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當然現在,黃土區第一次加入戰爭,是第一次有這麼多士兵遭受輻射殺傷。死傷率還是相當感人。

當醫療人員說完後,一旁的後勤人員說道:“長官目前我方沒有制空權,後方運輸物資的交通線處於對方空中力量打擊下,現在僅僅是傷員得不到救治如果戰爭持續下去,我們的彈藥物資消耗不超過五個月。”

李子明對着天山戰線犯愁的時候。兩個星期前高歌猛進攻入東亞的蘭特人,這時候也在頭疼。

法拉特本位麪人類,原先來自萬明斯坦,最初也就是他在裏海戰役爆發後主張撤退,在東方找回水資源地區。然而現在他盯着地圖,確切的說是盯着天山地區的地圖猶豫了半天,將手中的藍筆在天山上一段畫上一個圈。

這樣的圈法拉特已經畫上了很多次,每一次畫圈代表的是轟炸,一批批飛翼狀態的戰機攜帶大量彈藥瀕臨天山上空以分散的狀態進行轟炸。當戰機凌空後。黑色的點下落,拖着火舌的點從山脈的各個角落上升。然後山體上騰起蘑菇雲,天空上出現比太陽還明亮的閃光。

幾乎每一次轟炸總有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二十的戰機,在覈戰中墜落。山脈上一處處山體被炸塌。而地面上一架架飛機摔的四分五裂的殘骸,在劇烈的燃燒中變成了白色一攤灰塵。

而轟炸後,蘭特人軍隊依然無法越過天山山脈,一個個裝甲師,在遭遇士兵阻擊時間超過二十分鐘後,就必然遭受核打擊。有時候在沙塵暴時期,甚至用不着二十分鐘,對面步兵攜帶的小型核彈頭與特殊的火箭發射器拼裝,足以突破激光防禦網絡,給裝甲部隊帶來可觀的傷害。

當黃土區在天山的一個個作戰師損傷殆盡的時候,蘭特人二十四個機械化軍團,平均完好率爲百分之六十。

突然間,法拉特所在的指揮部中央一個圓臺上出現了一道光柱,法拉特按了一下圓臺旁邊的按鈕,光柱擴大變成了基德的投影,面對自己的上官,法拉特腰板筆直,仰首目視着在投影臺上的長官。

基德看到法拉特審,問道:“我的將軍,戰事進行的如何了。”

法拉特點開了地圖,說道:“我們目前,已經奪去了天山以北的土地,正在穩固佔領區。現階段我方空軍已經出動了六千七百二十四架次。”

“停!”基德打斷了法拉特的敘述,對法拉特說道:“將軍,這裏不是萬明斯坦,軍事,我只做戰略安排,但是過問戰術,但是我會驗收,戰爭結果,我需要預設的戰果達成。知道了嗎?”

蘭特和萬明斯坦還是有區別的,作戰英勇,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敘述,根本得不到諒解,戰略目標至今沒有達成且消耗過大是事實。基德挑明瞭關係後,臉上表情有些凝固。

基德說道:“軍事上的我懂,天山山脈這條線,只要沒有控制,就意味着我方飛機約過天山山脈以南,會被核武防空體系攔截,意味着我們拿下的夷播海地區,在對方已經展示的自行導引炸彈的打擊下。我們不是來找茬的,而是需要水。你明白了嗎?”

法拉特艱難的點了點頭,說道:“長官請給我三個……”

基德豎起了手掌制止道:“我不給你下命令,也不催促你,我這次來只是提醒你一下,戰爭結束後我們是要看戰略完成度的。”

法拉特僵硬的點了點頭,基德說道:“對了,請儘可能的俘虜敵人。”

法拉特說道:“統帥,我們面對的部隊很頑強,有時候投降可能是假投降。”

基德說道:“我們現在需要俘虜。我不想解釋。”

通訊斷掉後,鏡頭切換到基德這邊。基德對一旁熾羽的投影說道:“情況變得有些艱澀。”

熾羽說道:“是的,從東邊的消息來看,這個世界最大淡水湖地區的已經全面向着中線方向移動了,還有在北亞大陸和美洲大陸之間,有跡象顯示,周天合盟的艦隊正在集結。”

基德看了看北太平洋的區域地圖然後是說道:“周天合盟最多是炮擊,他們不可能登陸的。”

熾羽點了點頭說道:“是的,的確如此,但是北亞大陸寬廣陸地的衝突,我們現在難以應付。”

基德說道:“我已經通知前線部隊遵守俘虜政策了。溝通機制會聯繫上的。”

熾羽把玩着手上具現化的榮光水晶,說道:“這個道具必須還給他。爲了這次戰爭結束。” 核元紀年1278年年末,趙璟雯看了看手上的稿子,輕輕的唸了幾遍後,然後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不適合讀這個。真的不適合。這稿子到底是誰寫的。”

一旁的一位新人類說道:“根據李子明原話,這個稿子的在三十年前就已經擬定了,由任迪總指揮官擬定,李子明將軍根據現在的情況起草。”

