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團血霧爆開,大片的血雨漫天飛舞,如同一場冰雹落下,精純到令人垂涎的精血飛瀉流淌,兩隻碩大的巨爪轟然落地,濺起無數塵土碎石,海龍身的雙爪瞬間被廢掉,斷裂處凹凸不平,猙獰可怖,彷彿被虛空獸王的兇狠的一抓硬生生撕掉似的。

秦守不由得挑眉,這海龍真身邪門的很,那玉角內到底什麼情況,被明神門鎮壓了,鬥氣都無法流淌,卻仍然有反擊的能力,不過這也只是垂死的掙扎罷了,今天無論如何,他都要將觀瀾留在這裏!

“你能抵擋多少次?!”

咻咻!

兩枚黑色的手裏劍再次在須佐能乎的手中成型了,無情的鋒刃化作盤旋的黑色圓月,激射而去。

叮~~

玉角再次爆出一團聖潔的光輝流淌,一股詭異的祕力隨着那金色的光芒再次影響到了神威手裏劍,神威手裏劍這次偏離的有些遠,竟然被彈開,觀瀾竟然妄圖想要讓神威手裏劍折回對自己本尊造成傷害!

“天真啊!自食其果!”

秦守冷笑一聲,雙眼血紅妖異的三枚黑色鐮刀圖形的萬花筒可怕的瞳力在流轉,威武高昂的須佐能乎兩團赤金色的眼眸淡漠的閃爍着,似乎也在表達着嘲諷,須佐能乎動都不動,那盤旋迴折的神威手裏劍豁然轉頭。 北朝奸佞 以超越之前來勢的速度,瘋狂的朝着觀瀾所化的海龍真身刺去!

鏗鏗!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這次秦守並沒有再次瞄向頭顱,而是選擇了剩餘的那兩肢。既然觀瀾那麼不想讓自己砍她的腦袋,那麼怎麼樣也要給個面子不是?

咻咻!

兩枚神威手裏劍分毫不差的刺中了動彈不得的龐大海龍真身的餘下的兩肢遒勁有力的巨爪。關節碎裂,漫天血雨再次爆裂,每一滴比水銀還要沉重許多,蔚爲壯觀的血雨飄散,充斥着淒涼的美感,玉角中的觀瀾淒厲的慘叫聲如同九幽之下的亡靈,魔界的夜梟,滲人心魄。

“神威!雷切!”

噼裏啪啦的尖銳爆鳴聲陡然響起。 美漫之道門修士 彷彿九天之上的雷雲在顫動,雷電肆虐,電蛇飛舞,這並非是秦守本人施展出來的,而是須佐能乎施展出來的,左手包裹着黑色的雷電,恍若天咒千鳥,比起黑雷還要強悍上一個等級,這神威雷切是帶土萬花筒的獨有能力,但凡是被雷切擊中的地方。都會被神威的能力籠罩,統統空間切割到支離破碎!

唰!

須佐能乎以完全與其身軀不成比例的恐怖速度衝刺,周遭的空間彷彿在這一剎那都黑了下來。只剩下一團黑色的耀光在閃爍着,暗夜中的黑色閃電,是那麼的邪異和威嚴,虛空僅僅只是閃過一道痕跡,秦守的神威雷切已經逼近了觀瀾的玉角,玉角再度爆出一團金光。

秦守頓時感覺到身軀在這一剎那被一股莫名的偉岸力量退開,越是想要靠近,阻力越是大的驚人,最終不得不偏離方向。秦守冷冷的一笑,信手拋飛一枚刻有飛雷神的苦無。然後任由攻擊偏離,須佐能乎錯開小段距離之後。金光收攏,但是下一刻,原本已經錯開的那雷切之手竟然彷彿穿越了時間一樣再度出現在面前,黑色的雷光完全不給觀瀾第二次反應的機會,超越了閃電的速度,對着玉角怒劈而下!

“飛雷神……斬!”

