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身後兩個小弟完全支持他們的猥瑣哥,大哥發飆,後果很嚴重!

拳頭帶勢如排山倒海般猛烈對着宋德華連續攻去,仿如連環八卦掌一般看起來凌亂攻擊,事實上一招一式都是有板有眼,封死宋德華的反擊已經躲閃。

不過很快猥瑣就開始畏懼和猶豫不定起來,在他最凌厲的招式下眼前的宋德華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腦袋左右搖擺將他原本以爲對方一定會吃自己拳頭的招式紛紛躲避開,任由猥瑣如何攻擊都沾不了他的身,就更別說攻擊到宋德華的身上了。

“啊!”猥瑣大怒,右手猛的一收一放,對着宋德華轟了過去。

宋德華身子平移向右,將猥瑣的攻擊再次化解和躲開。同時宋德華平移出去的身子右手一張一收將猥瑣的擊空的右手手腕拿捏在手如把脈,隨即中指食指手上用力,頓時猥瑣之前鐵骨錚錚一般的身體抖了抖,隨即整個人癱瘓一般軟而無力並且疼痛傳心如心在被千刀萬剮一般讓人難以忍受。

“啊……”

猥瑣受不了悽叫出聲,想求饒可是現在他連說話都說不出來,只是張開嘴巴宣泄着此時疼痛帶給他的慘叫聲。

“你身手不錯,要是對付別人的話你肯定已經全身而退並且是大贏家。可是你不該來對付我的……”

宋德華就這樣居高臨下看着因爲疼痛而受不了,整個人幾乎癱瘓在地的猥瑣。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就等着今晚見鬼去吧!

朱文章和胡月明似乎有些小得意,而宋德華自然也不介意讓幾隻小鬼去騷擾他們一番。沒辦法,取長補短,對方是警察,可以利用警察的身份做一些有利與他們兩人的事,比喻指揮這個混混來教訓他宋德華。

可是宋德華也是魂師,對方有手段,宋德華又怎麼會沒有?禮尚往來,這是禮儀。

“啊……”

回答宋德華的是猥瑣疼痛難耐的叫聲,就是鬼魅被宋德華這樣捉着都受不了,更別說眼前的猥瑣只是個人,所感受到的疼痛就更是增倍難受。

“願意跟我混不?不願意就開口,我數一二三,你不開口我就當你默認了。”因爲有李靜的原因,一向只做好自己魂師的宋德華也不得不開始正常人的生活,同時收個小弟跑跑腿。

他依舊是魂師,玉魂殿內晚上依舊忙的很,這也就意味着他沒有太多時間去保護這個擁有李可欣殘魂的李靜。所以找一個人幫他看着、暗中保護李靜是肯定要的。

猥瑣怎麼說也是小頭目一個,又怎麼會跟眼前的宋德華?所以他想開口拒絕,可是現在疼痛的他那裏還能開口?尤其是眼前的宋德華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拿捏他手腕的手力道加大幾分,讓他雙眼翻白就更別說話了。

“一!”宋德華開始數數。

猥瑣竭力讓自己挺住準備開口,可是每每當他稍微緩過神有些底氣的時候宋德華捉住他手的力道總會增加幾分。最後猥瑣只能慘叫,大汗淋漓。

“二!”宋德華繼續。

猥瑣驚恐並且憤怒想出聲,另外兩個小弟看到這裏也面面相覷,心道他們的猥瑣哥怎麼不拒絕?難道猥瑣哥就這樣被折服了?這不是猥瑣哥的爲人呀!

“三!”

“好了,既然認我做大哥,那你以後跟我混吧。”宋德華鬆手了,猥瑣撲通一下整個人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氣。臉色蒼白的他現在整個人沒有半點力氣,如要死亡一般難受。

“對了,有什麼搞不定的事就來找我吧。玉魂殿,晚上我幾乎都在。”宋德華看着地上的猥瑣道,說完擺手離開。

原本堵路的小弟現在那裏還敢繼續堵?當下兩人閃開見宋德華如見野獸,一直到宋德華走遠後他們兩人才連忙跑到喘氣如牛的猥瑣身邊,擔憂和驚恐看着。

“大哥,你真的認這混蛋做大哥?”

“大哥,你怎麼不拒絕呀!”