趙璟雯聽到這,低頭笑了笑後淡淡的自言自語道:“看來你們早就預料到會有戰爭。”

然後趙璟雯將草稿放到了一邊說道:“我來說吧。”

二十分鐘後黃土區各各個省區,嚮往者聚集的地方,出現了電視廣播,所有的勞動場地,包括上下卸貨的碼頭。巨大的屏幕上出現了趙璟雯的面容,以往這種宣傳一般是在嚮往者的居住區,現在不單單是在居住區,還有勞動區域,所有的屏幕切換到了統一的狀態。

趙璟雯說道:“各位,我是趙璟雯,作爲黃土區的初代創始者,我活到了現在,對我只是活到現在而已,整個黃土區的現代發展史,從簡單的窯洞,到現在的能完成現在的自我生產。我都經歷過,嚮往者這個名字並不是我選定的。

應該是由三個人決定的,其中第一個最早因爲意外而離開,第二個在這一次戰爭爆發前,因病死亡,還有一個現在已經在暮年,他現在北方邊界面對着。

什麼是嚮往?基因一次次篩選試驗,一代代嚮往者因爲篩選的錯誤而艱難的活着。承受一萬次錯誤,爲了給後來者一次正確的經驗。什麼是嚮往,千百次通過電擊刺激肌肉,咬緊牙關站起來,克服先天無法站立的困難,獲取那奔跑的可能。什麼是嚮往生來愚笨,以誠侍心,積跬步行千里,躍過天賦不允許之禁區,攫取智慧之果。

他們認爲這是嚮往,而我,則是被你們之前一代代的先驅者說服了。而你們這一代面臨着轉折點,雖然黃土區按照目前的模式,總財富量可以向上積累,無需戰爭就可以維持國家運轉盈餘,成就良性循環。黃土區不需要戰爭,但是不代表不要面對戰爭,人類歷史,任何一隻存在下來的文明。都必須要面臨戰爭,以證明自己可以存在,而不是被征服被消滅,被作爲另一方掠奪發展的墊腳石。

所以此次北方入侵,並不是僅僅是北方的戰爭聚集點的戰爭。嚮往,需要手持犁耕作,也要持槍守衛。對了,還有一件事告訴大家,黃土區最早的三位創始者,自始自處,都沒有疑惑你們繼承的資格,僅僅是希望你們能夠繼承遠古傳承的勤勞善良勇敢。因爲他們認爲,文明沒資格挑選繼承者,文明需要新誕生的執掌前進旗幟。你們是強者?”

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趙璟雯臉上露出了一個神祕的微笑?這笑容似懷疑,似期盼。

剛剛到達武漢港口的孫冰慧,和來自周天合盟的亞人類,目睹了這種堂而皇之的戰爭動員。不同於周圍來自周天合盟雅人類的議論。孫冰慧一雙丹鳳眼微微眯着,看完了,趙璟雯全部說話。喃喃地說道:“你們現在有決心了嗎。”

戰爭演講迅速波動了整個黃土區,黃土區中沒有多餘的語言,因爲多餘的語言是蒼白無力的,無法擺脫嚮往者來自於新人類的現實,一切一切的自身卑微,下等的證僞,身爲新人類,目睹黃土區從初始,到現在繁榮的趙璟雯,已經給出了最終驗證方法。救贖自我應有驕傲的權利。嚮往如果沒有驕傲來支撐,就像沒有筋骨的高樓。任何打擊都能動搖。

第一批徵兵工作很快完成,整個黃土區所有的工廠理所當然的轉爲了戰時體系,不僅僅如此,更主要的是心態上,工人們在生產中相互糾錯的耐心程度提高。每一個人都如同螺絲釘一樣完成自己的義務。或許每一個人的對戰爭勝利的貢獻不可觀,但是現在生產上任何一個錯誤會對戰爭的敗亡有着影響。

所有的嚮往者都不想失敗。核元紀年79年年初,爲了策應西北戰場,貝加爾湖中線區域,外興安嶺以及大興安嶺區域的作戰部隊躍過中線。任迪和熾羽簽訂契約時約定的中線。至於這些軍隊沒什麼需要佔領的,而是需要摧毀。給蘭特人整個北亞區域帶來戰略壓力。

這次進攻總人數只有十二萬人,並沒有形成大軍團的作戰力量,而是千人左右的分隊,進入廣闊的西伯利亞平原。

王弼,此時就屬於上百隻部隊中的一隻,穿着外骨骼裝甲背上作戰物資的士兵們匍匐的在地面上前進,在整個隊伍的前方探索部隊小心翼翼的前進。

天空中經常有鏤空的猶如蒲公英輕盈旋翼,卻攜帶小型攝像頭的無人機在天空中飛行。至於更加輕巧的蚊子型號的無人機,蘭特人不是造不出來,而是如果無人機沒有一定的個頭,無法進行戰場大範圍巡航。這種臉盆大小的無人機剛剛好滿足地面精確巡航的目標,當前方作戰小隊發現草叢上漂浮着無人機,往往是直接採用激光武器對其摧毀。

