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初五,失去那個孩子,我比你還要心痛!可是,當真不想你爲了那個孩子失去性命!”,雨桐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臉,認真的望着我。“可是,只要你想我便可以讓你有能力可以隨意逗留冥界,當是我對你的補償,也當是我認你爲女的大禮!”

“補償?大禮?”,我有些不解。

正當我再思考莫雨桐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的時候,莫雨桐卻突然揮了揮手用一股力量將我控在了原地,按照正常的反應,我該反抗,可是第六感告訴我沒有危險我便硬生生的屏蔽下了體內躁動的能力。

可是,這個時候莫雨桐卻突然展開那對金光閃耀的佛翼,撲扇之間我能清晰的感覺到那強大的力量震懾在我的皮膚之上。就在我準備詢問之際,莫雨桐突然張開雙臂大叫一聲,而後她的兩隻翅膀突然斷裂開來。

……

(本章完) 我不知道雨桐此事爲何,剛剛她的兒子自斷羽翼明志,她現在卻斷了雙翅,這到底是玩的哪一齣?!若是我洞悉的沒錯,他們所有的力量都源於身後的翅膀,這樣的話豈不和自廢武功差不多?!

哪由的我去多想,因爲那雨桐斷開在空中的兩隻翅膀在我的視線中化作兩道光芒,一道黑色陰鬱,一道白光耀眼,黑白之光夾雜在一起居然隱約閃耀着金光。而後,一股腦全部撞進了我的身體裏面。原本我的身體裏面就有着隱忍的邪魅之力,現在雨桐竟然毫無預兆的將她的力量統統灌進了我的身體,讓我身體的血管和細胞差一點就爆裂開來。

可是,這個時候我也只能承受!只是,我不懂,莫雨桐這麼做到底是爲了什麼。覺察出我的復仇目,她該直接殺了我,現在這樣又是什麼陰謀詭計?!

緊閉七竅,不讓力量外協,而後自我抑制了很久,才逐漸的平緩了下來,等睜開眼睛看到虛弱且對我笑的莫雨桐時,我握緊拳頭走向她。

“爲什麼這麼做?”,我凝目問道。

“因爲我們欠你的!”,雨桐揚起笑容,“我說過,當補償你當大禮都好!”

“都是女人,不說暗話!到底爲什麼給我?”,我的眉頭皺起,在離雨桐一步之遙的時候停下。

“你很聰明!擔得起大事!從熾烈負你的那一刻你所表現出來的氣場,我就看得出來!”,雨桐抖了抖肩膀,身後的破損瞬間消失。“前面那句是真的,可是最真的還是這一句。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而我卻只想做一個依偎在心愛之人身邊的小女人,我不想壓的夜煞喘不過氣,縱使他無所謂,可是我有所謂!我只求安安靜靜的做個平凡的妻子和母親,一直以來我的高高在上讓他們失去了享受我的福利,現在該是我還回來的時候了!”

莫雨桐的這番話,我似懂非懂。當真如她所言,爲了妻子和母親這個角色,她願意放棄通天的本領!?可是,她有沒有想過她將那些強大的力量賦予了一個想要置

她於死地的敵人?!

現在的莫雨桐在我的面前沒有自保的能力,縱使我還沒有完全控制體內的能力,卻依舊有自信可以殺了她,可是當我想要利用這個大好時機準備除之後快的時候,卻在莫雨桐的鬢角看到了幾根白髮。

心中有些輕顫,而後直接將手輕輕的落在了雨桐的頭髮。

“你……有了白髮?”,我蹙眉望向雨桐。

“白髮?”,雨桐錯愕了一下,而後苦笑。“老去的時候,都會生出白髮的!”

“可是……你是佛女啊!”,說着,我用手指輕輕撥弄,發現隱藏在黑髮底下的更多的白絲。

“沒錯,那是曾經!”,雨桐漫不經心的撥開我的手,“在我被掌管我的佛祖拔去了佛翼之後,我便恢復了凡體,縱使我擁有無窮的力量,卻也不能阻止我變老!”

