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好吧,你自己看着辦,放誰那裏都差不多。”我說道。

兩個人剛想轉身走,突然對面的大街上有一輛轎車飛奔了過來,那轎車好像失控了竟然直接向我和苗素素猛衝,我和苗素素趕緊跳了起來,可是懷裏的銀元口袋卻掉在了地上發出了稀里嘩啦的響聲。

汽車停住了,從裏面伸出了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他是個光頭兇巴巴的瞪着我。

“臭小子!你特麼不要命了,你瞎?”男人說道。

我剛要還口,苗素素趕緊拉開了我。

“吳一,少跟這種人生氣,犯不上的,我們趕緊走吧,這些錢好像夠用了”苗素素說道。

我轉身跟着苗素素走,兩個人直接走出了一條街……可是總覺得剛撿起來的口袋有點不對勁,剛纔我雖然賣了兩個銀元,可是這重量怎麼輕了好多?難道是我神經錯亂了?

我找了個偏僻的地方打開了口袋,定睛往口袋裏面一看,銀白色的大洋竟然變成了黃色的餅乾!一個個圓溜溜的,上面還印着各種動物圖案,在餅乾下面還放着幾塊鐵餅,黑乎乎冒着光亮。

“不好!我們剛纔被掉包了,一定是剛纔買銀元的男人乾的,那時候來的汽車……”我說道。

苗素素也急了,她皺着眉頭四處張望,可是回頭看過去剛纔那個人已經消失在人羣中沒了影子。

我氣得渾身發抖,臉上更是漲得通紅。

“現在怎麼辦?我們找得到他嗎?”我說道。

苗素素的臉上掛着壞笑,她說道:“當然能找到了,你別別忘了我是貓妖,我的鼻子也不賴呢,你等着!”

苗素素說完了話,她趕緊掏出了那幾張紙幣開始嗅探了起來,過了半晌她睜開了眼睛好像發現了什麼位置。

“在那邊!銀元就在那個位置!”苗素素指着路邊一個拐角,那裏正是一個通向出口的小路。

小路兩旁是幾個小販,不過這幾個小販我有印象,自從來這裏他們就沒動過地方,我們兩個趕緊向前跑,跑了一個轉角果然發現了一個人影。

在小路深處,一個穿着黑衣的男人正在看着懷裏的什麼東西,我隱約能看到他的臉被什麼東西反光照的通亮。

“站住!你這個賊!”苗素素髮現了男人,她清脆的喊了出來,我也緊緊跟着跑了過去。

我的身體素質相當好,自從跟了方一修學習道法就從來沒停過,冬練三九夏練三伏,跑的速度自然比常人快了不少,可是我發現眼前這個男人跑的也不慢,我竟然跑了半天也沒追上。

苗素素忽然化成了一道黑影,她可是貓妖速度自然比我快的多,苗素素直接飛奔撲向了那個男人,黑衣男人嚇了一跳,他趕緊向對面跑,半截身子已經到了江邊差點掉下去。

我氣喘吁吁的跟了上來,堵住了男人的去路,苗素素更是兇巴巴的盯着男人好像要動手。

我說道:“你趕緊把東西還給我,不然我可跟你不客氣了,你這個賊!”

“吳一,別跟他廢話,我們兩個揍他一頓算了,若是個惡鬼就殺了他,可惜是個人!”苗素素兇巴巴的說道。

男人穿着一身黑衣,頭頂帶着圓頂帽子,寬大的帽檐遮住了他的半張臉,我只能看見他的下巴。

男人聽到苗素素喊我的名字忽然一愣,他摘下了墨鏡看了看我。

“吳一?真的是你?想不到十多年沒見你這麼厲害了?”黑衣男人說道。

我和苗素素互相看了看先是一愣,我怒道:“你這個小賊別跟我套近乎,你見我厲害就認慫了,趕緊把東西還給我!”

黑衣男人忽然哈哈大笑,他撤下了帽子,兩隻眼睛瞪着我,滿臉的喜色。

“吳一,你看看我是誰?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嗎?”

黑衣男人長的眉清目秀,白皙的臉上透着自信,兩隻眼睛如同明燈,他倔強的嘴角勾勒出了男人應有的不凡氣度,他正是我在青山村的發小周文浩!