當然一片區域無人機摧毀的數量足夠多的時候,蘭特人的黑色戰機就會到達天空中,就會進行十萬噸當量的核彈轟炸。王弼的上千人的部隊散得非常開的,前方摧毀無人機的斥候,往往是在十公里外進行活動。

至於這一次,核武恐怖的核轟炸在前方爆炸,炸出了大片彈坑,讓超過一百名戰士遭遇了損傷性輻射,需要運回,但是王弼的這支部隊也面臨了一個機會,巨大的核彈在前方留下了巨大彈坑的同時,也摧毀了無人機,在這一百公里範圍內繼續巡航的可能。

王弼毫不猶豫的帶領着部隊從核爆邊緣實施穿插。急行軍,核爆的蘑菇雲還沒有消散,王弼的部隊開始強行軍,猶如蛙跳一樣,在敵軍核爆的掩護下進行空間上的跳躍。

約過西伯利亞高原,整支部隊都知道自己是幸運的,儘管在這一過程中每個人身上都難免沾染上了放射性塵埃,近乎三分之一的士兵掉隊。剩餘的士兵將因體能原因倒下的士兵身上芯片最後的數據進行拷貝後,繼續前進。有時候留下來拷貝的士兵在追趕上強行軍的隊伍後,然後自己就徹底倒下了。

但是終究這一隻部隊終於在西伯利亞高原的北部找到了自己的目標。蘭特人戰略轟炸機起飛的道路。整支部隊僅剩下四百人。然而三十個重達三十五千克的核彈頭,這個核彈頭就長四十公分,最粗的部分有電飯鍋一樣粗,然後尾部變細變成椎體,上面有着四個翼面穩定單體,實現如今黃土區能製造最小型化的實戰核武器。當量二百五十噸。簡稱二百五號核彈。

即使有外骨骼裝甲的輔助,一個士兵最對只能攜帶一顆,然而還需要部分士兵攜帶火箭推進裝置,畢竟彈頭要裝到火箭發射器上才能射出的。

在夜幕下完成組裝後,大部隊離開了,王弼和五十名士兵留下來了,畢竟武器發射是需要人控制的。這一晚非常黑,西伯利亞上空按道理應該非常潔淨,但是這些年來冰島持續不斷的釋放火山灰。以及頻繁的核轟炸,天空中籠罩着霧霾。

王弼已經將身上的外骨骼裝甲卸了下來。此時非常平靜,甚至和留下的戰友都沒有任何交談。因爲潛伏所以不能說話,但是黑夜中,王弼感覺到自己並不孤獨,雖然沒有通話,但是留下來的人似乎時時刻刻都在與自己聊天。

當凌晨,最黑暗的時候,計時器提示的攻擊時刻到達後,一枚枚核導彈從黑暗的陣地上發射,機場周圍泛起了閃爍的激光。半空中激光攔截,燒融化的金屬液滴隨着彈頭的飛行而化爲火花噴灑。火箭彈彈雨劃過了三米,隨後大地上連串的閃光爆炸。閃光中,周圍的大地瞬間被照射成白晝狀態。

黑夜中光團閃爍後,周圍的黑暗似乎更加濃厚了,只留下閃光消逝出騰起的燃燒火焰亮光,火焰燃燒的周圍大量碎石磚瓦從中央向外輻射排列。

蘭特人的戰機是依靠地下鋪設的電磁點,這些電磁點排列形成一個軌道,當飛機出洞口後,這些向上的強磁力,就會推動飛機懸空。所以飛機出口就像七八米懸崖上的洞口一樣。其實飛機從懸崖上邁出並不會墜落而是會托起。

不過現在有三枚核火箭彈鑽到了三個洞口中。然後幾乎是一排,一排洞口,被核閃光加熱的火焰灌入,從而噴出了火焰。整個蘭特人的飛機場是凹陷下去的,前方一邊出口是斜面從凹面上出來,而後方是斷崖,斷崖上有轟炸機出庫的洞口。核爆在這一片凹陷的盆地中國激盪。火焰灌滿了盆地。

王弼迅速的掃了一眼戰果,然後眼睛避開那一片高輻射地帶,開始撤離。這只是一次成功,一次小小的成功。戰爭還在後面。這個星球上最漫長的陸戰戰線,近乎媲美這個時代海上戰列線的長度的陸地戰線展開了。 灰藍的天空上。一排蘭特人的戰略轟炸機正在起飛,這是自開戰以來最蘭特人聚集的最龐大的作戰機羣,但是這個作戰機羣並不是參與集羣轟炸的,從天山戰線的經驗來看,轟炸機躍過山脈,遭遇核導彈反擊,會遭遇慘重的代價。而黃土區山脈上上出現的激光防禦網絡(從周天合盟買來的)預示着山脈貝加爾湖周圍的山區已經成爲飛行禁區。

這些轟炸機羣,開始沿着西伯利亞平原上一路丟下炸彈,刺眼的閃光在機尾一次次的閃爍,一朵朵蘑菇雲在機羣飛過航線上騰起。在飛機上來看,飛機就像播種的農夫,在大地上種下了一個個突破雲層的蘑菇。

