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臺下,拍賣師在唾沫飛濺了一會兒後,忽地砸下手上拍賣槌大聲說道:“莫奈大師的《池塘睡蓮》,起拍價7500萬美刀,每次加價至少50萬美刀。現在,競價開始!”

“7500萬美刀?!”金雀大睜雙眼,趴在窗玻璃上就差舔上去了,“大凡哥,該不會臺上那幅畫就是莫奈所有睡蓮中拍賣價格最高的那幅吧?”

在腦海回看剛纔從網上看到的內容,片刻後,陳志凡點頭確認道:“如果紫櫻花沒有做假的話,那現在拍賣的睡蓮,就是油畫拍賣史上第七貴的那幅了。”

臺下,在經過了一陣嗡嗡聲後,當先一名中東裝扮的富豪舉手叫道:“8000萬。”臺上拍賣師都還沒有開口,附近不遠同樣一名中東富豪舉手大叫:“9000萬。”

三樓執行董事辦公室內,看着電視屏幕的大江錦川慢慢握緊了拳頭:“叫吧叫吧,別辜負了我千辛萬苦才找到的這幅畫,又費盡心思把你兩位給同時吸引了過來。”

“9500萬。”最先出手的中東富豪又舉手競價。第二位中東富豪一臉的雲淡風輕:“1億。”

眼見着拍賣價格眨眼就突破了一億美刀大關,欣喜若狂的拍賣師揮舞着手臂大聲叫道:“1億美刀!這位來自中東的先生出價1億美刀!恭喜這位先生,他打破了我紫櫻花拍賣行自成立以來最高的拍賣記錄!”

“1億1000萬!”第一位中東富豪不爽了。

“1億2000萬!”第二位中東富豪瞪眼了。

“1億3000萬!”第一位中東富豪喘粗氣了。

“1億4000萬!”第二位中東富豪眼睛紅了。

05號貴賓室裏,懷特和安德烈雙雙傻眼了。他們來扶桑之前,集團不是已經調查的很清楚了嗎,此次拍賣會並不會有什麼世界富豪來參加拍賣啊!但現在這種情況又是怎麼回事?

臺下,看着一分鐘不到的時間裏,拍賣現場就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凡是與會的名流富商太太靚女們,無不心情激動的看着兩位來自中東的大土豪爭相競價。

誰都沒有想到,臺下居然還隱藏着這麼兩個身家絕對富可敵國的有錢人。

09號貴賓室裏,陳志凡忽然覺得自己有一種被打臉了的感覺。原本他以爲懷揣近5億美刀鉅款的自己,會是碾壓整個拍賣會與會人員的存在,哪知自以爲是天價的9900萬美刀,竟在短短不到半杯茶的時間裏,就被人給超過了,而且還是兩個人給很輕鬆的超過了。

果然啊,在資本的世界裏,自己還只是一條小小的游魚而已。

暗自感嘆不已的某青年,搖了搖頭後,起身離開柔軟的沙發,快步來到了瞭望窗前,雙手抱臂,靜靜看着那兩位中東大富豪臉紅脖子粗的相互飆價。 夜冰依頓時一驚,沒好氣的掐了他一把,然後狠狠地撲進他的懷裡,遮擋住一片美好的風景。

她們可是在外面,這個混蛋!

帝玄胤將她的腦袋狠狠地按在了胸膛當中,夜冰依聽著他的心跳如雷,一陣安心。

忽然,四周彷彿一下子寂靜了下來。

夜冰依敏感的察覺到了不尋常,將頭抬起來,想告訴帝玄胤,帝玄胤的唇便落了下來,低低的在她耳邊說道,「乖,等會兒,你找時間先離開。」

接著,四周便湧出十幾名黑衣人。

夜冰依淡淡的挑眉,心中暗道不好,這些人都在十重靈境界。

兩人對視一眼,這些人是誰?

