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麼的瞬間就懵了。

引魂術竟然沒用了。

這什麼情況?

我不由得後退了一步,引魂術沒有,那這些鬼物我拿什麼來對付?

丫的,三十六計走爲上!

我幾乎沒有任何停留,一溜煙的直接朝遠處跑去。

那個噁心的傢伙沒有圍過來,就這些鬼物,我還能夠躲一躲。

只是很快我就無語了。

那噁心的傢伙見我要跑,在瞬間就追了過來,那速度,就跟風一樣,一眨眼間,就擋在了我的面前。

這時候,我發現了她的臉上多了一股莫名之色。

是玩味!

馬勒戈壁的,這貨一開始就在耍我?

想到這一點,我整個人瞬間就不好。

難怪開始的時候不追來,原來是在耍我,可是這尼瑪怎麼可能?這傢伙怎麼會這麼聰明?

“我說這位大姐,我跟你無冤無仇,你就別跟着我了好不,我要去睡覺!”我苦着臉說道。

她沒有回答我,依舊看着我。

只是眼神稍稍有所變化了,雖然依舊帶着玩味,但我卻感受到了另外一種情緒,似乎是悲傷!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啊,你別再跟着我了,我走了。”說着,我連忙朝一邊跑去。

她確實沒有追來了。

但是這時候,我卻聽到了一個聲音,那個聲音,讓我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驚疑不定的看向那個噁心的傢伙。

“救我……”

我聽到了求救聲,很微弱,但是我卻能夠肯定我沒有聽錯。

我死死的盯着那個噁心的傢伙,這時候,我從她的眼中看到的悲傷之意更濃了。

“救我……”

聲音再次傳來,我看到了那噁心的傢伙嘴巴微微蠕動着。

這怎麼可能?她竟然在找我求救?

然而我還沒有確定,她的臉色突然變得猙獰起來,張開大口,直接朝我撲了過來。

山溝皇帝 我被嚇了一跳,沒來得及多想撒腿就跑。

雖然疑惑,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保命要更重要。

而那噁心的傢伙也追來了,速度之快,讓我有點傻眼,幾乎是在我剛進屋的瞬間,她就來到了我的身後,伸出手,直接朝我拍了過來。

這一次,我終究是沒有躲過,這噁心的傢伙發瘋了,速度快得嚇人,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我的後背,讓我只覺得喉嚨一甜,一個趔趄直接摔到了地上。

背後一陣火辣辣的疼,這一下,就好像被鐵錘狠狠的砸到一樣。

我擦掉了嘴角的鮮血,心緩緩的沉了下來,看來,這傢伙已經要對我下殺手了。

我該怎麼做?

生路在什麼地方?又有誰能夠來救我,又或者,我該怎麼才能夠救我自己?

求生無路,我的心,拔涼拔涼的。 這傢伙真的動手了,不再像之前那樣耍着我玩,也就是說,此時此刻,這傢伙的危險係數一下暴漲了。

畢竟第一次動手。 終極强醫 這貨就直接讓我受傷了,現在我還感覺背部一陣生疼,感覺五臟六腑都被打移位了一樣,難受得要死。

那個噁心的傢伙盯着我,緩緩的朝我走了過來。一步兩步……很快就來到了我的面前,這個時候我都能夠清楚的聞到一股氣味。噁心得讓我想要再次吐上一吐。

她再次擡起了手,我有點絕望,我突然有點後悔自己犯傻又跑進來做什麼,在外面,地形空曠,還有躲閃的可能。而現在,這裏纔多大?又被那些鬼物給佔滿了,我就算是想要躲也躲不了啊。

我無力的坐在地上,這種時候似乎做什麼都沒意義,只能夠等死。

求生無路,真的是求生無路了。

我緩緩的閉上了雙眼,有的只有無奈和不甘。

終究是沒辦法堅持到第三天,在這第二天,死亡就已經降臨了。

然而讓我奇怪的是,許久,我卻始終沒有感覺到什麼動靜,那個噁心的傢伙,竟然還沒有動手。

我只覺得有點奇怪,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讓我奇怪的那個傢伙竟然倒在了地上,看上去似乎很痛苦,在掙扎着。

不僅如此。我還發現。他似乎很想要爬起來,但是右手卻死死的把他按着,就好像,她的右手並不屬於她,而是屬於另外一個人,在這個時候,不受她的控制了。

這是怎麼回事?

