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奶奶猛然道:“不錯,不錯,我居然忘了這一點!寒冰鎖青龍,白虎不成兇。元方星主青龍,這一句話的意思必然是元方遭到了某種封印,罡氣被禁於體內,這也是元方奪取陰陽眼的必要條件,只是我當時沒有細想元方罡氣被封的原因!”

老爸也道:“之前在金雞嶺上,元方曾經中邪,一路狂奔,那時候我便懷疑過,元方本不應該中邪或看見邪祟,但是事情卻發生了,現在想來,居然是因爲元方的罡氣不能完全顯露出來。可是是誰把他給封印了?我基本上一直跟他在一起,怎麼毫不知情?”

太古真人道:“不管如何,這原因總算是找到了!元方必是中了某種陰毒的封印術,身上某處穴道不允許罡氣流通,所以,在受到外界刺激時,罡氣纔會失衡亂走,從而導致元方失明。但這封印術十分高明,僅阻止罡氣流走而已,卻對其他元氣無礙,只是,元方雖然能練氣,卻凝聚不成真氣,封印不除,便永遠練不成武功。”

衆人都沉默了起來,我卻記起了另外一件事,緩緩道:“我知道是誰給我下的封印術。”

“誰?”奶奶問道。

“大何莊的何九叔!他曾經摸過我的後腦,那時候我感覺到一絲輕微的刺痛,但很快便恢復正常,我也沒有在意,現在想來,以何九叔的印象狠戾,肯定是他下的毒手!”

太古真人聞言,仔細地看了看我的後腦,然後道:“你不說,我還真沒發現,你的後腦風府穴處果然有些異樣,似乎有陰毒入侵,不過卻細微之極,就連我這慧眼也幾乎不可察覺。由此可見,下手之人的手段十分高明!”

奶奶恨聲道:“何九叔?他是個什麼人物?”

老爸道:“是個邪派人物,早年曾和父親有過冤仇,對了,三叔,你也認識他。”

三爺爺驚訝道:“我?”

老爸道:“對,他說當年他和他師父練習採陰補陽邪法,被你和我父親發現,你們除了他的師父,還重傷何九,讓他從此斷子絕孫。”

三爺爺“哦”了一聲,道:“原來是他!”

老爸道:“他已經死了,但是他出自何門何派,我卻沒問出來。”

三爺爺道:“當年我和大哥也曾經問過,他們也不說,我還真不知道。”

奶奶道:“老貨,既然看出問題了,能不能治?”

太古真人道:“我看不出這封印術是如何種下的,我治不了。”

危險遊戲:小小祕書會偷心 “治不了?”

“對不住你,我真是無能爲力。”

一陣沉默,奶奶忽然恨聲道:“真真氣死我了!”

我笑了兩聲,道:“奶奶放寬心,肯定沒什麼大事。”

奶奶哼了兩聲,道:“老貨,走吧!治不了我孫子,還待在這裏幹嘛?”

太古真人咳嗽兩聲,道:“你不要做得這麼絕吧,我千里迢迢跑來,不讓我吃頓飯?”

奶奶道:“治不好病,哪裏有飯給你吃!”

老爸估計有些過意不去,便道:“真人,我這裏正準備爲您接風。”

太古真人乾笑兩聲,道:“沒治好元方的眼睛,我有愧啊。”

三爺爺笑道:“太古道兄,我正想邀請你到寒舍一敘,探討一些道學易理,我那裏有上好的素齋,你去不去?”

太古真人“哈哈”笑道:“自然去了,自然去了!”

老爸道:“還是不要麻煩三叔了,就在我這裏吃飯吧。”

太古真人道:“不用了,不用了!咱們有機會再見!”說罷,便有腳步聲響起,似是太古真人往外而去。

三爺爺道:“弘道,元方,我先走了。”

奶奶也氣哼哼地道:“元方,我走了!”