第二段飛雷神的能力,當飛雷神的術式座標與秦守本尊處於一條連線的時候,中間不論是什麼樣的物體,都會被飛雷神一瞬間以難以想象的空間穿透力徹底洞穿,二代火影千手扉間的成名技,就是用這一招,重創宇智波泉奈,最終讓其不治身亡。

咔嚓!

玉角卻倏然崩裂,偏偏瓷器破碎似的碎片漫天飛舞,炸成了萬千碎片!

海龍真身轟然倒塌,觀瀾的七竅流血,染紅了破碎的黃金戰甲,生生倒飛而出,臉色蒼白如紙,虛弱到了極點,但是她眉心亮起了一團金光,包裹着她向遠方飛遁,一口氣將須佐能乎以及二尾同時以飛雷神轉移,消耗極大,但是此時根本顧不得喘息,秦守萬花筒寫輪眼驟然一縮,他感覺的出來,一切都是她眉心不知名的力量在作祟,讓自己始終瞳孔刺痛的莫名力量現在終於露出了端倪!

海神三叉戟!

那金色的光輝化作三叉戟的神紋浮現在觀瀾光潔的額頭,神聖而威嚴,秦守不由得渾身一震,心頭大駭,這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眼前的情形秦守再清楚不過了,因爲他親眼見過一次!南宮燕得到月神杖的認可時,也是如此異象!如此說來,觀瀾竟然得到了海神三叉戟,海神的本命神器的認可!

觀瀾難不成是海神轉世不成?!

又或者是,觀瀾是海神指定的傳承者?!

有神器護體,還是真正神明的本命神器,想要擊殺她,難比登天!!!

“送我上去!”

秦守急迫的幾乎是怒吼出聲,那金色的遁光越來越濃郁了,似乎下一刻就會破空飛離,秦守哪能任由其逃走?!得到海神的認可,不論是其認可的傳承者,或者是本身的轉世身,將來都是可以問鼎傳說中的神位的人!!比起十聖至尊,威脅大了不止十倍!

須佐能乎因爲消耗過大,頃刻間被秦守散去了,二尾同樣疲憊不堪,但是此時也明白事情的嚴峻,尾巴托住秦守,拼盡全力的瘋狂一擲,秦守炮彈似的被拋飛,迅速到了近乎是千張高空,完全來不及接觸了,秦守當機立斷,迅速轉化成宇智波鼬的萬花筒,右眼淌血,三角風車恐怖的瞳力迸射!

他萬分慶幸自己兌換了漩渦一族的體質,得以時時刻刻擁有強大的查克拉恢復力和儲量,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天照!!”

黑色的火焰瘋狂的撲去,瞬間沾到了金色的光幕上,觀瀾虛弱的臉上不帶半點兒血色,看到這熟悉恐怖的黑色火焰,冷豔的面孔閃現出恐懼和震驚的色彩,更爲駭然的是,那黑色的火焰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連金色光幕都被點燃了,這可是神力光波形成的罩壁啊!嗤嗤的白煙升騰着,轉眼間金色光幕就被燒穿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孔洞,秦守當機立斷,第二發天照間不容髮的繼續使用,身體顫慄,右眼抽搐似的疼痛難忍,但是秦守咬牙堅持。

咻咻!

黑色火焰如同黑色的毒蛇張開了流淌毒液的獠牙,狠狠的咬上了觀瀾的細嫩白皙的脖頸,更是點燃了觀瀾的左邊的香腮,觀瀾真正淒厲的慘叫越發的慘烈,傳金裂石,直衝九霄雲外!

“還不夠!!!!”

秦守一直垂到腰間的黑紅色長髮如同火焰似的瘋狂的飄蕩,如同火焰在熊熊的燃燒着,拼命的壓榨着自己最後一絲絲的查克拉,秦守幾乎是咬碎了自己的嘴脣,目眥盡裂,袖長的指甲刺穿了手掌的皮肉,一分一秒都是最關鍵的時候!!

