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個鎮邪局,是清末一個風水高手佈置的,據說是袁天罡的後代。現在已經過去了百年,一直平安無事。所以,葉老弟別管這裏的事了,假如一個操作不當,放出了蚩尤的老婆,可不是鬧着玩的。這婆娘非常兇殘,冥界也不能大規模舉兵,來陽間收拾她。”

柳雪搖搖頭:“無常大人還不明白這裏面的道理,你以爲我們不惹她,她會乖乖地呆在地下?無極之地馬移動到這裏,這個八卦鎮局會產生變化,蚩尤老婆還是要出來的。”

“原來是這樣?”黑無常皺起眉頭,沉吟道:“茲事體大,我回去請示一下冥王陛下。今天晚,在李家別墅,給二位回話。”

葉知秋點點頭,讓黑無常自便。

黑無常走了以後,葉知秋問道:“雪兒,這下面真的有蚩尤老婆的惡靈?”

“我希望真的有。”柳雪說道。

“什麼意思?”葉知秋不解。

“如果是蚩尤老婆的惡靈,那麼一定很強大。到時候抓了她,你可以吸收她的靈力,增加自己的道行啊。”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頭:“好,趕緊研究研究,看看如何對付這個惡婆娘!”

柳雪點頭,和葉知秋一起返回。

在李家別墅裏用過午飯,葉知秋和柳雪躲在客房裏,查找有關蚩尤老婆的資料和傳說,做一些分析。

下無三點,李宇傑來敲門,小心翼翼地說道:“葉大師,可以找你說點事嗎?”

“什麼事?是不是林立影的助理來了?”葉知秋不耐煩地問道。

“不是。”李宇傑嘻嘻一笑,說道:

“感謝葉大師對小女姍姍的幫助,所以今天晚,我舉辦了一個盛大的酒會,表示答謝,同時也請了一些演藝圈的朋友,知名的明星和導演。葉大師,請你務必給面子,出席酒會。”

“有酒喝?”葉知秋問道。

“有有有,酒會嘛,是喝酒的!”李宇傑點頭哈腰地說道。

“行,我和雪兒一起去。”葉知秋說道。

“好嘞,我們五點出發,在長安國際大酒店!”李宇傑大喜過望。(第一更) 待李宇傑走後,柳雪說道:“這個大鬍子,一定又在打什麼主意,賊眉鼠眼的。 ”

葉知秋一笑:“雪兒別擔心,不管李宇傑打什麼主意,都在我的掌心裏。他說的酒會,我還沒有見識過,去看看他們流社會的生活吧。”

“你是想去看午夜迷情的主演林曉影吧?”柳雪翻白眼。

“不是,我是去長見識的。”葉知秋急忙說道。

……

下午四點半,李宇傑又來,給葉知秋送了一套西裝和一雙皮鞋,讓葉知秋穿。

葉知秋不太喜歡西裝皮鞋的約束,皺眉問道:“爲什麼要換衣服?”

“流社會都這樣啊,必須西裝皮鞋,穿得正式一點。”李宇傑說道。

“那我不去了。”葉知秋不耐煩地搖頭。喝酒還要換衣服,這流社會的臭規矩倒是不少。

李宇傑只好妥協:“行行行,那葉大師別換衣服了。”

葉知秋點點頭,將法器包背在肩:“走吧。”

“葉大師,這個包你不要帶了吧!?酒會面都西裝革履的,你揹着一個破包……”李宇傑扯住葉知秋。

“誰跟你說我這是破包?我這包裏都是祖師爺留下的法器,如果留在你家,法器丟失了一兩件,你的別墅賠給我,都不夠!”葉知秋瞪眼。

這揹包還是在雙樓裏的時候,柳煙給自己的買的。所以,葉知秋對‘破包’兩個字很反感。別說沒破,算是破了,那也是葉知秋的寶貝啊。

李宇傑嚇得一哆嗦:“那你還是帶吧,我擔不起這個責任。”

葉知秋這才哼了一聲,招呼大家一起,前往“流社會”。

小太歲和秦毛人不去,留在李家別墅裏玩耍。因爲他們根本沒有進入社會,自然不知道什麼叫流社會。

長安國際大酒店,三樓金滿堂大廳裏一片喜慶。

舞臺的電子屏幕,正在滾動播出一行字,什麼珠寶公司贊助的什麼電影首發酒會。

李宇傑帶着大家,點頭哈腰地混了進去,到處跟人打招呼,畢恭畢敬。

看李宇傑這謙卑的模樣,他在這流社會裏,根本混得不咋地!

