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訂好了,明天就走!”貝丹妮回答道。

“這麼快?”安然驚訝。

貝丹妮聽着她的話,也是很不捨,“我這次回來,都沒怎麼跟你玩兒呢,都是那個該死的混蛋!”

“沒事,明天我去送你。”

“嗯,那掛了啊!”貝丹妮掛了電話,不知道爲什麼,想到那個混蛋,心中竟然多了一種莫名的情緒,怎麼突然就走了呢?

這邊安然握着手機,看着突然出現的人,沉默了。

“怎麼,要去送誰?”冷冷地開口,紀峻臉上泛出了一抹說不出的神色,但在安然的眼裏,卻異常地恐怖。

爲什麼她總是被抓包啊!

“我,那個,我要去送丹妮。她明天離開了!”安然定了定,穩住了自己的聲音,她又沒有幹什麼壞事,送朋友怎麼不對了?

紀峻臉上的冷意更甚,“你忘記了我今天跟你說的什麼?”

“但是我不能夠不去送啊?”安然也有些不滿起來,那是特殊的事情而已了。她知道今天自己衝動了,但是,也不能夠禁足啊!

紀峻沒在說話,只是坐在她旁邊,“你就真的想去送?”

安然見有門,肯定得抓住機會了,便說道:“對啊,我一定要去送她才行。說不定以後就要好長時間才能夠見到了。”

“行,我可以讓你去。”紀峻瞥見安然拿激動的情緒,繼續說道,“但是,你必須聽從我的安排。”

安然立刻點頭,他同意了,那就最好了。說實話,她是真的不想跟紀峻有半點的不快。她從未想過自己可以跟他在這樣的情境下說話,一切都好像是做夢一樣,所以,她一點也不想將這個美好的夢打碎了。

“睡覺吧。”紀峻看着她,說道。

安然點點頭,躺下,卻覺得不對勁,怎麼這人也躺下來了?

“你,你怎麼不回你自己的房間去?”

“避免你又出什麼狀況!” 農門俏娘子:撩個狼君生娃娃 紀峻在聽到她竟然還在打電話時,就覺得有些不快,不過還好安然的態度不錯,所以很快就壓下了那份不快。

安然這下子糾結了,她實在是想要推開對方,但又怕他連明天的送行也都給剝奪了,那可就慘了!

“乖,睡吧。”紀峻的聲音傳了過來。

安然反倒是更睡不着了,有些彆扭地動了動,說了實話,“我剛剛睡了一覺了,現在真的睡不着了。”

極限伏天 紀峻不想逼她,將她拉入懷中,緊緊地抱住,“睡不着閉着眼睛。”

安然僵硬着身體,更覺得有些難受了。

“然然。”紀峻忽然開了口。

安然很少聽到他這麼稱呼自己,身子一頓,心裏猛地涌出了一些說不清的感觸來,似乎他又是她的樂樂,似乎他們從來沒有分開過。

“你到底是看上了我什麼?”紀峻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詢問一般。

安然沒有說話,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有些笨,卻又像是無慾無求,真是從未見過像你這樣的女人!”語氣中似乎帶着一點點的無奈。

安然忍不住反駁,“誰笨了,我那是大智若愚!”

熱熱的呼吸留在了她的脖子上,惹得安然瑟縮了脖子,有種錯覺,紀峻是在笑麼?

“對,大智若愚。”紀峻竟然配合了她。

安然這麼輕易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反倒是覺得有些無趣起來。但是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實在是有些難受。

“別動!”紀峻的語氣似乎變得有點怪。安然聽他這麼一說,也只能夠僵硬着身體,一動不動。

六零俏軍媳 紀峻看着那烏黑的頭髮,忍不住吻了吻,之後又開了口,“明明很想靠近我,卻又假裝不在意。你這是打算欲拒還迎麼?”若是沒有跟她相處,他肯定會以爲她是真的那麼做的,不過,這幾天的相處,他如此肯定,這個簡單的女人,絕對不會有半點心機。

安然哼了哼,“誰欲拒還迎了,我靠近你,還不是因爲崇拜你,你的設計這麼厲害。”

紀峻卻真的笑了,“那我演講那天,怎麼沒見你主動來找我?”

安然瞪大了眼睛,想要偏過頭去,想要看看男人,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笑了?”

紀峻反倒是有些好笑地看着她,“怎麼,還不許我笑?”

