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出什麼事了嗎?」

手機里傳出來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疑惑之色。

世子的黑蓮花 「沒,我不是正跟著目標嘛,怕被他發現,所以我離遠了一點再接的電話。」

沈焱努力維持著鎮定,輕聲回答道。

「原來是這樣。」

電話里的人對此並沒有懷疑,他完全沒有預料到沈焱其實已經把目標給跟丟了。

「嗯,你打電話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沈焱輕聲詢問道,眼裡充滿了不解。

「沒什麼其他的事,一號放我吩咐你,務必跟緊目標,別被他發現,隨時報告情況。辦砸了的話,便拿你飼魂!」

電話里的聲音陡然變得寒意凜然,讓沈焱不由得一驚。 沈焱的腦袋上,此時已經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他可是知道,飼魂是一件多麼恐怖的事情。

「喂?你聽到我說的話沒有?」

電話里的聲音帶著一絲不耐。

「額哦,我在。我聽到了,你放心,肯定不會辦砸的。」

沈焱勉強提起精神,對電話里的人保證到。

「那好,就這樣。」

電話另一邊的人,直接掛斷了電話,徒留沈焱一個人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按理說,沈焱身為火系進化者,是不會感受到寒冷的。

但是此時此刻,他不光感覺到渾身發冷,頭上甚至都在不停的冒著冷汗。

「現在該怎麼辦才好。」

沈焱把手機緊緊的攥在手心,任由其被汗浸濕。

「他應該會回家吧?對!他肯定會回家!我只需要去他家裡找他就行了!」

沈焱的眼睛突然一亮,他想到該怎麼辦了。

不在多想,他立馬攔住一輛恰巧路過的計程車,匆匆忙忙的往姜家大院趕去。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沈焱坐在計程車後座輕聲呢喃到。

方才他是一時慌了神,現在想想,自己當時可真有些白痴。

沈焱自嘲的笑笑,然後便提起心思,認真的盤算起該怎麼混進姜家大院里。

正在姜辰以及沈焱都在往姜家趕的時候,蘇家此刻卻有些不太平靜。

蘇家的庭院裡面,那個石頭人依舊陷在沼澤之中,沒有被拉出來。

因為國安局的負責人此時也發現了,這個石頭怪人實力很強。

在上面沒有派高階進化者下來之前,他是絕對不會把這個石頭怪人救出來。

「有意思,居然能夠一直維持這個形態,看來此人的實力非常之強。」

此時石頭人的腦袋前,正站著一個有些肥胖的身影。

他便是蓉城分部的新負責人,也正是這次帶隊的隊長黃波。

他是新派下來的分部負責人,原來的負責人,據說是出國做任務去了。

「黃隊長!」

黃波的身後突然響起了一聲呼喚,他連忙回過身來。

「怎麼了?查出了什麼沒有?」

「我們剛剛通過調查,發現被雷劈的兩個人當中,有一個是曾明耀的大兒子,而且他還沒死。」

出聲的男子連忙回答道。

「沒死?」

黃波肥胖的臉上露出一絲詫異,因為被雷劈的人,都渾身焦黑的躺在那裡,看起來實在是不像是還活著。

「是的,沒有死,我們發現他的呼吸雖然微弱,但是還活著,我們已經叫了救護車了。」

黃波聞言一陣驚訝,同時心裡有些喜意。

「快帶我去看看!」

不敢怠慢,出聲的男子連忙帶著黃波往曾賀寧所在的位置走去。

很快,黃波便來到了曾賀寧所在的地方。

曾賀寧此時正躺在擔架之強,嘴上還掛一個呼吸罩,呼吸罩里的霧氣能夠清晰的表明,此人還活著。

「真是一個奇迹,身上的肉都差不多被電給劈熟了,居然還能活下來。」

曾賀寧的身邊此時還站著一個頭髮花白,大約五十多歲的男子,他正在不停的驚嘆著。

「老陳,怎麼樣了?這個人還活著?」

黃波來到曾賀寧的身邊,開始仔細的觀察起來,同時朝著那個五十來歲的男子問道。

「沒錯,這人還活著。他身上的燒傷高達百分之九十,能活下來真的是一個奇迹。」

老陳的臉上充滿了驚嘆之色,顯然他對此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不過他必須馬上接受治療,不然也撐不了多久。」

