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老法師成道矣,可喜可賀。”真?大魔王?劉雨生大笑鼓掌。

金蟬子此時彷彿塵音盡去,袍袖飄飄,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御風飛去。這是因爲金蟬子的境界,終於有了突破,他從初階通靈大師,一步登天,直接成爲高階通靈大師!再有一步,就能登臨通靈聖師的境地,成爲天底下有數的大宗師。

“阿彌陀佛,聖尊再造之恩,老衲沒齒難忘!”金蟬子低下頭,向真?大魔王?劉雨生表達了效忠之意。

“這是老法師自己積累雄厚,天道枷鎖一去,自然有所突破,老法師,我這裏有一個小玩意兒,權且做個禮物,祝你破境成功。”

真?大魔王?劉雨生隨手一揮,他從金蟬子體內取出來的天道解鎖就憑空飛出,在空中開始變形,摻雜在其中的天道意志被一絲絲剝離,最後成了無主的自由之物。真?大魔王?劉雨生將天道枷鎖塑造成了一串佛珠的模樣,成型之後,這串佛珠就自動飛到金蟬子手腕上戴了起來。

“天道佛珠!這,這也太珍貴了吧,老衲受之有愧啊!”金蟬子望着手上的佛珠激動不已,但說着慚愧,卻沒見他把佛珠還給大魔王。

真?大魔王?劉雨生不以爲意地說:“本就取之於你,現在還你也是應該,老法師不必掛懷。如今你枷鎖全無,能否隨我去人界了?”

這次回來的真?大魔王?劉雨生,和之前的人設一點都不像,原本的大魔王劉雨生最喜歡扮豬吃虎,一天到晚像個戲精。這次歸來的大魔王劉雨生,或許是境界超凡的緣故,渾身上下散發着強烈的豪情和自信,不自覺就能感染到別人。跟如今的大魔王劉雨生接觸,總有讓人如沐春風的感覺,而且不由自主就被他給打動。 金蟬子感念真?大魔王?劉雨生的恩德,咬牙道:“也罷,聖尊,既然你不想要這個山門基地,那我們就去人間界走一趟,會會十三大派!只是,我依然建議,我們應該暫時延緩去往人間界的節奏,等我們將葬龍池給經營好了之後,再暗地裏動手,挑撥離間煽風點火,總之讓十三大派起了內訌,我們纔好渾水摸魚。”

按照大魔王劉雨生以前的德性,金蟬子所說的方法纔是首選,十三大派強大如斯,如果不能讓十三大派內訌,他們同仇敵愾來對付大魔王劉雨生,豈不是糟糕之極?

真?大魔王?劉雨生笑道:“老法師,道之一途,唯有迎難而上才能勇猛精進。你不要拿老眼光看人,如今的劉雨生已經脫胎換骨了。”

這一點不用大魔王劉雨生說,金蟬子自己也深有體會,他覺得大魔王劉雨生摒棄了以前老陰逼的做法,萬事講究堂堂正正,這纔是大宗師的風采。想到真?大魔王?劉雨生的境界,在如今的通靈界的確可以橫着走,難怪他會這般自信。

“萬事皆有聖尊做主,老衲甘附驥尾。”

真?大魔王?劉雨生不僅沒了以前的陰險,好像也沒了以前的霸道,不然的話以他壓倒性的實力,哪裏用得着徵求金蟬子的意見?終於說服了金蟬子,真?大魔王?劉雨生並未立刻動手打開兩界通道,他慢慢走到了劉雨生的跟前。

在真?大魔王?劉雨生迴歸這件事情當中,劉雨生起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不僅充當了一個座標和載體,同時也爲真?大魔王?劉雨生傳送回來提供了巨大的法力支持。說起來,劉雨生是真?大魔王?劉雨生的一個靈魂種子,體內蘊含着真?大魔王?劉雨生當年的大道印記,只要真?大魔王?劉雨生將其吞噬,那戰力自然又會暴漲一大截。

金蟬子以爲真?大魔王?劉雨生一定會吞噬掉劉雨生,他讚道:“恭喜聖尊收回一個靈魂種子,距離大聖尊位更進一步。”

沒想到真?大魔王?劉雨生擺了擺手說:“老法師一定在想,這個大魔王劉雨生怎麼變得呆頭呆腦,以爲只憑力量就能壓服一切嗎?單純的力量壓制,不足以撬動人心,這點我當然認識到了,所以,老法師,這就是我的後手。”

沒等金蟬子搞明白怎麼回事,真?大魔王?劉雨生就盤膝坐在劉雨生面前,他口中唸誦真言,立刻有一道無形火焰憑空燃燒。以真?大魔王?劉雨生的境界,施法只要動念即可,威力一樣毀天滅地,需要真?大魔王?劉雨生唸誦真言,如此興師動衆,他要做的事當然非同小可。