安然猛地搖頭,卻一下子撞到了紀峻的下巴上,引來對方的一陣悶哼。

“不不不,就是很難得而已。我很少見到你笑的時候。”他失去記憶的時候,不算。不過現在回想起來,紀峻笑起來真的非常地迷人。心不由自主都動了。

重生軍營之王牌軍婚 紀峻將她翻了個面,讓她正對着自己,“我只是之前絕對沒有什麼有趣的而已。”冷麪也許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但是更多的,這世界上能夠讓他破冰的事情實在是太少了。

安然看着男人的臉,就像是被蠱惑了一般,手情不自禁就去觸碰,英俊筆挺,簡直堪比雕塑一般,絕對是造物主的寵兒,但是,她看着那深邃的眼神,心裏也會生出一種難受。因爲太過高高在上,便跟其他人產生了距離,也有了一種寂寞,自己生出了一種衝動,想要去打破那樣的寂寞,想要去讓他真正地開心起來。

“紀峻,以後,讓我陪着你好麼?”安然不知爲何,竟然說出了這樣大膽的話來。

紀峻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而是握住了她的手,輕輕地吻了吻,而後放下,吻住了那說出了讓他動心的脣。

甜蜜在兩人中間蔓延,不斷地交纏,不斷地靠近,像是渴了很久的人,終於找到了清泉,開始不顧一切地品嚐!

良久之後,紀峻放開了安然,看着她微微顫動的睫毛,又吻了下去。

“太晚了,睡吧。”紀峻將她更緊地攬入懷中。

安然點點頭,臉上有些泛紅,認真地看着紀峻,“紀峻,我答應你了。”

“什麼?”像是沒有聽懂,又像是故意要證明,紀峻詢問道。

安然定了定神,看着他,“我說,我答應做你的女朋友,真正戀愛的那種,不是牀伴!”

紀峻點頭,“好,不是牀伴!”

第二天,紀峻還是帶着安然去了機場。

當然,自此期間,安然絕對沒有碰到地面,下了車,也都是被公主抱地近了機場。

有太多的人圍觀,安然也只能夠緊緊地埋下腦袋,希望別人看不到她的臉,就沒法知道她的真面目,自欺欺人就自欺欺人了!

殊不知,紀峻那一張臉就是一個門面,整個市,只要稍稍有點見識的人也都認識他,雖然不敢上前搭訕,但那視線都放在他身上。加上今日各大金融報道和八卦雜誌,所有人都知道了紀峻的女友!

所以,一看到那抱着的陣勢,很明顯地猜出了安然的身份!

“然然!”一看到安然過來,貝丹妮拉着行李箱就走了過去,本來打算一個擁抱,但紀峻那強勢的態度,只能夠收回了熱情的手。

安然看看紀峻,小小聲地請求着,“讓我下去吧,我保證不會傷到腳的。”她的腳因爲那藥的效果不錯,其實早已經結疤,現在只要不碰到,根本沒有半點的感覺,不過某人一點都不理會,非得說要一點疤痕都不見了,纔算是痊癒。

“拜託,就一次好吧!”見他還沒有半點反應,只能夠又用更低的聲音示弱。

紀峻這才點頭,將她放在了地上。

貝丹妮正要撲過去,在接觸到紀峻那威嚴的眼神之後,尷尬地縮回了手,一臉悽然,“然然,我要走了,以後見了。”旁邊有個人站着,她連親密的分別動作都做不了。

安然聽她這麼說,也有了一點傷感,“你在那邊好好的,我也會努力!”

一番寒暄之後,登機提醒也響了起來。

“gaston,你一定要好好對待然然啊!”貝丹妮有些不放心地看着安然,她這算是終成正果了麼?不過總覺得差了些什麼。

紀峻本不想回應,卻礙於她是安然的朋友,鄭重地點頭答應。

“丹妮,拜拜!”安然用力地衝着貝丹妮揮着手!

“嗯!”貝丹妮也揮起了手,轉身拉着行李離開。

看着貝丹妮已經消失在了自己眼前,安然才放下手,心中的傷感更多了。丹妮這一走也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才能夠回來呢。

“你這麼捨不得她?”紀峻的聲音冷冷地在她頭頂響起。

安然下意識地點點頭,“她是我很好很好的朋友。”

“你要是想去看她,隨時都可以。”紀峻口中說着,心裏卻是在琢磨另外的事,看來是要讓某人加快進度了!朋友也會成爲妨礙他的東西!

