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完全不明白,他這個時候的落寞和無助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做了什麼決定?會讓他的感情產生這麼大的變化,那個張家的家主是明顯知道的。

另外,他的這份無助和恐懼,到底是爲什麼?

他已經這麼強了,爲什麼會出現這種表情。

張家家主隨後也說了幾句完全聽不懂的話,陳文聽後皺了皺眉,拳頭捏得很緊很緊,這種揪心的表情,看得我也開始揪心了。

(本章完) 陳文這種表情一直持續了十幾秒鐘,而後慢慢鬆開了捏緊的拳頭。

電話那頭繼續傳來張家家主的聲音,說:“張和煦既然已經死了,我追究,張家其他人跟你交手,毫無勝算,爲保張家人,我今日跟你道歉。”

說完後又對張家的其他人說:“你們馬上入住奉川張家,不能對原奉川張家人無禮,一切聽從他們的安排,如果讓我知道你們對他們無禮的話,就算陳文不殺你,我也一樣會殺了你們。”

說完掛掉了電話,陳文微微一笑,而後找了個位置坐下,手託額頭沉着頭,看起來是累到極點了。

張家隨後離開,陳家這幾個人呆了一陣後,本來準備跟陳文說話的,但是現在也打消了這個念頭,我和張嫣他們走過去,剛到陳文旁邊,陳文突然擡頭看着我們,眸子精光閃爍,有些嚇人。

我問:“你怎麼了?”

陳文目光在我們之間轉換一會兒,說:“桑植屍亂已經蔓延至奉川,近幾日我要好好休息一陣,外面一切交給你。”

“好。”我點頭說,他是真的極累了,有些心疼。

陳文隨後就起身走了,張笑笑以及張嘯天,還有張東離走了過來,張笑笑臉蛋紅撲撲的,也不知現在是什麼表情,到我面前後說:“謝謝你,陳浩。”

“你去謝我哥吧。”我說。

張嘯天眼睛裏的這會兒已經消失了,看起來已經恢復了正常,到我面前之後,盯着我看了幾眼,然後九十度鞠躬,說:“謝謝。”

張嘯天以前也跟我說過謝謝,但是對我彎腰鞠躬還是第一次,我對他的舉動沒有絲毫的詫異,一般只有涉及到了張笑笑,他纔會跟人說謝謝,其他的時候,他是不會說這句話的。

我笑了笑,張嘯天直起腰,張東離這會兒過來:“陳浩,我現在就住在縣城裏,有機會可以到我那裏來。”

張東離肚子中的王祖空魂魄已經漸漸成長了起來,不過只是魂魄而已,肚子顯現不出來,但是因爲她本身陰氣就重,再加上肚子中的魂魄也是陰魂狀態,這樣對她的影響很大,所以看起來一般都陰沉至極。

“您怎麼搬到縣城來了?”前幾天還在農村的,不過馬上明白,她是追定陳文了。

陳文的事情我不好管,乾咳幾聲說:“過一陣我就去拜訪您,剛好我父母要回來了。”

張東離隨即就離開了,張笑笑和張嘯天也跟着離開,這時候那三個陳家的人才向我走過來,先問了句:“剛纔那個年輕人,是你哥?”

“是的

。”我頗爲自豪地說。

這三人最開始見我的時候是不屑,當我與張和煦對打一陣,以及召喚出鬼魂的時候,他們的神色就已經全部變了。

當我承認後,他們三人嘴角微顫着說:“能不能把你哥的聯繫方式給我們,我們想代表陳家去拜訪一下他。”

我覺得陳文就是陳家始祖文公,讓他自己家的人聯繫他,不會出什麼問題,就將陳文的電話給了他們。

他們又說:“你和他是同胞兄弟嗎?”

我笑了笑:“不是。”

他們哦了聲,眼咕嚕轉了幾圈:“那也絕對跟陳懷英有關係,沒想到陳家放在俗世的,還有這樣的人才,對了,陳浩你有機會跟你哥說道說道,讓他去我們世家陳家去看看,我相信他會喜歡的。”

我恩了聲,合着都衝着我哥來了,他們之後才說:“陳浩你有機會也來陳家看看,我相信你也會喜歡的。”

我呵呵一笑,他們隨後問來了我的地址。

等他們都離開之後,我才甩了甩紅腫的胳膊,剛纔和張和煦對打的那一下力度實在太大了,即便沒有被打爛,骨頭也絕對開裂了。

禮堂的屍體陳家和張家的人自己會處理,我們呆在這裏只會多添麻煩,所以也在隨後離開。

出門的時候,看見了馬文生和趙銘他們,見我出來,他們才圍了上來,馬文生開口說:“我看到你哥來了,不過他的表情有些奇怪,發生了什麼?”