無形火焰燃燒虛空,只聽一陣咔嚓作響,一道門戶在虛空之中一閃而逝。真?大魔王? 念念不忘 劉雨生抓住了那短暫的瞬間,在那門戶出現的時候,猛地大喝一聲,伸出右手一招。一個虛無的神魂頓時被召喚了出來,這神魂被大道之光庇佑,暫時還算完好無損。

一旁的金蟬子目瞪口呆,他完全沒想到真?大魔王?劉雨生現在的神通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竟然可以從神魂迷失之地當中,愣是把劉雨生的神魂給招了回來!就算劉雨生是真?大魔王?劉雨生的靈魂種子,二者互相之間必定有莫名感應,就算劉雨生體內有大道印記可以作爲座標,但這也太誇張了吧!

劉雨生的身體靜靜躺在地上,神魂尚未歸位,他對於所發生的一切都茫然不知。真?大魔王?劉雨生正欲將劉雨生的神魂放歸本體,不過他想了想,又把神魂給握在了手裏。

金蟬子眼裏閃過一絲興奮,怪叫道:“聖尊,五靈歸一即是大道之始,今天就從他開始吧!”

真?大魔王?劉雨生搖了搖頭,對準劉雨生的神魂猛地吹了一口氣,這口氣如甘霖入地,一下子滋潤了劉雨生的神魂,使得他法力激增。並且劉雨生神魂之中蘊含的大道之光開始一閃一閃,這是大道印記徹底被激活了的標誌。

原來真?大魔王?劉雨生將劉雨生的神魂握在手裏並不是爲了將其吞噬,而是爲了把劉雨生體內的大道印記徹底激活!這一幕讓金蟬子一愣一愣的,他再次感受到了什麼叫做捉摸不透。

真?大魔王?劉雨生做完這一切,終於將劉雨生的神魂放歸本體,最後他在劉雨生腦海裏植入了一段信息,並且動了手腳使得劉雨生一時間醒不過來。

“走吧,我們去往人間界!”

真?大魔王?劉雨生丟下劉雨生,這就要帶着金蟬子離開葬龍池。金蟬子急忙抱起白玉寶塔,忍了半天還是沒忍住,開口問道:“聖尊,爲何要放過那個靈魂種子?還把他大道印記給激活了?”

“絕境下的人們總能爆發出超乎想象的能量,所以,要給通靈界的人們留下一點希望。”

真?大魔王?劉雨生並未解釋太多,只留下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金蟬子聽不懂,正待接着再問,這時真?大魔王?劉雨生已經發動了。

“天、地、風、開!”

真?大魔王?劉雨生一字一頓,每念出一個字,天空中就有異像相隨!當他念到開這個字的時候,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裂紋,這裂紋炸裂兩界,剛一出現就有復原的跡象。因爲兩界壁障有自動修復的功能,這種傳送裂紋,很快就能彌補起來。但是真?大魔王?劉雨生此時把手一指,那道裂紋就保持不動,隱約露出裂紋後的世界,正是金蟬子心心念念想要回到的人間!

“走你!”

真?大魔王?劉雨生一把抓起金蟬子,晃了一晃就躍入那道裂紋消失不見。片刻之後,裂紋被彌補,葬龍池再度恢復了平靜。不過,與葬龍池相連的人間,此時已經炸開了鍋!

不用傳送法陣就能自由穿梭兩界,從獨立的葬龍池打穿兩界壁障,真?大魔王?劉雨生的神乎其技讓金蟬子大開眼界。傳送回到人間之後,金蟬子又見識到了什麼叫做真正的大場面。 人間界,此時正值秋冬換季,再有兩個月就到了年節。

當年幽冥之門被打開,人間變成煉獄,幾乎崩潰的人道引起天道感應,降下神碑,引導人們修煉通靈法術,通靈盛世由此而始。自從通靈盛世開啓,人間曆法便以此爲據,如今已是盛世歷560年。

自從幽冥通道被強行關閉,人間就一片風平浪靜,十三大派掌控人道大勢,使得通靈界欣欣向榮。新生代的通靈師當中天才層出不窮,人們早已忘記了幽冥界的可怕,忘記了人間煉獄是何等悽慘。更有不少通靈師心心念念想着幽冥通道再啓,好在滅魔之戰當中證明自己。

就在這一片祥和當中,突兀的出現了不和諧的聲音。

這一日,天空烏雲密佈,電閃雷鳴。烏雲覆蓋之處遍及整個人界,廣袤無垠的疆域竟無一處淨土。電閃雷鳴持續良久,終於天降暴雨。

對於普通人來說這不過是天氣變化,陰晴雨雪都很平常,要說有什麼奇怪,無非是這次降雨來得不是時候。秋冬季一向雨水稀少,更何況像這種超大規模的降水,幾乎覆蓋了人類所知的一切區域,而且降雨量也十分驚人,傾盆大雨連降三日不歇!

