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好,我盡量,怎麼又哭了?」司厲霆撫去顧錦眼角的淚水。

顧錦將頭埋在他懷裡不肯起來,「厲霆哥哥,那種事情我再也不想經歷,我怕……」

一直以來她都沒有在他面前流露出這樣膽怯的一面,直到此刻淚水決堤,司厲霆才知道這一年來,帶給顧錦的不僅是思念,還有未知的可怕和恐懼。

「對不起蘇蘇,不會了,我保證再也不會,你看我們現在有了錦諾,也順利結婚了,我們一家三口會很幸福的。」

顧錦的心已經變得脆弱無比,她不過是表面上沒說什麼,愛麗絲這個隱患一天沒除掉,她始終綳著一根弦。

她已經很久都沒像是這樣痛痛快快的哭過了,猶如一個小女生。

「嗯。」顧錦哭夠了才從他懷裡抬起頭來,發現他的襯衣已經被自己潤濕了一塊。

「抱歉,把你衣服弄濕了。」

「沒關係。」司厲霆揉了揉了她的頭,「能夠給我老婆擦眼淚是它的榮幸。」

一句話便讓顧錦破涕為笑,「嘴甜。」

「你抱著錦諾,我去換衣服,一會兒就可以去吃晚餐了。」

「好。」

顧錦抱著錦諾,她們現在已經有了這個小寶貝,一定會更加幸福。

光影中,她看到司厲霆露出精壯的腰身,雖然他瘦了一些,身材依舊完美得不可挑剔。

修長的手指將襯衣紐扣一粒一粒扣好,分明只是很簡單的一個動作,卻讓人難以移開視線。

她的老公做什麼都很有魅力呢。

想到老公這個詞,顧錦的心臟莫名跳了跳。

之前司厲霆最想聽的就是這個稱呼,那時候她總是有些羞澀不太好意思。

將錦諾放到搖籃里,從背後抱住了司厲霆。

「老公,你真帥。」她發自肺腑的感嘆道。

殊不知這幾個對於司厲霆是怎樣大的誘惑,他將她拉入懷中。

「蘇蘇,再叫一遍。」

對上那雙她最愛的眼睛,她輕輕開口溫柔道:「老公。」

天旋地轉間她的身體已經被放倒在床上,司厲霆才穿好的衣服又被他解開。

「蘇蘇,這可是你招惹我的。」

她剛剛哭過的眼睛還有一點紅紅的,像是小兔子一般。

「厲霆哥哥,諾諾他……」

「放心,剛剛我已經給他餵過奶了,他還小,什麼都不懂的。」

「你才換衣服……」

「沒關係,脫了可以再穿。」

「可我們要去吃晚餐……」

「運動後會更有胃口的。」

顧錦欲哭無淚,早知道她就不去招惹他了。

「老婆,你是我的。」

只有身體契合在一起,才能填補他內心中的患得患失,不想她離開。

為了顧錦的身體著想,司厲霆並沒有太過於放肆,只是淺嘗即止就放過了顧錦。

兩人只好重新換衣服,將錦諾抱起來,對上那一雙猶如天空蔚藍的眼睛,顧錦總有些心虛。

「放心啊,小錦諾哪裡會懂這些?就算懂了也沒事,反正將來他也會成為一個男人,遇到心愛的女人也會這樣。」

顧錦戳了他胸口一下,「不正經,哪有你這樣的爹地,以後錦諾大了可不許這樣。

你知道嗎,父母的教育對孩子影響很大的,像是蘇夢從小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她也沒有千金小姐的修養,反而任性自負。

咱們錦諾可不許變成一個狂傲自大的人,好不好厲霆哥哥?」

「當然好了,我都聽老婆的。」

「現在嘴上說得好聽,之前誰要為錦諾剷平辦公室的?」顧錦這才秋後算賬。

她並不是一個很寵溺孩子的媽媽,太過於寵溺只會害了孩子。

「我不是沒鏟嘛,蘇蘇,你凶起來好像班主任。」

「那是因為厲霆哥哥有時候不乖。」

兩人有說有笑朝著觀景台走去,在夕陽的餘光之中,一家三口漫步在風景優美的小道上。

路邊不知道種植著什麼花草,時不時會飄來一股好聞的香味。

顧錦嘴角微微勾起,她摘下一朵小花放到了司厲霆的鼻邊。

「厲霆哥哥,你聞,這是什麼味道?」

「香味。」

「不,是幸福的味道。」她卻沒有看到,陰暗的角落中站著一人,那一雙眼睛猶如地獄爬出來的惡鬼那樣陰毒。 五月的天氣很爽朗,不冷也不太熱,臨近夏天,連吹的風都是暖暖柔柔的。

