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特麼潛意識接受!她怎麼知道潛意識有沒有接受!

這種意識流的說法,她完全把握不住其中的脈絡,此刻只能不斷在心底默唸:讓陳伯倫檢查……讓陳伯倫檢查……不要有隱瞞……

在她不斷心底默唸的時候,陳伯倫看了看一旁的心率監測儀,上頭原本略快的數據如今已經相當平和了。

他看準機會,在周霜霜此刻最放鬆的手腕處,將極細的採血針刺進去——

………………

“好了。”

陳伯倫提示道。

周霜霜睜開了眼睛。

“結束了?”

陳伯倫正將血液送入儀器當中,聞言說道:“好了一半。”

他重新準備好一套工具,一邊對擼袖子的周霜霜說道:“其實,我以前做過許多人體研究的。”

在對方瞪大眼睛的同時,採血針又一次刺了進去。

面對周霜霜的驚訝,陳伯倫冷漠的說道:“對,就是你想象的那種人體研究,活體解刨,各種極限刺激,器官摘除……”

“好了。”

在周霜霜的拳頭越攥越緊的時候,他已經抽出了針管。

周霜霜已經臉色發白了。

她看着陳伯倫,神色驚恐。

陳伯倫卻在這時笑了起來:“騙你的。”

“人體實驗是犯法的。而且,目前實驗室的活體研究,只開展到動物身上。”

“之所以這麼說,是想要看看,你的血液,會不會在潛意識的影響下,改變它的性狀?甚至其中的數據?”

………………

他似乎難得惡作劇嚇人,此刻笑起來,連眸色淺淡的眼睛都彷彿流露出久違的開心。

周霜霜見狀,不知怎麼回事,竟連生氣都生氣不起來了。

陳伯倫笑罷,看着周霜霜,突然說道:“你之前說記憶缺失,現在倒是能記起自己的特殊能力,還有得到它的前因後果了……所以,蠢人說謊,真是讓人很憂慮啊。”

他認真的感嘆着。

周霜霜:……!!! “結果出來了。”

陳伯倫看着顯示屏中放大出現的、不斷在活動的細胞,目光迷醉。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細胞……”

他喃喃道。

周霜霜立刻緊張起來。

“是,我的細胞變異了嗎?還是別的什麼?”

“不不不。”

陳伯倫連連搖頭。

“細胞變異並不可怕。人身體的細胞,每天都有少部分因爲外界微生物的刺激,產生各種各樣的變異,以及基本狀態改變。”

他隨手調出來一段視頻:“你看,當我們處於完全健康狀態時,人體內的白細胞是非常安靜又正常的。”

“但是,你看,這就是從外界進入人體的細菌和病毒。”

“當人體受到威脅,效應T細胞和靶細胞相結合,產生刺激作用,稱爲殺傷T細胞……”

他說到這裏,回頭看看盯着大屏幕、眼神微帶茫然的周霜霜,最終只能嘆口氣,解釋道:“你看,這就是正常的人體細胞在碰到威脅時所需要的過程。”

“但是,你不需要。”

“不……”

陳伯倫喃喃說着,似乎自己也把握不好其中的具體過程。

說實在的,周霜霜高中時所儲備的些微生物方面的知識,經過了這麼久,如今所能在腦海中剩下的,也無非就是最常規的“細胞核、細胞膜、細胞壁……”了。在這種情況下,陳伯倫所說的話,她聽起來,也只會覺得事情似乎很嚴重——這讓她更緊張了。

“所以……我的身體,還是出問題了嗎?”

她緊張的看着陳伯倫。

“不不不,不是那個意思……”

陳伯倫轉過頭,目光牢牢瞪着她:“周霜霜,這代表,你本身就是一個奇蹟!”

“你看!”

他把屏幕上的細胞圖放大:“你的細胞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瘋狂分裂再生,紅細胞白細胞……包括身體裏的酶,還有神經遞質……都是所有人都遠遠比不上的!”

