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又不是你抓到的,你有什麼好得意的?你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罷了。”基德的嘴炮也不差,不過他心裏並沒有在意柯南,他知道柯南不能把他怎麼樣的,交給警察,端木軒可不會同意,不過對於端木軒前面的話,他心裏卻是有些揣測不安了。

“哼,到了這個地步,你還敢嘴硬,明天警察就來了,你就等着在監獄裏渡過自己的下半生吧。”基德的手下敗將讓柯南臉上有些掛不住了,上次他還真的是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的就敗在了基德手下。

“柯南,在把他交給警察之前,難道你就不好奇一件事嗎?”端木軒有些好笑的看着柯南和基德鬥嘴。

“好奇一件事?”柯南奇怪的看向端木軒,圍在周圍的小蘭他們也有些疑惑了,倒是基德,感覺自己心中不詳的預感越來越強了。

“對啊,你們不好奇他到底長什麼樣子嗎,好像還從來沒有人知道他長什麼樣子呢。”端木軒一臉陰險的笑容的看着基德。

“誒,這麼說來也對啊,好像確實是沒有人看過基德長什麼樣子呢。”衆人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你們想幹嘛!”基德臉色卻是立馬沉了下來,作爲一個隱藏在黑暗中的人物,最怕的就是見光了,要是他的相貌被傳了出去,警察想要抓他可就是易如反掌了,他怪盜基德的身份他身邊的人可都不知道,要是相貌被曝光了,那一切可都露餡了。

----------

ps:555,好人手殘的到現在才更新,而且還只有一章!晚上好人卡文了,就想着去水羣順順思路,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好人和朋友就土豪和夢想這個話題水了一晚上的羣了!

唉,暫時就這一更先,更新這麼晚,還只有一更,好人沒臉求推薦了!(可憐的目光) ?“想幹嘛?基德,你說呢!”看着基德緊張的樣子,柯南立馬興奮了起來,說起來,對於基德到底長什麼樣子,他也確實是蠻好奇的,現在好不容易抓到機會了,就是端木軒不說,他也不會放過這樣好的機會的。

這個藏頭露尾的傢伙,馬上就要向世人揭開他的真面目了,柯南眼中爆發出一陣比園子還要強烈的綠光,然後毫不猶豫的把手伸向基德的臉。

圍在旁邊的小蘭衆人看着柯南伸向基德的手,都瞪大了眼睛,對於基德的真面目,他們也是很好奇的,特別是園子,她雙手抱在胸前,眼睛死死的盯着基德的臉,緊張的都不敢呼吸了。

“魂淡!你要是敢摘下我的眼鏡,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看着柯南伸過來的手,基德是真的急了,他拼命的閃躲着,嘴裏還在大聲的威脅着,期望柯南能住手。

真面目的曝光對於他來說,後果實在是太嚴重了,不是他所能承受的起的,真面目曝光以後,不但他要遭到警方的通緝,變成喪家之犬東躲西藏。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個在世界各地尋找着“長生之石”潘多拉的黑暗組織,要是也知道了他的真面目,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他前面可不知道破壞了多少次那個黑暗組織的計劃,那個黑暗組織已經恨不得把他挫骨揚灰了,就是他的家人,估計也會被牽連進去。

“哦~不會放過我?那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不會放過我了。”柯南現在的樣子像足了一個打算對良家婦女下手的大反派,他嘴角掛着一絲得意的笑容,基德往後挪動一步,他就往前進一步,直到基德退無可退,才猛的伸手,一把奪下基德眼睛上的單片眼鏡。

右眼上的眼鏡被突然的奪下,基德下意識的就閉上了眼睛,心裏忍不住的就是一沉,心裏有那麼一個瞬間,他甚至冒出了把在場的人都殺人滅口的可怕想法,不過想到端木軒的實力,他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馬上就煙消雲散了。

“咣噹——”柯南的情緒波動比基德差不了多少,一拿下他右眼上的單片眼鏡,柯南就忍不住的張大了嘴,握着單片眼鏡的手也忍不住的就是一個哆嗦,然後眼鏡直接掉在了地上,發出了一聲輕響。

