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太好了,要是能拿下司馬弘道,奪了他的隱龍血脈,至陰龍脈與我的至陰月華一結合,無疑會功力大增,日後血脈也會提升,早就該想到這一層的。”

秦羿心頭暗道,司馬弘道無疑就是上天賜給他一件修煉法寶,若奪了這老賊的隱龍之氣,定是事半功倍。嗡!

司馬弘道是天下頂尖級高手,一出招自然不虛,屈指一彈,黑三的鐮刀如遭雷擊,山丘一般的身軀竟被一指給彈飛了,連退了十餘丈,雙腿在地上擦出了一道兩尺來長的深溝,這才止住身形。

嗚!

黑三悶哼一聲,張嘴吐出了一口血水,渾身氣力難繼,忿然之下一點力道也使不出來。

他這一指可不簡單,運用了足足七成的氣勁,看似輕巧,實際上真龍氣勁一下就鎖住了黑三的經脈,黑三那點氣力是絕對無法解開霸道無比的陰柔隱龍勁的。

“黑三退下,我來!”

精魁十七雖然性格內煉、陰沉,但每日與黑三在玉佩空間內修煉,早已親如兄弟,見他受傷,登時陰氣催發到了極致,如同一道血色的洪流,鬼魅般往司馬弘道衝殺而去。

由於速度太快,空氣中只剩下一連串的紅色炫影。

十七擅長的是速度,毫不誇張的說,天下間修爲、力勁比十七高強的人比比皆是,但論速度,放眼全天下他絕對可躋身前十。

不僅僅如此,他身上滿是血毒,這是一種很可怕的毒素,一旦對手被他撕咬、刺傷,傷口會被毒素感染,流血不止。

當初秦羿在地獄的時候,就曾跟精魁一族交過手,毫不誇張的說,別看黑三力大威猛,真要跟精魁十七打起來,會被活活玩死。

十七身形往左一拉,生生以速度拉出一連串的虛影,真身藏在其中,如刀的指甲硬生生掃向司馬弘道。

唪!

司馬弘道只覺的眼前一花,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撲鼻而來,濃眉一沉,周身氣勁猛然爆發,黑光四下蔓延開來。

十七哪裏扛得住這股氣勁,但精魁一族的堅忍、報復之心讓他強撐着司馬弘道的氣勁攻體,心一狠,當空飛腿之際,十指的指尖生生自指尖脫出,如利刃往司馬弘道咽喉割去。

司馬弘道哪裏料到十七被護體龍氣震開,還能有如此後招,距離實在太近了,他雙手二龍急舞,砰砰一陣脆響,精魁無比堅硬的指甲生生被震碎,饒是如此,仍有一枚擦過了他的脖頸右側!

指甲微創了動脈,司馬弘道只覺得脖子一麻,暗叫不妙,連忙運氣,然而已經晚了,鮮血滲透了出來。

雖然流的並不快,但無論司馬弘道如何封穴點脈,鮮血卻絲毫止不住!

他暗叫糟糕,這麼流血他遲早會被耗死,雖然創口很小,但這麼點點滴滴的滲着脖子,那種感覺太糟心了。

可惡!

司馬弘道惱羞成怒,大吼一聲,雙掌成爪,照着飛逃的精魁一勾,“隱龍出海!”

吼!

兩條黑龍騰空而出,以驚雷之怒捲住了奔逃的精魁,司馬弘道手一握,就要生生震碎十七。

十七頓覺周身難以動彈,渾身被黑龍纏繞,整個身軀都快要炸裂,奈何無論他如何掙扎,都難以逃脫司馬弘道的魔爪。

就在十七粉身碎骨之際,秦羿動了!

他要麼不殺,要殺必定是雷霆一擊,一擊奪命!