我搖頭表示不知,那應該是陳文自己的事情了。

誰沒有過去?只不過是有些人願意將過去表現出來,有些人則喜歡將過去隱藏起來。

第一種人一般都是毫無經歷的人,第二種人過去纔是真正豐富的人。

他們也不再多問,趙小鈺和馬蘇蘇這會兒而走上前來,看了看我手臂上的傷,馬蘇蘇嘀咕了一句:“讓你逞能。”

馬文生馬上虎視她一眼:“蘇蘇,不能跟陳浩這樣說話。”

馬蘇蘇哦了聲,退到了一邊。

趙小鈺過來看了會兒,讓我上車,將車開到醫院處理了一下。

現在時間已經是下午了,一出醫院就讓趙小鈺帶着我去了客運中心,好久沒有見過的父母,終於要回來了。

客運中心客車一天數十輛,來自全國各地,等到下午三點多鐘,進入一輛紅色客車。

停下後,裏面的人開始走了下來,趙小鈺一把抓住了我胳膊,捏得生疼得很:“好緊張。”

“我都沒緊張,你緊張什麼?”

趙小鈺哼了聲:“你一家都是怪人,哪兒知道你父母是不是奇形怪狀的怪物!”

趙小鈺纔剛說完,我們背後傳來聲音:“誰是奇形怪狀的怪物?”

轉身一看,見身後兩人正提着行李箱站着,我看了看前面的汽車,他又說:“我們是前面那一輛車的,下來很久了,沒有看到你們,在這裏等了一陣。”

跟前些年離開的時候沒有什麼兩樣,不過那個時候卻沒有現在穿得體面。

不過卻依舊那麼慈祥和嚴肅。

“爸媽。”我喊了聲。

趙小鈺馬上捧着臉,如果有地縫的話,她現在肯定已經鑽進去了,不過一會兒後擡起頭:“叔叔阿姨好。”

我父母先是笑了笑:“你好。”

看了我一眼:“你的女朋友?怎麼不介紹一下。”

我還沒解釋,趙小鈺先一步說了:“我是陳浩的女性朋友,但是不是女朋友。”

車站不是一個好聊天的地方,隨後上了趙小鈺的車,原本是說回自己的出租屋的,但是趙小鈺直接把我們拉到了她的家。

我父母看了看這屋子:“趙小姐原來是富庶人家的小姐,沒想到陳浩能認識你。”

趙小鈺一改往日大大咧咧的形象,這會兒竟然有了幾分張嫣上身的模樣,微微一笑:“我們只是給陳浩打工的呢。”

我忙別開了這個話題,要是讓我父母知道我已經放棄了學業,還天天打打殺殺的話,這纔剛見面的喜悅恐怕會馬上消失不見。

趙小鈺不明白情況,正要繼續說,被我一把捂住了她嘴巴,湊在她耳邊說:“你想我死呀!”

趙小鈺這才閉口不談了。

得知我父母回來,本來在工作的趙銘也馬上趕了回來,與我父母交談起來。

父母其實是很好說話的人,並不如想象的那麼眼裏,很快就跟我父母聊到了一塊兒,趙小鈺下廚,本來叫我來幫忙,我進去後將張嫣給放了出來,張嫣出來後,看了一眼廚房外正交談的幾人,說:“要不然,我進去吧?讓文文姐來幫忙。”

我知道她在緊張什麼,就說:“不用,一會兒我帶你去見我的父母。”

趙小鈺在旁邊乾咳了幾聲:“你們倆就別秀了,廚房讓給你們,我出去了。”

說完還真的就解下了圍腰離開了這裏,上樓不知做什麼去了。

正做飯期間,馬蘇蘇給我打來了電話:“你們在哪兒?我爺爺時候要來看看你的父母,對了,我爺爺還問你哥在不在你那兒。”