老爸將三人送走,家中又恢復了平靜。

眼睛雖然沒能治好,我微微有些失望,但是我卻知道了病因所在,因此也不算全無收穫,想到此處,我心情又好了一些。

無事之餘,自然還是練氣,雖然不能積蓄真氣內力,但最起碼能開發身體的潛能,對感官系統有莫大的好處,我當然不會輕易放棄。

夜裏,我已經深睡,不知道是幾點,外面忽然一陣響動,我隨即驚醒,老爸也立即有了動靜,從裏屋快步出來。

“有人。”我輕聲道。

“似乎是故意發出聲音讓我們聽到的。”老爸道。

院子裏,一陣輕微的落地聲響起,似乎有人進了院子,緊接着,一個聲音道:“陳弘道,我能治好陳元方的眼睛!”

這聲音好生熟悉!我悚然一驚,是面具人!

Www.ttk an.CΟ 常言說會咬人的狗不叫,老黑便是這種狗,面具人已經進了院子,老黑依然沒有動靜。

老妹已經去了學校,家裏只有我、老爸和老媽三人,老爸讓老媽待在裏屋不動。正準備向面具人答話,院子里老黑驀地一聲嘶吼,緊接着便無聲無息了。估計是伏擊不成,被虐了。

老爸打開屋門,沉聲道:“軒轅嶺裏,你是我陳某父子的恩人,可惜未及拜謝,便不見仙蹤。但是深夜翻牆入戶,恐非君子所爲。”

面具人“嘿嘿”笑了兩聲,道:“我說過,救你們不是我的本意,我是爲了幫自己。還有,我藏頭藏尾,本就不是君子,只不過,君子治不了你兒子的眼睛,我這小人卻能治好。”

“你怎麼知道陳元方失明瞭?”老爸問道。

“你們走出軒轅嶺的時候,我就在附近,陳元方目盲之事,我一清二楚,只不過沒想好治療的方法,我便沒有出現,但現在,我來了。”

老爸沉默片刻,道:“你進來吧。”

面具人道:“好,陳弘道,果然大膽。”

老爸淡淡道:“如果你我以命相搏,生死未可知。”

面具人道:“而且我也知道,只要你一發訊號,陳家村中麻衣道派的五大族老、十大高手、九十村勇頃刻間便能趕到此處,我插翅難逃。”

老爸道:“知道便好。”

面具人喑啞的笑了一聲,道:“只可惜我不是來打架的,不然我還真想闖一闖陳家的龍潭虎穴。陳元方,眼睛看不見的滋味如何?”

我笑道:“呵呵,還行。無論我看見還是看不見,你都帶着面具,沒什麼不同。”

面具人道:“眼睛好了,總有一天能看到面具之後的我,只不過,那一天或許會需要很長時間。現在,我幫你治好眼睛,如何?”

我道:“那就多謝了!”

老爸沒有做聲,面具人道:“好,那我就開始了。”

這時候,老媽忽然衝出來,道:“弘道,你放心他治嗎?”

老爸沒有說話,我道:“媽,沒事的,這位先生之前救過我多次,要想害我,不必如此。”

面具人笑道:“當年鼎鼎大名的女俠蔣明瑜也有害怕的時候?”

老爸輕聲安慰道:“放心。元方不能一直失明。”

老媽嘆了一口氣,道:“這位先生不用取笑我了,還請治好元方的眼睛。”

面具人再不和老爸老媽搭話,轉而對我說道:“陳元方,盤膝坐下,左上右下,過肩五寸,雙手握固,後背微曲,舌抵上齶,脣齒輕叩,以胎息相界斷息境防鬆周身,散開三萬六千毛孔,我說開始時,你氣閉三十六息。”

我點了點頭,依吩咐坐下,然後很快進入物我兩忘境界,將全身毛孔散開,只聽面具人道:“好了,開始吧。”我便開始閉氣。

混沌中,我感覺面具人手指在我身上各處急點,不多時,便有一股氣從小腹蒸騰而上,片刻間,全身燥熱,奇癢無比,周體血脈,沸騰一般,左衝右突,不得而出,皮肉之上彷彿有千蟲萬蟻亂涌亂咬,我幾乎要忍受不住,但一個聲音在我耳邊道:“堅持三十六息,否則功虧一簣。”