“你真的是周文浩?”我疑惑的說道。

黑衣男人一下子伸出了右手,他對着我的肩膀猛的拍了拍。

“你小子真是厲害了,我當然是周文浩,這旁邊的是你媳婦?”周文浩說道。

我真是沒料到在這裏能遇到他,想當初我在青山村上學的時候經常愛欺負,都是他來幫忙打跑了那些混蛋,我心裏一直暗暗感激,可是後來他轉學走了,我就再也沒見到過他,想不到緣分天註定,在這裏竟然又見到了。 周文浩把包裹遞給了我,白花花的大洋全都在裏面,一個都沒少。

“吳一,真是想不到,你這幾年時間沒見你還真成了道士!”周文浩說道。

眼前的壯小夥子英武非凡,一股傲人的氣質,但是我卻沒想到這麼一個相貌堂堂的人曾經的發小如今竟然成了小偷。

“你也不賴,你剛纔的身手也不錯。”我回道。

苗素素有些無奈,她不認周文浩,也沒什麼話說,自己抱着大洋坐到了一旁。

“我記得沒錯,你在青山村不是混的挺好的,怎麼說走就走了呢?”我問道。

周文浩嘆了口氣,他的表情顯得很無奈。

“當初我是學習的不錯,可是後來我爸媽離婚了,他們兩個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我跟我媽一起過,她是個女人賺不了多少錢,後來我就輟學在家,再後來就成了現在這樣……”

周文浩的表情顯得很沮喪,他眼神捉摸不定,好像在想着什麼東西。

“那阿姨還好吧?你又怎麼到了江夏鎮?”我繼續問道。

周文浩看了看苗素素懷裏的大洋,說道:“這裏有個古玩市場,我平時就在這裏混,偶爾能遇到個有錢人什麼的,搞點錢花,就是這樣混着過日子。”

想當年他可是個學習優秀的孩子,曾經在老師的眼裏是數一數二的好孩子,可是現在爲了錢,爲了生活也淪落成了這個樣子,我真是有些爲他惋惜。

“吳一,你問我那麼多幹什麼?我們去吃個飯吧,我都跟了你一個上午了,餓死我了。”周文浩說道。

俗話說的好,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現在我遇到了兒時的發小豈能不去喝個酒?

我和周文浩興沖沖沿着江邊走,很快找了一家飯店鑽了進去。

現在我成了有錢人,這一千塊可夠我花好長時間的,就算到了南京城盤纏也夠了。

不到片刻,飯菜好了,我們邊吃邊聊。

“我有些弄不明白了,你一個道士怎麼還帶着媳婦,你們這是要去什麼地方?去抓鬼嗎?”周文浩不解的說道。

周文浩的話把苗素素問的滿臉通紅,我趕緊解釋說道:“我不是道士,我是降魔師,降魔師是可以結婚的,而且可以父子相傳,我現在正在找一樣東西!”

我正要說出來苗素素卻給我使了個眼色,我沒有在意,畢竟周文浩也不是什麼外人,彼此知道底細也無所謂了。

“我們其實是在找一件寶貝,名字叫夜明珠,聽說價值連城,如果弄到了手就能弄不少錢。”我說道。

周文浩一陣驚訝,他瞪着眼睛看着我和苗素素。

“小子,你還說我是個小偷,你們不也一樣,那夜明珠又不是你們的,你們不是去搶就是去偷,還能讓人白送給你?”周文浩滿臉的不屑,他說完了話還得意的笑了。

“你……你的嘴好毒,好像是毒舌婦!”苗素素說道。

周文浩愣了一下,拍了拍我的肩膀。

“兄弟,你這媳婦好厲害,不能欺負我吧,哈哈!”

苗素素似乎被周文浩的話激怒了,她的臉一陣紅一陣白,我趕緊給周文浩使了個眼色。

朋友相聚自然少不了喝幾杯酒,我今天賣了大洋還找到了兒時的發小,這對我來說可是雙喜臨門,現在最好的朋友和最喜歡的女人都在我面前,我突然感覺到幸福是不是來臨的太早了。

三個人喝了十多瓶啤酒,這也完全超出了我的酒量之外,在我印象中雖然在老家跟老爸喝了幾回,但是也從來沒喝過這麼多酒。

шшш● ttκā n● ¢O

我實在喝不下去了,摸了摸鼓脹的肚子覺得頭上暈暈的,看了一下手錶竟然晚上十點多了,瞥見店裏也沒了人,趕緊站了起來。

“文浩我們得趕緊走了,現在晚了,不然就找不到睡覺的地方了。”我說道。

周文浩一臉的壞笑,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苗素素嬉皮笑臉的說道:“你們這兩天是在旅店睡的?”

