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咦?你怎麼了?你怎麼不動了?難道你不想獲得嶄新的容貌嗎?那麼重生是最有效,最簡單的辦法啊。”

“我,我最後有一個請求,滿足了我,我才放心地去啊。”

“什麼?你說!你不是一心渴望着恢復容貌嗎?除此之外還有什麼願望啊?”

“我想見見你,你是我命中的貴人啊,爲我指點了迷津。所以在我離開這個世界之前,請你現身一見,好不好?”

“這,這有意義嗎?你我只是萍水相逢的緣。你又何必執着我是誰呢?好了,轉過去,去你該去的地方吧,我會在你身後看着你,目送你上路的。”

“哎。我是有強迫症的人,願望沒得到滿足,我是不甘心這樣走的。”我的腿眼看着就要往地下伸了。

“別,別下來!我滿足你就是了。”

話音剛落,眼前虛空出現了一個淡淡的身形,果然是冷大師正一臉溫柔地看着我。

我心裏冷笑着,終於把你這隻老狐狸引出來了,還想試圖騙我去死呢?那樣你恐怕就能如願以償得到我的身體了吧。哼,我有那麼傻嗎?有那麼好騙嗎?如今看我如何收拾你!

“小姑娘,看見了我吧,心願得到滿足了吧。那就快點上路吧,你下輩子的人生會相當精彩的,好好去體驗吧。”她笑得越溫柔,我幾乎可以想見她包含的禍心有多重,但我還是得陪她演戲啊!

“嗯嗯,你過來,我想親親你!就親一下,好嗎?”此刻我眼裏含滿了淚花,儼然把她當作救命恩人了。

冷大師有些遲疑,不停用怪怪的眼神打量着我,可能她心裏有些懷疑吧。但似乎還是被我的淚水打敗了,想想我那悲催,孤苦的一生,有此願望應該不過分吧。

冷大師終於向我走過來了,此刻她正仰着臉看着我,我連忙從板凳上跳了下來。

下一秒,我一把抓住冷大師,張口向她臉上咬去。

她微微一怔,隨即想使勁掙脫,可是我是有備而來的,怎麼會讓她如此容易得償所願呢?

很快。她發出了慘叫聲,臉上沾滿了我嘴脣上溢出的血。

我看見此刻她的臉越變越紅,不住在地上翻滾,嚎叫。忍不住得意地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你以爲我那麼傻嗎?你想騙我去死,我會看不出來嗎?”

“你?你!這不可能啊?你明明是厭惡自己的容貌,對人生萬念俱灰了啊!”

“哼,那是你太不瞭解人類了,但凡是積極尋找改變容顏的祕方的人,都有一顆不甘心不服輸的心,哪會是你那麼輕易勸說幾句就會奔赴黃泉的啊?”

“你!原來你是騙我的啊,故意引我現身。然後用血反噬我。人類果然是聰明的,是我太輕敵了,我輸了輸的心服口服。”

“哈哈!”我心裏一陣暢快,沒想到我葉曉曉也有今天啊。也能使詐算計人了。

“但是我有一事不明,你給我的感覺忽然很熟悉,能不能在我消失之前,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那樣我輸也輸得心服口服了。”

我心裏冷笑着,要是讓她知道我是葉曉曉,會不會更死不瞑目啊!我一想起就覺得暢快無比,不過這時我突然感覺臉上一股癢癢的感覺。咦,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不禁伸出手摸了摸臉,啊,我的臉竟然變得這麼硬了,表面上好像有什麼東西覆蓋着?

“小姑娘,別摸了,你臉上那是面膜,你是靠這種粘性極強的面膜改變了模樣的,但是這種面膜長期留在臉上會有一個弊端的,那會讓你撕不下來,一直都只能盯着這張臉生活了。”

我心裏一驚,怪不得當初那雙手在我臉上糊弄時。我感覺不到痛,原來她不過是在我臉上貼了一個這樣的東東。

“快啊,快撕下來!你的臉現在開始癢了吧,這是面膜將要和血肉相融的前兆啊,你再遲疑你會後悔一輩子的!”冷大師的聲音很焦急地傳來,此時她倒在地上,身形已經變得很淡了,好像要灰飛煙滅了。

不過我可沒空在意她的死活呢,我的臉真的如她所說,越來越癢了,癢得我快要承受不住了。

不行!我必須要撕下這個東西,不要我會崩潰的。

我連忙沿着髮髻尋找切入點,可是沒有,這面膜好像是和我臉完全緊密地融合在一起了,沒有一絲痕跡讓我趁虛而入能將其撕下來。

“傻瓜!不是你這樣弄得,這不是你們陽間的面膜。所以不能用你平時的方法弄。你過來吧,我幫你撕,趁着我還有最後一點精力,就當做一件好事吧。”

我一下有點遲疑了,她是敵人也,我不應該相信她啊!