對於有道之士來說,這次的天降暴雨大不尋常,這是天道震怒!560年來,除了當年幽冥通道被打開引起天道反應,還有什麼事情能驚動天道?

三日後,暴雨不僅沒停,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趨勢,不僅如此,現在就連普通人都發現了不對勁。從天而降的雨水,是紅色的。

天降血雨!是天道在哭嚎嗎?亦或者是天道對人道的警告?

雨水殷紅如血,染得整個人界成了一片血獄。電閃雷鳴穿插其中,彷彿末日景象!此時通靈界有道之士已經心有慼慼,就連普通人們都感到了一種巨大的壓力,那是一種泰山壓頂的恐怖氣氛,那是末日即將來襲的人心惶惶。

因雨水成災導致的死亡人數正在不斷增加,但這不過是即將到來的殺戮前奏。

元始門,有天地玄黃四座寶塔,天字塔是門中宿老精修之地,也是歷代門主的傳承之地,從不對外開放;地字塔是元始門的聚寶堂,裏面收藏了元始門衆多奇珍異寶,外人難得一見;玄字塔則是元始門的藏經閣,內有乾坤十層,功法無數。

黃字塔不同於其餘三座塔,這裏是元始門權力的核心所在之地,元始門門主政令皆出於此。四座寶塔看似平常,但內裏另有乾坤,只要解鎖之後,就能一塔一世界,實在玄妙無比。比如黃字塔,外面看起來不過是一尊小小的尖塔,但裏面包羅萬有,空間廣大無比。

元始門黃字塔第011號會議室,這裏是元始門少數對外開放的地方,此時寬廣無比的會議室裏熱鬧無比,通靈界十三大派的代表濟濟一堂,就連神祕莫測的太上道都有人來參會。與會的原因也很明顯,就是要商討一下天降血雨這件事!

“還有什麼好商量的?天道震怒,不管是什麼東西惹出來的事端,我們只管衝上去幹就完了。”

說話的是上清派十八鎮派長老之一,大長老陸長天。陸長天境界高深,在上清派位高權重,因爲他輩分奇高,下面有無數徒子徒孫,乃是僅次於上清派掌門的實權人物。陸長天是個火爆脾氣,像個又矮又胖的炮仗,引線還極短,一點就炸。

這次元始門發出緊急召集令,召喚十三大派來人議事,來的大多都是像陸長天這般能做主的當家人物。不過這些大佬們商量了半天,也沒商議出個所以然,陸長天沒了耐心,這纔有了之前的那番狠話。

人們都知道陸長天脾氣壞,偏偏這人法力強悍,背景還雄厚無比,除了同爲三聖尊的太虛教和元始門,其餘人哪敢直接觸陸長天的黴頭?不過三聖尊也不是一團和氣,陸長天的話音剛落,就有人冷笑道:“你倒是說得輕鬆,但你要幹誰?怎麼幹?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你衝動個什麼勁兒?”

陸長天大怒,瞪着一雙大眼睛說:“上官老兒,天道震怒,難道你太虛教這次要逆天而行?不把這惹怒天道的存在給幹掉,大家誰能有好果子吃?”

冷笑着懟了陸長天一番的人,正是太虛教副教主上官奇。上官奇和陸長天同期出道,二者之間恩恩怨怨早糾纏在一起,也就只有上官奇這樣的老謀深算之輩,境界和背景都不輸給陸長天,他纔敢一點不給陸長天面子。

上官奇嘆道:“太虛教一向最得天道垂青,怎麼會逆天行事?陸長天,你失策了。”

陸長天不爽地說:“既然你也要順應天道,那麼天道震怒之源頭,我們去除掉,不就是這麼簡單?”

“哼哼,莽夫!”

上官奇用很小但恰好又讓陸長天聽到的聲音罵了一聲,陸長天頓時一下子炸開了,蹦起來大喊道:“上官老兒,你敢辱我?我與你不死不休!”

“來啊,怕你不成?”

眼看着兩個巔峯老流氓就要打起來,他們打架不算什麼,可要是被他們打鬥的餘波給傷到,那就有些太划不來了。因此十三大派其餘代表紛紛衝上來,各自分出幾個人,將上官奇和陸長天給按在了原地。

十三大派或許實力有高有低,但地位皆是平等,能來參會的人境界也都相差不多,因此人多了就能治住兩個老流氓。當然這也是因爲兩個人在裝腔作勢,真要是生死相搏,哪裏會給衆人拉架的機會?

被按住了之後,上官奇仍舊嘴上不停,嘲諷道:“真是個頭鐵的莽夫,別說我們現在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人惹得天道震怒,就算你知道是誰惹出的事端,你敢去找他?天道哭嚎,降下血雨,可見天道對其忌憚之深,憑你一個莽夫也敢說衝上去幹這種話?”