老陳的臉色一肅,沉聲說道。

「有點意思啊。」黃波的臉上也是露出一副驚奇之色,然後便對身旁的手下問道,「救護車還有多久到?」

「應該快了。」

話音剛落,救護車的聲音便遠遠的傳來,然後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看來這一次,應該會收穫不少有用的消息。」

看到救護車趕過來后,黃波便又低頭看著渾身焦黑,昏迷不醒的曾賀寧,喃喃自語起來。

那個石頭怪人由於一直維持著變身形態,黃波也不敢把他給救出來。

而且就算是變回普通人的形態,黃波也不敢把他拉出來。因為石頭人並沒有受什麼傷,現在只是被困住。

如果貿貿然把他拉出來,那反而相當於是給了他逃跑的機會。這麼一個實力強勁的進化者,到時候想逃的話,他可攔不住。

「到時候那個石頭人,要被上面來的人帶走,那我也就只能從這個人身上弄信息了。」

黃波暗暗沉吟,心裡跟明鏡似的。

「對了,你剛剛說這個人是什麼身份?」

黃波突然想起了,這個手下剛才給自己彙報的時候,提了下昏迷的這個人的身份。

「他是曾明耀的大兒子,曾明耀是東弘集團的董事長,是蓉城最有錢的人之一。」

聽完手下的話后,黃波不由得眉頭一皺。

對於這個曾明耀,他已經知道是誰了。他對此人也有些了解,不過他了解的是曾明耀身為古武世家,曾家家主的身份。

「居然是他的兒子,那麼他怎麼會在蘇家的庭院里被弄成這樣?」

黃波的眉頭緊皺,他突然覺得有些難辦。

因為這件事,居然牽扯了蓉城三大古武世家中的兩個。

雖然他是國安局的人,對這些古武世家並不害怕,但是他也知道,這些人也不是說抓就能抓的。

「蘇家的蘇有德此時也躺在醫院的吧?」

黃波沉聲詢問道,目光閃爍不定。

「沒錯,我們剛來不久,他便被送往醫院了。」

老陳點了點頭說道,他對這事兒是知道的。

「那我們還是先去見一見這個蘇家的家主吧,去好好的慰問一下他。」

黃波沉吟了一陣后輕聲說道。

「對了,這些已經死掉的人都交給你了啊,哪怕是一眼就能看出他們是怎麼死的,但是還是得請你驗下屍才行。」

黃波突然想起了這一茬,然後對老陳說道。

本來按照慣例來說,對於死於進化者攻擊下的屍體,是並沒有什麼驗屍的必要的。

不過黃波確實一直都有讓人驗屍的習慣,按照他的說法便是,屍體能夠告訴他,動手的進化者的詳細實力水準,這個比肉眼看到的還要準確。

而一直跟在他身邊驗屍的老陳,對此也是深以為然。 姜辰回到姜家的時候,這裡已經恢復到了以往的樣子,已幾乎看不出是剛經歷過一場大戰的樣子。

「老爸,曾明耀父子倆呢?」

姜辰看著姜鶴坐在桌子旁好整以暇的喝著茶,不免有些詫異。

「當然是放回去了啊。」姜鶴放下茶杯,一臉奇怪的看著姜辰,「不然我還留他們吃飯嗎?」

「額,你都處理好了啊?」

「處理好了,跟他簽了些條約,以後可以不用怎麼在意他了。」

姜鶴的臉色帶著絲喜悅之色,這一次曾明耀為了保住小命,付出的代價可不算小。

「哦,好吧。」

全職法師 姜辰聞言點了點頭,沒再多言。

雖然說曾明耀幾次暗殺他,可謂是大仇。可是現在這不比古時候,法治社會要報仇的話,最慘也就是讓人家破了,人亡還是要慎重。

「別說這個了,你不是去蘇家了嗎?蘇家的狀況怎麼樣?」

姜鶴的臉上帶著一絲探究,顯然他此時對蘇家的情況更為在意。

「蘇家啊……呃……」

姜辰認真的想了想,但是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說,因為蘇家的事兒吧,好像有些複雜。