……

兩個小弟從沒感覺過猥瑣像今天這樣低頭認輸的,這次算是沒臉了。

“我、我……我去他大爺的,我纔不、不跟他混……”說完這一句話猥瑣幾欲昏迷。他怎麼可能跟對方混?剛剛對方肯定是故意的,讓他連拒絕的機會都沒有……

李靜重新見到宋德華的時候皺眉,顯得很不滿意。

“怎麼了?被人欺負?”看到這裏,宋德華詢問。

“我想說,你上個廁所怎麼那麼久?!”通常都是男人等女人,這次她等宋德華算是等了小半個小時,這種事情任何一個女人都會有些怒意的。

“排隊!”宋德華的理由很簡單,而且讓李靜又不得不默認這個理由是可以的。

最後李靜還能怎麼樣,只好默不作聲接着把話題轉移到這次來的目的上。人太多,李靜根本就找不到方友亮的身影。

宋德華舉目看去,見到來往的人羣,見到熙攘的街道後也點點頭:“確實人多,不過我倒是有個辦法找到他。”

現在是晚上,雖然不是鬼魅最喜歡的時辰,不過還是會有一些鬼魅已經開始出來遊玩的。人找人比較難,可是讓鬼來找人就簡單多了。

“什麼辦法?”李靜聽到有辦法後立馬來了精神,在她有些灰心喪氣的時候能柳暗花明,這種感覺如見希望,充滿新生。

“讓鬼魅幫忙。”宋德華的話讓李靜臉色微變,皺眉並且止住了之前見到希望時露出的微笑。

“鬼?”讓一個從不相信有鬼的人去接受鬼的存在不是一朝半夕能辦到的。李靜現在感覺這個鬼字很陌生,而且讓她恐懼了。

“恩,他們可以在人羣中暢通無阻,還可以飛天,所以他們找起來要比我們的快很多。”宋德華覺得很正常的事情總讓李靜畏懼和心驚。就像現在宋德華說的飛輕雲淡,而李靜則是小手捂住嘴巴,以免自己叫出聲來。

讓鬼幫忙,還要讓他們幫忙?飛天……

李靜用了五分鐘緩過神,讓自己接受這個事實,因爲宋德華活生生站在她旁邊,她也確實死過。所以,她接受並且呆呆看着宋德華欲言又止。

宋德華也看着李靜,注目她的眼睛。那麼久,宋德華終於可以好好的看着她的雙眼。她的眼睛清澈明亮如夜色中明月,帶着憂憐又有幾分清明。眼眸中有影,除了他的影子還有一個閉目站立沉睡如雕像的女人。

女人長髮及腰如瀑布一般,若是有風必然能吹拂黝黑長髮帶起令宋德華沉浸的嬌容。十年前的李可欣是個女孩,可現在的她毅然和李靜一般模樣。李可欣的頭髮比李靜要長,閉目時流露出來的氣質如仙女一般不食人間煙火,她若橫空,必然比驕陽和明月更奪目…… “德華,試試你的辦法?”感受到宋德華神情注目自己,李靜壓抑因此亂撞如小鹿的心跳,讓來自少女的羞澀竭力變的坦然。

“啊……好。”回過神,宋德華戀戀不捨再看眼沉睡在眼睛中的李可欣殘魂。

因爲是殘魂,所以寄生在李靜身後逐漸開始被李靜所影響,漸漸變成李靜的模樣。也許某一天,李可欣的殘魂會徹底融入李靜魂魄裏,從此只有李靜,沒有李可欣。

要將李可欣分離出來首先要找到的就是他師傅,這也表示着宋德華要準備的東西有很多,還要到鬼界一趟。因爲,他也不知道師傅去什麼地方了,九年前他只交代自己要到鬼界做客,從此就沒回來過。

“德華,要黑狗,桃木劍什麼的嗎?”宋德華還在懷念李可欣,追憶自己的過去。可是李靜卻以爲宋德華要做法召喚鬼魅,只是現在沒有道具而犯愁。

“黑狗?桃木劍?”宋德華聽到這裏淡淡一笑,感情眼前的李靜把自己當成道士了。

“你笑什麼?難道我說錯了?你不是要開壇做法嗎?”李靜堅持自己沒錯。這些東西誰不知道?那些道士捉殭屍都是這樣捉的呢。

宋德華雙手一攤,蘭花指狀隨即沉聲道:“我這樣召喚就行了!”