我這才穩定下來,心中只泛起一個念頭:“我已經死了,我已經死了。”這麼一想,身上的苦楚立即遙遠了許多,彷彿和自己無關一樣。

又過了片刻,面頰處一股溫潤感驟起,迅即擴散到整個中停,眼中電石火花般不時有微茫閃現,很快,眉上楞骨處一涼,眼中陡然落下兩行清淚,不用面具人提醒,我已經自行睜開眼睛。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刺眼的光芒下,我看見老爸、老媽惴惴不安的臉,以及面具人異亮的目光,心中雜念交陳,口中只出一句話:“我又看見了!”

“嘿嘿嘿嘿,陳元方,我只是幫你疏通了體內的罡氣,你腦後封印仍在,不過你三魂之力將臻大圓滿境界,慧眼不日即開,恭喜了。”

面具人話一說完,人便在屋門之外,我急忙站起身時,面具人早已越牆而出,只留下一句:“後會有期。”便再次無聲無息了。

老爸看着門外,若有所思,老媽卻不管那麼多,衝上來一把抱起我的臉,使勁的看,我眨了眨眼,道:“真看見了,老媽,哈哈,多日不見,老媽年輕漂亮許多啊!”

老媽登時笑了起來。

老爸走過來,心神不寧地對我說道:“這個面具人做事真是太古怪了,實在讓人難以捉摸。剛纔他爲你點擊穴道、梳理罡氣的手法,顯然是六相全功中的拂雲手法和先天罡氣,而且熟練程度,與我不相上下,他的身份,真是讓我難解。”

我的眼皮突地跳了一下,腦海裏忽然蹦出來三個字——陳漢琪——教老爸武功但傳聞已經身死的二爺爺。

雖然這麼想,但是我沒有說出來,畢竟我能想到的事情,老爸也能想到,不用我多嘴,更何況,這是老爸的忌諱。

眼睛恢復,老爸及時把消息通知了奶奶,奶奶第二天一大早便趕來了,同來的還有三爺爺陳漢昌以及太古真人。

衆人感慨一番,自然免不了對面具人猜測一番,但最後都是摸不着頭緒,不了了之。

說了一會兒閒話,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來,想趁着衆多高人在場,問個清楚,於是我道:“我現在還是對通靈寶珠很好奇,在軒轅嶺裏,田老大一夥和屍鬼宗一夥說的也不是太清楚,現如今,奶奶、真人和三爺爺都在此,你們三老見多識廣,可知道通靈寶珠的來歷?”

奶奶道:“我是婦道人家,哪裏知道這些事情。”

太古真人嘟囔道:“早年走南闖北也不說自己是婦道人家了……”話音未落,奶奶立即怒目而視,眼看“老貨”二字即將出口,太古真人忙大聲道:“慚愧,慚愧,通靈寶珠的來歷我也不知道。”

奶奶“哼”了一聲,道:“就知道你不知道!如果漢生在世,必然能說出個所以然來。”

嬌寵神醫世子妃 太古真人尷尬地咳嗽一聲,道:“早知道,我早年也四處闖蕩去。”

三爺爺笑道:“大哥確實知道通靈寶珠的一些事情,我們在很小的時候都聽父親大人說過這個東西,通靈寶珠是個傳說之物,類似舍利子,是陳摶老祖以內丹練成。”