為什麼要殺她們。

心中一個念頭呼之欲出,一定是今天那個小殿主吧。

沒想到,他們居然這麼快就查出了她們。

「你們是誰?」夜冰依明知故問,帝玄胤將她護在身後。

這些人臉上都戴著青色的獠牙面具,其中一個蒼老的聲音嘿嘿笑了一聲,「我們是誰不用管,你們只需要知道,你們今天必須要死。」

「呵呵,真是臭不要臉,一大把年紀了,欺負我們小輩算什麼。」忽然一道女子的聲音響起,只見夜冰依滿臉鄙夷的看著他們。

說話的老者,臉色頓時一黑,沒好氣道,「再多廢話,老夫現在就要了你的命!」

「那你來呀,我倒要看看,你這隻見不得人的老王八,怎麼要我的命。」夜冰依無所畏懼的勾了勾唇,在帝玄胤的背後挑釁道。

帝玄胤額角一抽,他有時候真想將這個小女人的腦袋撬開看看裡面裝了什麼,她還是真的不怕死呀。

默默的將她給藏在了身後。

「依依別鬧,聽話,等會兒有空,你自己趕緊跑。」帝玄胤淡淡的吩咐。

老者聽到夜冰依的話,差點被他氣的吐血。

旋即厲聲道,「給我上,給我殺了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

「想殺她,你問過本尊了沒有?」帝玄胤冷喝一聲,瀲灧的紫眸,殺機畢現。

人人都有逆鱗,而他帝玄胤的逆鱗,便是夜冰依。

老者瞬間被帝玄胤的眼神給嚇到了。

隨即臉上猙獰一笑,「廢話少說,帝玄胤!你等死吧!」

「我問你們!金家的寶貝沒有了,一定是在你們兩人身上對不對?帝玄胤,那個東西在你的身上是不是?」老者眯起眼睛說道。

「是又如何?」帝玄胤淡淡的勾唇,並沒有否認,不過精魄卻不在他的身上罷了。

「那你還不趕緊交出來!否則,我就先把你這個女人殺了,然後再殺了你!」

原來是沖著精魄來的。

夜冰依不屑一笑,「老東西,說得好像我們交出來,你就會不殺了我們似的。」

「你……閉嘴!」老者又是狠狠一噎,然後眼睛一亮,「呵呵,這麼說來,帝玄胤,精魄是在你身上了,既然如此,那我們要這個女人也沒有用,不如現在就弄死她!」剛開始他們也只是猜測而已,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你想幹什麼?」夜冰依看著老者猙獰的面孔,說了句廢話。 「當然是要你的命!」老者冷哼一戶,「動手,殺了這個該死的女人,帝玄胤不用管,不過若是他執意找死,那便殺了他然後再奪取精魄。」

話落,老者立即朝夜冰依出手。

夜冰依心中默哀了一把,這些老東西,貌似哪一個都比她要強。

她雖然也成功的晉陞到了十重靈境界,但又怎麼能和這些老傢伙相比。

不過……

「依依,你拖住左邊那個便好,剩下的,交給為夫。」帝玄胤摸了摸她的腦袋,旋即將她輕輕推了出去。

夜冰依只聽到帝玄胤慵懶邪魅的嗓音不屑道,「就憑你們幾個老匹夫,也敢對本尊動手?」

聽到男人的聲音充滿了不屑,沒有一絲慌張。夜冰依心中安穩了下來,也沒有時間讓她多想,她便被推到了一個十重靈境界的黑衣人身邊。

黑人看到夜冰依,眼中閃過一抹猙獰,顯然是把夜冰依當成了最弱的那個,「女人!我看你往哪裡逃,去死吧!」

黑衣人說著,手中拋來一團強大的光球,朝著夜冰依狠狠的砸過來。

夜冰依也不是吃素的,纖腰微彎,突然想到之前金家主她的那個精魄,心中默念了一下,速度,明顯的快了不少。

夜冰依心中一喜,等到再次被黑衣人攻擊的時候,她又在心中默念了一聲移!身形瞬間又消失在眼前。

黑衣人像看鬼一樣看著前方,擦了擦眼睛,不對啊,人明明剛才還在他的眼前,怎麼說沒有就沒有了。

「老子在此!」女子清亮的聲音響起,在黑衣人的身後。

黑衣人的身形頓時一僵,接著耳邊便有急風刮過,嗖嗖嗖,幾枚菱形的暗器從夜冰依的袖中飆出,刺進了黑衣人的皮肉當中。

「啊!該死的女人,我要殺了你!」黑人回過頭,目眥欲裂的看著夜冰依,他現在很是狼狽,渾身被釘穿了幾個窟窿,鮮血橫流。

「是么?」夜冰依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向他,一副輕鬆的樣子,眼中再也沒有一絲懼怕。