司馬弘道可是祕境級高手,能與燕九天、孫天罡一戰的頂級存在,即便秦羿此前的巔峯實力開了金身,想要殺他都難,不說與燕九天一樣打上三天三夜,至少沒個一天時間,拿不下來。

而現在本體修爲已經降低了整整一個層次,兩人相差至少也得是千里之別,想要一擊必殺幾乎是不可能存在的。

但黑三與精魁給他創造了機會!

司馬弘道已經被嚇住了,至少他心境有些亂了。

“恨天弓,射蒼穹!”

秦羿屈膝望天,兩手張開,瀟灑的虛空一張,一道銀白色的符文長弓豁然而現,長弓丈許,羽箭綻放着萬丈銀光,隨着秦羿眼神寒光一凜,如后羿射日一般,一往無前之威直射司馬弘道!

司馬弘道從來沒有這麼憤怒,這麼震驚過!

精魁十七在他眼中就像是一隻小小的螞蟻,不,甚至連螞蟻都算不上的空氣而已,竟然把他給傷了!

他三百年來縱橫天下,受過的傷屈指可數,如今被一隻小螞蟻給創傷了,這太丟臉,這太震撼了!

他唯有碾碎這該死的傢伙,才能發泄心中的怒火

就在他準備下毒手之際!

他被那道璀璨的銀光給吸引了!

司馬弘道發誓,他這輩子從沒見過這麼完美,這麼霸道的弓箭!

弓身如玉,灑滿銀光!

箭氣如霜,上面閃爍着古老的冥文符咒!

那一刻的秦羿,如同後裔再生,將天地間所有的靈氣,所有的陰氣都牽引了過去!

wωw¸ тт kǎn¸ C○

沒錯,就是陰氣!

司馬弘道本身就是兩條隱龍霸天下,可謂是使用陰氣的老祖宗了,所到之處所有的陰氣無不歸他所有。

然而此刻,他第一次嚐到了陰氣被奪的滋味!

更可怕的是,秦羿身上散發出來的陰氣能量,比他的要純上百倍、千倍!

“怎麼可能,世上怎麼會有如此霸道,如此精純的陰氣,這一定是幻覺!”

司馬弘道內心在呼喊着。

然而,他已經沒有機會思考了,箭出!

沒有任何聲音,也沒有空氣摩擦的火花!

這一箭硬生生把所有的空氣壓縮,擠壓成了虛無!

這箭可射破蒼穹!

這箭可穿日月!

這箭,也可殺人!

司馬弘道心頭一涼,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死亡恐懼,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死亡離自己是如此的近。

PS:今天宅男君過生日,終於走出了家門,陪媳婦看了一天電影(睡着聽完的),所以原諒我吧,朋友們,今兒就這三章了。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秦羿這一記恨天弓,是地獄三大戰族,黑漠一族的頂級功法。

地獄三大戰族分別是:第八層地獄八寒地獄的莽荒族、第三層苦海夜叉族、第十七層黃泉沙漠的黑漠族。

黃泉沙漠沙土爲黑色,一年四季黑沙飛揚,遮天蔽日,晦暗無光,是地獄中最惡劣的地區之一,黑漠族便生存在這種可怕至極的地方,他們在沙漠中練就了一手無與倫比的箭術,能開百里之弓,萬米外取敵人首級!

論箭術,天下無雙!

秦羿使出的恨天弓,正是黑漠箭術中頂級的恨天弓!

恨天弓算是黃級真法,這一箭射出,夾雜的威勢是凡間絕對前所未見的,原本被十七擦傷心中生了懼意的司馬弘道,見恨天弓神威烈烈,更是心驚,一時間被鎖住了心神。

死?

不存在的!

作爲天下頂級高手,又有隱龍血脈,司馬弘道的反應與意識甚至在孫天罡之上,眼看利箭要爆頭!

司馬弘道發出一聲怒吼,使出了隱龍神功中的壓箱底絕招:“隱龍無悔!”

兩條黑龍自地底穿出,以無窮之威,閃電奔雷急馳,瞬間纏在了他的身體上,護的嚴嚴實實,密不透風!

