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等我好不容易走下樓梯時,便看到趙旭雲氣喘吁吁的從門口處折了回來,並且掃了一眼廚房方向,又朝我看來,只是臉上的神色顯得很沉重。

一見他這樣,我心就揪了起來,“小……小雨呢?”

他聞言,低下頭不看我了。

“趙旭雲,我問你……呃……我問你,小雨呢?”我激動的朝他吼道。吼完我便眼前發黑,隨後冒起無數金星來,我實在站不住了,只能一屁股癱坐在地上朝他看過去。

雖然趙旭雲沒有回答我,可我已經知道答案了。小雨,一定是被剛纔那個黑衣人劫走了!

“我……我沒追上,不過毛竹和周明還在追。但那個人速度驚人,並且,不像是他自己走的路。而像是被無數甲蟲擡着走的。估計,他們也夠嗆能追得上。”趙旭雲最終還是擡起頭朝我無奈的道。 我得到這個信息後,整個人徹底的癱軟了,“甲蟲擡着走……這怎麼可能呢?他究竟是什麼人,爲什麼……爲什麼要劫走小雨?嗚嗚嗚……”

我實在是崩潰了,小雨是我的全部,他要是有個什麼不測,我可怎麼活?我又怎麼和阮青交代?

“小荷,你彆着急。我覺得這個人,也不像是會傷害小雨的樣子。說不準,是阮青派來的人!”趙旭雲安慰我道。

“不可能,阮青他自己都沒有……沒有到達能驅使這種甲蟲託他走路的地步,怎麼會命令得動這樣的蠱界高手?”我不信他的話。

因爲太擔心小雨,以至於我自己失去理智了。

“你怎麼知道阮青的蠱術到達哪種程度?而且,你是在和我說否定的話嗎?”趙旭雲估計看出我的不對勁了,快步走到我跟前,低頭,目光銳利的的盯着我。

我這個時候才知道自己失言了,忙解釋道:“我猜的呀!如果阮青的什麼蠱術比剛纔那個男人厲害的話,怎麼會被櫻樹林時束手就擒的被你關進地下室?由此看來,之前我們回燕城路上那甲蟲,不是阮青放的……我就知道,阮青不會做出這種出爾反爾,背後下陰招的事……”

我話說到這,頓時感覺到趙旭雲看我的目光越來越冷,我便知道自己又失言了,暗惱的咬住脣瓣,不再多說什麼。

趙旭雲則呼吸的聲音越來越重,也不開口了。

可我實在擔心小雨的安危,不得不率先打破僵局,伸手扶着扶手,再次站起身,朝他擡頭看過去道:“旭雲,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要去找小雨……無論如何我都要找到他!”

話末,不管趙旭雲做什麼反應,我就扶着摔痛的腰,一步步朝外面挪步走去。

“趙總……”

“趙大夫!”

我剛走了不到五步,門口處跑進來只穿着褲衩和男士背心的毛竹,以及之前被趙旭雲另眼相看的保鏢周明。周明也是穿着一身休閒的短袖t恤和寬鬆的褲子。一看這兩人就是剛休息後,就被驚醒,然後從宿舍跑過來幫忙追那個黑衣人的。

“怎麼樣?”趙旭雲見到他們,便問道。

毛竹掃了我一眼,然後顧慮的沒說話。周明見狀,也低下頭不回答。

趙旭雲便朝我走過來道:“小荷,你先回房間,小雨我們來找。”

“我知道,你一定會幫我找小雨的。但是,我是他媽媽,不可能像什麼事沒發生那樣,躲到房間裏去什麼也不做的!”

我激動的朝趙旭雲說了一句,然後又將目光移到毛竹滿是汗水的臉上,“毛竹,我和旭雲是夫妻,也說過互相不隱瞞對方什麼,所以,你和周明有什麼話,不要避諱我,當着我的面直接彙報給旭雲就行。”

“這……”毛竹聞言,朝趙旭雲帶着詢問的眼神看過去。

趙旭雲見狀,便從我身上移開目光,朝他道:“說吧,小荷確實不是外人。”

毛竹見狀,便認真道:“是這樣的,剛纔我們追出櫻樹林時,那個男人丟下一句話讓我們轉告給你。”