“你這種狀況,因爲內外的不均等,原本應該也會跟我們一樣,會出現基因崩潰的症狀……但是,你看看你。”

他上下打量着周霜霜,如同打量待宰的羔羊,叫她下意識後退一步。

“你的身體好好的!”

“在高速分裂生長又衰敗的無數細胞下,你的身體卻這麼穩定!甚至還這麼卓越又突出!”

他目光迷醉:“你是我們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成果。”

周霜霜赫然後退一步!

…………………

她看着眼前這個化身科學怪人的陳伯倫不斷在紙上寫寫畫畫,一邊的平板上,也不斷模擬着各種奇怪的螺旋體……

周霜霜微微後退一步,看着屏幕上不斷重複放送的那一段視頻——一隻細長的蟲狀物正在裏頭不斷遊動,而周圍在屏幕上如同米粒大小的細胞,正飛快地接近它!

就在接近它的那一瞬間,那些細胞就立刻迅速的生長,膨脹,然後——分裂成了兩個!

新的細胞又一次圍了上去,如同螞蟻碰到糖果。

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

密密麻麻的細胞很快就將那細長的蟲狀物分解乾淨……然後,它們本身又迅速衰亡,並隨着流動的血液代謝出去……

這種速度在屏幕上看着,就像是快進了十六或者十八倍一樣……但是周霜霜知道,這就是自己血液的現狀。

自己的第一份血液。

而這時,陳伯倫已經對第二份血液做好了檢測。

他看着屏幕上一排排的數據,還有顯微鏡下放大的細胞活動,取下了口罩。

“果然,我猜的沒錯。”

他看着周霜霜:“真羨慕你這種,被天眷顧的人。”

這一刻的陳伯倫,說着羨慕的話語,神情卻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聽清楚了,周霜霜。”

“你的事,不要再跟這世上任何一個人說。包括我在內……”

“可你…”

周霜霜張口欲言。

陳伯倫卻突然打斷她的話:“我說,你聽着。”

周霜霜訥訥點頭。

“我會牢牢保守我記得的,自今天之後,不會再有任何你的消息從我這裏以各種方式流出。我也不會再問有關於你能力的任何事。”

“同時,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祕密。”

“霜霜,你是個內心非常柔軟的人,但有時候,柔軟是會致命的。”

“不是你的命,就是別人的命。”

他走到牆邊,從燈座開關上輕輕一劃,便取下一枚薄如蟬翼的方塊,然後,直接扔進了一旁的粉碎垃圾桶裏。

“防備你所能防備的一切高科技,永遠保守你的祕密……不然,一旦泄露,民心……會亂的。”

“而混亂,就是獸性萌發的開始。”

他的表情是這麼的嚇人,周霜霜此刻大氣也不敢出。

半響,她輕聲問道:“到底…怎麼了?”

陳伯倫把剛纔檢測的結果放到粉碎機裏粉碎,在細微的嗡鳴聲中,他的聲音傳來——

“第一份,是在你放開潛意識對我的信任時,所採集的樣本。”

“你的細胞活性前所未有的高,還帶有一種我也早就不透的元素……我不知道它能不能被複制,但是,目前,沒有人體能夠承受這麼高強度的細胞分裂和再生。”

“除非,它變成你所描述的怪物。”

周霜霜想起自己在未來看到的那坨噁心至極的怪物,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而第二份,則是我告訴你,我做過人體實驗時抽取的。”

“我說了這句話,你表現的很緊張,很……害怕,所以,前後只相差一分鐘,你的血液樣本就成了跟之前一模一樣的,普通血液了。”

“你明白其中的含義嗎?”

