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光如此,葉家的人也都非常知書達理。

秦陽當初第一次來到葉家大宅的時候,他們家從上到下沒有一個人不是對他熱情客氣的。

這一次,秦陽帶着兩個來到這裏,他們更是招待得特別熱情。

“小秦啊,你們這一路上過來熱吧。來,先吃點西瓜。都是你二舅公退休以後種着玩的,味道不錯。”

說話的是現在的當家主母,田倩容。

田倩容跟姜浩澤的母親趙曼媛不一樣。 我老婆是大明星 雖然同樣帶着貴婦的氣質,可田倩容更加接地氣,更加親切。就連她平時在家裏的打扮,都跟普通的中年女子差不多,簡單得體,如此而已。

秦陽給他們介紹了一下蘇婭和高子騫。

“不錯呀,年紀輕輕就收徒弟了。”田倩容眼睛笑得彎了起來。

秦陽三人坐下,吃了點遞過來的冰鎮西瓜。

“葉夫人,聽說葉二少要結婚了?”

田倩容笑了起來:“是啊,年紀也不小了,可算是找到對象了。要不是我這個當媽的逼急了,他還不打算告訴我們,其實他早就有女朋友了。哼,那小子……小秦啊,你不知道,我這剛知道兒媳婦的消息,就馬上被告知說,我要當奶奶了,把我驚喜得呀……”

秦陽笑了起來:“這節奏不錯啊,那必須得恭喜了。看來明年我還得來一趟,爲我們葉家的新成員祈福了。”

田倩容笑得合不攏嘴。

“啊,對了,薇薇剛從美國回來,特地來參加她哥的婚禮。我這就讓她下來。”

田倩容起身,走到樓梯口,往上喊去。

“薇薇,薇薇,家裏來客人了,趕緊下來。”

“哎——媽,我上廁所呢,等我上完馬上下來。”

樓上傳來一個嬌媚的女孩聲音。

秦陽聽着,笑了一聲。

這葉家不光爲人親切接地氣,最主要的是,個個都是妖孽容顏。別說田倩容長得就跟二十七八歲的姑娘似的,她大兒子葉黎、二兒子葉楓可都是a市夢中情人排行榜上前幾名的。

估計這個小女兒葉薇薇也不會差到哪裏去。

秦陽給田倩容介紹高子騫。

“……小高雖然捉鬼什麼的能力不如我,但祈福方面能力不遜於我。不如這次的祈福交給他來吧?”

田倩容很爽快地答應了。

有保姆把高子騫帶下去。蘇婭也跟他一起離開——她很早之前就想親自動手試一試,這一次把她叫上也是這個原因。

樓梯上傳來了一個聲音。

“媽,來了什麼客人呀?”

一個穿着紅色連衣短裙的十六七歲姑娘出現在樓梯口處。她的頭髮亂糟糟的,很是不修邊幅。

不過,果然又是一個美人胚子。

五官標緻,皮膚白皙,身材也玲瓏有致……活脫脫的大美人啊。

特別是……她好像還沒穿內衣,衣服有些鬆鬆垮垮的,若隱若現露出姣好的身材。

秦陽看了一眼就差點噴鼻血,忙收回目光,不敢再看。

田倩容好像也沒料到自家的女兒會這樣出現,受到了點驚嚇。

“你怎麼穿成這樣下來,不是跟你說了,有客人麼?”

葉薇薇抓了抓頭髮,看向坐着的秦陽。

“這就是客人麼?”

秦陽眼觀鼻,鼻觀心,穩住心態之後,擡頭看向她,微笑:“葉小姐。”

田倩容看上去有些尷尬,忙跟秦陽解釋:“我這女兒在美國待久了,有點開放。”

再看向葉薇薇:“這是秦陽。你哥馬上要結婚了,我特地把他和他的徒弟叫來,替我們葉家祈福。你還不趕緊上去收拾一下自己,這個樣子能見人麼。”

“有什麼關係。”葉薇薇露出不以爲然的表情,一雙美目盯住了秦陽,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秦陽看着眼前這個小美女露出甜美明亮的笑容,卻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她這個笑容有點……壞。

更像是一個小惡魔在那邊笑。

果不其然,葉薇薇輕盈地跳了幾步,胸口隨着身體上下抖動得劇烈。

她毫不客氣地一屁股坐在了秦陽旁邊,離他特別近,一把圈住他的胳膊,側過頭來笑着看着他。

“秦哥,你有女朋友麼?如果沒有的話,要不要考慮一下我呀?”

如果可以,秦陽現在就像渾身一哆嗦。

他的預感果然是對的。

這個小姑娘兩眼一咕嚕轉,他就知道這小姑娘一肚子的怪想法。

開玩笑,他再帥能帥得過她的兩位哥哥?

