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女人看着沒有二兩肉,這麼苗條,居然這麼重。

“哼,你可不能放手啊,放手就是王八蛋。”

掛在龍少決身上的楊暖暖,傲嬌的說。

“再來一個你,我都能輕而易舉的抱起來。”龍少決咬牙道。

“這樣最好咯,你開心就好。”楊暖暖無所謂的說。

沿着客房溜達了一圈的金俊覺得太無聊,於是他悄無聲息的再次來到女衛生間門口。

“……”金俊屏住呼吸,側耳傾聽。

裏面靜悄悄的,什麼都沒聽到的金俊直接把耳朵貼在門上。

金俊聽到龍少決略顯沉重的呼吸聲,他x嘴角揚起一抹曖昧的笑容。

時間一點一點都流失,衛生間裏龍少決的呼吸聲愈發粗重。

在門外偷聽的金俊眉頭緊皺,不對啊,怎麼只有老大粗氣呢?

“不會是……”金俊吃驚的瞪大眼睛,思緒想入非非。

“沒意思。”金俊站直身體說,說完他再次轉身離開。

顧栩站在宴會廳門口等了一會,遲遲沒有看到楊暖暖的身影。

他想到楊暖暖之前提出的想走想法,心裏以爲楊暖暖是偷偷跑了。

龍少決手一鬆,楊暖暖差點從他身上掉下來。

好在楊暖暖反應快,在他手鬆的時候,她雙腿雙手同時發力。

“哎呀你是沒勁了嗎?你可千萬不能放手啊,放手就是王八蛋。”楊暖暖得意的說。

“……”龍少決聽着楊暖暖耀武揚威,他直接鬆開了手。

王八蛋就王八蛋唄,他完全不在意好嗎。

“王八蛋,王八蛋,你這個王八蛋。”

他一鬆手楊暖暖雙腳落地,楊暖暖立刻後退了半步,嘴裏罵罵咧咧。

“……”龍少決好笑的看着楊暖暖。

怎麼看怎麼喜歡,大概這就是情人眼裏出西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呦,不是不會放手嗎,怎麼放手了?”楊暖暖挑釁的看着龍少決問。

“我開心就好。”龍少決說。

“呵,明明是沒勁了,還裝。”楊暖暖冷笑着說。

“好吧我承認,我是沒勁了。”龍少決對楊暖暖說。

“哈哈哈哈,你還是不是男人,居然連我都抱不動。”

楊暖暖指着龍少決誇張的大笑着,她說。

龍少決表情一黑,眼眸一緊,當身爲男人的威信被挑戰時,沒有一個男人能忍住。

他抱不動楊暖暖的原因有兩個,第一是楊暖暖太重,第二是他的身體一直在恢復期。

若換作龍少決活着時,像楊暖暖這樣的身板,龍少決能一手舉起兩個。

“你說什麼?”龍少決黑着臉朝楊暖暖走過去。

楊暖暖表情一滯,她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呵呵,我什麼都沒說啊。”楊暖暖乾笑着試圖挽回。

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是抵賴不了的。

“我不是男人,我現在就讓你試試我是不是男人。”

龍少決大手一伸,攬過楊暖暖的腰就把她帶入自己的懷抱裏。 楊暖暖驚慌失措的用雙手抵着龍少決。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錯了,你是男人,你是純爺們,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是我不長眼,有眼不識泰山。”楊暖暖解釋道。

“別說話。”龍少決看着楊暖暖,勾脣道。

捉妖女皇:偷心貓君 別說話,我要吻你!

“你去死吧,爲什麼總是纏着我不放,你說我到底怎麼惹到你了?”楊暖暖道。

“……”龍少決不說話,他頭一低朝着楊暖暖的嘴巴就吻過去。

楊暖暖頭一歪,他冰涼的脣瓣落在她的臉頰。

“啊!!!救命啊!”楊暖暖失控的尖叫。

正準備走進宴會廳的顧栩,聽到楊暖暖若有似無的呼救聲,他腳步一滯,回頭望。

是她嗎?顧栩疑惑。

該不會有見鬼了?

