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該死的,這些傢伙也太無恥了。”秦巖憤怒的罵了一句。

“家主,那我們豈不是就無法下山了?”秦夢有些鬱悶的說。

原本她已經做好了爲家主拋頭顱灑熱血的準備,可是現實卻狠狠的給了她一記響亮的耳光。

秦巖摸着下巴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說:“辦法總比困難多,你們先不要着急,讓我來想辦法。”

說罷,秦巖轉過身沿着各大道派的陣法慢慢走去。

他想找到這些陣法的破綻。

當然了,他不是想找到攻破這些陣法的破綻,因爲那樣做的話,就會驚動徐思遠他們,而他們的計劃也就相當於被擱淺了。

秦巖是想找到能不聲不響的穿過這些陣法的破綻。

不過走了整整一圈,秦巖卻發現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他根本找不到這些陣法的破綻。

唉!秦巖忍不住在心中嘆了口氣。

莫非我釜底抽薪的計劃就無法實現了嗎?

看到秦巖愁眉苦臉的樣子,秦夢大聲的問:“家主,難道沒有辦法嗎?”

“怎麼可能?你們再等等,我肯定會找到辦法的。”秦巖裝出胸有成竹的樣子說。

其實秦巖此刻非常鬱悶,因爲他真的想不出突破這些陣法的辦法。

不過他又不能將心中的無奈說出來。

如果連他都沒有信心了,那麼其他人肯定更沒有信心了。

所以作爲主帥的他必須要鎮定自若。

“那你怎麼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秦夢好奇的問。

秦巖剛準備回答她,就在這時,一個衆閣派的弟子慢悠悠的從遠處走來了。

他準備檢查各個陣法的運行情況。

原來徐思遠他們雖然在秦家周圍佈下了天羅地網,但是他依舊怕出現差錯。

所以派出來很多弟子,每隔一個小時就巡視一圈。

原本這樣做是非常保險的一個辦法,但是這對於秦巖來說卻是畫蛇添足。

當秦巖看到衆閣派這個弟子後,心中立即想到了離開的辦法。

秦巖將食指豎在嘴邊,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秦夢和秦戰立即閉上了嘴,並且躲到了一棵大樹後,安靜的看着衆閣派的弟子檢查陣法。

不一會兒,衆閣派的弟子走到了秦巖他們的身邊,秦巖突然就像幽靈一樣閃現在他身後,伸出手輕輕的拍在他的後背上。

當衆閣派弟子感覺到身後的魂力波動時已經晚了。

就在他轉過頭的時候,他突然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看到秦巖這樣做,秦戰和秦夢覺得秦巖絕對是瘋了,在這個時候,攻擊對方的人這無異於會暴露自己。

“家主,你爲什麼要把他打昏?”秦戰詫異的說。

一般情況下,這種巡查的弟子如果在一定的時間段內不回去,對方就會肯定是出事了。

所以秦巖這樣做就相當於將他們的目的暴露了。

一旦徐思遠知道他們有下山的打算,肯定會派出更多的人巡查。

到時候,他們再想下山將難上加難。

“小聲一些,我有辦法。”秦巖示意他們不要說話,同時從身上抽出一張魂皮。

看到魂皮後,秦戰恍然大悟。

他之前見過秦巖用魂皮製作假人騙過了徐思遠,也就是說秦巖此刻準備故技重施,再次騙過徐思遠。

不一會兒,秦巖用魂皮縫製好了一個假人。

這個假人的體態和衆閣派的弟子十分相像。

緊接着,秦巖拿出一支筆在假人的臉上畫下了五官。

這一刻,假人的樣子和衆閣派弟子幾乎一模一樣。

看到這裏,秦夢也知道秦巖要幹什麼了,她在心中崇拜無比的感慨起來:家主就是厲害!

不過秦夢和秦戰特別好奇,他們有三個人,秦巖現在卻只打倒了一個人,也就是說他們三個只能過去一個。

秦巖一眼就看出了他們心中的疑惑,笑眯眯的說:“這樣,我先穿着這張魂皮過去,然後向衆閣派報道,等把那邊的事情辦完後,我再製作兩張他們人的魂皮來接你們。”

