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你快打開電腦看看吧,許霆他離開逸可,將影視籤給了熙然傳媒。”

“這事,我昨晚就知道了。”其實文翰這樣離開逸可也好,免得我今後見到他尷尬。

“你不是吧,許霆要是離開了逸可,你在逸可不就沒熟悉的朋友了嗎?對你還是很不利的。”盛男提醒道。

“有什麼利不利的,我不還有姜逸晟罩着嗎?”

“可兒,這次你如果真的想進演藝圈,我勸你還是從頭開始,不用秦可兒這個身份進去,否則,你永遠會被說成沒有演技的花瓶演員。”盛男朝我分析道。

我卻不以爲意,“我會用實力證明自己的!盛男,你放心吧。”

“好吧,隨便你。不過你要記住一點。”

“哪一點?”

“記住,我永遠支持你!哈哈哈……”盛男笑道。

“你這傢伙。”我也笑了。

“可兒,不過我覺得許霆走了,似乎是和你和姜逸晟結婚有關。他一定是心裏很難過,畢竟,他是愛着你的。”盛男又將話題轉移到了許霆的身上。

我聽後無奈的嘆了口氣,“盛男,我和他註定有緣無份。”

“這“有緣無份”四個字,真的好毒哦。可兒,希望我今後遇到心愛之人,不會和我“有緣無份”!”盛男也微微嘆了口氣。

我聞言,想到了姜逸晟,唯一慶幸的是,我和逸晟彼此相愛,且在一起了。這樣我已經很滿足。

和盛男打完電話,我又去衣帽間的穿衣櫃前,喊了好幾次媽媽,她依舊沒有回答我,更沒有顯身。我時間久了,甚至懷疑那天我媽媽顯身的時候,是我在做夢了。

心裏充滿落寞的找了一條裙子換上,下樓吃早飯的時候,本以爲還有那碗蔬菜湯,結果沒有。

我這個人不願意麻煩別人,所以,即使還想喝那綠湯,我也沒和女僕們說。

只是,吃完早餐之後,我頭疼的厲害,不知道什麼原因。好在,只有短短的幾秒鐘而已,所以,我也沒太在意。

因爲,婚期將至,我也實在沒事幹,就打開電視機看,看到了一半,就睏意上涌,漸漸的睡着了。

醒來的時候,自己卻不在逸晟的別墅沙發上躺着,身邊也沒有女僕,而是站在了馬路邊上,腳上甚至還穿着在家裏才穿的羊毛拖鞋!

我伸手拍了拍腦門,以爲自己在做夢,要不然怎麼會突然從家裏就出現馬路邊呢?

可拍了拍腦門,再睜開眼看周圍的時候,我發現,自己還是站在路邊,甚至於路邊的車呼嘯而過的聲音都能聽到。

我驚恐極了,我這是怎麼了?

再次上下打量了我自己一眼,我發現自己身上穿的紫色九分袖羊絨連衣裙裙襬處,有一塊很深的顏色,似乎是水漬染溼了衣服。

我伸手摸了摸,想不出在哪弄得了,可等手摸上去之後才發現,這似乎不是水漬,因爲很粘稠。

擡起手,湊到眼下一看,才發現是一點褐色的東西,像是咖啡。

聞了聞,確實是咖啡!

我不喜歡喝咖啡啊,肯定沒喝過咖啡,可爲什麼沒喝過咖啡,我衣服上會沾染到咖啡漬呢?

更重要的問題是,我現在怎麼會突然站在大街上!

因爲想不通,我就恐懼了,抱着胳膊,站在大街上失神。

“咦,這應該是整容後的秦可兒吧?”

“是她嗎?”

“不可能吧,像她那樣的富太太,怎麼可能只穿着拖鞋,在路邊像個傻子一樣亂逛呢?”

“對……”

“……”

就在我失神的時候,我身邊路過兩個揹着某高中學校書包的女生,她們邊走;邊回頭看向我議論道。

我見她們這樣,心想,她們這時剛上學嗎?

我往她們的前方看去,並沒有看到學校。然後我就扭過頭往後面看去,才驚愕的發現,不遠處的學校大門裏,陸陸續續有學生出來,好像是放學!

趕忙擡頭看向天空,原本以爲是早晨天剛亮,卻沒想到,天空的太陽是傍晚的夕陽了!

我記得我剛剛睡着的時候,明明是早晨,是在別墅裏看電視,而且還躺在沙發上的,現在怎麼醒了會在大街上?而且還是傍晚了?!

