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自知理虧的王叔無奈的聳聳肩,叮囑道:“這煙製作起來可不容易,省點用,不要當成普通煙來抽。”

“知道了!”我冷冷的回了一句。

煙剛點上,我突然覺得腳脖一涼,低頭一看,一隻披頭散的女鬼,緊緊的抓住了我的腳脖,努力的想往上爬。

我肚子裏的火噌噌的往外冒,大家都是鬼,誰怕誰啊!我猛踢一腳,那女鬼被我踢了下去。

沒時間再磨蹭,我隨手把一瓶冥川水都灑了出去,然後用煙點燃。眼前頓時出現一片火海,公雞也趁着機會,快向前跑去。

“羅漢,咱們快到了!不過時間也不多了,成敗在此一舉。我今天就爲了你,拼一把!”

說完,王叔伸出中指,狠狠的咬了一口,他的指尖流出鮮血。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鮮血流出的一瞬間,我看到他的臉色瞬間蒼白了不少,面無血色。

原來,他是要把手指上流出的鮮血餵給公雞。不得不說,這一招還

有效,喝了鮮血之後,公雞的度飆升,沒過多久,我就看見前方出現一堵城牆,城牆上掛着無數的紅燈籠,在這黑暗中很是招眼。

“還有一分鐘,看見前邊城牆上的大門了麼?只要穿過這道門,就能回到陽間!”王叔指着城牆上那扇硃紅色的大門說道。

我心中暗喜,突然又覺得王叔這人還是很不錯的,估計是因爲剛剛他用血餵雞的事

,才讓我對他的好感倍增。當然,也是因爲我就快回到陽間,心

很不錯。

眼看着距離那大門越來越近,王叔也鬆了口氣,解釋道:“你看,我真沒多要你錢。單單是下來領魂,我一般都收別人好幾萬!這筆生意,真的虧大了!”

我白了他一眼:“就因爲這,你就買了便宜點的普通公雞?”

王叔訕笑了一聲,沒再說話。我們倆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大門上,只見那道大門緩緩打開,裏面似乎滿是亮光,那亮光讓人渾

舒暢。

“屏氣凝神,待會大門會直接把你和公雞一起吸進去,你的魂魄沾染了

氣,在進大門的時候,會被驅除,別緊張。萬一帶着

氣回去,後患無窮。”王叔細心叮囑道。

我按照王叔說的,靜下心,等着進入大門。但

況似乎有些不對勁,大門並沒有把我吸進去,反而還從裏面飛出來一團黑影。

“糟了,羅漢你到底惹了哪位高人?”王叔的聲音變的驚恐,臉色也難看無比。

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一向淡定的王叔如此失態,從大門內飛出來的黑影,徑直向我撲來。仔細看,我纔看清楚,那竟然是一隻黑狗,體型比公雞還要龐大,雙眼如燈籠一般,出懾人的寒光!

“嗷嗚……”

這黑狗叫起來,並不像家養的寵物狗,反而更像狼。我呆呆的坐在公雞上,有些愣神。

“羅漢,你傻了啊,趕緊走!”王叔拉着我,從公雞的

上跳了下去。

驚魂未定之下,我看到公雞被大黑狗一口咬斷喉嚨,鮮血噴灑一地。本來我以爲大黑狗會乘勝追擊,攻擊我和王叔,但它卻停了下來,依然盯着我,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沒錯,就是笑容,狗的面部表

還是非常豐富的,我從那笑容中,看出一絲嘲弄的意味。黑狗似乎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我的眼前憑空消失。

“王叔……那黑狗是什麼玩意?”

王叔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一臉頹然之色,嘆息道:“完了完了,大門關上了!你回不去了!”

我這才注意到,那道大門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悄無聲息的關上了!

我急了,拉着王叔的胳膊,焦急的問道:“王叔,現在怎麼辦?你還能讓大門打開麼?”