聽到秦巖這樣說,秦夢和秦戰立即明白秦巖要做什麼了。

他們沒有想到秦巖的腦子這麼活,居然能想到這種匪夷所思的辦法。

只是秦巖這樣做是非常危險的。

因爲秦巖要扮成對方,而對方的朋友和家人對他的一舉一動了若指掌,秦巖稍不小心就會留下馬腳,到了那個時候,極有可能被當場擒下。

“我知道你們要說什麼,你們不要說了,這是我們目前唯一能離開這裏的辦法。” 都市之異種降臨 秦巖一眼就看出了秦夢和秦戰在擔心他。

不過秦巖不會因爲這麼一點危險而放棄他的計劃。

不等秦夢和秦戰說話,秦巖將魂皮披到了身上,立即變成了衆閣派弟子的樣子。

與此同時,秦巖伸出手按在衆閣派弟子的頭頂上,開始對他搜魂。

要想做到萬無一失,秦巖必須要了解對方的過去,包括他身邊的親人,仇人,只有這樣,才能矇混過關。

不一會兒,對方的記憶全部涌進了秦巖的腦海中。

原來這個衆閣派弟子名叫浩方,他是衆閣派弟子中比較中庸的一個,一直以來都不受待見。

他在衆閣派中有一個好朋友,不過他這個好朋友比他還不受待見,所以他們兩個人因爲同病相憐反而成了好朋友。

太好了,這個浩方的人際關係非常簡單,看來真是天助我也。

奪取基因 秦巖非常高興。

如果他現在扮演的是一個人際關係非常複雜的人,那麼露出馬腳的機率就會非常高。 “好了,你們在這裏等我。”

說罷,秦巖轉過身離開了。

回到衆閣派中,還不等秦巖去覆命,秦巖就聽到身後有人在叫他:“浩方,浩方。”

剛開始秦巖沒有反應過來,當他聽到對方第二次叫名字的時候,才反應過來他現在就是浩方。

秦巖轉過頭向身後望去,發現叫他的人正是他的死黨葛振宇。

葛振宇走到秦巖旁邊,狠狠的給了秦巖一拳:“你小子,我叫你怎麼不答應,真是給你臉了。”

最佳女婿 秦巖瞪大眼睛學着浩方平時的樣子,嬉皮笑臉的說:“老子爲什麼要答應?老子又不是你爹。”

“我去!你小子還敢佔我便宜,看我不弄死你。”葛振宇飛起一腳向秦巖的屁股上踢去。

秦巖躲過葛振宇的一腳,笑呵呵的說:“別扯淡了,我們還是趕快覆命去吧!”

兩個人嘻嘻哈哈的嚮慕長老的住處走去。

衆閣派中慕長老負責巡視陣法。

“慕長老,弟子浩方,弟子葛振宇前來向你覆命。”走到門口,秦巖和葛振宇同時大聲說。

“進來!”房間裏面傳來了慕長老的聲音。

秦巖推開門和葛振宇畢恭畢敬的走到慕長老面前。

“巡視的怎麼樣了?”慕長老掃了一眼他們,繼續品茶。

“沒有問題。”

“我也沒有問題。”

秦巖和葛振宇大聲的回答。

慕長老點了點頭:“很好,你們下去休息吧!明天凌晨五點記得繼續巡查,千萬不要起晚了。”

他們巡查的時候是好***流巡查,並不是一個人每隔一個小時巡查一次。

秦巖和葛振宇點了點頭,又畢恭畢敬的向後退去。

當他們退到門口的時候,轉過身走出了慕長老的房間,並且幫慕長老關上了房門。

“浩方,你等一等。”就在秦巖他們快要關上房門的時候,慕長老突然叫住了秦巖。

秦巖又拉開門,裝出好奇無比的樣子問:“慕長老,怎麼了?”

“浩方,我怎麼覺得你怪怪的,和以前有些不一樣。”

聽到慕長老的話,秦巖的心忍不住抖了一下,他在心中暗想,莫非我被發現了?

緊接着,秦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對方發現了他不是真的浩方,絕對會不聲不響的下手,不會這樣將他叫住。

“哦,是這樣的,長老,我剛剛巡查的時候,突然間領悟到了萬物循環之理,居然從天尊初期晉升到了天尊中期,所以我現在特別高興,是不是因爲這個您覺得我和平常不一樣?”

秦巖急中生智,胡說八道起來。

聽到秦巖的話,慕長老和葛振宇同時睜大了眼睛。

“哦,是嗎?那真是太好了,我們衆閣派又多了一位年輕才俊。”慕長老雖然很驚訝,但是也覺得並沒有什麼。

與此同時,慕長老心中也釋然了,他終於弄明白了浩方爲什麼和平常不一樣了。

“你一定要好好修煉,不要辜負了衆閣派對你的栽培,你下去吧!”慕長老擺了擺手,示意秦巖離開。

秦巖點了點頭,轉過身和葛振宇離開了。

剛走了兩步,葛振宇突然摟住了秦巖的肩膀,既激動又羨慕的說:“你小子真不簡單啊,居然已經晉升到天尊中期了,難怪我剛纔也覺得你有些不對勁。”

聽到葛振宇的話,秦巖才知道他雖然裝的非常像,但是葛振宇和慕長老畢竟和他相處的時間很長,一眼就看出他有問題。

看來我接下來最好不要和其他人再接觸,否則極有可能會暴露自己的身份。

想到這裏,秦巖決定馬上回到他的屋裏睡覺。

“葛振宇,我今天有些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我們明天五點再見。”

