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夏柏明激動無比地說,他想不到秦巖居然能研製出這種藥。

癌症可是一項世界性的難題,如果秦巖能攻克,絕對會得到全球的矚目。

秦巖點了點頭:“當然了!”

秦巖的新藥能具有這種功效,主要是因爲有靈花靈草,如果沒有這些東西,秦巖也弄不出抑制癌細胞生產的藥物。

“好了,伯父,我先走了!我回去還有事。你和蔣婉兒在這裏吧!”

“好的!我送送你!”

蔣婉兒和夏柏明將秦巖送到了地下停車場。

李天霸開上車,帶着秦巖直奔香榭花提。

回到家,秦巖首先拿出鬼匠傳承看起來。

救九窈全憑鬼匠傳承。

自從秦巖學了鬼匠傳承之後,他才發現鬼匠是多麼博大精深。

不但包括了泥匠瓦匠,油匠木匠,還包括了畫匠花匠等,簡直是包羅萬象。

看了一個小時的鬼匠傳承,秦巖有些累了。

他準備歇一歇,幫助宋鞠夫婦縫補靈魂碎片。

經過十多天的縫補,他們兩人的靈魂碎片基本已經縫製的差不多了。

現在只需要將最後的幾片縫上,然後施展聚魂術就可以搞定了。

當最後幾片靈魂縫製好後,秦巖將宋鞠夫婦放在地面上。

在他們的四肢旁邊和額頭上分別放上一根蠟燭,然後念動咒語開始施法: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乾坤問道,陰陽借法,三魂復原,七魄凝聚!赦!”

宋鞠夫婦的靈魂慢悠悠地飄到他們的身體上,然後就像影子一樣融合進他們的體內。

因爲魂魄離開肉身時間太長,必須還需要用加持咒養三天,他們才能正式醒來。

秦巖又拿出兩張加持符貼在他們身上。

做完這一切,秦巖將宋鞠夫婦抱上牀,然後拿起鬼匠傳承繼續學習。

爲了能應對九窈古墓中的一切機關與陣法,秦巖學的特別認真。

不知不覺中,又一個小時過去了,秦巖發現自己居然翻到了最後一頁。

嗯?最後一頁了!

看來明天就可以去救九窈了。

想到這裏,秦巖從牀上跳起來,舒展了一下筋骨。 就在秦巖準備上牀休息的時候,在保市的一家酒店裏,十幾名醫藥代表匯聚一堂。

其中的領頭人就是於峯。

他們坐在沙發上,面色陰沉,吧嗒吧嗒地抽着煙。

房間裏面煙霧瀰漫,空氣污濁到了極致,但是沒有一個人在乎。

於峯將菸頭摁滅在菸灰缸中,掃了一眼在座的人:

“各位,你們還在考慮什麼?秦巖這個王八蛋已經斷掉了咱們的財路,難道你們還能忍得下去?”

“可是咱們即便聯合起來,也不一定是秦巖的對手。他的藥價格太低了,而且效果又那麼好!”

張國搖了搖頭說,覺得於峯剛纔的計謀行不通。

剛纔於峯給大家出主意,讓大家把藥品的價格壓到成本價,甚至是虧本賣,爲的就是整垮秦巖。

很多商業戰爭就是這樣,先用低價打垮競爭對手,進而獲取足夠的市場份額,然後再擡高價格壟斷市場。

唯一的損失就是前期要賠掉很多錢。

不過等後面壟斷了市場,想怎麼定價都可以。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們說我們怎麼辦?”

於峯怒氣衝衝地說,同時點燃了一根菸。

在於峯想來,秦巖雖然有實力,但是肯定和他們整個行業不能相提並論。

“我們還是讓醫藥協會施壓吧!讓他們強迫秦巖提高藥品價格!”

張國覺得秦巖肯定會賣醫藥協會的面子。

於峯想了想說:“這樣吧!如果秦巖不同意,那咱們就一起狙擊他!”

其實於峯心裏面清楚,醫藥協會根本搞不定秦巖,因爲醫藥協會是民間組織,並不是官方組織,就像很多地方的商會。

這種事情需要官方組織出面。

但是官方組織巴不得藥品價格大降,這樣的話人們也就不會對醫療怨聲載道了。

“那就先這麼定了吧!大家覺得呢?”

