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呵呵,你打算怎麼樣不放我呢?”方清然有些無奈的苦笑了一聲,看着楊暖暖無力的問。

楊暖暖一把推開方清然,他往後退了好幾步才勉強的站穩身體:“你儘管等着吧。”

說吧,楊暖暖轉身朝龍少決跑過去,她跑到龍少決身邊,看着他不停流血的傷口,撲通一下跪在他身側:“怎麼樣,疼嗎?你怎麼樣?你告訴我,要怎麼做,我到底要怎麼做?”

龍少決微閉着眼睛,他慢慢地伸出了自己的手,艱難地扯出一抹笑容:“老婆,我沒事,放心,我一定不會離開你。”

楊暖暖一把拉住龍少決的手,她雙手握住龍少決的手,將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我也不會離開你,我也不會離開你,我絕對不會離開你。”

金俊跑上來,看到倒地不起的龍少決,無助無依無靠的楊暖暖,無力站立的方清然,一直站在不遠處看好戲的龍少軒,他顧不得去問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看到方清然手中那把染着血的木劍,金俊立刻跑到楊暖暖面前,蹲下檢查着龍少決的傷口。

一看到金俊,楊暖暖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她一把拉住金俊的胳膊:“救救他,你一定要救救你老大,他不能離開,我不能沒有他。”

金俊看了一眼楊暖暖:“放心,暫時他死不了。”

說着金俊將龍少決背在身上,龍少決一直拉着楊暖暖的手:“我們現在回家。”

“嗯嗯嗯,好,好,回家,我們現在就回家。”楊暖暖連連點頭。

金俊揹着龍少決迅速的下樓,楊暖暖一直跟在金俊的身側跑。

他的車就停在樓下,兩排穿着統一保鏢整齊劃一的守在大雪中,一看到金俊以及受傷的龍少決,保鏢立刻打開車門,直接將的車開到了金俊腳邊。

看到從樓上下來兩個人,一直等在車裏的吳嘉霆兄妹紛紛走出車外,吳嘉霆一看到身上正在流血的龍少決,他立刻朝他們跑過去。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阿決怎麼會受傷?”吳嘉霆跟在楊暖暖身,着急的問。

楊暖暖看了一眼吳嘉霆,一聲不吭的坐進了車裏。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自然會有人告訴吳嘉霆,至於那人怎麼說盡管隨意好了,楊暖暖不在乎別人的看法說話,別人更加不會在乎。

“開車。”楊暖暖一坐進車裏,外面立刻有保鏢替她關上了車門。

很快,他們一行人回到了家裏。

顧悠嵐一聽到龍少決受傷了,她急匆匆地下樓,滿臉都是淚水:“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龍先生怎麼了,好好的,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顧悠嵐哭着跟在衆人的身後,沒人理會她。

楊暖暖在與顧悠嵐擦肩而過的時候,看了她了一眼:“他沒事,顧小姐你好好休息吧。”

在楊暖暖和龍少決離開之後的半個小時之後。楊柔和方清然也離開了。

方清然左臉臉頰腫的很高,他滿臉擔憂:“阿姨,我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暖暖不會和那隻鬼撇清關係。”

楊柔看了一眼方清然:“你放心。”

方清然:“在暖暖讓我住手的時候,我明明停下來了,可是就在我想回頭去看暖暖的時候,我的手突然被一道力量控制住,緊接着劍就毫無預兆的扎進了那隻鬼的身體……”

他皺着眉頭,一遍一遍的回憶着第二次傷龍少決時的場景。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方清然和楊柔一起離開新聞發佈會的現場,方清然邊走邊疑惑,他無論如何都想不通剛纔扎進龍少決身體中的第二劍是怎麼扎進去的。

方清然的左臉頰臉頰高高地腫起,看起來紅通通的,現在已經不痛了。

楊柔看着疑惑想不通的方清然,她站定道:“清然,你不必在苦惱了,你知道苦肉計嗎?”

