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趕緊喝,喝完趕緊走!」說著,顧忘直接將一杯白開水放在女人面前。

「顧忘哥哥,這麼多年了,你都不想我么?」女人撒嬌的問道,臉上有一股靦腆。

「蘇菲菲,你要是沒有其他事情的話,可以走了,我還得回公司上班。」男人說道。

「知道了,人家就是想喝一口水嘛,你要是著急,可以先走啊,我在這裡等趙以諾回來。」

看來,她今天是必須要見到趙以諾了!

「蘇菲菲,我剛才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不要再來找趙以諾,這個家也不歡迎你,你要是想找回之前的記憶,就去找專家!」顧忘冷冷的說道。

蘇菲菲沉默了一會,將水杯放在桌子上,突然,她跑到顧忘面前,直接撲進他的懷裡。

「顧忘哥哥,我真的好想你啊。」她委屈的說道。

「放開我!」男人吼道。

可是她卻像什麼都沒有聽到似的,依舊緊緊地抱著面前的男人,怎麼也不鬆手。

「蘇菲菲,你給我放手!」終於,顧忘還是忍不住了,試圖推開懷裡的女人。

可是他越用力,女人就越黏他,整個身子直接貼在他的身體,怎麼也不離開。

「顧忘哥,這麼多年了,我對你的心意,你心裡是清楚的,對不對?我們在一起吧?我真的很愛很愛你。」

她怎麼這麼厚臉皮!明明知道自己愛的女人始終都是趙以諾,現在竟然還要如此諂媚!

「我們不可能,你放手,趕緊走!」顧忘不耐煩的回答。

「不要,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顧忘哥,我們結婚吧,好不好?」說著,她就要上去親吻男人性感的唇部。

「蘇菲菲,請你自重!」

……

「夫人,我們晚上吃火鍋吧?」趙以諾一邊挽著林夫人的胳膊一邊說道。

「好啊,天氣越來越冷了,吃火鍋,還可以暖和暖和身子。」林夫人回答。

大概是聽到外邊兩個女人的聲音了,蘇菲菲一個用力,直接將顧忘撲倒在沙發上,不停地摩挲著,以致顧忘不管怎麼動彈,都會碰到女人的敏感位置。

「啊,好疼啊,慢點啊……」院子里,兩個女人相互看了一眼,立即衝進客廳。

「顧忘!」林夫人大聲喊道,表情很是震驚。

「夫人。」沙發上的男人,小聲叫著。這一幕,被趙以諾看的清清楚楚。

而騎在顧忘身上的蘇菲菲,則是一臉幸災樂禍的模樣。

「以諾,那個,我們去買點菜吧。」說著,林夫人趕忙拉著她離開。 溫格思動怒了起來。

「抱怨發火有用的話,那戰爭直接用嘴巴打就可以了,要知道我們的對手在進步,既然他們能夠防禦我們的魔法轟炸,那我直接叫魔法師們在上空嚇一場岩漿雨下去,我就不信他們的那些東西還能夠阻擋,而且這岩漿雨和普通的雨水一樣是有縫就鑽,到時候全部流進他們的地道裡面,我看他們怎麼躲」

嵐月的話頓時引得了大家一致認可。

「行! 錦繡棄妻 這個辦法好!這個東西我想他們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防禦,而且到時候流進他們的地堡之中,那滋味肯定爽到飛起」

「不過這個火雨的魔法叨念時間要長一些吧!加上需要大部分魔法師的合體叨念,在叨念的這個階段會不會出現危險啊!」

歌賽當然知道這一切,假裝關心的說道,為的就是盡量建起自己足智多謀,能夠預判成功的真實經驗。

「哎呀!不會不會的歌賽將軍,他們的那些土火炮肯定沒有那麼遠的射程,如果能夠打到的話,他們可能已經在第一波我們施展魔法的時候向我們進攻了,也不可能只想著去打我們的爆炸火球了」

這個時候一旁的一個老將軍立馬說道!

「我覺得這樣還是不妥,這太讓魔法師擔任風險了,畢竟魔法師是我們神族最寶貴的資源絕對不能冒這種風險,現在我們都知道我們所面對的敵人不一樣了,你又怎麼能夠確定他們的土炮打不到我們呢!」

「行了!歌賽將軍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現在是打破這份僵局的唯一辦法,難不成不這樣做,要一直跟敵人這樣耗著。」

溫格思這個時候在一旁發話道!

