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楊塵笑笑沒回他,等我們全部人吃完飯後,楊塵才道:“你們都呆在這裏,我出去買點東西。”

等楊塵走後,我和阿黎躺在牀上,跟一邊的徐鳳年郭勇佳有一搭沒一搭聊着,無非是在明天要發生的事。經歷了今天的事,我對大叔的提防升到了一個最高警點,給阿黎灌了好多話下去,說明天那大叔要是騙她走什麼的,可千萬不能相信他,還有你媽,也不能相信,雖然她表現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但我覺得她也沒那麼簡單。

阿黎只是說知道了,知道了,便把被子蒙在頭上,看樣子是累了想睡覺。我本想還嘮叨幾句的,結果郭勇佳說。

“你讓她休息吧,我都和她說了一早上了,她肯定心裏有數。”

無奈之下我只好作罷,打了個哈欠也想睡覺,但腦子裏又冒出早上楊塵說的他們師兄弟的事,於是就順口問了郭勇佳一句。

郭勇佳先是一怔,緊接着臉色有些苦澀,問我怎麼知道的。我說楊塵有說,但說的沒那麼仔細,讓我來問問你。

“也沒什麼好問的,四個大男人又不搞基,長大以後當然各奔東西。”郭勇佳撇了撇嘴。

“聽說老三死了?”我見郭勇佳沒說實話,小心翼翼的問了句。

“靠,他這個都說了?”郭勇佳黑着臉目光炯炯的盯着我。

我輕輕點了點頭,心裏十分好奇這個老三是怎麼死的。

“那個傢伙性子太傲,跟我不太和睦,經常和我鬧彆扭,更是天天打架…”郭勇佳嘴裏叼着煙道。

“最後被你打死了?”我驚呼一聲,古怪的看着郭勇佳,難怪他們不想說這個事,原來郭勇佳還打死過人。

“沒有。”郭勇佳快速搖了搖頭:“那傢伙作死,跑去找老大麻煩,結果被老大打死了。”說完臉上還露出驚恐的神情。

“老大?老大是誰?”我心裏的八卦之心越來越重。

“那是一個變態狂,是我師傅最早收養的一個孩子,名字告訴你也沒用,因爲連我們都沒和他聯繫,你也別多問他,他是一個特別兇殘的人,毫無人性,我小時候天天被他吊打。”郭勇佳說着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我見郭勇佳害怕成這個樣子心裏不由覺得好笑,估計是他師兄教導他們太嚴厲了,所以他纔會這麼畏懼。我倒是很想看看他會長什麼樣…

房間裏重歸於靜,我們全部的人都躺在牀上睡覺,雖然我也挺困的,但我閉着眼睛就是睡不着,心裏老想着一些雜七雜八的事,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天生缺乏的安全感,我總是擔心明天會有意外出現。

哎,我在心裏嘆了一口氣,想的再多也沒用,不管有沒有出事我都只能在一旁看着,也幫不上什麼忙,有時候真覺得自己是個廢物,不過我覺得女人不就是被保護的嗎?

想着想着,我就給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不過睡得很淺,也很短,很快就被驚醒了,因爲我感覺到身上的被子一直在搖搖晃晃的抖動。

我半眯着眼睛,扭過身子回頭看了一眼,正好跟阿黎對上了眼,她居然沒有睡覺,而是瞪大了眼睛和我四目相對。我剛想出聲問她怎麼不睡覺的時候,突然看見她頭上的定字突然沒了,好像被人用手抹了,非常模糊不清楚。

我楞了下,沒了印記,阿黎身體裏的傢伙不就跑出來了?沒等我多想,阿黎突然動了,用一個東西頂在了我脖子上,輕聲說了句:“走。”

我頓時就慌了,脖子上冰冰涼涼的感覺,可不就是刀麼?

我心裏暗罵自己倒黴,居然又被阿黎用刀架在了脖子上,可現在這個情況,由不得我了!

