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南宮黎嘴角微微盪漾出一抹笑意,整個人也變得自信滿滿的。

“走!”

“小姐!”小玲這會急了。

小玲悄聲說道:“小姐,這樣做真的好嗎?再怎麼喜歡?咱們也不能不這麼不矜持呀?”

南宮黎抿了抿脣,如果矜持蘇櫟就能看上她的話,她幹嘛風雨兼程的守了一年多。 南宮黎攥緊手指,現在也只能硬着頭皮去了。

那些糕點,她一直帶着,想有機會能讓蘇櫟嚐嚐她的手藝,正好,給夫人吃也是一樣的。

若是在矜持,自己喜歡的人都要被別人搶走了。

蘇櫟一直以來,對於她來說,都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及的夢。

她放下自己所有的自尊,她想努力一次。

蘇櫟那個人太冷,太狠,那麼,就由她主動一點好了。

南宮黎在心裏不停的給自己打氣。

一路上,南宮黎都是低着頭的。

小玲也緊張地抱着南宮黎的手。

上次小姐偷偷去了一次雲城,那是僥倖沒有被抓到,可是這一次,這樣光明正大的真的能進去嗎?

秦詩語卻一副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似乎是要等着看好戲一樣。

“阿黎,你看起來很緊張!”秦詩語眯眼看着她,想從她臉上找出一絲痕跡,可是,南宮黎一直低着頭,讓他無跡可尋。

南宮黎突然擡頭,淡定一笑:“詩語,我有什麼好緊張的,我只是在想些事情而已。”

看着南宮黎的神色淡定,看來,南宮黎守了這一年,也沒有白守。

秦詩語斂眸,眼底透露出一片陰沉。

三人誰都沒有說話,馬車裏頓時靜了下來。

只有馬車的軲轆聲,讓人的心裏七上八下的。

皓月皎潔,銀輝傾灑。

夜色下的雲城,被溫和的月華輕籠,鳳尾花清幽,樹影搖曳,夜風輕拂而過,暗香隱隱襲人。

蘇紫陌正在給一家人烤燒烤吃。

沐雲軒在一旁打下手!

一家子其樂融融,很是幸福。

這時,青蓮走了進來。

青蓮的體態,豐滿了很多,看着她臉上的笑容就知道,她過得也很幸福。

她依然習慣叫蘇紫陌莊主。

“莊主,外邊有三個小姑娘,說要見莊主,說莊主答應過她,可以到雲城來玩,還說親手給莊主做了糕點,正好給莊主送過來。”

正在翻烤肉的蘇紫陌,擡眸,明亮的大眼裏閃過一絲疑惑。

蘇櫟一聽,微微蹙眉!

“哇!青蓮姨,給孃親送糕點嗎?快讓她們進來,翊兒最喜歡吃糕點了,大哥帶回來的糕點,都被二哥吃完了。”小天翊一臉饞樣,五歲的他,個頭也長高了不少,那張粉雕玉琢的小臉,漸漸展開,也越發的俊了。

蘇齊咬了咬後牙槽:“沐天翊,那一盤糕點六塊,我吃了兩塊,你吃了四塊,說是被我吃完的,你好意思嗎,你?”

青蓮看着他們笑了笑,沒有說話,等着蘇紫陌發話。

“青蓮,讓她們進來吧,也不能讓人家大老遠的白跑一趟。”蘇紫陌心裏沒有太多印象,要說有印象的便是半年前,那個叫南宮黎的小姑娘,她印象挺深的,不過她似乎也只允諾過她一人可以進來玩。

“好,我這就去讓她們進來。”青蓮笑吟吟地轉身離去。

過了一盞茶的功夫,南宮黎和秦詩語,小玲三人被青蓮帶到了凌霄殿。

三人被比皇宮還要豪華的雲城給驚呆了。

蘇櫟看到三人,他危險的眯起眼眸,眉頭不由自主的深蹙,還真的是南宮黎,她居然不怕死的追到雲城來了。 南宮黎看着依然很漂亮的蘇紫陌,她上前一步,甜美的笑着說道:“夫人,您還記得阿黎嗎?”

蘇紫陌看着她笑了笑,:“南宮小姐,記得,怎麼不記得!”

而秦詩語,徹底驚呆!

少主的孃親,怎麼可能還這麼年輕?

一身白色衣裙,襯托出她如下凡的仙女。

還有她身旁的白衣男子,俊逸如嫡仙,他就是雲城聖主嗎?

看起來也不過二十五六歲的樣子。

這一家子簡直是逆天了,這讓秦詩語更有一股想加入雲城的強烈慾望。

“詩語見過夫人,聖主!”秦詩語低眉順眼,乖乖巧巧的盈盈行禮!