等一等,我似乎有些糊塗。莫雨桐的事情,通過情殤和陰鷙我大概也知道個所以然了,當初梵埜拔下佛翼打下凡塵的時候,她是投胎成了凡人,可是後來不是又給了她一對佛翼嗎?難道,那對佛翼是假的?!

“我想,你再次回到冥界,大概已經對我有些或多或少的瞭解!”,雨桐突然對着我狡黠的笑了,“其實,這一次你回來,我一眼便看出了你心底的怨念!你恨我,你想殺了我!是嗎?”

莫雨桐突然這麼一說,倒是給我哥措手不及,不管這句話是試探還是怎樣,我都佩服這個女人敏銳的觀察力。只是,既然她這麼說了,我就不想再瞞着了。

“既然早就知道,爲什麼還把你一身的異能給我?”,我淡定下來,語氣是極度的風輕雲淡。

“因爲,我不想冥界以及其他人被你的復仇之火所吞噬!所以,我主動棄械投降,求得安寧!”,雨桐輕笑,“我自認殺戮無數,儘管惡比善多,但終有報應之時!就如你現在的索取,我必須償還!就如當年的梵埜許我三生三世,終到了了盡凡塵的時候!”

看着莫雨桐眼中的哀

怨,我竟然於心不忍了起來,可是,我爲什麼不忍,是她剝奪了本該屬於我的天倫之樂。

“你說的我倒是奇怪,你的意思三生三世時間已到,敖烈和熾烈卻依然萬歲之齡,是我算術不好,還是你誆騙與我?”,我不屑的輕笑道。

我覺得眼前的女人之言,不能盡信,似有謊言,可是我在她的眼中看不出半分虛情假意。

“爲了在壽終之前,我不斷的穿梭於平行世界,回到了萬年之前,這纔將熾烈和敖烈好好的養大!可是,穿越平行時間鬥轉時空,卻幾乎耗盡了夜煞的煞氣!”,說到這裏,雨桐笑了,眼中淚光閃爍。“瞧他多傻,明知道這樣根本不能讓我永遠的留在他的身邊,卻依舊樂此不疲。就算他沒有流露出埋怨,我終究還是心疼的!這樣的日子,着實是過夠了,所以我想平平靜靜的度完最後的時光,和所有心愛的人!”

最後的……時光?!莫雨桐這樣說,想必是時日不多?!

“你要死了?”,我提高音量,一下子抓住了雨桐的手。

當她脈絡中那微弱的生命以幾乎觸及不到的速度流淌的時候,我的心‘咯噔’一下狂跳起來。我不知道自己是依何判斷,可直覺告訴我,她真的沒有多久的時間好活了!

“你以爲這樣,我就不會殺你了嗎?”,我一把推開莫雨桐,看着她摔倒在地。

莫雨桐伏在地上,擡頭望我,眼中依舊含有笑意。“你對我的恨,能否看在我時日未多的份上,消除?終究是要在你的眼前死去的,可以給我們一家最後團員的時間嗎?”

“我給你們時間,你給我沒有?!你殺了我父母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我會怎樣?!”,想到那對早逝的雙親,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你是……漫天飛雪的孩子?”,莫雨桐小心翼翼的望着我。

“沒錯!所以,現在我要討回來!”,說到這裏,我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在掌心狠狠的打向雨桐。

……

(本章完) 莫雨桐不躲不閃,只是閉上了眼睛,當兩行清淚從眼角滑落的時候,我的心中百般不是滋味。這是我想要的嗎?明明,我不斷的強大自己是爲了和她堂堂正正的來一場殊死之鬥,可是如今這個女人卻手無縛雞之力,可是當初我的母親明明同樣手無傅雞,她卻下得了手?!

不!若是,我現在殺了莫雨桐,我和她又有何分別?!我要讓她痛,而不是讓她死的這麼痛快!死也許是解脫,我卻想讓她生不如死!

