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金正泰看到這個陣容,基本上都能夠感覺,勝利的天平已經向著他們這一邊傾斜,總算是幸運女神開始眷顧他們這一邊了!

天佑我大寒民國!

只是,金正泰此時的想法若是被遠在千里之外的葯岐知道的話,葯老絕對會很不厚道的笑出聲來。

夏國中醫代表隊前往寒國去比賽,難道這在你們的眼中就是送人頭嗎?什麼時候夏國在面對國際事件的時候,不是用百分之一千的重視去對待的?

派遣葯林薇和孔一斌跟著後面,第一是因為葯林薇要跟去見見世面,同時葯岐還想著暗地裡能夠撮合撮合秦穆然和葯林薇,第二是因為劉逸仙年事已高,孔一斌作為劉逸仙的關門弟子,可以照顧好劉逸仙,畢竟異國他鄉的,難免也會遇到水土不服什麼的。

因為有秦穆然在,基本上這次醫術交流會,寒國方面再怎麼搗亂,恐怕都會鎩羽而歸。

連葯岐,姜素問,劉仲景這三位夏國中醫界的擎天巨臂在面對秦穆然的時候,都自愧不如,金正泰他們哪裡能夠比的了秦穆然。

一人,即可對抗整個寒國棒醫界!

這就是民族的自信,更是對於秦穆然醫術的肯定!

「放心吧,金先生,你不會失望的,只是一會兒你不要接受不了事實昏過去,還要我出手救你!」

秦穆然微微一笑。

「呵呵,好的,秦先生,真希望這一次,你們夏國中醫不要讓我們失望了!」

金正泰同樣面色淡定地看著秦穆然,瞬間周圍的空氣之中隱約中已經能夠聞到淡淡的火藥味。

「失望怎麼了?你們上次又不是沒有失望過不是嗎?這一次,恐怕你們又要失望了!」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剎那,身旁的葯林薇和孔一斌想到當初破碎了寒國棒醫想要踩著夏國年輕中醫們完成申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野心,就忍不住低下頭來,憋著笑。

「那走著瞧吧!」

金正泰冷哼聲。

「金先生,不知道今天要比試什麼?總共就五天的訪問,現在都已經是第四天了,也差不多該開始了吧!」

秦穆然看著金正泰淡淡地問道。

「既然秦隊長這麼說了,那我就說一說這次比試的項目吧!」

金正泰聽到秦穆然這麼問,走出來道。

「中醫講究的是『望』『聞』『問』『切』和『開方』,寒國棒醫這邊內經,診斷和方劑,都有共通之處,不如就考內經,診斷和方劑如何?這樣對於任何一方來說,都比較公平。」

金正泰看著秦穆然,問道。

「我沒意見,比什麼都沒問題!」

秦穆然聳了聳肩膀,表示沒有問題道。

「好!既然秦隊長這麼說了,那我們今天的比賽規則就這樣吧!我們就選擇一個科室,採取隨機叫號的方式,夏國中醫和寒國的棒醫同時對兩名病人進行問症,看治療方案誰的更加契合!這不僅考究的是醫術,同時還有運氣!」

金正泰看著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秦隊長,這樣你覺得呢?」

「挺好的,沒毛病!」

秦穆然點點頭,反正不管誰來,都一樣的,沒有什麼區別。

「好!那諸位夏國中醫界的朋友們,就移步科室吧!」

金正泰見秦穆然答應了,心中鄙視了秦穆然一頓,笑他有些不自量力。

不過他越是這樣的高傲,越是給了寒國棒醫這邊勝利的希望。

今天出現在這裡的可都是寒國棒醫界的中流砥柱,無論是自己,還是針灸大師高秀恩,還是草藥大師崔士元,甚至是自己的徒弟朴昶,那在年輕一代都是頂級的存在。

相比於夏國的那幫人,則顯得實力有些太強了。

似乎,金正泰都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只要不出任何意外,這一次,寒國棒醫一定能夠一雪恥辱,向全世界證明他們寒國的棒醫才是正統,中醫不過是寒國流傳出去,讓他們學了點雞毛蒜皮的東西。

正統永遠是正統,不會被取代!申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非他們寒國莫屬! “我不就在這裏麼?”

“吱呀”一聲,木門打開,陽光拉着一條長長的影子進入了屋中。

郝大寶和蔣舟舟勸阻趙小川的話語嚥了下去,警惕的打量着這來人。

趙小川轉頭看向門口,一股異香撲來而來,同時一張熟悉的笑臉映入他的眼簾。

“若曦,是你麼?”趙小川激動的喊道。

“嘻嘻,小川哥哥可不就是我麼?”

熟悉的笑聲從來人口中發出,趙小川臉上立刻佈滿了激動的神色。

“小川,不要上當,他不是李若曦,而是那隻白狐狸!”