王叔嘆了口氣,搖搖頭道:“我沒那麼大本事,既然你錯過了這次機會,就沒辦法再從大門回去。”

我聽出了王叔話中有話,眼前一亮,試探

的問道:“沒辦法從大門回去,是不是還有別的辦法?王叔你應該知道怎麼回去吧?”

“回去的辦法,我當然是知道。如果你只是想活着,可以跟我回去。但如果你想做你自己,只能先留下來,等我另想辦法!”王叔很嚴肅的說道。

“這兩者有什麼區別?”

王叔搖了搖頭:“先不跟你解釋那麼多,我必須離開了。你在這裏等着,記住,如果想要做你自己,就耐心等待,我會想辦法救你回去。千萬要活着,保持你的意識!”

說完,王叔也跟那黑狗一樣,憑空消失!我有些目瞪口呆,這特麼都什麼事啊?折騰這麼久,我還是沒能回去?

“王叔,你別走啊,帶我回去啊!”我朝着王叔消失的地方,大聲的叫道。

可是四周一片寂靜,根本沒人迴應,城牆上的紅色燈籠映出慘淡的光芒,讓我倍感淒涼。

這時,

後傳來響動,我緩緩扭頭,那黑壓壓的一大片,都是鬼! 第3880章

不過,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說不定如今的聖地之巔也有很多人了,而且墨九狸相信,如今的神界和聖地之巔,都已經在那對狗男女的控制下了!

自己要在他們的控制下悄然提升實力,怕是沒那麼容易的,起碼在自己沒有突破界神之前,墨九狸絕對不能讓對方察覺到自己回來了……

「三界,等到我們到了有城池的地方,找個森林落下來,你試著看看找一些怨靈,打聽一下神界的事情……」墨九狸跟三界說道。

「好的,主人,放心吧!我也想試試看這神界的怨靈都是什麼實力的……」三界聞言說道。

「放心吧,到時候遇到怨靈,我幫你吞噬對方,提升實力!」墨九狸說道。

「謝謝主人,這樣我就不用擔心了!」三界聞言開心的說道。

墨九狸和三界很幸運,乘坐靈舟飛了沒多久,就看到一座城池,雖然看著不大,但是起碼總算遇到神界的人了!

墨九狸沒有直接在城外落下,而是選擇落在城池附近的密林內,然後和三界等到了晚上的時候,三界直接把自己的身體變成無數怨靈飛入森林內,很快就發現了密林內怨靈聚集的地方……

然後三界回來,帶著墨九狸來到了一處比較陰暗的山谷內道:「主人,這個山谷陰氣比較重,裡面有不少的怨靈,剛才我是分身,不確定對方的實力,所以沒進去……」

「恩,走吧!」墨九狸聞言道。

於是墨九狸跟著三界,直接來到了山谷深處,一處陰風陣陣的洞穴外面,兩人剛靠近,就被一群原諒包圍了起來,為首的是一隻眼睛呈現褐色的怨靈王……

墨九狸仔細一看,對方是神將巔峰的實力,其餘的怨靈連神將都不是,墨九狸心裡算是有底了……

不過,讓墨九狸奇怪的是,自己分明可以看穿對面怨靈王和怨靈們的修為,但是卻看不穿三界的修為,難道是因為三界修鍊的可以化為人形了,所以自己才看不透?

不過,很快對面怨靈王的話,幫墨九狸解釋了三界的修為是多少!

「神王巔峰的怨靈王?你來我的地盤有事嗎?」對面的怨靈王警惕的看著三界問道。

「啊……神王巔峰?你確定說的是我?」三界聞言詫異的看著對方問道。

「當然了,我是不會看錯的!」對方聞言說道。

「為什麼我自己不知道自己神王巔峰呢?」三界好奇的問道。

聞言,對方看了看三界,又看了眼三界身邊的墨九狸道:「你應該是認這個神族為主了吧!」

「沒錯,他是我的主人!」三界聞言點頭道。

「那就對了,怨靈一旦認神族的人為主,實力就會跟著主人走,主人晉級怨靈實力也晉級,主人降級,怨靈也降級,所以你不用看自己的實力,看你主人實力就知道自己什麼修為了……」對方聞言想了想,還是如實的跟三界解釋道。

