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而此刻正在谷底的輕狂,卻揹着昏迷中的燕回,躲藏在一處只容納一人前行的一線天石壁裂縫之中。

整個瘦小的身子堵在石壁裂縫之處,把燕迴護在身後,手拿着匕首,凶神惡煞的瞪着三丈之遙的衝她們露出猙獰獠牙的七匹狼。

一腳把那籃球大的石塊給踩得粉碎,故作冷靜的衝羣狼放話着。

“不怕死的,就過來……。老孃肚子現在正餓得慌,正好把你們烤了當肉吃……。” 一號對於秦穆然的看重,超乎了龍天正的預料。

就在兩人商量著如何獎勵秦穆然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漸的亮了。

中海,盛康集團的大廈樓下,此時一輛黑色的賓利汽車停在了樓下。

一個身著黑色衣服的美麗女人,從車上走了下來,隨後便是在保鏢的護送下,走進了盛康集團。

「柳…柳總!你怎麼來了?」

此時正好是丁自苦在值班,當看到柳媚煙走進來以後,頓時迎了上去問道。

「你是?」

柳媚煙沒有想到會有保安認識自己,她盯著丁自苦搜索著腦海之中的記憶,卻是發現自己真的不認識他。

「我叫丁自苦,是盛康集團的保安部主管,然哥是我部長!」

丁自苦笑著說道。

「嗯,你們秦部長呢?」

柳媚煙看著丁自苦問道。

「我們秦部長出差了,我們也好久沒有見到他了!」

丁自苦如實地說道,因為秦穆然就是這麼跟他們說的,也沒有告訴他們去哪裡了。

「出差了?去哪裡出差了?」

柳媚煙似乎還不甘心,繼續追問道。

「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怎麼了?有事嗎?柳總可以告訴我,等然哥來了,我轉告他!」

丁自苦似乎感覺到了柳媚煙好像有什麼事情,問道。

「啊…沒什麼事,既然他不在,那就算了。」

柳媚煙想了想,終究覺得還是遺憾,默默地說道。

「要不柳總去我們保安部坐一會兒,我聯繫陸總?」

丁自苦知道柳媚煙可是整個盛康集團的貴客,不敢怠慢,說道。

「不用了,我就是過來看看,不用告訴你們陸總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柳媚煙便是毅然決然地轉身離開。

當柳媚煙離開盛康大廈,坐回到車上的時候,她的身旁赫然坐著一個女人。

「遇到他人了嗎?」

柳媚煙身旁坐著的,是一個看起來三十來歲的成熟女人,只不過這個女人周身的氣場很足,看起來有點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同樣的,她的臉頰上面還有一層很薄的細莎掩面。

「沒有!」

柳媚煙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

「徒兒,現在死心了?你還是跟我回宗門吧!」

仙子般的女人看著柳媚煙,冷漠地說道。

「師傅…我…」

柳媚煙還想要說什麼,但是一看到仙女般女人那不容抗拒的目光,便是硬生生地又將要說出口的話給憋了回去。

「跟我回宗門好好修鍊,達不到暗勁初期,不要給我出來!」

仙女般的女人冷呵一聲,便是讓司機開車。

車發動著,柳媚煙的目光卻是始終透過賓利車的車窗注視著盛康集團的大廈,直到消失在視線之中……穆然,難道我們就真的是有緣無分嗎?

柳媚煙在心中反問著自己。

此時,秦穆然並不知道柳媚煙去盛康集團在找過他,也不知道柳媚煙被她的師傅帶回了宗門,他現在正和冥王殿的一群人在營地里燒烤著,慶祝著。

「老大,你就打算這麼回去了?」曲天馳一邊咬著串串,一邊看著秦穆然問道。

「當然,言諾康已經落網了,自然我也該回夏國去了。」 你與時光皆薄情 秦穆然笑了笑回道。

「這一次,我跟你一起回去!」

曲天馳看著秦穆然,認真的說道。

「好!」

秦穆然微微一笑,他知道,曲天馳因為在冥王殿幫著自己打理,已經很久沒有回過夏國,這一次,他要回去好好看看他的母親。

「好久沒有回到夏國了,真不知道現在的夏國是什麼樣子。」

曲天馳喝了一口酒,大大的感觸道。

「夏國如今經濟發展的很快,儼然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城市化進程越來越快,恐怕這一次回去,你都快要認不出來了。」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是啊!說真的,老大,我這個兒子是不是真的不孝啊!這麼多年了,竟然都沒有回去看看她。」