“快啊,還愣着幹什麼?再過一分鐘,你就是求着我幫,我都無能爲力了,我的靈氣快要散盡了。”冷大師費力地用胳膊支起身體,就那樣可憐巴巴地望着我。

這時,一陣更大的癢感涌了上來。我忍不住使勁在臉上抓撓,但是沒有用,不管怎麼抓臉,始終不能深入到內部解決癢的問題。

終於我忍不住了。我快被這感覺弄瘋了,於是我一步步靠近冷大師,把臉伸到了她面前。

她此時已經虛弱得眼睛都快睜不開了,看見我過來了顫巍巍地用手在空氣中抓撓着,我連忙一把握住她的手,將其引到我臉上。

冷大師慢慢地在我耳朵旁邊搓動着,越來越快,說也奇怪,隨着她的動作,我感覺臉上一下不癢了,整個人也不難受了。

“哇,不癢了也,謝謝你啊!”我不露痕跡地擺脫了她的手,遠離了她身邊,畢竟和她這樣近的距離我還真有點不習慣也,心裏是忐忑不安的。生怕她猛地對我下毒手。

“你,你是什麼意思?還是防備着,怕我害你嗎?你也太擡舉我了,我如今這樣還有那能力嗎?”她一下看出了我的用意。滿臉的不悅之情顯露出來。

“不是!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臉既然不癢了,就不麻煩你了,你現在也這麼虛弱,就安心地去吧。”

就在剛纔我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件事,我臉上這個面膜是爲改變原本的容顏才弄上的,那會不會在冷大師灰飛煙滅後就能自行脫落呢,那樣豈不是不用我費事去撕下它,畢竟現在也不癢不難受了。

想到這,我不由在心裏默默對冷大師鞠躬,“你行行好,快走吧!你走了,我肯定能回到現實中去,我纔不想困在這個虛擬的空間裏,真是太難受了。”

冷大師卻遲遲不肯走,反倒神采奕奕地坐起來了,我心裏有點慌亂了。傻子都看出得出來,她現在正在慢慢恢復體力,可是這是爲什麼呢?明明之前還很虛弱啊。

啊!不會是因爲她動手在我臉上搗弄的原因吧,我的耳垂,耳廓她都撫摸過,難道那竟是助她恢復元氣的原因嗎?

下一秒,我知道自己的推斷八成是對的,因爲冷大師已經站起來了,還一步一步向我逼近。

我有點懵逼了,但也知道是危險來臨了,所以不自覺往後退,想借此逃避她此刻盛氣臨人的眼神,那裏面裝着的滿滿是必勝的笑意。

“你!你不要過來啊?你到底想怎麼樣?我和你無怨無仇的,你不能” “哈哈!無怨無仇?是啊,誰又和我有仇啊,但是我想達到重生成人的目的,就必須要加害你們人類啊,特別是你這種陰力強的,我最喜歡了。”

很快,冷大師來到我面前了,向我伸出了手,這時我驚訝地發現,她的手竟是通紅色的。這是不是意味着她的靈力完全恢復了呢?

我還想再往後退,卻驚訝地自己居然動不了了,這是怎麼回事啊?

冷大師看出了我的害怕,很得意地狂笑了起來。

“哈哈,你們人類還想和我鬥,太不自量力了,我在你們的腦子裏蟄伏了這麼多年,對你們的弱點,脾性可是摸得一清二楚的。”

我心裏一驚,猛地靈光一閃,“怪不得你這麼聰明啊,原來是吸取了無數人的精華,我輸得心服口服的。你要是幻化成人,肯定能過得無比精彩吧,以你的非凡智商。”

“那是。我要把你們沒能過過的,沒能實現過的夢想通通實現,我要讓我的人生就像開了掛一樣精彩無比。”冷大師越發得意起來,開始手舞足蹈,似要指點江山的模樣。

“那你講講,你變成人以後,最想做的事是什麼?”

“我啊,我肯定要開一家美容院,爲廣大愛美的女人謀福音,順便也可以大肆掙錢,四處去旅遊,泡帥哥!哈哈!”