“新,新一。”小蘭一聲驚呼,不可思議的用手捂着嘴,然後馬上眼中泛起了一層水霧,下意識的就想往基德懷裏撲去,不過馬上,她就反應了過來,剛剛擡起的腳僵在了半空中,眼神忍不住的瞟向柯南。

要是房間裏最激動的,可能還不是柯南,基德或者小蘭,而是園子,本來一臉期待的園子看到基德的眼鏡被摘下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隱約間還能從她身體裏聽到一陣什麼東西碎了樣的聲音。

最淡定的估計就是端木軒和旁邊不明真相的中年男人幾個吧,查過工藤新一資料,知道新一大人時候長什麼樣子的灰原哀此時也是怪異的看着基德,目光在基德和柯南之間來回掃着。

果然和柯南長的一模一樣呢,端木軒好笑的打量着基德,他雖然以前偷偷的去基德的學校看過,但也還是第一次直接面對基德的真面目,就是上次杯戶酒店的那次,基德也是經過了變裝的。

“騙,騙人的吧,爲什麼會長的和我一樣。”柯南抽動着嘴角,不敢相信的看着基德的臉,連自己的真實身份都給自己說出來了。

一直注視着他的小蘭聽到他這句的話的時候心裏總算是確定基德不是新一了,她眼神有些複雜的看着柯南,她剛剛心裏都有點懷疑,是不是一直以來自己都給弄錯了,柯南其實真的只是個小孩子,被綁起來的纔是新一。

“基德殿下,你臉上肯定還帶着變裝是不是?你怎麼可能是那個傢伙呢。”園子的嘴角也有些抽搐,不過她還在努力的催眠着自己,基德其實現在臉上還帶着僞裝,這不是他的真面目,但只要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基德此時不可能還有僞裝。

“基德殿下,讓我看看你真面目吧,你肯定不會是那個傢伙!”園子催眠了幾句,心裏有些底氣了,忍不住上去用手撕扯着基德的臉,企圖能撕下一層面具樣的東西。

“唔!疼!你們到底在幹嘛!”園子情緒激動之下,下手也沒有個分寸,這讓基德有些吃痛,其實他心裏也是一片疑惑,剛剛他睜開眼的時候,就敏銳的發現了柯南他們的反應有些不對勁了,顯得很詭異,這不禁讓他有些好奇,柯南他們到底是怎麼了。

“沒有,怎麼會沒有面具呢。”園子顯得有些失神,嘴裏重複的呢喃着,沒有回答他。

園子不像小蘭那樣,知道柯南就是新一,她還以爲基德是新一了,這對她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基德一直以來都是她心中幻想的白馬王子,但突然,她發現自己的白馬王子竟然突然變成了一個自己討厭的傢伙,她有種夢想被擊碎了的感覺。

“廢話,當然沒有面具,你們到底是怎麼了?”基德更是好奇了,真面目暴露的嚴重後果都被他暫時的拋在了腦後。

“你,你一直都長這樣嗎?”柯南漸漸的恢復了過來,他怪異的看着基德,有些遲疑的問道。

“廢話,我當然一直都長這樣,你們到底是什麼意思!”基德沒好氣的瞪了眼柯南。

“你爲什麼跟我..跟我新一哥哥長的那麼像!”柯南差點又說漏嘴了,不過幸好,他給及時圓了回來。

“切,什麼長的那麼像!沒想到這個可惡的傢伙消失了那麼久,竟然變成了一個小偷!”園子的語氣很不善,她已經先入爲主的認爲基德就是新一了,這讓她心裏不覺的涌出一種被欺騙了的惱怒感。

“你們到底是在說什麼啊!我爲什麼一句都聽不懂!”基德一頭的霧水。

-------

ps:拖延症又犯了,好煩,不知道該怎麼辦,想剁手!又是更新的這麼晚,又是一章,好人前面就還欠着大家兩章,加上上週900推薦欠的四章,結果好不容易五更補上的又欠了回去。