李靜看到這裏眼前一亮,隨即認真仔細看着宋德華,想看看宋德華又是怎麼做法召喚鬼魅的。

可是她失望了,因爲宋德華笑了笑並搖頭收了之前擺出的蘭花指姿勢左右張望向一處高的地方走去。

李靜只是看着,看着宋德華站在街道一處石墩上,隨即嘴巴動了起來,不知道在說什麼。

李靜當然不知道宋德華現在其實是在招呼四周的鬼魅過來,並且以他魂師的身份召喚。

“先生,您老不是在玉魂殿的嗎?今天怎麼跑這裏來了?”一共來了十七個鬼魅,男女老少幼都有,排成一排看着宋德華。

這個城市的鬼魅十有八九去過玉魂殿,所以都認識宋德華,也都養成見宋德華的時候需要排隊的習慣。

“我有些小事需要你們幫忙,不知道諸位方便不方便?”宋德華第一次“求”鬼魅幫忙,語氣上幾乎帶着命令一般。

很直接,也很簡單。就是有事要你們做,你們願意不願意。

“先生,你但說無妨,我能幫的話一定幫忙。”

“先生,我也是。”

“先生大人,你說就是了,你救了我的命,幫你是應該的。我們鬼也懂知恩圖報。”

……

十七個鬼魅全部點頭答應,其中還有個三歲小孩也奶聲奶氣表示願意。

看到這裏,宋德華一時語塞。

實話說,他幫鬼魅看病是需要報酬的,而且還是需要他們的鬼氣。好比醫生幫病人看並收了不少的診金。因爲只有他一個魂師,愛治不治。可是現在這些人……

師傅告誡他對人笑容多一點,心胸寬廣點,原則少一點,活着快樂點……

師傅也曾說過,當年他還是個普通人的時候就是依靠孤魂野鬼和衆多鬼兵鬼將幫忙纔有了今天,所以不要看扁任何一個人,因爲在你需要的時候,往往幫助你的就是那些過去你正眼都不看一眼的人……

各種話,各種教導一一浮現在宋德華的腦海。一秒千年,現在宋德華感覺自己彷彿沉睡許久的人,今天終於醒了。

“感謝大家。我要找一個叫……”深呼吸,宋德華突然想起師傅說過的話:大醫無疆!隨即宋德華破天荒第一次對鬼魅說謝謝,同時把方友亮的信息簡要說了一遍。

十七個鬼魅呆呆一愣,隨即都笑着散開了。他們知道自己要找的人是小偷,也知道那個人叫方友亮。現在,尋找的時間開始!

“德華?”李靜貌似看到宋德華突然變的憂鬱,這讓她疑惑無比。不知道宋德華到底經歷了什麼。男人也是人,遇到感觸頗大的事情也會有感情變化,也有軟弱傷感的一面。

“怎麼了?”宋德華這次警覺身邊還有人看着宋德華,所以恢復之前的冷漠道。只是他的嘴角卻掛上了一絲淺淺笑意,使得冷漠的樣子給人更多的是一種孤傲而又平近易人的感覺。

李靜也發現了這一點,一時莫名。只是短短的時間,宋德華似乎經歷了什麼大事一般,讓他整個人都變了。

很多人都這樣,平時調皮搗蛋,桀驁不馴等等,可一旦經歷刻苦銘心的事情後整個人會變的截然不同。調皮搗蛋的變沉穩了,桀驁不馴也變的溫和聽話。這就是大人口裏說的定性。

任何人都有小孩子個性,這個和年齡無關。有的人三十多歲依舊像個孩子,做事欠思考,說話不顧場合。那就是沒有定性的表現。但也有的人十三五歲就開始幫家裏做事,孝順聽話,做事沉穩像大人。這是早熟也證明他從那個時候已經開始定性。

現在李靜感覺宋德華就是這種情況,似乎想通了什麼,完全變了一個人。

“你剛剛……”

“剛剛看到一個奶聲奶氣的三歲小孩說幫我,突然感觸頗多,想起了不少人,不少事。”宋德華沒有掩飾,直接道。當然也不是三歲小孩給他感觸的,而是眼前的十七個男女老少幼鬼魅。

“三歲?”李靜覺得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三歲就可以這樣直接和大人交流?

“鬼魅的年齡並不是看外形的,三歲小孩應該死了有二十幾年了,嚴格點講和我年齡相差無幾纔是……”

宋德華解釋,這是鬼魅的獨特。畢竟不是人,不會隨着歲月流逝而成長。他們已經失去肉身,也就沒有繼續成長的可能性。

李靜眼前豁然開明起來,和宋德華在一起能學的東西太多了。

“還有什麼關於鬼魅的嗎?你都告訴我,還有,我能請鬼魅幫忙嗎?該怎麼請?你剛剛似乎沒開壇,難道這樣也可以……”