陸長天眉毛一揚,正要回懟上官奇,不過忽然間他神情肅穆,將上官奇說的話全都拋到了九霄雲外。 天空地下城 其餘人也先後有所感應,衆人頓時結束了會議室裏的鬧劇,紛紛架遁光飛出了黃字塔,直上九天而去。 天外虛空,莫名之地,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憑空出現!雖然虛空裂縫出現的時間極短,隨後很快就癒合如初,但已經有兩個人從裏面跳了出來。

這兩個穿越空間裂縫的人,自然就是從葬龍池脫困而出的大魔王劉雨生以及他剛收服的手下金蟬子。大魔王劉雨生以一己之力打穿兩界壁障,他的法力波動實在驚天動地,還未現世就已經惹得天道嚎哭,降下血雨。如今大魔王劉雨生真正入世,由虛空遁入人界,天道反應過來更加激烈,血雨如狂,雷電如漿。

隨着大魔王劉雨生的出現,十三大派的各位大佬也都感應到了這一幕,他們集體施展遁法,就是想見識見識這令天道震動的究竟是個什麼人物。衆人皆是通靈大師境界,遁光極速,不多時就接近了大魔王劉雨生和金蟬子所在之處。

此時金蟬子興奮不已,他大口的呼吸着,嗅着人界的味道,感應着人界的美好,數百年了,被困在葬龍池那個鳥不拉屎的空間裏數百年!此時終於重見天日,金蟬子沒有發瘋就已經算得上自制力強大了。

大魔王劉雨生和金蟬子的反應大同小異,不過境界越深,自控力就越強,他雖然也有感於重回人界,結束了在時空長河中無盡的遊蕩,不過並未表現出來任何興奮之情。過了片刻,大魔王劉雨生輕輕皺起眉頭,他這具身體才一進入人間界,立刻就感受到了強大的排斥之力。當年大魔王劉雨生差點一手毀掉人間界,使得整個人道崩潰,如今遭到排斥也是理所當然。

不過這股強大的排斥之力倘若一直如影隨形,對於大魔王劉雨生來說不啻於戴上了一副枷鎖,要怎樣才能破除這股排斥的力量?大魔王劉雨生只是稍一感應,就找到了數十種破局的辦法,不過他同時感應到有十數位境界強大的通靈師正在趕來,於是念頭一轉,便另外有了主意。

“聖尊,這天降血雨……”金蟬子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可是天道在針對你的?”

“災星出世,天道示警,很普通的橋段嘛。”大魔王劉雨生語氣輕鬆地說。

“聖尊,我們要怎樣解決這個麻煩?”金蟬子皺眉說道,“天道和人道交相呼應,有天道的針對,十三大派一定會出來搞事的。我們不能坐等他們找上門來,最好主動出擊!”

“你說的十三大派,已經來了。”大魔王劉雨生伸手示意,金蟬子順着他所指的方向一看,那裏空空蕩蕩,啥也沒有。

“這……”

不等金蟬子發出疑問,大魔王劉雨生就朗聲道:“藏頭露尾,不是高人所爲,諸位境界神通都是這世上一等一的存在,怎麼還要做這種下三濫的事情?”

大魔王劉雨生這一番話說出口,每個字都帶起狂風陣陣,一股腦兒吹過去,愣是吹破了一層幻影迷蹤!通靈十三大派,以上清派大長老陸長天爲首的十三名代表係數亮相,一個不少。 隱婚條款:男神太霸道 只是衆人臉上的表情都十分精彩,可能他們所有人做夢也想不到,讓衆人引以爲傲的幻影迷蹤法陣,竟然這麼輕鬆就毀掉了,而摧毀法陣的只是人家開口說的兩句話!

金蟬子境界不足,被幻影迷蹤給瞞了個結結實實,他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十三大派的人,不過看到這些人驟然出現,而且還把距離逼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金蟬子不由得凝神戒備起來。

大魔王劉雨生所在的地方,血雨如潮,一層層血浪衝天而起,涌過來彷彿要把他給活活淹死。頭頂一層烏雲正在急速匯聚,無數雷電引子蓄勢待發!看這陣仗,天道震怒的原因,不問可知就是這倆人。

陸長天在人前一副暴脾氣,沒想到見了目標,該他莽的時候他反而慫了。人們都在等着陸長天出頭,沒想到他死活不吭聲,雖然心中鄙夷,但衆人拿他也沒有辦法,只好示意上官奇出馬。

上官奇上前一步,拱手道:“在下太虛教上官奇,未請教閣下是……”

大魔王劉雨生已經是通靈聖師,對他來說強大的境界碾壓,使得他現階段基本是無敵的,面前這些通靈大師,絕對一下一個小朋友。然而對於大魔王劉雨生來說,欺負小朋友毫無意義,他要做的是向大聖尊位發起衝擊,要永恆不滅,要永恆光輝!因此大魔王劉雨生朗聲說了這麼一番話,聲音震動天下,傳遍了每一處角落。

“絕世仙尊下凡塵,大徹大悟了道真。大聖天光風景秀,無遮無攔有緣人!吾乃聖尊劉雨生,七日後傳道大聖天,立山門,起道場,靜待各位有緣人!”

