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老者的回答讓輝難免做出了如此回應,因為輝剛才和少女聊了一會,他不認為少女是那種性格惡劣的人。 “你懷孕了。”文翰再次重複道。

我呼吸變得急促,心亂極了。可手卻下意識的在被中伸到小腹處。

難怪我這個月的例假遲遲不來,我還以爲是因爲壓力太大,月經不調呢。原來並非如此,而是懷孕了!

我也太粗心大意了!

失去過一個孩子,我不打算再失去這一個了。所以,不管這孩子是誰的,我都要生下來。

“盛男,你能出去一下嗎?”在我慌亂無措的時候,文翰支開了盛男。

隨後就響起了盛男的腳步聲。

等聽到她關上酒店房間門之後,文翰伸出未受傷的手,緊緊捏着我的手,真誠道:“可兒,我知道這孩子是姜逸晟的,但我不在乎。我還是會一如既往的愛你。”

我擡起頭看着他,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時,他笑了笑又道,“當然,我將來也會愛你的孩子。”

“這樣對你不公平。”我有些不忍心的看着他。

在我眼裏,任何男人,都不希望自己的老婆懷着別人的孩子的。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麼都不在乎。”文翰認真道。

我低下頭,第一次不覺的感動,“文翰,我想告訴姜逸晟我懷孕的事情。”

文翰猛地鬆開我的手,“可兒,你不會還想和他復婚吧?”

“當我公佈和他離婚的消息時。我就沒打算和他復婚了。畢竟,孩子是他的,他有權知道。”我認真道。

文翰卻皺起眉,“秦可兒,我看還是算了吧!以姜逸晟的性格,如果他知道你懷孕了,要麼讓你打掉孩子,要麼讓你生下孩子給他。他萬萬不會讓自己的孩子,喊別人爸爸的!”

文翰這話一出。我覺得他說的不無道理。我差點忘了,姜逸晟的性格了。

“可是,不告訴他,我懷孕的事情,他遲早也會知道。到時候,他會更生氣。”

“你懷孕五週了,五週前,他就是懷疑你和李熙然在一起的。而那天,是我從李熙然手裏救出你的。所以,我可以撒謊說,那天和你在一起,並且讓你懷孕的。他一定會相信。”文翰道。

我聽後,心裏一緊,“這樣他會信嗎?”

“只要你說是,他一定信,不過,你要等他打電話給你時,你再說。”文翰提議道。

文翰這樣一說。我覺得可行。當然,不行也得行了!否則,我還要放棄文翰和孩子嗎?

“你的胳膊傷的重不重?”我這時看向文翰的胳膊。

文翰陰沉的臉,恢復了一點笑容,“沒事,燙傷一點而已。再說,男人身上有點傷,纔有男人味。”

我卻愧疚加感激的看向他,“每次都讓你保護我,爲我受傷,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報你纔好。”

“別說傻話,我們馬上是夫妻了,還要你回報什麼呀!”他額頭頂在我的腦門上道。

我笑了笑,心裏泛着苦澀,隨後再沒說什麼。

文翰則訂了餐,隨後親手餵我喝了一些粥才被盛男催走了。

正好他胳膊受傷,也要換藥,所以,也就老老實實的離開。

他一走,盛男就問我打算怎麼辦?

我把和文翰剛纔商量的結果告訴她了,她皺了皺眉毛,卻顯得有些憂心。

“盛男,你覺得這樣不妥嗎?”

“沒有。我只是突然覺得……覺得姜逸晟好可憐。”盛男道。

盛男之前可是一直支持我和文翰在一起的,現在聽到她這句話,我嘆了口氣,心裏不是滋味,“我和他,註定有緣無份。”

——–

隨後的兩個月時間裏,我和文翰把愛人至上的戲拍完了。然後因爲我的肚子越來越大,不得不向逸可告假。

也正是因爲如此,姜逸晟得知我懷孕的消息了。

在我回到京城之後的那一天,打電話給我,聲音難掩激動的問我:“你懷孕了?”