而且,身爲葉家千金,她見過的帥哥能少?這麼熱情,肯定有貓膩。

秦陽感覺自己的胳膊被葉薇薇緊緊地貼着她的酥軟,內心一陣哆嗦。

這小惡魔鐵定故意的。

他不緩不慢地抽出了自己的胳膊,往邊上坐開了一點,而後面若常色地笑着跟她說話。

“沒辦法,我長這麼帥,肯定得有女朋友啊。她很快就要回來了,待會兒我給你介紹她。”

葉薇薇烏黑髮亮的眼珠子一轉:“好呀好呀。能被秦哥你喜歡的女人一定是個大美人吧。”

田倩容也感覺自家女兒有點古怪,忙插話進來。

“是啊,蘇小姐長得確實好看。”

葉薇薇有些委屈地看向田倩容:“比我還好看麼?”

田倩容笑着看向她:“當然比你好看。你也不看看你現在這打扮,像個什麼樣子。當初就不該讓你哥把她留在美國的,別的不學好,學了一股子的歪風邪氣。”

“媽~~哪有你這樣說自己女兒的!哼,我不開心了。”

葉薇薇轉身,背對着田倩容,假裝真的生氣了。

秦陽看着她這反應,不覺啞然失笑。

這個葉薇薇還真有意思啊。跟個小丫頭似的。

突然,葉薇薇轉頭,再一次盯住了他:“你笑我幹嘛?!”

秦陽當即裝無辜:“這裏就三個人,我不是看你就是看葉夫人,很正常。”

“你是不是在看我的胸?流氓兮兮的,一看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秦陽無語地笑:“你可別污衊我。我可是有媳婦兒的人。”

“哼,有媳婦兒就不看別的女人的胸了?”

“沒媳婦兒也不能隨便看別的女人的胸啊。”

“我纔不信,你們男人平時不是最愛評論誰的a,誰的d麼,怎麼會不看?”

“薇薇!”田倩容見她越說越放肆,連忙阻止,甚至臉色都有些嚴肅起來。

秦陽見氣氛頓時有些嚴肅,笑了笑:“女人不也會下意識看看帥哥,看看身材。男人也會有,這都是人之常情。但絕不是色/情就對了。小姑娘想這麼多,怎麼,年紀不大,思春了?”

葉薇薇又哼了一聲,不過明顯嘴角上揚起來。

“下禮拜我就成年了,是時候談個戀愛了。”

田倩容也拿這個小公主有些無奈。

“薇薇,別還拿自己是個小孩子。秦陽可是咱們家的貴客,你不許沒大沒小的。”

秦陽笑着擺手:“葉夫人你可千萬別這麼說。我看葉小姐也只是活潑開朗,沒什麼不好的。要是個個姑娘都溫文爾雅,淑女得不行,那也太可怕了。我家媳婦兒都不這樣的。”

田倩容也笑了起來:“你可別這麼說。我看蘇小姐挺溫柔的,知書達理,一看就是好孩子。”

秦陽表面上笑着,內心不由得說道:這你還真看錯了。她哪兒是知書達理,她只是對這個世界還不熟悉罷了。要是見識了她一個人完爆幾十個大漢的畫面,恐怕就沒人會說她溫柔、知書達理了。

“葉夫人,你這樣說她可就錯了。我媳婦兒只是比較慢熱,她絕對不是一個知書達理的溫柔女人。現在的姑娘,還是得有點本事比較好。太溫柔、太知書達理的,總覺得會吃虧。”

田倩容非常贊同地點頭。

葉薇薇湊過來:“你女朋友比我好看麼?把她說得那麼好,我要吃醋了。”

“不敢說比你好看,但我怎麼看怎麼順眼就對了。”秦陽這番話說得滴水不漏。

雖然不知道葉薇薇對初次相識的他爲什麼這麼熱情,反正以不變應萬變就對了。稍微一久,這小妮子打的什麼主意,他就能一清二楚了。

沒過多久,蘇婭他們回來了。

秦陽看向蘇婭,朝她招了招手。

葉薇薇扭頭看過去,看向一臉平靜,甚至有些冷淡的蘇婭,有些不以爲然,轉身,又特地靠近秦陽坐了坐。

不過,這一次,秦陽可沒讓她得逞。

她剛靠過來,他就站起身,朝着蘇婭走了過去。

“怎麼樣?”秦陽主動靠近,拉住了她的手。

雖然葉薇薇長得是真好看,爲人也熱情活潑,但還是自家這個可養成的比較適合當媳婦兒。

那個葉薇薇……古靈精怪,誰知道她肚子裏有什麼怪主意呢。

蘇婭對於他的主動靠近有些疑惑,不過也沒有說出來。

秦陽轉身看向田倩容:“葉夫人,既然祈福完成了,我們也就先走了。”