那雙比之常人來說,眸色更加淺淡的雙眼盯着她,透着某種無機質的冰冷,彷彿他整個人都化身成了一塊冷冰冰的金屬。

“也就是說,你的能力,會根據你的情況,對你做出保護。”

“它會掩飾你所有的不正常,甚至可以修改我的大腦……”

陳伯倫伸出食指,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連我的思維都能被影響,這份的能力,真的很強……”

“這種強大到變色龍都比不得的僞裝能力,居然只是你自己都不知道的小手段……”

“周霜霜。”

“無論如何,保守你的祕密。” 面對陳伯倫的嚴陣以待,周霜霜有些愣住了。

她從得到開元通寶後,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一個人摸索,琢磨,孤軍奮戰……她有時候會想,自己這個樣子,說不定會一直到老呢!

而且,尺有所短,寸有所長。

有時候面對僵局,她的能力也並不是那麼突出的,根本是全靠自己的一腔奮勇才能夠掙扎到現在。

開元通寶帶她走的這條路,固然四周璀璨羣星遍佈,擁有着人類難以想象的壯麗與瑰奇…但同時,也是一條遍佈荊棘的路。

每一步,都是要踩着鮮血踏出的。

在這種“註定永生孤獨”的模糊概念下,她原本又敬又怕又暗搓搓說壞話的陳伯倫,突然跟她說這麼多,她……她差點忍不住哭出來。

真的……科學怪人這麼說,怪感人的。

…………

周霜霜深呼吸幾下,這才慢慢平復自己的心情。

“我有僞裝,這樣不好嗎?他們察覺不到我的不同尋常,不是更安全嗎?”

她有些不太情願:“我一直在保守祕密呢。只是,你說的……太嚴肅了。”

陳伯倫定定的注視着她,半響,突然笑了起來。

他伸手,揉了揉周霜霜的頭。

——就如同父親對待自己的孩子。

“也對,指望你這小腦袋瓜做這麼高難度的事情……想想你在我這裏露的馬腳,還是先提升智商吧。”

周霜霜:……

——有一種人,總能在關鍵時刻,叫人感動的稀里嘩啦的。

然後,又讓人氣的恨不得把他摔八瓣!

………………

陳伯倫收拾完今天所有的樣本,對周霜霜說道:“你呀。”

“你只憑幾句心裏安慰就能讓我提取到不同尋常的血液,說明心理防線接近於無——如果不是之前訓練中,你的所有動作都偏向於實戰,教練也說你手上見過血的……我真的要以爲,你就是和平年代,富裕家庭嬌生慣養出來的女孩子呢。”

他輕輕叩擊着自己的太陽穴,嘀咕道:

“養個女孩子……果然要比男孩子費事許多……”

…………

wWW★тtκan★C○

對於他的話,周霜霜只能乾笑。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沒有防人之心?”

陳伯倫銷燬電腦裏的記錄,側頭對她說道:“沒有防人之心的人,都是幸福的。”

“哪怕爲此付出了代價,但直到這個代價之前,他都很幸福。”

“所以,防人之心什麼的,你要是實在做不到……”

周霜霜期待的看着他。

陳伯倫話一頓:“你要是做不到,就拼命去做!”

“不然你的能力一旦被人知道,所有人就都想研究你了。”

“而且,心理防線這麼低,隨便來個半瓢水的催眠師都能讓你原形畢露……我想不通,這種能力,爲什麼會選中你?”

“簡直……暴殄天物。”

他氣哼哼的走了。

周霜霜:……特麼的好像又想打人了啊啊啊!

……………………

那之後連續好長一段時間,周霜霜都沒有再見到陳伯倫了。

但是,她倒是在第二天,收到了對方重新制定的計劃。

這份計劃佔滿了她的所有時間,金牌教練餘諾南一個人實在扛不住,只好又叫來了兩名師兄弟。

三個人輪番盯着,從早到晚,這纔看到周霜霜爛泥一樣癱在地上,結束了她的訓練。

這種訓練強度……怕不是要人命哦!

但是,進步,也是顯而易見的。

周霜霜的恢復能力太快了!

之前陳伯倫不明情況,儘管制定計劃已經是卡着她的極限來的,但是……那個極限,顯然不是真正的極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