我翻了翻白眼,就這麼點抱負,不過倒也是,對於她這種從沒做過人的來說,幹這點事都足夠她興奮幾年的。

“哎,我告訴你一個祕密喔,知道哪裏最多帥哥嗎?那就是”我得意地看着她湊過了頭,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你快說啊,不要故意掉胃口啊!”

我故意頓住,然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她漸漸在我目光注視下有點心慌。

“你,你這樣盯着我看幹嘛?你到底在看什麼啊?”冷大師漸漸有點惱怒起來。

“哈哈,我在想啊,你到底會變成什麼模樣呢?”

“哼,那倒不用你操心了,我想變成什麼樣就能變成什麼樣。我會集合所有女人的優點,到那時我會比所有明星都更美的。女人啊,模樣好就是在這個社會上最好的通行證,你說我的人生豈不是像開了掛一樣精彩啊?哈哈!”

看着她此刻得意的笑容,我只想說她實在是太膚淺了,女人並不可能只是靠容貌闖天下的,那樣的話會被人看作是花瓶的,被稱作胸大的女人無腦!

不過我可不打算和她討論這個問題,因爲我此刻看見她的手沒有那麼紅了。紅光在手心慢慢褪去。看來我和她瞎掰一通,倒也拖延了不少時間,她的靈力現在沒達到最高值了。

可是問題是,我的救星呢?咋還不出現啊,蘇海大大。蘇海大大

冷大師猛地收斂住了笑容,眼神一下冷冽起來,“你個鬼丫頭,你和我瞎掰一氣,就是想拖延時間,等救兵來吧!哈哈,可惜你的如意算盤要落空了,現在我就要送你上路了”

冷大師朝我吹了一口氣,並使勁捏着我的雙頰,強迫我張開嘴。

偶買嘎。傻子都知道那絕不是什麼好東西,我纔不會輕易讓她得逞呢,於是我拼命掙扎起來,不停晃動着頭。

冷大師的手捏得我生痛,於是我閉着眼睛。張開口一陣亂咬。一陣劇烈地痛感傳來,我的嘴脣被咬着了,血順着雙脣往下滴。

冷大師的驚呼聲傳來,一下跳離了我幾步遠,咦?原來她怕這個啊?

想到這,我心裏有底了,一步步朝她逼近,這下她又開始後退了,好像很怕我的樣子。

哈哈,真是快意江湖啊。風水這麼快就轉到我這方了。

猛地,我眼前白光一閃,冷大師還沒來得及哼一聲就倒下了。

我被這變故驚呆了,定睛一看原來是蘇海!我興沖沖地迎向他,可是他卻對我板着臉,一副很不高興的樣子。

“蘇海?你終於來了!我,我快支撐不住了”

“你啊你,每次都是關鍵時候就犯糊塗,我不是說過嗎?要速戰速決,那邊的人都巴望着你呢。處於這個虛擬的空間是半點馬虎不得的。可你呢,鬥得佔了上風,就忘乎所以了。要不是她長期受你們女人的侵蝕,有了你們這些小性子,葉曉曉你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還會讓你有機會在這蹦呼?”蘇海板着臉,毫不留情地一陣數落。

我有點懵逼,但想想也是啊,眼看要勝利了,我就放下警惕,忘乎所以了。結果馬上情勢來個反轉,接着我又冷靜下來,引得冷大師上鉤,情勢又反轉。想想也是醉了,我們女人啊,老是敵不過虛榮,愛聽好話的臭毛病。

“那,她這次是被徹底消滅了吧?”我望望面前,已經看不到冷大師的影影兒了。

“只能說暫時,這次被她蠱惑的那羣女人,算是得救了。但是保不齊她還會有破土重來的一天,因爲只要有人,就有慾望就有虛榮,她很容易能找到目標東山再起的。不過,那以後的事也不是我們能操心的了。”

我點點頭,蘇海拽了我一下,我感覺自己在往深淵裏掉,不自主閉上了眼睛,死死拉着蘇海的手。

好一會兒,終於踩到了硬硬實實的地面。我睜開眼睛一看,四周是綠油油的麥田,此刻我們正處於一個空地上。

不遠處,老媽興奮地朝我揮揮手,“曉曉。你終於回來了,沒事就好!”