畢竟墨九狸和三界實力都比他們強, 看着黑壓壓一大片鬼,虎視眈眈的盯着我,我的雙腿瞬間就軟了,連逃跑都不敢。別說我慫,不管誰面對這種情況,都淡定不下來,我是真的害怕。

一雙雙血紅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格外顯眼,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他們盯着我,像是盯着一塊肥肉。

這下該怎麼辦?王叔不在身邊,我的戰鬥力就是個渣渣,分分鐘被吞噬的節奏。就這樣,我站在原地,跟那成羣的鬼對峙,我不動,他們似乎也不敢衝上來。

我的思緒翻飛,難不成這些鬼看出我身上的王霸之氣,不敢對我下手?片刻之後,我醒悟了過來,什麼狗屁王霸之氣,他們分明是害怕我身後的城牆上散發出來的光芒!

在城牆前站的久了,我覺得渾身都像針扎似的疼痛,似乎再堅持下去,就會有難以承受的後果。

“丫的,不能再拖下去了,再站一會,我鐵定要垮!”我暗自嘀咕。

城牆上的紅燈籠,光芒並不微弱,隱隱在城牆前五十米處形成一道光圈。我站在光圈內,而那些鬼,無一例外的都站在光圈外面。

其中有個瘦骨嶙峋,渾身泛着蒼白的老頭想衝過來,但接觸到光圈的時候,身上詭異的開始冒起白煙,渾身開始腐爛,發出陣陣惡臭。

再僵持下去,別說是身體承受不了,我的心理,也有點要崩潰。橫豎都是一死,說不定拼拼,還有活命的機會。

我深吸了口氣,點了一根昇天煙,煙霧很快籠罩我的全身。嘴裏叼着煙,直面強敵,讓我想起高中那段崢嶸歲月。

當年我也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在學校裏拎起桌子腿,就敢跟十幾個人幹。仔細想想,我特麼現在也算是鬼,誰怕誰啊?他們對我垂涎三尺,想吞噬我,我還想把他們幹翻呢!

雖然手裏缺了件趁手的傢伙,戰鬥力比起以前削減了不少,但想幹掉我,他們也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

“他奶奶的,狹路相逢勇者勝,老子這條命豁出去了!”我大吼一聲,衝進鬼羣中。

不知道是我嘴裏叼着的昇天煙效果太好,還是這羣孤魂野鬼本身就很弱,真正幹起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就像是狼入羊羣,拳頭紛飛間,沒有鬼能近身!

我越打越興奮,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對手是一羣鬼,好像找回了在高中打羣架的感覺,此時我只想風騷的大喊一聲:還有誰?!

有句話叫驕兵必敗,我覺得說的就是我這樣的人。就在我以爲能輕鬆解決眼前這羣鬼的時候,突然肩膀一涼,錐心的劇痛感席捲了全身。

“哎呀臥槽!都特麼屬狗的啊!”

我猛地橫甩,一個渾身鮮血淋漓的傢伙,被我甩翻在地。不經意間瞥了一眼,我發現他面露欣喜之色,大口大口的吞嚥着什麼。

靠,那是我的肉!肩頭被咬的那一口,深可見骨,一大塊肉都被撕扯了下去。傷口處,成了一片漆黑色,連流出來的血,都變成了黑色,散發着腥臭味。

我的一條胳膊,算是廢了,連擡起來都費勁。傷口散發的腥臭味讓我作嘔,但卻激起了更多鬼的兇戾和貪慾,一個個悍不畏死的朝我衝過來。

而且我驚恐的發現,打了這麼久,我受了重傷,那羣鬼卻一點事都沒有。不管我的拳頭多硬,都沒法打倒一個哪怕最弱的鬼。

這特麼還怎麼打啊,就算不被咬死,也早晚會被活活累死。在這時候,我嘴裏的昇天煙也被抽的只剩下菸頭,我漸漸萌生了退意。

扭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城牆,一瞬間,我覺得死在那紅燈籠的光芒下,比被一羣鬼活活咬死要強的多。

被逼無奈之下,我轉身往城牆下跑,那羣鬼頓時停了下來,都沒有追過來的意思。我竊喜不已,只要能甩開他們,就算在光圈裏再難受,我也認了。

“滋……”

比剛剛被咬一口更難以承受的疼痛感,讓我差點跌倒在地。我的一隻手最先接觸那光圈,我竟然看着自己的手,開始融化,露出了骨頭!

