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論外界如何猜測,安然的準備依然是竟然有序,根本就不受到外界的半點影響。

“喂?”接到那個電話,安然忍不住驚訝了起來,那人竟然是許久沒有給她聯繫過的左哲!

“然然!”左哲的聲音傳了過來,依然是熟悉的語調。

安然點頭,發現對方察覺不到,立刻說道:“左哲,你怎麼突然跟我聯繫了?”之前發生了那一點點的事情,讓她其實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左哲,但聽到對方如此坦然地面對,自己再多想反倒是矯情了,她想了想,便平復了心情,問道:“我們可是好久沒有聯繫了,什麼事情呢?”

左哲在那頭似是有些生氣地說道:“怎麼,開個人秀都不跟我說一聲?”要不是偶然看到了報道,他肯定都不知道。

“哈,我覺得很不成熟,就沒有必要跟所有的人說了。”安然笑着說道。

左哲皺眉,似是更生氣了,“我不是告訴你了,我會做你的首席模特嗎?”

安然一愣,她真的忘記了這件事情,更多的是,她還以爲他是在開玩笑呢,畢竟他的出場費可是她一輩子都可能賺不到的錢!

“我說過的話自然是真實的,怎樣,我什麼時候去找你?”左哲直接地問道。

安然皺起了眉頭,“可是我還沒有準備好適合你的服裝。”這纔是關鍵吧,她的衣服都是找了專門的模特來表演,但是那些尺寸還有一些風格,都很少有適合左哲的那種,她有些爲難起來。

“一個星期足夠了!”左哲說道。

安然有些爲難了,不知道該不該試試。

“你這是不相信我?”左哲又問道。

“我不是不相信你,那是我不相信自己。”安然想着,以自己的想法,肯定沒有那個才能在這一週之間設計出一套適合左哲穿的衣服。

左哲卻堅定地說道:“我相信你,不管你最後設計出來的服裝是怎樣,我都會穿出來!”

安然握了握拳頭,既然左哲這麼堅持,她自然也是不好再說其他了,只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就準備一下好了。”說着,便爲自己打氣,希望自己真的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裏面設計出來。

“三天之後,我去找你,談論關於那個設計的事情。”

安然驚訝,“這麼快?”

“正巧我最近要休假,就當是度假好了。”左哲解釋道。

安然只能夠點頭了,“好吧,我到時候去接你。” 左哲滿意地掛掉電話,將最近的一些秀場都推掉了,惹來經紀人的不滿抱怨,但顯然不能夠改變他的行程。。

這一場秀場,他是下定了決心,要去參加的!

這邊安然卻在那之後,就開始描摹着左哲的衣服,想來想去,卻怎麼也沒有想到比較好的衣服樣式。

以左哲的身材來說,不管是什麼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會是魅力四射的,但是她就是想要突出他的特性,所以,倒是有幾分爲難起來。

三天之後,左哲果然如約打來了電話,安然立刻去機場接了他。

當然,這一切的事情都是紀峻不知道的,因爲她的設計圖,在還沒有完成之前,都沒有給紀峻看的習慣。

等到看到左哲之後,安然覺得自己有了一種想法,沒有什麼比暗夜血族更有魅力了,那紳士的氣質加上那刀削一般的臉,再符合不過了。

想着,她選擇了那種長款的類似風衣的設計,只是風衣上卻纏繞着繁複的花紋,看上去非常地華麗,加上配有的一些裝飾,立刻讓左哲的氣質被突了出來。

安然看着設計好的衣服,滿意了,拿給了左哲看,“這種怎樣?”

左哲顯然沒有反對的想法,只是說道:“不過,你這個設計會不會跟這次的主題相違背?”

安然搖頭,“其實我這次的設計主題都沒有吧,各種類型的服裝都有的。”唯一的特點便是自己手工繡制的手工刺繡了吧。

左哲見她沒有意見,便點點頭,不再說什麼,認真地看着她的設計圖來。

安然也很滿意,結果卻沒有發現突然進來的紀峻。

本來安然怕人多眼雜,每次都是將左哲邀請到一家咖啡廳或者是水吧之類的地方,結果,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到紀峻。

“你怎麼過來了?”安然立刻問道。

紀峻冷着一張臉,“我不過來,難道看你和他**嗎?”