“什麼話?”趙旭雲追問。

毛竹還是有些顧慮的沒開口。一旁的周明就上前一步,替他回答道:“那個男人說,小少爺姓阮,不姓趙。如果您再敢將小少爺從阮青的手中奪走,他下次放過來的蠱蟲,就不僅僅只有這些甲蟲了。還說……還說,阮青這事,不算完!今天只是一個小小的開始。”

我一聽這話,頓時心安下來。看來,這個劫走小雨的黑衣人真的是阮青的人。

腦海裏突然涌現出阮青之前被我誤會殺死常嫂時,他坦然看着我說,那些不是他做的畫面來。

會不會,阮青並沒有逼迫白雪做那種事情,讓我誤會趙旭雲,而是這個黑衣人做的?

另外,血親蠱會不會也是這個人做的?

一切都和阮青無關?

可是,也說不通,因爲血親蠱必須是有血緣關係的人才可以下,能對小雨下這種蠱的,只有阮青。

“好大的口氣!”趙旭雲聞言,好半天才從牙縫裏擠出這五個字來。

他這話一出,周明就退回到毛竹身邊,再不敢多說什麼。

平復了一下情緒,趙旭雲才朝他們吩咐道:“從明天開始,會有人來這邊重裝房子,我和小荷暫時住到酒店總套房裏,你們安排好人手,做好安保。回頭我給你們一些防蠱的藥品,你們分給手下的人。”

“是。”

“好。”

周明和毛竹便朝他點點頭,隨即毛竹便轉身要退下了。可週明卻不用趙旭雲吩咐,走到廚房那邊,找出一個大塑料袋,戴起手套,就將地上血呼啦幾的衣服和一堆沾血的白骨裝進去……

我一看到那白骨,和沾血衣服上花紋,以及長髮上掉落的髮卡,頓時驚嚇的大呼了一聲,“那是……那是新來的保姆春葉……的屍……屍骨?”

天啊,太可怕了!這難道就是那些甲蟲啃咬的結果嗎?

我記得之前春葉驚呼了一聲,隨後就沒了動靜,我以爲她只是嚇昏倒了,沒想到已經死了……

腦海裏浮現出之前在阮寨趕往家界市,慘死在車外,被甲蟲啃咬的那三個保鏢的畫面來,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別看。”趙旭雲見狀,忙走過來捂住我的眼睛,不讓我再看周明那邊,隨即,見我閉上眼睛了,便又朝毛竹吩咐道,“毛竹,快去幫周明,將屋裏屋外的屍骨都處理掉!”

屋外還有?難道是那些保鏢的?

這個甲蟲也太可怕了!阮青怎麼會和這樣殘忍的人有聯繫?這個人究竟是誰?

“小荷。我們上樓。”趙旭雲隨後扶着我上了樓。

等回到臥室後,他安頓我坐在牀邊,就拿出包簡單收拾我和他的行李去了。看樣子是打算今晚就搬到酒店去住。

“下雨……”我本想說找小雨的事情,可隨後想想,那個人留下那些話警告趙旭雲,已經透露出小雨會被他送到阮青身邊的信息了。我並不需要再去找他。

“放心,我會奪回來的!”

顯然趙旭雲誤會了我的意思!

“旭雲,如果小雨真的被那黑衣人送還給阮青,我們就算了吧!”我試探性的道。

其實,這句話,表面是勸他息事寧人。可還有一層是……“我們就算了吧!”隱藏的意思就是,我們的關係就算了,到此爲止。當然,我現在不會告訴他隱藏的意思。等徹底脫身,我會給他打個電話說清楚。

本以爲趙旭雲聞言後,會不同意息事寧人。

卻沒想到,他頓了一下收拾衣服的動作,然後朝我笑着看來,“好啊。”

他真的原因就這樣算了?是因爲小雨真的對他來說是拖油瓶,還是真的怕了阮青的這位可怕幫手?

“你真的同意了?”

趙旭雲放下手裏的衣服,猛地將我撲倒壓在牀上,“你生爲小雨的母親,都不擔心他的安危說算了,我又怎麼會不同意?只是小荷……你什麼時候這麼信任阮青,又變得這麼聰明?毛竹和周明一個眼神,你就看出他們是在避諱着你?而且一次次態度那麼堅決的反對我的決定?這兩年,你可是大事小事,都讓我做決斷,並無條件信任我的!”