黑衣人眼中閃過一抹憤恨,突然,他的身上就發生了變化,接著,他渾身的力量便消失了一般,渾身揪著疼。

然後一頭從空中栽了下去。

低頭一看,黑衣人發現他手臂上全部都變成黑的,身上流的血也變成黑的,怒罵一聲,「妖女,你居然敢對我用毒!」

「真是浪費,要不是你以大欺小,我又怎麼捨得浪費我這些好藥材呢。」夜冰依聲音幽幽的道,隨即轉過身不再看黑衣人,因為,他已經活不成了。

轉過身的一幕,卻差點兒嚇得她跪下。

只見十幾名黑衣人全部團團圍住帝玄胤自己。

帝玄胤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中間,但他的氣場卻一點也不弱。

「你們這些卑鄙小人!」夜冰依氣得叉腰怒罵,「這麼多人欺負一個,你們怎麼不去死?!」

「依依,離開這裡,不用擔心我。」帝玄胤看到夜冰依安然無恙,悄悄鬆了口氣,傳音給她說道。

夜冰依根本就不聽,說什麼廢話,她怎麼可能丟下他一個人走? 當就連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夜刃,都一臉驚奇的站到了窗邊時,拍賣場上,已是羣情激動、血脈賁張。

“1億5500萬美刀!尊貴的阿巴德先生出價1億5500萬美刀!”

情緒亢奮的拍賣師那嘶啞的聲音還在拍賣場上空盤旋,第二位競價的中東富豪就唰的一下舉起手來悶聲道:“1億6000萬!”

“哦!”四肢顫抖的拍賣師尖着嗓子用力地揮舞起了手上的拍賣槌,“尊敬的巴卡爾先生出價1億6000萬美刀!”

05號貴賓室裏,懷特滿臉苦澀的閉上了眼睛。急促的喘了兩口氣後,他倏地睜眼看着同伴問道:“安德烈,老傢伙們給了你多大的權限?”

金髮碧眼的安德烈那張俊朗的臉上滿是無奈的表情回道:“懷特,你又不是不知道中東那些有錢人在世界拍賣場上的表現,這次我們運氣不好,任務很明顯完不成了。”

情緒忽然暴躁了起來的懷特,揮舞了一下他那強壯的胳膊叫道:“該死的,你就不能告訴我老傢伙們給你的權限有多大嗎!”

眼底閃過一抹冷然的安德烈聳了聳肩:“2億美刀左右,最多不能超過1000萬。”

“2億1000萬美刀!?”懷特不無嫉妒的瞪了他一眼,“看來老傢伙們還是一貫的看重你呀!我的權限才區區3000萬美刀,哼!”

安德烈攤手,臉上滿是無奈的說道:“問題是老傢伙們敢給你更高的權限嗎?懷特,你是不是忘了兩個月前,就是單純的爲了出一口氣,你居然在一幅畢加索油畫上白白浪費了上千萬美刀!”

“反正老傢伙們就是偏心!”懷特喘着粗氣一臉的忿忿,“不過要是我同父異母的姐姐是西歐丹邁王妃的話,老傢伙們也一定會對我另眼相看吧!”

“威廉.布朗.懷特,如果你真當我是你的同伴,你就不會說那樣的話。”安德烈臉上,滿是陰沉。

當聽到同伴叫自己全名的時候,懷特就知道,金髮小子是真的生氣了。

愣了片刻後,他伸手輕輕錘了一下安德烈的胸口同時,臉上笑嘻嘻的說道:“好了好了,安德烈,是我錯了,我不該那樣說的。但是你也知道,我有情緒躁狂症,一受到刺激,就連自己在說什麼都不知道了。”

安德烈不說話,只是用一對碧油油的眼珠子靜靜看着他。

懷特縮了縮脖子,腆着臉湊過去摟着同伴的脖子輕聲說道:“金髮小子,你還想不想辦成老傢伙們交給我們的任務了?”

聽了暴脾氣小子叫自己的暱稱,安德烈一巴掌拍掉他摟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說道:“有什麼辦法就快點說,沒聽現在已經報價1億7500萬美刀了嗎!”