田倩容有些怪罪地看了葉薇薇一眼,又趕緊起身喊住他們。

“稍等片刻。”她略微快走幾步,很快拿着三張邀請函和一個信封走了過來,微笑着交給他們。

“三天後的婚禮,三位務必要來。”

秦陽接過,低頭看了看婚禮邀請函。

雖然是低調人家,但婚禮畢竟是大事。光從邀請函上就能看出他們這葉家的用心和精緻了。

“一定,一定。”

秦陽三人來到停車場。高子騫詢問怎麼走得這麼急。親眼有些哭笑不得:“葉家的小公主有點難弄,我怕再坐下去,我就得清白不保了。”

蘇婭淡淡瞥了他一眼。

秦陽忙滿臉誠懇地舉起三根手指發誓:“媳婦兒,我對你是一心一意的。”

剛啓動車子準備離開,只聽得遠處一聲清脆明亮的叫喊。

“秦——哥——等——等——我——”

秦陽頓時有一種火燒後背的焦灼感。

回頭,只見那葉薇薇不知什麼時候竟然換了一身衣服,打扮得青春靚麗,朝着他們跑了過來。 看到那一抹明媚的紅色正朝着這邊飛快靠近,秦陽猛地回頭,與蘇婭、高子騫面面相覷。

“現在踩油門還來得及麼?”

他真是滿臉震驚啊。

不是說姑娘家家的,出門之前肯定得磨上好一陣子的麼?!挑衣服得一小時,化妝得一小時,弄頭髮得一小時,然後再在鏡子面前臭美一小時,最後纔出門。

怎麼這葉薇薇換衣服、化妝、弄頭髮總共加起來不到十分鐘?!

他當然是不能踩油門的。

葉薇薇化了淡妝、梳了頭髮,換了一身小紅裙,踩着一雙紅底黑高跟鞋,那跟尖得能扎死人。就這樣還能小跑過來,這小碎步別說,還挺快的。

還不等秦陽按下車窗,只見某人毫不客氣地拉開車門,一屁股坐了進來,然後衝着裏面的三人笑得燦爛。

“你們接下來要去哪兒?帶上我唄。”

車內頓時一片沉默。

另外兩個都是不怎麼愛說話的人,也就只有秦陽能出面了。

他捏了捏眉心,看向這位不請自來的小公主。

“你怎麼來了?”

葉薇薇嘟起嘴來:“我爲什麼不能來?我剛回國,才倒完時差,想出來逛逛又沒什麼認識的朋友,你就不能帶我隨便逛逛哦?我剛跟我媽說過了,你放心好了,待會兒所有消費都由我來買單。秦哥,難道你忍心拒絕這樣一個孤苦無依的小女孩麼?”

秦陽:“……”

可以說“忍心”麼?

腦中突然靈光一閃。

“你等一下,我知道有個人可以帶你隨便逛逛。”說着,他飛快掏出手機。

剛要撥通姜浩澤的電話,眼前突然出現一隻手,一把把他的手機給搶走了。

“秦哥,你就這麼討厭我麼?連帶我逛逛都不肯?你對我有什麼意見嘛?”

秦陽頭疼再頭疼,連連否認。

“行吧,我帶你隨便逛逛,行了吧。把手機還給我。”

拿回手機,無奈地認命,開車走人。

在車裏的葉薇薇屁股還沒坐熱就開始東張西望,很是興奮。

“我們這是要去哪兒啊?”她坐在後座,雙手攀在秦陽的駕駛座上,湊得很近。

“市中心。你不是要逛逛麼?我看你也不喜歡那些山山水水的地方吧,還是逛吃逛吃比較適合你。”

葉薇薇嘿嘿嘿憨笑起來:“秦哥,你真是太瞭解我啦。要論美食,肯定還是咱們國內的拿得出手。呀,你這一說,我肚子都開始叫了。快點快點,我要吃肉。我現在餓得能吃下一頭豬!”

“這可是你說的,我這就帶你去屠宰場,讓屠夫給你現殺現烤一隻烤乳豬。”

“秦哥~~你就知道欺負我。哼,不理你了。”

葉薇薇坐了回去,雙手抱胸,把臉甩向一旁。

秦陽目視前方,內心一陣歡呼:不理我了?那可真是可喜可賀啊!

“喂,你叫什麼?”

果然,不到半分鐘,葉薇薇就開始把目標轉移到了旁邊的高子騫身上。

高子騫淡淡告知了自己的名字。

“你跟秦哥什麼關係呀?他怎麼帶你來我家?”

高子騫不說話了。

秦陽無奈,又不好讓葉薇薇被碰釘子,只好代替高子騫解釋。

葉薇薇的興趣全部轉移到了高子騫身上:“我看你比秦哥老,怎麼還成了他的徒弟呢。果然還是秦哥比較厲害。”

“技術能力不分年紀大小。”秦陽替高子騫說了一句。

突然,高子騫轉過頭來,與旁邊打量着他的葉薇薇對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