我慢慢揭開被子,和她一同輕輕站了起來,趁機用餘光看了一眼旁邊,郭勇佳和徐鳳年正抱在一起熟睡,這可糟糕了!

阿黎沒給我多想的時間,一把拽住我的手,眼神惡毒的瞪了我一眼,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門口,輕輕開了門,把我拉了出去… 不過,看見因為自己剛才的一句話,陷入瘋狂的神火子,墨九狸也知道現在她沒得選擇了……

她都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快被燒成灰了,就連經脈也損壞了大半!再不想辦法讓它停下來,自己恐怕不等被對方控制,就直接灰飛煙滅了……

想到這裡墨九狸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咬牙用玄氣包裹著神火子,想要將它拉到離丹田遠一點的地方,再破壞體內滴血在它身上……

誰知腦海中傳來一道怒吼:「啊啊啊啊,我到底是誰啊啊啊啊……」

接著墨九狸的身體直接倒在了地上,寶寶也從墨九狸的懷裡滾了下來,小墨控制著天地鼎根本無從分心,只能分出一絲力量,將寶寶托起到一邊,免得被墨九狸等會兒再有什麼動作砸到寶寶,畢竟寶寶現在還在昏迷中恢復著……

墨九狸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被烤熟了!想要發出聲音都有些艱難,內視都變得模糊,而她的丹田也被這一震內出血了……

墨九狸見狀毫不猶豫的,強忍著劇痛,用靈魂力裹住自己的鮮血,直接帶到了神火子的上面,然後收回自己的玄氣,她體內帶著金色的血液,直接落到了神火子的上面……

「啊……」

鮮血淋下,神火子發出一聲尖叫,接著氣息瞬間弱了下去,墨九狸的體內有片刻溫度降了下去……

可也不過是瞬間而已,片刻后墨九狸的血液,就被神火子吸收乾淨了,而且還沒有結束,她的血液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被金色種子大小的神火子吸收著……

隨著它吸收墨九狸的血液越多,墨九狸體內剛剛降低的溫度,也變的越高……

「靠,這是什麼鬼?小書,這是什麼情況?」墨九狸在心裡哀嚎一聲,直接爆了粗口了。

這那裡是契約啊?這分明是要把自己給吸干加烤乾吧!

「怎麼,怎麼會這樣?分明你的血液可以契約它的啊?」小書也有些發矇的說道。

「你是從那裡知道的小書?」墨九狸有些想死的問道。

「就是忽然想,想到的!」小書越說越小聲,剛才它就忽然想到的,就告訴主人了,分明剛才腦海里還知道是怎麼回事,怎麼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啊啊啊啊啊……

墨九狸已經無力再跟小書計較了,她現在必須想辦法讓這傢伙停下來,不然的話,自己今天真的就死翹翹了……

這時,墨九狸的身體已經燃燒了起來,小墨看的一驚,不明白為什麼剛才還好好的,這會兒忽然就起火了……

「主人,主人,你沒事吧!」小墨擔心的問道。

「小墨,我會盡量讓自己沒事的,別……擔心!」墨九狸在心裡無力的說道。

她也很想沒事,可是現在她真的很難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渾身的血液彷彿都在逆行到丹田處,供那個神火子吸收,而身體也已經麻木的沒有了痛感,可是她卻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皮肉和骨頭都在火焰中消失著…… 我非常緊張,嘴巴張了好幾次想說話,可話到嘴邊就感覺到了冰冷的刀鋒在脖子上晃動,讓人難以開口。前兩天脖子上的傷還沒好,這次又被阿黎挾持,我的心早就崩潰了,發誓下次絕對不會和她單獨呆在一塊!