想到這裏,我迅速收回了那力量,卻亂了自己的心脈,感覺到身體裏面各種力量在相互抨擊,我捂住胸口單膝跪在了地上。見此,莫雨桐趕緊走了過來,一把扶住了我。

“我的力量本來就夾雜着神魔之力,加上你的邪魅之術和夢魘之能相互牴觸,很容易亂了心性!你要平緩下來,切勿動怒!”,莫雨桐說到這裏,用手在我的後背輕輕撫摸。

我急促的呼吸着,而後轉頭狠狠的望着她。“知道我有邪魅之術,你還將這些能力給我,不怕我做出讓你害怕的事情嗎?”

我所指的令她害怕的事情自然是魅惑夜煞,離間敖烈熾烈兄弟之事,儘管我這麼想過,卻很快的否決了,可是仇恨矇眼的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守住原則。

“你不會,你做不到心狠,我看的出來!”,莫雨桐淺笑,“縱使你受了情苦,卻依舊渴望被愛!只不過,熾烈是你生命中的過客,卻不是你註定與你相守的那個人!”

“冠冕堂皇!”,我一把推開雨桐,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你說的倒是好聽,你懂我的感受嗎?”

“我懂!我自然懂!”,莫雨桐緩緩的站起身朝我走了,淡淡的微笑。“我受的苦,不是你能感同身受的!”

雨桐抓住我的手,輕輕的放在了她的太陽穴。“現在我已經沒有能力屏蔽自己的意識了,你可以其無忌憚的窺探!進入我的世界,你才知道我也許並不是像你想的那樣不堪!”

此話說完,從雨桐意識閃現

出無數個畫面進入我的思維之中,從莫雨桐的車禍,到見鬼,而後被那個衣冠楚楚的鬼男欺騙身體借屍還魂,我的拳頭都一直握的緊緊的,接下來的故事更是可以用百轉千回來形容,糾葛着夜煞和陰鷙兩兄弟,糾葛着太多太多的人。

爲什麼,我所看到的莫雨桐卻不是我想象中的十惡不赦之徒?!可是,等我想要進一步窺探,尋找母親和父親的身影時,卻發現搜索出來的是一片空白,那片空白不是純淨的白,而是極度的模糊不清,像是被刻意洗去了一樣。

於是,集中了所有的意念揮去了那層模糊的白,可是依舊無果。縱使莫雨桐說的聲聲懇切,沒有親眼看到真相的我,是絕對不會被她的花言巧語所欺騙!留她一條命,未嘗不可。正好讓她親眼看看,她的兒子怎麼被青嫙欺騙,承受和我相同的痛。

緩緩的收回手,我決定不露聲色。

“我不知道!我不能原諒你!可是,我可以讓你好好享受剩下的生命!”,我淡淡的望着雨桐,“既然你的時日不多,我就無須推波助瀾了!”

“多謝!”,莫雨桐淺笑着握住我的手,感激的望着我。“我和你父母的恩怨,想必你剛剛在我的意識裏面依舊看的通透,謝謝你能如此大度的放下恩怨!”

看的通透?放下恩怨?是我表達了錯誤的意思,還是莫雨桐接受了我錯誤的訊息?!不過,我不會改變初衷的!

莫雨桐一臉歡喜的領着我回到了別墅,那親熱勁彷彿真的把我當成了她的女兒,看着她興沖沖的說要親自下廚和子柒芷芊她們給我做一頓飯,我除了悶悶的解析,便只有沉默。

倒是隻有十一天真爛漫的帶着我在花園裏面跑來跑去,而在暗處我看到了小臺冷漠的眼睛始終窺探於我。

“其實,做大嫂的女兒也挺好!沒有熾烈愛你,至少我們都是愛你的!”,十一笑眯眯的望着我,“等七天後青嫙進門,我一定會給她下馬威,幫你報仇的!”

“進門?”,聽了這話,我眯

着眼睛望向十一。

十一似乎是知道自己多言了,趕緊捂住了嘴巴。“那個……什麼!我……我什麼都沒有說!”

見十一慌慌張張的模樣,我握住了十一的手。“小姑姑,我和青嫙,你和誰比較親?“

“好啦!好啦!我告訴你就是!”,十一壓低聲音將嘴巴放到我的耳朵旁邊,“大嫂剛剛說了,七天後要幫熾烈和青嫙舉辦婚禮,那麼倉促的決定,子柒媽媽都吃驚了好半天呢!還說要不要確定青嫙肚子裏面的孩子,可是大嫂卻說不用!她說,她想要親眼看着自己的兒子,完成心願,結婚的對象是誰,無所謂!你說,這麼大的事,怎麼會無所謂呢!”