我愣愣的看着這一幕。

原本以爲完了,卻沒想到出現這麼一個情況。

“殺了我!”

突然,我聽到了一個聲音,和之前那個求救聲似乎是一個人。

“快殺了我!”

聲音很急切。讓我皺起了眉頭,聲音似乎是從那個傢伙身體裏面傳來的。

我盯着她,有點疑惑,難不成,這個噁心的傢伙的身體裏面,還有着其他人的存在,亦或者是,有鬼在裏面?

“快殺了我,我要撐不住了,快!”

聲音再次傳來,我猶豫了起來。:。

動不動手?

這個時候,殺了這個噁心的傢伙,無疑是最好的機會。

但是如果殺了,對我真有好處麼?這個在暗處的聲音的主人,說的話,到底能不能信?

我拿起了旁邊桌子上的燭臺。

現在擺在我面前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用燭臺,幹掉這個傢伙,還有一個,便是坐視不理。

“快殺了我,求你了,快!”聲音又傳來了,聽上去更加的迫切了。

馬勒戈壁的,不管了,拼了!

我心中暗罵一聲嗎,隨後拿起那個燭臺狠狠的砸向那傢伙的腦袋。莊估在血。

一下還不夠再來第二下,反正這傢伙看上去早就死半死不活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怪物了,所以我一點也沒有猶豫。

我不知道敲了幾下,直至我發現那傢伙的腦袋都變形了,我才一哆嗦,回過了神來。

我勒個去,剛纔自己竟然差點被迷了心智。

我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似乎我這樣做,並不對。

果然,很快我便感覺到了一股冷意襲來,緊接着,那個噁心的傢伙身上突然黑煙滾滾。沒過多久,在我的面前便多了一道身影。

是一個女人,一身紅衣,面色蒼白如雪,如果仔細看的話,和地上那個噁心的傢伙還有幾分相似。

“謝謝你!”她看着我說道。

豪門冷少擒妻:暗夜孽愛 我眉頭微皺,這個時候,那股危險的氣息竟然不見了。

“你是誰?”我看着她問道,這是一個女鬼,紅衣女鬼,厲鬼中十分厲害的一種。

“我是來到這裏的第二十二個人。”她說道。

什麼?

我微微一愣,有點難以置信。

“我的魂魄被囚禁在這具破敗的身體裏面,每到夜晚,這具身體便會自己出現,帶着我的魂魄,來到這裏,目的便是殺了這裏的任何一個活人。”

“爲什麼?是誰讓你們這麼做的?”我問道。

“我也不知道,一種奇特的力量,我的身體我已經控制不了,而我的魂魄,因爲我本來就有護身之法,才倖免於難,但是前面幾個,還有第二十三個,他們卻都完全死了。”

“你是第二十四個,原本我以爲,這具身體會像殺二十三號那樣殺了你,但我卻沒有想到,你竟然有幾分本事。”

“你讓我擺脫了這具身體的封印,讓我得以跟你交流,這才使得我有機會出來。”她說道。

我更是納悶了,我什麼時候做過這樣的事情?

還是說,引魂術?

我想起了之前我用過引魂術,難不成是引魂術,幫助了她?

想到這,我釋然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說得過去,至少解釋的通。

“那這麼說,你是被前面的第二十一個殺死的?”我又問道。

“是!”她點了點頭。

“你知道這裏到底是什麼情況麼?”我問道:“這長鬆觀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並不是長鬆觀。”她搖頭說道。

“那這裏是哪?”我疑惑的問道。

這裏明明是長鬆觀,爲何又說不是?

“長青觀!”她說道。

我眼皮一跳,長青觀?怎麼可能?

“別開玩笑了,那外面那麼幾個大字那麼明顯,明明是長鬆觀,怎麼會是長青觀。”我搖了搖頭說道。

我實在是難以接受這裏就是長青觀,因爲張千說過,要我找到長青觀,又怎麼可能會害我?