“什麼?內丹!居然真有這種東西?”老爸駭然變色道。

我想起《義山公錄?理篇》中曾經提及一段話:“丹有三元,皆可了命。三元者,天元、地元、人元之謂也。天元謂之神丹。神丹者,上水下火,煉於神室之中,無質生質,九轉數足,而成白雪,三年加煉,化爲神符,得而餌之,飄然輕舉,乃藥化功靈聖神之奇事也。地元謂之靈丹。靈丹者,點化金石而成至寶,其丹乃銀、鉛、砂、汞有形之物,但可濟世而不可以輕身,九轉數足,用其藥之至靈妙者鑄爲神室,而以上接乎天元,乃修道之舟航、學人之資斧也。人元謂之大丹。大丹者,創鼎於外,煉藥於內,取坎填離,盜機逆用之謂也”

這一段話,我雖然記得,但是卻一直不能理解,根本不知道它說的是什麼意思,因爲記載於《理篇》,屬於理論知識的範疇,於是便不求甚解了。

但三爺爺一提起“內丹”,我便想起這段話來。

於是我插嘴道:“三爺爺,書中說丹有三元,皆可了命,三元是神丹、靈丹和大丹,這三丹和內丹有什麼關係嗎?”

三爺爺笑道:“看來你書讀的不錯,這些生澀的東西你也能記起來。其實天元、地元即是外丹,而人元便是內丹。”

我道:“歷來都說修仙煉丹,從秦始皇時期的方士徐福開始,到清末兀自不絕,這煉丹的丹是三元中的哪一種?”

三爺爺道:“是地元靈丹。”

老爸皺眉道:“靈丹靈丹,我看是毒丹,歷來帝王煉丹者,毒發身亡者何其多也!這三元之法,我看也是杜撰,通靈寶珠之說,十有八九便是妄談!”

三爺爺笑道:“弘道,不可這樣偏激。豈不聞老祖宗留下一句話叫做‘內丹成,外丹就’麼?換句話說便是隻有內丹練成了,外丹纔有效果,這就好比一個人想要練成舉世武功,必須先把內功練好一樣,不然身體的強韌程度達不到,如何去抵擋外物的強力攻擊?一樣大小的兩塊板,木板承受數百斤之力,鋼板承受數千斤之力,這便是內在不同造成的。所以,內丹不成,擅煉外丹,自然是有百害而無一益。”

太古真人道:“漢昌老弟說的不錯!那地元靈丹除了‘黃白朮’的藥金、藥銀可作修丹之資斧而外,煉出的丹藥多有劇毒,如果不是特異體質的人,服食這些東西的話,輕的生病,重者喪命,哪裏能長壽?而這特異體質來自何處?其一便是內丹大成;另一個方法便是以殺‘三尸蟲’脫胎換骨者!”

老爸默然不吭聲,我則問道:“真人爺爺,什麼是三尸蟲?”

太古真人道:“這是道家的基本概念之一,三尸蟲者,上屍三蟲,中屍三蟲,下屍三蟲,故曰三尸九蟲。三尸蟲實則是人之三念,惡、欲、執。古稱‘斬得三尸,即證金仙’,意思便是修煉三元者需先消滅三尸蟲。”

我迷糊了許久,然後苦笑道:“你們說的這些東西,我還越來越難以理解了。總覺得這些事情太玄了,玄的有些不真實。” 三爺爺見我這麼說,便微微一笑,道:“豈不聞《道德經》曰‘玄之又玄,衆妙之門’嗎?正所謂‘丹經篇篇說陰陽,陰陽本是萬法王’,道家衆法門,還是離不開陰陽二字的。但這些東西,我瞭解的也只是皮毛,如果想要弄懂,必須讀通《義山公錄。世間之人,能者輩出,多有通玄達道者,這些人雖然淡泊了名利,卻始終割捨不了人世,長壽不老便成了他們最終的執念,因此,看似平靜的江湖,數百年來一直暗自澎湃動盪,數不清的人都在找《神相天書》,找我們麻衣陳家祖上費勁心血留下的寶書,因爲他們相信,這裏面有長壽長生之術啊。”

三爺爺說到這裏,看了一眼老爸,老爸面無表情,眼中波瀾全無,只是安靜地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三爺爺便繼續說道:“當年,你爺爺、你二爺爺和我,我們三兄弟自小立誓要找到《神相天書》,可惜數十年過去了,你爺爺已經仙逝,我也老朽不堪,你二爺爺他更是英年早逝……”