唉,還欠着大家6章,等好人慢慢補上吧,節操好人已經沒有了,不過底線還在,欠的好人一直都記在心上,會補上的! ?“不要再裝了,你個滿腦子只有推理的混蛋,你的真面目都已經暴露出來了。”基德疑惑的樣子在園子看來,就是裝腔作勢。

她和工藤新一的關係可不怎麼樣,在工藤新一沒有變小之前,還只是性格不合,經常鬥嘴罷了,那個也只是開開玩笑,都不會放在心上,還能算的上是好朋友。

但在工藤新一變小了以後,園子看着自己最好的閨蜜小蘭,常常因爲思念他而暗暗落淚,而他卻一直什麼消息都沒有,這一下子就讓園子對工藤新一不爽了起來,她心裏一直都爲小蘭感到不值。

更不要說現在,她誤以爲自己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是工藤新一喬裝的,這讓她有種夢碎了的感覺,而且,更重要的是…上次黑暗之星事件中,她還強吻過基德。

想到這裏,園子就心裏就更是不爽了,都有種立馬去刷牙的衝動,看向基德的目光,也更是不善。

“他不是新一。”一旁的小蘭還沒有等基德答話,就衝着園子搖了搖頭道。

“不是工藤新一?”園子愣了愣神,怎麼可能會不是,自己的記憶還不至於那麼差吧,完全就是和那個小子長的一模一樣啊!

“確實不是。”小蘭認真的向園子點了點頭,關於她爲什麼知道基德不是工藤新一的原因沒有多做解釋。

“你們是把我當成別人了?還有人長的和我一樣?”基德從小蘭和園子的對話中也聽出味來了,有個叫工藤新一的長的和他很像,這讓他有些好奇,對於工藤新一這個名字,他是知道的。

他之前也曾經偶爾聽別人提起過幾次,說東京有個很有名的高中生偵探,叫工藤新一,但他一個怪盜,對於偵探之類的話題可沒有什麼興趣,所以一直都不知道工藤新一和他長的很像。

上次黑暗之星事件中,他曾經調查過毛利小五郎和小蘭的資料,資料裏面對於工藤新一也提到過幾句,但裏面並沒有工藤新一的照片。

“誒,他真的不是那個可惡的小子?”這下園子傻眼了,她看着小蘭和基德面上的表情都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也感覺到了有幾分不對勁了,其實基德是工藤新一這事裏面還是有很多漏洞的,有很多時間點都對不上,只有她仔細想想,就能發現。

“當然不是!”開口的是柯南,他的語氣有些不善,對於園子稱他爲可惡的臭小子,他很是不爽。

“那爲什麼他和那個小子長的一模一樣。”園子沒有在意柯南的語氣,而且一臉疑惑的指着基德問道。

“這個誰知道呢。”柯南又是不爽的回了句,然後把目光轉向了基德,雖然園子前面扒過基德的臉,確認基德臉上沒有什麼人皮面具之類的,但他心裏還是忍不住的想伸手捏捏基德的臉,再確認一次了。

“你到底爲什麼和我新一哥哥長的一模一樣,這裏面有沒有什麼隱情。”柯南不善的盯着基德。

“我壓根就都不認識你們說的那個什麼新一!”基德臉上一臉的莫名其妙的,他心裏也在好奇柯南這個問題,那個工藤新一難道還真的是長的和自己一模一樣?

“你的真名叫什麼!”柯南審問着基德,腦子裏也在拼命回憶着,自己家裏是不是有什麼遠方的親戚,或者自己其實一直都有個兄弟,在小的時候走丟了還是怎麼了。

難道…柯南腦子裏突然冒出了一個可怕的想法,自家老爹難道在外面有着風流債,以前有着什麼喜歡的女人,生下過兒子?

想到這裏的柯南,再聯想到他老爹工藤優作不錯的女人緣,越發覺得這個事很有可能了…

腦洞大開的柯南根本就停不下來啊!