我這時才注意她身後跟着一羣女人,正笑吟吟地看着我。

“咦?我還以爲我們會回到起先的大廳呢?怎麼跑這兒來了?”我疑惑地看向身後的蘇海。

“這裏就是啊,那個所謂的大廳,不過是冷大師的障眼法。她一灰飛煙滅了。那個大廳就恢復了它的本來面貌啊。”

我頓時驚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原來那個陰氣重重的大廳竟是眼前這個大院子啊,真是太玄乎了!

猛地,我想到了一件事,我的臉不是變醜了嗎?我連忙摸上去,咦?竟沒有起先那種硬硬的感覺了,難道我已恢復了原來的容貌嗎?想想應該是的,不然老媽怎麼可能一眼就認出我了呢?

老媽這時蹦蹦跳跳來到了我跟前,“曉曉,你憑一己之力打敗了冷大師嗎?哎喲。我的女兒真棒啊!”

我悄悄瞟了蘇海一眼,他正往那羣女人的方向走去,我頓時鬆了一口氣。

“是啊!多虧我足智多謀才把她消滅了,如今你們都得救了。”我臉不紅心不跳的吹起牛來,蘇海要是聽見了不知會不會掐死我呢?

“老媽,你看我現在的皮膚怎麼樣?”我想來想去,還是不放心,雙手託着臉想再確定一下。

“很好啊,白裏透紅的,可健康了。”老媽有點疑惑地盯着我,因爲我平時根本不大在意自己的形象的。

“曉曉,你們快過來!”蘇海的聲音傳來,我連忙朝他揮揮手,拉着老媽跑了過去。

等我上前時,那些女人團團把我圍住,那眼神似乎是在看崇拜的英雄,我頓時有點飄飄然了。

“好了,大家過來集合一下,再過一個時辰,冷大師帶來的影響就全部消除了。大家就可以回家了,各自恢復自己的正常生活。”

大家頓時舒了一口氣,大聲歡呼着,看來這次死裏逃生對她們的影響挺大,再也不敢只要美不要命了。

我也鬆了一口氣,眼下危機終於解除了,猛地我眼前一黑,一塊黑布罩上了我的眼睛! “誰啊?幹什麼?”我剛要伸手扯,一隻手猛地握住了我的手。

“別動!最後完成一個步驟,我好放她們回去了。”蘇海的聲音傳來,頓時我的心踏實了,乖乖地一動不動,配合着他的動作。

接着我聽見蘇海在我耳邊唸叨着,越來越快,聲音越來越低沉,我聽不清楚了他在說什麼。

這時我感覺到了一陣頭暈,胃裏面感覺排山倒海般難受,我不禁伸出手想抓住什麼,藉以平衡搖搖欲墜的身子。

可是我手所到之處全是虛空的。我心裏有點發慌,這時突然發覺蘇海的聲音也消失了。

“蘇海?蘇海?你們還在不在啊?”我焦急地大叫起來。

沒有人回答我,我實在忍不住了,一把扯開眼前的黑布。

啊!這是哪裏啊?我發現自己居然身處一個山洞裏。不過地面倒是很平整的,所以我蒙着眼睛時,一直沒發現異樣。

天哪!我爲什麼會來到這裏,難道是蘇海乾的。可是我卻一點感覺也沒有啊。問題是現在她們人呢,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裏幾個意思啊?

我想了想,還是四處看看吧,總比呆在原地坐以待斃強。

於是我就開始慢慢往前走,手機的光亮倒是派上了用場,就是這裏沒有信號,不能向外面求救。

整個山洞倒也不大,我一會兒就走到了盡頭。外面透出了些許光亮,我鑽了出去。

哇塞!終於找到出口了,我心裏一喜,連忙跑出洞口,接着我的心又沉了下去。

原來外面的空地竟然連着的是萬丈懸崖,這就是說這根本不是路,就算是路,也是死路。

我心灰意冷地退回了洞裏,試着往反方向走,想看看那邊有沒有出口。

可是我感覺走了好久了,前方還是一片漆黑,根本走不到盡頭的感覺。

眼看着手機的光亮越來越暗了,我知道這是快沒電的徵兆了,索性就關了手機,坐在了一塊乾淨的石頭上。反正又累又乏,不如歇歇再說吧。

此時我腦子裏卻沒停止運行,我是在蘇海眼皮子底下消失的,這就是說蘇海是看見我來這裏的,他並沒有跟來,也沒有來救我。只能說明一件事:我暫時沒有危險的,這可能是徹底清除那些女人餘毒的方法,那麼現在衝出去就是我面臨的最後一個考驗。

天哪!葉曉曉啊,以前說生活像一潭死水。沒有半點漣漪。現在好了,自從認識了蘇海,天天驚險不斷,這人生也過得太跌宕起伏了吧。

突然,我聽到了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我這讓我激動萬分,這裏面居然還有同類嗎?