破夢者 吼!

其中一頭黑龍張開大嘴,生生將羽箭給吞了下去。

強橫的羽箭之力,生生將黑龍的頭顱炸成了粉碎,司馬弘道只覺咽喉一陣發甜,張嘴吐血,深知已經被震成了內傷。

不過,有另外一條黑龍護體,倒也不至於要了自己的命。

“好厲害的弓箭,老夫縱橫三百年以來,你是第一個打傷我的人,算是難得了。”

“不過,以你的修爲發出一箭,應該是極限了吧。”

“所以,不管你是誰,不管你天賦有多高,你註定今日只能死在我的手上。”

司馬弘道擦掉嘴角的血水,緩緩走向秦羿,陰森森的笑了起來。

每走一步,他身上的氣勢便增強一分,一條、兩條、三條……竟是九龍加身!

九龍咆哮,天崩地裂!

司馬弘道所到之處,盡皆溝壑,花草枯萎,那雄渾的氣勢,大有幾分真龍天子現身,無比的霸殺!

從來沒有人逼出過他的九龍之氣,這種憤怒之下的爆發,無疑是整個司馬家族的絕地反擊,這是歷代先祖賜予的力量,是司馬家族不容挑釁的榮光與自尊!

無論是誰,踏入這片土地,都必須死!

“九龍!司馬家的龍氣比我想象中的要強,無怪司馬青整天做夢想成爲武道至尊,你們確實有這個資格了。”

“不過,這一箭本就是想陪你玩玩而已!”

秦羿依舊是平淡如水,平靜的看着天際蒼穹,眼神中充滿了深邃的意味。

如果仔細品味,那種深邃之中夾雜的是一種憐憫、不屑與嘲諷!

仿若司馬弘道就像是一個掙扎的小丑,象徵着司馬家族的榮光到了最後一刻。

“你什麼意思?”

司馬弘道眉頭緊鎖,擡起頭順着秦羿的視線張望了過去,原本灰濛濛的蒼穹,突然裂開了一道口子,亮了起來,一顆無比璀璨的星辰大如月盤,當空而照!

星辰是紫色的,光芒璀璨,散發着一股無上的貴氣與威嚴,與龍氣遙相呼應!

九龍爲紫光一照,咆哮奔騰不已,似乎感覺到一種不祥的預感,竟是掙扎着想要脫離司馬弘道的身體。

“是帝王紫微星!”

“紫微星是王室專屬,可是爲何會有這種慌亂心悸之感,祖宗的龍氣爲何會一點點的流逝,到底是怎麼了?”

司馬弘道少有的慌亂,面色焦慮,臉色如土!

“什麼意思?”

“紫微星庇佑帝王,同時也是唯一能改變、掌控帝王血脈氣運,唯一能斬龍的星辰,所以,你覺的呢?”

秦羿嘴角的笑意更勝了。

笑容如刀,冰冷刺骨!

但見他的嘴脣微張,緩緩吐出了三個字:“斬帝龍!”

三字一落,紫光大作,縮成了一道光柱牢牢地籠罩在司馬弘道身上,原本還氣勢無比霸殺的司馬弘道,頓覺如置冰窟,就像是即將面臨行刑的死囚,渾身不自覺的惶恐戰慄了起來。

更可怕的是,九龍竟然瘋狂的想脫離他的身體,不惜反噬亂衝,震的他連連吐血!

“怎麼會這樣,這到底是怎麼了?”

司馬弘道並不知道,秦羿恨天弓一擊是假,真正的殺招就是紫薇斬帝龍!

在他引弓那一刻,心裏就清楚恨天弓雖然是黃階真法,但以他現在的力量,發揮到極致,發揮不了一成的妙用,完全就是個幌子,以真法氣勢震懾司馬弘道。

暗中則以真法引來了紫薇禁咒,禁咒自然是房修傳授的,用來對付燕九天、孫天罡之流起不了多大作用,但用來剋制司馬弘道,確實完美。

“我這可是隱龍之氣,王者之後啊,你們怎可以背叛我?”