“我的真名?你認爲我會告訴你?”基德不屑的撇了眼柯南,經過最初的震驚,他心裏也活泛了開來,那個大名鼎鼎的高中生偵探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那不是說,自己的真實身份不會被暴露?

警察肯定沒辦法把自己的相貌宣揚出去,要不不知情的民衆不得以爲怪盜基德的真實身份竟然是被譽爲“日本警察的救世主”的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那就完全是警察廳在自己打自己的臉了。

而且說不定警察也壓根不會相信他們說的話,估計只會以爲自己還帶着變裝,把所有人都騙了過去,畢竟,和別人長的一模一樣,還剛巧是和一個很知名的,站在怪盜對立面的偵探一模一樣,這種事誰信啊。

基德此時的想法,就是端木軒心裏的想法,要不他可不敢隨便的攛掇着柯南去摘基德的眼鏡。

“哼,等下警察來了,你會乖乖的招認的。”看着基德不屑的眼神,柯南爲之一怒,本來他還因爲想着基德可能是自己什麼失散多年的兄弟啊,或者同父異母的兄弟之類的而對基德有些莫名的好感的,但被基德一弄,這絲好感立馬消失殆盡了。

“他真的不是個可惡的小子?”園子心裏已經認同了柯南和小蘭的說法,但嘴上,卻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不是不是不是,他這種人怎麼可能是新一哥哥。”本來就被基德氣到了的柯南被園子再次叫做可惡的小子,一下子爆發了。

“小鬼,你是不是又皮癢了!要我給你鬆鬆骨頭。”園子也不是好相與的,前面因爲全身心的關注基德到底是不是工藤新一去了,纔會沒有在意柯南的語氣,但現在,確定基德不是工藤新一之後,立馬恢復了平常的樣子。

“你個可惡的小鬼,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是說我不如那個聽都沒聽過的什麼工藤新一嗎?”基德也衝着柯南爆發了,這種人怎麼可能是新一哥哥是什麼意思?看不起自己?基德心裏很是不爽了,他故意開口貶低着工藤新一。

“你說什麼!聽都沒聽過的工藤新一!新一哥哥可是日本著名的高中生偵探,你纔是什麼聽都沒聽過的怪盜基德呢,還1314,真是夠土的名字。”愛出風頭的柯南聽了基德貶低自己的話,也一下子就毛了,衝着基德大聲吼道。

“小鬼,你在跟你說話你有沒有聽見!你是不是皮癢了!”

“你竟然說我名字土!那個什麼工藤新一的名字才土呢!”



園子,柯南還有基德莫名其妙的的吵成了一團!

-------

ps:啊啊啊!好煩好煩好煩啊!我的拖延症真的沒治了嗎? ?“不要再裝了,你個滿腦子只有推理的混蛋,你的真面目都已經暴露出來了。”基德疑惑的樣子在園子看來,就是裝腔作勢。

她和工藤新一的關係可不怎麼樣,在工藤新一沒有變小之前,還只是性格不合,經常鬥嘴罷了,那個也只是開開玩笑,都不會放在心上,還能算的上是好朋友。

但在工藤新一變小了以後,園子看着自己最好的閨蜜小蘭,常常因爲思念他而暗暗落淚,而他卻一直什麼消息都沒有,這一下子就讓園子對工藤新一不爽了起來,她心裏一直都爲小蘭感到不值。

更不要說現在,她誤以爲自己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是工藤新一喬裝的,這讓她有種夢碎了的感覺,而且,更重要的是…上次黑暗之星事件中,她還強吻過基德。

想到這裏,園子就心裏就更是不爽了,都有種立馬去刷牙的衝動,看向基德的目光,也更是不善。

“他不是新一。”一旁的小蘭還沒有等基德答話,就衝着園子搖了搖頭道。

“不是工藤新一?”園子愣了愣神,怎麼可能會不是,自己的記憶還不至於那麼差吧,完全就是和那個小子長的一模一樣啊!