隨着飛機的劃過,全球的地震儀都探測到這種節奏性的震顫,就像神話巨人,在大陸上漫步一樣。每一步步伐都讓地球上螻蟻們爲之戰慄。

北極海面上一艘作戰艦艇上蘭特人演變軍官潔麗思看着艦體儀器上顯示的數據,這種橫跨小半個地球經度的劃線,實屬無奈。中亞的戰爭展開了,也很順利的展開了,但是對面丟掉了一個榮光後,似乎進入了極奇不理智的狀態。爲了減少戰爭的消耗,亞特蘭蒂斯最高議會通過了泰坦巡界計劃。該計劃準備在北疆用重型核彈(當量百萬噸)炸出一片漫長的沾染帶,以便於阻止現在無止境的騷擾。潔麗思依稀記得,兩天前,基德在會議上,不得已實施這個方案,嘴角抽動的樣子。是的,這需要極大的魄力。亞特蘭提斯必須也要保證北大陸安全。

不過在潔麗絲看來,眼前的戰爭已經失控,超過了己方的需求,或者說一開始,用其他方式解決有機物匱乏的問題或許比現在的要好。比如說貿易。畢竟當初熾羽和對面的尉官已經簽訂了的契約,雖然契約的簽訂者只是一個尉官,但是抵押物的價值,應當證明是一個很好的開端。可是現在這個開端斷了。南方的演變勢力很弱,但是並不羸弱。

潔麗絲走到戰艦的艦橋上,將鏡頭拉遠,潔麗絲所在的戰艦是停泊在一個港口中的,港口中有着大量的水面戰艦,至少四十二艘水面戰艦停泊於這裏的碼頭上。這裏蘭特人控制北冰洋的一個海岸線。

鏡頭切換。

周天合盟內部,對於北方的戰爭,周天合盟最開始是惱火的,然後是興奮。惱火是因爲在裏海區域被壓制的勢力,竟然入侵的觸手向東,而興奮是因爲黃土區與其的戰爭,讓合盟經濟好轉起來。大量淘汰封存的軍事裝備被黃土區購入。而且爲了還債,沿江城市中,周天合盟的大量企業入駐,藉助該地區嚮往者的勞動力擴產。

不過對於周天合盟的更高層來說,趙瑾雯前段時間的演講是很值得注意的事情。黃土區現在看來,並不僅僅是次人類。

在長方形兩排的議會大廳正前方臺前,周樂正在敘述者自己的政見:“各位現在還沒看清楚嗎?你們的背後,就在你們背後陸地上出現的這個東西,已經出現了高度不確定性?你們聽聽趙女士說了什麼?用戰爭證明存在的資格。呵呵,次人類不應該有太多的資格,黃土區的哪些基因實驗的危險品,現在腦子已經出現了越界的東西了。必須控制,我們必須運送軍團對這些內陸次人類聚集點進行控制。”

周樂說完後,蘇區的一位白髮蒼蒼的老頭子說道:“周先生,我想你杞人憂天,而且也太激進,趙瑾雯之所以說出那樣的話,因爲整個黃土區需要理由抵抗,畢竟有一定思維的存在,需要一種高級的統治方法。如果有威脅就要消滅,那麼年輕人,你的鋒銳會被磨得很快的。”

老氣橫秋的發言人,讓周樂一邊的革新派中年人勃然色變。這個老頭子是在點醒革新派不要過於活躍。掌握權力後不要做的太難看。

儘管新的長生科技法案已經實施,但是看起來周天合盟的政治衝突依然繼續。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這看起來像是革新派和保守派鬥爭的延續,但是實際上是兩個地域派系,在經濟上的鬥爭。

總裁的小情人 此時主張支持且對黃土區靜觀其變的保守派中也有年輕人,主張對黃土區強行控制的革新派也有老年人。

然而從地域上來看,主張對黃土區進行溫和對待的是核心區一派,主張激進的是非核心區的在革新派得勢後崛起的新貴。不同的政見是由於不同的利益引導的,因爲在周天合盟內部,黃土區自始至終都是站在覈心區一邊的。無論是提供資源,還是提供勞動力,降低周天合盟生產環節上的成本。還有現在的戰爭,在北方疆界上的對域外勢力的阻擋。

而對於新崛起的海外派系來說,能剪除核心區的羽翼,就儘量的剪除,所以能妖魔化黃土區,最好不過了,反正最後產生後果大部分是由核心區承擔,海外區,可以獲得更多的話語權。

至於可能爆發的戰爭,派遣部隊進駐黃土區城市,這個條件當然苛刻,周樂怎麼會不知道這種條件的無理呢?如果有威脅就要進駐部隊進行控制,那麼當初革新派逐步控制海外區域的時候,元老們就應該派遣部隊進行控制。但是元老們並沒有這麼做,並沒有用中央集權來毀壞合盟之間各個家族有獨立產業的默契。說到底周天合盟是紳縉治國的放大版,紳縉應該擁有的權力,不應該被剝奪。有些默契不應該被破壞。

