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心裏想着各種自己還沒完成的事兒,張昊天心裏越發的着急了。手機端

要是自己不能順利的離開這裏,外面世界的事兒,還有什麼意義?自己要守護的任務,豈不是要徹底泡湯了?

一想到外面的人和事兒,張昊天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力氣,又朝着隨便一個方向開始衝撞,即便是失敗了,張昊天也不放棄,繼續尋找方向,心裏默默的想着,不管怎麼樣,都要想辦法趕緊離開這裏,不然,自己真的要完蛋了。

這會兒墨衣也已經都了這個世界了,眼看着那些剛纔恨不得生吞活剝的傢伙,墨衣嫌棄的撇了撇嘴,“你們,可看到生人從這裏經過了?”

墨衣所謂的“生人”,並不是陌生的人,而是活着的人。

那些眼睛還全都是慘綠色的傢伙一聽到墨衣這麼問了,全都伸出鼻子,想要在墨衣的身聞聞味道,想知道這個傢伙是什麼情況,是不是也是生人。

但是當這些傢伙在墨衣身找到了不一樣的味道之後,全都懼怕的不敢前半步,有一些膽小的,甚至都已經用最快的速度逃離現場了。

墨衣不理會那些膽小的,只是看着那些仍舊站在這裏的傢伙,重新又問了一次,想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看到張昊天。

果然,這會兒還真是有膽大的,他似乎也很懼怕,所以希望墨衣趕緊離開自己,在確定墨衣暫時不會傷害自己之後,伸手指了指剛纔齊昊天離開的方向。

墨衣朝着那傢伙手指的方向看了兩眼,心說這個張昊天啊,爲什麼好死不死的朝着那邊走了?這真是自己找麻煩啊!

還有,要是知道張昊天這麼容易迷路了,自己真的不應該帶他到這個地方來的。

心裏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墨衣腳下還是趕緊朝着那個方向出發,想着一定要儘快找到張昊天,要不然,還真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麻煩了。

此時,張昊天周圍的一切也都開始變得徹底模糊,消失,並且,連張昊天伸出去的手,也開始有要消失的意思了。

張昊天沒有半點兒疼痛或者是其他的什麼感覺,但是心裏還是相當的着急。

剛纔那些建築消失了,不知道消失到哪兒去了,自己這要是也跟着消失了,終究也是不太好啊!

然而,算是張昊天再着急,也還是沒什麼用處,周圍根本什麼路都沒有,伸手過去的時候還能伸出去,但是真的朝着那邊走的時候,根本不行的,像是有玻璃擋住了一樣。

張昊天心裏越發的着急了,但是也沒什麼好的辦法,也真的只能站在原地乾着急。

墨衣這會兒已經到了大門口了,但是墨衣並沒有直接衝進去。

本來墨衣是想在外面觀察一下的,但是在發現那扇大門已經開始慢慢消失的時候,墨衣還是決定趕緊衝進去較好,避免已經進去的張昊天也跟着一起到了另外的那個世界。

眼看着自己的雙手已經變得幾乎要透明瞭,張昊天真的要着急到跳腳了,可又沒什麼解決的辦法,自己像是一個被捆住了一樣,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墨衣進了院子,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張昊天所在的位置,伸手一把抓住了張昊天的肩膀,把他朝着外面一帶。

張昊天只覺得自己渾身一哆嗦,眼前一花。

等到再次看清楚周圍的時候,張昊天發現墨衣已經站在自己面前了。

“我,我,我這是怎麼了?”張昊天看着自己已經徹底恢復正常的雙手,想弄清楚剛纔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兒了。

“什麼事兒都沒有,你是走錯路了,我本來不是想讓你走這邊的。”墨衣左右看着,隨便解釋了幾句,但是也還是沒解釋完畢。

張昊天覺得更加怪了,“這是什麼意思?”不是讓自己走這邊,那爲什麼還要把自己丟到這裏來?這樣真的合適嗎?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趕緊離開這裏!”墨衣一臉的嚴肅,根本沒有要解釋的意思,轉身拽着張昊天的胳膊,要儘快離開這裏。

可在這個時候,張昊天竟然遠遠的又看到了周瑩瑩的那個身影!