“確實不是。”小蘭認真的向園子點了點頭,關於她爲什麼知道基德不是工藤新一的原因沒有多做解釋。

“你們是把我當成別人了?還有人長的和我一樣?”基德從小蘭和園子的對話中也聽出味來了,有個叫工藤新一的長的和他很像,這讓他有些好奇,對於工藤新一這個名字,他是知道的。

他之前也曾經偶爾聽別人提起過幾次,說東京有個很有名的高中生偵探,叫工藤新一,但他一個怪盜,對於偵探之類的話題可沒有什麼興趣,所以一直都不知道工藤新一和他長的很像。

上次黑暗之星事件中,他曾經調查過毛利小五郎和小蘭的資料,資料裏面對於工藤新一也提到過幾句,但裏面並沒有工藤新一的照片。

“誒,他真的不是那個可惡的小子?”這下園子傻眼了,她看着小蘭和基德面上的表情都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也感覺到了有幾分不對勁了,其實基德是工藤新一這事裏面還是有很多漏洞的,有很多時間點都對不上,只有她仔細想想,就能發現。

“當然不是!”開口的是柯南,他的語氣有些不善,對於園子稱他爲可惡的臭小子,他很是不爽。

“那爲什麼他和那個小子長的一模一樣。”園子沒有在意柯南的語氣,而且一臉疑惑的指着基德問道。

“這個誰知道呢。”柯南又是不爽的回了句,然後把目光轉向了基德,雖然園子前面扒過基德的臉,確認基德臉上沒有什麼人皮面具之類的,但他心裏還是忍不住的想伸手捏捏基德的臉,再確認一次了。

“你到底爲什麼和我新一哥哥長的一模一樣,這裏面有沒有什麼隱情。”柯南不善的盯着基德。

“我壓根就都不認識你們說的那個什麼新一!”基德臉上一臉的莫名其妙的,他心裏也在好奇柯南這個問題,那個工藤新一難道還真的是長的和自己一模一樣?

“你的真名叫什麼!”柯南審問着基德,腦子裏也在拼命回憶着,自己家裏是不是有什麼遠方的親戚,或者自己其實一直都有個兄弟,在小的時候走丟了還是怎麼了。

難道…柯南腦子裏突然冒出了一個可怕的想法,自家老爹難道在外面有着風流債,以前有着什麼喜歡的女人,生下過兒子?

想到這裏的柯南,再聯想到他老爹工藤優作不錯的女人緣,越發覺得這個事很有可能了…

腦洞大開的柯南根本就停不下來啊!

“我的真名?你認爲我會告訴你?”基德不屑的撇了眼柯南,經過最初的震驚,他心裏也活泛了開來,那個大名鼎鼎的高中生偵探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那不是說,自己的真實身份不會被暴露?

wWW▪ тt kán▪ ¢ O

警察肯定沒辦法把自己的相貌宣揚出去,要不不知情的民衆不得以爲怪盜基德的真實身份竟然是被譽爲“日本警察的救世主”的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那就完全是警察廳在自己打自己的臉了。

而且說不定警察也壓根不會相信他們說的話,估計只會以爲自己還帶着變裝,把所有人都騙了過去,畢竟,和別人長的一模一樣,還剛巧是和一個很知名的,站在怪盜對立面的偵探一模一樣,這種事誰信啊。

基德此時的想法,就是端木軒心裏的想法,要不他可不敢隨便的攛掇着柯南去摘基德的眼鏡。

“哼,等下警察來了,你會乖乖的招認的。”看着基德不屑的眼神,柯南爲之一怒,本來他還因爲想着基德可能是自己什麼失散多年的兄弟啊,或者同父異母的兄弟之類的而對基德有些莫名的好感的,但被基德一弄,這絲好感立馬消失殆盡了。

“他真的不是個可惡的小子?”園子心裏已經認同了柯南和小蘭的說法,但嘴上,卻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不是不是不是,他這種人怎麼可能是新一哥哥。”本來就被基德氣到了的柯南被園子再次叫做可惡的小子,一下子爆發了。