驚恐的蹲下,伸手使勁的揪着髮根,想用疼痛來刺激自己的記憶,可我無論怎麼回憶,就是想不起我睡着之後自己是怎麼出現在這裏的了。

“我怎麼會在這呢?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千秋一夙 在這呆了一會,我強壓恐懼的心情,趕忙伸手要去打的士,這時,一輛寶藍色的寶馬就停在我的身邊,隨後,只見副駕駛座的車窗被按下來了,許霆的帥氣面孔緩緩出現在我的面前,他的聲音帶着驚訝,“可兒?你怎麼在這?”

話末,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

我見是許霆,就趕緊的拉開副駕駛的門,坐上車,然後驚恐的看向他,“我也不知道!”

他聞言,皺了皺濃眉,“你說什麼?”

“我說,我明明剛睡着的時候,是在逸晟的別墅沙發上看電視的,可等我剛纔醒來的時候,我居然在馬路上站着了,你說這奇不奇怪?”

我緊緊捏着自己的衣領,恐懼的身子都發顫了。

這種感覺沒有體會是不會感覺到恐懼的,可真體會到了,我才感覺幣見到十隻鬼都可怕!

素手為謀動京華 “可兒,你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啊?”許霆詫異的朝我眨了眨眼睛。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和他解釋了,最後只看向他道,“你能送我回逸晟別墅嗎?”

這會我見到他心情稍微緩和了一下。

他聞言,點點頭,隨後發動車子往逸晟別墅那邊行駛過去。

我見狀問他,“許霆,你怎麼在這的?”

“我剛巧從熙然傳媒回自己家,沒想到就看到你在招的士,我以爲自己看錯了。結果停車一看,並沒看錯。”許霆看了我一眼說道。 如果青沒有遇見希菲爾,那她應該還在治安官這個崗位上默默地奮鬥著。

只不過,由於希菲爾的出現,青以前的生活節奏完全被打亂了。

青看著自己手臂上的肌膚,她難免會想起之前被九折磨的時候。

正因為想起了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青才會產生了一種自己還身處地獄之中的錯覺。

不過,手臂上光滑的肌膚卻讓青清醒過來,她意識,自己現在已經脫離險境了。

雖然青身上的傷被治癒了,可是九對青造成的心靈創傷,卻無法輕易消除。

在加上青通過塔可之口知道了這一切的真相,這讓青對這個世界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也是因為如此,青現在才會無比動搖,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做什麼了。

還好青有希菲爾的陪伴,這讓青也在無盡的茫然之中找到了一點慰藉的光芒。

而至於暫名為小淺的希菲爾,她和青的關係又親密了一些,卻依舊戒備著塔可。

在失去記憶的希菲爾看來,塔可是一個奇怪的人。

希菲爾總覺得塔可的性格有些不對勁,就好像缺少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樣。

不過,失去記憶的希菲爾不會知道,塔可的性格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樣子,是因為塔可經歷了太多的失去了。

而失憶的希菲爾,根本不可能理解塔可現在的心情。

所以,希菲爾才會戒備著塔可,不敢輕易和塔可搭話。

這讓塔可感到有些不適,但她也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希菲爾去黏著青。

而在這一大堆令塔可煩惱的事情之中,唯一能讓塔可感到慰藉的事,就是她的身子已經不再像前幾天那樣虛弱了。

這天,塔可打算找輝聊聊天,她不想一個人繼續呆在房間里楞神了。

於是,塔可和青打了聲招呼之後,就出門去找輝他們了。

塔可從昨晚輝和殤的對話中得知,輝他們就在樓頂的天台之上,但她卻不知道輝和殤兩人究竟在天台上做什麼。

塔可乘坐電梯來到了樓頂的天台,而她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進行訓練的兩人。

此時殤正教輝格鬥技,而塔可看著纏鬥在一起的兩人,難免愣了一下。

「塔可,你來找我們是為了何事呢?」

殤很快就注意到了站在不遠處的塔可,他這麼對塔可說著,拍了拍輝,示意輝停止訓練。

「沒什麼…我想和輝聊聊。」

塔可回應著殤,而此時塔可對殤的態度,也不像以前那般弱氣了。

「和我?」

聽塔可想和自己聊聊,輝稍稍睜大了眼睛。

「既然你想和輝聊天的話,那我是不是應該迴避一下呢?」

殤見塔可並沒有說究竟想和輝聊什麼,於是這麼吐槽著塔可,同時也撇了輝一眼。

「嗯…如果可以的話,還請你迴避一下,殤。」

塔可點點頭,但她始終沒有正視殤的目光,畢竟塔可還是對殤心存芥蒂的。

北宋大丈夫 「那就沒辦法了呢,輝,今天的訓練就到此為止吧,我也有些累了。」

殤聽塔可這麼說,也沒有執意留下,他拍了下輝的肩膀,揮手離開了天台。

在殤離開之後,塔可上前幾步,來到了輝身邊,坐在輝身旁的台階上。

只不過,塔可卻突然忘記自己要對輝說些什麼了。

輝看著有些愣神的塔可,他的臉上露出了困惑的神情。

塔可怎麼了,她到底相對我說些什麼?