他現在罵孃的心思都有了,但是憋着不敢罵系統,一切都是意想不到的發展,先是完全想不到觀瀾有這麼一手,竟然有着真正的神靈的認可,海神三叉戟是海神的本命神器,論威力全部激活之後,根本不亞於十聖至尊在出手,更讓他萬萬想不到的是,因爲兌換了漩渦一族的查克拉的問題,儲存的三個影分身全都解開了,現在身體空蕩蕩的是半點兒查克拉都沒有了,現在正在瘋狂的提煉中,已經是火燒眉毛了。

現在秦守的心情自能暴躁的用兩個字來形容。

臥槽!臥槽!!臥槽!!! 「擅自就褪下了外套,你可真是野蠻呢,百夫長。」

九深吸一口氣,暫時抑制住腰間的傷痛,做好了迎接下一波攻擊的準備。她打算和來者殊死一搏,拼出一條從這裡脫身的道路。不過,九並沒想著和這名來者硬碰硬,她知道自己的實力不濟,所以她打算在這場拼殺中用一些小手段。

受限於之前的條件,九在離開組織時並沒能帶走太多的武器,現在她的身上也只有一把非致命的電擊槍而已,可九此時卻想用這把非致命武器對這名來者造成致命的打擊。

來者當然不可能看到九身後的武器,但她卻通過九的神色推斷出九想用計謀取勝。

「野蠻的是你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以前的光榮事迹。」

來者吐槽了九一句,她沒有再給九思考時間,而是直接發起了攻擊。來者的攻速很快,九還沒來得及做出防禦措施,她就已經抓住了九的手腕,並順勢轉身給了九一個過肩摔。緊接著來者就要補刀,她伸指打算戳穿九的雙眼。

而九側身一閃,勉強躲開了來者的攻擊,並迅速爬起。但來者的攻速實在是太快了,九才剛爬起來,來者的腿就已經掃到了九的胸口,再次將九擊倒在地。

「從十夫長到百夫長,根本用不著靠其他手段提升實力!而急於求成的你卻選擇依賴外部力量拔高了自己的實力,這樣的你必定會走向毀滅!」

來者在掃倒九之後,立刻蹲下身子,捏住了九的脖頸,極大限度的控制住了九。 霸道總裁深深寵 而九當然不可能坐以待斃,她反抗著,想要打退來者那雙扼住自己咽喉的手。

可由於來者佔據了優勢位置,且九的呼吸受到了限制,九根本找不到機會掙脫來者的控制。於是,九就轉變了思路,她決定使用掖在自己身後的電擊槍。

來者是第一次執行清除人類的任務,她自然不可能像對待異類那樣殘忍的清除九,她看不得同為人類的九逝於窒息,她打算給九一個痛快,這樣也好減輕她的心裡壓力。於是,抱著這種想法的來者就鬆開了一隻手,拔出系在大腿處的短刃。

此時,九也趁著來者拔出短刃的空檔抽出了自己身後的電擊槍。 穿越艾澤拉斯的道士 即便來者的攻擊速度很快,也不可能快過近距離扣動扳機的速度。來者還沒來得及揮下手中的短刃刺入九的要害,她就承受了電擊槍射出的電流。電流麻痹了來者的神經,讓來者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她自然也就不由自主的鬆開了手中的短刃,同時也鬆開了捏著九脖子的手。

九的這一擊是來者萬萬沒想到的,她懵了,她現在不僅感覺身體失去了控制,就連大腦也難以正常思考了,但她卻清楚的知道,這場拼殺已經分出了勝負。

由於來者之前捏住了九的脖子,九難免也會被電了一下。不過,九承受的電流遠沒有來者承受的電流嚴重,九很快就恢復正常了。

「你應該用熱武器清除我…」 焦急的等待中,總算是涌現出一絲絲的查克拉,不得不說漩渦一族的查克拉恢復能力強悍,雖然只有一絲絲,但是足夠了,其餘透支的,就用生命力來彌補吧!

“好了!”秦守幾乎是咆哮着,“神威!!!”