「怎麼了?蘇有德他出事兒了?」

姜鶴見姜辰吞吞吐吐的模樣,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那倒是沒有,雖然我走的時候他暈倒了,但是身體沒什麼大礙,不過他們蘇家的勢力估計得分崩離析了。」

姜辰還記得蘇家那些人當時不停蘇有德的吩咐,直接跑了的情形。

這明擺著蘇家和主家鬧崩了,這一次蘇家明面上的實力好像看起來沒什麼變化,但是實際上變化還是很大。

姜辰詳細的給姜鶴解釋了一下蘇家的事,姜鶴聽著不經皺起了眉頭,不過轉而又是一笑。

「嘿,也是活該,這姓蘇的也不是什麼好鳥。當初還打算跟曾家聯姻來著,也是打算沖著我來,不過被你給攪了。」

姜鶴的臉上帶著一絲暢快之意,讓姜辰不由得嘴角一抽。

「你們別聊了,我覺得我還是得去一趟醫院,還是先送我去醫院吧。」

這時二青突然說話了,姜辰聞言一愣連忙回過頭去。

只見二青此時的臉色蒼白,皺著眉頭,臉上充滿了痛苦之色。

二青此時覺得自己的內腑痛的厲害,他本就是受了重傷的,回來的時候本來也是想去醫院的,但是姜辰的狀態好像比他還不好。

不過姜辰急著回家,二青便也沒有多說什麼,連路照顧著姜辰,把姜辰送了回來,不過此時,二青自己卻是有點遭不住了。

「二先生這是怎麼了?受傷了?」

姜鶴看到二青的樣子頓時一驚,連忙關切的詢問道。

「二先生……」聽到姜鶴的稱呼,二青差點沒當場背過氣去,「大爺的,有你這麼稱呼人的嘛。」

「我來看看。」

姜辰此時皺著眉頭,直接抓起二青的手腕。

在判斷了二青的傷勢以後,姜辰連忙往二青的體內渡靈氣。

「誒!你這是什麼?我居然感覺好多了!」

慢慢的,二青的臉上浮現出驚愕之色,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傷勢居然好了不少。

「你這難不成是內力?」

二青突然想到一個可能,臉色頓時變得驚愕萬分。

「內個屁的……力……」

姜辰沒好氣的回了一句,不過話沒說完就失去了意識。

「誒誒誒,卧槽,你怎麼你?醒醒!醒醒!」

二青見姜辰突然昏迷頓時一驚,連忙扶住姜辰連聲詢問起來。

「辰兒!辰兒!」

姜鶴也是臉色大變,連聲叫喊,不過姜辰此時已經是聽不到了。

「辰兒他受傷了?」

姜鶴連忙向二青詢問起來,同時連忙開始叫人。

「受傷是受傷了,不過他之所以會暈倒,應該是精神力透支的緣故。」

二青皺著眉回答道,讓姜鶴不由得一愣。

二青見狀連忙向姜鶴解釋起了,當時在蘇家發生的事。

「原來是這樣,那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還好還好。」

姜鶴鬆了口氣,拍了拍胸口。

方才姜辰突然昏迷,差點沒把他給嚇死。

「出什麼事兒了?」

聽到姜鶴的叫聲,姜德潤連忙趕了過來。

「趕快開車送我們去醫院!」

姜鶴見姜德潤趕到后,連忙吩咐起來。雖然幾乎確定了姜辰應該沒什麼大事,估計睡一覺就好了。

不過為了確保萬一,姜鶴還是打算把人送到醫院裡去。

「少爺這是怎麼了?」

姜德潤看到暈倒在地的姜辰,頓時大吃一驚,連忙問道。

「別問那麼多,先去開車!路上再跟你解釋。」

「哦哦哦,我這就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