「不好意思溫格思元帥我只是發表我的觀點,作為軍師將軍我得為戰士們負責」

「不用你負責了,我說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再說了這個是嵐月魔法師總首領所發表的戰術,和我們一致的決定,難不成你連我們這裡所有人都看不起?」

溫格思的態度開始有些不友好,而嵐月這個時候趕忙出來打圓場道!

「行了!行了!兩方都是為了整個國家好,目前戰局僵持的情況下的話,那就用我之前的那個戰術吧!只有火雨才能夠改變目前的戰局」

「行吧!只希望天神眷顧我們神族戰士們吧!」

說完歌賽便不說話了,而這個時候嵐月立馬通過空靈的聲音對飛在空中的魔法師部隊下達了釋放火雨的準備。

而接受到釋放火雨命令的魔法師們開始吟唱起了火雨的咒語,而聽著火雨的吟唱,這讓姜辰無比痛恨的咒語,姜辰用力的把雪茄一丟狠狠的拿著對講機道!

「321跟我打!」

而正在專心大家一起合唱魔法火雨的魔法師們,根本不知道下面無數高射炮,火箭彈已經瞄準了自己,還有躲在制高點無數的狙擊手們。

「轟轟轟!」

一下子高射炮瘋狂朝著空中掃射,裡面還夾雜著燃燒彈,而幾百把巴雷特的牆聲響徹了整個浮雲之巔。

獸人族抗在肩膀上的重機槍也一直突突個不停,還有喀秋莎火箭彈。

這應該是神族以及神族的魔法師們見識到嘴恐怖的一場戰爭了。

一下子正在叨念魔法咒語的魔法師們亂成一團,只見屁股下面的金鷹已經不是以前那種身上被插滿了各種箭,而是直接被打爛,被重機槍打得稀巴爛,而巴雷特狙擊槍一槍打過來就是碗口那麼大的窟窿,有的直接是直接穿過了鷹的肚子連帶把後背上的魔法師都連帶穿死。

「毒氣彈發射!堅決一個活口都不能留回去,留回去了也讓他們活不成!」

在姜辰的命令下,幾十顆毒氣彈從浮雲之巔的各個角落發射在空中引爆,本來就被打成篩子的金鷹魔法師部隊,又被空中一團團巨大的黃色煙霧給包裹著頓時失去了視線,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

看著水晶陌生傳過來的畫面,所有神族將領都愣住了,他們從來沒有看見過如此慘烈的慘狀,這群神族的魔法師精英,直接被打得支離破碎,根本沒有一幅完整的軀體,完全沒有了任何方向,因為空中還夾雜著震爆彈的效果,讓這些鷹和人都失去了視覺和聽覺,這些鷹在空中亂撞,很多魔法師都是被從鷹背上甩下來的。

「撤退!快撤退!」

期待已久的火雨沒有看見,卻看見了屍體雨,無數神族人的屍體支離破碎的朝下掉落彷彿在下一場雨。

「還愣著幹嘛!快下令撤退,撤退」

溫格思趕忙對一旁發愣的嵐月道!

「不用下命令了,你看他們已經自己都在四處逃串了!」

嵐月獃獃的指著屏幕上道,她還是第一次見自己偉大的魔法兵團被打得四散而逃的。

「快去叫治癒系魔法師集合,搶救或者回來的傷員們,速度!快!」

溫格思快速的下達著命令。

很快有了第一個狼狽不堪回來的魔法師坐著搖搖欲墜的金鷹回來了。

「治癒系魔法師,快來!把人抬下去,」

溫格思親自接見逃回來的戰士吼道!

「這金鷹應該活不了了,肚子上這麼大一個窟窿,內臟都全部漏出來了,沒想到還能夠堅持著飛回來,這是一隻好鷹啊!」

緊接著接二連三的金鷹都飛了回來。

「元帥閣下,快殺了我,快殺了我啊!我不想活了」

這個魔法師連滾帶爬的從金鷹上滾了下來,一條腿和一條胳膊已經被狙擊槍給打斷,正不停的留著獻血,在地上痛苦的掙扎著,因為對於這些嬌生慣養的魔法少爺小姐們實在是太痛苦了。

「殺了他吧!讓他去復活!」

一旁的嵐月心如死灰的開口道!看著自己這麼多魔法部手下的戰死受傷她心裡很是沉重的說道!