安然立刻解釋道:“當然不是,我們只是在探討設計而已,你看吧。”說完,她舉起了那張設計圖。

紀峻冷笑一聲,“我不覺得有什麼是值得和一個外行人探討的。”他這個設計者在這裏,怎麼還去找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這分明就是在打他的臉!

“當然不是,只是這次他會上去秀,我就想要設計出一套適合他的衣服來,這樣纔會讓服裝更急地出色。”一件衣服好不好,還要看適不適合,同樣的一件衣服,也許不同的人穿上,都會有不同的感覺。

“紀峻,你不用誤會,我只是來完成我答應過的事情。”左哲很坦蕩地說道。

紀峻瞥了他一眼,“不用你完成。”

安然一看這個樣子不好,立刻說道:“紀峻,你別生氣了,這件事是之前答應好的,而且,能夠有個免費的模特怎麼也好吧。”就憑着左哲的魅力,怎麼也會讓這場個人秀人氣爆棚!

這是她可以肯定的事情。

“我還不缺那幾個錢!”紀峻突然變得有些暴發戶起來。

安然鬱悶了,“我不是這個意思,唉,反正我是實在是找不到好的模特了,有左哲那樣就更好了啊。”其實這次的個人秀,她的想法便是首選紀峻,但是顯然不可能的。

其實沒有優秀的人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那樣會讓秀場變得普通,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這就是安然願意留下左哲的原因之一,她想要這個秀場有靈魂,而這個靈魂,就是左哲!

能不能夠引起其他人的驚歎,都得靠這個了。

之前沒有想,只是因爲沒有適合的人選,安然一直都有些遺憾的。

“紀峻,你就同意了吧。我這次的個人秀真的很重要,我需要更多的人氣。”這是安然能夠找到的比較合理的解釋了。

紀峻在一旁沒有說話,只是冷冷地打量着左哲,像是在探尋,他到底有什麼想法一樣。

左哲很淡然地站着,等待着安然的決定。

安然站在中間,真的是非常地難受,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勸說了,只能夠說道:“紀峻,你要怎麼才能夠同意啊?”她也找不到什麼理由來勸說他了,只能夠希望對方能夠稍稍地拜託掉個人的情感。

紀峻皺起了眉頭,依舊沒有說話。

安然也不打算再多說什麼,就靜靜地看着他,希望他什麼時候能夠稍稍地講下理。

最後,紀峻還是點頭了。

只因爲他難得看着安然眼裏的堅持,做了讓步,只是,這只是最後一次,再也沒有下一次了。

安然立刻開心了起來,說道:“紀峻,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說完,便激動地撲了過去,親了親。

紀峻之前的沉悶的心情都灰飛煙滅了,像是在挑釁一般看向了左哲,結果對方根本就不理會。

這個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安然的時裝秀也準備得差不多了。

隨着左哲的一個微博,她的時裝秀有了更多的關注。

太多的粉絲都在猜測着這個女人到底是有多麼地特別,纔會讓左哲如此主動地參加秀場。

很快,時裝秀來臨,安然非常緊張地準備着,不時地環顧着周圍模特的準備,很擔心他們會不會有錯誤的地方。

“別緊張。”紀峻在她身邊陪着她,說着安慰的話。

安然深呼吸一口氣,結果還是緊張得直跺腳,說道:“我就是覺得我緊張啊,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啊。”事到臨頭,就是很緊張。

紀峻將她拉入了懷中,也不顧旁邊那些人看着,自顧自地安慰着。

安然推開他,立刻覺得臉上有些紅了,推開他,“別這樣,我再去看看,馬上就要開始了。”從後臺瞥了一眼黑壓壓的一片,讓安然實在是心情緊張得不行,也不知道哪裏來了這麼多人,竟然將這個秀場都擠滿了!