大魔王劉雨生說這番話用了無上神通,方圓萬里之內只要是個活物,就能接受到他這段消息,並且有一幅關於大聖天的地圖在各人腦海中顯現!這種手段已近乎於道,在他身上有大道之光若隱若現,令人心嚮往之。

十三大派的各位代表臉色發白,單單劉雨生這一手,他們就玩不來,完全沒有這個本事!難怪這位能讓天道示警,果然不是凡人!

陸長天悄沒聲地往人堆裏擠了擠,彷彿生怕大魔王劉雨生注意到他,之前的莽夫模樣消失不見,他看上去比任何人都謹慎。上官奇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要說劉雨生沒理會他們吧,人家明明把事情說的一清二楚,時間人物地點全有了,連要做的事情都給交代清楚了。可要說劉雨生把事情交代清楚了,那問題就更大了。

很簡單的道理,人間界是一塊大蛋糕,分蛋糕吃的人原本只有十三大派,通靈十三大派壟斷了所有身負靈機有望修道的天才子弟。如今大魔王劉雨生一出場就要立道場,口氣還大到不行,關鍵他無遮無攔,竟然讓普通人也知曉了這件事!

蛋糕就這麼大,突然間多了一個人來分着吃,這已經不是意氣之爭,而是生死之戰!換做其他任何一個人,現在都會遭到十三大派代表們的圍攻,無論如何先把你立山門的想法給打沒了再說。然而劉雨生往那一站,淵渟嶽峙一派大宗師氣度,就算十三大派各派掌門也沒有劉雨生的氣勢足。何況劉雨生先露了一手萬里傳音,這樣的本事,十幾個通靈大師真能攔得住人家? 氣氛很是尷尬,大魔王劉雨生口出狂言,他面前是這世間最頂級的十幾個通靈大師,然而這麼些個人,竟然沒有一個敢貿然動手。換做是個平常人在這裏猖狂,早就被衆人一通掌心雷給霹成齏粉了,偏偏大魔王劉雨生高深莫測,十三大派的大佬們有心試探一番,但又沒人願意給別人當槍使。

就在兩邊僵持住的時候,忽然有人出頭了!金丹門長老周若塵站出來,指着大魔王劉雨生說:“閣下神通道法無敵,但這不意味着你就可以不講理,多的話我不說,就一個要求——換個地方做道場。閣下若是同意,金丹門必定有大禮送上,咱們交個朋友。閣下若是執意要在那裏建造你的大聖天,對不住,金丹門將與你死戰到底!”

金丹門只是五煞門之一,實力在十三大派當中可以說不顯山不漏水,雖然不至於敬陪末座,但也就那麼回事。周若塵作爲金丹門的長老,平日裏爲人跟金丹門的風格十分契合,一向隱忍低調,從來不出風頭,這次不知發了什麼瘋?這麼多大佬都不敢貿然挑釁的大魔王,周若塵怎麼會跳出來硬剛上了?

衆多大佬境界高深,法力渾厚,但不代表情商也一樣高明,有人心思轉的快,已經想明白了原因,連忙給那些雲裏霧裏的人解釋了一番。這下大家恍然大悟,難怪周若塵要跟大魔王劉雨生拼命,因爲大魔王劉雨生選定的大聖天道場,就建在金丹門的地界!

金丹門、五行門、正一門、陰陽門以及七煞門,五煞門向來同氣連枝,他們五個大派的勢力範圍連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塊很大的地盤。金丹門的地界,就在五大門派中間,地處東陸,門中有洞天福地一處作爲山門。大魔王劉雨生釋放出的信息,將他要建造大聖天的地方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在金丹門洞天福地不遠處,通俗一點來說,這是要跟金丹門做個對門鄰居。

居家過日子講究個遠親不如近鄰,可修道求真還把山門弄得這麼近,那就真是搞事了。周若塵心裏也很苦,如果有可能,他絕對不會做這個出頭鳥,出頭的椽子先爛這是事實,可不是說着玩的。然而大魔王劉雨生選的地方太過混賬,周若塵萬般無奈,只能跳出來咋呼一番。

其實這裏就能看出來周若塵此人頗有心機,倘若事不關己,當然高高掛起,現在事情跟自己生死存亡息息相關,周若塵立刻果斷出手。這裏有十三大派衆多大佬,還有五煞門同氣連枝的兄弟,要解決大魔王劉雨生,當然是趁現在人多,難道等人家到了金丹門對面的時候再動手?到那個時候,找人幫忙誰理你?