出了門,阿黎一隻手抓着刀勾住我的脖子,另外一隻手悄聲無息的把門慢慢關上,我忐忑不安,不知道她會不會就在這裏解決我然後自己跑了,於是我連忙瞄了瞄走廊,想看看有沒有什麼人可以求救,但是很不幸,一個人都沒有。

我在心裏吐槽,這酒店說人多也確實多,但是這個時間點大部分都在房間裏午休,連工作人員都沒有來一個站崗的!

阿黎關好門以後沒有馬上走,她也跟我一樣在觀察四周,只不過我是在看有沒有求救,她是在看有沒有人好逃跑,大概過了十幾秒,安靜的走廊沒有一絲聲音,她輕輕拽了拽我的胳膊,示意我向前走去,我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只好按照她說的做。

向前走了幾步,我心裏起了點小心思,想故意用力,引起一點聲音讓徐鳳年和郭勇佳的注意我已經不見了,可我之前一直沒注意到,酒店走廊鋪的都是那種暖綿綿的墊子,爲了防止噪音,酒店也算是用心良苦!

心裏這麼想着,我腳下的步伐不由的頓了一下,阿黎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眼睛裏滿是血絲,用頭撩起我的頭髮,靠在我耳邊低語:“別玩花樣,否則我現在就殺了你!”

說完狠狠的在我後背拍了一巴掌,示意我趕緊走。我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兩步,脖子上的刀一直緊跟着,絲毫沒有鬆懈。後背被她拍的很疼,火辣辣的疼,心裏一直壓制的委屈的憤怒一下子就爆發了,這瞬間,我特別想轉過身直接跟這個夏婆拼了!

重重喘了幾口氣後,我還是咬牙忍住了,先不說夏婆是鬼,只是控制了阿黎的身子,單單我脖子上的刀就夠我喝一壺的了,我絲毫不懷疑如果我敢反抗的話,她就會在我夢裏那樣,毫不猶豫的割斷我的喉嚨…

阿黎挾持我繼續向前走,她每一步都走的非常小心,眼睛一直前後來回盯着看,連我都有點佩服這個老巫婆,居然這麼狡猾,就是不知道她頭上的印記怎麼會好好的給人抹了呢?哎,他們兩個也不知道會睡到什麼時候,楊塵更是不知道跑哪裏去了,買個東西買這麼久…

我在心裏吐槽他們的時候,已經和阿黎來到了電梯口,正尋思着這老太婆會不會用電梯的時候,突然看到電梯上面的數字正在慢慢上升!阿黎眯了眯眼睛,勾住我的脖子退後了幾步,回到了走廊上,蹲下身子貓出半個頭,向外探去。

一定是我們這樓,一定是我們這樓!我在心裏暗自祈禱,只要有人來了,就一定能發現我,再叫喚兩聲,一定會驚醒房間裏的徐鳳年和郭勇佳,那麼我就得救了!

時間過的很慢,我的心情也無比緊張,在心裏默數樓梯上升的樓次,結果數到了頭,樓梯也沒有響,我心裏頓時失落落的,好像被人掏空了心臟一般。完了,一切都完了…

“叮…”

一聲清脆美妙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眼睛一亮,還沒擡頭就見阿黎縮回了脖子,架在我脖子上的刀貼的更緊,甚至我都能感覺到她的手在顫抖!

我老老實實的往後靠了靠,生怕她的手突然一滑,就把我給咔嚓了,阿黎察覺到了我的異樣,又把刀頂在我脖子上,還低喝了一句:“別動!”

我屏住呼吸,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了冷汗,心裏雖然慌亂,但我卻一直告訴自己一定要穩下來,只要電梯裏的人出來以後看到我,就有救了!

慢慢的,我就看到一個人影出現在我面前,這是一個穿着休閒裝的男生,看側臉應該年紀不大,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他似乎對酒店非常熟悉,一進走廊就和我們背道而馳,不急不躁的朝前面走去。我的心跳開始加速,不斷再喊,快回頭,快回頭看我們這裏一眼!