李靜一連串問了許多問題,讓宋德華聽了都皺眉起來。

眼前的女人多天真,居然以爲一個普通人也可以請鬼魅幫忙,只怕到時候招來鬼魅上了他的身,鳩佔鵲巢多一點。再說,一般人那裏能受的了鬼魅近身時的陰氣?陰氣入體會致病,就是上醫院治都治不好。

宋德華搖頭,表示眼前李靜問的都是不可能的。

“怎麼了?難道我就不可以召喚鬼魅?你剛剛就可以!你不是道士吧?”李靜倔脾氣,詢問。

“我確實不是道士,但是不見得我比道士差。我是魂師,也叫鬼醫。我能請他們幫忙是因爲這個世界上就我一個魂師,在這個城市的鬼魅十有八九都認識我,所以他們會給我面子。還有,召喚鬼魅這種事情我也辦不到。”

宋德華純碎等於見到朋友一般招呼他們幫忙,召喚的意思則是施布命令或者特定的方式讓某一個範圍所有鬼魅上前聽令。宋德華的師傅可以,但是宋德華不行,除非……

除非把他師傅的長槍拿在手上,這樣的話就可以召喚,並且真正成爲擁有殺戮的魂師!

一手天堂一手地獄,這是宋德華師傅當初告訴宋德華不要關鍵時候不要把長槍拿出來的話。因爲拿起後就再也放不下,從那個時候開始宋德華再也別想有安靜日子過了。

雖然不知道其中緣由,但是宋德華想,他應該不會用到的。

“那你告訴我一些關於鬼魅的事情……”李靜是問到底的節奏,而宋德華也耐心,隨即開口講一些關於鬼魅的人或事給她聽。

這樣也好,宋德華畢竟是魂師,少不了和鬼魅打交道的。現在他既然和李靜成爲朋友,那麼讓她明白自己的職業,知道鬼魅的存在也可以讓她安心,不會在某一天把她嚇的魂飛天外。

“先生。”就在宋德華和李靜細細說着鬼魅事情的時候,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宋德華回頭看去,只見一名昂首挺胸青年站在他身後,鐵骨錚錚,英氣逼人。

“龍軍?”眼前這個人不正是前面他治療好的特種兵?而且他現在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先生,聽說你在找一個名叫方友亮的人?”龍軍之前遇到一個老朋友,從他口裏知道是宋德華要找人後他就加入尋找的隊伍中。

當然,以他特種兵的身份和過去的經驗,偵探本事什麼的自然是別人沒有的。所以,他已經找到方友亮的下落。

“龍軍,你找到了?”對於這個特種兵宋德華還是比較喜歡的,而且這個人還讓宋德華知道了銀質桃木劍的出現。

“先生,請隨我來。”龍軍沒有多說話,而是衝着宋德華鞠身並轉身向北麪人羣走去。

宋德華扭頭對着李靜點頭,然後跟在龍軍身後。

因爲知道鬼魅的存在,並且知道他們和常人無異,李靜現在沒有一點害怕。剛剛見到宋德華嘴巴對着空氣在動也沒有感覺到詫異,反而知道宋德華應該和某一隻鬼魅在說話。是以現在她很乖巧和跟在宋德華後面,在人羣中穿插,走着。 “是方友亮!”李靜跟在宋德華身後穿過幾個人羣堆後終於看到了正站在樹底下的方友亮。

宋德華也看到了,不過在李靜說話的時候宋德華示意她停止上前,別說話。

李靜雖然疑惑,但還是聽宋德華的話站定,透過來回走動的人羣縫隙看着方友亮。

這個方友亮似乎有些奇怪,站定的身子動也不動,即便有人撞到他的肩膀或者身體居然沒有人性,不怒也沒任何表情。整個人木頭一樣,站着。

看到這裏,李靜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什麼。這個方友亮有古怪,而且現在宋德華警告她別靠近……

“龍軍,看出來沒有?”方友亮被鬼上身了,是什麼鬼,多少年的鬼宋德華也還沒看出來。相隔十多米,只能隱隱從方友亮血紅的雙目和呆滯表情、僵硬身體裏感覺到有鬼附身。

龍軍皺眉,表示也沒看出來。

“德華,他是不是……”李靜嘗試過盯着方友亮看,可是越看她就越發感覺到害怕。她總感覺到一股戾氣佈滿方友亮全身,甚至她能感覺到方友亮一直在看着她。那種感覺就如被一個死人看着一樣。

“你到人多的地方等我,我去去就回。”被鬼附身後的人已經不是人,李靜靠近的話比較危險,所以宋德華隻身前往。

李靜點頭,不用宋德華說,她已經感覺到了害怕又怎麼可能上前和方友亮正面接觸?