我手上的肉竟然像是夏天太陽下的冰激凌一般,成了黏稠狀,緩緩滴落在地。怪不得那些鬼都對紅燈籠照成的光圈那麼忌憚,原來它竟然擁有如此威力!

虧我還想着衝進去,剛剛如果不是及時的跑出來,恐怕我現在連渣都不剩。我大口的喘着粗氣,扭過身,不得不再次面對成羣的鬼。

那些鬼的臉上都露出陰險的笑容,似乎在看一場好戲。我覺得自己現在就像是動物園的猴子,馬戲團裏的小丑,沒有一點安全感。

“你們這羣垃圾玩意,看什麼看,沒見過帥哥?都給我滾粗!”我大聲吼道。

如果他們夠聰明,一定能夠看出我渾身都不住的顫抖着,頗有些色厲內荏的意味,在這羣打不死的蟑螂面前,我沒有底氣啊!

“嘶啊嘶啊……”

這羣鬼的口中發出陰森的嘶吼,聲音竟然跟大頭兒子如出一轍。如果不是身處這鬼地方,我還真的以爲大頭兒子出現了。

“聽聽你們叫的多難聽,人不人鬼不鬼垃圾玩意,趕緊去死!有本事你們來咬我啊,老子就站在這裏,等着你們來咬!”我繼續強撐着,大聲罵道。

罵完之後我才反應過來,我特麼這是連自己一塊罵了。我跟他們應該也沒什麼區別,都是靈魂狀態的鬼物。

不過爲什麼我打他們沒什麼效果,反而自己卻受了重傷?難道非得用咬的?看着那羣噁心人的玩意,我根本下不去口,寧願被咬。

此時我倒是希望他們不要命的衝過來,只要用點手段,我依然能把他們扔進光圈裏。不過這些鬼也都不傻,躲得遠遠的,微微有些畏懼。

我用顫抖的手,再次拿出來一根菸,點了後猛抽一口,真是提神醒腦,渾身舒暢。我冷靜了下來,打不過還跑不過麼?

那些鬼的速度都很慢,身形一點也不靈活,仗着自己身高腿長優勢,我應該還是有很大機率能夠跑掉的。

“拼了,真跑不掉,那就是命。”我又狠抽一口煙,把自己嗆的直咳嗽。

跟羣鬼對峙了片刻之後,趁着他們降低防備,我一個猛子紮了出去。行動前我就已經觀察好形勢,選了想對來說鬼比較少的方向。

逃跑的計劃執行的相當順利,我發現根本沒有鬼來攔我。難道他們都已經嚇傻了?

跑着跑着,我覺得有些不對勁,周遭的氣壓似乎降得更低,憋的我快喘不過氣來。溫度也降低了不少,我賣力的跑着,竟然還渾身發冷。

“啪!”

一隻冰冷的大手拍在我帶着傷口的肩膀,疼的我大吼大叫。

我不敢回頭,一個勁的往前衝,那隻大手就像是黏在我的肩膀上一般,不管我跑多快,都甩不掉。

前方一片黑暗,跑着跑着我就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往哪跑。突然,我踩到了一個圓滾滾的玩意,一個身形不穩,跌坐在地上。

“完了完了,這次真的要死了!”我心中暗暗發苦。

跌倒的時候,嘴裏叼着的煙也不知道飛到什麼地方,掙扎着想站起來,我的手觸摸到剛剛踩到的東西,那種觸感,我無比熟悉。那是一顆頭顱!