曲天馳看著秦穆然,突然很是認真地問道。

「都是因為我,連累了你們!不過現在,都過去了,這一次,我們一定要去雲省好好的看看咱媽!」

秦穆然拍了拍曲天馳的肩膀,鄭重地說道。

「嗯嗯! 亂世梟妃:殺神王爺來撐腰 不過好在,我媽開了一個孤兒院,有那麼多的孩子陪伴著她,想必她也不會那麼孤單!」

曲天馳點了點頭,一想到母親經常給自己發那些孤兒院的孩子的照片,他就忍不住臉上露出了笑容。

「是啊!孩子總是天真純潔的,他們的笑容才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心靈也是這個世界上最純潔的!」

秦穆然感慨的說道。

越是經歷了一些事情,越是感慨世間萬物的艱難,越是年歲大了,越是懷念年幼時候的那種純真。

歲月磨平了他們的稜角,同樣的,也磨平了當初那顆赤誠的心。

「這次回去,我想要給這群孩子建一個遊樂場!不用太大,能夠讓他們每天開心的玩就好了!」

曲天馳露出了招牌的迷人的笑容,看起來是那麼的天真無邪。

「好!能給孩子們一個玩耍的地方,是個不錯的主意,這一次我們一起弄,經費不要從你個人賬戶里撥了,就走冥王殿的經費吧!」

秦穆然想了想,他覺得建造一個遊樂場應該要不少的資源,雖然說曲天馳這些年來賺了不少的錢,但是讓他一個人出的話,著實有些吃力,正好冥王殿也可以為這些孩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相信自己的小姑秦霜知道也會贊同的。

甜妻晚成 「謝謝你,老大!」

曲天馳看著秦穆然由衷地感謝道。

「你丫的,別特么用這個眼神看著我,哥是直的,不搞基!」

秦穆然看著曲天馳,開了個玩笑道。

「我也是直的,老大你放心,我不會看上你的!」

曲天馳笑了笑,回道。

帶著空間闖七零 「我靠!你給我滾!老子可是冥王殿的顏值擔當!」

秦穆然沒好氣地說道。

「嘿嘿!老大,你老實說,那天晚上你有沒有和那個妹子為愛鼓掌?」

突然,曲天馳八卦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滾犢子!」

秦穆然沒有廢任何的話,直接便是不可欺的一腳揣在了曲天馳的屁股上…… 狼羣雖是低等的低智商物種,但卻有着動物天生俱來的敏銳危機感,一瞧眼前這瘦瘦小小的獵物居然能一腳就踩碎一大塊巨石,以及身上散發出猛虎的氣息,皆是有所顧忌的畏懼後退幾步,泛着黃褐色幽光的眸子,露出猶豫的不甘。

輕狂知曉,她的氣勢,已經震懾住了眼前的這幾頭畜生。

頭狼閃着幽光的狼眼死死的盯着輕狂,不是是不是錯覺,輕狂居然從頭狼的的那一雙狼眸裏,看出了幾許狡詐之光。

“嗷~”頭狼仰天長嚎一聲。

似是藉此恐嚇輕狂,有似乎是在同身旁的同伴下達某種命令,果不其然,輕狂的揣測沒錯,頭狼身後的六匹狼聽到頭狼的嚎叫,頓時宛如沙場上訓練過的士兵一般,齊齊仰頭長嘯迴應後,便屁股觸地,前腿支撐着身子,半坐在地。

很顯然,這七匹狼,是要同輕狂展開一場持久戰。

冰天雪地之下,食物難求,這些狼是絕對不會輕易就此放棄眼前這兩個獵物的,尤其燕回此刻還是渾身是血的情況下,這對於狼羣來說,血腥味,更是刺激着狼羣的天性裏的獵殺本能。