見李靜已經向後麪人羣攤檔位置走去,宋德華向方友亮走去,眼睛鎖定他,並且宋德華也發現方友亮的右手提着一個袋子,裏面裝着一個圓滾滾的東西。

也許是古佛,根據資料宋德華知道眼前方友亮就是因爲古佛才被通緝的。那也是因爲古佛的價值極高,所以方友亮這次是捅馬蜂窩了。

但是,現在捅什麼都沒用了,方友亮已經不是方友亮,而是另外一個人。

爲了避免打草驚蛇,宋德華讓龍軍離開,自己一個人上前。

接近方友亮兩米左右距離的時候宋德華皺眉,沖鼻而來的是一股臭味。腥臭、雞蛋臭、身體化膿的臭……各種味道,讓宋德華眉頭越發緊鎖起來,身子還有屍臭味。

眼前的方友亮死了?

這是宋德華第一個想法,不過當宋德華看到方友亮身體內有兩個魂魄,其中一個魂魄是個濃眉大眼的強壯中年人後宋德華纔將眼睛移到他手上提着的袋子上。

方友亮沒死,只是魂魄虛弱,離死不遠了。所以屍臭味是從他手上提着的袋子散發出來的,至於其他那些腥臭什麼的,和那袋子關係同樣有關係,還有一點的就是這個方友亮肯定幾天沒洗澡。

“兄弟,袋子上的東西是什麼?多少錢?”宋德華對袋子上的東西感興趣了,裏面肯定不會是好東西,也許是一個腦袋!

從袋子形狀看起來已經味道,宋德華可以猜測出是什麼。只不過宋德華倒是不知道這是誰的腦袋,這個鬼附身在方友亮身上爲什麼要這般殺人。

別的鬼魅附體後放縱自己,穿梭人間做樂,憑喜好殺人或者報仇。但是眼前的這個鬼魅似乎被人控制了一般,一動不動在等待和他交接的人。

宋德華髮現這一點的時候已經晚了,既然他已經上前,那麼宋德華乾脆就陪這個“鬼”一起等待“收貨”人。

方友亮沒有迴應宋德華,依舊動也不動站着。

“喂,兄弟。開了價,是不是好東西?什麼地方偷來的?”宋德華學着之前山羊鬍須中年的口氣道,不時偷偷拉扯他的衣服。

宋德華說到偷的時候方友亮眼睛動了,突然看着宋德華,就這樣看着。

“偷……”方友亮機械一般說話,只說了一個字。

宋德華看到這裏內心欣喜,看來還沒被完全蠶食。

“不是偷還搶的不成?搶比偷情節嚴重,兄弟你該不是那麼傻冒吧?”宋德華一臉詫異的樣子。

方友亮突然笑了,嘿嘿的笑着。

“我殺人了,不怕。”他似乎是想表達他連殺人都不怕,難道還會在乎是偷是搶?

宋德華一臉驚恐,雙目瞪大然後搖搖頭表示不相信:“兄弟,不帶這樣嚇人的,真殺人你還在這裏?腦袋有問題吧你!”

現在宋德華知道,這個鬼肯定不是這個城市的,因爲他壓根就不認識宋德華。並且這個鬼百分百是被人操控的!估計是什麼人收來的野鬼煉製成傀儡一般,讓他受控殺人之類的。

那麼,宋德華倒是想知道這個鬼殺的是什麼人。也想知道誰逆天行,居然利用鬼上身成爲殺手完成任務。可以肯定一點的是,這個人是有道術的人。

“我殺人了,不怕。”方友亮重複之前的話。

事實上說話的人不是附身的鬼,而是方友亮的潛意識。之前宋德華說偷的時候就是爲了引起方友亮做出反應,如今宋德華則是套話。可惜,也就到此爲止了,因爲方友亮像復讀機一樣在重複着之前的話。

“殺誰了?”宋德華嘗試再詢問。

“我殺人了,不怕。我殺人了……”方友亮咧嘴笑着,說着。

宋德華停止詢問,聽着他不斷重複着。現在宋德華在看,想看看到底誰在控制他。

可惜,四周人流涌動讓宋德華根本就沒辦法找出想要找的人,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很普通,像個正常人的樣子。所以,宋德華失望了。

突然!

就在宋德華失望並準備轉頭打算重新在方友亮身上尋找線索的時候一道勁風對着他的臉面拍了過來。宋德華警覺躲閃,身子爆退並且已經看清楚攻擊他的人。正是之前呆滯的方友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