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流晨也看到一旁藍家的人瞪著他。

不由縮了縮脖子。

回頭狠狠的瞪了回去了一眼,很是不甘心,但是卻也不敢再說些什麼了,跟著二長老回到了一旁。

……

而此刻的夜冰依,被吸入到了一片霧茫茫的叢林當中。

這個地方,完全看不到方向。

只能看得到自己腳下的一方天地。

由於霧氣太大,令她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而更詭異的是,這空氣中,竟是一片死氣沉沉。

「主人,這裡好詭異,到處充滿了亡靈的氣息,你記住待會兒看到什麼東西,千萬不要隨意的當真。」火火煞有介事的說道。

夜冰依暗道,她倒是希望看到點什麼東西也好,總比現在什麼都看不到要強。

火火帶著她繼續飛行。

夜冰依試圖伸手撥開這片雲霧。

然而就在她伸手之時,雲霧突然發生了改變

不夜冰依眼睛微眯。

「主人,我好像聽到前面有動靜,你有沒有聽到?」

夜冰依搖了搖頭,「沒有,我什麼也聽不到,什麼也看不到。」這感覺真不怎麼好。

轟隆隆——

「主人不好,有危險的氣息,小心。」

不用火火提醒,夜冰依也聽到了一陣轟隆聲響起。

然後一道白影,在她眼前閃過。

夜冰依率先看到的是一個大大的王字!

然後才看清楚,那是一頭白花花的狼。

這就有趣了。

白狼,該不會是白眼狼吧?夜冰依在心中給它取了個外號。

那個王字,正是白眼狼碩大的頭顱。

白眼狼張開血盆大口,毫無預兆的就要吞噬她。

「閃!」

夜冰依比它還要更快,隨口默念了一聲,火火立即帶著她閃身離開。

白眼狼一下撲了個空,還是不甘心,雙眸似雪,轉身朝著火火咬過去。

一隻白眼狼和一隻鳳凰纏鬥,場面很是壯觀。

眼前的這隻白眼狼,一看就是叢林之王,也是神獸級別的,但是火火向來也不是省油的燈,一時間,兩者不相上下。

唰!

紫色的長劍從白眼狼的背後出現,狠狠的刺穿它的背部,穿破它的皮肉,殷紅的鮮血灑出。

「嗷——」白眼狼激烈的慘叫一聲。

倏然抬起利爪的狠狠的向夜冰依撲來。

夜冰依沒有想到它的速度居然如此的極快。

躲閃不及,肩頭居然被狠狠抓了一把,深可見骨,頓時鮮血流出。

醫妃天下,王爺別作死 夜冰依忍不住慘叫一聲,急忙退後。

「找死!」火火見夜冰依受傷了,狠狠的低咒一聲,旋即一團火光直擊白眼狼的面門。 白眼狼張開獠牙大口,一下子將那團火吞到了肚子里。

吞下去,才發現那團火根本消化不滅!

在它的肚子里滾燙燒熱,白眼狼慘叫一聲,躺在地上打滾,「嗷嗷嗷!」

夜冰依終於鬆了一口氣,從空間里拿出布為自己簡單的包紮一下。

突然,她的額頭出了一層薄薄的薄汗。

然後轟隆一聲!

夜冰依欣喜的瞪大眼睛,她居然突破了。

突破到了神靈境界的最高巔峰哈哈哈!

沒想到打一架,還有這等好處。

夜冰依欣喜不已。

白眼狼再次向她撲過來,然而它已經受了傷,動作明顯的下降。

不過讓夜冰依有些疑惑的是,火光在白眼狼的身體里燃燒,她都能看到它肚皮上的火,但是它卻沒有死。

不過這也不妨礙夜冰依出手,手中的紫色的長劍就要狠狠插進白眼狼的要害當中。「等一下。」

白眼狼突然口吐人言。

夜冰依手臂一頓,睜大眼睛好奇的瞧著它。

「剛才可是你在說話?」

「嗷!」

「我乃神獸,會說話,又有什麼稀奇的。」白眼狼從鼻子里發出了一個冷嗤。

夜冰依淡淡的挑了挑眉,冷笑一聲,「那你說,你為何要殺我?!

既然你要殺我,你是神獸又如何?成王敗寇,你輸了,就得任我收拾!」

白眼狼頓時慚愧的低下頭,然後說道,「我是被人控制的,我的子孫被那個人控制了,我要是不聽他的話,他就會傷害我的子孫。

不過現在我已經敗了,你不要殺我,我會帶你走出去的。」

話音一落,白眼狼又抱著肚子滿地打滾。

「你救救我吧!我死了的話,我的那些子民……」說這些話的時候,白眼狼眼中閃過一抹悲憫。

讓夜冰依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孩子,頓時又發出了母性光輝。

心中一軟,說道:「你先別動。」

白眼狼點點頭說了一句是。

夜冰依很快就讓火火將它肚子里的火取了出來。

白眼狼趴在地上喘息了幾口氣,然後看向夜冰依說道,「你是個好人,今天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我願意為你做事情,認你為主人。」

它說的無比真誠,夜冰依不由驚訝了。

沒想到它居然有這樣的想法。

那麼她當然很樂意!