如果不找人幫忙,先不說金丹門能不能打得過這個大魔王劉雨生,就算能幹的過,人手的損失還能少的了?周若塵深諳風險轉嫁的道理,因此一上來就把氣勢做了個十足十,他想的就是要把事情鬧大。

衆多大佬有的已經看出了周若塵的用心,有的還被矇在鼓裏,不過把事情搞大,大家一哄而上解決掉大魔王劉雨生,這也不失爲解決問題的一個辦法。人間界承平已久,十三大派統治通靈界已經數百年,衆人誰也不希望有變數出現。而大魔王劉雨生,很顯然就是最大的一個變數,能夠使天道降下血雨示警的可怕存在,真要是放任他開山門立道場,那十三大派衆多大佬還混不混了?

“閣下最好仔細考慮一下!”正一門的長老上前一步,與周若塵比肩而立,並且散發出強大的氣勢,一則爲周若塵奧援,二則對大魔王劉雨生隱含威脅。

五煞門同氣連枝,正一門已經做出了表率,七煞門、五行門、陰陽門的三位長老頓時集體越衆而出,並排站在了大魔王劉雨生面前。

不等大魔王劉雨生開口說話,上官奇飄飄然飛來,悠然說道:“上官奇不才,今日替太虛教做了個這個主,閣下的道場怕是立不得!”

上官奇代表的是太虛教,這是統治整個通靈界的三聖尊之一,龐然大物,超級大派!上官奇的影響力比五煞門五個長老加一起還要大,他這麼一表態,其他人也坐不住,紛紛涌上前來表達了自己的意見。

十三大派十三個開會的代表,一下子衝上去十二個,圍着大魔王劉雨生一通懟,就差指着鼻子罵他讓他滾蛋了。此時誰也沒注意到,最爲囂張的陸長天不僅沒有上前湊熱鬧,反而悄悄又往遠處退了幾步,不僅如此,陸長天還暗自運轉法力,將護身神光運轉到了極致。

十二個通靈大師,好似菜市場的大媽,吵吵鬧鬧,但卻沒人動手。主要就是因爲大魔王劉雨生一上來就把所有人都唬住了,沒有人敢趟這第一顆雷。尤其挑事的事主周若塵,把事情鬧大之後,竟然跟個沒事人一樣,站到一旁爲上官奇搖旗吶喊去了。

大魔王劉雨生輕輕皺起眉頭,不屑地說:“現在的通靈大師都這麼掉價兒?嘰嘰歪歪一點魄力都沒有!既然你們不許我立道場,那你們倒是過來打服我啊!光憑嘴上說,你嚇唬鬼呢?”

被大魔王劉雨生這一番話說得衆位大佬臉上掛不住,實在太尷尬了。上官奇怒道:“閣下莫非真的要執迷不悟?”

大魔王劉雨生擺了擺手說:“廢話,道場我已經選定,任誰來也不好使。”

“那你鐵了心要和我們十三大派爲敵了?”上官奇臉色陰沉地說。

大魔王劉雨生嗤笑道:“不然你以爲呢?難道我是來給你送禮的?”

話不投機,這次是真的要上了!上官奇深吸一口氣,正準備施展自己的太虛浩然經,不過這個時候大魔王劉雨生忽然擡頭望天,竟然把一衆通靈大佬給晾到了一邊。

上官奇本想偷襲,給劉雨生一下子,但很快他也察覺到了不對,緊跟着一衆大佬都發現了問題所在。

天降血雨示警,隨着大魔王劉雨生現世,血雨已經逐漸停止,但天上的烏雲不僅沒有散去,反而變得越發濃密。有大量電蛇穿插其中,不時爆發出耀眼的光芒。 “咔嚓!”

烏雲蓋頂,紫電橫空!

天邊的烏雲越壓越低,其中跳躍的電蛇由白轉紫。

是天劫!竟然是天道劫數!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十三大派衆位大佬對於這種情況瞭然於心,知道必然是有人觸發了天道劫數。在場衆人,除了剛剛出世就引得天道泣血示警的大魔王劉雨生,還能有誰有這個待遇?

這下好了,原本劍拔弩張的衆人,脾氣還沒發作上來呢,先被天劫給嚇了一跳。 寵妻成魔:夫人,輕點踹! 別說跟大魔王劉雨生搞事了,現在是有多遠跑多遠,生怕被天劫波及。天劫範圍之內,管你是誰應劫,只要被雷霹到,那就算你倒黴。

“嗖嗖……”

破空之聲接連不斷響起,十三大派衆位大佬集體遁走,走得那叫一個乾淨利落,連句場面話都沒交代。主要是因爲時間緊迫,誰知道天劫什麼時候降下來?再說了,誰知道天劫籠罩範圍有多大?看大魔王劉雨生那個招人恨的樣子,萬一被他牽連到,好端端的遭了雷劈,你說冤不冤枉?