左眼再度轉化成黑色三枚鐮刀的萬花筒,不顧後果的使用出神威的力量,換做平時使用這等力量,極有可能會讓自己身亡,但是秦守有着頑強的生命力的漩渦體質,根本不在乎,神威死死的籠罩住觀瀾,金色的圓球立刻被神威的空間之力影響了,劇烈的顫抖起來,空間彷彿是一團漩渦,要把觀瀾徹底的吞噬入黑洞之中。

但是那光幕是神器賦予的,秦守悲催的發現,自己越是強行催動神威,越是會刺激海神三叉戟的神力流淌,秦守左眼血絲彌補,彷彿破碎的玻璃似的,神威的瞳力瘋狂的流淌,失明值百分點迅速的喪失着,查克拉更是不要錢的輸出和透支,髮梢處已經有四分之一的頭髮變成了一片枯萎的白色,生命力在透支!

“系統!!!快!我要能秒殺她的兌換物,不論是多少信仰力,我都給!!!”秦守瘋狂的咆哮着。

小米不鹹不淡,不急不緩公式化的機械合成音慢吞吞的說道:“宿主9526請稍後,正在搜尋匹配中……”

臥槽!!!尼瑪啊!!!

這時候還匹配中,日你仙人個闆闆啊!!

秦守都快哭了,心頭罵罵咧咧,這麼關鍵的時刻系統不靠譜氣死人啊!

“嘀……檢測到宿主9526正在辱罵系統,現在觀察中,確定其不敬程度。考慮予以懲罰等級……”小米慢吞吞的說道。

“我錯了!!米大!!您忙,您忙着,我不急。真的不急。”秦守欲哭無淚,火燒屁股是什麼感覺。秦守真的是體會到了,短短的每一個呼吸彷彿都被切割成了一千份的等待時刻,每一刻的度過陡然秦守如日入年,終於,小米那天籟似的聲音終於想起來了。

“根據宿主條件,成功找尋到匹配兌換物品,六道仙人求道玉!兌換兩百萬一枚,僅限購買一次。再無此優惠。”

這特麼算個屁優惠啊!簡直是搶錢啊,不是,搶信仰力啊!

不過那是什麼?求……求道玉!!

秦守豁然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呼吸急促起來。

那可是火影世界裏最bug的存在,求道玉是六道仙人之體凝聚出來的陰陽遁的凝聚體,是融合了一切性質的變化,超越了血繼淘汰,是創造之術,也是可以讓萬物歸於無的忍術,可以破盡天下萬法。讓一切術法徹底的失效,變化隨心,即便是穢土轉生這樣的不死殭屍。不死不滅的邪門歪道捱上求道玉一擊,那也是魂飛魄散的結局,一切的邪門歪道在求道玉面前蕩然無存!

別說是兩百萬,就算是八百萬,買來也不虧啊!

“好!立刻兌換!”秦守急不可耐的高聲叫到。

“宿主大人,一次性必須買足三枚,共計八百萬信仰力。”小米淡淡的說道。

臥槽,一枚兩百萬,三枚八百萬。這廝什麼數學計算能力啊!

“買買買!!!”

火燒屁股了,秦守哪裏還有什麼計較的心思。八百萬信仰力,這是秦守的全部資產了。原先打算積累充足的信仰力,配合所有的主線任務完成,一口氣把九尾或者千手柱間的第三段仙人之體木遁給兌換出來,現在看來,暫時是泡湯了,不過求道玉的價值完全可以抵擋!

雖然是一次性使用的東西,僅能購買一次,再想用就只能自己真正成爲六道仙人之體了。

咻咻咻!

三枚黑色的固態圓球狀的求道玉出現在了自己的背後,懸浮着竟然憑空拖着秦守禦空而立。

叮!

浩蕩的神力波動滌盪正片東極島,聖潔、威嚴、浩蕩、不可侵犯的恐怖力量出現了,彷彿冥冥中的神明降臨在世間,觀瀾眉心的海神三叉戟綻放出萬道光芒,出現了高足足萬丈的海神三叉戟的虛影,神器凌然,威嚴不可侵犯,恍然間,如同海神再現,手持海神三叉戟,迎戰八方敵!

“散!”