我有些疑惑,說道:“是啊,不在旅店睡覺在那裏睡?”

周文浩上下打量了苗素素一番說道:“看來以後我還真得叫嫂子了是吧?哈哈!”

苗素素急了,她站了起來,沒好氣的說道:“在旅店睡覺怎麼了,我們又沒幹什麼,別想的那麼齷邪惡好嗎?”

周文浩見苗素素真得生氣了,他趕緊躲到了一旁,我們三個人付了賬單推開了小店的門。

一陣冷風吹到了身上,忽然覺得舒服極了,這冷風吹走了一半的酒氣,我立刻清醒了好多。

小飯店在河岸對面,一條公路就在眼前,昏黃的燈光照着地面,路旁的垂柳也在迎風擺動着,我忽然發現在柳樹下面站着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緊身皮衣,那近乎完美的身材全都被勾勒了出來。

女人的身後還跟着一個大漢,這大漢嚇了我一跳,他身高能有一米九,穿着一件迷彩背心,兩隻胳膊上的肌肉幾乎飽脹,鼓溜溜的露在了外面。下身是一條黑色的褲子,那褲子上掛着幾個鐵皮的骷髏,看上去十分威武,這兩個傢伙簡直是動漫裏邊的角色,一個美豔無雙,一個銅頭鐵臂一般。

我們三個全都被這兩個人吸引住了目光,讓我沒想到的是,這兩個人從黑暗的樹蔭下走了出來,徑直朝向了我。

“站住!把你們的東西給我留下!”

黑衣女人說話了,那聲音極富磁性,即甜美,又動聽,粉紅的嘴脣上下一動,似乎發出了一道電波。

大個子男人沒說話,他肩膀上扛着一段木頭,那木頭能有水桶那麼粗,兩米多長,上面還鑲嵌着密密麻麻的鐵皮,好像鐵柱一般,男人的臉上掛着獰笑,他的眼神始終沒有睜眼看我們,冷冷的表情彷彿是殭屍!

我用左眼掃視了一番,這兩個不是鬼也不是殭屍,而是活生生的人。

周文浩解開了夾克上的扣子,任憑冷風吹着,他滿臉壞笑,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呦呵?有事嗎妹子?你這身穿着打扮,難道是做雞的?”周文浩沒好氣的說道。

“嗯?”鐵塔一般的男人悶哼了一聲,他把那段木頭重重的放到了地上,整個地面都跟着顫動了一下,粗如水桶的木頭撞到了地面上*的泥土竟然被它撞的飛濺了起來,一陣嗡響幾乎震耳欲聾。

“啊?這麼厲害!”周文浩吃了一驚,不由得向後退了一步。

我和苗素素也屏住了呼吸,這兩個傢伙雖然不是鬼,但是功夫也是數一數二的好,一個力大無窮身上全都是鐵甲,另一個不用說,一定也是個高手。

女人跟壯漢揮了揮手,壯漢好像聽話的小狗一般放下了木頭,女人扭着腰,晃着兩條纖細的長腿,一步一步走到了我的面前,她伸出了右手的食指對着苗素素的胸口指了過去。

“妹子!把你懷裏的東西給我!你們走人!”女人說完了話舔了舔自己的手指,她的表情十分猥褻,跟紅燈區的女人沒什麼區別,貪婪的眼神好比餓狼,這讓她的美貌變得有些異樣。

苗素素全然無懼,她本事是個貓妖,就算再厲害的人也不能把她怎麼樣。

“哦?你是在跟我說話?我這東西要是不給你呢?”苗素素說道。

黑衣女人冷笑了一聲,她的右手忽然向上一飛,幾十道白光從天兒降,那落下來的竟然全都是飛鏢,在地上形成了一個圓圈,正好把我們的身體包圍了起來。

“不給我的下場,你們都看到了,我的飛鏢可都是帶毒藥的,我就不信你們三個人能躲開!”女人惡狠狠的說道。

我真是吃了一驚,這憑空冒出來的兩個傢伙到底是誰,他們怎麼知道我們帶着大洋,難道他們早就跟蹤了我們?