毫無預兆的,我的世界突然亮了起來。剛剛還深處無盡的黑暗中,突如其來的亮光讓我很不適應,連忙用手遮住了雙眼。

“這裏是,醫院?”等我漸漸適應了光線之後,發現自己竟然在醫院裏。

不過,這醫院跟平時見到的似乎不太一樣,十分安靜,沒有一點聲響。這種萬籟俱寂的安靜,我只在醫院的停屍房內感受過。

仔細的打量了四周,這裏好像是醫院的手術樓後,比停屍房更加偏僻,平時也是人跡罕至,難怪這麼安靜。我暗暗欣喜。肯定是王叔,肯定是他把我救了回來!

也不知道他到底用了什麼手段,在我最危險的時候,救我回來。我已經決定,如果見到王叔,一定要哭着喊着求他教我點真本事。

“王叔,你在哪?”我喊道。

依然是寂靜,甚至連回音都沒有。我漫無目的的往前走了兩步,腳又踩到了什麼。低頭一看,一大團頭髮纏住了我的腳!

順着頭髮看去,那是一具被開膛破肚的女屍,臉已經漸漸有些腐爛,雙眼卻始終不甘的睜開,像是在瞪着什麼。

我連連後退,沒成想,又踩到另一具屍體,看樣子是一個小孩子的屍體,腐爛程度嚴重,有些地方一腳下去,噁心的汁液噴了我一腳。

“我去,這到底是哪裏?怎麼比停屍房更恐怖?”我下意識的捏着鼻子,四處尋找離開的路。

等等,剛剛那小孩子的屍體,怎麼那麼眼熟?好奇心在這一瞬間戰勝了恐懼,我裝着膽子多看了那屍體一眼,只覺得像是被雷劈中一般,腦海中瞬間一片空白。

那小孩子的屍體,沒有眼球,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我也見過!沒錯,一定是他,是停屍房裏,那個叫喊着找眼球的小男孩!

不知道從哪裏,傳來了響動,在這可怕的寂靜中,詭異的響聲,似乎更加恐怖。

“叔叔,你見到我的眼球了麼?” 第3881章

畢竟墨九狸和三界實力都比他們強,自己不是三界的對手,它也是想打發了三界和墨九狸,讓他們快點離開!

墨九狸自然看出對方的心思,但是想讓他們輕易離開,怕是沒有那麼容易的!

「這附近的城池是什麼城池?」墨九狸看著對面的怨靈王問道。

「是無名城!」對方十分配合的回道。

「很大的城池?」墨九狸挑眉問道。

「你們是外來的?」對方看著三界和墨九狸詫異的問道。

「沒錯,我和主人出來遊歷,第一次來這裡的,所以才來找你們打聽下情況,再決定要不要進城……」三界聞言說道。

「你們為什麼不直接進城呢?」對方聞言好奇的問道。

「我家主子喜歡安靜,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三界說道。

「無名城是小城池,這裡本來就是神界比較偏僻的南域,雖然城池不少,但是像無名城這種小城並不多,畢竟無名城在南域也是最低級的城池,一般人都不會來的,除了無名城的百姓外,有點修為的都出去闖蕩了,也就偶爾像你們這樣路過的人,會在無名城住上幾天……」對方解釋道。

「小城嗎?真的是小城,還會有你們這麼多怨靈?一個怨靈王的存在,起碼需要十幾萬怨靈吧……」墨九狸聞言卻是微微皺眉的看著對面的怨靈王問道。

「這有什麼稀奇的,神界最不缺的就是人了,更加不缺的就是死人,我們都是被人害死,有心愿未了,不願意去投胎轉世的,才會留在這裡的……」對面的怨靈王嗤笑一聲的說道。

「無名城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之處?」墨九狸想了想看著對方問道。

「沒有,無名城這樣的小城,進出隨意,那裡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啊!」對方聞言道。

「三界,動手吧!」墨九狸聞言忽然間開口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