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老闆暗自反省:一定是他沒上過學的原因。

另外,也是當初混幫派時,帶頭大哥太早鋃鐺入獄,以至於他都沒學到生意的精髓的緣故吧……

他暗自思量着,臉上已經笑開了花。

而那幾個兄弟們原本打算自掏腰包貼周霜霜一個月的租金,也好叫女俠感受到他們的誠意,放他們一馬。

如今眼見着她揮手就租下一整排,足足五間大倉庫,簡直心碎成渣渣!!

老大當時就眼含一包熱淚,好險沒當場哭出聲來!

——這麼一下子,半輩子的積蓄要沒了哦哦哦哦哦!!!

老天爺喲!!

他們真的洗心革面了哦!!

………………………………………………………………

她……好像更強了。

末世帝都裏,周霜霜安靜的躺在牀上,仔細感受着自己身體的變化,心中涌起這個念頭來。

屋子裏寂靜無聲,但她剛纔,分明已經聽見陸鋒等人的話了。

就是因爲他們,周霜霜至今也不後悔。

因爲周世文,他們如今哪怕心中擔憂的不得了,到底也還是守在門外了。就像她之前幾次昏迷一樣,過一會兒來查看一下——這麼做,最受折磨的,其實還是他們。

此刻她渾身痠痛,動也不能動,就連嘴也合不攏。

——舌頭在突如其來的劇痛中被咬爛,此刻塗了藥,正被上下兩條紗布隔開,別說張嘴,就連喉嚨口下意識的吞嚥都覺得痛苦難當。身體更是痠痛難當,實在是說不出的感受。

唯獨那斷掉的右臂傷口處,此刻卻是半點感覺也沒有。

那枚銅錢如今正安安靜靜地躺在她的胸口,溫順的彷彿一隻聽話的兔子。

但……

周霜霜苦笑。

這哪裏是什麼小兔子?之前以她的身體爲戰場,不顧一切廝殺的模樣,周霜霜恐怕是永生難忘了。

那份痛苦……她的右臂就是教訓。 這樣下去,自己這輩子都要留在這裏了吧……

周霜霜睜大眼睛看着屋頂,靜靜的想。

窗外是暖融融的太陽——自從人造太陽掛在天上後,基本上每天都是這樣陽光充沛的好天氣。

不過,也沒敢太充沛。

——畢竟,水資源不豐富嘛。

但是現在,再也不用擔心這個了。

周霜霜也微微鬆了口氣。

她,或者說是開元通寶,在之前漫長的交鋒中,已經成功奪走那東西所有的力量。

過不了多久,大地會一寸一寸,全部恢復正常。

地下河谷,江溪湖海,也都會慢慢重新涌出。

所有消亡的,都會重新出現。

而那帝都傾盡所有資源打造的人造太陽,也即將大放光彩了。

——因爲環境鉅變,空氣雖然還能保證生存,但其實地表上空,漫天都是粉塵。

在人造太陽出現之前,每天睜開眼,都是灰濛濛的一片。昏暗的天空一如末世壓抑的環境,每一分每一秒,都讓人看不到任何希望

——就是在這種大環境下,帝都纔會傾盡所有,克服一切困難,首先製造出了“人造太陽”。

其實,人造太陽的內芯暫且不說,那巨大的球面中鑲嵌的,除了能夠模擬日光的燈屏之外,都是一塊塊太陽能板。

太陽能板環成精密的球形,代替人們飛上比塵埃更廣闊的天空,藉助太陽的力量充能,用來維持每天所需要的巨大電量,給大地一份光芒時,也給他們帶來希望。

雖然現在,人造太陽實質意義上的作用尚未能體現出來,但不久後,隨着大批種子被培育出來,光合作用無可替代,它才能真正發揮出作用來。

一切都將開始,周霜霜唯一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幫助他們豐富更多的物種。

這,也是她要求大筆錢財的原因。畢竟,那要耗費的,可不是她的零花錢能搞定的數字。

房門被人輕輕叩了叩。

周霜霜知道,這是陸鋒他們給周世文的信號。

果然,三分鐘後,房門被推開了。

“霜霜,你醒了?”