臉上掛着笑,懷特和聲說道:“老傢伙們給你的權限是2億1000萬美刀左右,那乾脆我們就直接一次性出價2億1000萬,成了算是勉強完成了任務,不成也怪不了我們不是。”

細細考慮了一下懷特的提議,安德烈兩眼一亮,忍不住朝他伸出了大拇指:“可以啊,懷特,沒想到你那肌肉腦子裏,居然還能想到這麼好的一個解決辦法。”

秀了秀自己那健壯的胳膊上的肌肉,懷特一臉的惡狠狠:“狗屎!你腦子裏才全是肌肉!”

樓下拍賣臺上,拍賣師額頭掛着一層細汗的嘶聲說道:“巴卡爾先生出價1億8200萬美刀,請問阿巴德先生還要競價嗎?”

最先出手的阿巴德滿臉陰沉的瞪了一旁一臉得意的巴卡爾一眼,只是稍微猶豫了片刻後,他就在全場矚目下舉起了手沉聲說道:“1億9000萬!”

“哇喔!”會場內外,響起了一連串激動的感嘆聲。難道今晚紫櫻花拍賣行的收尾之拍,能打破2億美刀的大關嗎!

拍賣師都還來不及報出中東大富豪阿巴德先生的最新報價,會場上空就響起了一道低沉的嗓音:“2億1000萬美刀!”

“2億1000萬美刀!?”激動得渾身直打顫的拍賣師,忍不住大張着嘴,望向了樓上05號貴賓室的位置。

臺下,一片譁然。與會的名流富豪們深信,今晚的拍賣會,一定會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內,就傳遍世界各地,他們參與其中,與有榮焉。

事實上,早就有所準備的紫櫻花拍賣行,已經安排專人以一種迅速而又精準的效率,將這一天價競拍的盛況,通過網路傳到了世界各地的主流新聞平臺上。

造勢,野心勃勃的紫櫻花執行董事大江錦川,在爲拍賣行的崛起拍賣界之巔而造勢。而來自於美帝大財團的兩位公子哥,在這場盛事上又添了一把火。

2億1000萬美刀,尼瑪好大的手筆!

09號貴賓室裏,陳志凡眉鋒一擰,手又開始在蠢蠢欲動。他無比的好奇,如果自己現在出手競價的話,那個紅髮小子會不會發狂到追殺過來?

就在某青年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促狹笑意,即將伸出手去的時候,又忽地心頭動了一下。微皺着眉頭,他探手就着桌面上殘存的幾許清水,隨意寫了一個“安”字。

隨着眼睛深處幾絲紫金光芒驟然閃過,陳志凡輕吐出一口氣,伸手抹去字後慶幸不已的輕聲自語:“幸好心血來潮占卜了一下,要不然的話就真的是自己把自己給坑了!”

“2億1000萬美刀!05號貴賓出價2億1000萬美刀!”臺上,拍賣師聲嘶力竭的大吼。

三樓辦公室,大江錦川緊皺眉頭看着電視屏幕裏拍賣師的表現,內心裏,他暗自發狠:不管那個拍賣師是誰的人,今晚拍賣會一結束,就立刻讓他滾蛋!專業素養幾乎沒有,就只知道在臺上大聲的叫喊,這麼一個小丑般的拍賣師,如何匹配得上我大紫櫻花拍賣行!

渾不知自己已經被紫櫻花大佬給捨棄了的拍賣師,依舊扯着嗓子叫道:“2億1000萬美刀第一次!……2億1000萬美刀第三次!”

“啪!”