張國轉過頭看向了其他人。

其他人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第二天一大早,秦巖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你好!”

“你好!我是醫藥協會的袁會長!”袁不羣笑呵呵地說。

“哦!袁會長好!請問您有什麼事情嗎?”

秦岩心中十分好奇,不知道袁會長找他幹什麼。

“小秦!是這樣的!我聽說你的藥價格壓得特別低是不是?”

“是啊?怎麼了?”

“你這樣做恐怕不妥吧!畢竟大家都要吃飯啊!你的藥價格這麼低,其他人的藥廠還開不開了?”

聽到這裏,秦巖知道袁不羣的意思了。

這是讓他擡高價格,給別人一口飯吃。

但是在秦巖想來,醫藥問題是民生問題,應該讓大家都能買得起藥,吃得起藥,而不應該當成斂財的工具。

其實秦巖非常清楚,有些藥品的價格成本只有幾毛錢,他們即便賣一塊錢也有得賺。

只不過很多醫藥廠家以前賺幾千萬甚至上億元,但是現在價格壓低之後只能賺幾百萬,所以他們心裏面不平衡。

可是這不是秦巖考慮的問題。

秦巖考慮的是大部分人的利益,而不是小部分人的利益。

“袁會長,不好意思,我的藥價是不會變的!”

說罷,秦巖直接掛斷了電話,在心裏面罵起來:

他嗎的,爲那些人說話,你有考慮過老百姓嗎?

秦巖穿好衣服,來到了餐廳。

狐小媚早就做好早餐在等秦巖了。

“哥哥,你醒了?”狐小媚看到秦巖,立即和秦巖打招呼。

“嗯!”

秦巖應了一聲,轉過身嚮慕容雪菡他們望去:“今天晚上咱們去九窈古墓!大家好好準備一下!”

聽說要去九窈古墓,無論是慕容雪菡兩個女鬼,還是李天霸三個屍王,都十分激動。

“主人,你鬼匠傳承都學會了嗎?”慕容雪菡激動無比地問。

魯班的鬼匠傳承和張迪祖上的鬼匠傳承不一樣,張迪祖上的鬼匠傳承只有幾種,比如說泥匠瓦匠縫紉匠。

但是魯班的鬼匠包羅萬象,不但包括了泥匠瓦匠等鬼匠傳承,而且幾乎將所有的鬼匠傳承都囊括了。

最重要的是,幾乎每一項鬼匠技藝都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就拿泥匠和瓦匠這兩項來說。

張迪祖上傳下的傳承,可以修復建造一些普通物品。

但是魯班傳下的傳承,要比張迪祖上的高出整整一個檔次。

“都學會了!”秦巖笑着說。

其實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學會,這要歸功於陰陽鬼瞳。

如果沒有陰陽鬼瞳過目不忘的能力,秦巖想學會魯班的所有傳承,估計要七八年的時間。

而且這還是在秦巖天賦極好的情況下。

“主人,你太棒了!”慕容雪菡飄到秦巖身邊,抱住了秦巖。

“注意形象!胸口的肉包子都露出來了!”秦巖給慕容雪菡傳音。

慕容雪菡低下頭向胸口看去,她因爲張開雙臂,將衣領撐開了,雖然肉包子沒有露出來,但是露出了肉包子的褶皺。

“討厭!”慕容雪菡沒好氣地瞪了一眼秦巖。

其實此刻她卻美到了心裏面。

秦巖沒有再說什麼,坐下來開始吃飯。

與此同時,在保市一家酒店的一間房間裏。

於峯等醫藥代表全部坐在一起,靜靜地等候袁不羣的電話。

不一會兒,袁不羣給於峯打來了電話:“於總,秦巖那臭小子牛叉的很!不但不和我談,居然還掛斷了我的電話。”

“袁會長,謝謝你!”

“不用謝!”袁不羣掛斷了電話。

“看到了吧!秦巖根本就不吃這一套!”於峯一邊裝起手機一邊咬牙切齒地說。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和他幹吧!”張國一拳砸在沙發的扶手上,憤憤不平地說。

這個時候,齊夢宇揚起嘴角冷笑起來:“我覺得用價格戰對付他還不夠,還應該玩一點手腕!所謂他不仁,我們不義。”

“哦!齊總有什麼辦法,不妨說來聽一聽!”