進來的是方旋。

隨着她驚喜的叫聲,房間裏霎時涌進了門外一直焦灼等待的所有人。

“霜霜。”

他們圍上來的動作倒是急切,可惜一旦站定,所有人都支支吾吾,開不了口了。

他們看着她,目光又心痛又愧疚,複雜難言。

半響,陸鋒撥開衆人,首先湊上前來。

“你……感覺怎麼樣?”

周霜霜扯了扯嘴角,輕聲回道:“還好,就是胳膊有些痛。”

房間裏一瞬間沉默了下來。

好一會,陸鋒的臉色都相當難看。

但最後,他卻還是忍着酸楚的心情開口道:“胳膊……對不起,我們沒能替你保住。”

他做好了一切準備。

比如周霜霜會崩潰的不肯相信,會嚎啕大哭,會拼命掙扎……但最終,卻只聽到一聲輕描淡寫的:“哦。”

“我知道啊……手臂失去的時候,我是清醒的。”

她是清醒的。

清醒着發現自己的軀體成了拉鋸戰的戰場,清醒的感受那些痛入骨髓的折磨。如同海邊的浪潮,一波一波,永無止境。

筋肉被撕裂,骨骼被粉碎,鮮血涌入黃沙中……

而地底深處的力量,則被胸口的銅錢牽引着,一寸一寸盡皆被抽取,直至涓滴不剩。

她的態度太過淡定,以至於陸鋒滿腔心緒,此刻竟然語塞,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周圍的人也都面色各異,實在沒有想過她會是這種態度……

太平靜了。

殊不知,周霜霜是真的不怕。

在她心中,只有閱微大學那個身體,纔是她的本體。本體好好的,這具身體雖然斷了胳膊,但她本身也並不是特別怕。

這種情況下,不明所以的陸鋒等人自然就沒法理解了。

甚至,他們還覺得她現在可能是被折磨的狠了,腦子有點點不清醒……

好一會兒,接到陸鋒眼色的葉鶯嚥了咽口水,還是認真的問道:“霜霜,你的一條胳膊沒保住……還疼不疼?”

周霜霜搖了搖頭:“不疼。”

她說的是真的,可能是之前疼的太厲害了,此時此刻,她對於自己的傷口,真是半點疼痛也感覺不到……

遭了!

她突然臉色一變:“我不會是癱了吧?!”

雖然本體沒事,可是這身體也是她的啊,指不定還要在這裏生活多少年呢,胳膊斷了好歹還有行動力,那要是癱了,吃喝拉撒全都得靠人家……

不不不!

太可怕了!

周霜霜情急之下,身子一動,竟然直挺挺的坐了起來!

她的動作和思維實在太快,大家夥兒還沒反應,她就已經直挺挺的坐了起來。

咦?

周霜霜環顧四周,這才鬆了一口氣。

——沒癱啊。

而這時,身子已經陷入一個暖融融的懷抱中

“霜霜,謝謝你。”

是葉鶯。

這個懷抱十分溫柔,一點也不像平時的埋胸傻,周霜霜也是懵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她用僅剩的一隻手拍了拍葉鶯的後背:“放心,我現在沒事啦。”

等到掙脫出來看向陸鋒時,卻見他們全都是這麼一副感動的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霜霜,”陳少澤不停的推着眼鏡:“土地恢復了,研究所的種植實驗今晚就能出結果,這都是你的功勞!”

“只是……”

他們已經爲此開心過激動過了,此刻,大家夥兒都更關注另外一個問題。

“周先生的能力那麼強,那他……能不能讓你的胳膊恢復呢?”