毒蛇一般的黑色火焰天照在觀瀾的脖頸和嬌嫩白皙的臉龐上燃燒着,卻陡然間被浩蕩的神力震散,漫天的黑色火焰被震開,消散於虛空,觀瀾此時連痛苦嚎叫的力氣都沒了,但是卻生生留下了一條命,被天照燒過的地方,留下了猙獰的疤痕,半邊香腮徹底毀容了,甚至看得到半邊的白骨,被天照焚燒的軀體,連同精血、精魄統統都被焚燒了,連半點兒殘渣灰飛都沒有,看樣子如果無法進入十聖至尊的領域,恐怕會日日夜夜飽受煎熬和苦楚,永遠無法恢復容貌,即便是進入聖域脫胎換骨,恐怕也無法抵消這永久的本命精血的損傷。

“殺……他……”觀瀾氣若游絲,左眼艱難的無法睜開,猙獰的疤痕從左眼瞼下方的美人痣一直蔓延到鎖骨,看上去彷彿是真正的蛇蠍巫婆的臉龐猙獰駭人,對女子來說,容貌的損傷對她們的打擊那纔是真正致命的。

那萬丈海神三叉戟的虛影浩蕩無邊,似乎遵從觀瀾的意思,鋒刃指向秦守,秦守有一種感覺,此時即便是使用了須佐能乎,鎧甲也會毫無阻礙的被震碎,直接將自己秒殺,八尺鏡也無法護自己周全,恐怕會周身都化作齏粉,這威勢,竟然讓秦守有一種骨帝魔手再現的感覺。

“有種就比比誰跟狠啊!!!!”

秦守揚天嘶吼,不屈的直面神靈,背後的三枚求道玉旋轉,即便是此時秦守筋疲力竭,身體虛弱,但是卻凌然無懼,求道玉帶給秦守無限的自信,秦守傲然指天,狂氣大發,觀瀾身軀顫抖,不受控制的劇烈的打着擺子,痙攣似的抽搐着,她怕了……真的怕了。

永恆的陰影徹徹底底的烙印在了她的心頭,永遠無法磨滅了,是她永久的心魔,她甚至畏懼的有了一種荒謬而不可思議的念頭——即便是神器化作神靈一擊,也殺不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這種感覺真實的讓她內心僅有的驕傲都破碎了。

這個男人……

這個男人竟然無謂瘋狂到……

殺破蒼天見真神!!!!

“來啊!!”秦守挑釁的吼道,敢如此褻瀆神靈,無視一切的人,恐怕除了秦守沒有第二個人了。

海神三叉戟是海神的本命神器,身爲神靈,享受衆生香火和膜拜,什麼時候被如此褻瀆過,如果海神在世,定然會勃然大怒,頃刻間落下神罰,徹徹底底誅殺秦守,雖然海神是否在世還不確定,但是作爲海神的本命神器,有着至高無上的威嚴和驕傲,不允許螻蟻如此褻瀆。

即便是觀瀾心生怯意,萬分哀求迅速逃離,但是海神三叉戟內部的神祗卻不從,要落下九天神罰,徹底誅殺秦守!

九霄雲層雷動,八方風雲齊聚,六.合四方鬼哭神嚎,冥冥中信奉海神的念力如若浪潮般灌注,海神三叉戟萬丈本尊竟然一瞬間如同凝成了實質!

此時劃破虛空,留下道道黑色的空間裂縫,方圓千里的海洋破碎,空間道道撕裂,虛空罡風凜冽,但凡是切割過的物體,支離破碎,片甲不留!

但是那常人見之膽寒的虛空大裂縫此時秦守卻凌然無懼,求道玉化作密不透風的屏障,住秦守,任由外界罡風凌冽,任由神力噴涌,任由雷光肆虐,任由空間崩碎!

求道玉內,萬法不侵,絕對防禦!

一切的一切,罡風也好,神力波動也好,雷電也好,種種末日般的恐怖災難靠近求道玉,一切都歸於無。

求道玉將一切無效化,歸於無,同時也在創造。

“天之麻迦古矢!”