秦巖拿開葛振宇的胳膊,笑着對葛振宇說。

葛振宇有些失落,他就秦巖這一個朋友,如果秦巖不和他玩了,就沒有人和他玩了。

諸天旅人 不過秦巖既然說他累了,葛振宇爲了朋友着想,肯定不可能強迫他。

“好吧,你回去休息吧。”葛振宇悶悶不樂的說。

“廢物就是廢物,居然還累了。”

就在這時,一個女人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聲音中充滿了譏諷和嘲笑。

聽到這個女人的聲音,秦巖在心中大喊起來,壞了,怎麼遇到這個女人了。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浩方之前的女朋友。

浩方剛剛拜入衆閣派的時候,就和李佳芮好上了。

可是後來因爲浩方遲遲沒有晉升,一直停留在天尊初期,再加上被同門師兄弟處處排擠,浩方在衆閣派中的地位一天不如一天,所以李佳芮就越來越看不起浩方,以至於後來投入了別人的懷抱。

原本這件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李佳芮卻覺得和浩方在一起是她人生的一大污點,所以她每次找到機會都要極力的嘲諷和挖苦浩方。

有好幾次浩方都不堪忍受,差點和李佳芮打起來,但是考慮到自己的地位以及李佳芮身後的那個人,浩方只能無奈的退讓。

“李佳芮,你什麼意思?”葛振宇立即爲秦巖打抱不平。

“沒什麼意思,就是看你和他不爽,怎麼了?”李佳芮根本不繞彎子,直接就往秦巖和葛振宇的頭上潑涼水。

聽到李佳芮肆無忌憚的話,葛振宇被氣壞了,但是他也無可奈何。

因爲他也不是李佳芮的對手。

“葛振宇,這裏沒有你什麼事,你趕快給我滾。否則我要你好看。”

李佳芮現在已經是天尊中期了,她根本看不起葛振宇這種天尊初期的傢伙。

“李佳芮,你牛什麼牛,我告訴你,浩方現在也晉升到天尊中期了。”葛振宇憤憤不平的說。

聽到葛振宇的話,秦巖在心中暗道不好。

原本秦巖就知道遇到了李佳芮,很有可能會露陷,現在葛振宇說他晉升到天尊中期後,李佳芮絕對會找他鬥法,這樣的話,他暴露的可能性將更大。

唉,真是豬隊友,秦巖無奈的在心中暗想。

“哦?是嗎?”李佳芮轉過頭向秦巖望去,眼中的鄙視收起了一些。

不過秦巖的心卻跟着顫抖起來。

他知道,李佳芮肯定會約戰他。 “浩方,咱們比試比試吧!”李佳芮挑釁的看着秦巖,將秦巖當成了浩方。

秦巖搖了搖頭:“現在正是我們衆閣派最關鍵的時候,爲了大局着想,我不會和你比。”

“哎呦,你什麼時候有大局觀了?你這是不敢和我比吧?”李佳芮冷冷的嘲笑起來,鄙夷的看着秦巖。

“窩囊廢,真不是個男人。”李佳芮雖然自言自語起來,但是誰都知道她這句話其實是說給秦巖聽的。

秦巖爲了不暴露,咬了咬牙什麼都沒有說。

但是葛振宇卻爲秦巖鳴不平,他推了秦巖一下,大聲的說:“浩方,你爲什麼這麼忍讓她?你能不能像個男人一樣站直你的腰,挺起你的胸。”

“對呀,有本事你就站直你的腰,挺起你的胸。”李佳芮嘲笑起來。

聽到葛振宇的話,秦巖真想一巴掌拍死他,這種人絕對是豬隊友。

“李佳芮,你不要囂張,我們家浩方根本不怕你。”葛振宇先是對李佳芮說,然後又推了秦巖一把,並且對秦巖說:“浩方,上啊!你現在是天尊中期了,可不是軟柿子,隨便讓人捏。”

一直以來,葛振宇因爲和浩方的關係好,經常被李佳芮欺負。

現在浩方的實力終於晉升了,他忍不住將以前心中的怨恨全部爆發了出來。

李佳芮冷笑起來,念動咒語向秦巖指去。

她深知浩方的性格,簡直就是一個軟蛋,如果她不主動出手,浩方是不會出手的。

所以她就首先動手。

看到避無可避,秦巖也只能出手了。

不過在出手前,他狠狠的問候了一遍葛振宇的祖宗十八代。

秦巖念動咒語,對着李佳芮指去。

一道精光從秦巖的指尖飈射而出,“轟”的一聲和李佳芮的道術撞擊在一起。

李佳芮的道術就像西瓜一樣被爆裂開。

而秦巖的道術勇往直前,向李佳芮的眉心繼續爆射而去。

看到這一幕,李佳芮大驚失色,她萬萬沒有想到秦巖的道術這麼厲害,居然可以擊破她的道術,而去還保有殺傷她的威力。

這是她以前絕對不敢想象的。

不過此刻不是驚訝的時候,李佳芮大喝一聲,險之又險的躲過了秦巖的攻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