十一一臉的疑惑,我倒是猜到了幾分,莫雨桐只是想要自己剩下的生命沒有太多的遺憾罷了。既然她對青嫙保持這麼無所謂的態度,那麼不如由我這個‘女兒’對那個兒媳婦行使作爲婆婆的主權吧!

“二哥!”

就在我思緒萬千之際,十一突然衝着我的身後喊了一句,而後我的心裏咯噔了一下,下意識的靠近十一一步。等我調整好情緒,轉過身的時候,卻發現陰鷙的表情自然到好像我們不曾有過交集一般。

“二哥,你能不能不要每一次都神出鬼沒的嘛!”,十一撒嬌的上前挽住了陰鷙的胳膊。

“恐怕這裏不止我一個神出鬼沒的吧!”,陰鷙說到這裏將犀利的目光投在了我的臉上,“是不是,小侄女?!”

這是話中有話嗎?!

“是啊,小叔叔!”,我擡起下巴,不屑的望着陰鷙。

“十一,你現走,我有話和咱們這個小侄女說!”,陰鷙拍了拍十一的肩膀。

看着十一聽話的蹦蹦跳跳着離開,我卻有些不安了,這個男人找我絕對沒有好事。只是,我不能落荒而逃,氣場上輸了他。

“哼,小侄媳婦變成了小侄女,你的身份還真是變化多端呢!”,陰鷙不屑的冷哼,言語裏面盡是譏諷。

……

(本章完) 對於別人的挑釁,我一向是勇往直前的。

“是啊,我也沒有想到,我上了我的小叔叔呢!”,我掩住嘴媚笑出聲。

聞言,陰鷙立馬變了臉色。“你沒有按照我的計劃行事,卻在那裏擅自玩着什麼鬼把戲?”

“鬼把戲不是隻有鬼才玩的開嗎?我是人啊!”,我盛氣凌人的走到陰鷙的面前,對上他陰冷的眼睛。“貌似你不喜歡我現在的身份?唔,讓我想一想喔!如果你不喜歡小侄女的話,我就做你大嫂好了!那樣,你不就有機會了嗎?”

“你是不是找死?”,陰鷙突然狠狠的扼住我的手腕,力道大的幾乎碾碎我的手骨。

“叔,咱們不是已經欲仙欲死過了嗎?怎麼,你還來?真的不怕那什麼盡那什麼亡嗎?”,說到這裏,我眯起了眼睛,當視線有紫氣繚繞的時候,陰鷙趕緊甩開我將臉轉向一邊。

“初五,我警告你!不許傷害雨桐!”,陰鷙狠聲警告。

“呵呵,小叔叔,和我說話的時候,爲什麼不敢看着我?”,我伸出手指點了點陰鷙的胸膛,“剛剛兇我的時候不是很牛逼嗎?現在是怎麼了?哼,自作自受!”

的確是自作自受,誰叫他把好不容易收集的邪魅幻術給我?!嘴上兇巴巴的,卻不敢和我正面衝突。可是,我想不到這樣沉默腹黑的男人,曾經在雨桐的意識中竟然是個大暖男呢!

“總有一天,我會堵住你這張嘴!”,陰鷙狠聲說完這句轉身就走。

“再約哦!”,我對着陰鷙揮手。

好一個癡情的男人,莫雨桐豔福不淺!不過,我的豔福在哪?!

轉過身,看到從角落裏面緩步離開的小臺,我絲毫不介意她眼中的恨意,這個女人早晚得找我的茬,不過我已經準備好了應付全部。

只是,當我看到青嫙挽着熾烈的手進來的時候,我就真的有些淡定不下來了,我和熾烈曾經那麼的親密,如今雖然‘了結’可是,還是會有些不爽。

轉過頭,看着從另外一邊走過來的敖烈,我徑直挽住了他的手



見敖烈錯愕,我將目光移向大門。“不介意借你用一下吧?”