話說到這,他修長的手指從我的腰間,一路滑到我的飽滿處,羞辱似的捏了捏,“告訴我,爲什麼突然變化這麼大?”

我一被他碰到銘感位置,羞辱感,讓我瞬間失去了理智,伸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滾開!不要碰我!” 我這一舉動,完全是條件反射的行爲,所以,打完之後,我就後悔了。這會屏住呼吸,驚恐的看向他。

只見趙旭雲僵住身子,長眉越擰越緊,看我的目光也變得陰冷起來。但他卻沒有任何動作,也沒有說任何話。

這讓我猜不透他的心思,知道他是怒了,但究竟到了那種程度我不知道。

就這樣他深喘着粗氣,我屏住呼吸,互相對視,僵持了數十秒鐘,我快要呼吸憋死的時候,終於忍不住率先開口,“旭……旭雲我……”

“別說話!一個字也別說,不然我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他不等我把話說完,就喊出這句話。

我嚇了一跳,隨即深吸了口氣,警惕的看着他,閉上了嘴巴,再不敢多說一個字。

趙旭雲吼完這句話後,就閉上了眼睛,隨即手從我身上移開,撐着牀,利落起身,然後什麼話也沒留下,就出了房間。

直到聽到他“砰”一聲關上門的聲音,我纔回過神,身體才放鬆下來,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看着緊閉的房門,我還有些恍惚。趙旭雲就這麼走了?他難道不是看出什麼端倪來了嗎?

他的心思實在太難琢磨,所以,我想不通後,也就沒再去想。

只是去了洗澡間沐浴了一下,然後就躺下休息了。或許是因爲小雨被阮青的人接走的原因,我並沒有太擔心他,所以,躺下後沒多久就睡着了。

睡夢中,我再次夢到記憶畫面,是阮青帶着我去阮寨後山看杜鵑花的溫情畫面,彼時他擁我入懷的畫面,是那樣的溫馨。可很快畫面一轉,就是他滿眼含淚的將噬憶蠱蟲放進我腦袋的畫面,“小荷……對不起,只有這樣,我才能護着你們母子……”

“不……阿青,不要這樣對我!不要!”

“……”

我在睡夢中尖叫着,反抗着,可很快畫面就消失了。

消失後,我感覺到腰間有一雙手將我往後攬,隨即我的後背貼上了一張懷抱裏,“小荷,你永遠是我趙旭雲的,沒有人可以把你搶走!沒有!”

是趙旭雲的聲音!

我一被他摟進懷裏,聽到他的聲音,我就清醒過來。呼吸變得急促,身體在他懷中不自在的發僵。

恢復記憶後的我,真的受不了他的親近了。好想現在就逃出去!

就這樣僵着身子扛了一個小時左右,聽到身後他發出均勻的呼吸聲來,就知道他是睡着了,便微微動了動身子,試圖從他懷裏掙脫出去。

結果……

“不許離開我……不許!”

我剛動了一下,就被他發現,手臂重新收緊,將我再次圈緊懷裏。我沒轍,只好由着他去了。

或許是放棄掙扎的原因,漸漸的我又睡了過去。

等再次醒來的時候,趙旭雲已經不在我身邊了。我趕忙起身,洗漱了一下,就打開房門準備下樓。這時卻聽到樓下客廳傳來趙旭雲和吳韻的談話聲。

“趙總,這件事情再也拖不下去了,您必須儘快和白荷把婚離了。不然的話,您不但失去趙氏的總經理職位,還很有可能失去您好不容易繼承來的股權。”吳韻焦急勸趙旭雲的聲音。

“失去就失去。反正這些身外物可有可無,而小荷只有一個!”趙旭雲態度堅決,“吳韻你回去告訴你主子,別在浪費時間勸我和小荷離婚。因爲她是得不到結果的。”

“趙總!這次真的不是李董讓我來的,是我自己來找您的。您和白荷離婚,並不會失去她。相反,你有了足夠的錢權才能更好的保護她。不然你想想,沒了這些錢權,你怎麼對抗暗中使壞的副董和副總他們,又怎麼對付要置你於死地的阮青那幫人?”吳韻再次勸道。