至於激烈舉措促使黃土區叛亂的風險,革新派並非目光短淺看不到,天山上的巡航導彈,足以到達沿海區域。而且現在的對付蘭特人的破襲戰。周天合盟的軍方私下評判這是一種危險的技術。但是威脅不到海外區域,核心區之所以能夠作爲周天合盟的核心凌駕於各個區域,理由之一就是安全。絕對的大後方。革新派現在是看熱鬧不嫌事情大。

當然老奸巨猾的保守派,自然不會蠢到順着年輕人的指揮棒轉。所以強硬的舉措被活活拖了下來,當然進一步的經濟合作上,黃土區是肯定要爲自己的言論付出經濟代價的。

最終爭論被終止了,被北方接二連三的核爆炸終止了,蘭特人迫於形勢用核武畫出的沾染區。在周天合盟新人類耳邊是威脅,多久了,也不知道有多久了核心區沒有聽到來自大陸方位的核爆炸了。這種核爆炸自然是距離自己越遠越好。

鏡頭再次切換,一雙雙眼睛盯着任迪,這一雙雙目光大多帶着敵視的態度。張倩狠狠的翻這一頁頁報告,但是目光一掃而過,並沒有仔細的看。十來秒簡單的翻看後,然後猛地將網桌子上一拍,看着任迪說道:“這一切都是你寫的是什麼東西。”

任迪說道:“沒有具體的調查,我只能用我能拿到的實驗進行測試。 高冷總裁套路深 嗯,如果有進一步清楚的實戰測試機會。”

“現在還輪不到你來測試。”張倩打斷了任迪的話。咆哮地說道。

重生之純陽 任迪笑了笑說道:“我不是針對我們的生物兵器,如果不能解決外掛機械在輻射環境下的穩定性,以及基因本身的穩定性,無論是我們現在研究的,還是韓區的鈦龍。在諸多試驗場上爆發力驚人,都是。”

“都是什麼?”張倩冷冷地說道。而任迪說道:“都不適合於真正大規模交戰的戰場上。這個只是欺負小朋友的東西。”

“啪”的一聲,一個巴掌抽到了任迪臉上,任迪可以躲避,但是並沒有躲,很顯然這位女教授已經惱羞成怒了。用不着進一步刺激了。

一個星期前當張倩對軍方推銷生物兵器的時候,任迪找到了探查的軍方,要求軍方模擬一下,核戰爭下,也就是輻射狀態下生物兵器的用途。嗯,任迪這種行爲很不地道,但是爲了得到生物兵器的在輻射下的情況,以及弱點,任迪就是做了這種不地道的事情。

按照張倩多方面表現的意願,生物兵器是有陸地作戰版本的,任迪既然現在深入了敵後,對於未來可能會出現在戰場上的武器,自然是要儘可能的瞭解一下弱點。

好嘛,實驗方面的場面讓任迪相當滿意。至於被抽一巴掌。嗯,面子上的東西。在註定要離開,以後不會接觸的環境中,用不着面子。

“你出去。明天不用來了。”張倩指着任迪說道。任迪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開。當任迪轉身後,張倩接着說道:“你接觸到了這個項目的核心機密,處於保密法,你必須呆在學院不得離開。”

任迪頓了頓腳步然後繼續朝着外面走去。現在的情況,這種複雜的人際關係情況,任迪的確是沒有好方法應對。不過任迪很清楚,這位女教授,在目前任迪自己遭遇的這場婚配中,她是有參與的。 二十一世紀世界上五個大國唯一能夠齊心協力做的事情很少,其中核不擴散就是其中的一種。一旦哪一個國家開展了核試驗,那就是毫不留情的制裁。所以在二十一世紀,核試驗很容易,但是核試驗後,能扛着世界的制裁封鎖,全面發展的,讓世界不得不承認的。很少。西方對中國的武器禁運,一直貫徹的非常徹底,嗯當經濟總量讓世界實在感覺到缺不了的時候,才極不情願的在全球化上讓出一片位置,當然這片位置是西方讓出來的位置,被動讓出來的位置,往往會被嫌小。

要是別的國家呢?比如說北棒子,弄出來核彈。幾個負責的核大國幾乎是一致決心制止北棒子進一步核戰,只不過有的國家想徹底把北棒子弄死,像碾死伊拉克一樣轟平了了事,靠近北棒子的國家,擔心難民問題還有肉盾沒了的問題,想要微操用人窮志短的方式,慢慢的捂死北棒子不切實際的想法。畢竟北棒子也就那麼一點資源在世界封鎖下根本浪不起來。

所以其實在二十一世紀已經有了很多國家到達了核門檻,但是看到北棒子的下場,以及中國靠着人口總量資源總量在世界封鎖下硬懟擠進社會秩序的代價。這道核門檻大家都不敢邁過去,畢竟沒有完備的工業體系,又被世界體系排除在外。這可不單單是中國受窮的場面可以比較的。本國被國際排斥在外,國內是絕對絕對要倒退到幾十年前的。

