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若不是名字沒取好一過來就被ri了,它很有可能找到契機突破九品。”

“據說當年禁錮這隻邪魔,京城的店主也出力來着。”唐牧北解釋道。

一個夢境者 扶桑宗主一點頭,“那難怪,京城的店主自然都是翹楚……”

他話音未落,眼神看向某處。

唐牧北順着視線看過去,只見一位少年翩然而至,來到幾人面前他施了個晚輩禮文質彬彬道:“兩位前輩、牧店主,我是風揚店主的祕書小柯。”

喲,居然是個眉清目秀的少年!

唐牧北眼神一亮,還沒來得及腦補什麼小本子劇情,只聽扶桑宗主道:“京城的店主祕書居然是個陣靈。”

What?

陣靈?那豈不是沒基情也沒八卦了?

畢竟應該沒人能跟陣靈搞到一起。

“京城自古以來就是臥虎藏龍之地,這座城市本身就是一座大陣。

風揚店主居然以京城爲陣眼,將自己管轄之地佈置成一個大陣,這等格局和魄力果然非同尋常。”

溯洄讚歎之語一轉問道:“若是今天牧店主沒有出手將這股沖天魔氣拘住,你會怎麼辦?”

祕書小柯想都沒想回道:“身爲陣靈,我自然會調動整個大陣所有靈氣前來鎮壓。

姑娘她戲多嘴甜 只是魔氣難纏,恐怕我只能鎮壓片刻,事態緊急的話會請我家店主立即出關,聯手解決問題。”

“嗯嗯。”溯洄滿意點點頭,“所以今天牧店主可幫了你們大忙。

否則不說你調動大陣所有靈氣對京城造成的影響,單單是請風揚店主強行出關,都會給他修行帶來許多隱患。”

小柯微微一怔,忙抱拳向唐牧北鞠躬謝道:“多謝牧店主出手相助,待我家店主順利出關定當上門拜謝!”

唐牧北:……

誒?溯洄前輩這是悄鳥的給妖孽店主挖了個坑?

也難怪祕書小柯能感知到魔氣的瞬間就趕過來,整個管轄之地都是一座大陣,得特喵多大的陣!

妖孽店主不愧是妖孽!

扶桑宗主將凌雲劍拿出來用手一敲,幫它彈走大部分精神傷害。雖然還是蔫巴巴的,但它總算緩過勁兒來了。

名校養成系統 目送牧店主腳踩飛劍帶魏千尺離開此地,祕書小柯回頭看看沒有半分魔氣殘留的魏家祖宅,心中也暗暗鬆了口氣。

主人頭疼這座宅子很久了。

明知道其中封印有邪魔,但在沒有把握讓魔氣毫不泄露情況下,將其一網打盡談何容易?

對普通修行者來說,魔氣絕對是最頭疼的氣息之一,稍有不慎沾染就會帶來大麻煩。

我給重生丟臉了 更何況這隻邪魔實力太強,風揚店主幾次想召集人手將其拿下都沒百分百把握。

今日雖說抓捕邪魔的功勞沒了,但解決掉京城管轄內一大隱患,自家店主肯定會很高興。

否則這隻邪魔能力日益壯大,萬一什麼時候魔氣爆發,整個京城怕是都要遭殃。

小柯只是心裏納悶,這位名不見經傳的牧店主,怎麼做到沖天魔氣絲毫不泄露的?

剛纔自己瞬間用大陣轉移過來,確實沒看到魔氣的影蹤,它們又被藏到哪裏去了?

“牧小朋友,你一口氣把那麼多魔氣全塞到身體裏,不會突然炸了吧?”扶桑宗主在識海中不無擔憂問道。

溯洄也略顯焦慮,“感覺不行可千萬別逞強,你要是炸了事小,魔氣全都泄露出來我們都要跟着遭殃的。”

唐牧北:……

你們就不能對我有信心嗎?

我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就炸了呢?

難道,你們都沒發現我一丟丟優點?爲毛總默認爲我那麼慫啊喂!

“放心吧我不會炸的。”他嘆口氣解釋道:“上次洛水前輩教給我怎麼正確使用身上那道封印了。

剛纔收起功德之力的時候,我把魔氣隔離到封印中一起封印起來,安全得很。”

“那就好。”溯洄鬆了口氣,“真擔心你一邊飛一邊魔氣泄露,那場面肯定特別恐怖。”

噗!

我特喵又不是漏油飛機,前輩你這腦補太魔性了。

凌雲劍精神不濟但速度依舊很快,時間不長他們就在魏千尺居住的小區找了個隱蔽位置降落。

拿出家門鑰匙打開屋門的時候,他的手還有點微微發抖。畢竟一想到還有一大堆被禁錮的邪魔就在自己家,魏千尺實在感到後怕。

“喏,就是這個!”在櫃子裏翻找片刻,魏千尺拿出一個精緻小木箱。

雖然看不出是什麼木頭做成的,但表面上雕刻的花紋透露出古樸厚重感。

瞧熱鬧的溯洄頓時兩眼放光,“果然是好東西!