難道她想和我談談以後的計劃嗎?

嗯,一定是那樣,畢竟我和塔可有好久沒有聊那種嚴肅的事情了。

雖然那種事情很嚴肅,但對於我們來說,也是很必要的。

如果不確定以後的方向,我們終將走向滅亡。

對了,我和塔可約定,要一起阻止這場殺戮呢。

輝這麼想著,但他突然間卻想起了殤不久前對自己說過的話語。

這讓輝一愣,他難免會因為殤的話而動搖起來。

不過,正當輝這麼思考的時候,塔可終於開口了,她率先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

「輝…希菲爾最近都沒怎麼理我呢。

希菲爾她忘記了以前的事情…她甚至想不起我了…我到底該怎麼辦。

我不想看到希菲爾對我露出茫然的神情…我不想看到希菲爾一直警戒著我…

可是…我無法讓希菲爾恢復記憶…這樣下去…希菲爾真的就要成為青的妹妹了…」

塔可原本想對輝說今後的計劃,可不知為什麼,她卻忍不住道出了自己現在真實的感受。

可等塔可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她說出的話已經不能撤回了。

而輝沒想到塔可會對自己說這些心裡話,這讓輝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樣回應塔可。

「抱歉…我讓輝感到困擾了吧…真是的…我突然說了些什麼呀…」

塔可見輝愣了,她也意識到,自己剛才並不應該對輝說那些話。

她低下了頭,盯著一塵不染的地面,生怕輝說些什麼責備自己。

「你沒有做錯,塔可,如果我是你,現在也會想找一個人聊聊,疏解心中的煩悶。」

輝這麼回應著塔可,而他的話讓塔可臉上的神情緩和了許多。

她抬起頭來,對輝無奈的笑了笑。

「輝,你說,我們算是朋友嗎?」

「這…我們現在是同伴吧,那我們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朋友呢。」

「是嗎…那真的太好了…輝…你能繼續聽我發牢騷嗎…如果輝還有事的話…那就算了…」

塔可說著,快速瞥了輝一眼后,再一次將腦袋低垂了下去。

「塔可,你說吧,我會聽著的。」

「哎…嗯…我明白了…謝謝你的傾聽…輝…」

見輝沒有拒絕自己,於是塔可就點點頭,對輝道出了心中的煩悶。

但其實,塔可現在所說的事情,已經遠遠偏離了她原本找輝聊天的初衷。

「輝…你知道嗎…我身邊已經沒有能稱得上親人的人了…

就連唯一倖存下來的希菲爾…也失去了以前的記憶…

她不記得我…不記得以前經歷的一切…這樣的她對於我來說…和陌生人有什麼區別…

我該怎麼辦…難道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希菲爾忘記我嗎…」

輝聽著塔可的話語,他想安慰塔可,但卻不知道究竟該對塔可說些什麼。

還好,塔可並沒有給輝留任何回應的時間,她又接著說了下去。

「身邊的親人都離開了…而我留在這世界上又有什麼意義…

不…輝你不要誤會了…我並沒有產生那種消極的念頭…我只是發發牢騷而已…

我知道…我知道我應該做什麼…我想要阻止殺戮…我不能讓他們白白消逝…

可是…可是…我一個人做不到啊…沒有支撐的我…根本無法阻止殺戮啊…

輝…你不會離開吧…在成功阻止這場殺戮之前…你不會離開我吧…」

塔可這麼說著,她抬起頭盯著輝,一臉焦慮的等待著輝的回答。

「正因為這場殺戮,我們都失去了重要的東西,所以我們才會成為同伴。

塔可,放心吧,在成功阻止這場殺戮之前,我是不會離開的。」

「輝…你能承諾嗎…?」

「我承諾,在達成我們的共同目標之前,我是不會離開的,我是不會放棄的。」

輝的話讓塔可的臉上重新浮現出笑容,只不過這份笑容在下一秒就轉化成了憂傷。

「可是…如果我們成功阻止了這場殺戮…輝…等到了那時候…你還會留下來嗎…?」

塔可這個問題讓輝徹底愣了,他不得不思考了一會才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我不知道,塔可。但我想,等真的到了那時候,我一定會給你一個答案的。」

輝不敢繼續承諾下去了,因為他也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留下來。

而聽了輝的回答后,塔可卻鬆了口氣。

「也是呢…以後的事情…為什麼非得現在就做出承諾呢…

輝…謝謝你能聽我說這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