可是這個男人並不能聽到我心裏的話,我眼睜睜的看着他從容淡定的走到遠處,隨手拿出一張房卡,滴的一聲打開了門,進去以後又隨手帶上了門,撲通…

至始至終,他都沒有回頭往我們這裏看上一眼,不得不說我的內心已經碎成了粉末,這也太倒黴了吧?!

難道是我命中註定有這麼一劫?在劫難逃?

在我傻眼的時候,阿黎在我耳邊哼哼冷笑了兩聲,不知道是在感嘆自己的運氣太好,還是在嘲諷我運氣太衰,她擡頭朝外面看了幾眼,見沒有別人,便拉着我起來用力拖到了電梯門口。

我如同一具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剛纔那麼大的一個希望擺在我眼前,都眼睜睜的錯過了,我想要麼就這樣算了,說不定現在不反抗,等她逃了也就把我放了呢?可我很快就意識到這樣不行,我們費勁千辛萬苦才走到現在這個地步,阿黎只差一步就可以獲得自己的人生,全部人的努力現在可以說都在我的肩上扛着,如果我現在放棄,不但會功虧一簣,阿黎的人生也會因爲我而改變,更重要的是,大叔一家,絕對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我們!

以前,我總是以一個女人的身份跟他們在一塊,遇到什麼困難的事也只想着他們能儘快來救我,因爲我是女生,就是被人保護的,但是這次他們都不在,而我又隨時會有生命危險,我只能自己面對,自己去解決,一放棄就是丟了命,我一定要堅持下去!這次我要學會自己面對困難!

我深吸一口氣,眼睛瞥了一眼樓層,現在電梯是在十七樓,而我們在十五樓,說不定還會有人下來,那就表示我還有希望!阿黎這次沒有帶着我往回走,她盯着我又冷笑了兩聲,似乎我的黴運給了她無窮的自信,我隨意看了她一眼,默不作聲。

電梯來了很快,阿黎抽回我脖子上的刀轉移到了我的腰上,顯然,她還是很害怕電梯裏有人的,結果電梯一開門,我們兩都楞了一下。

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這是老天爺不給你活路走,怪不得我了。”阿黎獰笑了兩聲,推了一下我的肩膀便進來電梯。

我依舊沉默不語,就算我倒黴那又怎麼樣?電梯裏還有監控,到了酒店大廳也有服務人員,我就不信她就能一直把刀架在我脖子上出去!

阿黎似乎察覺到了我心裏的念頭,進了電梯以後用我的身子擋在她身前,走到了最角落處,匕首頂在我的後心口上,彷彿隨時會刺進去一樣。尤其是她做完這一系列動作以後,還擡頭看着泛紅光的攝像頭笑了笑,真是讓人不寒而慄!

阿黎隨手按了電梯,我一開始沒去注意看,等電梯運行以後纔看出過去,心裏不由一動。

原本我以爲她會按1樓,因爲1樓是最底層,可我忘記了這是酒店,有地下停車場,她按的就是負1樓,地下停車場!

我忍不住顫抖了一下,地下停車場肯定都沒有人,到時候她殺了我就可以直接逃跑…

阿黎感覺到了我的害怕,輕輕用刀在我後背刺了一下。

“不用怕,我現在就先解決你。”說着,她把刀橫在我脖子… 墨九狸感覺意識都開始變得模糊了,彷彿下一秒自己就要消失一般!可是,她不能死,她死了寶寶怎麼辦?