「好。」夜冰依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接著,一人一狼便在叢林當中進行了一場古老的契約儀式。

白眼狼對這裡比較熟悉,所以夜冰依坐上了它的背,讓火火回去休息。

「咦,怎麼回事?我記得這個地方,我們剛才剛剛來過是不是?」夜冰依有些驚訝的挑挑眉。好奇的打量著眼前。

「這個地方很詭異,主人,你要小心點,我之前就是在這裡走,但是走了好久也沒出去,後來不知道怎麼出去了,但是又不知道怎麼回來。」白眼狼說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如果我們走不出這裡,那就永遠要被困在這裡了。」夜冰依蹙眉道。

在她背後的白眼狼猛然回清醒,「主人,你停下,你停下,那是假的,不是真的。」 看着鬼撲滿光是眼裏冒着綠光,就是不回答自己的問題,陳志凡好笑之餘,不得不輕輕晃了晃攥着它小小身軀的右手。

看到小傢伙回神後,他把小木棍遞到了它的眼前再次問道:“嘿,我在問你話呢,這小木棍裏的靈魂波動到底是怎麼回事?”

傻傻的張着嘴,鬼撲滿直直看着散發出誘人氣息的小木棍,口水嘩嘩流淌的脆聲說問道:“主人,爲什麼這些東西在經過了你的手之後,就全都變得那麼好玩好吃呢?”

看着小傢伙那臉上流露出“我很想吃”,又摻雜着幾許不解的疑惑表情,陳志凡暗自搖了搖頭,決定還是打消從它那裏得到答案的奢望。

其實在經過了剛開始的不敢相信後,他很快就大概明白了一根小木棍爲何會突然產生靈智的原因。

不,嚴格意義上來說,小木棍還算不上是產生了靈智。所謂靈智,簡單來說,就是智慧。一根小木棍,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無端端就有了智慧的。

而它之所有會產生一種類似於靈智的波動,原因很複雜,但也可以簡單概括爲幾點。

一是小木棍本身材質特殊,來源就算不是先天品級很高的天地靈木,本體等級也不會相差多少。總之就是靈性深藏其中,來源不凡。

二是紫金光芒的神奇。要知道,紫金光芒的來源,是來自於盤古屍經所化的紫金卷軸。而盤古屍經可是盤古老祖傳下來的。

盤古老祖是誰?那可是霸臨荒古的絕世大人物,他老人家傳下來的東西,能差得了?

三嘛,應該是跟陳志凡有點關係。

從一開始,他的打算就是通過煉製小木棍,從而得到一件能徹底吸收盤踞在丹田虛空裏的電勁。而採用的手段,就是得自於盤古屍經裏所傳的魂煉之法。

何謂魂煉?對陳志凡目前的境界來說,就是用神念徹底融入小木棍內部,以其蘊含的無盡妙能,化鐵錠爲純鋼,化腐朽爲神奇。

如此機緣巧合之下,原本一個小小的木棍,方能產生一種類似於靈智的波動,讓它超凡脫俗,有了一絲靈物的跡象。

“或許,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那紫金神芒的奇妙,纔能有此逆天效果。”眉心一片紫金光芒閃爍的某青年,嘴角一掀低聲咕噥不已。畢竟,那可是盤古屍經,盤古老祖的手段,豈是常人能輕易就想象得到的!

正當他在那暗自幽幽懷古時,忽覺抓着鬼撲面的右手一輕,緊接着左手又是一沉。掃眼一看,小傢伙正張開小嘴一口就將小木棍吞進了一半。

哭笑不得的陳志凡搖頭嘆息之餘,趕緊用右手抓着它的尾巴就往外拉。小木棍可是自己解決如同跗骨之蛆般盤踞在丹田虛空裏電勁的希望所在,可不能讓小東西給吃了。

奈何產生了類似於靈智波動的小木棍,對鬼撲滿的誘惑力非常的大。

因此哪怕自己的尾巴都被拉得又細又長了,它還打死都不鬆口,依舊兩眼冒着綠光的一點點伸長着脖子,將小木棍一寸寸的往自己的肚子裏咽。

因爲擔心傷害了鬼撲滿,所以陳志凡拉扯它尾巴的勁道不是很強。

但是在看到小木棍一點點消失在了那張小小的嘴巴里後,他也有點急了,手上勁道加大的同時,亦眉毛豎起急聲喝道:“趕緊給我鬆口!小木棍我有大用,不能給你吃。”

整個身體被拉得筆直橫在半空的小傢伙,一邊慢慢將小木棍往自己肚子裏送,一邊兩隻小眼珠子斜斜瞥了某青年一眼:東西都進嘴裏了,怎麼可能再吐出來,休想!