敖烈順着我的目光望去,擡起了好看的眉頭。“完全不介意!”

敖烈說着,握住我的手,便順勢拉緊,而後帶着我迎向熾烈和青嫙。看到青嫙眼中一閃而過的憤恨,我的心裏歡脫了起來。

“大美人有沒有說過,沒有過門之前,你不能帶她來我們家?”,敖烈對熾烈說了這麼一句,而後鄙視的目光就那麼赤裸裸的在青嫙的身上流連。

“敖烈,你也知道她快要過門了,所以對她客氣點!”,熾烈狠聲,將青嫙摟住。

嘖嘖嘖,秀恩愛呢?秀吧,現在不秀估計以後也沒有多少機會秀了。

“大哥,你這麼兇,會下到她的!”,我鬆開敖烈,走到了青嫙的面前握住她的手。“青嫙,真沒有想到,以後我還得叫你二嫂呢!”

“可以不叫的!”,敖烈不悅的插嘴。

“敖烈!”,熾烈將拳頭握的咔咔作響。

眼見着兄弟兩人爲了青嫙似乎有打起來的衝動,我決定打圓場。

“兩位哥哥出去打,別嚇着青嫙和未出世的孩子!”,說完這句,我便不由分說的挽着青嫙的手走到了花園的偏僻之處。

這花園可真大,跟個小樹林一樣,隨隨便便走了許多步,便也看不到閒雜人等。看着我悠閒自在的挽着自己,青嫙倒是有些不自在了。可是,就剩下我們兩個的時候,各自也都不用藏着掖着了。

“初五,你到底想幹嘛?”,青嫙一把甩開我的手,怒視我。“爲什麼引我入這場我不想涉足的婚姻?!”

“呵!你不是掏心掏肺的想要嫁給熾烈嗎?!那麼我就成人之美啊!嘖嘖嘖,不感謝我,還責備我,真沒有良心!”,我有些委屈道。

“你明明知道我只是故意在氣敖烈,可是你爲什麼牽扯到我整個家族,讓我退無可退?!”,青嫙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

淡淡的望了一眼那扯着我衣服的手,我的眼睛偉偉的一眯,而後那灼燙的白光閃

耀,燙的青嫙觸電般的鬆開了手,看着手心泛起的水泡,青嫙有些驚慌。

“佛光?!你……你怎麼會有佛光護體?!”

佛光護體?!我倒是不懂!不過,剛剛我只是很討厭青嫙弄皺了我的衣服,一時不高興稍稍的動用了體內的能力罷了。

“佛光?你在說什麼呢!”,我輕笑着捏了捏青嫙的臉,“是你氣急敗壞,火氣攻心吧?!”

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光滑的掌心,青嫙愈發的疑惑,她的表情像是自己剛剛真的看錯了。而我,只是無聲無息的將她手上的燙傷在眨眼之間給癒合了。別問我爲什麼會,我只是那麼想了想,真的只是想了想。那個雨桐,給予我的力量強化了我的自身的邪魅之術。

“總之,我告訴你!不要以爲這樣我就會放棄敖烈,不會!絕對不會!”,青嫙惡狠狠的警告,眼中絲毫不掩飾愛慾貪婪。

“隨你便嘍,反正不關我的事!因爲,我現在的身份可是你的小姑子!不過呢,可以偶爾和你的敖烈玩玩曖昧,倒是不錯!”,我輕笑着倒退一步。

“你敢!”

青嫙這個敢字才落音,我的巴掌便重重的甩了上去。

“我最怕別人威脅我的!這一威脅,我這手就不受控制!”,我有些自責的伸出撫摸青嫙的臉,“痛不痛?”

“我……”

‘啪啪!’

依舊不等青嫙說完,我反手兩個巴掌,打的青嫙眼淚都流了下來。

“嘖嘖嘖!瞧這如花似玉的小臉,看着都忍不住扇上幾下才覺得過癮呢!”,我捏住了青嫙的下巴,不給她掙扎的餘地。“你要學着習慣耳光知道嗎?因爲以後你在這個家的生活,必是如此!”