至於幾個核大國爲什麼要這麼做呢,尤其是嚴格限制核試驗次數呢,核小型化,因爲核小型化。如果核彈只有一噸重,那麼只有火箭技術配合下才有機會突破防空,如果核彈超過一噸,靠着轟炸機突破,那就必須要空中力量絕對優勢,優勢到空軍能任意突破任何一國領空。當然這是不切實際的。

如果核彈在高能炸藥突破,以及臨界實驗次數過多的情況下,將核彈頭的重量小型化到一定程度,能跟隨步兵機動,那麼威脅力不亞於朝鮮搞得導彈打到美國。而核武小型化,只要實驗次數足夠多,是能弄出來的。一旦弄出來,二十一世紀可以吊打一切小國家的信息化作戰力量的優勢,就會抹平。所以呢,五個流氓統一口徑告誡其他國家,想要核試驗?制裁,往死裏制裁,制裁到你拿不動碗,看你還怎麼搞不該搞的東西。(核小型化誰強勢弱不知曉,但是手握中子彈的國家核小型化一定比初級核武器的國家強。流氓們終究還是流氓。)

現在在黃土區投入的最小核武器很顯然已經制式化,提煉的鈈純度極高,且標註了時間,在前線作戰的士兵一般會在三個月之內將其用掉。標準爆炸威力爲250噸TNT,實際情況通常都在一百五十噸以上。爆炸的同時放出了大量核污染。

蘭特人大量的地面作戰部隊壓根沒有想到,遭遇到如此高密度的核打擊。在其他強權中核武器的發射一直是由新人類控制的。地面作戰核火力投放的密度,和現在北亞大陸上的密度無法比較。新人類所在的戰場必然是有軍團護衛,然而現在在北亞,任何二十人孤狼一樣的作戰小隊,都有可能不顧核沾染的死亡威脅,製造出驚人的火力殺傷。

天山,某種程度上,蘭特人的軍事行動已經失敗了。黃土區購買的戰機已經投入了戰場。二手戰機,採用航空燃油爲燃料,使用渦扇發動機。

而現在周天合盟的戰機普片動力高壓電動槳,和衝壓發動機配合。過去的思路是渦槳和衝壓,然而被淘汰了。現在高能電池出現,電能能在動力和激光武器動能武器之間切換。且電動槳體積小。滯空打的時候用電傳動螺旋槳,高速突擊的時候收起槳葉用自動整流罩罩住,開啓油箱,啓動衝壓發動機。

周天合盟的一手戰機,並沒有賣給黃土區,而買的是二手戰機。雙發的,並不是隱形戰機,而是超音速突防類似於俄式外貌。數量上很大,和蘇區談好的第一批生意大約爲六百七十架。上一次大戰時期留下來的戰機。二十一世紀造汽車的工業量,在這個世界用在了軍用上。

至於戰機水平嗯,經過任迪的實際測試,發動機水平並不是很高,有些稀有金屬沒捨得用,畢竟是量產。當然就是這樣一支空軍力量在天山以南有效的改變了戰局,保證了天山以南的制空權,沒有落入敵人的手中,維持住了補給線的運輸。

在地面上燃氣輪動力的列車茫茫沙漠中穿行,車頂上,一臺臺激光設備,對準了天空。防禦零星敵機的突襲,整列火車上的裝載的激光發射器,多達兩百架,幾乎三分之一的車廂被電池系統佔據,同樣的道理,最先進小型且高能的熱納米電池,並沒有賣過來。買過來也要不起,熱納米電池一旦出現故障,就相當於一連串的球形閃電爆炸。基於四條鋼軌重載鐵路的上行駛列車的載重量,還是放較爲穩定的電池系統。當然核動力列車這種東西,任迪也沒在這方面開腦洞,雖然可以設計出來,但是不適合當武器的設計,概念再先進都要壓着。

這一列激光刺蝟一樣的列車將上千噸物資運送到天山隧道中,戰爭不可避免的長期化,和慘烈話,在山的南邊列車進入,天山北邊。蘭特人的大飛機吊裝着四層樓高的導彈,到達平坦區域。導彈尾部自帶的自動支架打開,在士兵的操控下,巨型的導彈飛昇,然後弧線朝着天山山體上撞過去,應該是撞了進去。

然後山體上山似乎扭了扭身子。然後山坡朦朧起來一層紗一樣的灰塵籠罩了山體。隨後山體上醒目的裂縫四分五裂猶如密集蛛網一樣擴張,接着就是流水整個山體就像化爲了液體,大量的碎石就是這些流動體的最小單位,從山坡上流了下來。

從飛機運來導彈,到導彈發射前後不過二十分鐘,但是爲了保障這個發射的安全範圍蘭特人的軍隊是在三個小時之內快速機動到這個範圍,對這片區域進行了短時間的佔領。

豪門甜寵:周少的試用期女友 而在天山隧道中,幾乎每一段隧道中都積滿了碎石,有的碎石如同頭顱般大小。在帶上安全帽的同時,這種碎石落下來,依然會讓人眩暈。大量的隧道被直接炸塌陷,人被埋在了裏面,如果努力挖掘還有生還的可能,但是在現在的戰爭狀態下,已經沒有生還的可能了。在黑暗的環境中絕望的等待,或許是最可怕的死法之一。