“你們不要太無恥,這東西是我們的,憑什麼交給你們?”我怒道。

我說話的聲音很大,可是讓我出乎意料,女人並沒有理會我的意思,她徑直向苗素素走了過來,一隻手指着苗素素的腦袋。

“小美女,你長的好漂亮,可惜……你如果死了就浪費了,如果你夠膽量就跟我一對一怎麼樣?我生平不想傷害無辜。只求財,不殺人!”女人撇着嘴角,臉上露出了獰笑,身後的壯漢還是毫無動靜,冷冷的看着我們。

我愣住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要跟苗素素單挑?

我正要拿出黑皇劍去劈砍,苗素素卻伸手把我攔住了。

“等等!就照她說的做,我跟她一對一,如果我輸了東西給她,如果我贏了呢?你們怎麼辦?”苗素素把大洋給了我,她毫無畏懼的說道。

哈哈哈……狀如鐵塔的男人忽然大笑,他還是沒有任何動作,一隻手摸着地上豎着的木棍。

女人淺笑,說道:“我輸了,你說怎樣就怎樣,不如我陪你睡一個晚上怎麼樣?小丫頭?”

我們全都愣住了,苗素素更是氣得臉通紅,一個女人竟然挑逗另外一個女人,這是多麼反常的舉動。 女人明顯是在激怒苗素素,苗素素性格暴躁,她果然火了,苗素素把包裹遞給了我,渾身冒着妖氣走了過去。

苗素素是個貓妖,她渾身妖氣沖天,黑色的氣息籠罩着整個人的身子,她的身形更是如同鬼魅,一下子就挪到了女人面前。

女人和壯男人也吃了一驚,我終於發現壯男人有了動作,他雙眼竟然發出了綠光,綠光一閃而過又消失不見了。

“你還真是個厲害的傢伙,我沒看錯!不過別以爲我怕你!”黑衣女人冷哼了一聲,她一閃身,右手忽然多了一把細細的針刺,黃色的針刺跟牙籤差不多大小,鋒利的針尖還冒着亮光。

苗素素幻化出了一道貓爪猛的打了出去,黑衣女人趕緊閃躲,她的身形也十分迅速,身子在地上只留下了一道殘影。

嗖嗖幾聲,幾道針刺直接打到了苗素素的貓爪上,苗素素痛的立刻收回了手,我仔細一看,苗素素的手已經被針刺穿了三根,紅色的鮮血正向外流着。

我拿起了針刺仔細一看,原來是桃木針刺!

“你用的是道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我怒不可遏的說道,現在苗素素受了傷,那針刺卻好像戳在了我的心頭,我恨不得衝上去殺了這個女人,可是苗素素還是推開了我的身子。

女人面無表情的說道:“一個修道之人竟然跟貓妖扯在一起,真是讓人匪夷所思,你這個妖道還有臉跟我說道術!不過,我之前跟這丫頭定下了賭約,我不會跟你打,當然也希望你別插手,不然的話……”

女人回頭看了看壯男人,壯男人抓起了粗壯的木頭猛的向地面一砸,轟隆一聲,地面直接被打出了一道衝級波,一個臉盆大小的窟窿顯露了出來,那段木頭也深深的鑲嵌在了地面上。

苗素素並沒有畏懼,她推開了我的身子,說道:“吳一,你閃開好了,我倒要看看她有什麼本事!”

苗素素跳到了半空,一瞬間又幻化出了兩道貓爪,巨大的爪子向女人的身體上抓了過去,強勁的力道在空中呼嘯而過!

我原本以爲女人中了,可是沒想到她直接躲開了,如同鬼魅的身子又轉到了苗素素身後,她手裏的針刺對着苗素素的身子猛的飛了過去。

苗素素看到了針刺,她趕緊向後閃身,幾道針刺還是穿透了她胸前的衣服,噗嗤幾聲,針刺從衣服上穿了過去,直接又飛到了地上,直溜溜的插了進去。

“啊!我的衣服!”