第二枚求道玉化作佐助須佐能乎的神器模樣,黑色的求道玉變化形狀,毫無畏懼的以單薄渺小的姿態對上了萬丈的虛空落下的海神三叉戟,數之不盡的萬千海獸在悲鳴,觀瀾臉色慘白,渾身不受控制的在顫抖着,觀瀾眼中畏懼、不甘、狠辣和震驚一一閃過。

觀瀾永遠都忘不了自己眼前的這一幕。

即便是在她以後的短暫的歲月中,這驚天動地,如同神明一般遙不可及的存在發生的碰撞,那孤傲狂人的怒吼咆哮,敢直面神靈挑釁,敢怒視蒼天,幹做出十聖至尊都聞之色變的事情,秦守的紅底火雲服的身影,深深的刺痛了觀瀾,留下了永遠難忘的陰影。

沒有想象中的激烈碰撞,沒有爆炸的萬丈蘑菇雲,沒有山崩海嘯,沒有末日衝擊波,有的僅僅只是微微的接觸,隨後那渺小的黑色箭矢消失了,海神三叉戟內部的神祗發出淒厲的慘叫,彷彿修煉成精怪的雪人遇上了烈日,隨即金色的光華閃爍着,包裹着觀瀾迅速離去,萬丈虛影倏然消失,漫天末世神罰的雷霆、海嘯、山崩、流星、烏雲等異象蕩然無存。

觀瀾被包裹着跨越虛空,但是她震驚的美眸彷彿都要把眼眶給撕裂,幾乎是要瞪出來了。

她驚懼看到,海神三叉戟,斷了! 「你應該用熱武器來清除我…你輸了…百夫長…」

九看著倒在地上抽搐的來者,她的心裡終於鬆了一口氣。雖然九成功擊倒了來者,可九現在卻不敢產生一絲大意,因為九很清楚,如果自己剛才拔槍的速度慢了一下,那自己現在可能已經命喪黃泉了。

九拿起了來者掉落在地的短刃和槍械,並搜查起來者的身體,想要確認來者是否還攜帶了其他武器。不過,九卻並沒有從來者身上找到其他武器,反而從來者衣服里的一處極為隱蔽的口袋裡找到了一張能夠證明來者身份的證件。

「百夫長…十三…」

九看著這張證件,她不覺間念出了證件上刻著的代號。

「你居然帶著身份證明執行任務,你是有多傻呀…

原來如此,你剛剛升為了百夫長,你還沒有從提升等階的興奮中走出來,你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你生怕別人懷疑自己的實力,所以才會帶著這張證件。而清除我,正是你升為百夫長後接的第一個任務。」

九吐槽著十三,她一開始還認為這張證件是假的,是十三故意帶來迷惑自己的。可當九看到這張證件的簽發日期之後,她似乎明白了十三攜帶這張證件的原因。這難免會讓九吐槽了十三一句,她也因此露出了嘲諷的神情。

「你還真是可愛,明明都已經成為了百夫長,卻依舊無法消除掉那份可笑的少女心呢。不過,我可不會因此對你手下留情,你是我的敵人,我不可能讓你繼續追殺我。」

九一併收起了十三的證件,她認為十三的證件說不定能在某些方面幫到自己。九在確認十三身上沒有自己想要的東西后,就舉起了十三的那把致命槍械。

「如果你一開始不和我廢話,而是直接扣動扳機,那你現在說不定已經走在返程的路上了。你說我急於求成,你不也急於求成嗎?你為了證明自己能夠勝任百夫長,連功課都沒做就火急火燎的接了這一任務,我想,你根本就沒有詳細了解我脫離組織的原因吧,你也沒了解我在脫離組織之前經歷過哪些事情吧。」