聽到楊柔的話,方清然眼睛一亮,他擡眼看着楊柔:“阿姨,你的意思龍少決故意讓我傷了他,爲的就是讓暖暖遠離我們?”

楊柔點了點頭:“恩,現在看來就是這樣。”

方清然:“那我們要怎麼辦?現在龍少決已經得逞了,暖暖跟着他一起走了,暖暖還會回來嗎?阿姨,要不然現在我去把暖暖追回來?”

楊柔重新往路邊走:“不用。”她眼神中帶着勢在必得的自信。“用不了兩天,暖暖會自己回來的,放心。”

方清然看着楊柔,他不知道楊柔有什麼計劃,但是他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從方清然的心底出發,他一點都不想傷害到楊暖暖。一點都不想。

因爲左白帆不知所蹤,金俊再也推脫不了,再也不能繼續吊兒郎當了,他親自擼起袖子替龍少決檢查傷勢。

楊暖暖站在門外焦急的等待着,她十指纏繞在一起,明明是寒冷地冬天,她卻急的掌心裏都是汗水,四個冷麪中年男人分立在楊暖暖左右兩側,他們的站姿無比整齊統一。

“楊小姐,你不用太過擔心老大不會有事。”看着焦急的楊暖暖,一箇中年男人開口安撫。

楊暖暖擡頭看了一眼這四個男人,這幾個男人她看起來都很眼熟,因爲他們整日整日的跟在龍少決的身側工作,從來楊暖暖只覺得這些人都很嚴肅,有種鐵面無私的絕情。

可是,現在,再看着他們幾個人,楊暖暖總覺得他們的臉上帶着一絲絲陰森的怨恨之氣。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金俊從房間裏走出來,一看到門開了四個男人立刻立定轉身,四雙如刀般的眼睛釘在金俊的身上:“金助理,老大怎麼樣了?”

金俊擡頭瞥了一眼他們:“就你們話多,大嫂還沒開口問呢,裏面牀上躺着的是你們老公嗎?”

楊暖暖看着金俊,有點尷尬,她不明白金俊爲什麼會來這麼一出,難道是龍少決的情況很不好?所以造成了金俊的心情不好,既然使得他頤指氣使?

“金俊,你老大怎麼樣了?”楊暖暖走到金俊面前,她懸着心望着他問。

金俊:“放心吧,老大他死不了,但是他現在不宜繼續留在這裏。”

楊暖暖問:“爲什麼?”爲什麼金俊不適合留在這裏?

問題剛問出口,楊暖暖的心理立刻有了答案,於是她道:“你是擔心清然他們會繼續來找事嗎?如果是因爲遮掩,那你大可放心,有我在,我絕對不會讓他們碰你們一下。”

金俊嫌棄的看着楊暖暖:“人家都往你男人身上扎劍了,還清然,清然的叫呢……”

楊暖暖被金俊噎了一下,臉色出現了一絲變化。

金俊看着楊暖暖吃癟了,心裏一下就暢快了,他看着楊暖暖回答道:“不是因爲害怕誰來找事,是這裏的環境不適合他養傷,爲了讓他儘快恢復,只能儘快離開。”

楊暖暖說:“那就別耽誤了,我們現在就走,去哪裏都行。”

金俊:“我們都可以去,但是你不可以跟着我們一起走。”

“爲什麼?”不久之前,楊暖暖才向龍少決承諾過,她不會離開他,絕對不會離開他。

可是,現實就是這麼無情,現在爲了讓龍少決儘快康復,他們除了選擇暫時的分離之外,別無辦法。

金俊:“我們要去的地方不適合人去,特別不適合你楊暖暖去,所以,你只能留在家裏。”

楊暖暖看着金俊:“你們要去什麼地方?”其實她心裏已經猜到了他們的目的地是在哪了。

金俊看着楊暖暖,輕輕吸了一口氣:“去鬼應該待着的地方——冥界。”

“什麼時候回來?”