他們如今的醫療條件不行,可週先生的各種手段都顯示出了他超前的技術手段。說不定,說不定……

呃……

周霜霜有一瞬間的尷尬。

講真,開元通寶雖然一直在她脖子上掛着,可直到現在,她也只能被動接受它的一切能力。好的,不好的,通通都沒得選。

倘若能夠掌控的話,她不早就回去了嗎?就算不回去,也不會絞盡腦汁編出這麼多謊話……

最後,頂着大家滿含期望的眼神,她還是搖了搖頭。

而且……

她不動聲色的撫上胸口。

那裏,開元通寶又有新的變化了。 果然,只有能量才能刺激開元通寶的進化。

嗯,姑且算是進化吧。

周霜霜胸前,誰也不曾注意的銅錢溫度起伏,冷熱不定。連帶着旁邊多出的那道“門”,若隱若現的頻率也越發急促了。

這是……

周霜霜苦笑——搞不好,這種自體分裂的旅程,以後會越來越多,永遠沒有盡頭的……

房間很快又空了下來。

這就是陸鋒式的體貼了。

在他們眼裏,失去一條胳膊的周霜霜爲了不讓大家擔心,只能強顏歡笑,用盡一切方法表達她的不在意——怎麼會有人不在意?

但他們也知道周霜霜是個多麼體貼的姑娘,此刻也都默契的不出聲,維持她的驕傲和自尊。

也因此,大家在確認她情緒還好時,給她留出了一份私人空間。

而此刻躺在牀上的主人公,看着半空中影影綽綽的第二扇門,心頭不僅沒有半分激動,反而只餘大片彈幕mmp.

不怪她說髒話,誰tm還願意過這種日子啊?wifi不流暢嗎?零食不好吃嗎?快遞和外賣不夠給力嗎?

另一個世界有她爸她弟弟嗎?

但是銅錢這種溫度忽高忽低不穩定的表現,分明是能量吃多了,一時半會消化不動的症狀,根本完全不受周霜霜控制……她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呢?

而且……

周霜霜的神色突然嚴肅下來。

她的力氣漸漸恢復一點了,此刻勉強擡起手來,手指卻變了模樣。

——從指尖開始,她的手指正在漸漸潰散……

指頭彷彿不再是實體,沒有所謂血肉和骨骼,一寸寸化爲了星星點點的金色光點……彷彿羣星墜落在指尖,並漸尖向指尖蔓延。

很快,她的整隻手掌都化爲了滿天星塵,慢慢的,便連形狀的聚不起來了。但與此同時,金色光點也慢慢停止了蔓延的腳步。

整個過程既漫長又迅速。漫長的是星辰墜落的過程,迅速的是它們聚散的速度。

但神奇的是,周霜霜的大腦裏,仍舊保存着指揮手掌的本能。除此之外,她再沒有別的感受了。

她看了看自己齊肩消失的右手臂,再看看化爲金色光點的左手手掌,臉頰不受控制的抽了抽——怎麼滴,自己在這世界裏,還非得成個真正的殘廢不成?

她看了看如今已經不存在的手掌,一陣苦悶涌上心頭——這要怎麼解釋?

念頭剛轉,卻見眼前一陣淡金色光點拂過,慢慢又在手腕處,重新匯聚出一隻有血有肉的,正常的手掌。

周霜霜:……

那裏正常了啊摔!

爸,你家寶貝搞不好現在都不是人了啊啊啊!!!

………………………………………………

人造太陽漸次熄滅了光源。

夜幕,又一次到來了。

帝都基地外高高的城牆上,巡邏的人無聊的打着呵欠,藉着城頭昏黃的燈光遠遠的瞧了一眼。

夜幕黑沉沉的,空氣中粉塵含量很高,燈光照不到的地方,黑黝黝如同怪獸大張的嘴,叫人莫名生出一陣寒意來。

城頭上的幾人忍不住齊齊打了個寒噤。

爲首的人忍不住攏了攏破舊的大褂子,呵了呵手心:“來來來,今晚再接着來,老子今天可攢夠賭資了。”

巡邏的人都是好不容易找關係進來的,對比其他每天接各種任務的人,他們的收入就穩定很多。雖說如今也沒什麼額外的油水,但糧食每天都有,也還可以了。

這種情況下,偶爾一頓少吃兩口,賭資也就出來了。

旁邊也有人嘻嘻哈哈起來:“來就來,剛好今天沒吃飽。”

幾個人默契的伸出手掌,手心裏,齊刷刷四塊乒乓球大小的窩窩頭。

夜風呼嘯着,嗚嗚刮過城牆,夾雜着一絲腥臭的氣息。

即恐怖,又噁心。

………………………………………………

周霜霜在睡夢中不安的簇起了眉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