安然搖搖頭,知道他的本事大,但是,“她有她的事情,我也有我的事情要做,算了。”

“那回去吧。”旁邊太多的目光看過來,紀峻微微皺起了眉頭。

說着,正打算衝安然揮手,卻見到她做出了一個停止的手勢。

安然看看周圍,小聲地說道:“你可不可以在這裏等我,我想去趟洗手間!”

“我陪你去。”

“你要是站在女洗手間門口,那多傻氣啊,我自己去就行了,這不過才二十多米的距離,我自己能夠走過去。”她纔不想被人抱到女洗手間呢,真是的,她又不是沒手沒腳的……

紀峻想了想,點頭同意。

安然這才鬆了口氣,正打算快步走過去。耳邊卻傳來了冷峻的警告,“不準碰到水!”

安然立刻點頭,“放心了,我自己有分寸的。”心裏卻在不停地腹誹,怎麼以前不知道紀峻竟然會有這麼囉嗦的一面呢?

小心地走到了洗手間,解決了生理問題之後,安然這才舒服了一點,正在洗手,卻突然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

“你是安然?”

安然一偏頭,發現是一個約莫三十歲的女人,有些疑惑,“是啊,你是誰啊?”這人一身工作裝,波浪般的捲髮披肩,看上去幹練卻又十分嫵媚了,一看就像是那種女強人的類型,不過,她可一點都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認識了這人的。

“你不認識我沒關係,我認識你就好了。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女人露出了一個陰險的笑容來。

安然心下一緊,暗道一聲,不好!便不顧一切地往外跑,卻不過只是跑出了門口,便被女人抓住了。

“呵呵,就你那軟弱的樣子,還想跑?”女人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來,“乖乖地跟我走,免得多吃些苦頭!”

安然一看躲不過了,便立刻張大了嘴,大聲地喊道:“救命啊,救命啊!”喊完之後,她有些失望地發現,這裏根本沒什麼人進來。

“呵呵,看來不給你點苦頭吃,你還不安靜了。”女人微微笑了笑,勾了勾手,就朝着安然的腹部打去。

安然自己的腳還是有些影響,眼見着要被她打傷,卻只能夠幹瞪着眼,忍受着。

心裏卻不斷地後悔,早知道就忍忍了,回到家再解決不是更好麼?

“美麗的女士們,你們在這裏吵架似乎不怎麼應該啊?”一個聲音卻打亂這樣的場面。

女人伸出的掌被制止了下來。

安然瞪大了眼睛,沒有想到竟然會遇到他!

“左哲!”

女人猛地抽回自己的手,看着眼前的男人,冷冷地開口,“少管閒事!”

左哲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張開,將安然擋在了身後,“但是,你傷害的是我的人,我怎麼能夠無動於衷?”

女人臉色一沉,沒想到原本唾手可得的事情突然生出了變故,不能夠再等了,直直地就向左哲攻去! 左哲很輕鬆地就擋了下來,“看來,你還需要再練練。 她甜不可攀 然然,快打電話!”

安然這纔想起,不過往身上一抹,立刻失望了,糟糕,她的手機放在包裏,而包,現在在紀峻的車上!

女人似乎也看出了安然的窘迫,立刻拍了拍手掌,很快就走過來了幾個人!

左哲低咒一聲,一邊躲過女人的攻擊,一邊對安然低聲吩咐道:“看來只能夠逃了!”一看那幾個人的樣子,絕非善茬,現在待下去,對他們越加不利!

安然一點頭,便被左哲拉着直接往前跑着。

只是,受傷的腳在此刻成了最大的負擔!

“啊!”不知道踩到了什麼,安然的腳微微地一拐。疼得她直抽氣!

左哲回頭,見到她已經是一拐一拐的狀態,果斷地將手裏的行李箱一扔,將她抱了起來!

“你的行李!”安然忍不住驚呼一聲,撇過頭去看着那躺在地上的白色行李箱,裏面肯定有左哲重要的東西!

左哲露出一個如沐春風的笑容來,“放心,我知道怎麼做!”說完,便大踏步地往旁邊拐去!

後面的人漸漸地被甩開,女人一腳踩在那行李箱上,大聲地罵了一聲,“都給我回來,別追了!去給我查,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也不知道跑了多遠,左哲才慢慢地停下來。

安然看看後面,沒有人追來,才鬆了一口氣,“左哲,他們沒有追來了。你放我下來吧!”