難怪那隻邪魔都找上家門了也沒發現這套金鐘罩。

小朋友,這木箱可是紫陽木雕刻而成,看見上面的花紋了沒?眼熟不?這是除魔人魏家的標誌。

內部肯定還雕刻着放置氣息泄露的陣法,否則明明就擺在眼前我們都察覺不到半分靈氣。

這種隱匿氣息的陣法失傳很久了!”

打開小木箱,內部果然也雕滿了陣法圖。

唐牧北對陣法研究尚淺,實力又比較水,不敢盯着細看;扶桑宗主對陣法一竅不通自然也不理會;唯有溯洄對此愛不釋手。

“沒錯了,這套金鐘罩裏面禁錮着不少邪魔。”扶桑宗主拿起一枚小鈴鐺觀察片刻說道:“牧小朋友,你先哪都別動把這套法器帶回去。

我突然有個大膽的想法!”

感謝書友瓜梓兒打賞,謝謝支持! “恕我直言,前輩的大膽想法一般人承受不起。”唐牧北警惕的往後退了兩步。

溯洄淡淡瞄他一眼道:“別害怕,不是給你挖坑。

你的本命武器不是殘缺的嗎?

作爲主角的本命武器,出場率低到令人髮指,小朋友你不覺得這是你自己的鍋嗎?

玄機傘也要面子的好伐?

我想着這套金鐘罩有防禦和攻擊等等不少作用,或許可以稍加利用。

二十四個小鈴鐺根據屬性融合成八個大鈴鐺,可以安裝在玄機傘上。

反正你也修煉了浩然正氣,能夠直接催動。我都設想好了,你看啊,這幾個是攻擊加成、暴擊加成、速度加成……”

噗!

唐牧北跟扶桑宗主都是一臉懵逼,這特喵配御魂呢?

速度加成是什麼鬼啊喂!

想讓我跑得快還是飛得快?我的玄機傘是武器,又不是飛劍!

難不成別人腳踩飛劍飛行,我特喵卻要用飛傘?那畫面……不太妙啊!

前輩,你的想法確實大膽。

“唔……要加到玄機傘上啊?”扶桑宗主仔細研究片刻點點頭,“那倒是可行。”

一聽自己的建議有人支持,溯洄更來勁了,“上次在灰界我還收繳了一把魔界武器,品質很不錯!

想辦法把它也融進玄機傘上,小朋友的魔氣就有發揮餘地了。”

What?!

唐牧北頓時目瞪狗呆。

他知道那個魔界的武器,不就是自己努力躲避的大鐵錘嗎?

我特喵纔不要養鐵錘妹妹!

雖然沒有明確表態,但唐牧北已經暗下決心必須制止溯洄前輩這個大膽的想法。

否則玄機傘吃棗藥丸!

“好了,這裏的事情解決完了咱們還得趕場子呢,抓緊時間爭取一天把另外三地的邪魔軀體搞定。”

今天溯洄格外積極,最主要原因就是搞清楚泰日天所說不假,自己很有可能找到關押自己的天道小黑屋。

那麼營救自己的計劃,就可以有實質性的進步了。

但問題是泰日天的軀體不完整,抽離出來的記憶球也就無法完整。

他必須要全方面的精準情報。

自然是越快集齊越好。

唐牧北與魏千尺告別之後,踩着凌雲劍前往東海。

集齊泰日天四塊殘軀獲得完整記憶球活動,就此拉開帷幕。

東海的殘軀埋在海邊一座小漁村中。

當年負責看守這部分殘軀的魏家人早已沒落爲普通漁民,而掩埋殘軀的位置也早已變成破敗不堪的廢棄院落。

幸好除魔人魏家當初實力很強,佈置下的封印陣法時隔多年依舊完好如初。

負責管轄此地的一位三品店主是位年過古稀白髮蒼蒼的修行者。

聽說小小漁村中竟然有邪魔殘軀,該店主被嚇了一跳。

得知唐牧北會全權負責將其回收之後,老爺爺店主才鬆了口氣,表示一定全力以赴協助他。

然鵝結果就是,倆店主坐在海邊就打漁問題進行了親切友好的交流;而溯洄和扶桑宗主兩位則依舊用令牌進入封印之地,將泰日天的殘軀搞定。

唐牧北的作用就是在收尾工作時,一股腦將沖天魔氣打包帶走。

“不愧是店主中的黑馬,小小年紀竟如此優秀!”看着他消失在天邊,老店主萬分豔羨,“解決了那般強大的邪魔,恐怕獎勵積分又能拿很多了吧?”