(本章完) 陳文和我父母很久之前就見過面了,不過那次不歡而散,我現在竟然有些害怕他們見面,畢竟兩方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沒呢。”我回答了馬蘇蘇的話,“我們在你小鈺姐這裏。”

馬蘇蘇哦了聲,連一句結束語都沒有,竟然直接掛掉了電話。

這是個壞習慣,得改,恩,必須得改。

我出門跟我父母說了馬文生他們要來的事情,他們認識馬文生,馬上出門站着迎接,過了不多久,馬文生和馬蘇蘇兩人從車上下來,進入了趙家。

他們很久沒有見過了,一見面就聊到了一起,依舊是老生常談的話題,馬蘇蘇擡頭滿臉好奇地看着我父母,我母親過去摸了摸馬蘇蘇的頭:“這就是您的孫女吧?都長這麼大了呀。”

馬文生連忙應是,並讓馬蘇蘇喊人。

我跟馬文生他們打過招呼後,繼續走進了廚房,張嫣在廚房侷促不安,時不時犯錯,我問:“你很緊張嗎?”

張嫣扭頭盯着我,眼裏侷促不安:“陳浩,我只是你的護身鬼魂,對嗎?”

我眉頭一皺:“不是。”

“你不要跟你父母說呀,我怕你父母會怪我。”張嫣滿是擔心地請求我。

我笑了笑,他們不是那麼不開明的人。

張嫣又說:“要是你跟他們說了,我就永遠不跟你說話了。”

“好,好,不過醜媳婦總要見公婆的,況且你這麼漂亮,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有什麼好怕的?”

“反正你別說,我是鬼魂,你是人,我們是不能有其他的關係的。”張嫣說。

我虎視着張嫣,她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低下頭不敢和我直視,嘀嘀咕咕說:“陳浩,求求你了,要是你說了的話,我怕我連呆在你身邊都做不到了。”

她的心結還很重,看來得找一個時間解掉了她的心結,再領她去見我父母纔可以。

做好飯菜,張嫣死活不出去,我無奈,只有將她收進了扳指裏面。

飯間,我父親問我話了:“陳浩,最近學習怎麼樣?”

學校有我家的電話,但是我填的是我自己的電話號碼,每次學校來問,都會被我搪塞過去,我就知道過不了這一關,打着呵呵說:“還不錯,還不錯。”

馬蘇蘇卻端着飯碗一臉茫然說:“陳浩,你不是好久都沒有去學校了嗎?”

我心一下就沉入了海底,一臉詭異笑容看着馬蘇蘇,我父親聽完後,放下了碗筷,說:“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在搗鼓那些法術的事情,那個圈子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你爺爺就是例子

,難道你還要往火坑裏跳嗎?”

在馬蘇蘇說完那話的時候,我就已經給陳文發去了短信,陳文沒多久給我回復一條:

有我在,就算是火坑,我也會把你拉出來的,你會受傷,但是在我死之前,你不會死。

我笑了笑,我不是擔心我會死啊,我是問他怎麼回答,我父親已經問了,我說:“我也是身不由己的,有些事情,本來就是掙不脫逃不掉的,來了只能迎面解決,現在吃飯呢,這個嚴肅的話題,還是以後再討論吧。”

他恩了聲:“我們不會害你的。”

“我知道。”我說。

飯畢,正要坐下談天說地,門外馬達聲響起,往門外看去,原來是張嘯天和張笑笑兩人。

張嘯天很不招人喜歡,他也有自知之明,沒有進來,在門外對我招了招手,我跟他們打了聲招呼出去,到了門外問:“你們來做什麼?”

張嘯天因爲戰鬥手上的傷還沒好,包了一層紗布,不過因爲丟失的魂魄已經回來了,又變得神采飛揚起來,說:“笑笑要當面感謝你,她一個人不好意思過來,只有我送她過來了。”

張笑笑很不好意思,扭捏了好一陣才說:“陳浩,前段時間對不起,我知道你都是爲我好,讓你爲我擔心了,很對不起,也謝謝你一直默默幫助我。”

我哈哈笑了兩聲,我又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不過,看張嘯天和張笑笑兩人模樣,他們不再如之前那麼光彩照人了,問道:“你們倆沒有回張家?”