“小鬼,你是不是又皮癢了!要我給你鬆鬆骨頭。”園子也不是好相與的,前面因爲全身心的關注基德到底是不是工藤新一去了,纔會沒有在意柯南的語氣,但現在,確定基德不是工藤新一之後,立馬恢復了平常的樣子。

“你個可惡的小鬼,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是說我不如那個聽都沒聽過的什麼工藤新一嗎?”基德也衝着柯南爆發了,這種人怎麼可能是新一哥哥是什麼意思?看不起自己?基德心裏很是不爽了,他故意開口貶低着工藤新一。

“你說什麼!聽都沒聽過的工藤新一!新一哥哥可是日本著名的高中生偵探,你纔是什麼聽都沒聽過的怪盜基德呢,還1314,真是夠土的名字。”愛出風頭的柯南聽了基德貶低自己的話,也一下子就毛了,衝着基德大聲吼道。

“小鬼,你在跟你說話你有沒有聽見!你是不是皮癢了!”

“你竟然說我名字土!那個什麼工藤新一的名字才土呢!”



園子,柯南還有基德莫名其妙的的吵成了一團!

-------

ps:啊啊啊!好煩好煩好煩啊!我的拖延症真的沒治了嗎? ?端木軒,灰原哀還有小蘭他們在一旁看的滿頭的黑線,

“柯南,不要吵了,你前面出去聯繫到我爸了嗎?”小蘭忙站出來勸架。

“恩,聯繫到叔叔了,叔叔一直都等在吊橋那邊,我跟他說了這邊的事了,他已經去聯繫警察了。”提到毛利小五郎,柯南也有些感嘆。

平時看毛利小五郎一副不着調的樣子,但遇到這種關係到自己女兒人生安全的事,立馬就變得可靠起來了,吊橋那邊因爲有樹木的遮擋,所以車子開不進來,外面那麼冷的天,毛利小五郎竟然還一直在吊橋那邊等着,看那個樣子,是想等個一天一夜了。

“我爸一直都等着吊橋那裏?”小蘭皺了皺眉頭,有些擔心的說道。

“恩,不過知道兇手被抓住了,他應該會放心了吧。”柯南安慰了句小蘭,然後轉頭看向從事情敗露了以後,就一直在旁邊沉默着的田中喜久惠,“接下來我們只要等着警察的到來就行了,田中小姐,你爲什麼要殺害浜野先生?那個西山先生也是你殺的吧。”

田中喜久惠從被柯南他們發現開始,就一直沉默着沒有說話,前面基德的眼鏡被摘下來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動靜,她沒有選擇逃跑之類,吊橋已經被燒掉了,她就是逃出了別墅,明天照樣被會警察發現。

而且不要看中年男人他們都在關心基德,但其實也對她也一直留着份心。

“對,那個西山也是我殺的。”聽到柯南叫自己,田中喜久惠微微擡起了頭,看向柯南,她沉默了一下,沒有狡辯,直接坦然的承認了。

看見她承認,柯南臉色頓時一沉,“爲什麼?你爲什麼要殺了他們,兩條活生生的生命,就這樣沒了!”

“他們害死了我爺爺。”田中喜久惠回答的很坦然。

“害死了你的爺爺?”衆人都皺着眉頭,不解的看向她。

“對,我就是你們中午談論的那個魔術師,哈落伊夫。”提到自己的爺爺,田中喜久惠有些自豪,不過馬上,她眼中都蒙上了一層霧水,“但,但我的爺爺,卻死在了那兩人無聊的話題下。”

“哈落伊夫!”衆人臉色一變,中午吃過飯後,他們聊過很多話題,其中就有關於這個哈落伊夫的事情。

這個哈落伊夫是最近一個因爲表演逃生魔術失敗而死亡的魔術師,談到這個哈落伊夫的時候,混血男人還嘲諷了幾句,說什麼年紀大了,就該好好待在家裏等死,不要出來丟人了。

“難道…你爺爺是因爲他們才表演逃生魔術的?”也聽到了混血男人他們談論的柯南瞬間就想到了事情的關鍵。

“對!我爺爺就是因爲他們才死的,爺爺一直都在用着傻童子這個賬號和大家聊天,我前面還很疑惑爺爺明明年事已高了,卻不知道爲什麼還會重新出山表演魔術。”田中喜久惠眼中的淚水緩緩滑落。