葉知秋站在角落裏看了兩眼,心裏想這不對啊,大鬍子不是說,專門爲自己搞的感謝酒會嗎,怎麼變成了什麼電影首發酒會?

柳雪也發現了不對,對葉知秋笑道:“知秋,你被大鬍子耍了,這根本不是給你舉辦的酒會。我看這大鬍子,另有詭計。”

“他有詭計,我也有詭計。”葉知秋心裏惱火,從服務生手裏接過一杯紅酒,坐在沙發慢慢品着,看李宇傑後面的安排。

李宇傑還在人羣裏轉悠,到處與人寒暄。

過了好幾分鐘,李宇傑才帶着年男子和一個豔妝美女走了過來。

那美女神色高傲,穿着敞胸露背的禮服,胸前波光耀眼。她手的一顆鑽戒,也非常耀眼。

葉知秋看見這顆鑽戒,忽然想到了次在斷魂谷星盤得來的寶石,也不知道那玩意,到底是不是鑽石。

“來來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帥哥是我說的茅山大師葉知秋……”李宇傑很熱情地介紹。

但是那個美女卻立刻皺眉,打斷李宇傑的話,問道:“你說這個土包子,是茅山派的高人?我說老李啊,你不是從街頭找個農民工來忽悠我的吧?”

葉知秋一聽,心大罵,這個李宇傑果然有詭計,把自己坑來,另有圖謀!

很顯然,李宇傑帶過來的兩個人,和李宇傑之間有什麼交易。

李宇傑這孫子,把自己賣了!

葉知秋也不生氣,面對那個美女的鄙視,不動聲色,卻衝着李宇傑大聲嚷嚷:“李大導演,你說請我來喝酒,怎麼這裏還不菜?趕緊的,來一盤老醋花生米,來個土豆肉絲!”

此言一出,大廳裏刷地一下,所有的目光都看了過來,人人驚詫。

這是高檔酒會,不是大排檔,怎麼會有老醋花生和土豆肉絲?

對面的豔妝美女也是一愣,隨後咯咯大笑起來,笑得花枝亂顫,捧腹彎腰!

李宇傑面色尷尬,湊到葉知秋的身邊,低聲說道:“葉大師,這地方只喝酒不吃菜的……”

“啊?”葉知秋忽地站了起來,指了指大廳裏面的人,衝着李宇傑大叫:

“老李你個騙子,還說帶我來流社會見見世面,你們這是什麼雞毛流社會,喝酒都沒菜吃,還不如咱們農民工的生活!我在工地搬磚,午也是有酒有肉的!”

知道李宇傑坑自己,所以葉知秋故意瞎嚷嚷,讓他出醜。葉知秋無所謂,反正這裏沒人認識自己。

所有的目光都聚焦而來,盯着這邊。

李宇傑羞得頭皮通紅,衝着葉知秋連連抱拳:“葉大師你別嚷嚷,等會兒回去,我擺滿漢全席給你賠禮……”

畢竟是‘聰明絕頂’的人,李宇傑知道葉知秋這是心裏不痛快,才故意裝瘋賣傻的,所以趕緊賠禮。

葉知秋哼了一聲,這才旁若無人地重新坐下。

大廳里人人竊笑,好久才停息。

對面的美女一臉鄙夷,衝着李宇傑說道:“老李,我看你還是帶着你的農民工兄弟出去吧,流社會,不是他來的地方。”

“別啊宋小姐。”李宇傑急忙張開手,攔住轉身要走的美女,陪笑道:“葉大師真的是絕世高人,雖然有些……遊戲風塵不拘小節,但是道法通天,降妖捉鬼,從不失手!”

葉知秋聽而不聞,慢慢地品着手裏的紅酒。

被叫做宋小姐的美女皺眉,看着葉知秋,很傲慢很無禮地問道:“喂,你真的是茅山弟子?會捉鬼?”

葉知秋也不鳥那個美女,轉臉問李宇傑:“這個袒胸露背的女人,是誰?”