這時,墨九狸體內的小黑,忽然自己飛了出來,圍著墨九狸不停的旋轉了幾圈,彷彿在說著什麼話。

墨九狸意識有些模糊,但是她的感覺還是有的,小黑跟她無比的熟悉,她自然感受到了小黑的出現,她不明白小黑這個時候出來做什麼,直覺的認為小黑是擔心她了……

她很想跟小黑說,她沒事,一定會沒事的!可是卻一點也發不出聲音。她現在只覺得身體從內到外的正在被掏空!從外到內的正在被煉化……

看起來,她終究是高估了自己啊!自己終究是太弱了!寶寶,寶寶該怎麼辦啊?墨九狸心裡難受不已,她捨不得寶寶,她還沒有看到寶寶好起來,讓她如何甘心啊……

或許是感受到了墨九狸的悲傷,小黑著急的飛進了墨九狸的體內,直接鑽進了丹田中……

看到那顆金色的種子,身上閃著金色的光芒,主人的血液不斷的被它吸食著,小黑有些憤怒了!它不允許別人傷害它的主人,絕對不允許……

想到這裡直接飛向了神火子的金光中,在小黑靠近神火子時,神火子吸食墨九狸血液的動作忽然頓住了……

「你是什麼東西?」神火子看著小黑疑惑的問道。

「哼,不准你傷害我主人!」小黑怒道。

「原來你是她們母女的火焰,黑色神火!我以為是什麼東西呢,你太弱了,不想死就給我滾開!」神火子非常不屑的說道。

因為神火子的動作停下,墨九狸神識微微恢復一點,剛好聽到神火子稚嫩的聲音,再一看它旁邊飄著一簇黑色的火焰,正是小黑!

「哼,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傷害主人的!」小黑說完直接飛向了神火子。

而小黑最後一句話,墨九狸竟然奇迹般的聽到了。她的心裡一暖,原來小黑出來是為了幫自己,可是,它真的可以嗎?

很快墨九狸便看到小黑被神火子的金光困住,被困住的小黑似乎非常的難受!墨九狸眼神一冷,就算自己這條命沒了,她的人和物,也絕對不能讓別人欺負了去……

「主人,神獸決!你還記得神獸決嗎?馴化它,神獸決是上古時期留下的,能夠馴化所有的獸和人,你試著能不能馴化它!」忽然小書的聲音再次傳來。

墨九狸聞言一愣,仔細回憶了下,之前小書逼著她學習的各種秘籍中,確實修鍊過一本上古神獸決!只是,馴獸的東西能馴人,馴化火種也行么?

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她怎麼都不會看著小黑被吞噬的……

想到這裡,墨九狸直接運行起上古神獸決,同時自己的血液也在斷斷續續的被神火子吸收著,墨九狸也沒空理會那麼多了……

靈魂力直接籠罩在神火子的周圍,隨著她默默運行上古神獸決, 雖然我早就料到夏婆不會放過我,但我怎麼都沒有想到她居然會在電梯裏明目張膽的對我動手,她剛纔的那一份小心翼翼去哪裏了?難道就不怕被監控裏的人看見嗎?

但我很快就釋然了,看見了又能怎麼樣,殺了我正好到了地下停車場,只要不是笨蛋,人一溜就沒影了,誰能抓得到她?到時候只會留下已經死亡的我,或者還在苟延殘喘的我。

我已經想到了脖子被割破後,我捂住脖子求生的情景…

在面臨死亡的一瞬間,我突然發現我已經不害怕了,不知道是剛纔驚嚇過度,還是早有預感。前不久,身邊最親近的父母已經因爲我死了,當時我就有想過自殺的念頭,只不過我忍住了,現在我只剩下了徐鳳年,我最愛一隻鬼,等我死後,就真的可以和他做一對讓人羨慕的鴛鴦鬼夫妻,雙宿雙飛,這樣豈不是更好?

或許我該反過來謝謝夏婆解脫我,但我真的不想謝謝她!

我慢慢閉上了眼睛,不是我不想反抗,而是我知道我根本沒辦法反抗,夏婆的冷笑在我耳邊越來越大聲,卻遲遲不下手,她似乎非常喜歡我這副面對死亡的淡然,正在慢慢享受。

“你們不惹我,不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嗎?這一切都是你自找了!”她的聲音很興奮,卻壓制的非常扭曲,在我耳邊喃喃道。

“放心吧,你死了沒什麼,我會把另外兩個人也殺了下去陪你。哦不,我要收集你們的魂,盡情的玩弄你們,讓你們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

聽着夏婆的威脅,我心裏火氣很大,但卻無力回嘴反駁,人之將死,我說什麼還重要嗎?還有用嗎?