趙旭雲聞言,半晌沒再說話。他這樣一沉默,而不是怒喝吳韻住口,我就在知道他是聽進去吳韻的勸說了。

心裏微微一喜,如果趙旭雲真的同意和我離婚了,這樣我脫身就更簡單。

“離婚這件事情我會處理。你先給我調查出阮青的下落。”過了好一會,趙旭雲纔再次開口。這次聽他的話變得冷靜許多。

離婚的事情他會處理?看來,他是要和我離婚了!現在我等於遞上了離婚訴訟書,只等法院開庭,然後判決了。到時候,趙旭雲只需要在法庭上同意離婚,我們這婚也就離了。

一想到馬上要和他離婚,自己重獲自由,我就感覺心情好了許多,整個人也輕鬆起來。

“行,我這兩天就派人去調查。”吳韻說到這,又試探性的問趙旭雲一句,“趙總,您真的決定和白荷離婚了?”

“我說了我會處理!沒什麼事,就趕緊走。”趙旭雲有些不耐煩了。

他這逐客令一下,吳韻就不敢多逗留,不一會便傳來她離開的腳步聲。

等她的腳步聲消失了,我才假裝剛從房間出來,重重的關上門,然後往樓梯處走下來。

下來後,就見趙旭雲正坐在沙發上,捏着眉頭,一副煩惱的頭疼模樣。

聽到我下樓的腳步聲,他才放下捏眉心的手,朝我這邊看過來,“小荷,把睡裙換下,穿正裝,一會我們出發去趟法院。”

“去法院?”這麼快就要和我辦理離婚了?開庭日期到了?

“你之前不是被阮青逼着投了離婚訴訟書嗎?今天上午剛好開庭。”趙旭雲說到這,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的臉看。生怕漏掉一個表情似得。

“哦。”言多必失,我不想暴露出太多的底給他,所以,只淡淡的吐出這一個字算是迴應。

本以爲趙旭雲會再說點什麼,結果他並沒有再開口了,只是看我的目光越來越複雜。像是有千言萬語對我說,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的模樣。

這讓我感到很不自在,所以忙轉身上了樓,然後回房間換下睡裙,穿了一套米白色的一步裙套裝,便再次下了樓。

下了樓之後,就看到周明提着從酒店打包的早點進來,和毛竹一起放在餐桌上擺放好,並恭敬的通知我和旭雲用餐。

應該是春葉和汪姐昨天均出事了,所以早餐沒人做,周明他們纔會出去買的。

我和趙旭雲簡單吃了點早餐,就匆匆往法院趕去。一路上,彼此都沒開口。

等到了法院門口的時候,趙旭雲才突然拉着我的手,低頭不看我的道:“小荷,我一會會同意你的訴訟請求,到時候,我們會離婚成功。但你一定要相信我,這只是緩兵之計。等以後我在趙氏地位穩固,我會和你復婚……”

“你不用說這些,我瞭解你的無奈。當然,也信你會和我復婚。”他對我是真心的,這一點我從未懷疑過。只是,他愛的太自私和殘忍了。我不能接受!

現在最重要的是哄騙住他和我把婚離了,這樣我會省去很多顧慮。

“你的態度,比我想象中要平淡。小荷,我們這兩年多的婚姻中,你幸福嗎?”趙旭雲忽然認真的問我道。

我聞言仔細的回憶了一下這兩年和他朝夕相處的情景,最終給了他一箇中肯的回答:“如果之前你沒有強迫我在院子裏和你……或許還算是幸福的。”

“這話的意思,還是不幸福了?”趙旭雲的聲音驟然變冷。

他這態度,分明是一點沒意識到在院子裏逼迫我的事情,是做錯的。或許對他來說,折磨我報復阮青,比讓我幸福更重要吧。所以,他終究是太自私。

“走吧,馬上要開庭了。”我沒有繼續接他的話,而是從他的手中掙脫出自己的手,往法庭裏走去。

因爲趙旭雲同意了那份離婚訴訟書上的要求,所以,這場離婚官司很快就結束了,當然是以我們離婚告終。小雨判給了我,我淨身出戶。不是趙旭雲無情,而是阮青給我提交的離婚訴訟書上就是這樣寫的。這自然也合我心意,我並沒有任何異議。

等從法院出來,趙旭雲先把我送到了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級酒店的總套住下,他便拿着離婚判決書匆匆趕往趙氏處理事情去了。

而我則在他走後,直接那手機撥通了美佳的號碼,打算離開趙旭雲,暫時投奔她。

哪知,我剛和美佳聯繫完,擰開門往外走,就見周明領着四個保鏢湊過來,“少夫人,你要出去嗎?”