我不禁回頭去看,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看不清楚。

可是那腳步聲還在繼續,我凝神傾聽了一會兒,是高跟鞋的聲音,來者應該是一個女人。

下一秒。一隻手重重打在我肩膀上,“你好!我們又見面了!”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擊打嚇得幾乎要跳起來了,什麼時候神不知鬼不覺來到了我身後啊?

不對!這個聲音好熟悉啊?好像在哪兒聽過呢?哪兒呢?又見面了這更是說明我們是見過的啊!

我使勁湊近打量着眼前的女人,淡淡的桂花香味飄了過來,她很配合地擰亮了手裏的小電筒,把光打在自己臉上。這光亮地映射讓她的臉看上去有點冷森的感覺,不過這也方便了我徹底看清楚她的長相。

眼前是一個極其溫柔的女子,大約二十出頭吧。眉眼不算很出衆,但卻有一種淡淡的,與世無爭的脫俗氣質蘊含其中,總之讓人看着極其順眼罷了。

“你,你是誰?我們見過面嗎?”我不禁輕聲問道,似乎怕聲音大了,都會驚擾眼前的人兒似的,總之她能激起人無盡的憐愛之情。

“哈哈。姐姐,你不記得我的聲音了?我爲你整過容啊,想起來了嗎?”

我一下恍然大悟,那個夢幻美之國?她就是把我整得無比難看那個美容師啊!

乖乖,自己長這麼好看,卻把別人整成醜八怪,真不知道居心何在?這樣想着,我心裏對她頗有微詞了。

“姐姐。你如今怎麼變了容貌了?我給你的新面孔你不滿意嗎?”她柔柔地開口了,一臉疑惑不解地看着我。

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好像狠狠扭扯眼前這張俊臉啊,什麼是美醜分得清嗎?合着她還認爲自己做了好事,把我整得天香國色的,我還該感激她不成。

“不對啊,我變了容貌你怎麼還能認得出我啊?”我默默臉,再次確認臉上是沒有那層面膜了。

“哈哈。你第一次見到你,你就是這張臉啊!不過後來我精心給你設計了一張新面孔…;…;”

我一下恍然大悟起來,這腦子咋就像被門擠了一樣啊,簡直是問一些白癡問題。

不對。看她那副真誠的樣子,合着把我臉弄成那樣,她真的是覺得很美,我應該感謝她的辛苦勞作,這,這是啥審美觀啊?

我想了想,指着她的臉,“你爲什麼不把我整成你那副樣子啊?”

“啊!你喜歡我這樣的?在我們那裏,我可是最醜的臉啊。”她一副很吃驚的模樣。

我頓時比她更吃驚,簡直要跳起來了,果然她們的審美觀和我們是相反的,所以道不同不相爲謀。

“對了。你怎麼在這裏啊?這是什麼地方你知道嗎?”我忽然想到了這個關鍵問題,眼下逃出去纔是最重要的事啊。

“這是我們的倉庫啊,每次整容都要提前來這裏取材料的。你看,這不是?”我順着她的手上看去。只見她的手掌上有一個很精緻的小刮刀。

“你是說,這裏是你們的地盤?你們的東西就存儲在這個山洞裏?”我簡直是驚訝得不能再驚訝了,從沒聽說誰把山洞當倉庫的。不過相對於她們奇葩的審美觀,這也算不上什麼了。

“是啊!我們夢幻美之國佔地小,所以呢這唯一的山洞都要利用起來。”

“對了,我怎麼會來到這裏的?我剛纔不是在…;…;”

她一下打斷了我的話,“呵呵,可能你不懂我們這裏的規矩,凡是找過我整容的,最後必要再來一次,相當於還願吧。放心,只要完成了最後的任務。你就可以離開這裏,回到現實中了。”

“啊?你是說這裏是虛幻的空間,是不是?包括你們那個國度,也是不存在於現實中的,是不是?”我心裏的驚訝更盛,難怪蘇海要把我弄回這裏,原來是還有這件事沒有完成。

“可以這樣說吧,我們是存在於兩個不同的空間和世界。我看你們那邊也是不存在的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