不,我不甘心,死了我也不會讓她好過!於是我猛地睜開眼睛,偏過頭不去理會脖子上的刀,衝她罵了一句。

“老巫婆,要殺你就殺,廢話那麼多跟你兒子一樣是個孬種,全家都是瘋子,被狗吃光了心肝脾肺就剩下一張人皮,活着的時候惹人討厭,死後都下不了地獄,活該!”

這句話我幾乎是吼出來的,都到了現在這種情況,已經不必再顧慮有沒有人會聽到我的求救,也不用再給這個老巫婆面子,罵完以後我整個人都舒服了不少,果然心裏有話還是要說出來的好!

夏婆被我罵的一愣一愣的,連呼吸聲都重了不少,鼻子裏哼出來的氣就好像冷空調,吹得我脖子上涼颼颼的。

“怎麼,不敢下手了?殺個女人手還會抖,我有那麼可怕嗎?還是你這毛病是被窩囊廢兒子傳的?哦,不對,是你窩囊,你兒子被你遺傳了,難怪全家人都一個德行!”

我見夏婆被我罵的渾身發抖,心裏說不出的快感,壓抑了這麼久的心情也該得到釋放了,於是又多罵了她一句,反正我心裏樂意,要殺就殺,我纔不在乎你這些!

“你你你…”夏婆被我氣的說話都要喘氣。

“我一定要抽你的魂,拿去喂蛇蟲鼠蟻,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後再把你大卸八塊,碎屍萬段!!”

說完,她紅着眼擡起手裏的刀,看樣子是要給我一個了結了,而電梯也正好到位,“叮”的一聲門開了起來。

我眼睛一直睜的大大的,不是想看着自己死,而是想最後看一眼這個世界,讓我流連忘返的花花世界。

可是,我卻看到了一個連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人。

站在電梯口的,是個男人,大概三十歲左右,面相老成,一雙眼睛十分明亮,連我的身影都能在他眼中倒印出來,頭髮梳的跟明星男神似得,一絲不苟,看起來像是像是一位紳士,可是他的嘴巴上卻還叼着一根菸,讓人感覺有些玩世不恭。

居然是楊塵?!

他此時手裏正抱着一大袋子的東西,正傻愣愣的站在門口,和我四目相對,在他驚訝的眼中,我還看到了迷惑,似乎非常不解,我怎麼會在這裏,相比他,我心裏的迷惑更深,想求救,希望老天隨便讓一個人發現我,結果讓最沒希望救我的楊塵碰上了!

真不知道老天是不是在故意玩弄我…

念頭只是在腦中一瞬間消逝而過,楊塵見到我身邊舉着水果刀的阿黎,反應迅速,隨手一丟就把東西全部仍在了阿黎身上。

阿黎見到楊塵也呆滯住了,見楊塵朝她丟東西,想也不想的隨手一刀劃了過去,購物袋一下子就被她劃了一個大洞,裏面頓時分散出紅色的粉末,撲在我和阿黎臉上。

我還好,只是感覺眼睛裏跑進了一點灰,有些難受,身邊的阿黎就不一樣了,她渾身抽動,喉嚨裏發出殺豬般的大叫,尤其是我和她距離實在太近,震得我耳膜都隱隱作疼,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楊塵趁着夏婆大喊大叫,自顧不暇的時候,伸手猛地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用力一拽,把我踉踉蹌蹌的扯出了電梯,說真的,我心裏此時真是甜蜜蜜的,因爲我獲救了!