李子明的一隻胳臂骨折了,被石頭砸的,而現在的戰場指揮部已經放在了天山的南面山腳中,較爲安全的地帶。隨着山體被核武器破壞,大量的設施已經無法啓用了。一些防空系統只能依靠人力部署在隱蔽的地方。李子明依然指揮着天山地區的作戰,包括一隻只在山體上運動的作戰分隊,以及後方的空軍支援。當然也必須防守住。

現在李子明到達了一個隱蔽點,這個隱蔽點很有實驗室的風格,在戰場中電力緊張的情況下,這處隱蔽點的供電,比指揮部的標準還要高。

在這裏一個個通明的大缸中一位位裸體的嚮往者在缸體中,這些是傷兵,一位位士兵是有意識的,嘴巴被鼻腔被套上了呼吸系統。士兵雖然在液體中,但是不至於被嗆死。至於含氧液體呼吸法。現在能找到蒸餾水就很不錯了,能用呼吸面具保證在水裏呼吸,就沒必要弄出液體呼吸系統折騰自己的後勤。(氟化碳乳劑可以溶氧)

在通明的缸體中一個個遊動的機器人正在傷兵的上下攀爬這,準確的測量並且有需要的時候注入一針針藥物。在李子明到達的時候由於缸體空間狹小,無法做過多的動作,但是一些醒來的士兵均對李子明以注目禮注視。然而李子明則是手舉過頭頂一一回應。

七十年來黃土區,基因科技大量研究,最終在戰場上的實用化就體現在這個傷兵營中,這些受傷的士兵,大部分都是遭受了過量的輻射。在撐住一口氣返回基地的時候,全身猶如毒蚊子叮的一個個包遍佈全身。只能等待救援者將他們從外骨骼裝甲上卸下來,擡到急救室中。

黃土區在七十年來的對基因以及基因生成蛋白質調節身軀的過程中積累了大量的數據,其中就有一項,將癌細胞轉換爲癌症幹細胞,然後將其用外部條件再次進行逆向轉化,爲“幹細胞”最終制造出了各個組織的細胞。當人類遭遇輻射,身體上大規模細胞壞死的時候,現在的治療就是在無菌設備中用這種人爲逆轉的細胞替補上去。

這種替補就像人類的心臟器官壞了,安裝一個有核電池的人造心臟。而細胞壞了,爲了保障身軀不因爲大量細胞缺失而生命系統崩潰,用這種逆轉的細胞頂上去。

然而這並不是開始,人體的生命系統太過於複雜,癌細胞的逆轉過程中,僅僅是在實驗室中實驗,未在人身上實際大規模實驗。所以逆轉的細胞是有問題的。畢竟是人工逆轉。在修補士兵身體的同時,由於士兵是虛弱的,士兵的身體在得到外來細胞的補充後,對這些細胞同化的時候,全身的免疫系統不足以震懾這些外來的細胞。一些細胞沒有加入身體組織,這時候沒有實驗室外部條件制約的逆化細胞開始我行我素。眼下這些士兵身體出現癌化幾乎是百分之百的。

所以這些士兵僅僅是在前線上被死神短暫的搶救回來,他們還要到後方,接受進一步的治療。人體的蘊含的系統太複雜了。沒有人希望自己身體壞了,但是真正壞了,總要嘗試修一修。

李子明走到了屏幕上的留言上,寫下了自己的話:“士兵們,現在你們需要昂揚鬥志的活下來,活下來用勝利鼓舞更多的人。告訴後來者,你們是怎麼用操控原子力量,轟擊鋼鐵的。” 一位中年的軍官看着面前的年輕人。捻起手上的報告,仔細的讀了一下後,說道:“是什麼事情讓你萌生了現在的想法呢。你現在還很年輕。作爲熱門學科的科研人員,你沒必要如此冒險。”

任迪說道:“如果我說,我喜歡戰爭,討厭被控制,你信嗎?”

這位軍官點了點頭說道:“我信後半句。”

這位軍官說道:“看來你對合盟現在安排的婚姻很不滿意。”

任迪說道:“在現在的法律體系下,我不可能擺脫。甚至不能離開學校,我能走的唯一一條路那就只有戰功道路了。”

軍官說道:“沒錯,現在只有應軍隊的要求,才能突破民法規定的拘束控制,但是……”

這位軍官看了任迪一眼說道:“你現在才十四歲,尚未結婚生子。按照法典,你並不在徵召範圍內。你必須到達十七歲。在可以進入軍隊體系。在法定規定二十歲必須結婚之前獲取戰功,擺脫現在的合盟定下來的婚配。”

這位軍官表現出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這位軍官還有一些沒說,法定下新人類男子二十歲之前才能結婚,但是可以受到法律保護不結婚的年齡是十七歲之前。因爲十七歲之前,需要以發育爲主。以任迪在蘇區中孤零零的社會力量,似乎是無法杜絕17歲後的壓力,更何況任迪現在根本不想等到十七歲。北邊的戰爭打的這麼慘烈自己卻無法歸位。