而且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根據衆人所知,自通靈盛世以降,從來沒有人能在天劫之下活過來。甭管大魔王劉雨生出場多麼驚豔神祕,在衆位大佬心裏,他已經是個死人了。跟個死人還講什麼面子?跟個必死之人還放什麼狠話?完全沒那個必要嘛!

剛纔還熱熱鬧鬧的場面,轉眼人全都跑光了,只有大魔王劉雨生和金蟬子一人一鬼,兩個孤零零的站在原地。金蟬子兩腿發軟,心慌慌地望着頭頂漸漸逼近的烏雲,舔了舔發乾的嘴脣說:“聖尊,咱們……咱們是不是也暫時避一避?聖尊道法無雙,想來一定有避過天劫的法子。”

大魔王劉雨生也在擡頭望着天,不過他就鎮靜多了,一點都沒有要跑的樣子,還笑着對金蟬子說:“老法師,天道劫數,別人可以躲,我不可以。就算躲也躲不過去,除非我脫離此界。不過那樣一來,我回來還有什麼意義?倘若不能一統三界,大道終究是無望,或許數百年,或許數千年,早晚要化作一杯塵土。”

“呃,那個……”金蟬子糾結了半天,說,“聖尊,我知道您不在意天劫,不過,老僧體弱,經不起折騰,是否容老僧暫避片刻?”

原來是金蟬子被天劫給嚇怕了,他想跑又怕大魔王劉雨生這兒過不去,只能硬着頭皮討饒。大魔王劉雨生爽朗一笑道:“老法師,你是信不過劉雨生的本事,且安穩呆在這兒,看我破了此劫!”

大魔王劉雨生這般豪氣干雲,在他口中彷彿天劫不過是沒名號的武將在陣前挑釁,隨時都能去取了敵將首級那麼簡單。金蟬子心裏哪敢相信?那是天劫啊!不是小孩子玩過家家,這種心裏沒底的事情可不敢隨便試探,因爲試一次就再也沒有下次了。人都被雷霹成了粉,哪裏還有下一次?

但是金蟬子又不敢明說,難道讓他直說:“劉雨生,我不相信你!跟着你我沒有安全感,萬一我被雷霹死了呢?你還是讓我走吧!”

這種話當然不可能直說,金蟬子又不是傻子,他選擇跟隨大魔王劉雨生,並非只是爲了從葬龍池裏脫困,乃是有着更高追求。俗話說水漲船高,萬一大魔王劉雨生成就大聖偉業,有從龍之功的金蟬子怎麼也能混個通靈聖師吧?大魔王劉雨生心機手段舉世罕見,金蟬子對他頗有信心,不過他對劉雨生的人品實在不太信得過。

“那個,聖尊,老僧忽然想起還有點瑣事還未處理,這就先去處理一番!聖尊安心渡劫,老僧一定會爲聖尊祈福”

金蟬子非要找個藉口離開,無論如何他也不敢呆在天劫範圍之內,就算大魔王劉雨生說的天花亂墜,金蟬子也不上當。

大魔王劉雨生面無表情地攤攤手說:“好吧,既然老法師決心要走,那你就先走罷。”

終於得了準信兒,金蟬子大喜過望,急忙躬身一禮,架起一道黑風就要遁走。作爲鬼修的金蟬子,遁光與其他通靈師迥然有異,這遁光一看就不是善類。青天白日架這樣一道陰風陣陣的遁光,非遭雷劈不可。

要麼說好的不靈壞的靈,金蟬子遁光起的只比十三大派衆位大佬晚那麼幾句話的功夫,可是他剛飛出去沒多遠,天雷滾滾而落!

“咔嚓嚓!”

三道水桶粗的電蛇直奔大魔王劉雨生,另有一條較細的電光,竟然奔着金蟬子去了。這還只是開胃菜而已,電光就已經粗如水桶,威力足以洞穿金石,這要是打在人身上,那還有命在?關鍵在於天道劫數帶有鎖定印記,渡劫者根本避無可避,只能硬抗!

好個大魔王劉雨生,望着降下的劫雷,不退反進,大笑三聲,手中便生出三道華彩,與三道劫雷相映成趣!半空中,劫雷與華彩碰撞,瞬間爆發出耀眼的光明,彷彿大日臨頭,又彷彿真仙降世,這一團光令人不能直視,單單看上一眼就有可能使人雙眼被灼燒而徹底失明。

半晌之後,劫雷與華彩盡皆消失不見,半空中那兩者碰撞所產生的光團卻經久不消,最後竟把光團周圍的空間壁障都給燒得融化了!如此還不算完,那光團仍有越演越烈之勢!想不到劫雷沒能奈何大魔王劉雨生,大魔王劉雨生也奈何不了劫雷,他使出的真仙手段和劫雷並未互相完全抵消,而是藉此產生了難以言說的變化。