觀景台早就擺上了豐盛的晚餐,燭光,餐布,玫瑰花瓣,精緻可口的菜肴。

並非全都是大魚大肉,而是一些特色菜,很是爽口。

「我真希望錦諾能早點長大,這樣她就可以吃到這些好吃的東西了。」

「會的,因為幸福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明年的這個時候小諾諾就可以滿地跑了。」

「是啊,不知道他開口第一個字是說的什麼呢。」

對懷中的小寶貝兩人都帶著期許和期待,真希望時間可以過得快一點。

司厲霆輕輕摸了摸小諾諾的臉頰,「寶貝,你可要快點長大,這樣的話就能夠早點保護媽咪了。」

錯嫁太子妃 「厲霆哥哥,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吃飯聊天,看著落日從天際消失,燭光照亮了光明。

司厲霆脫下外套披在顧錦身上,「山裡夜涼。」

芯片產業帝國 「嗯。」

這樣的時間對於兩人來說都是很少的,顧錦安靜的享受著這一刻。

如果經歷了風霜雨雪以後會是這樣的結果,那麼也不錯。

用完了晚餐,顧錦擦拭好嘴邊的殘渣起身。

「厲霆哥哥,陪我轉轉消消食好不好?」

「當然好了。」司厲霆攬著她的腰,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不用碰到其他人,可以自由自在的行走,這種感覺很自由。

入夜耳邊就會傳來一些蟲子的叫聲,如今高樓大廈裡面住著的人怎麼能聽到這種自然的叫聲?

顧錦之前的焦慮心情全都在消失,「厲霆哥哥,以後等我們穩定下來,我們就找一個清凈的地方。」

兩人打小到現在也沒有過個幾天好日子,司厲霆雖然當了幾年的總裁大人。

每天過得比誰都累,他有今天,誰都不知道他一路走來的艱辛。

他也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顧錦的想法和他不謀而合。

「嗯,到時候我們就去海島上生活,每天守著日出日落,什麼也不做,就靜靜的呆著。」

「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先處理好史密斯家族的事情。」顧錦心疼道。

上一次司厲霆是僥倖勝了一籌,拿到了股份。

卡特怒火中燒,肯定不會輕易就範,比起愛麗絲,司厲霆更擔心卡特會對老婆孩子動手。

這也是他儘快將顧錦帶回國的原因,他和卡特之間的戰鬥沒有結束,只是一個開始。

卡特父計劃了這麼多年,都以為是穩操勝券的事情,被一個空降的人奪了位置。

別說是卡特不服氣,換做司厲霆,他也不會容忍別人隨便搶走自己的東西。

卡特和司厲霆之間還沒有正式開戰,之前司厲霆故意在他面前示弱。

為的就是不引起他的注意力,從而暗中進行,沒有任何阻礙才會那麼輕易成功。

這一次卡頓有了防備,那麼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接下來還有一場很血腥的廝殺,兩人不過是在忙裡偷閒而已。

「放心吧蘇蘇,我不會輸的。」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顧錦靠在他懷中輕喃,從她認識司厲霆那一天開始,她就沒有見他輸過。