九這麼說著,她最終收起了手中的槍,而是拔出了那把本屬於十三的短刃。

「對你來說,組織降下的懲罰比死亡更可怕。所以,我不會清除你,但我要確保你永遠都不能站立,獨自坐在輪椅上享受失敗帶來的痛苦,可悲的百夫長啊。」

九做出了一個狠毒的決定,她打算用這種方法折磨十三的心靈,以此作為十三來清除自己的懲罰。可就當九準備動手之際,電流對十三的影響減弱了一些,十三恢復了一點知覺。

十三沒有猶豫,雖然她現在還沒恢復到正常水平,但她還是盡全力朝著九的喉嚨揮動手肘,想用這一擊讓九暫時失去行動能力。

不過,十三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她這一擊的速度連以前速度的三分之一都沒有,更不用說這一擊的力道了。毫無疑問,十三的攻擊被九擋了下來。 黑色的求道玉的護盾屏障呈現輕紗一樣的液體流動的光輝,德芙巧克力似的縱享絲滑,悄然緩緩的裂開,秦守完好無損的出現,此時整個東極島已經基本山已經毀掉了,千瘡百孔、斷壁殘垣,大量的海水倒灌,此地呈現漏斗狀的巨大深坑,深不見底,黑黝黝的彷彿通向着另外一個世界,陰暗且深邃,海水彷彿永遠都填不滿似的,地底的火山支脈似乎也被觸及了,大量的海水蒸騰出迷濛的水蒸氣,直衝天闕。

求道玉的絕對實力已經向秦守表明這驚人的價值,須佐能乎是超越我愛羅守鶴之盾的絕對防禦,那麼求道玉便是超越須佐能乎的絕對防禦,即便是神器復甦,那絕強的攻伐,萬般的雷霆和異象如同末世那般的神靈一擊,幾乎是毀天滅地的錯覺,求道玉完全無視,將恐怖的力量從現實化作虛無,融合一切屬性的變化,超越了血繼淘汰,可以創造和毀滅一切的仙人偉力!

秦守若有所思的低頭掃蕩了一下整個戰場,寫輪眼也難以繼續保持萬花筒的狀態,重新變回原先三勾玉的狀態,喘着粗氣,此時體內一點兒查克拉都沒有了,統統都被榨乾了,依靠着求道玉的力量來懸浮,幾乎是耗盡了所有的信仰力換來的三枚求道玉,已經損失了一枚,第二枚用於防禦,並沒有消失,第三枚則一直懸浮在秦守的身後。

觀瀾並沒有被擊殺!

儘管這個結局早就在意料之中了,但是秦守還是不甘心的幾乎要抓狂,海神莫非是瞎了眼不成,竟然選中觀瀾那種蛇蠍心腸的女人作爲繼承者,要說她是神明的轉世,打死秦守也堅決不信。海神三叉戟和求道玉的碰撞,似乎是求道玉佔了上風,否則海神三叉戟那樣的神明的本命神器。內部的神祗仍在,不允許任何瀆神的傢伙活在世上。定然會不斷的誅殺秦守,現在之所以風平浪靜,肯定是那海神三叉戟吃了大虧。

因爲並非是自己憑藉仙人之體凝聚出求道玉,爲此秦守只能勉強操縱求道玉形態變化來攻擊或者防禦,陰陽遁的‘創造’能力秦守望塵莫及,同樣也無法意隨心轉的探查清楚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對於海神三叉戟的斷裂,秦守也是後來才知曉的。

“算了。就算讓她活着回去又如何!”

秦守漸漸的也想開了,如果過多的執迷於這次的後悔,那麼對秦守有害無益,任何陰謀在絕對的力量之下都會煙消雲散,不論觀瀾繼續成長到哪一步,不論會用什麼樣的手段陰自己,只要秦守本人兌換出十尾,成就出仙人之體,那麼即便是真神降臨,秦守也能與之分庭抗禮!

毫無疑問的一點就是。觀瀾逃走之後,處於畏懼和忌憚怨恨,肯定會散播秦守的不利言論。招致大禍患,海皇和雷祖不用多說也會怒而出手將秦守追殺到天涯海角,再加上秦守這個面具男零葬、三年前第一天驕秦守的族人的身份,皇祖恐怕也會不甘寂寞的出手,再加上秦守三年前帶來的絕世震撼已經讓秦守的瞳術和血脈得到了許多十聖至尊的注意,那麼秦守註定是要被追殺到窮途末路。

不過名聲臭了又如何?被十聖至尊追殺仇視又如何?被整個大陸的人唾棄和畏懼又如何?!

