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哎,沈珏,明天我想帶你去見我爸爸。」上官娜娜攬著沈珏的脖頸。

沈珏有些猶豫了,他不是不想去見上官雄,只是他不知道上官雄會不會接受他。畢竟,上官娜娜之前移情別戀,也有他的原因。

「怎麼?你不願意?」上官娜娜狐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她以為,她和沈珏的關係已經到了可以談婚論嫁的地步了,她不想再拖下去了,可是她不知道,為什麼剛才她向沈珏提出要一起去見父親的時候,他猶豫了。

難道,他不想和自己結婚?瞬間,上官娜娜的眼神暗淡了。

「沈珏,你是不是壓根就沒有想和我結婚?」上官娜娜推了推男人。

「哎,娜娜,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不想和你結婚,我愛你,只是,我不知道你父親會不會接受我。」沈珏低下了頭。

他是真的愛上官娜娜,所以在上官娜娜告訴他顧忘和趙以諾是她的好朋友的時候,他就毅然決然的放棄了一些計劃,還遵從老爺子的建議,將收購的顧氏分公司還回去了。其實他完全沒有必要還回去,只是他不想讓上官娜娜夾在他們中間感到為難。

「沈珏,你放心,只要我們彼此相愛就夠了,我爸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我相信,她終究是會同意我們在一起的。」上官娜娜輕聲說道,緊緊地握住男人的胳膊。

沈珏動情的親吻了女人的額頭,堅定的點了點頭。

辦公室里,顧忘正專心致志的翻閱著文件,所有的人都在忙碌著。

「叮叮叮……」顧忘看了看來電顯示,沒有接聽電話。

手機在旁邊一直不停地響著,好像只要顧忘不接聽電話,就會永遠響下去。

「喂,有話快說。」顧忘直截了當的說道。

現在是工作時間,他最討厭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電話。

「顧忘,請我吃飯。」凌辰直接說道。

這個男人是瘋了吧,哪有人讓人家主動請自己吃飯的?

「沒空,我很忙。」說著,顧忘就要掛電話。

「沒空也不行,我告訴你,顧忘,你可是睡了我的人,你得對我負責,我要吃飯!」凌辰堅決的說道。

這是什麼歪理?顧忘有點無話可說。

「哎,凌辰,你講不講道理,咱倆到底是誰睡了誰啊?按道理說,你也應該對我負責才對。」顧忘大聲回答。

「好啊,我對你負責,來吧,我請你吃飯。」凌辰笑道。

頓時,顧忘無語了。

他肯定是太閑了,所以才會沒事兒找事兒。

「行了,不和你說了,你要是實在無聊,就去找個女朋友吧。」顧忘淡淡的說道。

「好吧,那你先忙吧,我去找趙以諾!」說著凌辰就要掛電話。

「哎哎哎,別別別,我請你,我請你!」顧忘趕忙說道。

凌辰知道,趙以諾是顧忘心中唯一的軟肋。

這才差不多,凌辰得逞的掛了電話。

顧忘把他給睡了,他又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那個男人,得好好宰宰他才是,凌辰的嘴角處勾起一抹弧度。

西餐廳里。

「哎,凌辰,以後你少找我們家顧忘,最近找的也太頻繁了,不是讓他請你吃飯就是讓他請你喝咖啡,他是我男人,又不是你對象。」趙以諾低聲抱怨著。

凌辰沒有想到,顧忘請他吃飯,竟還拉上了趙以諾。

「那又怎麼樣?你男人可是把我給睡了,我還不能宰宰他么?」凌辰故意說道。

又是這個理由!每次凌辰說這件事情的時候,趙以諾就想炸毛!

明明兩個人就是在一起單純的睡了個覺而已,現在被他說的這麼污!

這次要不是她去公司看顧忘,估計兩個人又要單獨約會了。

「凌辰,你搞清楚好不好,我和顧忘才是一對,現在你看,周圍的人哪一個不是在用一種嫌棄的目光看著你們倆?」趙以諾指了指周圍的人。

瞬間,旁邊的人趕忙別過臉去,低頭吃飯。 「叮叮叮……」

辦公室里,上官雄的手機屏幕上跳動著四個字。

看著不斷跳動的四個字,上官雄揉了揉太陽穴,「喂?」

「老爸,你在幹嘛呢?」上官娜娜的聲音很是俏皮。

「忙著呢,有話快說。」

上官雄早就已經摸清楚了這個女兒的脾氣,有事兒就找他,沒事兒連個人影都見不到。

「老爸,那個,我想讓你見見沈珏。」上官娜娜嬌羞的說道。

這麼長時間了,也應該讓他見見沈珏了。

「什麼?讓我見沈珏?幹嘛啊?你們要結婚?還是怎麼著,你老爸我忙著呢,不見。」上官雄直接拒絕道。

上次她婚姻出狀況的事情,他還沒有找那個男人算賬呢,現在竟然要見面,根本就不可能!