“等下,你看那邊!”張昊天伸手指着周瑩瑩那邊的方向,想讓墨衣注意一下的,但是這會兒,墨衣根本沒想朝着那邊看。

張昊天着急了,“你趕緊看看啊!周瑩瑩在那邊了,要是再不過去,周瑩瑩肯定也要……”

後面的話,不等張昊天說完呢,直接被墨衣給否定了,“別想了,那根本不是的!”

“什麼?”張昊天不理解了,那明明是周瑩瑩,爲什麼墨衣會說不是?

本來自己能到這邊,是因爲看準了那是周瑩瑩的,現在墨衣居然說不是,這是不打算幫周瑩瑩嗎?

張昊天心裏瞬間不舒坦了。

墨衣又帶着張昊天朝着外面走了兩步,但是感覺到張昊天根本沒有要離開這裏的意思,墨衣也是無奈了。

“行吧,那我直接跟你說了,這根本不是周瑩瑩!你之所以會看到周瑩瑩的身影,完全是因爲你心裏最重要的人是她了,這地方是用你心裏最重要的那個形象,之後帶你去那個地方。”

“真的嗎?”張昊天很明顯不是很相信墨衣的話,並且,自己看的真真切切的,那邊是周瑩瑩啊!還有,這要是真的是自己虛幻出來的,會變得這麼真實嗎?

“什麼叫做真的假的,我爲什麼要騙你?稍稍用一點腦子好不好,我本來是打算帶你去救周瑩瑩的,你看看,你居然在這裏跟一個假的浪費了這麼多時間。”

“又是什麼意思?”張昊天直接是一頭霧水了。

不是說那不是周瑩瑩嗎,爲什麼現在還要去救?這齊納後的邏輯,根本說不通的啊! “你這個腦袋啊,真是理解需要提高了,我剛纔跟你說是假的,是因爲你看到的,這個世界是假的,但是這會兒,周瑩瑩的確是在這個附近,真是的,你明白沒有啊!”

墨衣着急了,心說這個張昊天啊,真的是腦袋有問題了,怎麼這麼笨啊。

但是算是墨衣這麼說了,張昊天還是有些回不過神來。

墨衣這會兒是真的着急了,因爲墨衣很明顯的感覺到了周瑩瑩的危險了。

“行了,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你跟我走是了!”墨衣再次伸手抓住了張昊天的胳膊,硬生生的把他朝着出口的方向走。

張昊天本來還想再掙扎幾下的,但是這會兒墨衣也是用了很大的力氣,張昊天根本沒辦法掙扎開。

無奈之下,張昊天只能跟着墨衣一起朝着不知道是什麼方向的方向走。

眼看着不遠處出現了一扇門,張昊天心裏忽然覺得這地方有些熟悉。

只是,不等張昊天搞清楚狀況呢,已經被墨衣拽着,通過那扇門,離開了這個世界了。

等到張昊天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感覺自己彷彿坐在一個黑乎乎的空間裏。

本來張昊天想要研究一下的,但是還沒等開始研究呢,墨衣已經一把掀開了轎子的簾子了。

“你看看,這眼看着都要到了,要是再慢一點兒,真的要遲到了。”

聽着墨衣這麼說了,張昊天心裏更加不理解了,這哪兒跟哪兒啊,好好的,什麼地方快要到了?

還有,什麼墨衣這個傢伙會莫名其妙的帶自己來這個邪門的地方?

心裏雖然不理解,但是張昊天這次學乖了,什麼話都沒說,這麼直接跟着墨衣安靜的坐着,倒是要看看墨衣想要帶自己去哪兒,會發生什麼事兒。

眼看着前面漸漸出現了一些黑色的建築,這會兒之所以能看到,完全是因爲有月亮的存在,想來,要是今天沒有這個月亮,那這些肯定也看不到了。

想到月亮,張昊天擡頭朝着天看了那麼一眼,這一看不要緊,張昊天發現天的月亮,竟然是紅色的!