郝大寶怒聲喊道,手中掏出了鬼器白練,而蔣舟舟一隻手攔住了趙小川,一隻手立在身前,手腕的白骨手串紋身微微的顫動着。

“不是若曦?”

趙小川一震,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終於發現了眼前的女子雖然相貌和李若曦一模一樣,可是身上卻有種類似妖媚的氣質。

“小川哥哥,他們都在污衊我,我真的是若曦啊!”

女子嬌憨的說道,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讓趙小川心中一顫,眼神中浮現出一絲迷茫。

“舟舟,快給小川牛眼淚,這白狐狸又開始使用妖術了!”

郝大寶大聲抱住趙小川,對着蔣舟舟大聲喊道,蔣舟舟警惕的從懷中掏出牛眼淚抹在趙小川的眼皮上。

冰涼的感覺從趙小川的眼皮蔓延到全身各處,讓他神經不由一顫,立刻清醒過來。

“果然是隻白狐狸!”

趙小川眼中恢復了清明,看到眼前那裏有什麼李若曦,而是一直站立的白色狐狸,一雙狹長的眼睛正在定定的看着自己。

“哼,你們兩個又在壞我的好事!”

白狐兒見趙小川恢復清明,冷哼一聲,在她的背後冒出三條長長的尾巴。

“你來這裏做什麼?還有你和若曦到底什麼關係?”

趙小川經歷了這麼多,已經對於這種詭異的事件不太在意了,立刻冷靜的質問着對方。

白狐兒似乎很喜歡喝趙小川交流,聽到他的話,笑道:“小川哥哥,人家可不是來找這個死胖子和這個死人妖的,人家可是來找你的!”

“你說誰是胖子!”

“你說誰是人妖!”

白狐兒剛說罷,郝大寶和蔣舟舟憤怒的喊道,同時滾滾黑氣從他們的鬼器中冒出。

郝大寶身後浮現出女鬼雪莉身影,一雙血紅的眸子死死地盯着白狐兒。

蔣舟舟手中上的白骨手串浮現出十二顆白色的骷髏頭不斷在他身前緩緩地旋轉着,下頜碰撞,發出一陣讓人牙酸的聲音。

趙小川的青銅雙蛇也拿出了手中,但是卻並沒有發動,因爲他看着滿臉不在意的白狐兒,隱隱感覺有一絲不對勁兒。

正當他心中疑惑時,白狐兒忽然展顏一笑,道:“時候也差不多了!有些事情也該說清楚了,至於一些閒雜人等還是退去吧!”

三人不由皺起了眉頭盯着眼前笑靨如花的白狐兒,不明白對方是什麼意思。

就在這時,天空中的雪莉忽然發出一聲悽慘的叫聲,瞬間化作黑氣消失不見,而蔣舟舟身前的骷髏頭也猛然爆開,化作幾道烏光再次飛向他的手腕化作紋身。

“大寶,舟舟,你們怎麼了?”

突變陡生,鬼器形成地靈體消失不見,趙小川看着郝大寶和蔣舟舟無聲無息的倒在地上,連忙趕到他們身前。

“呵呵,小川哥哥,現在我們終於可以談點私人的事情了!”

趙小川檢查着兩人的身體,猛然間聽到白狐兒的話,知道是對方搗的鬼,猛然擡頭,怒道:“妖孽,你到底做了什.。?”

一個‘麼’字還沒有出口,趙小川猛然間呼吸一滯,感受到一隻冰冷的手握住了自己的脖頸,同時耳邊傳了一陣森然的語氣。

“趙小川,就你這個窩囊樣,也配的上若曦大人?”

趙小川看着眼前的白狐臉上一雙怨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口中冷冷的吐出這麼一句話。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和若曦是什麼關係?”

趙小川臉色憋得通紅,強忍着痛苦說出這麼一句話,同時偷偷地打算召喚出青銅雙蛇中的靈體。

可是當他腦中剛浮現出召喚靈體的念頭,頓時體內一股虛弱的感覺傳遍他的身體,讓他使不出半點力氣。

“呵呵,沒有用的!你們都中了我的狐香,半個小時之類是不可以動用鬼器的!”

白狐兒看到趙小川的神情瞬間萎靡下去,掩嘴輕笑。

“狐香?”

趙小川腦中瞬間想到了剛纔她出現時嗅到的那股異香,不由暗暗心驚:“這狐狸竟然開始就給我們下了圈套?”

可是隨即他回想着之前發生的一切,漸漸有了一絲明悟。

“看來這白狐兒的目標只是我,而且似乎和若曦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想必應該是不會傷害大寶和舟舟,而且從她的口氣中似乎並不想殺死我?”

趙小川想到這裏鬆了口氣,但隨着時間的過去,他脖子上的那隻冰冷的手不僅沒有鬆開,反而越來越近,不由讓他的想法有了一絲動搖。

“這白狐兒的目標果然是我,她這完全是向殺死我啊!”

