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走,跟我去看看。”秦巖顧不上披大衣,當即跟着這個護衛向門外走去。

在將軍府的門口,秦巖看到地上躺着好幾個供奉。他們顯然打不過對方,全部躺在了地上。 而將他們打傷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兒子秦傲天和自己的女兒李曉曉。

“叫你們將軍趕快出來受死!大爺我今天不把他打的滿臉桃花開,我就不姓秦。”秦傲天囂張無比的大聲說。

李曉曉同樣雙手叉腰,憤怒無比的看着把守在門口的一衆護衛。

看到自己的兒子和女兒,秦岩心中一陣激動,不過他知道自己不能表現出來,否則自己的身份就會被人識破。

看到秦巖出來了,護衛們立即對秦巖大聲說:“將軍!”

看到護衛們給秦巖施禮,秦傲天立即眯起了眼睛,惡狠狠的瞪着秦巖:“就是你殺了我老爹秦巖?”

與此同時,李曉曉同樣憤怒無比,惡狠狠的瞪着秦巖。

秦巖點了點頭:“沒有錯,就是我殺了你們的爹。”

“既然這樣,你受死吧!”秦傲天大喝一聲,飛身而起向秦巖衝去。他準備將秦巖殺掉爲自己的爹報仇。

秦巖無語的在心中暗想: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我兒子居然來打我了。

不過面對這麼多護衛,秦巖自然不能說出自己的身份,他當即冷笑起來,不屑一顧的對秦傲天說:“來得好,我讓你和你爹一起去作伴。”

說到這裏,秦巖也飛身而起向秦傲天衝去。

“轟”的一聲,秦巖和秦傲天對了一掌。

秦傲天被打的向後倒飛出去。

看到自己哥哥不是秦巖的對手,李曉曉大喝一聲,飛身而起向秦巖衝去。

他準備幫自己的哥哥教訓秦巖。

秦巖搖了搖頭,同樣大喝一聲,將李曉曉也打的倒飛出去。

衆多護衛看到秦巖一下就把這兩個小傢伙打跑了,立即高聲大叫起來,爲秦巖大聲喝彩。

剛纔這兩個小傢伙可是讓他們吃盡了苦頭,無論哪一個高手都不是他們倆的對手。

其實秦巖下手的時候並沒有真的使用殺招,只是將秦傲天和李曉曉震退了。

“小子,受死吧!”秦巖大喝一聲,飛身而起向秦傲天和李曉曉落地的地方撲去。

秦傲天和李曉曉從地上翻身而起,同樣大喝一聲向秦巖撲去。

當他們三個人快要衝到一起的時候,秦巖壓低聲音悄悄的說:“我是你爹!”

聽到秦巖的話,秦傲天和李曉曉勃然大怒,想不到這個老傢伙殺了他們的爹,還敢戲弄他們。

“王八蛋,我今天就是殺不了你,也要和你同歸於盡。”秦傲天大喝一聲使出了全身的魂力。

與此同時,李曉曉也大喝一聲,施展出三魂分離,準備和秦巖同歸於盡。

看到這一幕,秦巖一陣無語,他沒有想到自己這兩個孩子以前挺聰明的,現在爲什麼腦子糊塗了。

其實這也不能怪秦傲天和李曉曉,他們聽說秦巖死了後,早就被憤怒迷失了心智,他們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報仇雪恨。

“我真是你們的爹,傻孩子。”秦巖繼續壓低聲音對他們說。

秦傲天和李曉曉根本就不聽秦巖的話,繼續瘋狂的攻擊秦巖。

秦巖在心中無奈的苦笑起來,他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自己的孩子打。

爲了說明真相,秦巖不再和兩人纏鬥,當即飛身而起向遠處沒人的地方疾馳而去。

他準備在沒有人的地方將事情的真相說出來。

看到秦巖跑掉了,秦傲天以爲秦巖怕了:“老傢伙,哪裏跑!”