大家閨秀的一舉一動,瞬間展現的淋漓盡致!

蘇紫陌疑惑的看了南宮黎一眼,這是哪家小姐,她似乎並不認識?

可不等南宮黎開口,秦詩語便自報家門:“夫人,詩語是秦丞相府的嫡女,秦詩語,是阿黎的朋友,和少主也見過兩次。”

“哦!”蘇紫陌點了點頭,“秦小姐客氣了。”她不由得多看了秦詩語一眼。

“哇,哥,這大晚上的,居然有兩個大美人找上門來,看來哥你的紅鸞星動了。”

“閉嘴!”蘇櫟冷冷的看了這個一向不正經的弟弟一眼。

蘇齊和馨兒相視一笑,目光齊齊的看着南宮黎和秦詩語。

“夫人,這是阿黎自己做的糕點,特意送過來給夫人嘗一嘗。”南宮黎將食盒遞給蘇紫陌。

“南宮小姐,這麼晚了,還讓南宮小姐掛記着,真是過意不去,不如,你們和我們一起吃宵夜吧!”

“多謝夫人!”南宮黎這下心裏才真的落了,只要不被趕出去就好。

蘇紫陌示意沐雲軒接過竹籃。

沐雲軒大步走過,接過南宮黎手中的竹籃。

秦詩語一看,瞬間窘迫不已,她什麼都沒有帶,沒想到南宮黎卻早有準備!

蘇紫陌看着不遠處坐着的兒子,無動於衷。

心裏也有些無奈,這兩個女孩子,打着給她送糕點的旗號,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們是來見櫟兒的。

蘇紫陌聲音輕柔地喊道:“櫟兒,還不快起來招呼你的朋友。”

蘇櫟一聽,本想拒絕,可是,他是一個從來不拒絕孃親的人。

“是,孃親!”蘇櫟暖聲的回答,讓南宮黎微微一愣。

這樣的蘇櫟,真的很少見。

可是,南宮黎是一直低着頭的,他根本就不敢看蘇櫟。

以蘇櫟的聰明,一定知道今夜是怎麼回事?

蘇櫟起身,嘴角微微扯出一抹冷笑,他懶洋洋的走到南宮黎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低着頭不敢看他的小女人。

南宮黎看着他的腳尖,一動不動,心裏緊張得快要死掉了。

蘇櫟的目光,映射到她的心裏,讓她的心七上八下的,心跳得厲害,彷彿快要跳出來了一樣。

秦詩語一看蘇櫟專注在南宮黎身上的目光,心裏瞬間警鐘長鳴,她溫柔地出聲:“詩語見過少主!”

蘇櫟這才懶洋洋的收回目光,淡聲道:“坐吧!”

那淡淡的的聲音,似乎是在壓抑着自己的脾氣一樣,眼角分明流出了一絲不高興。 蘇櫟大步流星的走回自己的位置上。

南宮黎只能硬着頭皮跟過去。

看着蘇櫟坐下,她也快速的坐到了蘇櫟身邊。

她依然低着頭,不敢蘇櫟。

不看他,她都知道,他生氣了。

秦詩語本想坐到蘇櫟身邊,可是,又不好意思讓南宮黎挪一下。

有兩個位置是排在一起的。

雖然也挨着蘇櫟,可她知道,那兩個位置是雲城夫人和聖主。

秦詩語對着馨兒和蘇齊點了點頭,坐到了馨兒的身邊。

這樣也好,能和馨兒交上朋友也是好事。

“馨兒小姐,晚膳的時候,我們匆匆忙忙見了一面,也來不及跟馨兒小姐打聲招呼!”

馨兒看着她,微微一笑:“秦小姐客氣客氣了!”

隨即,秦詩語找着話題,和馨兒聊得挺開心的。

而南宮黎,依然低着頭。

蘇櫟微微挑眉,這南宮黎平時不是很大膽嗎?這又是怎麼回事,這大晚上的跑到雲城來,卻連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不遠處,沐雲軒微微靠近正在烤肉的蘇紫陌。

他低頭,在蘇紫陌耳邊輕聲說道:“陌兒,我看着這兩個女孩都挺喜歡咱們家櫟兒的。”

蘇紫陌微微一笑,也小聲的回答道:“那是他們年輕人的事情,只要櫟兒喜歡,只要心地善良,能和咱們櫟兒同甘共苦就好。”

沐雲軒也贊同的點了點頭。

“雲軒,好了,還好今天你說想吃烤羊肉,加三個人也夠吃了,端過去和孩子們一起吃吧。”

而小天翊,早已經等不了了,看着爹爹和孃親只顧着說話。

他大聲喊道:“爹爹,你離我孃親遠一點,你一靠進我孃親,孃親連烤肉都忘記翻了,翊兒的小肚子都快餓扁了。”