大魔王劉雨生敏銳地察覺到,這光團經劫雷和自身法力加持,若能煉化一番,絕對是一件難得的寶物。畢竟有天劫之力蘊含其中,用以對付幽冥怪物或者陰邪屬性的敵人,效果那是槓槓的。大魔王劉雨生袍袖一揮,使了個袖裏乾坤之法,將那團光給收了起來,整個過程不費吹灰之力,不見絲毫煙火氣。

大魔王劉雨生早已是通靈聖師,號稱半步大聖,掌握了通天大道,只差最後一步就能永恆不滅!天道劫數要想對付他,還得多加點火候才行。 大魔王劉雨生vs天道劫數,第一個回合劉雨生完勝。

其中還有一個小插曲,老和尚金蟬子在天劫降下之前,未能脫離天劫範圍,說來也是倒黴,就因爲他跟大魔王劉雨生多說了那麼幾句話,就把時間給耽誤了。天道劫數雖然有臨敵變化,但卻沒有真正的智慧,只因其並非天道真正化身,所以天劫落下時,目標所處範圍之內,一切皆爲應劫之人。

金蟬子就這麼悲催地被天劫鎖定,幸好大魔王劉雨生纔是主要目標,老和尚金蟬子區區一個鬼修,並沒有讓天劫大動干戈的必要。饒是如此,第一波雷劫,分出來的一道細小雷霆,仍舊把金蟬子給霹得五勞七傷。

天地間自有法則,五行相生相剋,這是法則,光明和黑暗對立,這也是法則。正如金蟬子乃是鬼修,天生就被雷霆所剋制,這跟他的功法屬性無關。金蟬子動用了自己壓箱底的本事,一身佛法修爲無雙,最終好不容易纔抗下了這波雷霆。

不等金蟬子鬆口氣,天道劫數第二波攻勢又到了。

這次天劫降下的劫雷有了新的變化,不再是純以雷霆力量碾壓爲主,而是轉了金刀雷。說是金刀雷,實質上漫天雷光化成了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峨眉雙刺柺子流星,一應武器應有盡有,皆是金色雷光所化!

萬千金光兵刃寒光閃閃,攜着斬天裂地的威勢裹下來,大魔王劉雨生二話不說就召喚出了一柄黑色油紙傘!這傘看似普普通通,黑紙做面,細竹爲骨,實則其中內有乾坤,以天元爲柄,暗和九龍戲珠之法陣!

通靈陰陽寶傘!

這把黑不溜秋的傘,正是陪着大魔王劉雨生經歷無數腥風血雨的通靈法寶!在大魔王劉雨生晉升大聖的最後一戰,這把傘明明被打成了碎片,爲何大魔王劉雨生手上還有一柄?這個問題很快就有了答案。

劫雷轉成金光劫,萬千雷光化作刀兵,應了西方庚金之利,無物不破,無堅不摧!大魔王劉雨生以通靈陰陽寶傘應對,只見他把傘打開隨手拋入空中,通靈陰陽寶傘迎風便漲,光影萬丈,傘柄一合,一股絕大的吸力發出,硬生生將萬千雷光刀兵給吸了進去,一個遺漏也無!

這般威猛無雙,連金光劫都能吞噬,莫非真個是通靈陰陽寶傘?下一刻,大魔王劉雨生召喚出的寶傘砰然炸裂!整個傘身化作無數霞光,映照的天空成了七彩顏色。金光劫被輕鬆度過,大魔王劉雨生召喚的法寶也徹底損毀。

這時才能看出來,大魔王劉雨生召喚的這通靈陰陽寶傘,竟然只是個一次性的玩意兒!儘管如此,其威力也超乎想象,竟然能硬抗一波天劫!不過要真是大魔王劉雨生的家底盡在,通靈陰陽寶傘、斬鬼刀、護身寶娃娃,哪一個不是驚天動地的純陽法寶?有這些寶物護身,恐怕天劫一露頭就要被大魔王劉雨生給打散了去。

純陽法寶以境界論,和通靈聖師相差無幾,只差一步就能成就造化,鍾天地之靈秀,奪衆生之氣運。大魔王劉雨生一人獨得三件純陽法寶,若論福澤深厚,天下間無人能比得過他。可惜大魔王劉雨生倒行逆施,非要逆天而行,還要收納天道,成就大道偉業,最後他被天道化身算計,不僅遭到了徒弟的背叛,自身被放逐到時間長河,三大法寶也都給損毀了。

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儘管大魔王劉雨生三大法寶盡毀,但他對法寶的掌握程度顯然已經出神入化,從他隨手就能拿出一次性的通靈陰陽寶傘就能看出來,對於法寶的祭煉和使用上,大魔王劉雨生已經超越了世間所有的通靈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