你們還不相信我?你去茅山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李振?”

就在李振裝逼凹造型的時候,這孩子父母一聽孩子身心都被這東西控制了,頓時激動起來,這母親一馬當先的率先暈了過去。

這下好了,李振假裝生氣的說,“把孩子母親擡出去,要是真影響我發揮的話,孩子有事情我可不負責啊!”

估計孩子的父親是真怕了,直接背起孩子母親,一邊看着孩子,眼睛掛着淚水,六子陪着慢慢退出了房間。

頓時我就感覺這房間之內空曠了許多。

我看着這胖子李振剛剛說的那麼輕而易舉,剛剛懸着的心也便沒有那麼緊張了,看着李振說道,“李道長,你以前對付過這種東西嗎?”

這胖子搖了搖頭說,“當然沒有,這東西一輩子能遇見一次也算是點背到極致了!要說這東西,我還沒想好怎麼對付!”

我一聽這話,也着急了。

看着李振問道:“意思是說,你也完全沒有經驗。不過看你剛剛跟英子父母說話的樣子,應該不是很難,沒有什麼危險是吧!”

雖然我很想聽到這傢伙說出點什麼豪氣干雲的話,可這廝竟然背對着我搖了搖頭,“今天能活着走出這房間就不容易了,我剛剛是裝逼的,順便安慰下孩子父母,當父母的不容易。”

我一聽這傢伙完全沒有把握的樣子,差點直接開門就跑,可是看了看鐵衣的樣子,便打消了率先逃跑的念頭,但身體卻一直向後退步,慢慢靠近門口的位置,等着一會若是有個什麼風吹草動的一定率先逃跑。

見義勇爲自然重要,可要先保障自己活着才行,我自己勸說自己的懦弱,頓時感覺良心上沒那麼譴責了。

這個時候,一直在盯着英子看的鐵衣扭過頭來,對着李振說,“李道長,要說這捕鬼的事情,我倒是可以協助,可這如何將這針咽惡鬼從孩子身上處理下來,我真是一點頭緒都沒有,就看道長你的了,需要我做什麼儘管開口就好,千萬莫要耽誤了救下孩子。”

李振點了點頭,然後從胸前摸索起來,看這架勢應該是要掏出什麼法寶之類的東西了,我稍微向前走了一步,想一看究竟。

這傢伙整的跟抓蝨子一般,終於從衣服裏掏出一個小布袋,我想着估摸着應該是什麼符咒啊之類的降鬼利器,誰知道,這傢伙竟然從布袋裏掏出一本皺巴巴的書。書名我倒是沒看清楚,這傢伙當着我們的面,在手指上吐了點塗抹翻看起來。

這胖子怪異的舉動,引起了我們的好奇,我下意識的問道:“李道長你這是在幹什麼啊?難道這書會發出什麼暗器之類的東西?

李振搖了搖頭,應了我一句,“想什麼哪,我混跡江湖這麼多年,沒聽說過這書本里還有暗器的!“

鐵衣接着我的話問道,“那李道長這是在幹嘛?”

李振一邊翻着書,一邊迴應,“這東西實在是不常見,所以當年跟師傅學的時候,這一段我也就沒在意,這事情出的太突然,我沒有準備,我這不趕緊看看當年我師傅的筆記裏有什麼治理這東西的法子沒有,別吵吵,先容我研究研究。

聽聞這胖子的話,頓時驚的我半死不活,趕緊向後退去,一隻手在背後默默的扶着門把手,感慨這這胖子實在是太坑爹了,這臨陣磨槍的事情簡直太無恥了,這都上考場髮捲子了才翻看筆記,照這樣下去,怎麼可能有勝算。

我在心裏默默的將這胖子以及所有親戚問候了一便。這胖子頓時連着打了三個噴嚏,自言自語的說,“誰在想我?”我心裏噓了一聲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鐵衣對付這東西完全沒有經驗,李振還在捧着他師傅的筆記本翻看尋找對策,而剛剛陪着孩子父親將孩子母親送出門外的六子剛剛進門,戳在哪裏完全一副眼不見心不煩看不見不害怕的節奏。

我頓時心裏感慨不已,就這陣容還要單挑36猛鬼之一的針咽惡鬼,別說單挑,就算是羣毆都一點勝算都沒有,我看着鐵衣嚴肅的表情,心裏暗罵,都是這鐵疙瘩把我拽進來,好好的參觀鬼,要不然此刻我正跟對面包間裏的幾個小道士吃烤雞。

這烤雞沒吃成,反而有可能被當作烤雞吃了,這逆轉的劇情,我該跟誰抱怨啊!

以目前的形勢來看,具有救人的能力只可能是鐵衣或者李振,看鐵衣的樣子還在觀察這李振,所以,房間裏所有人的目光便彙集在了李振的身上,看看這傢伙到底是不是個傳說中的高手,還是個廚子罷了。

我看着聚精會神看筆記的胖子希望他迴光返照創造奇蹟!