三爺爺說到此處,老爸臉頰上的肉忽的跳動了一下,一雙眼睛瞬間變得陰沉了許多。

老爸的眼神把我嚇了一跳,我從來都沒有見過老爸有這種眼神,想起二叔之前說過的話,我更覺得不在老爸面前問二爺爺的死因是絕對明智的選擇。

三爺爺卻沒有理會老爸,而是繼續說道:“但我知道,你爺爺已經安排好了後事,你便是我們三兄弟的希望,也是麻衣陳家的希望,你懂麼?”

我苦笑一聲,道:“這擔子可真算不輕。”

三爺爺正色道:“雖然不輕,但是族人都會爲你分擔。”

我肅然道:“三爺爺說的是。”

三爺爺忽而一笑道:“好了,說了半天閒話,都跑題了,還回到通靈寶珠的事情上來吧。所謂通靈,乃是與靈魂力有關,人的靈魂力修煉到一定程度,便可以與通靈寶珠關聯,關聯之後到底有什麼奇效,近世之人卻一無所知,我自然也不知道。”

我愣了一下,心道:說了半天,對通靈寶珠的瞭解還是一星半點。

太古真人忽然插嘴道:“我看這個世界上最瞭解通靈寶珠的人,就是那個神祕莫測的面具人了。”

奶奶瞪眼道:“這還用你說?你知道他是誰?”

太古真人洋洋得意道:“要是我和他遇上,說不定能用慧眼看出來。”

奶奶鄙夷道:“你就自吹吧!慧眼相神而已,你以爲是透視眼,能看穿面具啊。”

太古真人拽了一把鬍子,道:“正因爲慧眼相神,所以我能通過他的眼神直視他的內心,還可以用靈魂力對他進行催眠,讓他自己說出自己的本來面目。”

奶奶道:“老貨,別人不知道你的底細,難道我不知道嗎?你雖然有慧眼,但是內力真氣修爲比我們家弘道差得遠了,面具人和弘道不相上下,你能看出來?如果對方靈魂力比你強,你用靈魂力對他催眠不是找死嗎?對方一旦反擊,你就被反噬了!”

太古真人不服氣道:“只有靈魂力達到大圓滿境界的人才能開啓慧眼,他的靈魂力要是比我強,必然也是大圓滿境界,自然也能開啓慧眼了!”

奶奶反脣相譏道:“你知道面具人不是慧眼?”

狼與兄弟 太古真人頓時啞口無言了。

我在一旁聽得清楚,想起來面具人走之前,說我的靈魂力已經到了大圓滿境界,慧眼不日開啓,頓時有些激動。

衆人又說了一會兒話,太古真人便和三爺爺一道離去,奶奶多待了一會兒,吩咐我注意眼睛,若有什麼情況,要及時告訴他。

這件事了,我在家裏安生了幾天,之前發生的一切讓我折騰地實在是太累了。

二月初二,龍擡頭的日子,我回到了學校,看着滿校園的現代建築,看着來來往往、衣着華麗的男男女女,再想起在假期裏經歷的種種奇聞異事、鬼怪邪魅,簡直恍若隔世。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七十多天過去了,農曆也到了五月半,天氣日暖,我心情也越來越好,期間老爸打過幾次電話,問我眼睛怎麼樣了,我都說沒事,沒什麼異樣,老爸交代我說一有情況,隨時告訴他。

奶奶也打過幾次電話,所說跟老爸差不多。

老媽偶爾也會和我通話,言談之中總是透露着怏怏不樂的語氣,我問老媽怎麼了,老媽嘆氣道:“也沒什麼事情,還是你老舅,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到家沒幾天,到現在又杳無音訊了,還帶着你二叔一塊失蹤,現在不但舅母嚷着要報警,你嬸子也要報警了。”