“直到後來,我看過爺爺的聊天記錄才知道,他是因爲那兩個男人對他的一個魔術有爭議,說要是能再看看到爺爺表演就好了,爺爺纔會想着重新表演一遍給他們看的。”

“可是…可是…”黑田直子遲疑着,不知道要不要開口,看着田中喜久惠傷心落淚的樣子,她雖然有些同情,但還是有些不太認同田中喜久惠殺人的理由,混血男人和那個西山先生又不知道她爺爺的真實身份,雖然是間接的害死了她爺爺,但也不是故意的,就單單是爲了此事殺人,好像有些過分了。

“如果單單是因爲如此,我並不會怪他們兩個,畢竟那是爺爺自己選擇的。”田中喜久惠看出了黑田直子的遲疑,“但…但讓我無法忍受的是,他們多次在背後嘲笑我爺爺不自量力,表演一個魔術竟然都會失敗!明明…明明爺爺是因爲他們的原因纔會重新去表演魔術的!”

說到這裏,田中喜久惠的聲音已經有些哽咽了,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哈落伊夫是死的很不值,不過,我想,能死在自己最愛的舞臺上,對他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吧。”看着田中喜久惠泣不成聲的樣子,基德的心情也有些低落。

受到田中喜久惠和基德的影響,衆人一時間都沉默了下來,心中也有些嘆息。

“基德先生,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而且還知道我的事。”好半天,田中喜久惠才止住了眼淚,她紅着眼,看向基德,眼神還貌似不經意的樣子掃過端木軒。

對於端木軒的反應,她比小蘭他們要看的清楚的多,所以心裏也大概的猜到了,端木軒也是知道她的事情的,不過好歹端木軒還幫過她,所以她並沒有拆穿。

“我和你爺爺是朋友,前面明明在報紙上看到他出事了的消息,結果在網絡上,卻看到了他的賬號竟然還有人在使用,就想趁着這次機會出來看看。”也不是什麼隱祕的東西,基德沒有隱瞞,直接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多謝基德先生了。”聽到基德是因爲自己爺爺的原因才跑到這裏來,田中喜久惠輕聲道了聲謝,看着基德渾身綁滿繩子的樣子,又有些自責了,“沒想到因爲我的原因,害基德先生被抓住了。”

“哦~這個啊,沒什麼大礙。”提到自己被抓住了的事情,基德一點都不在意,他若有所指的看向端木軒,“我可是知道他哥哥的祕密,他不會把我交給警察的,一定會偷偷的放了我的。”

該死!看着基德這副樣子,端木軒心裏暗暗叫糟,他確實是想着晚上偷偷的把基德放了的,但現在基德卻這樣直接說了出來,顯然是想挑撥他和柯南的關係。

果然,端木軒轉頭看向柯南,發現柯南也正在盯着自己。

“他哥哥的祕密?什麼意思?”剛剛纔回來的柯南對於這事毫不知情。

--------

ps:第一更送上,好人今天至少有三更,就是一口氣把欠的全部還上也不是不可能哦!所以,跪求大家的推薦了!

推薦好機油的一本書,書名是《綜漫之被遺棄者的世界》,已經有快兩百萬字了,書荒的同學可以去看看! ?“這個可不能告訴你了,反正他晚上肯定會偷偷的把我放了的,你記得一定要看好我哦!”基德不但在挑撥着柯南和端木軒的關係,還在故意挑釁柯南。

“哼,我當然會看好你,你還以爲你能逃的了?”柯南一聲冷哼面無表情的看着端木軒,“軒,他應該只是開玩笑的吧?你不會做這種事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