我緊緊抓住手機,深吸口氣,聲音如常的道:“是的。我懷孕了。”

“孩子是我的?”他問道。

聽到這句話,我心“咯登”了一聲,隨即心跳不穩,沉默了好一會,我才調整語氣,“不是。”

“不可能!”他聲音帶顫的吼道。

我居然心一酸,流淚了,聲音卻如常的道:“就是你懷疑我和李熙然的那一天,其實,文翰和我在一起了,孩子……”

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砰”一聲,好像是他把手機給摔了。因爲我聽到了通話結束的“嘟嘟嘟”聲。

放下手機,我手撫摸到小腹處,心痛難耐,可生活就是這樣不能完美。過去的,就只能成爲過去。走到如今這一步,我是不可能傷害文翰,再和姜逸晟生活在一起的。那樣對文翰太殘忍了!

——-

回到京城這幾天,我才知道。李熙然得了重病,已經危在旦夕。文翰畢竟是他弟弟,所以,去醫院照顧他了。我本來要跟着去,卻被文翰攔住了,說醫院傳染源特別多,我過去,萬一傳染上疾病就不好了。

我沒轍,只好讓他幫我帶聲好。另外還要他幫我對李熙然說句謝謝。

不管怎麼說,李熙然曾經都救過我。在他即將離開之前,我道聲謝也是應該的。

文翰一一答應了,才離開。

我現在沒有住在姜家,而是住在文翰的私人別墅裏,也就是和我之前的家,在一個別墅區的那棟房子。

因爲代孕在家,很是無聊,我便打電話讓盛男過來陪我。

今天盛男來的時候,卻交給我一個絲絨的首飾盒子。

我接過盒子,詫異的問她,“這是什麼?”

齊天神記 “這是姜逸晟讓我轉交給你的。”盛男道。

我一聽這話,疑惑的接過她手中的首飾盒,打開一看,居然是盛男爸爸附身的那塊手錶!

危險遊戲:小小祕書會偷心 “這……這不是我爸的手錶嗎?”盛男也看到了,疑惑的望着我,“之前我在姜逸晟的手腕上看到過。”

“對。你忘了嗎,當初我將這個手錶送給他當生日禮物的。”我拿出手表,細細摸着手錶的水晶面,心裏酸澀難耐,“他現在還給我,說明不想和我有糾葛了。”

“是的,我想起來了。”盛男想起來了,隨後對我道,“我好久沒見爸爸了,你找塊陰氣重的地方,讓我爸爸出來。我和他說會話。”

“好啊。 巫女的時空旅行 我也挺想他的。”說話間,我和盛男將手錶拿到了地下室,那裏陰氣重。

因爲我脖子上帶着佛珠,所以怕傷到盛伯伯的鬼魂,於是拽下來,放在了地下室門口。

結果我剛摘下佛珠走過來,盛男手裏的盛伯伯就迫不及待的飄了出來。

一看到他佝僂着背,懸在半空中的身影,我和盛男都有點慎得慌,畢竟我們好久沒見過髒東西了。

“爸爸!”盛男喊了一聲他。

我也喊了句盛伯伯,他卻看了看我和盛男,直接飄到我跟前道:“可兒,你是不是和一個叫文翰的男孩在一起了?”

“是的。你跟着姜逸晟得到的訊息嗎?”我問道他。

“對。自從你把我的手錶送給他,我一直在手錶裏藏着,不敢跑出來。因爲他會法術,我要是出來,一定會被他發現。再加上,他幾乎天天帶着我。我根本沒機會出來找你們。”盛伯伯解釋道。

我愧疚道:“不好意思啊盛伯伯,都怪我不好,沒把你的手錶要回來。”

“哎,這不怪你!他那麼深愛你,怎麼會捨得不要你送給他的東西呢?”盛伯伯嘆了口氣又道,“這段時間,我看着你們在一起,然後又離婚,說實話,我也替你們難受。可兒,你知道嗎?你離開他,是多麼殘忍的一件事情嗎?他爲了你做了好多好多事……”

“我知道。可是,是他要和我離婚的。我沒辦法,只得選擇和文翰在一起了。”我無奈的道,“我不能在辜負文翰,他對我真的太好太好……”

“你大錯特錯了!傻丫頭,真正對你好的是姜逸晟!叫文翰那個小子,是個殺人犯……還是個卑鄙的傢伙!”盛伯伯朝我直搖頭。

“伯伯。你是不是多文翰有誤會啊?”我不解的道。

“怎麼會有誤會!我是唯一知道姜逸晟這孩子的苦,和文翰這小子做的惡的人……不,是鬼!”盛伯伯有些急了。

“爸爸,不該說的你別說啊!”盛男在我驚愕的時候,忙要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盛伯伯卻朝她不滿的呵責道:“你這臭丫頭,居然幫着文翰隱瞞可兒,不告訴她姜逸晟受傷的事情!”