從一開始自己那麼討厭他,到後來不知不覺愛上他。

唐茗使出殺手鐧,背著自己連結婚證都領了,在那樣艱難的情況下,司厲霆三下五除二,將唐茗逼到絕境。

哪怕是後來對上南宮熏,司厲霆寧願玉石俱焚,也沒有讓南宮熏贏。

和卡特一戰更是表現出他的強大,他一定會贏,顧錦堅信這一點。兩人在山莊繞了一圈,司厲霆便帶著顧錦回了房間。

「厲霆哥哥,明天早上起來看日出吧,順便去山裡玩,今晚太晚了,我都沒機會去轉轉。」

從小在別墅中長大的顧錦根本沒有機會體驗在山裡生活的經歷,這裡的生活顯然是顧錦所好奇的。

小時候蘇夢每次暑假都有機會去不同的地方夏令營,明明蘇家不缺錢。

那時候只要蘇夢一句姐姐留在家就好了的話,顧錦就只能在家過完暑假。

而蘇夢的生活豐富多彩,回來的時候還會大肆炫耀她的所見所聞。

打小蘇夢對她就不友善,當時她為了維護姐妹關係,還傻乎乎的隱忍。

覺得自己只要對蘇夢好一點,總有一天她會喜歡自己的,她也會長大的。

後來才知道蘇夢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親妹妹,怪不得從小她就那麼排斥自己。

血緣關係這種東西是做不了假的,來自國外的顧南滄雖然沒有和她一起長大,卻將她放在心尖尖疼愛。

「想什麼呢,想得這麼入神?」

司厲霆洗完澡出來就看到站在陽台上發獃的顧錦,她眺望著遠方入神。

「想到一個故人罷了,對了,我去給哥接個視頻。」

「諾諾我抱著,不給他看。」司厲霆上一秒還是霸道總裁秒變幼稚臉。

司三歲上線。

畢竟顧南滄是唯一一個可以正大光明接觸顧錦的男性,他還不能說什麼。

而對於顧南滄來說司厲霆也是除他之外接觸顧錦的男人。

一個寵妻狂魔,一個妹控,兩人帝當然不對盤了。

視頻很快就接通了,顧南滄似乎剛剛洗澡出來,身上套著一套真絲睡衣。

最近他的頭髮長了一些,頭上還有些水珠順著頭髮滾落下來。

一個優雅的貴公子,顧南滄大概就是這句話的代表。

他隨意撩了一把劉海,髮型亂中有型。

「哇,哥你還能再帥點嗎?撩頭髮什麼的也太性感了吧。」

身後的某人一聽,臉上一片冷意。

顧南滄悅耳磁性的聲音傳來,「就你嘴甜,小諾諾呢,給我看看他。」

「哼,現在哥眼中只有諾諾都沒有我了,虧我記得你,你只記得諾諾。」

「誰說的,你可是我最喜歡的妹妹,這不是好幾天沒有見著諾諾有些想他了。」

「厲霆哥哥,你把諾諾抱過來。」

「他要看就看,我家寶貝又不是旅遊景點,憑什麼給他看。」司厲霆壞脾氣的聲音傳來。

顧錦撫額,顧四歲即將上線。

「孩子又不是你生的,你傲嬌個什麼鬼?我就要看怎麼了?」顧南滄冷冷道。

「沒有我,蘇蘇能生孩子?」

「呵,少給自己臉上貼金了,沒有你,我可以給錦兒找一百個男人,讓她挑選一個最好的,絕對比你基因好。」

司厲霆氣得額頭青筋暴露,「顧南滄,你是不是想死!」

「司厲霆,我要看諾諾。」

突然司厲霆笑了,「好啊,給你看。」

顧南滄遲疑了一秒,這人有那麼好?

司厲霆從陽台上走進來,抱著諾諾在鏡頭前面晃了一秒。

「好了,給你看了,你可以掛了。」

「司厲霆,你幼稚不幼稚!」

「顧南滄,你才幼稚。整天就想看別人的孩子,這是病,得治療。」

「廢話少說,我就要看。」

「想看可以啊,求我我就給你看。」

「夠了,你們兩個幼稚鬼,厲霆哥哥,孩子給我。」顧錦這個大人及時阻止了兩個幼稚鬼吵架。

司厲霆本來是佔據上風的,馬上就要聽到顧南滄求他了,誰知道顧錦一聲令下。

「蘇蘇……他還沒求我。」司厲霆哀怨的看著顧錦。

顧錦給他順了順毛,小聲在他耳邊道:「老公乖乖,一會兒獎勵你哦。」

「妹妹,你剛剛為什麼要堵住聽筒,你是不是和他達成了什麼黑暗交易?」顧南滄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來。

顧錦抱著孩子在鏡頭一晃,「哥,你不是想看諾諾嗎?來,諾諾給小舅舅打招呼咯。」

一瞬間顧南滄的注意力就被分散,「哇,我的小心肝小寶貝,你有沒有想舅舅啊……」顧錦撫去頭上的汗,兩個幼稚鬼。 顧錦安撫好司三歲和顧四歲,時不時還能傳來兩人互懟的聲音。

「好啦,厲霆哥哥你就不要和哥哥鬧了,都多大的人了。」

「顧南滄你倒是從屏幕里出來啊,出來就給你抱。」

司厲霆抱著孩子跑到了陽台,陽台傳來歡聲笑語。

無人發現,在樓下院子的黑暗中站著一個女人,女人滿臉陰毒之色。

雙手握成拳頭冷冷看著陽台上打鬧的一雙人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