可老天似乎覺得還沒玩夠,夏婆在慌亂中還一直記得我,她隨手一抓扯住了我的另外一隻手,閉着眼睛也不管有沒有看見,大叫中擡起手上的刀就朝我刺了下去!

我死命抽回自己的手,可是被她抓的太牢了,根本抽不回來,而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楊塵挺身而出,一步跨到了我身前,擡手一擋就讓夏婆的手在半空中停止住了,但是他並沒有就此放過夏婆,趁着她睜不開眼睛的時候,狠狠的一腳踹在了她肚子上。

夏婆痛呼一聲,隨即撞在了電梯牆上,整個電梯頓時開始搖晃了起來,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就好像用指甲在刮鐵片一樣,聲音非常刺耳。不過還好,夏婆抓着我的手也鬆開了。

“退後。”楊塵非常穩重的喊了一句。我急忙跑出電梯,站在不遠處,就見楊塵一手抓住夏婆的手,不顧搖晃的電梯,猛地一撞,發出撲通一聲,夏婆手上的匕首不由自主的掉在了地上,又惹來她一聲痛叫,但是夏婆不是個善茬,面對人高馬大的楊塵,絲毫不畏懼,猛地站起來用頭去頂他的肚子。

楊塵一手抓着她,一手放在了肚子上按住了她的頭,膝蓋一擡,重重的撞在了她的臉上。

我在一旁看的都肉疼,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只要楊塵不心臟病突發,我就絕對沒有危險,但是見他暴打夏婆,還是忍不住出聲提醒了一句。

“小心阿黎!”

楊塵雖然沒理會我,但我知道他肯定聽進去了。

果然,他沒有繼續痛揍夏婆,只是在她後脖子邊上敲了一下,夏婆悶哼一聲便暈了過去,軟趴趴的倒在地上。

楊塵拍了拍手,回頭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好像是在說,行了,搞定了。我臉上紅了下,立即迎了,踢了踢地上的夏婆,想來她應該不會裝暈,畢竟以她火爆的脾氣來看,更可能會直接找我們拼個魚死網破。

我連忙撿起地上楊塵買的一些東西,腦子裏亂哄哄的,也沒注意去都是寫什麼,楊塵彎腰雙手抱起阿黎,隨手一丟就抗在了肩上,還按了按電梯。

一路到十五樓,我們兩都沒有說話,他只是扛着阿黎,沒有問我怎麼會和她下樓,我手裏拿着破爛的購物袋,也沒跟他說謝謝你救了我一類的話,這場景我自己都覺得有些詭異。

直至進了屋,看到被我們吵醒迷迷糊糊醒來的徐鳳年和郭勇佳,我心裏的大石頭才放下…

總算是,得救了! 一道道複雜的紋路,不斷的沒入神火子的體內……

開始神火子還沒當回事,只顧著先吞噬小黑,可是慢慢的它發現了不對勁,自己的神識彷彿變得模糊了,甚至是被困住了!讓它的意識有些渾濁……

之前墨九狸的血液落在它的身上,讓它開始非常的難受,可是很快的它就發現,墨九狸的血液,竟然讓它的力量快速的變強著,這個發現讓它欣喜不已,於是開始不斷的吸食墨九狸的血液……

卻沒有想到被這個傢伙忽然出現打斷了,如果不是看它是罕見的黑色神火,它都懶得搭理它!

墨九狸根本不知道神火子的情況,這是她第一次運行上古神獸決,之前馴獸都是用的普通的馴獸決。

而她驚訝的發現,在她不斷運行這上古神獸決的時候,體內的玄氣和靈魂力快速的恢復著,本來模糊的神識,現在已經清晰了不少,這個發現讓她心裡一喜,更加快速的運行起來……

「主人,成了,外面有契約陣文出現了!」小書激動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也非常開心,更加快速的運行著上古馴獸決!神火子現在也無法繼續吞噬小黑了,因為它現在非常的難受,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