司馬弘道無比痛心,饒是如此,他也絕不會任九龍離開,它們是司馬家的輝煌、靈魂,哪怕是死,也要以帝王血脈之身而亡。

這是他的底線!

“少在這裝神弄鬼了!”

“紫微星又如何,蒼天不從,我也要打他個透明窟窿!”

司馬弘道仰頭望着那霸殺的紫微星辰,滿臉決意,瘋狂大吼了起來。

“秦賊,受死吧!”

司馬弘道強行壓制九龍,力量催發到了極致,血紅的長袍、鬚髮在風中亂舞,猶如末日悲歌般蒼涼、癲狂!

轟!

“天下無主!”

司馬弘道雙手積壓把九龍攢成一團,九龍糾纏在一起,發出痛苦的嘶鳴,整個山谷也因爲龍嘯四下爆裂、巨震,大地搖晃,彷彿世界末日來臨一般。

“天下無主?這是要與我同歸於盡嗎?”

“只可惜,你沒這個機會了!”

秦羿不屑的搖了搖頭,擡頭仰望着星辰,滿倆的戲謔之意。

如果司馬弘道一開始就使出這等殺招,他必定是避無可避,但現在晚了,紫薇星辰斬帝龍禁咒已成,但凡身懷帝王血脈者,必定受誅!

除非司馬弘道擁有地獄、天界上乘之流的修爲,逆轉星辰之力活命,但顯然剛剛摸到祕境邊緣的司馬弘道,還沒這份能耐! 唪!

紫光落在了司馬弘道牢牢被紫光覆蓋,他那雄渾無比的力量在星辰面前,完全不值得一提,就像是一隻蒼蠅撞在了玻璃上,被硬生生反彈了回來。

司馬弘道被震的吐血,不信邪癲狂大叫:“不可能,不可能,我是不會敗的。”

司馬朗等人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的老祖,像無頭蒼蠅一般,痛苦的在光壁中亂撞!

“你有一個機會,立即捨棄龍脈,以凡軀之身,或可躲過星辰制裁。”

秦羿提醒道。

“妄想!”

司馬弘道痛喝道。

“那你就等死吧!”

“誅!”

秦羿手指一勾,一道紫光如同斷頭臺的閘刀,沿着光暈圓壁正中呈直線平直落下!

紫微一出誰與爭鋒?

刀無痕,天下無所不破!

縱然是金剛揭諦再生,也只能望刀絕望,成爲刀下亡魂!

不!

不!

司馬弘道運足神力想要抵擋閘刀,然而那一刻,九龍在這種極致的力量下,早已被嚇的失去了控制!

閘刀下,帝龍誅!

司馬弘道選擇了以先祖的榮光,就註定伏誅的下場。

九龍斬首,哀嚎遍野,天地無色!

龍龍連體,司馬弘道更是慘被分屍九段,那顆人頭雙眼圓睜,至死都不敢相信,這世上會有如此神妙的武法,如此輕鬆便破了他的隱龍血脈。

唪!

秦羿拂袖,紫微星辰消失在雲層中,天地恢復了灰濛濛的氣場,由於龍氣被破,整個隱龍山瞬間像是所有的靈氣被抽空了,河水枯竭,花草黯然凋零,剩下的唯有濃濃的死氣陰霾。

九龍被斷首,龍氣大衰,仍在司馬弘道體表掙扎、抽搐着。

可笑司馬弘道,至死都未能割捨司馬家族的那份王室尊嚴,如果他能及時的割捨隱龍血脈,雖然會遭受重創,但也不至於落了個分屍九塊。

秦羿拿出黑玉葫蘆,指尖輕輕一繞,九道龍氣猛地脫離了司馬弘道的身軀,飛入了葫蘆之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