“不許叫。”龍少決抱着她,嘴巴從她臉頰移開,他說。

“你這個變態男,王八蛋,不要臉……”楊暖暖嘴裏罵着,她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掙扎。

“……”龍少決看着她的嘴巴,逮住機會,他用力的抱住楊暖暖,直接封住楊暖暖喋喋不休的小嘴。

“唔……唔……放開……我。”楊暖暖動作激烈的掙扎,她口齒不清斷斷續續的道。

龍少決食髓知味,他抱着楊暖暖將她抵在洗手檯上,賣力的親吻討好着楊暖暖。

“……”楊暖暖眼睛睜的圓溜溜,她的手在洗手檯上亂摸。

龍少決享受的閉上了眼睛,楊暖暖的嘴脣真軟,真甜,真好吃。

只需要一口,足以讓他沉淪,讓他欲罷不能……

楊暖暖被動的去承受龍少決密集的如同暴風驟雨一般的親吻,她的手摸到一瓶洗手液。

楊暖暖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她緊緊的握住洗手液,拿起,她氣沉丹田。

用力一揮,洗手液砸在龍少決的頭上,楊暖暖心裏一驚,她害怕的鬆手。

“砰”的一聲,洗手液落在地上,她驚慌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龍少決。

龍少決睜開眼睛,嘴上的動作也停止了,四脣相貼,他直勾勾的看着眼神躲閃的楊暖暖。

龍少決哼都沒哼一聲,他看了一眼楊暖暖,手摟住她纖細的腰。

手抱緊楊暖暖的腰,他腳步一轉,帶着楊暖暖轉身。

轉身之後,龍少決繼續找楊暖暖的嘴巴里攻城掠地,楊暖暖被她逼的步步後退。

龍少決將楊暖暖抵在洗手間的門上,他陶醉的親吻着她,漸漸的他不在滿足於簡單的一個吻。

他的大手開始不老實了,不停的在楊暖暖手上游移着……

他的手一碰到楊暖暖,楊暖暖的身體就會忽然一抖。

楊暖暖在害怕!

沒錯,她害怕了。

總裁同學,別放肆! 龍少決的手就像有魔力一般,楊暖暖的全身,但凡是他雙手到達過的地方,都火熱的像着火一般。

“求你,放開我。”楊暖暖看着龍少決,她的話聲從他們二人的脣瓣中擠出來。

“……”龍少決半睜着眼睛,他看了看可憐兮兮的楊暖暖。

嘴上的動作沒有停止,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止……

楊暖暖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她現在欲哭無淚。

楊暖暖這個鮮嫩的小司機,難道就這樣在陰溝裏翻了車?

顧栩帶着疑惑的心情,他慢慢的朝着衛生間走過去。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金俊從電梯裏走出來。

他出了電梯,遠遠的看到顧栩,金俊猶豫了片刻,他朝着顧栩走過去。

“嗨,好久不見。”金俊攔在顧栩面前,他熱情的打招呼。

“是你。”顧栩看着金俊說。

“對啊,是我,顧少爺我們可是好久沒見了,你不請我喝一杯嗎?”金俊道。

“既然你來了,那他呢?”顧栩問。

顧栩也是認識龍少決的,龍少決的名聲在冥界可謂是人盡皆知,無人不識。

生時因軍隊保密協定,無人知道他龍少決的功績,死後他卻成爲一個傳奇。

“我的老大現在在辦正事,等會就會過來了。”金俊說。

“哦。”顧栩迴應。

“走,咱們去喝一杯吧。”金俊提議。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不能陪你喝酒,你自便。”顧栩說。

“你有什麼事啊?需要我幫忙嗎?”金俊問。

“小事,不勞駕你了。”顧栩回答。

“……”金俊不再說話,宴會廳門口龍少軒靜靜的看着顧栩和金俊。

不知爲何,龍少軒覺得金俊很眼熟。

“軒哥哥你在看什麼啊?”

一臉天真無邪的吳嘉怡雀躍着跑到龍少軒身邊問。

“……”龍少軒保持了一貫的沉默。

他不回答,吳嘉怡就順着龍少軒的視線看過去……

“哇噻!那個人好帥!”吳嘉怡看到金俊感嘆道。

金俊看着顧栩離開,他轉身,一看到清冷淡漠的龍少軒,他表情微微一變。

媽蛋的,怎麼覺得這貨比我老大帥。金俊心裏吐槽。

明明五官長的是一模一樣,金俊覺得自己一定是瞎眼了。

“不不不不,還是軒哥哥最帥。”吳嘉怡想到龍少軒,連連改口。

“小妹妹,你說啥呢?” 超維術士 金俊就像一個怪蜀黍,他看着吳嘉怡問。

真無聊!龍少軒安靜的轉身離開。

吳嘉怡對金俊做了一個極醜的鬼臉,隨即她去追趕龍少軒。

“軒哥哥,等等我。”吳嘉怡就像個跟屁蟲一樣,她一直追在龍少軒身後。

嘴裏嘰裏咕嚕的說個不停,若不是龍少軒的耳朵可以自動過濾掉他不想聽的話,只怕現在吳嘉怡已經被他發配到去美國的飛機上了。

楊暖暖的長裙讓龍少決很是氣急敗壞,保守的裙子讓他不老實的大手無從下手。

龍少決不耐煩的揪着她的衣服,還不如直接撕了,這破衣服也太礙事了。

楊暖暖察覺到他的想法,她的手抓住龍少決蠢蠢欲動的大手。

不可以!