苗素素跳了下來,她驚恐的用手捂住了胸口,我才發現剛纔那幾道桃木針刺正巧打斷了苗素素的鈕釦,她現的衣服現在已經碎了,幾乎要從身上小下來,苗素素頓時臉色緋紅抱住了胸口不敢亂動。

女人得意的說道:“小妹妹,怎麼樣?你難道還想跟我赤身L體的大戰幾個回合嗎?我承認你很厲害,如果你盡全力我未必能打得過你,但是你也不能把我怎麼樣?你還想打嗎?”

這女人說話實在是氣人,我趕緊跳了過去,黑皇劍指着女人的鼻子。

“喂,你適可而止,我們的東西是不會給你的,趕緊走開,不然我不客氣了。”

我真的動了怒,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竟然欺負我的媳婦,是可忍孰不可忍。

苗素素忽然拉住了我的胳膊,她臉色緋紅,回頭看了看。

“吳一,我輸了!把東西給她。”苗素素淡淡的說道,她眼睛冒火,身上在發抖,明顯是氣的哆嗦了。

“爲什麼,你剛纔沒輸,怎麼……”我有些吃驚,苗素素到底是怎麼了?

苗素素嘆了口氣,說道:“剛纔她看到了我的破綻,只要在打出幾道針刺就能穿透我的心臟,我輸了!”

我和周文浩不情願的走了過來,周文浩抱着大洋放到了地上,那個女人臉上得意的笑着,她抓起了包裹慢慢打開了,嘩啦啦的翻騰了半天,只見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砰的一下,她抓起了包裹又丟給了我,我吃了一驚趕緊把包裹又抱住了。

“媽的!不是我們要找的東西,走!”女人氣沖沖的說道。

壯男人右手輕輕一動,那根粗壯的木頭瞬間就被他拔了出來,兩個人轉身就走。

真是豈有此理!剛剛羞辱了苗素素一番,現在說走就走,難道當我當空氣,不爲了什麼約定,我現在就要出出這口惡氣。

“太上道尊、陰陽有法、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我拿着黑皇劍,雙手猛的用力一劈,一道火光直接向女人的身上劈了過去,這可是我凝聚了全身的力氣,火光變成了寶劍的形狀,就連空氣也發出了嗤嗤的響聲。

魁梧的男人看到了我的攻擊,他抓起了粗壯的木頭,兩隻手用力一揮,碩大的木頭直接頂着我的火光砸了上去,砰……巨大的衝擊力在木頭上形成了一道衝級波,一陣白煙在四周飛濺了出來,我也被震的向後退了退,可是等白煙散盡,我定睛一看,那個男人還在原地站着,他臉上露着獰笑,雙眼還是冒着綠光。

“小子!你好厲害!不過我不想跟你打,你們還是好自爲之吧!”

壯男人轉過了身子,女人回過頭還衝着苗素素擠了擠眼睛,兩個人不慌不忙的走了。

我們三個人在地上凌亂着,看着兩個人遠去的背影不知所措。

還是周文浩打破了沉寂,他拉了拉我的胳膊,臉上是無奈的表情。

“吳一,算了!他們走了,或許這兩個傢伙認錯了人。”周文浩說道。

我嘆了口氣,慌忙去看苗素素,苗素素卻正笑着看我。

“我沒事,別看了,這兩個怪人真是離譜,不過他們的功夫不得不說還挺厲害,到底是什麼人?”苗素素滿臉怨氣的說了一句,但是我能感覺到她心裏的憤怒,她是在隱忍。

“不知道是什麼人,但是絕對不好惹,我們還是走吧!”周文浩說道。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這兩個人實在是怪的離譜,既然他們走了還能怎麼樣?

周文浩說道:“走吧,我帶你們去我家,我家有好幾個房間,足夠你們兩個休息的了。”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快到半夜了,估計也沒什麼地方能開門,我和苗素素只得跟着周文浩。

我們打了一個出租車,很快就到了地方,這是一個高檔小區,跟着周文浩上了樓,他推開了房門,一下子就坐到了沙發上。

“這就是我家,你們隨便看看,我去洗個澡,你們一會兒隨意。”

周文浩說完走了,我和苗素素卻全都愣住了,這哪裏是個小偷的家,分明是個古董收藏家住的倉庫。

屋子對面是一個高高的架子,架子黑紅色的,上面是一個個四方大小的鴿子,格子上放着一個個黑色的古董,什麼東西都有,有的是茶壺,有的是瓷器,還有不少雕像,我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來是什麼名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