“我……我出去買點東西。”我忘了趙旭雲還派着保鏢守在外面了。這會有些懊惱自己的大意。

“您需要什麼,可以讓我們去買。趙少說,現在是非常時期,您最好不要離開酒店總套房間,不然會遇到危險。”周明上前一步,朝我恭敬的道。

我聞言,故意裝出一副尷尬的樣子,“有些東西,你們真不方便替我買。這樣,你派兩個人跟我出去買東西吧。”

我直接下命令,然後就要往外走。

結果周明伸手攔住我,“再怎麼不方便的東西,也必須由我們幫您買。趙少的命令,我們不敢不從。”

見狀,我忽然明白過來,“趙旭雲這是要軟禁我!” 周明聽到我這話,不多說什麼,只是手還是攔在我身前。這樣就算事後我找趙旭雲理論,也不好說是他的人在軟禁我。

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沒有三頭六臂,也不會蠱術,所以,根本就沒法對抗他們這些體壯的男人。無奈的折回了房間。

進去後,我只得再給美佳打了一通電話,告知她我現在的境況。美佳聽了之後,氣憤的道:“小荷,你不是已經和他離婚了嗎?趙旭雲憑什麼還軟禁你?”

“他說的是保護我……並且,他本意也不想和我離婚,只不過是因爲迫於趙氏那些虎視眈眈的人的壓力。美佳,我猜,趙旭雲可能懷疑我恢復記憶了。”我無奈的嘆了口氣道。

從他這兩天種種反常舉動來看,我猜他已經知道我恢復記憶,只是沒有戳破我,我也沒有說破而已。否則,他也不會不逼着我吃藥了。

“如果他知道你恢復記憶了,那麼他還敢和你離婚,這是不是說明他有把握能把你軟禁在身邊一輩子,纔會這樣做決定呢?”美佳推測到這,頓時驚恐起來,“如果是這樣,那麼你就慘了!他趙旭雲做事情,一向是不擇手段的。你想逃,恐怕很難!”

她說的這些,我不是不知道,所以,這會心裏也緊張起來,一時半會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見我沉默,手機另一頭的美佳的聲音就顯得更加擔憂了,“小荷,你也知道我哥是律師,不如我讓他想辦法帶幾個警局的朋友去救你?”

“不可以。趙旭雲對我的佔有慾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要是知道你哥把我從他的手裏救出去,你們兄妹都很危險。”我不能連累美佳兄妹。

“那怎麼辦?”美佳着急道。

我緩緩走到落地窗邊,掀開了窗簾,看着酒店樓下車來車往的街景,思緒飄遠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趙旭雲他倒是不會傷害我……”

怎麼不會傷害我?逼迫我和他在一起,又推我下樓,甚至軟禁折磨我最愛的男人……

他對我造成的傷害,是身心。

我這麼說,不過是在安撫美佳,讓她不要擔心我而已。

美佳倒是聽了我這麼說,確實不再擔心,“也是,趙旭雲雖然人狠了點,不過是真心愛你的。小荷,你現在人在他手裏,就好漢不吃眼前虧,順着他一點。等他放鬆警惕的時候,你再想辦法逃出來。”

“嗯。”

輕答了一句後,我就結束了和美佳的通話。

▪T Tκan ▪¢○

恰巧一掛上電話,趙旭雲就朝我打來電話。看着來電顯示寫着“老公”兩個字,我心底升了一絲厭惡,想着回頭得改過來。這會卻劃開了接通鍵。手機一接通,趙旭雲清冽的聲音就從裏面傳了出來,“剛纔你再和誰通話?”

看樣子,他剛纔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好在和美佳通話,他應該是得到了提示忙音,知道我在和別人通話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