“你可以出去看看。長青長松本是一體,由外進內是長鬆,由內去外,便是長青!”她淡淡的說道。

我眉頭微皺,但還是走了過去。

我出了屋子,目光落在了那塊寫着長鬆觀的牌子上。

隨後,我臉色就變了。

長青觀!

真的是長青觀!

這什麼情況?尼瑪,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爲什麼會這樣!”我轉過身問道。

然而,很快我就又懵了。

我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胸口,不知何時,她已經咬向了我。

“你騙我!”我愣愣的說道。

шωш .Tтkд n .C〇

“也就你這白癡會信。去死吧!”她說完,直接鑽進了我的身體。

我一哆嗦,緊接着,我便發現,我的魂魄和我的身體分離了。

“咯咯。真是個不錯的身體啊。現在,歸我了。”我看着我自己的身體,他正笑着看着我。

就這樣被侵佔了?

“從今天起,我將會是第一個走出這裏的人,也是第一個進入長青觀的人。哈哈!”我的身體大笑了起來,那個女人的聲音也隨之傳來。

沒有了身體,我確實是和死了沒什麼兩樣。

只是她爲什麼說,她能夠走出這裏?這裏到底有着什麼祕密?所謂的長青觀,又是哪?

不知爲什麼,我竟然沒有因爲身體與魂魄的分離而感覺害怕,相反,我的心中反而多了一絲安然。

這又是什麼情況?

“不!這怎麼可能?這不可能!”突然,那個女鬼的聲音又傳來了,我看到了我的身體竟然在這個時候泛起了陣陣金光。

我身體左手的印記竟然亮了起來。:。

不僅如此,僅剩下了魂魄的我,左手也不由自主的擡了起來,身體與魂魄的接觸在了一起,兩個印記,一虛一實,直接印在了一起!

一股暖流傳來,我的眼中多了一種炙熱的感覺。

就好像,看什麼都一下子清晰了起來一樣。

而那個女鬼的聲音不斷傳來,聽上去很痛苦,沒過多久,我便看到了我的身體開始有黑霧冒出,十分的濃郁。

就好像洗盡了一切污濁,讓我的身體一下子變得乾淨了一樣。

而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我眼前的景象,變了。

我看到的,再不是空蕩蕩的四周,也不是破敗的長鬆觀,更沒有看到那一個個鬼物,我看到了其他的東西 我看到了那個老道長,他正站在我面前,微笑着看着我。

而我此刻正躺在牀上,四周都很陌生,不再破舊。相反,很乾淨,看上去也更加的讓人舒心了。

“醒了!”老道長看着我問道。

“這是怎麼回事?”我有點不解的問道。

“你做了一場夢。”老道長笑着說道。

“夢?”我有點傻眼了,難不成,之前遇到的,都不過是我的夢?可是這尼瑪的也太真實了吧?

“現在你醒了。”老道長又說道。

我有點摸不着頭腦。這怎麼聽上去有點玄?

似是看到了我的疑惑,老道長又說道:“你從長鬆而出,來到長青,你做到了前面二十三人沒有做到的事情,所以你能夠醒來。”

“難不成,這一切。不過是你們弄的把戲?”我問道,臉色在瞬間沉了下來。聽說百渡一下抓急書無,裏面可以看後面的章節!

“不!”老道長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你本來已經到了喪命之時,在來到長鬆觀的時候,你便已經沒了性命,但也因爲這樣,你才得以成爲真正的第二是四個人,也是因此,你才能夠從長鬆觀走出,來到長青觀。”

“那那封求救信是怎麼回事?”說實話,我聽不懂老道長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現在在意的是,那封求救信是怎麼回事?難不成也是假的,不過是引我老這裏的把戲?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不是在耍我麼?

“你是說它?”老道長微微一笑,成身上掏出了一封信,“你再仔細看看。”

他將信遞給了我,我接了過去。眉頭微皺了起來。:。

這封信。確實是當初我看到的那一封,那一個鬼頭依然存在。

只是這一刻,我竟然看到了一行小子。

儒道至圣 “必死之人,需自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