想到這裏任迪自己都非常鬱悶,憑什麼孫馳勇剛進到這個世界是大少爺,自己混了個新人類的身份,就要被按着戴環保色的帽子。看着任迪沉默的樣子,這位軍官微微提醒道:“你的教授已經提醒過了我,還有你要入贅的錢家,雖然只是蘇區執政家族的偏房。但是已經打好了一切招呼,現在盯着你的眼睛很多。比如說現在,你來找我。也是有人看着的。所以我奉勸你。安靜一些吧。”

任迪嘆了一口氣說道:“中校先生,我這次來找你,已經預料你會這麼說。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須去做,抱歉。”

軍官笑了笑說道:“少年,你,你(驚訝)”

在力量上骨骼強度上,任迪現在體能數據並不是鼎盛階段。面對一個新人類老兵不足以將其制服,但是將其掀翻然後,鋒利的刀刃對準其兩眼前方不到三釐米的位置,威懾已經讓這位軍官覺得有必要冷靜。畢竟雙y染色體的人,腦回路和一般人不一樣更加崇尚暴力。

任迪一手持利刃,保持威脅動作另一隻手,將軍官身上的通訊器撈出來。在此過程中,這位軍官沒敢反制,因爲彎腰,單手搜索的過程中,那一柄懸在自己眼前的利刃,沒有任何抖動,似乎這把刀自己長了眼睛時時刻刻盯着自己。

如果這把指着自己的刀出現任何的搖晃,就代表着持刀者注意力的分散,就可以採取動作。但是這個老兵不敢。眼前的14歲少年在這時散發的鋒利氣息,讓直面與此的中校全身冰寒。

右手拿着手機,點開按鈕後,任迪看似漫不經心,但是左手持着的刀刃開始一毫米一毫米的移動,就像勻速的機器開動一樣。任迪很清楚怎麼製造壓迫。

任迪:“密碼給我!”

被逐漸靠近刀鋒心神所奪的軍官頭上分泌出汗說道:“停下。你不要做傻事。”

這時候門外發出了敲門聲問道:“長官裏面發生了什麼?”

嗯這位軍官沒有回答,因爲他發現靠近的刀鋒陡然下落了四毫米然後穩穩地停住,繼續緩慢的靠近。

軍官:“你用我的通訊器沒有任何用處,這是軍事專線。”任迪將手機丟到了他臉上然後,冰涼的刀貼在了他的喉嚨上壓着,只要稍微轉爲豎切,刀就會迅速橫切。

任迪說道:“給我撥通在港口戰列艦李少將的號碼。”軍官的瞳孔猛然收縮,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這時候門外的猛烈敲門聲越來越重。

任迪看了一眼門口,手上的刀微微傾斜,刀鋒擠壓作用下,一枚枚血珠在按壓的刀鋒旁邊滲出。這位軍官得到了任迪的會意喊道:“我有些事情正在處理。”這時候門外沉默了。

這位軍官對任迪說道:“這裏有應急攝像系統,他們現在應該去調查攝像機了。你……”

任迪說道:“快撥電話。”這位軍官想要繼續說些什麼,這時候被任迪冰冷眼神逼了回去,然後將電話號碼撥開。

這時候停在這個城市上戰列艦上,應急電話打開了。一位中年有着少將軍銜的將軍接了電話,問道:“這裏是橫斷山號戰列艦。”

這位軍官剛想說什麼,任迪拿過了電話,問道:“請問是李琦嗎?”任迪之所以這個時候來找這裏的中校,其實並不是找這位中校,而是得知了戰列艦停靠於這座城市,而且這座戰列艦上的軍官身份,是任迪可以確定屬於孫馳勇陣營的徵召兵。

戰列艦上,聽到這麼直呼其名的,眉頭皺了皺問道:“你是誰。”

任迪說道:“根據本區域37號契約,我在淵於此地。”(37號契約,本位面任迪和孫馳勇簽訂的盟約,至於“在淵”,潛龍在淵,屬於演變中暗語。)

這位在本位面獲得將軍軍銜並且屬於孫馳勇一方的演變徵召兵,頓了一會後說道:“請說出你的軍銜。”

任迪答道:“預備役上尉。”

這位徵召兵說道:“明白,請稍作等待。現在是否有什麼需要。”

任迪看了看身邊的軍官說道:“和這個電話的主人交代兩句吧。”說完,任迪將電話拋給了這位軍官。

這位軍官,一臉驚疑不定的看着任迪,接過電話後。看了一下自己撥通的號碼,然後聽了一會後說道:“長官,這不符合規則,按照規則,現在你必須出示政令。才能要人走。”

李琦說道:“二十分鐘內,會有其他人來找你。給我看好人。”

電話掛斷後。任迪靠在了沙發上,腿搭在沙發扶手上,一副懶散的樣子,絲毫沒有剛剛凌然的樣子。

這首,外面大門陡然打開,三位士兵衝進來,然後全副武裝的用槍口指着任迪。後面跟着醫護官,對那位中校走過來。看着那一位中校脖子上的血。急急忙忙的拿出醫療工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