於峯來了興趣,激動無比地向齊夢宇望去。

“是這樣的……”

齊夢宇壓低聲音,將他的好幾個陰謀全講了出來。

於峯等人聽完齊夢宇的話紛紛豎起了大拇指:“齊總果然厲害啊!這一套組合拳下來,秦巖肯定吃不消。” 秦巖根本不知道於峯等人在使壞,更不知道有很多陰謀在等着他。

晚上八點,秦巖吃過晚飯,帶着慕容雪菡她們直奔九窈古墓。

原本秦巖準備找到另一個逃出去的將軍,將十八般兵器集合起來,但是秦巖還是準備先將九窈的三魂凝聚起來,然後再救出九窈的玉體。

來到九窈古墓,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秦巖和李天霸他們紛紛跳進古墓裏面。

有了前幾次的經歷,再進古墓就顯得駕輕就熟了。

秦巖先念動咒語打開陰陽鬼瞳,然後根據羅盤的指引,直奔古墓的最中心。

就在秦巖下墓的時候,網上爆出一條古墓醫藥公司的醜聞,說有人喝了古墓醫藥公司生產的感冒藥休克了。

緊接着,又有人在網上發視頻,說自己使用了止血藥後,突然開始腹瀉,而且不停地嘔吐。

哪怕是喝一口水都會吐出來。

隨後,又有很多人紛紛自爆,說吃了古墓醫藥公司的藥品後產生了不同的症狀,比如說噁心、腹脹、肌無力等等。

看到這些,夏柏明懵了。

就在這時,一個陌生的電話打到了夏柏明的手機上。

“喂?你是古墓醫藥公司的法人代表夏柏明嗎?”

“是!請問你是?”

“我是藥監局的!很多羣衆反映你們藥品有問題,從現在開始,你們的藥品不能再銷售了,同時麻煩你明天來藥監局參加質量檢測!”

電話裏面的人口氣生硬,不等夏柏明反映過來,直接掛斷了電話。

嗯?這是……

夏柏明想不到藥監局的人都參與進來了,可見事情很嚴重了。

“爸,我覺得不可能是秦巖的藥出問題了!應該是有人在陷害你和秦巖!”

夏雪尼一下就點出了其中要害。

她太瞭解秦巖了,秦巖從來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剛開始夏柏明也是這樣想的,但是現在他有點懷疑了。因爲不止是一個人在爆料,而是很多人都在爆料。

最重要的是藥監局也參與進來了,這可不是小事。

“我給秦巖打個電話問一問!”

夏柏明現在十分擔心這件事情,他現在將所有的精力和身家都放在了古墓醫藥公司上面。

如果秦巖的產品出了問題,那古墓醫藥公司肯定也就毀了,而他重振雄風的理想也就破滅了。

可是夏柏明接連給秦巖打了三個電話,秦巖的手機一直不在服務區。

“奇怪,秦巖這是去哪了?怎麼不在服務區!”

夏柏明不知道,秦巖此刻正在探墓救鬼。

來到主墓室,秦巖拿出九張符籙,按照九宮的佈局放在墓室中。

秦巖剛剛放完符籙,九窈的一魂飄了出來:“秦巖,鬼匠傳承你學好了嗎?你可要想好了,你只有一次機會。”

“放心吧!我已經學好了!肯定能救你出去!”

秦巖胸有成竹地說。

“嗖”的一聲,九窈的這一魂剛剛說完話,又被強大的束縛力吸走了。

秦巖念動咒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分別向九張符籙指去:“血染天地,魂祭陰陽,問道九幽,術法歸一!燃!”

“轟”的一聲,九張符籙全部被點燃了。

當符火熄滅之後,九張符籙的灰燼分別凝聚成九個透明的球體。

九個球體裏面是九個不同的世界,有沙漠,有冰川,有高山,有海洋,有小島,有草原。

這九個球體裏面的世界代表九種不同的考驗。

如果秦巖能通過,那麼他就可以救出被禁錮在墓室裏面的九窈。

如果秦巖不能通過,那麼他的魂魄也會被禁錮在墓室裏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