“財富勢力本來就不是我追求的,只要身邊人安好就好,經歷了大起大落,現在看破了,爭奪那些是沒有意義的,現在,我們在奉川打工。”

“這樣挺好的,要是有什麼困難的話,可以跟我說。”我說,在金錢方面,我現在還是能幫助他們的,不過依照張嘯天的性子,他是永遠不會接受我的幫助的。

果然,被張嘯天給拒絕了:“不用了,有空嗎?我姑姑自己下廚,今日邀請我們,提起讓你也過去。”

找我過去,多半是爲了陳文的事情,這事兒還得陳文自己去處理,我哪兒能插手,正要拒絕,卻收到了陳文的短信:張東離這裏,速來!

“好,走吧。”

上車一起離開,到了張東離住的那裏,開門後,見陳文正焦急坐在屋子裏,見我們進去,他才鬆了口氣:“終於來了。”

張嘯天和張笑笑對陳文都有些忌憚,張笑笑拉住了張嘯天,不讓他靠近陳文,陳文皺了皺眉頭:“你再拉着他,我就把他的魂魄再收掉。”

張笑笑嚇

得馬上鬆開了張嘯天。

張東離這會兒在廚房,陳文對我比劃了幾個手勢,我馬上明白了:“你要開溜?”

陳文對我伸出大拇指,連連點頭。

我乾咳了幾聲:“等會兒吧。”

張東離是個不錯的家庭主婦,等一切做完了纔出來,見我們後喜笑顏開,說起了各種事情,當我說到我父母回來了的時候,張東離愣住了,臉色微微變化了一下:“過會兒我去看看他們。”

張東離本來情緒高漲,看得出來,我們能來這裏,她是真的開心。

或許,這麼多年,她真的是太孤獨了,現在能在一起吃一頓飯,就是她的追求了。

不過,當我說出我父母回來了的時候,她之前的情緒卻直線落下,降落到了冰點。

“怎麼了?”我問。

張東離笑着搖了搖頭,陳文這會兒說道:“過一陣,我也去拜訪拜訪你的父母。”

我表示很無奈,怎麼我父母回來,注意力都放在了他們身上。

張東離之後的情緒一直不高,陳文也得以脫身,我與陳文一起離開,到了樓下,我問道:“她怎麼了?”

“你得問她,你有時間可以多來陪陪她,畢竟是你四娘。”

“你怎麼不來?”我反問。

陳文瞪着我:“讓你來你就來,少廢話。”

我笑了笑:“我也建議你多去陪陪琳琳姐,她也很孤獨。”

陳文微微一一笑:“來時孓然一人,去時更是了無牽掛,不留情,不留意,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太高深。”我說了句,其實已經明白了,他今後肯定是要走的,不願意在這裏留下太多的牽掛,這樣走的時候也能灑脫一些。

不過卻不願意說明這種事情,至少現在沒離開就行。

這個男人身上太多祕密了,我現在連他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都不知道。

就好似突然從天而降的一個人,在你生命中留下一筆,但是這根本不是屬於你生命軌跡中的人物,只是曇花一現,早晚會離開。

現在就是這種感覺。

陳文依舊神色淡然往前走,他對周圍任何事情都不關心,這身影好似根本不屬於這個世間。

“哥。”我喊住了他。

陳文回頭看着我:“說。”

“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跟我說說。”

陳文呵呵一笑:“小子,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趙小鈺、張笑笑、代文文、馬蘇蘇、張嫣,對了,還有一個韓溪,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少操心別人的事情。”

(本章完) 之後和陳文一路無言,到一處岔路時,他說:“你父母很久纔回來一次,多抽時間陪陪他們。”

我恩了聲,陳文隨後就離開了,我也返回了趙家,回屋卻只見趙小鈺一個人在家中,進屋問:“我爸媽呢?”

趙小鈺站起身說:“出去逛去了。”

“你怎麼不去?”我問。

趙小鈺呵呵一笑:“姐是擔心你進不了屋,才一直在這裏等你,既然回來了,就跟姐一起辦案去,不然你怎麼對得起我。”

反正現在也閒來無事,點頭嗯了聲:“你爸好久沒有給我開工資了。”

“我爸現在在給你打工。”

趙小鈺說完就起身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將我拉了出去,到門外車上,一腳油門直接飆了出去,即便這麼久了,還是沒有習慣,過了截後問道:“到底是什麼案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