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以。」葉飛掃了身旁之人一眼,低聲開口回應道。

如今的葉飛靈力雖說恢復,收服魂奴的數量,要比之前多上數倍不止,但始終還是有著極限,還是收服魂將較為划算。

「多謝葉家主。」謝廣坤聞言大喜,連忙再次抬手向著葉飛恭謹一拜。

葉飛微微點頭,隨即不在多言,掌中紅芒閃動,一個閃身之下,再次出現在了一隻魂將的跟前,封印法訣打出,將其收入了竹笛之內。

隨著時間的推移,西南戰場已然進入了清理階段,土城的魂修幾乎全軍覆沒。

戰場半空,葉飛在收集完魂將之後,隨即轉身回到了土坡據地點上,穩定了一下心神之後,他從儲物戒指之內掏出那塊三角魂牌。

「這一戰,我的歷史功勛,超過二百點了。」

「如今魂牌內的一百多點功勛,可以換取一百多顆魂珠,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用處。」葉飛盯著手中的魂牌,此時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沉默許久之後,他最終還是沒有選擇換取魂珠,則將魂牌收入儲物戒指內。

「葉主,我們是不是該離開這裡了?」一旁不遠處,靈彥姬此時緩步走進,同時向著葉飛親身一拜,低聲開口說道。

「嗯,該前往主城了……」葉飛眼中閃過一道微光,緩緩開口回應道。

他的體內的靈力壓制,如今已經退去,手中魂將級別的魂奴,經過方才的一戰,也收集到了不少,是時候去會會那位傳說中的風城魂帝了。

長生源的事情,葉飛向著幾乎一無所知,他可以肯定,此寶的關鍵多半是在那位魂帝的身上。

一番思索之後,葉飛隨即與謝廣坤交談幾句,將自己準備離開的想法,此時也是如實告知。

「哦,葉家主想要前往主城?」謝廣坤聽完之後,抬頭望向葉飛,不禁開口確認道。

葉飛微微點頭,隨即回應道:「是的,不知上次謝統領所說之人,可是在風城主城之內,那上古建木可是幫了葉飛大忙,趁此機會必要前去感謝一番。」

在之前營地之內,這謝廣坤又給他獵魂者魂牌,又送自己上古建木,說是受人所託。

不得不說,若是沒有那塊上古建木,在不久前與那魂王尚德陸的一戰之中,葉飛多半是凶多吉少,那位相助的他的神秘人,確實應該前去拜會一番。

「這個……不瞞葉家主,在下也不是很清楚。」

「不過根據在下的推斷,那人如果還在風城境內的話,大半的可能就藏在主城之中。」謝廣坤一番遲疑之後,隨即低聲開口說道。

只見他說完之後,隨即從衣袖中,掏出一戰泛黃的古圖。

「葉家主,這是四大主城的大致方位地形圖,應該能夠幫到你。」謝廣坤說罷將地圖,遞給了前方的葉飛。

葉飛面色一怔,連忙接過地形圖,掃了一眼之後,他的臉上不禁露出笑容。

這塊地形圖,無疑是葉飛如今最為需要的,圖上不游標明了風城主城的位置,連同其他三個主城的大致方位,在其上也有明確的標識。

「多謝。」

「謝統領,後會有期。」 周宋 葉飛說罷收起了地形圖,抬手向著眼前之人一抱拳。

山坡之上,謝廣坤連忙抱拳回禮,二人沒有過多的言語,葉飛緩緩轉身,走進了那座還沒有關閉的逆空傳送之內。

根據地形圖上的記載,想要前方風城主城,他首先要回到之前那座附屬城內。 待葉飛的身影消失之後,靈彥姬隨之連忙跟上,她既然與葉飛匯合,自然不會輕易離去,對於那長生源,此女沒有多大的興趣。

……

一道模糊幽光閃過,葉飛的眼前一陣眩暈,當他穩住心神之後,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了一座古城之內。

「這裡,應該設立著逆空傳送的主陣。」葉飛掃了一眼四周,開口低喃一句。

如此同時,後方的空間一陣扭曲,靈彥姬的身影,隨之傳送而出,向著葉飛一抬手后,隨之恭謹地站在了一旁。

「想要前往主城,還得藉助此地的傳送陣……」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此時緩緩抬起頭來,他的目光凝聚在了遠處的城主府。