“成交!恭喜05號貴賓成功拍得世界油畫大師莫奈的傳世油畫!先生們,女士們,請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恭賀05號貴賓以世界第三高的油畫拍賣價,成功競得《池塘睡蓮》!”激動得眼珠子都發光的拍賣師率先叭叭拍起了手掌來。在他的帶領下,會場裏頃刻間就被一陣猛烈的鼓掌聲所充斥。 「你們一個也別想離開!」老者厲聲喝道。

「擺九天羅剎陣!」老者冷哼一聲,旋即他身旁的那些人便將帝玄胤圍成了一個圈,手中開始翻著結印,朝著帝玄胤一人而去,夜冰依的心中大駭,「小胤胤。」

看到帝玄胤一個人被一群瘋狗圍攻,夜冰依的心中瞬間著急了,急忙衝過來,想要幫助他。

可是夜冰依剛過來,旁邊的老者,突然對她猙獰一笑,轉身,朝著她拍過來,這變化之大,讓夜冰依一時間措不及防。

「依依!」

一道掌風猛烈的從夜冰依的耳邊擦過,接著,夜冰依聽到了一道悶哼聲。

睜開眼睛,夜冰依便已經落到了一個溫暖的懷抱,她急忙道,「小胤胤,你怎麼樣?」

帝玄胤對她搖了搖頭,將她護在懷中。旋即轉過身,看向十幾個黑衣人,眼中閃過嗜血光芒,「你們找死。」

如今的狀況是,帝玄胤和夜冰依兩人又被齊齊圍攻。

帝玄胤將夜冰依緊緊護在身後,手中快速翻出一個結印,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羅盤。

十幾名黑衣人將兩人困住的同時,手下也不閑著,朝著首當其衝的帝玄胤一個人攻擊而去。

但是他們發出的這些氣息,在遇到帝玄胤的時候,突然拐了個彎兒,然後朝著他們自己反追過來。

砰砰砰——

「啊啊啊!」

十幾名黑衣人不顧形象的慘叫連連,身體瞬間紛紛被彈出了數百米,趁這個當口,帝玄胤拉著夜冰依就跑。

兩人一直跑到數百米之後,帝玄胤才牽著夜冰依的手停了下來,微微鬆了口氣。

夜冰依還沒來得及欣喜,就看到帝玄胤面色蒼白,臉色頓時一變,想到帝玄胤剛才因為她分心,而受到創傷。

摸上帝玄胤的脈門,夜冰依臉色頓時一變,「小胤胤,你中毒了?!」

夜冰依大罵,「這些卑鄙的老傢伙,靠!我去弄死他們。」

帝玄胤一把將她拉回,揉了揉她的頭道,「別去,他們人多,敵眾我寡,如今我又被他們算計,還是暫時先放過他們罷。」

說完這句話,帝玄胤高大的身子突然直接栽倒在了夜冰依的身上。

夜冰依被帝玄胤撞得一個趔趄,隨即用力將他扶好,心疼的眼淚啪嗒啪嗒掉落下來,「痛不痛?都是我不好,早知道我就先跑了。」

「傻丫頭,哭什麼,我又死不了。」帝玄胤哭笑不得的吻了吻她濕漉漉的眼睛,受傷的是他,怎麼她先哭起來了?

「對了!」夜冰依抹了把眼淚,突然眼睛一亮,隨即拿出一張生命咒符,急忙給帝玄胤用上。

帝玄胤想要攔著,夜冰依卻已經給他用完了。

「這只是一些輕傷,逼毒便好,並沒有生命大礙,用生命咒符,太浪費了。」帝玄胤搖了搖頭說道

夜冰依心疼的抱著他的腰,聞言呵斥道,「說什麼廢話!用在你身上怎麼能說是浪費?什麼好東西我都不要!只要你能快點好起來就好。」

帝玄胤聞言得意的勾唇,要不是現在他還需要打坐,真想抱著她親熱一會兒。 夜冰依扶著帝玄胤坐下,「好了,你先坐下來休息一會兒,恢復了再走。」

「好。」帝玄胤點點頭,盤膝而坐,開始逼毒,恢復自己的實力。

很快,耳邊再次傳來一絲動靜。

夜冰依眉頭一皺,這些老不死的,居然追來這麼快!

轉過頭看向臉色有些蒼白的男子,夜冰依眼中閃過一抹愧疚,小胤胤現在已經到了最關鍵的地步,絕對不能被人打擾。

夜冰依擋在帝玄胤的身前,保護著他。

「刷刷刷——」

十幾道人影很快就出現在眼前,正是之前的黑衣人。

此刻的十幾名黑衣老者,渾身狼狽不堪,蓬頭垢面,活脫脫像一個老瘋子似的,臉上的面具乾脆也摘了下來,一個個怒視著夜冰依和帝玄胤。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