“哈哈……我都忘了介紹。這位是影壇新星宋佳小姐,也是影壇天后林立影小姐的表妹……”李宇傑打着哈哈,又湊到葉知秋的耳邊,低聲說道:

“林立影的事,宋小姐都知道,一定要先見見你,所以我請葉大師來了,只是事先沒說清楚,實在冒犯。”

今天的電影首發酒會,是爲宋佳準備的。宋佳知道表姐的事,擔心被表姐李宇傑所騙,所以要求李宇傑,先把茅山大師帶過來,自己把把關。

因爲李宇傑在影視圈的口碑不太好,爲人奸猾,誰都不放心跟他合作。

葉知秋皺眉:“這個宋什麼的……代表林立影,來跟我談生意?不是說後天纔有助理過來嗎?”

宋佳臉怒氣衝衝,揮手道:“不要提我表姐的事,是我要見識一下茅山弟子的本事!這個葉大師,你要真的是茅山弟子,給我露一手吧。”(第二更) “宋小姐,叫我露一手也行,你要給我一個理由。 ”

葉知秋更是惱火,賊兮兮地盯着宋佳胸前的事業線,懶洋洋地說道:“茅山弟子又不是耍猴的,你叫我露一手,我露一手?你是演員,能不能在這裏給我露一手,把島國倉大師的動作,給我當衆展示一遍?”

撲哧撲哧……

四周竊笑聲頓起。

“你……”宋佳臉色一紅,雙眼噴火,卻不知道如何反駁。

柳雪也見不得這宋佳的囂張,衝着蘇珍一使眼色。

蘇珍會意,扭着細腰美臀走前來,笑道:“宋小姐,我是葉大師的助手,不如……我來給你露一手,怎麼樣?”

宋佳總算解除了尷尬,掃了蘇珍兩眼,借坡下驢地點頭:“也行。”

蘇珍一出來,立刻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

因爲蘇珍身的成熟風韻,是無可抵抗的。雖然說柳雪更加容顏絕美,但是並沒有蘇珍這麼豐滿,這麼女人味。幼藍清純,更不能和蘇珍肩。

對於男人來說,蘇珍這樣的絕品妖孽,是老少通殺!只要是男人,都會對蘇珍動心。

一個浮浪公子走到蘇珍面前,賤笑着問道:“這位美女,不知道你要給大家表演什麼?”

這種場合,被李宇傑稱爲流社會,其實裏面的男人,大多都是紈絝之輩富家子弟,整日裏漁色獵。李宇傑自稱星探,其實也是娛樂圈的掮客,偶爾做一些皮條生意。

蘇珍閱人無數,自然看出了這男人眼神裏的東西,故意拋媚眼,笑道:“這位大爺,想叫奴家表演什麼呀?”

“小姐千萬別這麼說……”那個“大爺”聽見蘇珍的聲音,骨頭都酥軟了,急忙遞自己的名片:“這是鄙人的名片,幸會幸會。至於表演,您隨意,像您這樣漂亮的小姐,表演什麼,我都喜歡看。”

葉知秋看見這男人賤賤的模樣,心裏想,你個孫子,不作死不會死,等着白素貞收拾你吧!

蘇珍嫵媚一笑,收了名片,對宋佳說道:“宋小姐要我表演,你可要配合我一下。”

“怎麼配合?”宋佳眼神猶豫。

蘇珍看着圍觀的‘流社會’,郎朗地說道:

“小女子不才,也跟隨茅山葉大師好幾年了。茅山葉大師,教過我一手‘隔空取水’的法術,又叫做龍吸水。是站在兩丈之外,口吸氣,將一杯水吸乾……”

此言一出,衆人全部來了興趣!

在場的十幾個娛記,也紛紛調轉鏡頭,關注蘇珍和宋佳。

蘇珍拉着宋佳走到舞臺的大屏幕前,又說道:“麻煩給我一杯酒,要大杯的。”

服務生急忙前,遞過滿滿一杯紅酒。

蘇珍接過高腳杯,轉送到宋佳的手裏,說道:“麻煩宋小姐端着這杯酒,站在舞臺。我站在臺下兩丈之外,隔空吸氣,將你杯酒吸盡。”

嘩嘩……衆人鼓掌。

誰都沒想到,今晚的酒會,還有這麼一個精彩的插曲,將氣氛一下氣推動起來。

李宇傑也笑得合不攏嘴,又擔心蘇珍失手,低聲問道葉知秋:“葉大師,你的美女搭檔,說的都是真的吧?隔空取水,不會失手吧?”