這片空間極大,風城主城,距離此地有著不短的距離,若是踏空而行無疑要花上不少的時間。

而這座古陣,身為風城的附屬城池,不可能沒有通往主城的傳送陣法。

一番思索之後,葉飛緩緩轉頭來,看了身旁的靈彥姬一眼。

「你身上的傷勢,需要休養兩天。」

「這兩天在城內等我,切機不可服用魂珠,兩天之後,我們在動身前往主城。」葉飛臉上露出認真之色,望著眼前之人低聲開口道。

經過之前的西南戰場,靈彥姬魂牌內的功效,應該足矣換取魂珠,不過此物葉飛始終有著吃不準,還是不服用為好。

「嗯,奴家知曉了。」靈彥姬儘管有些不解,但對於葉飛的話語,她向來都是無條件服從的。

葉飛點了點頭,一番交代之後,他隨即轉身離去,很快離開了古城。

這兩天的時間,除了讓靈彥姬恢復傷勢紫外,葉飛還準備去往一個地方,上一次因為體內靈力被限制,無法收集更多的魂奴,如今靈力恢復他豈能輕易放過。

時間過去半響,天宮寶庫第二層,荒涼盆地邊緣,忽然出現一道人影。

此人一身淡色長袍,嘴角泛著淡笑,那雙如星辰般的雙眸,閃動著靈光,同時緩緩抬起頭來,望向遠處的盆地之內。

「荒涼盆地,裡面諸多無主魂奴。」

「兩天的時間,至少要組成一支魂將大軍……」葉飛眼中升起決然,只是片刻的沉思,隨即移步踏入了盆地之內。

……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兩天很快過去。

還是原地的盆地邊緣,葉飛的身影,彷彿如約而至,他臉上的笑容,比起兩天之前,明顯要更盛了幾分,顯然是收穫頗多。

離開盆地之後,葉飛一路飛馳,很快便是進入了風城附屬城內。

「靈彥姬,隨我前往城主府。」葉飛進入城內后,隨即傳出一道靈識傳音。

不多時,靈彥姬的身影忽然出現,向其妾身一拜之後,隨即安靜地跟在了葉飛的身後。

二人沒有過多的交談,在葉飛的帶領下,很快便是來到了城主府的那座破舊的大門前,如同往常一樣,四周安靜的讓人有些心悸。

「葉主,不是要前往主城嗎,我們來這裡做什麼?」靈彥姬看了前方的府邸一眼,此時忍不住輕聲開口問道。

葉飛目光一閃,隨即低聲開口解釋道:「城主府內,應該有著一道逆空傳送的主陣,藉助陣法之力,前往風城主城要方便許多。」

靈彥姬聞言,輕輕了點頭,隨即不在多問。

二人說罷,移步進入了城主府內,前院內殘舊的擺設不變,這裡更像是一座無人的空府。

「在下葉飛,想前往主城,還望城主能打開逆空傳送陣一用。」葉飛定了定心神,開口的同時想則會前方一抬手。

他靈力恢復之後,已然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在前方府邸深處,隱藏著一股極強的魂力波動。

葉飛的聲音在府邸前院內回蕩開來,直到過去許久之後,府邸深處這才傳來一道迴音。

「你二人,進來吧,傳送陣入口就在府邸內堂。」聲音帶著幾分悠遠,同時給人的感覺,有似乎有些沙啞之感。

府邸前院之後,葉飛淡笑一聲,隨即不在遲疑,移步向著前方內堂走去。

一旁的靈彥姬,則是一臉的警惕之色,一邊跟隨的同時,抬頭打量著四周,她對於這座城主府,一直沒什麼好感。

二人進入內堂之後,那位神秘的城主,始終沒有現身。

「葉主,小心。」靈彥姬周身靈力涌動,盯著前方的一道屏風,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隨著她的目光望去,可見那屏風後方,似乎有什麼東西泛著幽光,若隱若現略得有些奇異。