左哲瞥了眼她的腳,因爲疾跑,上面的鞋已經不知掉到了什麼地方,卻能夠見到淺色的襪子上漫出了不少的血,看來受了很重的傷。

“你確定現在能夠走?”左哲似乎很不相信地看着她。

安然動動腳,就覺得一個鑽心的疼從腳上傳來,她有些猶豫了。

左哲看看她的樣子,說道:“你先別自己走了,我們找個人多的地方先休息休息才行!”

安然點點頭,剛剛驚心動魄地逃亡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看了看周圍,似乎已經出了機場,但是具體是什麼地方她也說不上來。剛剛胡亂地跑着,竟然忘記了讓左哲去找紀峻了,真是失策!

左哲看了看周圍,有一個專供行人休息的亭子,便大步走了過去,將她放在長椅上。

“剛剛那是什麼人?”左哲有些奇怪,以安然的性格,不應該招惹上這樣的角色纔是。

安然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便將之前和女人遇到的情況都說了出來,她也一點頭緒都沒有,那人什麼都沒有說就要抓她!

“那人應該對你不怎麼熟悉,你好好想想,到底在什麼情況下,會惹上那樣的女人?”左哲認真地幫着分析了起來。

安然努力地想了想,還是想不出半點情況,只能夠放棄。

“你現在能夠給誰打電話麼?我想能夠聯繫上最好。”左哲想了想,給她建議道。

“我記不住號碼。”她現在根本沒地方去,回學校是肯定不可能的了。

左哲看她爲難的樣子,立刻說道:“那去我那裏吧。他們也許就在你住的地方埋伏也不一定。先躲躲再說。”

安然有些不好意思,但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那麻煩你了。”

“怎麼會?我也很意外,會在那樣的情況下遇到你。”左哲爲了躲過那些粉絲地接機,故意從洗手間穿過,卻沒想到會恰好解決了安然的困境。

安然看着左哲,也有好幾個月沒見了,便問道:“你怎麼又突然出現在了這裏?”

“最近要拍一個廣告,所以又回來了。見到我,很意外?”左哲嘴角掛着一抹笑意,讓他英俊的臉上多了一分柔和,看上去很舒服。

安然很誠懇地點頭,“是很意外,好像有好幾個月沒有見了。”左哲雖然與她沒有太長的時間的相處,但是卻幫了她挺多忙的。這個人在她的心裏的定義絕對是夠得上朋友的人。

左哲笑了笑,“那我還記得你欠我一頓飯呢。”

安然摸摸頭,“咳咳,你還記得啊。”她雖然記得,但是沒有想到對方會這麼快就提起。

“對啊,我可是記得很清楚的。”左哲笑着打趣兒。

安然見他還不放,立刻說道:“放心,我答應過的,一定會做到。不過,現在不是談這個的時候。”看看周圍,她覺得還是儘早跟紀峻聯繫上比較好,可是,她有些後悔的,竟然沒有記號碼的習慣,一遇到事情了,這不,後果就出來了。

“也是,跟你聊天,就容易忘我。好了,你跟我先去我那兒,等到過了這段時間,再去聯繫你朋友好了。”左哲說完,向她伸出了手。

安然皺皺眉頭,“我能夠自己走,別把我想成殘廢好吧。”不知道爲什麼,她明明是個能夠自食其力型的人,怎麼他們都覺得自己弱不禁風呢?

左哲指了指她的腳,露出一個笑容來,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安然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腳上已經沒有鞋子了。

“我……”好吧,剛剛所謂的自尊現在肯定裝不下去了。安然有些尷尬地摸摸頭。

左哲則很明瞭地將她抱了起來,“等你能夠自己走的時候,我肯定不會強迫你的。”那副很理解的模樣,讓安然更加地不自在起來。

安然正胡思亂想着,已經被左哲慢慢地抱着離開了原地。因爲兩個人都沒有錢,所以很自然地全部走路過去,也幸好左哲所在的酒店離得不是太遠,所以一切都還能夠接受。

“左先生。”一見到左哲進來,服務生立刻熱情地迎了上來。

安然有些驚訝地看着他,沒想到對方已經達到了很多人都認識的地步。

左哲衝他一揚手,示意他把鑰匙拿出來。

服務生點點頭,將房卡遞給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