說罷,秦傲天飛身而起瘋狂的向秦巖追去。

李曉曉也飛身而起向秦巖追去。

護衛們看到秦巖飛走,他們也跟着向秦巖追去。

原本秦巖以爲他的護衛們不會跟上來,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些護衛們爲了他的安危居然全部跟了上來。

秦巖忍不住苦笑起來,都怪我平時對他們太好了,他們現在居然爲了我都跟了上來,以前是姬將軍的時候,這些護衛絕對不會跟上來,因爲他們都怕死。

現在他們不一樣了,現在他們對秦巖非常認可,見到秦巖有難,立即蜂擁而來。

不過這些護衛的實力畢竟與秦巖以及秦傲天、李曉曉相差懸殊,秦巖他們很快就將這些護衛們全部甩掉了。

來到一座山上,秦巖轉過身脫掉了身上的魂皮。

秦傲天看到秦巖停下,當即大喝一聲使出全身魂力向秦巖當頭拍下。

與此同時,李曉曉也一樣,施展出最強的道術向秦巖殺去。

不過當他們看到秦巖的真面目後,立即停了下來,難以置信的看着秦巖。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我的傻孩子們,你們老爹是什麼人,我怎麼可能會死。”

“爸,原來你沒事啊!”秦傲天當即哭了,眼淚就像斷線的珍珠落在了胸前。

李曉曉也收起了道術,開始不停的抹眼淚。

秦巖嘆了口氣,走到他們兩人面前,將他們抱起來擁進懷裏:“你們怎麼來了?這裏多危險啊!”

原來秦昌齡他們也不願意讓秦傲天和李曉曉來,但是他們兩人騙過秦昌齡後,偷偷的跑到傳送通道中,傳送到了大世界。

現在的小世界裏,已經亂成了一鍋粥,所有的人都在到處找秦傲天和李曉曉。

“爸,我們想你了,所以我們就來了,你不要生氣好不好?”秦傲天低下頭說。

“爸,這主意是我出的,你要責怪就責怪我吧!”李曉曉對秦巖說。

看到自己的兩個了孩子,秦巖哪還有心思責怪他們,他摸着兩個小傢伙的腦袋說:“只要安全了就好,以後可不能隨便亂跑了,這裏是大世界,天尊巔峯在這裏根本算不上什麼厲害人物,你們明白了嗎?”

秦傲天不服氣的說:“切!你的那些手下全被我打跑了,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李曉曉接着說:“還有我。”

“你們這兩個小傢伙,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那是因爲你們現在在我的管轄範圍內,將軍府在這個世界裏屬於最低級別。如果你們到了侯爺或者王爺的管轄範圍內,早就被抓走處死了。”秦巖接着說。

“好的,我們知道了。”秦傲天點了點頭。 和秦傲天他們聊了一會兒,秦巖聽到護衛們從遠處飛馳而來的破空聲。

秦巖不敢怠慢,立即披上了魂皮,又變成了姬將軍的樣子。

“你們兩個一會兒假裝被我擒住,明白了嗎?”秦傲天和李曉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秦巖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抓住他們倆的衣領,將他們提了起來,然後帶着他們向來時的方向飛馳而去。

不一會兒秦巖就和護衛們碰到了一起,看到兩個小傢伙被秦巖抓住了,護衛們立即高興的大聲歡呼起來。

剛纔他們吃盡了秦傲天和李曉曉的苦頭,此刻看到兩人被秦巖拎着,心裏面別提有多高興了。

“將軍,恭喜你,將這兩個小兔崽子抓住了。”其中一個護衛大聲說。

“將軍,你準備怎麼處置這兩個小傢伙?”另一個護衛在秦傲天他們手上吃了虧,特別想讓秦巖嚴懲他們。

“這件事我自由安排,你們不用費心了。”說罷,秦巖拎着秦傲天和李曉曉向將軍府疾馳而去。

護衛們對視了一眼,紛紛議論起來:

“看將軍的樣子,好像不準備殺了這兩個小傢伙。”

“將軍最近不知道怎麼了,特別心善,我估計他也不可能殺了這兩個小傢伙。”

“唉,我可要好好勸勸將軍,像這種桀驁不馴的東西最好還是殺了,萬一他們反叛將軍怎麼辦?”

其他人也覺得這個護衛說的對,紛紛表示支持。

十幾分鍾後,秦巖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他將秦傲天和李曉曉放在了地上,婉君看到這兩個小傢伙,粉嘟嘟那麼可愛,立即走上前摸了摸秦傲天和李曉曉的頭頂。

秦傲天一把打開婉君的手,不屑一顧的說:“你是誰?你憑什麼摸我的頭?”

“哎呦!你們這兩個小傢伙,將軍饒了你們,你們居然還這麼橫,我現在就向將軍報告,讓他將你們處死。”

其實婉君並沒有這麼歹毒的心腸,她只是想嚇唬嚇唬秦傲天和李曉曉。

秦傲天不屑一顧的翻了一個白眼:“就你?你以爲你是誰?將軍即便殺了你也不可能殺了我。”

說罷,秦傲天背抄着雙手做出一副大人的樣子。

看到秦傲天的樣子,婉君嘖嘖稱奇,沒有想到秦傲天的膽子這麼大,她轉過頭對秦巖說:“巖哥,這兩個小傢伙真有意思,你準備把他們收爲義子嗎?”