“怎麼會失手?放心看吧,表演非常精彩,千年難得一見。”葉知秋嘿嘿冷笑。

以蘇珍的修爲,別說是隔着兩丈吸取一杯酒,算是隔着十丈,也能將一池水吸乾!

她是蛇妖,本來是玩水的高手,天生的弄潮兒!

所以,蘇珍不會失手,但是宋佳會不會出醜,不得而知了。

蘇珍向來促狹,鬼點子層出不窮,會放過囂張的宋佳?

“你確信,可以隔空取水?”宋佳聽了蘇珍的話,根本不相信!

蘇珍點頭:“如果我做不到,願意接受宋小姐的任何處罰。”

宋佳點點頭,舉着一杯酒在臺走了一圈,對着話筒大聲說道:“感謝各位出席今晚的酒會,也感謝這位小姐,即將開始的表演。各位現在保持安靜,欣賞這位小姐的精彩表演!”

今晚的表演,無論成功與否,都宋佳來說,都是賺大了。演藝界的人,怕寂寞,不怕熱鬧,平時巴不得弄點緋聞。這場表演,也將是一個話題,一場炒作的絕佳話題!

全場都安靜下來,鴉雀無聲。

宋佳走到舞臺間站定,將紅酒舉起。

燈光,目光,攝像頭,一起轉了過來,對準了宋佳和她手裏的一杯酒。

蘇珍微微一笑,款款走下舞臺,在兩丈外,面對宋佳站定。

葉知秋和柳雪,也站在不遠處觀看,算是給蘇珍護法了。

以前的行動,一直都是蘇珍護法,葉知秋裝逼。現在皇帝輪流做,終於輪到蘇珍了。

只見蘇珍做了幾個深呼吸,朱脣微張,仰頭輕輕呼氣。

璀璨的燈光下,衆人都能看到,蘇珍呼出的氣,竟然像彩虹一樣,在空架起彎橋,向前緩緩延伸,一端侵入了宋佳的酒杯裏!

“哦哦……”

“好神!”

“果然是茅山法術,厲害!”

圍觀者各自變色,震驚不已,發出低聲的驚歎和議論之聲。

宋佳站在臺,更是花容失色,驚愕無。

這可不是拍電影時候的五毛特效,而是真真實實的場景啊,叫人怎能不震驚?

蘇珍面帶微笑,等彩虹鑽進酒杯,這纔開始吸氣。

只見一道紅色的水線,順着彩虹緩緩流動,向着蘇珍微張的嘴巴而來……

“呼!”蘇珍忽然加速,杯酒放佛射箭,嗖地一下,全部鑽入了她的口。

空的彩虹也隨即消失,宋佳的手裏,僅剩下一隻空酒杯。

嘩嘩……

“好——!”喝彩聲掌聲潮水一般響起,幾乎掀掉了大廳的頂棚。

宋佳端着空酒杯,還在臺發呆。

葉知秋也在發呆,怎麼蘇珍沒有整蠱宋佳?難道這死妖精改了性子,現在學做好人了?

真正葉知秋疑惑之間,蘇珍忽然又是一張口,猛地吸了一口氣!

舞臺狂風大作,一道旋風平地而起,將宋佳的晚禮裙忽地捲了起來,包在了宋佳的頭!

頓時,春光乍泄。

宋佳的裙子被撩起,雪白的大腿,粉紅色的丁字小褲,全部呈現在聚光燈下!

“啊——!”宋佳措手不及,急忙丟掉酒杯,手忙腳亂地將晚禮裙向下扯。

可是蘇珍的法力,豈是宋佳可以輕易對抗的?無論宋佳怎麼救護,也遮擋不了春光外泄!

“少兒不宜,不能看不能看……咱不看!”葉知秋急忙捂眼睛,向柳雪證明自己是正人君子。

柳雪翻了個白眼,低聲說道:“別裝了,從手指縫裏看起來,是不是更清楚?”

葉知秋嘿嘿一笑,鬆開手:“其實看看也不打緊……她還有衣服的。”

在場的男嘉賓們,更是瞪大了眼睛,抓住千古難逢的好機會,伸長脖子去看舞臺的宋佳,目光如刀,都落在人家兩腿之間臍下三寸的位置。

娛記們更不用說,狂呼大叫,一通抓拍!這樣的意外事件,夠娛記們炒作一年了!

李宇傑也是爲老不尊,竟然也拿出手機來拍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