「無妨,那屏風後方,則是逆空傳送的所在之地。」葉飛臉上的神情平靜,目光掃向前方的瞬間,便是很快看出其內的端倪。

正如方才那位神秘的城主所言,逆空傳送陣就在堂內,但那屏風後方的顯然並非主陣。

踏入其內,傳送的地點,葉飛無法推測。

「踏入陣內,可進入風城主城,本城主不屑欺騙你等外來者。」府邸深處,那道聲音此時再度傳來。

那位城主,彷彿是看透了此刻葉飛的想法,不過此人開口提醒的同時,始終沒有現身。

葉飛沉吟少許后,隨即望向身旁的靈彥姬,向其微微點頭,便是閃動身形,直接踏入了逆空傳送陣之內。

一陣模糊的幽光閃過,再一次出現之時,葉飛已然出現在了一座大院之內,前方不遠處同時走來數道人影。

「外來者,你屬於哪一方勢力?」

「小輩,還不拿出魂牌表明身份。」前方那群人還未臨近,一道刺耳的聲音便是隨之傳來。

大院之內,葉飛定了定神,靈識隨之橫掃而出,此地似乎是一間不小的古人客棧,建造風格較為典雅,沒有半點的殘破之感。

靈識再度伸延,一條條長長古街道,落入了葉飛的識海之中,這裡顯然是一座古城。

不過相比葉飛之前所見,這座古城明顯要熱鬧許多,街道上遊魂不少,時而有隱門強者結伴而過,四周的建築也極為獨特新穎。

「這裡,可是風城主城……」葉飛收回靈識之後,隨即目光落在了前方几人身上。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這幾人只是普通的魂修,均是身穿一套藍色長衣,實力在魂將之下,不過望向葉飛之時,他們的眼中滿是高傲之色。

「呵,你居然不知道這裡是何處,就敢傳送而來。」

「此人說不定是敵城之人秘密潛入,將其他抓起來再說!」為首那位藍衣大漢,此時身上的魂力凝聚,目光隨之鎖定了葉飛。

而就在這時,後方的傳送陣口內,再度閃過一道幽光,靈彥姬的身影同時不傳送而出。

「咦,是位美人……」

「這位姑娘,請問你是從何處而來?」前方几人,一見靈彥姬態度頓時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為首的那人一亮賠笑之色,緩緩開口問道。