此時的唐牧北沒想到能獲得多少積分問題。

他有點頭疼。

因爲南海的封印位於一座小城市的正中心,多年前的魏家分支聚集地早已被拆遷變成地標性的高樓大廈。

這裏恰好封印着泰日天的雙臂,扶桑宗主推測它的本命武器很可能也一併埋在這裏。

雖然改建並沒有破壞封印陣法,但想要將其殘軀回收卻是要費不少功夫。

最終在當地店主協助下,才順利拿到殘軀與一把魔界武器――紅櫻槍。

泰日天的雙腿封印在西域之地一片戈壁灘中。

到達此地後,溯洄站在半空中搖頭嘆息,“可惜,太可惜了。

當初除魔人魏家的祖先真是想盡一切辦法,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啊。”

唐牧北一臉懵逼問道:“前輩是指:魏家人想盡一切辦法把泰日天大卸八塊封印到這麼遠?”

“你知道爲什麼費這麼大勁距離這麼遠嗎?”溯洄反問道。

見他們倆都是茫然神色,溯洄解釋道:“並不只是爲了讓泰日天難以逃脫。

你們看咱們經過的這幾個地方。

正東正西正南正北,四個封印方位正好是個方方正正的十字。魏家人大手筆,利用邪魔轉化氣運供養家族。

十字交界處正是當年除魔人魏家的主戰場。

他們不惜將家族分成幾支守護封印地;

甚至不惜拋棄祖宅集體搬遷,爲的就是依靠這個大手筆佈局,試圖讓除魔人魏家氣運不絕。

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

你們看十字線上,時代輪轉山河位移風水發生變化,硬生生將魏家祖先佈置的氣運供養線給切斷了。

以至於多年後,除魔人魏家斷了傳承。”

唐牧北聽得一知半解。

但在兩位前輩幫助下他能看到原先的濤濤河流被攔截成爲水庫,江河下流的順水線消失不見;

原本濃郁的山河之氣,因爲高山腳下被打穿成爲條條遂道而泄露了精氣,將供養氣脈切斷……

果然,算計再高明也阻擋不住世事變幻。

“除魔人魏家可惜了。”唐牧北嘆了口氣。

若不是供養氣脈被切斷,他們不會無故斷了傳承,還因爲邪魔反噬白白折損不少族人。

扶桑宗主卻搖頭道:“世事無常,除魔人魏家斷了傳承說不定是福不是禍呢。

如今魔界蠢蠢欲動,除魔人日益衰敗,若真的人魔兩界開戰,魏家後人作爲普通人倒是可以躲過一劫。”

泰日天的殘軀沒有任何懸疑的被溯洄和扶桑宗主聯手搞定。

趁着在無人區戈壁灘上,他們動手將其拼湊起來,溯洄出手抽離出完整的記憶球。

這還是唐牧北第一次看到碩大到猶如人頭般的記憶球,五彩斑斕甚是好看。

將邪魔殘軀收起來準備上繳陰界總部,他耐心等待兩位前輩讀取泰日天的記憶。

“牧小朋友,這隻邪魔可不簡單!”片刻後,扶桑宗主率先睜開眼睛道:“機會難得,我們兩個聯手保護你的神識,進來看看吧。

哪怕現在還無法順利化解大量信息,你可以將其打包壓縮儲存起來。待日後有需要的時候,就能對魔界有更深層次的瞭解!”

感謝書友五軌、獨孤求百者打賞,謝謝支持! “好特喵黑!”唐牧北一進去就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然後……畫面與聲音完全不符。

應該是因爲自己實力太水,兩位前輩爲了保護神識不受到強烈衝擊致死做出的保護措施導致的。

好在畫面雖然卡了點,但聲音很流暢。

唐牧北便將注意力放在“偷聽”對話上,任由畫面什麼的壓縮打包儲存在識海中,以備將來提取信息使用。

過了許久,等他再睜開眼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俱樂部了。

“看完了吧?果然,魔界針對死靈界出手是蓄意許久的。小朋友,你把這件事上報給霧梟,讓他快想辦法處理。

屆時只要陰界出手相助,咱們就可以插上一槓子。

你可以去死靈界升個級;

我們倆嘛,先去探探那條隧道的虛實!”溯洄信心滿滿道:“在那之前如果能找到蒹葭就更好了,我有把握絕對能單刷一次天道小黑屋!”

唐牧北:……

說起來去死靈界升級這件事真的很棒啊!只要順利晉級,自己就再也不是水貨了!

不過當務之急是把情況上報。

他立馬拿手機聯繫霧梟大人將邪魔的情報簡單說了一下。

對方收到消息沒有回覆,反倒是俱樂部大廳裏涌起一團黑霧漩渦,特喵的他直接過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