“別緊張。”當走過左哲身邊時,左哲對她說道。

安然點點頭,看着左哲身上的衣服,很是滿意。

“我不緊張。”嗯,她這樣地安慰着自己。

很快,秀場開始,隨着燈光的亮起,數個模特不斷地走在了舞臺上。

那些服裝也許都透着幾分稚嫩,但是在紀峻的撐場下,在場的人似乎都是在注意着這些衣服的好的地方,不時因爲那特別的裝飾,或者是大膽的取材而發出了驚歎聲。

安然在下面緊張得不行,在聽到那麼多的讚歎之後,才稍稍地放下心李艾,至少那些人都沒有反應激烈就不錯了。

很快,幾個模特走了出來。

後面跟着的便是左哲。

全場開始驚叫起來。

左哲一個微微擡眼,便讓所有的人都爲之沸騰。

安然都有些懷疑了,到底自己的衣服,還是其他。

不過,看到這麼好的效果,她還是很高興。

握着身旁的紀峻的手,她露出了一個開心的笑容,這次的秀場之後,伴隨着她的就是前途光明瞭,至少她是這樣認爲的。

紀峻回握了她的手,每次,她都會給自己驚喜。

“左哲身上的那件衣服很不錯。”也許是因爲左哲,紀峻在這一套衣服上,沒有提半點的意見,現在看到這樣的效果,也由衷地發出了讚美。

安然立刻得瑟了起來,“那是,也不想想是誰做的。”

紀峻微微勾起脣角,“準備準備,現在該你上臺了。”

安然深呼出一口氣,看看身邊的紀峻,一定神,邁着堅定的步子走了上去,一襲再普通不過的晚禮服,卻將她的氣質襯托了起來。爲了不跟那些模特搶鏡,她沒有選擇穿自己設計的服裝。

當然其中的一個原因還是她沒有自信,也許有的人會覺得,自己的東西,自己穿無所謂,但是在安然看來,沒有滿意的服裝,她是不願意穿的,這是一種奇怪的心理,無法解釋。

“謝謝大家參加這次的時裝秀。”安然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雙腿不要打顫,在那些模特的簇擁下,說起了之前的套話。

下面一片靜謐,很是配合。

安然看向臺下的紀峻,“這次的秀場,不知道在衆位眼中如何,但是在我的眼中,它是有缺點,但卻讓我自豪的。我成功了!”看向紀峻的眼神,安然變得更加地堅定起來。

“這裏,我要感謝一個人,紀峻,是他讓我的人生髮生了轉變。”安然的心開始變得平靜下來,有些事情,就是想要現在就說出來,這是她想要表達的,一直一直都想要告訴他的!

也許現在的他根本就不瞭解自己是在怎樣的狀況下有了這樣的發展,也許,更多,但是她現在是如此地自豪着,自己能夠有這樣的成就。

“謝謝你!”說完,用口型說道:“我愛你!”這份愛,是從心底發出的,也不知道紀峻是否能夠聽到,但是她勇敢地說了出來。

“還有就是,謝謝我的朋友,左哲,是他無條件地幫助我,我也得感謝他。”左哲,算是帶她走上真正設計道路上的那人,後面也毫無保留的幫助,撇開那樣特殊的原因,她都是很感激的。

溫暖的感覺在心裏涌動着,安然覺得整個人都很充實。

下面的人都不斷地議論紛紛,也許在看着臺上的人即將走向光明的道路一般。

只是,在安然未知之下,一場暴風雨已經向她襲來。

“總之,感謝各位的到來!”說完,安然就打算轉身離開,就在那時,卻被人叫住了。

“安然,你就打算這麼走嗎?”一個不認識的男人突然站了出來。

安然皺起了眉頭,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紀峻也開始向旁邊的保安喊了起來,隨時準備着行動。

安然覺得自己根本不認識這個人,便是禮貌性地問道:“抱歉,我不知道你覺得我還有什麼地方需要繼續解說的?”

“解說,不,我不需要你的解說,但是,這位先生,卻需要你的解說!”男人忽然拉起了他旁邊的一個人。

安然驚訝地看着他們的行動,那個人同樣是個男性,約莫四十五歲左右,一頭短髮,板寸,臉上透着不見陽光的慘白,讓人看上去很是不舒服!