「什麼!讓我們殺我們神族自己的傷員?」

溫格思顯然有些做不到,一項戰場上都是力挽狂瀾的他還沒有見過這種事情,更不會遇到這麼艱難的抉擇。

「你如果不殺了他,那他一輩子都是這個樣子,而死了還可以重生復活」

說著嵐月閉著眼睛,一道風刀割破了這個魔法師的喉嚨結束了他的性命。 一路上,趙以諾沉默不語,臉上一副消極厭世的表情。林夫人在旁邊已經勸了她好久,可是她卻一句話都沒有聽進去。

「趙以諾!」突然,林夫人大聲喊道。

「啊?夫人,怎麼了?」趙以諾回過頭來,低聲問道。

「我剛才說了那麼多,你究竟有沒有聽進去?」

很明顯,夫人已經不高興了。雖然她很理解此時趙以諾的心情,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自己再怎麼傷心也是無濟於事,倒不如立馬打起精神,想想如何解決這件事情。

「我聽到了,你不是說想吃火鍋么?走啊,咱們去買肉。」趙以諾笑了笑,回答。

這個女人,撒謊也不帶臉紅的。明明是她提出要吃火鍋的好么!

「走吧。」說著,林夫人直接拉著她連走進超市。

超市裡,人很多,情景很是熱鬧,可是趙以諾卻一點買東西的心思都沒有。看到她這副模樣,林夫人也不再勉強她,徑直一個人去買肉了。

「不開心么?」突然,一個熟悉的男人的聲音傳到她的耳邊。

是凌辰!他不是已經出國了么?趙以諾轉過身子,驚訝的看著他,有些好奇。

「我回來了,怎麼,不歡迎我?還在生氣?」凌辰伸開兩隻胳膊,等待著女人的擁抱,低聲說道。

這個臭男人,怎麼說走就走,說回就回!此時的趙以諾,心裡只剩下激動。

雖然之前凌辰確實對顧忘做過很多過分的事情,但是毋庸置疑的是,這個男人是她的救命恩人。

「什麼時候回來的?」趙以諾直接走過去,使勁捶了捶他的肩膀,問道,但並沒有給他擁抱。

「剛下飛機,就過來看你了。」凌辰回答。

他這次回國,當然是有目的的,他就不相信那個黛兒會老老實實的將顧忘忘記!

「顧忘呢?怎麼沒有和你一起出來買菜?」

「他在家裡休息呢,最近公司里事情比較多。」趙以諾尷尬的笑了笑,回答。

她不知道該怎麼對這個男人說出顧忘和蘇菲菲之間的事情,她也不想說。

「以諾,你最近還好么?一切都還順利么?」男人有意問著。

「挺好的,放心吧。」她回答。

兩個人還是像以前一樣很是隨和的聊著天,似乎趙以諾並沒有因為他以前對付過顧忘而繼續憤怒。

「凌辰?你怎麼回來了?」林夫人緩緩走了過來,問道。

「夫人。」他趕忙對林夫人打了個招呼。

「你這個臭小子,怎麼回來的這麼突然,也不提前聲招呼。」林夫人拍了拍他的腦袋,直接說道。

「這不是想給你們一個驚喜嘛。」男人立即回答。

林夫人看了看旁邊的趙以諾,又看了看凌辰,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太對勁,但是又說不上來。

他回來的,也太湊巧了吧?林夫人有些質疑。

「亮亮呢,最近怎麼樣?」

「挺好的,放心吧!」趙以諾說道。

沒有絲毫猶豫的,凌辰便直接隨著兩個女人直接去了林夫人的家。

「蘇菲菲,你給我滾!」客廳里,顧忘指著面前的女人,大聲吼道。

「顧忘哥哥,你怎麼對我這麼凶啊,人家也是一個女孩子嘛。」蘇菲菲一邊撩著自己的頭髮一邊低聲說道。

「我和你說的已經夠清楚了,你給我馬上離開這裡,以後不要再出現在這裡,也不要出現在趙以諾面前!」

說來說去,總之他就是為了趙以諾那個賤女人!蘇菲菲緊攥著拳頭,氣勢有些兇狠。

「顧忘哥哥,難道你還沒有看清楚趙以諾的真面目么?為了她,你可以拋棄一切,可是她呢,竟然和你的仇人廝混在一起!」女人直接說道。

這一番話,把顧忘給說蒙了。趙以諾什麼時候和他的仇人廝混在一起了?