「老爸,你聽我說啊,我和沈珏之間是真心相愛的,真的,我覺得,我們倆的事情,也該定下了。」上官娜娜繼續說道。

定什麼定!不準定!剛離婚,就又要結婚?

怎麼一點兒也不考慮山貓的感受。

這個臭丫頭,到底是哪裡著了魔了?

「我說不行就不行,最起碼今年,你們這事兒是甭想了,娜娜,你這才剛離婚,是你先提出離婚的,人家山貓啥都沒說,你這倒好,現在又要結婚,你讓外界怎麼說,說山貓早就被帶綠帽子了?」上官雄不客氣的說道。

瞬間,上官娜娜安靜了,她沒有想到父親竟會說的這麼難聽。

大概,他是真的不喜歡沈珏吧,可是她真的很愛沈珏。

「老爸,不管怎麼樣,我就是要沈珏,我跟定他了,不管外界怎麼說,我和沈珏都是兩廂情願的,還有,明天,我就帶沈珏去見你,現在告訴你一聲。」說著,上官娜娜直接掛了電話。

「你……」還沒等上官雄把話說完,電話里已經沒有聲音了。

這個臭丫頭,怎麼這麼任性!

上官雄嘆了口氣兒。

本來上官娜娜和山貓離婚的時候,上官雄就打算把家裡所有的財產都轉給山貓,這樣也不算是虧待了他,可是誰知,硬是被山貓給拒絕了。如此一來,上官雄內心對山貓還是懷有一絲愧疚的。

此時,上官娜娜正生著悶氣,眼睛里透露出一股悲傷。

「哎呦這是怎麼了?」趙以諾趕忙坐下。

「服務員,來一杯咖啡!」趙以諾向不遠處的服務員招了招手。

「還能怎麼了,也不知道我爸到底是怎麼想的。」上官娜娜氣呼呼的說道。

一看歐陽娜娜這副模樣,就知道這件事情肯定和沈珏有關係,不然,以上官娜娜的定力,還沒有其他人能挑戰到她的底線。

「又怎麼了?這婚也離了,你還想怎麼著啊?」趙以諾抿了一口咖啡,故意說道。

「以諾姐,怎麼連你也這樣啊?」上官娜娜不悅的看著對面的女人。

「不是,那我應該怎麼樣啊?你倒是說啊,發生了什麼事情,你不說,我哪兒知道應該說什麼。」趙以諾不客氣的說道。

「哎呀,我就是想帶沈珏去見我爸,然後我爸不同意,他不想見沈珏,可是哪有岳父不見女婿的。」上官娜娜低聲抱怨著。

趙以諾一下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才哪兒跟哪兒啊,連婚都沒有訂就直接稱呼什麼女婿岳父了?

這個歐陽娜娜還真是心急,「你就是為這件事情發愁啊,不過,我倒是可以理解你父親的心情。」趙以諾輕聲說道。

上官娜娜這一聽,更加生氣了。

她讓趙以諾來是想讓她想辦法的,合著她怎麼又倒向父親那一邊了?

「哎,以諾姐,你就別開玩笑了,我這正愁著呢,你趕緊幫我想想辦法啊。」

「愁什麼啊?」突然,凌辰出現在兩個女人面前。

趙以諾看著面前的凌辰,一陣好奇。

「哎,凌辰,你不去上班,到這兒來幹嘛?」趙以諾撇了他一眼,沒好氣的問道。

他和顧忘之間的事情,趙以諾還沒有找他算賬呢,他倒好,天天閑的跟個公子似的,不是到顧氏去看顧忘,就是整天纏著顧忘請他吃飯。

「哎,你們倆……」上官娜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不認識!」兩個人異口同聲,別過臉去,表情驚人的相似。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男女閨蜜?

上官娜娜狐疑的看著趙以諾和凌辰。

「那個,我還有事兒,我先撤了。」上官娜娜趕忙拿起包包就要離開。

「不準走!」兩個人同時看向上官娜娜。

「娜娜,你不是讓我來幫你想辦法的么,好,你就坐在這裡,我們來討論一下,不要搭理其他人,閑雜人等勿擾!」趙以諾故意說道。

上官娜娜看著趙以諾,有些為難。

畢竟人家凌辰可沒有得罪過自己,要是此刻她不搭理凌辰的話,是不是有點兒說不過去?

「娜娜,你放心,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出來,我幫你解決。」凌辰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天吶,這到底是怎麼了?上官娜娜抱著自己的腦袋,一副痛苦的模樣。

趙以諾是自己的好姐妹,凌辰又是沈珏的好兄弟,兩個人都得罪不起啊!

「哎,凌辰,這件事情和你無關,你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趙以諾不客氣的說道。

呦呵,這個女人還發脾氣了。

不就是讓顧忘請自己吃了幾頓飯嘛?至於嘛,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小氣了?