靈彥姬微微一愣,在反應過來之後,便是沒有多言恭謹地站在了葉飛身旁。

大院之內,那幾位藍羽魂修,此刻見此情景,目光瞬間聚焦在了葉飛身上,眼中同時露出陰冷之色。

「小子,我問你話,你可是聾了。」為首的那位藍衣魂修,開口的同時,身上的魂力同時向著前方之人橫掃而去。

葉飛眉頭微皺,周身的靈力涌動,眼中閃過一道雷威。

前方不遠處,那位為首的藍衣魂修,身形忽然一顫,緊接著一口鮮血噴出,一連向後退了數步,才勉強穩住身形。

「你,你竟然在這裡動手,簡直是活膩了。」

「派人通知掌柜的,其他的人給我一起上,先廢了那個小白臉!」藍衣魂修此面容有些扭曲,目光死死地盯著葉飛怒吼道。

大院之內,其他的幾人,此刻幾乎沒有任何猶豫,身上魂力爆發,向著葉飛猛然撲了過去。

「找死。」葉飛眼中寒芒一閃,體內的靈力暗自凝聚,他向來不是怕事之人,眼前這幾人無辜對他出手,豈有退讓之理。

話音未落,葉飛掌中雷光一閃,狂暴的雷弧瞬間閃動,同時分出幾條電弧,分別擊中了衝上前來的幾人。

這幾人,無疑不是被震出數丈之遠,紛紛噴出鮮血,臉色便是慘白無比。

魂將之下,可以說根本無法抗住葉飛的一擊之力,他方才並未想要下殺手,前方這幾人才保住性命,否則那一擊雷威,絕不是吐兩口血那般簡單。

「住手!」就在這時,後方不遠處,傳來一聲低喝。

如此同時,一股不俗的魂力波動,向著大院之內橫掃而來,空氣之中頓時多了幾分威壓之感。

「魂將么。」葉飛淡笑一聲,目光掃向前不遠處。

他體內的靈力,同時衝天而起,瞬間蓋過了方才橫掃而來的那股魂力。

只見一位相貌不俗,長發,白面,身著一身深藍色長袍的男子,從前方的亭廊中走來,此人在感受到葉飛的氣息后,面色也是不禁微變。

「在下岳海,不知閣下名諱。」白面魂修連忙收了魂力,走到了大院之內,抬手向著葉飛一抱拳。

前方之人的氣息,已然將他完全壓制,擁有這等實力的外來者,顯然絕非無名之輩。 大院之內,葉飛掃向此人一眼后,他身上的靈力這才慢慢收斂。

「此地,可是風都主城。」葉飛沒有回應此人,反之低聲開口問道。

那岳海不敢怠慢,連忙走上前來開口道:「正是主城之地,但凡風城附屬城池之人,通過逆空傳送,都是被傳送至此。」

葉飛聞言微微點頭,他身後的傳送陣口聚而不散,可見前方之人所言非虛。

方才在葉飛的靈識擴散之下,他觀察到這風都主城,相比起附屬城池,有著極大的不同,儘管街道之上,仍舊可見遊魂飄蕩,但卻讓人感覺到不到死亡的氣息。

城內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井然有序。

「敢問閣下,是從何而來,不知屬於那一方統帥的陣營?」那岳海見到葉飛點頭,隨即再次抬手一拜,低聲開口問道。

風都主城之內,對於外來者,顯然是極為重視的,三大頂級隱門的強者實力不言而喻,他們無疑是戰場上的真正主力。

葉飛聽到這話,眼中不免閃過一道微光,腦中不禁想起他之前在附屬城中心,看到的那塊功勛石碑。

這所謂的一方統帥,多半是直的崑崙夢緣,拜火教月晨,已經布達宮那位宮主,在主城之內凝聚成的三方勢力。

「你可識得此物……」葉飛一番思索之後,始終沒有回應前方之人,只見他抬手之下,將儲物戒指內的白色鬼面拿出。

「獵,獵魂者!」

「在下不知獵魂大人降臨,有失遠迎還望大人莫怪。」岳海在見到鬼面之後,眼中不禁露出驚駭之色,隨即連忙跪倒在地。

可見這獵魂者一職,在這風都主城之內,有著極大的震懾力。

「這……我等有眼無珠,方才冒犯了大人,還請大人恕罪。」大院之中,方才那幾位藍衣魂修,此時也是反映過來,連忙上前跪拜。

獵魂者,無論是在哪個主城之內,那都是身份極為尊貴之人,在戰場上更是讓人聞風喪膽,絕不是一般的魂修敢輕易得罪的。

此時葉飛,不免面色一怔,他能夠想到這獵魂者身份不凡,但沒想到居然有如此大的震懾力。

而越是如此,葉飛對於那位送他獵魂牌,以及上古建木的神秘人,便是越發的好奇起來。

「我且問你,我等外來者,進入主城之後,如何才能見到魂帝?」 校花之無敵高手 葉飛沉吟少許之後,隨即目光落在了前方之人身上。

這次進入風都主城,他只有一個目的。

那便是拜會一下那位傳說中的魂帝,長生源究竟如何獲得,怕是唯有此人才知曉。

「魂帝大人長年閉關,您想要拜訪,必須通過三大統帥同意。」

「在主城之內,唯有他們三人能夠直接拜會魂帝大人。」岳海不敢遲疑,此時連忙開口回應道。

葉飛聽聞此言,不禁眉頭微皺,他與那三人的關係,在外界之時就不太融洽,若是那風城魂帝,真的知曉長生源的秘密,夢緣等人怕是不會輕易自己見到魂帝。

一番思索之後,葉飛隨即不在多問,與眼前之人交代幾句之後,便是帶著靈彥姬離開了大院。

待葉飛二人走後,那位名叫岳海的魂修,這次稍稍鬆了一口氣,他猛然轉過頭來,目光落在了那幾位藍衣魂修身上,眼中明顯泛起了怒意。

「一群廢物!」

「方才之事,你們幾個萬萬不可傳出去,就當做沒看見一般,獵魂者的恐怖不用岳某多說,相信你們心中也清楚。」岳海目光在前方几人臉上一一掃過,同聲冷聲開口道。

「屬……屬下明白。」那幾位藍衣魂修,眼中的驚駭之色未消,此時連忙開口回應道。

……

風都主城,葉飛二人已然離開了客棧,城內主道之上,遊魂隨處可見,二人緩步向前,向著城中心的方向走去。

此時葉飛的臉上,一直帶著思索之色,根據那岳海所言,隱門三大掌教,他怕是必須尋一人見上一見。

「夢緣與我過節不小,那布達宮的宮主之前沒什麼交集,唯有拜火教……」葉飛目光微閃,此時內心不禁暗道。

只是片刻的思索,他的心中便是有了決斷,長生源之事確實需要打探一番。

風城內,二人走了許久之後,在一處茶樓前,他們腳步緩緩停住,後方的靈彥姬,此時上前一步,向著葉飛一抬手。

「葉主,就是這裡了,方副會長應該快到了。」靈彥姬微微一笑,輕聲開口說道。

葉飛微微點頭,這次進入寶庫,同濟會的強者,同樣有著不少,二人離開大院之後,靈彥姬便是已經用秘術通知會中成員。

不多時,只見前方不遠處,一位身穿白布衣,相貌很是隨和的男子,向著二人所站的方向走來。

「屬下方浩,見過總會長。」方浩面色恭謹,開口的同時,向著葉飛抬手抱拳。

葉飛深深地看了此人一眼,這同濟會中,當屬靈彥姬與方浩的實力最強,此人與他頗為有緣,二人算是較為熟悉。

當初在風城附屬城池時,靈彥姬得到的關於風城的消息,也正是眼前之人傳出。

「你進入主城有多長時間了?」葉飛目光沉靜,望向眼前之人開口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