“現在還不知道,主要看老大的身體恢復狀態,最快一個星期,最慢三個月。”

在楊暖暖和金俊交流的時候,一直站在門口的那四個男人已經走進房間中,將龍少決帶出來了,一個人揹着龍少決,另外的三個人站在龍少決的身側。

揹着龍少決出來的那個人停在楊暖暖和金俊面前:“楊小姐,金助理,我們先行一步了。”

“等一下。”在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楊暖暖喊停了。

四個男人立刻立定不動,楊暖暖走過去,她擡手撫摸着龍少決蒼白如紙面龐:“你一定要儘快好起來,我等你,我就在家裏等你,等你回家。”

“……”龍少決連呼吸都沒有,心跳也早就停了,他臉龐很冰,沒有一點反應。

金俊在走之前,看着楊暖暖囑咐道:“楊暖暖,在家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一點,嚴錫沒死,他一直想吃了你,我會安排人保護你,但是就算有人保護你,你也一定要小心一點,知道嗎?”

楊暖暖點了點頭:“恩,知道了。”

金俊:“要是遇到什麼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的話,就大聲叫,我能聽到。”

稍微停頓了一下,金俊繼續道:“老大他也能聽到。你媽和方清然那小子雖然人不咋地,但是他們的出發點都是爲了你好,所以……”

楊暖暖打算了金俊:“好了,我不是小孩子了,你也不是我爺爺,趕快走吧。”

她一點都不想聽到關於楊柔和方清然的話題,一點都不想知道。

金俊走出別墅外,還穿着那身黑西裝的龍少軒獨自的開車出現。

龍少軒急匆匆地跑下車,顧不得關上車門,立刻跑到了金俊面前:“我大哥呢?”

金俊看了一眼龍少軒,歪着頭往後退了半步,他傾國傾城的絕美面龐上出現一道耀眼奪目的笑意,他看着龍少軒笑着道:“我老早就看不出來你小子不是個省油的燈,現在一看,你這小子還真不是一個好東西!”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龍少軒靜靜地看着金俊,神情一如既往的淡漠出塵,金俊的話沒有讓他的情緒升起一絲絲變化:“我大哥呢?他現在怎麼樣了?”

金俊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他扭頭瞪着楊暖暖:“楊暖暖,不許告訴任何人我們的去向!”

說罷,金俊的話音都沒落地,他無聲無息的從龍少軒和楊暖暖的視線中消失。

金俊消失了之後,龍少軒擡頭看着站立在大門口的楊暖暖,不知道爲什麼,他覺得現在的楊暖暖非常虛弱,她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暖暖,你的臉色很不好,怎麼了,哪裏難受?需不需要去醫院?”龍少軒一邊問着一邊朝楊暖暖走過去。

看到龍少軒走過來,楊暖暖立馬大聲道:“你別過來了,我沒事,只是有點累,我想休息一下,就不請你回家坐了。”

龍少軒的腳步戛然而止,他站在距離楊暖暖大約還有三米遠的位置,擡眼靜靜地看着楊暖暖,此時楊暖暖的臉色非常虛弱疲憊。

楊暖暖大聲吼完了之後,頓時泄了身上所有的力氣,她手扶着門框,用正常的音量道:“對不起,我真的好累,你先回家吧。”

龍少軒點了點頭:“好,我現在就走,等你休息好了之後,我再來看你。”他說着轉身就走。

楊暖暖看着龍少軒快步離開的背影,她動了動嘴巴,想說等我休息好了之後你也別來看我,可是等她的話到了嘴邊,龍少軒已經開着車離開了。

等所有人都離開了,楊暖暖手扶着腰,轉身走進別墅中,反手關上門,上了二樓臥室,她連鞋都沒脫,倒在牀上就睡着了。

……

清水鎮,左白帆飛奔進了鎮子,這個原本安靜祥和的古鎮,此時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空鎮。