正當趙小川的舌頭長長的吐出來,感覺自己快要窒息時,猛然間那隻冰冷的手消失不見,然後一股清涼的空氣涌入自己的嗓子。

趙小川原本缺氧的腦子被這股空氣一衝,猛然間有種腦袋炸裂的感覺,好半天才漸漸的恢復過來。

“哼,趙小川,這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教訓,你聽好了,以後再敢對若曦姐姐不敬,我就要了你的狗命!”

白狐兒厲聲說道,旁邊的尾巴一擺,木屋中的桌子瞬間粉碎。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還有你爲什麼要稱呼若曦爲大人?”

趙小川回過神來,對着白狐兒問道。

白狐兒眼中露出不屑的表情,說道:“你也配知道若曦大人的身份?還有就你這樣,也配得上若曦大人!”

白狐兒的話讓趙小川心中一陣惱火,剛想罵對方几句,忽然眼前一道白光閃過,不由讓他一個跌咧。

“噗~”

趙小川猛然間噴出一口血,發現一張黑色的指甲蓋大小東西出現在自己面前,不由一愣。

“這不是手機上的儲存卡麼?”

趙小川擡頭剛想問問白狐兒這是怎麼回事,忽然發現四周已經沒有了她的身影。

“這裏面有你知道的一切,還有你如果明天晚上不去的話,即使若曦姐姐會原諒你,我也不會放過你的!一定,一定會讓你死的!”

正當趙小川疑惑時,白狐兒的聲音飄蕩在木屋中不斷地迴響着,不由讓他心底冒出一股寒氣。 秦穆然和金正泰各自帶著代表隊的醫生們,來到了安排好的一個科室裡面。

「秦隊長,可以開始了嗎?」

金正泰等人都已經換好了醫生的白大褂,看著秦穆然說道。

「可以!」

秦穆然點點頭。

「好!叫號吧!」

金正泰對著一旁一個醫院的醫務人員說道,後者聽到這話以後,便是撥動了手邊的儀器,隨後門外便是響起了由寒語發出的信號。

「請11號病人張泯風到5號科室問診……..」

「請12號病人崔恩麗到5號科室問診……..」

消息重複了三遍,可是的大門也被推開。

當張泯風和崔恩麗來到科室以後,看到滿屋子的醫生,他們都愣住了。

「這…..這是什麼情況?」

張泯風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眾人問道。

「張先生,恭喜您獲得了免費專家問診的機會,這裡都是我們寒國棒醫數一數二的專家,今天坐診。」

醫院的醫務人員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耐心地給張泯風和崔恩麗解釋道。

「專家問診?這是…..金前輩!」

張泯風看到金正泰坐在前方以後,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金正泰在寒國實在是太有名了,電視上也是經常能夠看到他,此時出現在他的面前,顯得有些夢幻。

「對,就是我們寒國棒醫的中流砥柱,金正泰金老!」

醫務人員點了點頭說道。

「這位朋友,你身體怎麼了?」

「我最近感覺全身沒有力氣,很疲倦,而且身體也有些不舒服!」

張泯風如實地說道。

「你坐過來,我幫你把把脈!」

金正泰看著張泯風說道。

「好!」

能夠被金正泰親自診治,那可是花錢都辦不到的事情,有這麼好的機會,誰願意錯過啊,當即便是一個健步走到了金正泰的面前,探出了自己的手腕。

金正泰氣定神閑地伸出兩根手指,搭在了張泯風的手腕上面,隨後便是開始感受張泯風的脈象。

過了幾分鐘,金正泰收回了手指。

「金老,我這是什麼情況啊?沒什麼大問題吧!」

張泯風看到金老這不動聲色的樣子,心裡著實沒底,有些慌地問道。

「你沒什麼問題,你是不是最近看東西有些模糊,眼部的分泌物變多,同時情緒也不太穩定,容易生氣?」

金正泰看著張泯風問道。

「是啊!就是這樣!神了!金老您真的太厲害了!一把脈就知道我的問題了!」

張泯風眼睛彷彿要綻放出光芒一般,激動地看著金正泰問道。

「你這個沒有多大的問題,就是肝火有些旺。棒醫里有記載,肝主目,你的眼白部分有很多紅色的血絲,再加上你的脈象顯示就是熬夜多了!」

金正泰淡淡說了句。

「肝火旺?這是什麼?沒多大問題吧!」

張泯風還是有些不放心地問道。

「沒問題!我開個藥方,你一會兒抓藥去喝一下就好!」

金正泰回道。

「好!謝謝金老!金老不愧是寒國的國寶級人物,這實力就是厲害!」

張泯風拿起藥方,豎起大拇指誇讚道。

「棒醫傳承久遠,我只是皮毛而已!」

金正泰故作謙虛地說道。

「諸位同僚,你們看看這個藥方如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