沐雲軒一聽,不悅的瞪了兒子一眼。

“閉嘴,爹爹這就給你端過來。”

蘇紫陌看着他們笑了笑,擦了擦手,提着南宮黎送來的糕點和沐雲軒一起走過去。

濃濃的肉香味,讓大家食慾大增。

南宮黎聞到濃濃的肉香味,快速的擡起頭來,水亮的大眼突然一亮,眼睛盯着桌上的烤肉。

有一隻脆皮烤羊,烤雞,牛肉,蔬菜,看起來好豐盛。

蘇櫟一看,微微挑眉,那些肉,居然比他還要吸引她的眼球。

心裏有一股怪怪的感覺。

“南宮小姐,秦小姐,快吃吧!”蘇紫陌招呼道。

“多謝夫人!”兩人快速的笑着道謝!

蘇櫟拿起筷子,先是給孃親夾了幾塊牛肉和一些蔬菜,又用一旁的小刀,將羊肉割成小塊,拿了一些給孃親,才自己吃。

看着兒子暖心的動作,蘇紫陌幸福的笑了笑。

蘇紫陌看了看南宮黎身後的小丫鬟,她快速地說道:“小姑娘,別站着,有很多,大家一塊吃才香。”

小玲一聽,受寵若驚!

可還是不敢坐下去。

“快坐吧!別客氣。”蘇紫陌知道這尊卑嚴重的年代就是這樣。

南宮黎挪了挪位置,“小玲,既然夫人開口了,你就坐下一塊吃吧!”

小玲快速的福身道:“多謝夫人!”

小玲開心的坐到南宮黎的身邊。

南宮黎這一挪,倒也和蘇櫟很近,稍不注意,兩人的手拐就會碰到一起。 看着小玲坐下來,秦詩語眼裏閃過一絲鄙夷,一個奴婢,也要和他們同桌嗎?

她們秦家從來沒有開過這樣的先例,瞬間讓她心裏有些不平衡,這夫人是怎麼想的,何必在意一個丫鬟,降低自己的身份呢?

蘇齊收回目光之際,剛好捕捉到秦詩語眼中的那抹鄙夷,他的目光微微閃了閃,嘴角瞬間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意。

而蘇櫟的神色,有幾分不自然,除了孃親和馨兒,還沒有哪個女人敢離他這麼近過。

“大哥,你就着手,也給我們切一點羊肉呀。”蘇齊有些埋怨的看着哥哥。

哥哥一向只心疼孃親,不心疼他們。

這每次吃飯,好吃都在孃親碗裏。

“你自己有手,爲什麼要我幫你切?”蘇櫟絲毫不給面子的說道,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Www ⊕tt kan ⊕¢O

晚膳他一口都沒有吃,就等着吃孃親給他做的烤肉。

孃親每次一做燒烤或是飯菜,都是他們一家人最開心的時候。

“哎呀!說了等於白說。”蘇齊俊眉微微一挑,目光輕輕瞟了一眼吃得開心的南宮黎。

“哥,人家南宮小姐坐在你身邊,你至少要要給南宮小姐切一些吧,人家是客人,又是哥的朋友,給讓南宮小姐自己來,是不是沒有盡到地主之誼呀?”

蘇齊天天泡在青樓,又怎麼會看不出來這南宮黎對哥哥心儀已久呢。

在說,這南宮黎的事情,嶽大哥也同他說過幾次。

這第一次見到,對着南宮黎的印象挺不錯的。

他們一家人都喜歡不做作的女人。

相比於一旁秦小姐,他更看好這南宮黎。

蘇櫟一聽,手中的筷子微微一頓,他看了看弟弟,放下手中的筷子,鬼使神差的拿起一旁的小刀,去給南宮黎切羊肉。

蘇紫陌一看,快速的和沐雲軒相視一笑。

而沐雲軒,也把一旁的小刀,要給小天翊切羊肉。

蘇櫟一看,快速地說:“爹爹,櫟兒給你切吧。”

沐雲軒欣慰的看了一兒子,輕聲說道:“不用,你給南宮小姐切,爹爹一會還要給你孃親切呢?”

沐雲軒和蘇紫陌一樣的心疼蘇櫟,他們也希望能出現一個能溫暖兒子的心的女人。

蘇紫陌淺淺一笑,丈夫貼心,兒女孝順,現在也只差兒媳婦了。

蘇櫟一聽,點了點頭。

他將羊腿上比較細嫩的肉切了一些,放到南宮黎的碗中。

他淡淡的說了一句,“吃吧!”

“謝謝!”南宮黎衝着蘇櫟燦爛一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