「怎麼?你還不知道吧?此時,你心愛的女人,正和凌辰快活著呢,不信,你可以打個電話問問啊。」蘇菲菲故意說道。

是的,這一切,都是蘇菲菲和凌辰串通好的。

「進來吧,我們今天晚上吃火鍋,你就湊合一下吧。」趙以諾一邊說著一邊走進來。

她以為,顧忘和蘇菲菲那親密的一幕被撞見之後,這兩個人會很自覺的離開,只是沒有想到,他們兩個竟然還留在客廳,霎那間,氣氛很是尷尬。

「哎呦,這不是凌辰大帥哥嘛?什麼時候回來的?」蘇菲菲一邊走向他一邊故意大聲問道。

「剛回來。」凌辰向她眨了眨眼睛,直接回答。

「一回來就找趙以諾?看來你還真的挺喜歡我這個好姐妹的嘛。」說著,蘇菲菲直接攬上趙以諾的肩膀,臉上一副詭異的表情。

面前的顧忘,一時之間竟也沒有反應過來。他不明白,為什麼趙以諾明知道自己和凌辰是死對頭,還要將他請進家裡來。

「顧忘,凌辰今天剛回國,沒地方去,今天晚上在這裡噌個晚飯。」林夫人趕忙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也在這裡噌個晚飯啊,反正人多也熱鬧嘛,對不對?」蘇菲菲認真的看著面前的趙以諾,問道。

「對,人多熱鬧嘛,大家一起吃火鍋!」趙以諾深呼吸一口氣,大聲喊道。還真是一個心大的女人!

「趙以諾,你過來。」說著,顧忘直接走進了房間。

可是她卻像什麼都沒有聽到似的,轉身走進廚房。看著廚房裡那忙碌的背影,顧忘有些生氣,她竟然完全無視他的存在。

「顧忘哥哥,趙以諾正忙著呢,要不,我陪你玩啊。」蘇菲菲一邊說著一邊噌向他的身體。

「你給我起開!」一個用力,他直接將面前的女人推向一邊。

沙發上,凌辰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嗑著瓜子,一副無所事事的模樣。

「你為什麼要回來?」顧忘走過去,問道。

「沒有為什麼。」凌辰回答。

「說吧,究竟有什麼目的?」顧忘繼續問道。

「我的目的,自始至終就沒有變過。」突然,凌辰別過臉來,認真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回答。 「等待重生吧!」

說完重重的呼出一口氣,而陸陸續續的還有一些傷員回來,總共一萬飛鷹魔法師部隊,到現在回來只有1600人其中還有一半的人都是受了重傷的,還必須讓神族人親手殺害了這些受傷回來的魔法師讓他們去重生,這對於神族可是莫大的侮辱。

「報告溫格思元帥,或者回來的這群魔法師們,開始出現嘔吐,口鼻流血,神志不清了!」

而噩耗還在接著傳來。

「快帶我去看看!」

溫格思馬不停蹄的跟著來到了浮雲上面的神族病房,而這些治癒系魔法師正在焦頭爛額的施展著魔法對這些病員們進行著救治。

但是在他們自認為神奇的魔法下,這些士兵並沒有能夠起死回生過來,反而一個個痛苦的死了過去。

「這!到底什麼情況,怎麼你們的治療對他們一點用都沒有?」

溫格思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畫面道!

「他們好像是中毒了,而且中的是劇毒」

這些治癒系的魔法師們立馬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中毒了?中毒了就不能解救了,那我要你們這些治癒系魔法師們是幹什麼吃的!」

溫格思說不出的憤怒吼道!

「報告元帥,這種毒是我們從來就不曾見到過的毒,你看中毒的人幾乎全部個個七竅流血,肚子漲的巨大,這是我們神族從來見都沒有見到過的毒,而且你看這才多少時間從戰場回來最多也就20來分鐘,這些人全部一個個都死了!」

這些治癒系魔法師也老實的回答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