我沒有想到,青嫙沒有反抗,就是眼淚汪汪的望着我,哭了好久一把推開我,跑向我的身後,轉過身軀去,我看到青嫙一把抱住雨桐的腿,‘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剛剛的事,您也看到了!是她欺人太甚!”,青嫙使勁搖晃雨桐,“你要給我做主!”

……

(本章完) 聽到青嫙這麼說,我倒是無話可說,畢竟我那巴掌是實實在在的打上去的,按照雨桐的角度她剛剛是非常直觀的看到這一幕了自然我無須解釋。

雨桐冷眼望了望青嫙的臉上,伸出手輕輕摸了摸,卻摸出了青嫙滿眼的淚花,那個唯唯模樣諾諾的勁真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婦。

“初五打你?”,雨桐淡淡的開口,見青嫙使勁的點頭,擡手在哪如花似玉的小臉上又來了一巴掌,直打的青嫙錯愕的忘記流眼淚了。

“你給我聽着!”,雨桐一把抓住了青嫙的衣服,目光陰冷。“你的底細我一清二楚!讓你進我們家門,是爲了成全熾烈的不懂事,可是他的不懂事可以由我爲他擔着,但是你的不懂事就得由自己承受!”

莫雨桐這話很清楚,她的兒子有任性的資本,而青嫙沒有,並且只要青嫙進了她的家門,她就會無所不用其極的折磨她!如果我領悟的沒錯的話,應該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真的很霸氣,已經沒有了能力,卻依舊能威風凜凜讓人畏懼的,恐怕也只有莫雨桐了。

“如果,我不接受呢?如果,我反抗呢?!”,青嫙捂着臉,顯然十分的不服。

“那麼,你全族的人,一個個都會死在你的面前!”,雨桐一把抓住了青嫙的頭髮,目泛寒光。“我不是恐嚇你,你若是不信,你就試試!而且,別妄想逃走,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聽到雨桐這麼說,青嫙‘咕咚’一聲跪在地上,緊緊的拽着雨桐的裙子。“求你,我不和熾烈結婚了,我不和他糾纏了不行嗎?放過我!”

雨桐望着哭泣的青嫙,許久才緩緩的開口。“以後嫁進我們家,就別擺着一張晦氣的臉,若是我看到你又半分的不高興,我定叫你全家永遠不高興!”

說到這裏,雨桐含笑走到了我的面前,輕輕握住了我的手。“初五,下次教訓這種人的時候,記得打出結界屏蔽,畢竟家醜不可外揚,知道嗎?”

“知道了,乾媽!”,我揚起脣角微微點頭。

雨桐

走了,我見青嫙還在跪着,伸出手扶起她,見那眼中的憤恨我笑了。

“你不該怪我啊!”,我伸出手將青嫙臉上的傷痕消弭,而後輕輕拍了拍她的潔白如初的臉。“乖,笑一個,不然等會熾烈看到你鬱鬱寡歡的模樣,肯定是要生氣的!你要知道,他生氣和雨桐鬧彆扭,雨桐可是隻會拿你撒氣的!”

青嫙怔怔的望着我,望了許久,一把抓住我的手。

“縱使我不愛熾烈,可我和他的關係發生夜煞在你與他相識之前,縱使如此你爲何這樣恨我?”,青嫙目不轉睛的望着我,“難道你真的想爲了一個利用你的男人,來不擇手段的折磨我嗎?”

我緩緩的擡起頭望着她。“你做的當真只有這些嗎?那個喪葬店的長袍男鬼,是你派去的吧?你派他去,不就是爲了刺激我,動用異能,好過早的讓陰胎吞噬嗎?!”

我不傻,熾烈也三番兩次的提醒我,不用動用這些能力,可是那個長袍男鬼就是明顯的衝着我來的,能如此討厭我,想置我於死地的,除了青嫙該沒有旁人了!青嫙縱使不愛熾烈,也不願我覬覦她的備胎,這就是她最自私最令我討厭的地方。

聽了這話,青嫙的臉明顯的變了顏色,見此,我笑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