秦守活着又不是爲了他們,而且秦守還生怕觀瀾不陷害自己呢,被大陸各大隱世世家、各大神血族羣、各方十聖至尊盯上,那麼秦守的信仰力將會瘋狂的暴漲。這是秦守求之不得的,只要信仰力不斷的提高。秦守的實力也會隨之而水漲船高,真正的兌換出十尾。又怎麼會在乎區區的海皇、皇祖、雷祖等至尊呢?那時候恐怕秦守都擁有直接弒神的能力了。

“守!看我發現了什麼!”

一直潛伏在海洋中的三尾昂首長嘶,竟然拖着一尊龐大的石像帶出了海面,轟隆一聲甩在了空桑山的山腰上,萬丈的神靈級別的碰撞,都沒有讓空桑山毀滅和消失,秦守估計極有可能是因爲大地祖脈的特殊場域的力量,要知道大地祖脈可是能孕育出地母靈液這樣連神明都要垂涎的神珍,其強大之處更是顯而易見的了,極有可能空桑山內部自成一方小世界,擁有極強的防禦和規避大型衝擊波的能力。

秦守定睛一看,這赫然是觀瀾的那尊海龍石像!

高達三百丈的海龍石像栩栩如生,每一塊石質的鱗片都惟妙惟肖,四肢健全,沒有半點兒損傷,唯一的裂痕就是在頭顱上的海龍角的斷痕,但是斷痕極爲平整,並不是最近才傷到的,而是成千上萬年以前的古老斷痕!

秦守眼冒精光,這可是海皇殿,海龍一脈自古傳承的供奉在神臺上的三大至寶之一。

秦守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會兒,觸碰摩挲着石質觸感冰涼的石像,一股莫名的氣韻在流動,彷彿內部蘊含着一尊沉睡的神明一樣,這種感覺讓神覺敏銳的秦守心驚肉跳,尤其是那緊閉的雙眼,彷彿隨時都會睜開一樣,實在是太逼真了,那細微到毫末的睫毛彷彿都在顫抖,讓人心駭莫名,不得不秉持着敬畏之心。

以戰鬥中秦守的萬花筒的恐怖動態視力,秦守不難看出,觀瀾是將自身的血脈澆灌,類似於獻祭的方式讓自己與海龍聖象融合,採用的是獨有的血脈覺醒祕術,不論是受傷還是死亡,都是觀瀾這個使用者自身的真實傷害,海龍聖象沒有半點兒損傷,斷掉四肢鱗爪的是觀瀾的海龍真身。

而原先海龍聖象頭頂的那與石質身軀極爲不符的玉角,則是海皇本尊祭練出來的寶物,用於獻祭和融合,並非海龍石像原先的龍角,三大至寶之二的海龍角,應該就是這海龍石像的本尊龍角,並沒有出現,而是被海皇貼身攜帶,玉角被毀掉,可以再次祭練,並沒有太大的影響,而三大至寶中的海龍角則是相當於海龍石像最精華的所在,完全難以想象,如果海龍角、海龍聖象、海神三叉戟這三件至寶同時爲一人所用,那將會爆發出怎樣恐怖的戰力,恐怕完全不亞於神獸海龍再生了。

除了那神祕莫測的海龍角沒有出現過,其他的兩大至寶秦守都見過了,跟海神三叉戟發生過激烈的碰撞,佔據上風,而眼前的這龐然大物海龍聖象,秦守也毫不客氣的沒收了,秦守默不作聲的盤坐,大概五分鐘的時間,秦守的眼角浮現出淡黃色的眼影,仙人之體第二段的蛙仙人模式啓動,仙術查克拉源源不斷的供給給秦守匱乏的身軀,重新變得體力旺盛起來。

那原先因爲過度透支生命力而導致髮梢變白的長髮重新變成黑紅色,晶瑩玉潤,彷彿黑紅色的火焰在燃燒着,秦守很快恢復到了體能的最頂峯。

“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