“這,這……”張昊天伸手指着天的月亮,想問問墨衣的,這是什麼情況,爲什麼好好的月亮會變成紅色的?

墨衣也擡頭看了看,“你知道嗎,活人眼睛裏的月亮是白色的,死人眼睛裏的月亮是紅色的,你現在已經開始慢慢的死掉了,要是再不抓緊時間,要徹底變成死人了。”

這話一出,張昊天心裏又咯噔了一聲,“什麼?”自己不是活着的嗎?不是被墨衣出來了嗎?爲什麼好好的還會死掉?

張昊天實在是不理解了,這一天天的,這到底是什麼事兒啊!

本來自己是不想出門的,但是被墨衣拽了出來,後來自己也不想這個什麼轎子的,也是被墨衣丟來的,這個傢伙到底要對自己做嗎,真的是想要害死自己嗎?

想到這種可能性,張昊天真的很想質問一下墨衣了,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但是已經到了嘴巴邊的話還沒等真的說出口呢,張昊天發現,墨衣正帶着自己,或者說,是這個轎子帶着自己和墨衣,已經到了一棟豪華的別墅門口了。

轎子緩慢的停了下來,墨衣先一步走了下去,張昊天雖然心裏不願意,甚至還有些抗拒,但是想着下去總坐在這面好,緊隨其後,也跟着了下去。

剛一下轎子,那頂黑色的轎子迅速消失,張昊天轉身朝着來時候的方向看了一眼,發現那邊竟然也是霧濛濛的,根本什麼都看不清楚。

這讓張昊天心裏瞬間不舒服起來,之前自己在那邊的時候,不是現在的狀況嗎?

還有,既然剛纔的一切都可以消失,那麼眼前的一切,會不會也會迅速的消失?

不等張昊天想更多呢,墨衣已經拽着張昊天的胳膊,朝着那棟別墅裏面的方向走了過去了。

張昊天還是和之間一樣,想要反抗幾下,但是終究還是失敗了,人家墨衣根本不給他這樣的機會!

當墨衣真的拽着張昊天邁步走進去的時候,不知道從哪兒,突然吹來了一陣風,陰冷陰冷的。

張昊天渾身哆嗦了一下,墨衣像是發現了什麼,眉頭瞬間立了起來,“這是不認識我是誰了?全都給我離遠點!”

很顯然,墨衣這是已經生氣了,並且聽的出來,這要是不聽話,墨衣肯定是要翻臉的。

說來也怪,剛纔張昊天還覺得後背發冷,總好像是有誰在盯着自己一樣,但是墨衣這句話說完了,那種感覺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怎麼回事兒?”張昊天有所察覺,心裏也一早有了警惕。

墨衣還是沒解釋,不知道爲什麼,這會兒的墨衣話少的可憐。

張昊天看了墨衣一眼,心說這個傢伙什麼毛病啊,之前話說的跟個話癆一樣,現在開始玩兒什麼惜字如金了?不能給自己好好解釋一下嗎?

在張昊天心裏吐槽墨衣的時候,正前方的一扇紅色大門,這麼吱呀呀的打開了。

張昊天的注意力瞬間全都被那扇門給吸引住了,眼看着那扇門慢慢的打開,張昊天腦海裏也開始猜測,想知道這扇門裏面會有什麼東西。

本來以爲這裏無非是個房間,或者是一些其他的什麼建築,畢竟這地方是別墅啊,終究不可能打開裏面全都是廚房啊。

各種猜想在張昊天的腦海裏交織着,但是眼看着那扇門越開越大的時候,張昊天愣住了。

此時那扇門裏面黑乎乎的一片,唯一能看清楚的,是一個坐在椅子的姑娘。

並且,這個身影,張昊天真的是再熟悉不過了,這絕對是周瑩瑩啊!

只是,這會兒的周瑩瑩是穿着一身古代的喜服的,紅彤彤的,看去要多扎眼有多扎眼。

有了之間的“經驗”,這一次張昊天並沒有立刻衝前,或者是呼喊周瑩瑩的名字,誰知道那到底是不是真的周瑩瑩?