我安慰老媽道:“老舅和二叔在一塊應該沒什麼事情,或許是在外面遇到什麼好玩的事情了,就耽誤了。”

老媽嘆氣道:“唉,但願如此!好了,也沒什麼事情,你照顧好自己,把電話掛了吧……”

這兩個不靠譜的人,搞在一起,也不知道會弄出什麼亂子來,我掛掉電話後搖頭苦笑。

八十一天很快過完,之前所說的陰陽眼開啓的日子也到了,當天早上起來,我的眼睛便微微開始有些麻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眼睛裏爬動,這種狀況讓我的眼流淚不止,良久方息。

我本想告訴老爸,但想來或許是陰陽眼在轉化,出現這種情形是應有之象,再過一日,看是否還是如此,如果還是這樣的話,那就再告訴老爸不遲。

這之後的第二天,學校裏沒有課,我在學校也無事,便想出去轉轉,在商業街逛了一圈,感覺沒什麼意思,便信步來到老城區一個古玩城裏,隨便看看,打發時間。

走着走着,無意中一瞥,看見一個店中案几上擺放着一個獸形銅像,頓時吸引了我,那銅像龍頭馬身麒麟腳,狀若雄獅,一身捲毛,獠牙外露,頭上尖角,脅下生翅,正是一頭貔貅。

我興致盎然,走進店去,小心翼翼地捧起那個一尺多高的貔貅銅像,看了起來。

“這個貔貅像要一千塊,買不起的話別碰壞了。”我正看得高興,一個蒼老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那聲音裏充滿了不屑。

我扭頭一看,只見一個戴着老花鏡的短髮老頭正斜着眼看我,他對一副學生模樣的我甚是冷眼。

我頓感掃興,將那銅像放下,然後和那老頭對視一眼,準備離店而去。

那老頭卻忽然愣住了,見我走出店去,他急忙叫道:“這位小老弟,請留步!”

“幹什麼?我可沒有碰壞你的銅像!”我扭頭說道。

“不是,不是。”那老頭慌忙走出店來,拉着我,推推搡搡地進了屋。

我警惕地看着他,看他想耍什麼花樣。

不料他卻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半晌方纔感慨一聲,道:“這位小老弟,你是陰陽眼吧?”

我頓時吃了一驚,不料這古玩店的店主竟然有這般眼力,居然可以看出我的眼中玄機。

“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巫女的時空旅行 我問道。

那老頭見我沒有否認,得意地說:“我曾聽人說過,陰陽眼正是靈眼、慧眼、夜眼、法眼、天眼五大瞳術中排名第四的法眼,不經意間會有神光流露,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但是我年輕時走江湖,做過風水先生,專門爲人尋龍望穴,算是具備半個靈眼,眼力非常人可比,自然能夠看出你眼睛的異處。”

我“哦”了一聲,然後拱手道:“原來老先生還是一位隱居於鬧市中的高人,真是失敬失敬。”

“不敢當。”那老者雖然謙遜的拱手還禮,但眼中還是有一抹得意的神色閃過,只聽他繼續道:“不過我看你的陰陽眼似乎剛剛到了瀕臨開啓之時啊?”

其實,我也不知自己的陰陽眼到底是不是要開啓了,之前奶奶說四十九天開啓,可如今已八十一天,時間相差甚遠。對此,奶奶曾問過太古真人,太古真人說我的眼睛在軒轅嶺受到嚴重刺激,法眼開啓的時間往後推遲不足爲怪。真人這麼說,我也就沒放在心上了,因此,今天早上眼睛雖有異狀,我也沒立即通知老爸和奶奶,而是想再等幾天,確定情況後再告訴他們。

因此,那老者這麼一問,我便似是而非地“嗯”了一聲。

那老頭摸了摸頜下稀疏的鬍鬚,道:“小兄弟,看你年紀尚小,但居然擁有如此通靈瞳術,真是令人佩服!看來前人說的不錯,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老朽斗膽,敢問小兄弟出自那座仙山名師門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