瞬間就懂了鬼撲滿眼裏所傳遞的信息後,氣笑了起來的他搖頭之餘,兩隻手上的動作也逐漸加大。小東西也想翻天?也太小瞧人了不是。

陳志凡一認真,小傢伙就苦逼了。身體被拉長了一倍有餘不說,小嘴巴也因爲緊緊含住了小木棍而被越拉越長。最重要的是,眼看着快要吞進一半的小木棍,又慢慢往外出了一大截。

見此,鬼撲滿也急了。竭力掙扎片刻,發現努力無果後,它眼珠子一轉,整個身形忽地就消失不見了蹤影。

瞬間感覺手上一空的陳志凡,臉上神情就是一變。果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小傢伙又憑空閃現,一口就將小木棍給叼在了嘴裏,眼看着身形一晃,又有了消失的徵兆。

知道要是任由鬼撲滿消失不見的話,好不容易煉製出來的東西就得跟自己說再見了,於是他是真的急了,心念一閃間,就想制止小傢伙的行爲。

剎那後,就見漆黑的裂縫空間裏,倏地迸現出一團耀眼的熾白光芒來。

心頭一動的陳志凡,收了即將呼嘯而出的神念,轉而一點神念迅速投向了熾白光芒出現的方向。

神念落處,就在赤色蓮臺底下,就見鬼撲滿兩眼發直四肢抽搐,身上鱗片還在冒着細微的電火花。離它微張的小嘴邊上,通體閃爍着熾白電芒的小木棍正靜靜橫躺着。

“靈物自衛?”低呼了一聲後,又是好笑又是好氣的他趕緊下了赤色蓮臺,把小傢伙從地上給輕輕拿起放到了蓮臺上。

發現它只是因爲受到電擊而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心裏鬆了一口氣之餘,陳志凡彎腰將小木棍給撿了起來。

“看來我是煉製出了一個還算不得了的東西呢。”頗感自得的低語了一聲後,他神念一動,又開始從丹田虛空裏挪移出一道電芒注入到了小木棍裏。

再次吞噬了一道電芒後,小木棍身上又多了一圈細細的銀白小環。忽然,它猛烈抖動了一下,隨即一股微弱的波動就同一點神念輕輕觸碰在了一起。

微微一愣的陳志凡在怔了片刻後,嘴角漸漸掛起了一抹淺淺微笑:“想進丹田虛空?有意思,真的是非常有意思。”

少頃,他神情一正,心念一動間,就將小木棍收進了丹田虛空裏。

只是一個動念,小木棍就出現在了深邃幽靜的丹田虛空。剛一出現,它就憑空一抖,眨眼的功夫,就化作了一根兩端紫金、中間銀白的粗大百米木柱。

“轟”的一聲,虛空震顫,一團雷雲,內外皆閃爍着熾白電芒地呼嘯着就衝着百米木柱飛快的飄了過來。 眼前分明沒有障礙物,也沒有什麼人,莫非她們遇到了鬼打牆?

「這個我也不清楚,主人,我們到前面看看。」

一人一狼繼續在迷霧中走走停停。

夜冰依心中只覺得有些煩躁。

而白眼狼口中也發出了一道低吼聲,顯得心煩意燥。

突然,夜冰依眼前出現一幅熟悉的畫面。

「怎麼回事?」夜冰依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人。

難道……她又回到了現代?

她看到很多人逼迫她。

逼她交出家主的位置。

突然又來到了懸崖邊,夜冰依看到自己快要掉下去。

突然,夜冰依腦中生出一股惱意,雙眼茫然,惡狠狠道,「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們。」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殺!」

紫色的裙裾飛揚,髮絲舞動,夜冰依整個人宛如一座殺戮的殺手。

絕美的容顏籠罩的一模陰沉之氣。

然而夜冰依卻已經宛若魔怔了一般,沉在自己的世界里,怎麼也出不來。

「想讓我死,沒那麼簡單,你們才去死吧。」

而在這迷離夢幻的迷霧當中。

姬家主也聽到了這邊的響動聲。

他眯了眯眼,看向身邊僅有的姬夫人,對她說道,「你自己先在這裡呆著,好好休息一下,不要亂走動了,我去一下就回來。」

姬家主將姬夫人放下,轉身離開。

「家主,你一定要快去快回呀,我自己一個人害怕呀!」姬夫人想起這一路走來的驚恐模樣,嚇得瑟瑟發抖,一個人縮成了一團。

「我要殺了你們。」

夜冰依雙眸猩紅一片,宛若魔鬼一般。

舉起長劍,胡亂的劈砍著大樹。

大樹轟隆隆的倒塌,製造出極大的響動聲。

但是她眼前的人怎麼都殺不幹凈。

背後的姬家主來到了眼前,就看到了這一幕。

他看到了陷入瘋狂當中的夜冰依,眼睛不由冷冷的眯起,閃過一抹冷笑。

三國騎砍 此時不殺了這個妖女,更待何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