倘若那真的是周瑩瑩,自己找也還算是那麼一回事兒,但是要是對方根本不是周瑩瑩,跟自己之前遇到的那個一樣,那沒必要着急了。 第109章以後我會陪著你

謝半雨說完之後,又有些無措起來,這房間太小根本沒有可以容納段景霽睡覺的地方。

「好。」

段景霽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答應下來,不過他沒有睡在那張小床上,而是選擇了地板。

「半雨,我就在你旁邊,你要是睡不著可以找我說話。」

深秋的夜說冷不算冷,但是在地板躺一晚絕對是會感冒的。

謝半雨想段景霽就是她的劫,而她已經在劫難逃,他是為了救她才遭遇車禍,之後偏偏失去記憶。

原以為段景霽失去記憶,只要自己照顧好他就可以,但事實上兩人同居的這些日子,還是段景霽照顧她的事情多一些,甚至段景霽為了能夠讓她多休息一會兒,晚上還會關閉鬧鐘,代替她去做兼職。

謝半雨一直都在提醒自己不要對這個男人動心,可還是漸漸淪陷,就好像現在一樣,遇到了一個自己有好感的男人,謝半雨怎麼忍心讓他睡在地板上一整晚呢。

「你到床上來吧。」

謝半雨哆哆嗦嗦的說。

段景霽聽到這句話,有些震驚。

「半雨,謝謝你願意相信我,我一定會很老實的。」

小床塌陷了一半,男人高大的身影壓了過來。

整張床上都是獨屬於謝半雨的氣息,她不愛打扮,沒有香水,身上只有一股淡淡的梔子花味沐浴乳的味道。

偏偏就是這股味道勾的段景霽開始心猿意馬起來。

段景霽的思緒開始漸漸飄遠,他想如果在這張床上做些什麼,只怕床都會塌掉吧,或許他應該去努力賺錢,然後買一張好點的床。

「轟隆隆!」

突然一道響雷,謝半雨嚇得縮緊了身體,就在這時寬厚的手掌開始輕輕的拍打著她的後背。

「沒事的,我在呢。」

沉穩的嗓音,立刻給了謝半雨安全感。

「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害怕打雷嗎?」

謝半雨輕聲的開口說道,這個秘密就連最好的朋友姜南初都不曾知道。

「你說,我聽著。」

「我從小就是在孤兒院長大的,不聽話的孩子,不願意乖乖吃飯的孩子都會被關進小黑屋,四歲那年我發著高燒被關進了裡面,那是我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而那天也恰好下著大雨,耳邊還不斷傳來打雷聲。」

謝半雨的眼眶中開始有眼淚流下來,這是最難堪的一段歷史,謝半雨始終有一個心愿,就是想要找到親生父母,她想要問問他們,究竟是哪裡不夠好,為什麼生下了她,卻要將她丟棄!

段景霽全程都沒有打斷謝半雨,只是安靜的聽著她的故事,這明明是她的人生,卻讓段景霽心疼不已,如果自己早點出現就好了。

「半雨,以後我會陪著你的,每個下雨天我都會陪著你。」

段景霽認真的說。

黑暗中身體緊靠兩個人,已經不再只是肉體的依偎,更是靈魂的依靠。

第二天清晨,謝半雨睜開眼睛的時候,身邊已經沒有段景霽,沒由來的謝半雨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墨衣看了看坐在椅子的周瑩瑩,“趕緊想辦法把周瑩瑩帶出來。手機端 ”

這話一出,張昊天瞬間緊張起來,畢竟墨衣都這麼說了,那麼那邊坐着的,肯定也是真的周瑩瑩了。

既然是真的,那自己必須想辦法,把周瑩瑩從那邊帶出來!