聽到婉君的話,秦巖眼前一亮,他覺得婉君這個主意不錯,如果他名義上將秦傲天和李曉曉收爲義子,那麼秦傲天就可以當着別人的面叫他爸爸了,並且也不會泄露他們之間的關係。

“好!那我就把他們收爲義子吧,我以後一定要好好的管教他們,不要讓他們惹是生非了。”

“對了,巖哥,我突然想起來他們來找你報仇,好像是因爲你被姬將軍打死了。”婉君突然想起來這件事。

秦巖原本不打算告訴婉君他們的關係,可是婉君既然說到了這裏,秦巖覺得還是告訴婉君的好,畢竟他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

如果他不告訴婉君,兩人之間極有可能生出嫌隙。

“哦,事情是這樣的,我還是告訴你我們的關係吧!”緊接着秦巖將秦傲天和李曉曉是自己孩子的事情告訴了婉君。

聽說秦傲天兩人居然是秦巖的孩子,婉君先是驚訝無比的睜大了眼睛,隨後心中又有些失落,她之前一直以爲秦巖是單身,可是現在才發現秦巖居然是兩個孩子的爸爸。

經過最近一段時間和秦巖相處,婉君早就對秦巖產生了情愫,只不過婉君是一個比較靦腆的人,她不好意思將自己的心思說出來。

“嘿嘿,你剛纔還要我爸把我處死,你現在知道我是他兒子了吧!”秦傲天是個小人精,一眼就看出婉君喜歡秦巖,當即故意這麼說用來氣婉君。

“阿姨,我爸在另外一個世界不但有我媽,還有好幾個阿姨,有人、有妖、有殭屍,還有女鬼,我勸你還是不要入坑了。”

說罷,秦傲天嘿嘿嘿的笑起來。

李曉曉緊接着也跟着笑起來。

聽到秦傲天的話,婉君羞的滿臉通紅,她狠狠的瞪了秦傲天一眼:“誰說我對你爸有意思了?我和你爸可是非常純潔的男女關係,我們之間的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

“羞羞羞!你以爲我看不出來啊,我又不是三歲的小孩,不,我又不是兩歲的小孩,怎麼會看不出來這些。”秦傲天得意洋洋的說,一副就是要拆穿你的樣子。

婉君被說的臉色更加通紅了,她張開嘴想反駁但是最終什麼也沒有說,轉過身走了。

秦巖無語的摸了摸秦傲天的頭說:“你這小子一來就給我闖禍,居然把你婉君阿姨給氣走了,其實我和你婉君阿姨真的沒有什麼。”

秦巖對婉君沒有什麼想法,但是他卻不知道婉君對他有想法。

“爸,你那麼老婆是怎麼娶的,怎麼連這一點都看不出來,真是爲你悲哀。算了,不說了,我累了,我要休息了。”

說罷,秦傲天身形一閃躺在了一張搖搖椅上。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以及一個護衛的聲音::“將軍,您在嗎?”

秦巖給秦傲天使了個眼色,秦傲天非常識趣的從搖搖椅上跳下來,然後和李曉曉一起跪在了秦巖面前,一副正在接受秦巖訓斥的樣子。

“進來吧!”秦巖口氣冰冷的說。

護衛從門外進來了,當他看到秦傲天和李曉曉跪在地上後,立即冷哼了一聲,然後恭敬的對秦巖說:“將軍,我們好多兄弟都商量過了,這兩個小傢伙和你可是有着殺父之仇,你可不能一時心軟將他們放了,否則以後絕對是心腹大患。”

護衛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讓秦巖殺到秦傲天兩人。

秦巖自然不可能殺掉自己的親生兒子和女兒。

他擰起眉頭冷冷地說:“他們兩個這麼小,你覺得殺了他們合適嗎?人都有犯錯的時候,我覺得還是給他們一次機會爲好。” 聽到秦巖這樣說,護衛就知道秦巖免去了兩個小傢伙的處罰,他還想繼續規勸秦巖。

秦巖擺了擺手說:“你們明天設宴,將本地的一些官員全部邀請來,就說我要收他們倆爲義子和義女。”