房屋還和從前一模一樣,但是現在這裏已經連一個人都沒有了,四周靜靜悄悄的,青石板小路的兩側有不知名的野花正在夜色中盛開着。

鎮子西邊那棟充滿西方風格的大別墅中,左白帆穿牆而入,繼而順着蜿蜒曲折的地道一路往下跑,在他往下跑的時候,顧栩突然出現在別墅二層的陽臺上。

顧栩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那扇小門,他衣衫襤褸,滿身污痕,臉上鬍子拉碴,整個人糟蹋的就像個乞丐似的,但是他那雙眼眸卻異常明亮。

側耳聽着腳底下傳來的腳步聲,顧栩咧嘴一笑,翻身從別墅的二樓直接跳下去,嘭的一下,字啊下墜的過程中,顧栩的身體憑空消失了。

第二天一早,楊暖暖被手機鈴聲吵醒,她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一看到是蘇憬打來的電話,她瞬間清醒,一下子翻身坐了起來。

手忙腳亂地要接聽電話,劃了好幾下,都沒接通,楊暖暖急的後背上全是汗。

把手按在被子上擦了擦,手指在手機屏幕上劃過,這些電話終於接通了。

“喂,喂,喂,蘇憬,我是楊暖暖,我是楊暖暖,你姐怎麼樣了?”

總裁老公惹不得 電話那頭,蘇憬靜靜地說:“我姐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她說想見你。”

楊暖暖:“好,好,我馬上就去,你告訴蘇月我馬上就到了。”

“恩,我們等你。”說罷,蘇憬掛斷了電話。

楊暖暖立刻從牀上跳下來,拿着衣服急匆匆地跑到更衣室的。

五分鐘之後,楊暖暖斜揹着一個挎包,將偃月劍放進包裏,迅速的跑出了家門。

從市郊的別墅區出發,沿着山路一直跑,路上根本就沒有車輛,楊暖暖一邊跑,一邊着急的四處張望,室外的溫度極低,只穿着簡單衣服的楊暖暖雙手和臉頰凍的通紅。

一輛車漸漸出現在楊暖暖的眼前,看到有車,楊暖暖立刻站穩,高高地舉起手,用力的揮手。

開車的人看到楊暖暖,漸漸地放慢了車速,楊暖暖立刻彎腰,她身體被凍的顫抖,雙手顫顫巍巍的從包裏拿出錢包:“麻煩一下,請送我去一趟新華醫院,我有急事,這些錢都給你,請你把我送到新華醫院,求你了,我真的有急事。”

楊暖暖將錢包打開,把錢包遞到了車窗邊。

駕駛座的車門打開,龍少軒從車上走下來:“暖暖……”

一聽到龍少軒的聲音,楊暖暖驚愕的擡眼:“是你。”

龍少軒朝楊暖暖走過去,他一邊走,一邊脫下自己身上的大衣,走到楊暖暖面前,用自己的大衣將她瘦弱的身體抱在衣服中。

楊暖暖還沒開口問龍少軒怎麼會出現,龍少軒便自己開口解釋了:“我是聽到蘇月的消息特意來接你的,蘇月現在已經醒了,她要見你。”

楊暖暖擡眼看着龍少軒,她呼吸間白濛濛的霧氣送出來:“噢,好,那我們現在趕快去醫院。”

龍少軒將衣服披在楊暖暖的身上,他的兩隻手就那麼自然的握着她的兩個肩膀。

兩個人在雪地中,先後上了車。

到了新華醫院,楊暖暖急匆匆地下車,龍少軒則坐在車裏沒有動。

楊暖暖完全沒有注意到龍少軒,她一路跑到新華醫院住院部。

蘇憬已經在病房之外等着了,看到蘇憬,楊暖暖喘着大氣招手:“蘇憬……”