“抱歉,我真的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安然很困惑地看着他們。

紀峻卻在此時走了上來,拉過了安然,“要是有什麼事情,請在之後說出,現在我們需要休息了。”

“你真的打算無視掉這個男人麼?這個男人因爲你們母女,坐了二十年勞!”之前的那個男人說道。

安然聽着頭疼,正打算跟着紀峻下去,就聽到那個男人開口。

“然然,你真的不打算認爸爸了?”那個慘白臉色的男人一開口,立刻引來了全場人的關注,一場認親,還是其他,不得而知。

但是大家都對這件事非常地關注。

一個人甚至說道:“安小姐,你還是解釋解釋吧。”

安然愣了,壓根兒不認識這個男人,“你是誰?”自己的爸爸?在她有所認知的時候,她就沒覺得自己有爸爸過,現在卻見到對方忽然站了出來。

“抱歉,這位先生,請不要亂認親。”紀峻在公衆面前還是非常有禮貌地拒絕道。

“我真的是你的爸爸啊!”男人繼續說道。

安然皺着眉頭,根本不相信。

也許這個男人只是因爲看到自己的成功,就跑來亂說的也不定。

“你拿出證據,我就相信!”安然說道。

“證據?我怎麼有證據?我唯一的證據就是我們的血脈。”男人說道。

安然不相信地看着他,不再說話。

“你們要是不信,我可以馬上去做親子鑑定,但是在這之前,我想要你們看清楚這個人。”慘白男人看着安然說道。

安然愣了愣,心裏有些慌了,難道對方真的是自己的父親?不過爲什麼他會突然走過來,這實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吧!

紀峻立刻明白了這一場陰謀,立刻說道:“既然是私事,那麼大家都先行離開,我們會好好地談談的。”

有些人識趣地打算想走。

慘白臉色男人卻反對地說道:“休想,你們都要好好地看着她的真面目!當初,她的母親爲了攀富貴,就將我送入了監獄,那一雙手還帶着血啊!”

那人胡言亂語着,也不知道有幾個人相信,但是那些站起來的人又都做了下去。

安然不相信地看着他,“你爲什麼這麼說?我不相信你!”

她的媽媽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她如此堅定地相信着!

這樣的信任是從骨子裏的,安然雖然沒有自己母親的印象,卻如此清楚地明白自己的心中所想。

“不相信?你是我的女兒,你留着我的骨血!”男人猙獰着臉,說道。

安然握了握拳頭,在心中冷笑,女兒,如果女兒就是可以隨便在這樣的場面下侮辱的,那她寧願從來沒有與誰有半點的關係。

“這件事到底是怎樣的,還需要等我們調查之後明白,單憑你一人在這裏說,如何信服?”紀峻在旁邊說着,又對其他人做着手勢。 在場的即使再好奇,也不好跟紀氏集團有什麼太多的衝突,紛紛識趣的離開,即使那兩個男人在不停地說着侮辱的話,也是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孰輕孰重,那些人肯定還是能夠明白的。

旁邊的那個男人等不下去了,立刻大聲地衝着那個慘白臉色的男人說道:“母債女償!你不是想要找她報仇嗎?”

慘白臉色男人頓了頓,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安然覺得心裏很是不安,看了看紀峻,說道:“我們走吧,他們可能是誤會了什麼。”

她根本不認識這個男人,想着,除了來搗亂的,她其他想不到別的原因。自己的父母,她也不再多想了。

“你看看,她現在有了優越的環境,不也厭惡你嗎?有什麼樣的媽就有什麼樣的女兒!”那個男人又一次開了口。

慘白臉色的男人臉色似乎更白了,一隻手放在背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安然也沒有再去做過多的理會,既然別人沒有緊逼,自己也不想再去追究責任,只拉着紀峻離開了臺上。

卻在這時,一把刀卻背後插了過來,直指安然。

在衆人的驚呼下,那把刀卻停了下來,擦着安然的衣服,閃着寒光。

安然一臉震驚地看着那把刀,完全都不相信那個男人這麼做,再看那把刀,此刻卻在不斷地滴着血!

血不是安然的,自然就是紀峻的了。

因爲紀峻直接用手去握住了刀,才讓安然免於被刀傷害到。

安然握住紀峻正在滴血的手,心疼得不行,立刻大聲地喊道:“你們還不去找個醫生來!”手上被鮮血遍佈,所以她根本不知道那道傷口會有多深,但是,能夠止住刀,想也知道會怎樣了。

下面的人像是纔回過神一般,都紛紛拉開了男人。另外的一些人則打了電話。

兩個男人見狀,就想要離開。

安然咬牙看着紀峻,讓那羣人將兩個男人攔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