「什麼和我無關?沈珏是我的好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凌辰絲毫沒有讓步的痕迹。

趙以諾看著面前的男人,真想狠狠地給他一個拳頭,可是很快,理智讓她壓下去了這個想法。

「好,你有辦法,那你來說啊,你說吧,我不說了。」趙以諾看著窗外,臉色鐵青。

「說就說,誰怕誰!來,娜娜,我告訴你啊……」

終於,凌辰開始了口若懸河的講說,從她和沈珏之間的愛情到他們婚後的生活,從沈珏的性格,到如何討好上官雄……

旁邊的趙以諾,一下子愣了。

她沒有想到,原來這個凌辰竟然懂的這麼多。 「老爸!」還沒進門,上官娜娜就大聲喊了起來。

上官雄早就聽到了她的聲音,但是想起她要帶著沈珏來見他這件事情,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老爸,你看,誰來了?」上官娜娜趕忙跑到上官雄面前撒著嬌。

上官雄最喜歡吃這一套了,每次上官娜娜一撒嬌,他就招架不住。

「哎呀,你能淑女一點么?都多大的人了。」上官雄寵溺的看著面前的女兒。

「爸,你看,我帶沈珏來看你了,他還給你買了很多禮物。」上官娜娜趕忙討好的說著。

「叔叔。」沈珏過來連忙打了聲招呼。

可是上官雄在看到沈珏的那一瞬間,立馬轉身走進客廳,不再說話。

沈珏知道,自己這算是碰壁了。

上官雄的這個舉動,再明顯不過了,他不歡迎自己。

瞬間,沈珏的眼神黯淡了。而旁邊的上官娜娜也是一臉尷尬的模樣。

「沒事兒,放心吧,我去看看。」上官娜娜安慰著沈珏。

沈珏微微點了點頭。

莫付君心:人生何處是江湖 「老爸,你怎麼回事兒啊?我帶沈珏來看你,你看你什麼反應啊?」上官娜娜低聲抱怨著。

「娜娜,我早就和你說話,我不想見到那個男人,你們走吧,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上官雄冷冷的說道。

看著上官雄的冷淡模樣,上官娜娜知道父親是真的生氣了。

以前的他,無論自己多麼胡鬧和任性,他都不會放在心上,甚至還會幫著自己,包括她和山貓離婚這件事情,他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今天,今天怎麼會反應這麼強烈?

上官娜娜有些失落。

「娜娜,你該長大了,以前你還小不懂事理,所以我寵著你,慣著你,可是現在你應該學會考慮別人的感受了,你這樣就把那個沈珏直接帶到這裡來,讓別人怎麼想?上官千金剛離婚就結婚,傻子都能看得出來是你婚前不忠。」上官雄不客氣的說道。

上官娜娜驚愕的看著面前的父親,父親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在乎顏面?

「老爸,我們過我們自己的生活,為什麼要在乎別人的看法?」上官娜娜不解地問道。

這不像是父親的做事風格。

是的,上官雄做事從來都是雷厲風行,乾脆利落,從來都不會拖拉,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這件事情,還會影響到山貓的名譽。

山貓和上官娜娜離婚,本來就很吃虧,若是外界再穿他被帶綠帽子的話……

上官雄也算是一個明事理的男人,他更明白山貓心中的感受,自然不會允許上官娜娜故作為非。

而且,短時間內,他是絕對不會接受沈珏的。

「你們走吧,我不想看到那個沈珏,馬上帶他走,還有沒什麼事情的話,就別來找我。」上官雄深呼吸一口氣。

他知道,以後每次上官娜娜來找他,一定會是為了沈珏。

「老爸,你為什麼就這麼不待見沈珏?」上官娜娜搖晃著上官雄的胳膊。

「娜娜,別胡鬧了,你錯在先,這種事情,一個人可以完成么?你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沈珏還不知道么?」上官雄提高了嗓門。

瞬間,上官娜娜被嚇了一跳。

看著父親這麼堅決又冷漠的模樣,上官娜娜緩緩轉過身子,走向沈珏。

「走吧,我們,改天再來吧。」上官娜娜小心翼翼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沈珏往裡看了看上官雄,沒有說什麼。

餐廳里,趙以諾正在和顧忘吃著晚餐,一副幸福的模樣。

今天一整天凌辰都沒有來找茬兒,兩個人好不容易能有獨處的時光。

趙以諾看了看手機屏幕,是上官娜娜。

「喂,以諾姐,你在哪裡?你出來陪陪我好不好,我好難受啊。」上官娜娜啜泣著。

她哭了?趙以諾瞬間被嚇了一跳。

「娜娜,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趙以諾著急的問道。

「以諾姐,我很難受。」上官娜娜低聲回答。

聽著女人這副傷心又憔悴的聲音,趙以諾實在不忍心,和顧忘打了聲招呼便出去了。

「娜娜,你幹嘛喝這麼多酒?」趙以諾趕忙奪下上官娜娜手裡的酒杯。

眼前的女人,此時已經醉的不成樣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