黑帝總裁的純情老婆 絕對不可以!

如果連身上的這層衣服都難逃龍少決的魔掌,那麼楊暖暖最後的一縷自尊也會被他碾軋成灰。

“求求你,別撕衣服。”楊暖暖紅着眼眶,可憐兮兮的對着龍少決說。

她的眼淚已經搖搖欲墜了……

“好。”龍少決的嘴巴從她嘴上離開,他喘着粗氣道。 “……”楊暖暖淚眼朦朧,她疑惑的看着龍少決,他怎麼如此聽話?

龍少決雙手抵在門上,將楊暖暖禁錮於他的雙臂之中,他漆黑幽深的眼眸裏蒙上一層淺淺的情慾。

他低眼看着眼神驚慌的楊暖暖,他呼吸沉重,龍少決看着看着情不自禁的乾嚥了一口口水。

楊暖暖看到他喉結上下滾動,她疑惑的擡頭看,她的視線一不小心就撞進龍少決深邃的如同大海一般的眼眸裏……

他的渴望,他的期待,他的忍耐,都赫然的彰顯在他帥氣剛毅的臉上。

他會就這樣放過我嗎?楊暖暖心裏很疑惑。

其實楊暖暖大約也清楚,龍少決是不會輕易放過她的,但是一個好人的最大的缺點就是,總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往好的方面想。

“我不動手,你自己脫。”龍少決開口靜靜的說,他的嗓音充滿磁性與男人味,特別好聽。

“你!……”楊暖暖猛然睜大眼睛,怒目瞪着龍少決。

這個男人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呢?

要是讓楊暖暖自己親自動手脫了自己的衣服,還不如他自己動手,一把撕了來的乾淨利落。

要是楊暖暖自己脫了衣服,然後不走運的被龍少決這隻大灰狼吃了,完事之後,楊暖暖連起訴龍少決強姦罪的正劇都沒有了。

“給你兩分鐘時間考慮,是我來,還是你來?你要想清楚。”

龍少決現在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等待,他說完再次低頭吻住楊暖暖嬌嫩,柔軟的脣瓣。

楊暖暖後腦勺貼着夢,她漂亮的像黑葡萄一眼的眼眸裏氤氳這一層淡淡的霧氣。

她的手自然的垂在身體兩側,龍少決醉心於她的脣齒之中,並沒有鉗制住楊暖暖的雙手。

楊暖暖眼裏的霧氣盡數消失,原有的淚光也消失的乾乾淨淨,她沒有反抗,靜靜的看着閉眼享受的龍少決。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楊暖暖有些猶豫的舉起手,她眼眸一片靜匿,她想了想,慢慢把手放在龍少決健碩的腰身上。

她的雙手在龍少決的身上亂摸,龍少決睜開眼睛,奇怪的看着楊暖暖。

這小女人,怎麼忽然之間變的這麼乖了?

楊暖暖不老實的手在龍少決身上處處點火,龍少決的動作忽然戛然而止。

他的脣瓣離開楊暖暖的脣瓣,他把額頭抵在楊暖暖的額頭上。

龍少決的鼻樑有高有挺,楊暖暖的鼻樑高挺秀麗,他們兩個人,額頭碰着額頭,鼻尖對着鼻尖。

“你在玩火,知道嗎?”龍少決聲音沙啞的對楊暖暖說。

他們之間的距離太近了,龍少決灼熱的呼吸聲盡數撲在楊暖暖的小臉上。

“……”楊暖暖不說話,她忽然勾脣輕笑。

“恩?”龍少決疑惑的看着楊暖暖的笑顏,想到什麼了,這麼開心?

楊暖暖的兩隻手停留在龍少決小腹的兩側,她的手若從兩邊往中間移,目的地就會是龍少決的大寶貝。

她手停留那個位置,是龍少決全身上下最軟的一塊地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