雖然還不知道周瑩瑩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爲什麼會穿戴成這樣,爲什麼會一直耷拉着腦袋,連話都不說,但是直覺告訴張昊天,要是再不想辦法把周瑩瑩帶出來,自己恐怕真的要失去她了。

墨衣這會兒也看的出來,也一樣很着急的樣子,只是他的着急跟張昊天的不一樣,他着急是朝着四下看着,像是在尋找着什麼東西,或者是什麼人一樣。

張昊天擼起袖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衝着周瑩瑩的方向要衝。

然而,在眼看着要到周瑩瑩跟前的時候,張昊天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透明的東西。

那東西用手可以摸到,但是用眼睛看不到,像是玻璃,但是又不是玻璃。

這種東西之前張昊天也遇到過,也還是在剛纔的那個世界裏面,所以張昊天心裏也明白,想要從這裏衝過去,真的也是不可能的了。

“我過去!”張昊天糾結的看着墨衣,想知道墨衣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想來,剛纔墨衣都有辦法把自己從那邊拽出來呢,這會兒的情況跟剛纔的,不是差不多嗎,所以,墨衣肯定有辦法的。

“這次,要看你的了!”墨衣眼睛還是不看着張昊天,幾乎是看着張昊天另外的那個方向,簡單的說着。

只是,這話雖然簡單,但是聽的出來,也不像是在開玩笑,甚至還可以說,這些話相當的鄭重其事,像是在交代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一樣。

張昊天不明白了,爲什麼墨衣要這麼說?他既然都能把自己帶到這裏來了,肯定能有辦法帶着自己和周瑩瑩離開這裏啊!

在張昊天納悶兒的時候,之前吹吹打打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只不過,這次明顯變成了歡快的音樂,那種感覺,再加周瑩瑩現在的打扮,真的像是要在這裏舉辦一場婚禮似的了。

張昊天左右看着,想知道這些吹吹打打的聲音是從哪兒發出來的,但是不管怎麼着,周圍是什麼都沒有,彷彿那個聲音是憑空發出來的一樣。

隨着聲音,剛纔還耷拉着腦袋的周瑩瑩,這會兒正慢慢的擡起頭來。

當看到張昊天和墨衣的時候,周瑩瑩很想從椅子站起來,但是這會兒,她的雙手雙腳,似乎全都被什麼東西給捆住了一樣。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掙扎,心裏更加着急了,可這會兒,周瑩瑩的手腕,根本是什麼東西都沒有的啊!

不僅僅這樣,連周瑩瑩腳踝,也是乾乾淨淨的,所以說,這周瑩瑩在掙扎什麼?

張昊天不是很理解,但是心裏也知道,別說這種掙扎的動作假裝是假裝不來的,算是真的可以假裝到這種程度,周瑩瑩也是不會這麼做的,畢竟這麼做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救我!”周瑩瑩在發現掙扎沒有任何用處之後,着急的衝着張昊天和墨衣的方向呼喊着,希望墨衣和張昊天可以儘快的想辦法把自己從這裏帶走。

“你彆着急,我們正在想辦法。”張昊天想辦法安撫着周瑩瑩,希望她可以不用這麼着急,還有,也不知道那些東西會不會越掙扎越緊,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掙扎也真的沒有什麼太大的意思了。

“想什麼辦法,我,我,我……”周瑩瑩幾乎都要哭出來了,這地方到底是哪兒啊,自己爲什麼會在這裏?還有,爲什麼自己要穿着這麼詭異的衣服,爲什麼坐在這地方,連動一下都不能?

看着周瑩瑩這個樣子,張昊天心裏也着急,但是着急還能怎麼樣,也只能一點一點的想辦法,尤其是現在這個樣子,真的是越着急,越是要細心,還要有耐心了。

“你彆着急,好好看看你周圍有什麼。”張昊天開始提醒,希望周瑩瑩能注意到周圍的狀況,看看能不能有什麼辦法之類的。

但是這會兒即便是張昊天嘴說着不讓周瑩瑩着急,實際,他任何人都要着急,畢竟那邊坐着的,是周瑩瑩啊!

墨衣這會兒像是發現了什麼一樣,衝着一個方向大喊了一嗓子,“行了!我看到你了!出來吧!”

剛纔還在研究要如何把周瑩瑩弄出來的張昊天,被墨衣這一嗓子嚇了一跳,轉身看向墨衣的時候,發現他面前,真的站了個黑乎乎的影子。

張昊天仔細看了那個影子兩眼,心裏又跟着少跳了兩下。

這不是之前自己在街口看到的那個黑色的影子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