看見這一幕,銀髮蒼老的父親,滿臉淚水的母親,我便知道,這個忙便是忙也的幫,不幫也的幫了。

面對無助的孩子,傷心的父母,縱然再鐵石心腸的人也會軟成一灘,何況我本就是個多愁善感,正義感爆棚的人。

這個時候,我們看向了蜷縮在牆角的那個叫英子的姑娘全身顫抖,很痛苦的一次次將手中大塊的肌肉生生的塞進嘴巴里,一邊吃一邊吐,地上一堆肉屑肉塊,碎骨頭之類的東西。嘴角的口涎伴着嘴角的血水滴落在地上。

因爲這孩子吃的生猛,連骨頭和肉一起咬,嘴巴被骨頭劃的傷痕累累,嘴角都能夠看到許多觸目驚心的傷口,可這孩子依舊不管不顧的吃着,還是不停止的向着嘴裏猛塞,這畫面讓我十分震撼,很想上前幫忙喝止,卻不知道該如何下手,畫面十分詭異。

隨着眼睛漸漸適應了房間裏的光線,我猛然看起來,果然在他身後趴着一個灰濛濛的東西,我不知道其他幾個人看見了沒有,我指着那團東西,吱吱呀呀的說不出話來。

我看向鐵衣與李振,用眼神詢問我的驚訝意思,想從他們口中得知其中緣由。

這兩個傢伙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表示也看見了。而只有那個叫六子的那個小道士,傻傻的說,你們在看什麼?貌似完全看不到的樣子。

估摸着房間裏只有我與李振、鐵衣看見了那一團東西。

隨着我們漸漸向着那女孩兒靠近,我終於透過那一團灰濛濛的東西,距離拉近之後,便看的更清楚了一些。

這玩意有一個碩大的頭,至少佔據了身體的三分之二的樣子,若是光看頭的話,很呆萌的感覺,一張碩大的嘴,像是直接在臉上豁開了一道大口子一樣,裏面是密密麻麻的牙齒,而脖子非常細,不是仔細的看甚至發現不了這東西還有脖子,身體大概有個三歲頑童一般,身子上一片片的像是鱗片一樣的東西,四肢非常纖細,因爲這東西的身體有很大一部分已經探入到小女孩體內,所以也看不清手腳的模樣。

這個時候,我總感覺一張大口呲牙欲裂的衝着我們死死盯着看,像是在責怪我們打擾了它的晚餐,而看起來隨時有撲向我們的可能,我冷不禁的打了一個寒顫,看這架勢,顯然不是尋常的陰魂那麼簡單。

心裏暗忖,這36猛鬼果然不同凡響。

我悄聲問道,“這東西究竟是從哪裏來的,這麼一幅尊容,跟我在地府看見的那些鬼民竟然有如此差別,是不是很難對付。”

鐵衣目不轉睛的看着正俯身小女孩身上的那東西。

“這鬼好像人但卻不是人的感覺?”我看看那東西,再看看鐵衣問道。

胖子說道:“這東西本就不是人所化,雖然叫做針咽餓鬼,其實質確是鬼獸!”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鬼獸的名字,十分不解的問道:“鬼獸是什麼玩意兒?”

誰知,六子竟然插嘴道,“這個都不知道啊!我還以爲你是高手,原來也是菜鳥,演技不錯啊,這鬼獸就是經歷過死亡的各種生物禽獸,通過某些行爲和特定的條件,擁有自己的空間和特殊能力成爲的一種鬼物,被稱爲鬼獸!”

“這東西可比那尋常鬼民,怨鬼要狠多了,沒想到會讓我們遇上。”胖子來了這麼一句。

爲了更加看清楚一些,我擺出了鬥雞眼的讀魂術招式,心想說不定能派上用場,誰知道鐵衣一看見我的造型,立馬對我說不要。

我剎那間以爲這鐵疙瘩是感覺我的鬥雞眼讀魂術造型丟人,讓我十分尷尬,心想這傢伙真是不猥瑣我不罷休。

“這東西不是尋常陰物,已然有了實體的階段,你貿然使用讀魂術,縱然有血河丹丸在也抵擋不住,縱然不會被反噬,也會導致神志受損,成了植物人或者癡呆。”

一聽鐵衣的話,頓時嚇我一跳,趕緊收住,同時向後退卻一步。

李振則開口說道:“先不要輕舉妄動,現在這個叫英子的小姑娘還被這東西控制着,若是貿然出手,這孩子就危險了。”

這胖子說話完全不講究,當着孩子的父母說出這般話,嚇的英子的父母頓時再次跪下,不住的磕着頭,我看着都疼,頓時感覺當父母的其實都很偉大,爲了孩子什麼事情都能付出,包括尊嚴,甚至生命。

我由衷的俯下身子,將兩人扶起,“放心吧,不管任何代價我們都會努力保護好孩子。”

這李振一看這情形,頓時表情直接換臉,“沒有關係,不用緊張,我說的是一般狀態,但今天卻不一般,沒關係。”

英子的母親滿臉掛淚的看着李振說道:“大師父,今天有啥不一般啊?我姑娘不會有啥事情吧!”

這胖子恬不知恥的說,“因爲你們今天遇到我了,所以自然不一般,有我在,放心好了。”這傢伙還真是裝逼不怕閃了舌頭,好像消滅這一隻針咽惡鬼像是踩死一隻螞蟻一般容易。

不過,這地方實在太小了,一會我發揮起來怕傷害到你們,你們還是先去外面等吧,完事了我叫你們。

這英子的母親看着父親,孩子的父親說道:“大師傅,能不能讓我們也在這裏陪着孩子啊,我怕孩子害怕,有啥使喚的我們都可以幹,保障不影響你發揮!”

胖子則大大咧咧的說,“放心吧,孩子現在不光是身體被這東西控制了,就連心智也被控制了,你們在不在這裏對孩子來說都沒有區別,況且了,你們還不相信我?你去茅山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李振?”

就在李振裝逼凹造型的時候,這孩子父母一聽孩子身心都被這東西控制了,頓時激動起來,這母親一馬當先的率先暈了過去。

這下好了,李振假裝生氣的說,“把孩子母親擡出去,要是真影響我發揮的話,孩子有事情我可不負責啊!”

估計孩子的父親是真怕了,直接背起孩子母親,一邊看着孩子,眼睛掛着淚水,六子陪着慢慢退出了房間。

頓時我就感覺這房間之內空曠了許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