突然。

“假死誘敵。”輕狂後背上的燕回,被狼嘯之聲驚醒,在輕狂耳旁低聲提醒着。

炙熱的呼吸噴灑在輕狂的敏感的耳垂,輕狂身子頓時一顫,很快便不着痕跡的側頭避開燕回。

輕狂假意雙手抱頭,嘴裏發出痛苦的哀嚎,身子踉蹌了一下便靠在石壁處緩緩滑落,身子蜷縮成團,發出的聲音,也越來越小,很快,便沒有聲息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你怎麼了?”燕回面露焦急,伸手劇烈的搖晃着輕狂,惶恐不已的失控尖叫詢問。

頭狼迅速起身,卻並沒有第一時間迅速帶領狼羣撲上去,而是死命的盯着眼前的獵物,狼眼裏迸發出懷疑之色。

動物的直覺,最是敏感,見渾身是血的獵物越來越驚恐,而那個瘦瘦小小的獵物已然怎麼搖晃都沒有動,這纔再次嚎叫一聲,下達了進攻命令。

“嗷~”

七頭狼齊齊朝着輕狂和燕回撲了過去,進了,越來越進了……。

距離輕狂三步之遙時,突然,原本地上裝死的輕狂手握匕首猛的從地上彈跳起來,而燕回也飛身而出,等到狼羣發現上當之時,卻爲時已晚。

五頭狼被燕回一掌衝擊波擊碎了內臟,另外兩頭狼被輕狂所殺,一頭被踢飛了老遠,另一頭被匕首活生生的砍下了腦袋。

“畜生,終究是畜生……。等會老孃終於能吃上狼肉,披上狼皮取暖了……”輕狂拿着匕首嘚瑟望着地上一地的死狼,鬆了口氣的愉悅低聲道。

隨即,轉頭看向身側的醒來的燕回。

不僅在內心暗道她手心的靈泉,果真是有夠厲害的,剛想到這裏,突然,燕回的猛的吐出一口黑血。

“燕回。”

“瘴氣……有毒……”燕回艱難的說完這四個字後,便直挺挺的倒下,輕狂趕緊一把及時的摟抱住。

“瘴氣有毒?”輕狂望着能見度不足五十米的谷底,片刻後,這才反應過來燕回話語裏的意思。

估計燕回掉下來那麼一陣都沒有被毒瘴所影響,肯定是因爲喝了她喂下的靈泉解了毒,而剛纔他動用了內力,靈泉被消耗掉,這才中了瘴毒。

給燕回再次餵了一些靈泉,輕狂見天色逐漸暗下來,便趕緊把燕回放進岩石縫隙裏,搬去幾塊大石頭把縫隙堵住,這纔拿着匕首,急匆匆的沿着崖壁下方拾撿了些乾枯的枯草和樹枝,運氣不錯,用了兩刻鐘,點燃了篝火。

有了火,便不用再懼怕被血腥味引來的猛獸了。

望着石縫裏面的昏迷着的燕回,輕狂心裏很是複雜,“罷了,老孃真是上輩子欠你的……。”

把昏迷着的燕回搬到篝火邊取暖,輕狂便急忙率先開始剝了一頭狼皮,把狼肉放在木架上烤制,狼皮蓋在燕回身上,這才繼續一頭頭的剝皮,對於一個手術醫生來說,剝皮這等小事,自然是手到擒來。

留下狼皮,把又剩下幾個狼腿後,便把生下的全部丟棄在一百米以外。

狼吞虎嚥的吃了點東西后,輕狂望着依舊還在地上昏迷着的燕回,腦袋裏不僅閃過今日燕回屢次以身相救的舉動。

眸子閃過掙扎的猶豫,長嘆一聲,望着這被毒瘴迷繞的谷底,以及足有百丈之高的懸崖峭壁,雖然她不受毒瘴的影響,但是,她的只有蠻力的身體,卻根本就不可能逃得出去。

左右又想思量了一陣後,突然,輕狂腦海裏靈光一閃,迅速做出了一個決定。

一個時辰後。

燕回悠悠的轉醒,眸子裏閃過從未有過的驚慌之色,迅速的坐起來尋找着什麼,當看到輕狂睡在他身旁之後,這才暗自鬆了一口氣。

身前熊熊燃燒的篝火散發着炙熱的溫度,驅走了冰天雪地的寒意,跳躍的火焰映照之下,身旁蓋着一張狼皮的輕狂眉宇間盡是化不開的恐懼,一張小臉被火焰炙烤得紅彤彤的,散發着迷人的紅暈。