“受傷?” 在愛裡等你 我聽的雲裏霧裏的。

“可兒,別聽我爸說了……”

“盛男,你是不是有事瞞着我!”我看到盛男一臉慌張。就覺得不對勁了。

盛男心虛的別過頭,“沒……沒啊!”

看她這樣,我就更加肯定她有事瞞着我,而她爸爸知道真相。

於是,我扭過頭看向盛伯伯那半透明的身影,“盛伯伯,你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你爲什麼說文翰作惡,逸晟有苦衷?”

“怎麼說呢……這樣,我從你和姜逸晟離婚後開始說吧!”盛伯伯翻着白眼瞳,看着我,緩緩道來,“姜逸晟之所以會和你離婚,你也知道了,是爲了驅除你身體裏的邪祟。他以爲文翰是真心愛你的,於是找到他,讓你帶走你媽媽的鬼魂後,帶你去靜心寺。順便除掉你身上的邪祟陰娘。本來是萬無一失的,結果,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錯,你並沒有把身上的邪祟除掉。

後來,姜逸晟找到文翰,問他是怎麼回事,他說是你非要不戴他給的佛珠,才導致邪祟沒被除掉……”

盛伯伯這話一出,我猛地想起在靜心寺那天。我確實沒帶逸晟給我的佛珠!

“後來,姜逸晟在文翰家,聽到你在房間大喊大叫的聲音,知道你出了事,於是上樓了,發現你在衛生間暈倒,怎麼叫你都不醒。他猜測你的魂魄被陰娘帶回過去了,於是,自己施法也回到過去,好像把你給救了,也乘機除掉了陰娘。但是……文翰卻在他魂魄離開身體時,讓李熙然帶走了他的身體,準備燒掉……幸虧姜逸晟的祕書小莫,看到了,把姜逸晟給救了。”

“姜逸晟回到真身之後,就知道文翰惡性不改,氣憤不已,不想把你留在他身邊了,於是,去了療養院,把姜老太太弄醒,回到了姜家試圖追回你,和你復婚。哪知你對他誤會很深,根本不給他機會。而他性格又好強,就沒拉下臉求你回去。你們倆個就這麼僵着……後來他又得知你和文翰那啥了,就更是嫉妒的發狂,整天的醉生夢死的……”

“可是。只要一得知你遇險,他總是會不顧一切的去救你。你被影迷圍住的時候,他冒着被發現會法力的危險,把你救了回來。你在拍攝現場昏迷,被火包圍,也是他明知是圈套,也還冒着生命危險把你救了出來……而他去因此被李熙然、文翰和姜娜用摻了屍油的汽油潑到,身體着火,差點死掉……”

我聽到這。身子往後倒退了數步,震驚不已。大腦也變得空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了。

而盛伯伯還在繼續說,“哎,可你倒好,對他不管不問,在他最痛苦的接受植皮手術時,你卻在和文翰卿卿我我的……你們太殘忍了!”

“爸,你別說了。別嚇到可兒。再動了胎氣,姜逸晟就更難受了……”盛男估計見我不適,忙伸手扶住我,朝她爸道。

我被她這麼一扶,從震驚中回過神,流着淚,望向盛男,“告訴我,你爸爸說的是不是真的?文翰真的這麼……這麼狠毒?逸晟他……他也受傷了?”

“其他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姜逸晟冒險去片場救你時,文翰和姜娜他們是一夥的,都打算燒死他!而且,李熙然還使用了巫術。讓他根本沒法使用法術對抗。他要不是手裏抱着你,他不用法術,用蠻力也可以逃掉的……也不至於燒傷的那麼厲害了!”盛男說着說着,就從眼眶裏涌出淚來了。

我聞言,氣的搖晃着她的胳膊。 我有億張召喚卷 哭喊道,“你爲什麼到現在才告訴我?爲什麼?!嗚嗚嗚……”

“是姜逸晟不讓!當時他在進入手術室前,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着。所以,拜託我,一定要隱瞞這件事。他說,“文翰雖然壞,但是,對可兒是真心的,如果可兒知道真相。得知我是爲她死了,她一輩子都會內疚的。我不想她再做噩夢……”他逼我,如果我不答應他隱瞞,他就不進手術室。所以……所以我才隱瞞的。”盛男哭着朝我解釋道。

我心中一陣陣抽痛,再也忍不住,跌坐在地,滿腦子裏都是逸晟的身影在轉啊轉啊。

現在我只想馬上見到他,狠狠的罵他……罵他爲什麼那麼傻!