蘇憬看到楊暖暖,立刻大步朝她走過去,走到楊暖暖面前:“你聽好了,現在我爺爺不在,你有40分鐘的時間,千萬別讓我爺爺遇見你。”

“恩。”楊暖暖點了點頭。

楊暖暖走進病房中,一看到坐在病牀的蘇月,楊暖暖驚喜地瞪大眼睛。

病牀上,蘇月穿着藍白色豎條紋病號服,整個人瘦了一大圈。

看到楊暖暖,蘇月輕輕一笑:“暖暖,你來了。”

楊暖暖走到病牀邊,坐下:“身體好了嗎?”

蘇月伸手摸着自己的臉,低頭輕輕一笑:“暖暖,你應該從來都麼見過這麼瘦的我吧?”

楊暖暖點了點頭:“是啊,月姐你現在真的超級美,又美又瘦,亮瞎我的雙眼了。”

蘇月聽到楊暖暖的話,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你知道嗎,瘦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楊暖暖:“蘇月,你告訴我,你到底得了什麼病?”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蘇月依靠在病牀上,鵝蛋臉,大眼睛,面色帶着病態的慘白,她看着楊暖暖在,嘴角帶着淺笑,整個人看起來就像個病重的娃娃:“我也不知道我得了什麼病。”

現在的蘇月比楊暖暖上一次見她時最少瘦了一百多斤,這纔多長時間,蘇月就算天天不吃不喝也不可能瘦成這樣。

楊暖暖憂心忡忡地看着蘇月,她知道蘇月的胖,蘇月的瘦都不是正常的體型變化。

她看着蘇月沉默了一會,然後輕輕地說:“你沒事就好,不想告訴我也沒關係,你沒事就好。月姐啊,你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吃的東西,我去給你買。”

蘇月輕輕搖了搖頭:“等會再說吃什麼,我找你來是有點事想告訴你。”

楊暖暖看着蘇月:“什麼事?”

蘇月看着楊暖暖,她發現楊暖暖的臉色也很不好,楊暖暖雖然極力的打起精神來,可是她眨眼間,總是會不經意的露出一絲疲態,眼底的烏青也說明了她昨天晚上沒睡好。

“最近,我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嗎?”蘇月問。

楊暖暖搖頭道:“沒有,沒有,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切都很好。”話剛說完楊暖暖想到了楊柔,於是她又加了一句,“也不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我媽回來找我了,不過這是小事,呵呵。”

“你媽回來還是小事?”蘇月瞪大了眼睛,有些薄怒的高聲問。

看到蘇月反應這麼大,楊暖暖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這樣的蘇月纔是蘇月嘛,之前的蘇月說話的時候有氣無力,整個人看起來病懨懨的,楊暖暖擔心的不得了。

楊暖暖笑着說:“是啊,本來就是小事,你想啊,她都十幾年沒出現了,回不回來對我來說都無所謂了,我既不想恨她,也不想爲她流眼淚。”

蘇月:“你之前不是一直想盡辦法在找阿姨嗎,怎麼現在想開了?”

楊暖暖:“恩,想開了,其實並不是現在纔想開的,我早就想開了,只是之前一直沒機會看清楚自己的心。”

……

蘇月看着楊暖暖,不再說話。

兩人沉默了一會,蘇月忽然擡起頭:“暖暖……”

“恩?”楊暖暖聞聲擡眼看着蘇月。

“其實,其實,我想告訴你的事情是,你和龍……”蘇月結結巴巴,猶猶豫豫,看着楊暖暖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

楊暖暖笑着問:“到底有什麼事啊?”

蘇月:“其實,我想告訴你,龍少決他不是人,你不能繼續跟他在一起了。”她語速極快的看着楊暖暖道,說完之後,她懸心看着楊暖暖,不知道楊暖暖在知道這件事之後,會有什麼反應。

楊暖暖愣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還有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