什麼?護衛沒有想到秦巖不但不懲罰秦傲天和李曉曉,居然還要收他們爲義子和義女,這簡直是聞所未聞的事情。

“好啦,你下去吧!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

護衛嘆了口氣,轉過身走了。

他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心慈手軟。

第二天將軍府上張燈結綵,秦傲天和李曉曉穿着漂亮的新衣服,就像兩個瓷娃娃一樣。

前來恭賀的賓客看到他們兩個後都露出了怪異的眼神,他們覺得秦巖的這個決定實在是匪夷所思。不過這畢竟是秦巖的決定,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舉行完認父儀式後,大家都散了。

三天後,護衛隊長回來了,當他聽說秦巖居然將兩個小反賊收爲了義子和義女,他也非常驚訝,同時也露出了怪異的表情。

他總覺得這件事情有些不對勁。不過他也沒有深想,直接去見秦巖了。

秦巖聽說護衛隊長回來了,他也早就等在了大廳中。

“將軍,我回來了。”護衛隊長恭敬的給秦巖施禮,然後站在秦巖面前等着秦巖賜座。

秦巖點了點頭,指着身邊的椅子說:“坐吧,說一說這一次的見聞。”

護衛隊長點了點頭,筆直的坐在椅子上:“將軍,建安侯果然見錢眼開,他看到您將這麼多東西送給了他,他笑的嘴都合不攏了,他以爲您非常尊敬他,所以取消了準備對您動手的計劃。不過我覺得建安侯是個貪得無厭的人,他過一段時間肯定還會威脅您,讓您再送去大批財寶。”

“這很好啊,我給他財寶,他給我平安,這買賣非常划算。我現在最怕的就是建安侯不貪財,不好色,那樣的話他就沒有弱點了。沒有弱點的人是非常可怕的。”

秦巖就喜歡建安侯這種貪得無厭的人,因爲只有這樣的人才能給他發展壯大的機會。

聽到秦巖的分析,護衛隊長覺得秦巖說的很對。

就在秦巖和護衛隊長聊天的時候,門外又跑進來一個護衛,他大聲的說:“將軍,不好了,有個女人找你報仇,她說你殺了她老公秦巖。”

聽到這個護衛的話,秦巖哭笑不得,他沒有想到又有人從小世界跑來了。

會是誰呢?葉曉倩嗎?她現在的實力還不夠,應該不是她。

慕容雪菡嗎?她的實力也不夠,應該也不是她。

莫非是九窈?九窈差不多,因爲她的實力非常高,秦巖覺得對方極有可能是九窈。

從他離開的情況看,只有九窈最有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晉升到天尊巔峯。

“走,我們去看看。”秦巖帶着護衛隊長以及報信的護衛向將軍府邸門口走去。

當他來到將軍府門口後,發現地上又躺了一片人,居然和秦傲天他們當時的情況一模一樣。

不過當秦巖看到這個女人的樣子後,卻愣住了,因爲對方並不是九窈,而是狐小仙。

怎麼是小仙?對了,數她的實力最高,她晉升到天尊後期太正常了。

聽說大家叫秦巖將軍,狐小仙立即眯起了眼睛,咬牙切齒地說:“就是你殺了我老公,王八蛋,受死吧!”

狐小仙飛身而起念動咒語,向秦巖撲去。

護衛隊長身形一閃準備替秦巖擋下。

護衛隊長實力很快就要晉升到天仙初期,秦巖怕護衛隊長傷到了狐小仙,立即將護衛隊長推開;“這麼漂亮的女人,還是交給我吧,你們不要管了。”

秦巖故意露出猥瑣的樣子。

看到秦巖的樣子,狐小仙更是氣得全身發抖,沒有想到對方這麼無恥,不但殺了秦巖,還要霸佔她,這更加激起了狐小仙殺人的慾望。

“狗賊,找死!”狐小仙大喝一聲,將全身的魂力全部催動起來。

“妹子,對不起了,今天你是我的人了。”秦巖哈哈大笑起來,向狐小仙撲去。

秦巖現在畢竟是接近天仙中期的修爲,一下就制住了狐小仙。

“妹子,今天晚上你就和哥哥我在一起吧!”說罷,秦巖哈哈大笑起來。

狐小仙羞憤難當,準備震碎三魂七魄自盡。她不想被羞辱。

秦巖一眼就看穿了她的目的,當即念動咒語鎖住了狐小仙的三魂七魄,然後對護衛隊長等人說:“我今天要好好的休息休息,你們都不要打擾我,聽到沒有?”

不等護衛隊長等人說話,秦巖提起狐小仙“嗖”的一聲向自己的房間裏飛馳而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