感受着呼吸綿長的輕狂,燕回勾了勾脣,脣角溢出淺淺的心痛愧疚之色,伸出手臂,動作輕柔至極的把輕狂抱起,輕輕的放在懷裏,想要讓她睡得更加舒適一點。

宛如鋼琴家一般的修長手指,沿着輕狂的輪廓慢慢的勾勒描繪着,平日裏清冷的眸子,柔得好似能溢出水來。

突然。

懷裏的輕狂被臉上那一陣宛如羽毛瘙癢般的觸覺所驚醒,猛的睜開了雙眼。

輕狂滿眼的疑惑,露出不適的痛苦之色摸了摸後腦勺一臉正色的詢問燕回。

“咦,你醒了,剛纔究竟怎麼回事?”

“剛纔?”燕回置於半空中的右手頓時一僵,鳳眼微眯。

見燕回同樣一臉的疑惑不解之色,輕狂頓時從燕回的懷裏蹦了起來,一臉驚恐焦急着訴說,連帶手舞足蹈的比劃。

“就是剛纔,暈了過去,我害怕天黑有這裏的血腥味招來更多的猛獸,就去撿了些柴火點燃,把狼皮剝了用來禦寒,正吃着烤好的狼肉之際,突然,一道人影朝我瞟了過來,還不等我反應過來之時,我的後腦袋就被狠狠的敲了一下,你摸摸,都腫起來了……。”

說着,就把後腦勺湊近燕回的面前。

燕回趕緊用手一摸,便摸到輕狂後腦勺那足有鵪鶉蛋大的一塊凸起,方纔還盛滿了些許柔和的眸子,迅速寒了下來。

“孃的,要是讓老孃抓住了那個鬼鬼祟祟的混蛋,一定讓她好看……。只是,她打暈我究竟是有什麼意圖呢?”輕狂氣哄哄的一痞子坐在地上,氣憤疑惑道。

突然,輕狂好似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猛的從地上蹦跳了起來,驚恐的轉過身背對燕回,查看着身上的衣物並失聲尖叫。

“啊!我該……該不會是被‘劫色’吧?”

燕回也慌了,雙拳緊握,渾身迅速集聚了濃郁的殺氣,帶着顫慄的聲音,急忙的詢問。

“你,你身子可有不適……。” 第二天一大早,秦穆然等人便是在罪惡之城等待著前來交接的太國軍方。

這一次,畢竟押解的是言諾康這樣的大毒梟,所以秦穆然等人也不敢馬虎,率領著冥王殿的精銳們,一路隨同著太國軍方,一起與夏國的軍方交接。

只不過,這一次,冥王殿的精銳們都沒有穿冥王殿的作戰服,其實秦穆然也是考慮到自己的身份不適宜暴露,也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一次抓捕言諾康的行動中有冥王殿的參與。

親眼看著言諾康被夏國的軍人押解上了飛機,秦穆然心裡的那顆大石頭,總算是放下了。

「約翰,你帶著兄弟們繼續執行任務吧!我和老大要回夏國去!」

曲天馳看著身旁的約翰說道。

「好!老大,護法,你們一路順風!」

約翰也不矯情,直接說道。

「你們也要注意點!」

秦穆然叮囑道。

「放心吧!」

約翰給了秦穆然一個燦爛的笑容,轉身便是帶著冥王殿的精銳們浩浩蕩蕩的離開了。

此時,就剩下秦穆然和曲天馳,秦穆然看著曲天馳說道:「走吧,我們去雲省看望咱媽!」

「走!」

說話間,兩人便是打了個車向著太國的機場開了過去。

買好了票,兩人歸心似箭,搭乘著最快的一班飛機,飛向了夏國的雲省。

雲省位於夏國的大西南,與其他的幾個國家都有些交集,不過一兩個小時,秦穆然和曲天馳便是到達了雲省。

不得不說,一別多年,雲省已經是換了一副模樣,曲天馳印象之中的雲省當年還是窮鄉僻壤,可是這一下飛機,四周的高樓大廈,鱗次櫛比,讓他有些眼前一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