“可兒,你不要這樣,否則會動胎氣,對寶寶不好!”盛男蹲下身子,勸我道。

我卻一把抓住她的衣服,祈求般的看向她,“盛男,我要見他……他現在哪?”

“可兒,他讓我帶首飾盒給你的時候,就去機場了,說是要爲自己活一次。”盛男道。

我一聽這話。慌了!徹底的慌了!

轉身就打算離開這裏,去機場追姜逸晟。然而,就在我起身的時候,一抹白影突然從地下室的陰暗處飄了過來,“救我出去……救我出去!求求你們了!”

我們就都朝白影看過去,這時,她猛然擡起頭,那張口鼻流血的面龐,一下讓我想起了上次百樂門吊死的女鬼–張婷婷! 在一切開始之前的某天,一名白髮的少女憑空出現在一條僻靜的小路上。

她環視著身邊昏暗的城中小道,似乎在確認什麼事情。

她的手指先是抽搐了一下,緊接著她的臉上也露出了扭曲的表情。

不過,少女這種異常的狀態並沒有持續太久,她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她看著自己剛剛抽搐過的手指,然後抬起手掌,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臉頰。

「這就是人類的身軀嗎?

感覺過於精細了,想必輕微的損傷都會帶來很嚴重的連鎖反應。」

少女這麼低語著,她邁開腳步,離開了這處昏暗之地。

我是誰,我又在尋找什麼?

少女漫步於行人熙攘的街道上,可她卻無暇顧及周圍的人群,而是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但許多路人卻被少女異常的發色所吸引,正由於路人們視線,少女不得不先停止思考。

她停下腳步,伸手攔下了一個路人。

「我身上有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呢?」

少女這麼對那人說著,雖然她看起來人畜無害,可她卻散發著一股難以言說的強勢氣場。

「你…的發色很獨特,而且你實在是太可愛了…

很抱歉,多看了你一眼,讓你感到困擾了!」

也許是因為少女身上的氣場太強了,所以這位路人在猶豫了幾秒后,最終如實回答了少女的問題。

然後這路人深鞠一躬,以示自己的歉意。

「是這樣嗎,我明白了,謝謝你能回答我。」

少女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她沒有再糾纏這路人,而是揮揮手,繼續向前方走去了。

「看來這副模樣太過於招搖了,還是換個普通一點的樣子比較好。」

少女說著,而她的樣貌也在此時悄無聲息的發生了改變。

她的白髮被染黑了,而她的臉頰也變得蒼白了許多,看起來一副病怏怏的模樣。

現在的少女和之前的少女想比,根本就是兩個人。

現在的她,再也不用因為樣貌而招來不必要的目光了。

少女看著玻璃中的自己的倒影,滿意的點了點頭,她似乎很滿意自己現在的容貌。

「這樣就好,沒有人會注意到這樣的我。

不過,也許是因為我剛去過神明之境,所以才在樣貌上無意中參考了神明的特徵呢。」

少女這麼自語著,她似乎明白了自己剛才引人注目的原因。

「我是誰,在某種意義上,我是超越神明的存在。」

順著剛才的邏輯,少女說出了這樣的話語,她抬起自己的手,只用了一個眼神,就讓手掌上出現了一道可怖的傷口。

她看著鮮血由於重力順著自己的肌膚流落在地,像是確認了什麼事情一樣,點了點頭,接著又把傷口治癒了。

「人類,會流血,而神明不會。

這副軀體構建的很成功,在勘察完這個世界之前,就暫時安身於這副軀里吧。

希望這個世界,有我需要的東西。」

少女喃喃著,她抬起頭來,看著上方一望無雲的天空。

「今天,是個好天氣。但也許,今天需要下一點雨呢,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焦躁的氣息。」

也許是被陽光曬到了,少女這麼說著,慢慢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這個世界,並不單純,也許這裡真的有我需要的東西。」

少女的話音剛落,天空就毫無預兆的下起了傾盆大雨。

大雨淋濕了少女的衣服,也讓周圍的路人加快腳步,紛紛趕向不同的建築里躲雨了。

不一會,在大雨的傾軋下,街道變得冷清了許多,幾乎看不到行人了。

不過,少女卻注意到了幾個身影正快速的接近著自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